您的位置:首页 >> 碧岛玉娃 >> 第五十九章 勇屠血龙 威镇群魔

第五十九章 勇屠血龙 威镇群魔

时间:2014/5/10 16:23:57  点击:1846 次
  正邪双方经此一来,不禁全都大吃一惊,搏斗在无形之中,又停顿了下来。

  纷纷抬头朝着危岩顶上,那一道冲霄直起的耀眼红光,望了过去。

  就在大家猛一抬头的这一刹那。

  葛地里

  一条烈焰熊熊的飞龙,从那危岩顶上,突然涌现出来,张牙舞爪地直往高空疾飞而上。

  霎时,大家就仿佛跌进烤炉一般,直感到四周的空气,陡然之间,变和极端的炎热起来。

  “啊血龙,血龙。”

  “糟糕,难道强儿他们没有把它制服,这可怎么办呢?”

  就在微尘大土等人惊叫的同时

  突然

  呼的一声。

  从那危岩的顶上,又陡然冒出一条银色的光影,比闪电还要快地朝着那条势欲破空飞去的烈焰血龙,疾射而去。

  霎时

  轰隆之声,不绝于耳,危岩顶上的天空,突然现出一幅千载难逢,变幻多端的绝美图案出来。

  那条血龙,被那两条银色光影迫及的时候,就象是被雷击中了似的,陡然翻滚挣扎地乱飞乱跃起来。

  那随身的烈焰,由于它这一阵翻滚飞跳,就象是一阵流星一般,随着爆散开来。

  于是

  焰光如虹,在那一片天空上面,划出无数美丽的弧线,交织成为许多千奇百怪的景象出来,真是五彩缤纷,幻变无穷,美得不是任何语言文字,所能形容得出来的了。

  然而,那随着烈焰变幻所产生的声响,却是那么尖锐,那么难听,几乎使得人心烦气躁,坐立难定,很自然地使人感到,在那瞬息方变的美丽图案里面,蕴藏着不知多少惊心动魄的危机。

  嗤嘘哇呕一

  那声响愈来愈响,那虹影愈来愈多。

  最初,大家还看得清那血龙翻滚的身形,和那一道银色光影追逐的痕迹。

  逐渐逐惭,血龙的身形和那银色的光影,全部都为烈焰所划的彩虹,给掩蔽住了,到了最后,就连那彩虹般弧线,也全都无法分辨出来,呈现在大家眼睛里的,只是一团红艳艳的大火球,在那天空之上忽东忽西,

  忽左忽右,

  忽南忽北,

  忽前忽后.

  闪幌旋滚地飞舞着,这情景,直看得正邪双方,全都目定口呆,不知道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蓦地里

  一声清澈得赛过龙吟的啸声,从那旋滚飞舞地火球之中,突然传了出来。

  这啸声,对于微尘大士他们,是再熟悉不过了。

  登时,大家喜上眉梢,忘形地欢呼起来喊道;“啊是强儿,他已经追出来了,看样子,这一场大劫,是可以消除了。”

  碧岛神君等人,一听此话,不禁心中大震。

  不错,他们也听出来了,那啸声不正是他们最忌讳的黄强所发出来,还会有谁呢?

  乖乖。

  从他追逐这一条烈焰血龙的身手看来,他的武功,显见已经到了仙佛般的境界,如果让他将血龙收拾了以后,他们这些人里,还能有谁能是他的对手呢?

  碧岛神君等人,心里一想到这里,全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噤,只感到一股冰冷的寒气,从脊背上直冒上来,他们的脸上,全部呈现出一片死灰的恐惧颜色来。

  倏地,碧岛神君跟珠一转,一个歹毒的念头,突然从心底勇现出采,闪电似地想道:“好家伙,想不到这小子的武功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如果不趁机将他产除,将来我就是得到了藏珍秘笈,恐怕也不容易征服整个武林。”

  想到这里,马上大喝一声喊道;“伙计们,大家快点动手把面前这批家伙收拾掉,等那小子与那血龙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天下就是我们的啦。”

  群魔闻令之下,立即大喝—声应道:“对,我们干吧。”

  紧接着,刀枪剑戟,又急剧地挥动起来,朝着微尘大士等人的身前,扑了过来。

  然而,天下那有那么如意的算盘,真要让他们的阴谋得逞,苍天岂不是太没有眼睛了吗?

  就当他们刀枪并举的当儿一—

  危岩顶上那团旋滚舞的火珠,突然轰的一声,陡然爆散开来。

  霎时

  烈焰,

  彩虹。

  全部一晃而逝,那条凶悍无比的血龙,在一声凄厉无比的狂吼之下,已经四分五裂地化成一片血雨,从高空向四处溅射而落。

  那光影还没有到达地面,就听得黄强的声音,在那儿大声喊道:“好魔崽子,你们敢。”

  这声音一落到碧岛神君等人的耳里,就象晴空里突然响起了一阵霹雳似的,直吓得他们三魂去了两魂,七魄只留下了一魄。

  在此情形之下,他们那里还敢动手伤人,彼此不约而同的呼啸一声喊道:“合字风紧,扯呼。”

  喊声一起,碧岛神君早已暴射而起,朝着林外直窜而逃,紧接着,只听得唰,唰,唰。

  破空之声,响成一片,所有的贼党,全都一哄而散,分从各种方向,拼命地奔逃起来,真是只恨爹娘给他们少生了两条腿,那一份狼狈的样子,简直就没有法子,可以加以形容了。

  黄强在半空看到这种情形,不禁大喝一声喊道:“哼,你们伤了这么多人,就想这么轻易逃走,天下有那么便宜的事,银儿,还不与我把他们全给拖了回来。”

  声音一落,人已降临地面,只见黄强将手一扬一—

  嘘的一声,一点银星,冲霄直。

  紧跟着

  那点银星,在半空陡地一转,猛然涨大,变成一头比园桌面还要来得大的大霄蛛群,并且,在它这一涨一转之间,就象正月里施放的焰花火炮一般,无数银光闪闪的蛛丝,从它嘴里暴射而出,一条条象灵蛇一般地,散布开来,比闪电还快地朝着四散奔逃的群魔身上急罩而下。

  那群四散奔逃的贼党,除了碧岛神君和少数几个来自碧岛的绝顶高手,身形特快,早已奔出百丈开外。其余的人,连转念头的时间都没有,就只感到腰际一紧,全部被那银蛛嘴里所吐出来的蛛丝,缠得紧紧地,再也跑不动了。

  登时,只吓得他们一个个大惊失色地尖叫了起来。

  并且,除了双魔和乾坤老道极少几个魔头。已经在银蛛丝下,吃过了一次大亏,知道厉害,当蛛丝缠住身体,马上就打了一个千坠,将身形稳住下来以外,其余的那些贼党,根本没有半点应变的准备,给蛛丝这么突出不意地一缠一拉,立即失去了重心,再也站不稳脚地,一个踉跄,全给摔得四脚朝天,变成了—个大元宝,那份狼狈的样子,真是叫人看了发嘘不止。

  不过,他们这一批人,差不多全是一流以上的高手,不但反应很快,功力也都很不含糊,人一摔倒过后,马上一个“鲤鱼打挺”,又翻了起来,并且学着双魔几人的样子,马上使了一个千斤坠,也就将身形稳定下来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这缠住他们的东西,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人一站稳以后,马上转头朝黄强这边望了过来.这时,那头园桌大小的银蛛,也刚好从高空飘落下来,虽然他们都是江湖一流的高手,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等狰狞无比的怕人怪物,因此,又不禁被吓得再度发出一声恐怖的尖叫。

  紧跟着,大家全都慌不迭将手里的兵器,死命地明着那根缠住自己身体的蛛丝上面砍了下去,希望能赶快将蛛丝砍断,好继续逃命。

  双魔和乾坤老道见状,立即大声警告地说道;“砍不得,这家伙有粘性。”

  然而,他们警告已经迟了一步,大家的兵器,全都已经砍到蛛丝之上,被那蛛丝粘得牢牢地,再出抽不回来。

  这一来,所有的贼党,全部心胆俱裂地发起抖来,眼睛满是绝望恐怖

  懊悔

  惊惶

  完了,身体被缠,兵器被粘,不但无法逃走,连自卫都成了问题,那岂不是死定了吗?想到这里,他们就仿佛已经看到死神在那儿向他们招手似的.脸上全都呈现出一片死灰的颜色来。

  但他们虽然平日杀人无数,却对自己的生命,看得无比的宝贵,决不肯就这么死去,于是,当他们的兵器,被那蛛丝粘住抽不出来的时候,就马上将两只脚,拼命地抵紧地面,使出全身气力,挣扎着向四处爬去,希望能够将蛛丝一下挣断,也许还有希望,可以逃出一条活命。

  如果没有黄强等人在场,他们这一招还真能管用。因为银蛛的力量再大,也决不可能是他们这么多一等的高手们的对手。何况,他们可是拼着全身的功力,死命地往外挣扎呢?

  于是,刹那之间,所有的蛛丝,全都绷得紧紧地,银丝落地以后,不但拖他们不回来,而且反而被他们挣得眼珠突出,吱吱地乱叫起来。

  黄强见状,不禁从鼻孔里重重地冷哼一声说道:“不知死活的家伙,守着小爷在此,如果让你们挣断蛛丝,那岂不成了大大的笑话,别白费力气了吧,乖乖地自动走了回来,也许可以给你们一条活命,否则,就别怪小爷的手段太辣了。”

  但他的喊声,不但没有使得那些贼党,停止挣扎,反而爬得更凶,这一来,可把这个煞星给惹火了,当时只见他双眉陡地一扬,杀机突然涌现大喝一声喊道:“好魔崽子,敢不听话,那就与小爷全部躺下吧。”

  吧字一落,微尘大士等人,只感到眼睛一花,连黄强的动作,都没有看得清楚,就只听得嘘的一声。

  一道银色的光影,从地面暴射而起,升高二三十丈以后,忽地一个盘旋,就仿佛闪电一般,忽起忽落,忽东忽西,挨次地朝着那些贼党们的头顶上面,点射而下。

  霎时,只听得一—

  哇

  哎哟

  当那银虹暴落之际之惨嗥声,立即随之而起,不到眨眼工夫,那群拼命挣扎着往外猛爬的赃党,已经冬冬冬地倒了一大片。

  片刻之间,所有的贼党,全部报销,几乎连反抗的念头都来不及产生,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死在黄强的手下,一个个往死城里去报到了。

  微尘大士等人,想不到黄强进入火窟为栖云处士护法以后,功力又深进了一层,一时之间,全都为他这一身手,给看得呆了,直待黄强把所有的贼党点死以后,重新回到大家的身前,命令银蛛将那蛛丝收起来的时候,方始如梦初醒地望着黄强,赞叹地说道:“啊强儿,想不到你的功力已经进步到这种程度了。”

  正当大家纷纷向黄强称佩的当儿,医叟忽然将脚一跺,大唱反调地说道:“糟糕,强儿,你怎么把他们全给杀死了呀?”

  这一句话,不但使得黄强大为不解,就是大家也都其名其妙地同声问道:“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这批满手血腥的家伙,不该杀吗?”

  医叟连忙摇头说道;“我不是说他们不该杀,而是把他们全都杀死了,我们从什么地方去把那批被他们掳去的九派高手,给找回来呀,何况,迷魂蛊瘴的解药,也没有炼制成功,也许他们有现成的呀。”

  黄强听了,不禁吁了一口气说:“王爷爷,你老人家真把强儿给吓一跳,我当是什么大问题,没有关系,在些贼党里面,那三个与三眼老哥哥齐名的独足尊者,双面阎罗、四手追魂,也是中了双魔的迷魂蛊瘴,才为他们效力的,我看在老哥哥的面子上,并没有点他们的死穴,呆会将他们弄醒,不就可以问出双魔把那批高手,藏在什么地方吗,至于迷魂蛊瘴的解药,更不要紧,只要我再跑一趟苗疆,把老怪前辈埋藏的东西,起了出来,问题立即就解决了,何况,双魔身上如果有解药,我们不会搜吗?”

  医叟摇了摇头说道:“解药有没有倒没有关系,最多再花一年功夫,就可以练得出,但独足尊者几人,如果真是中了双魔的迷魂蛊瘴,就是把他们弄醒过来,恐怕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时,空空大师不禁笑了一笑说道:“卖药郎中,你不用担心了,不但那批被捉去的九派高手,全都不用找了,就是九派失踪的老掌门,也都有了下落呢。”

  九派掌门和残存的门下弟子,听了此话,不禁兴奋万状地说道:“什么,我们失踪的老掌门都有了下落.他们现在哪儿?”

  于是空空大师简略地将他们没有来以前的那段经过,全都说了出来,大家这才恍然大悟,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这时,云叟忽然发觉方萎没有在场,不禁眉头一皱,感到很担心地说道:“菱儿怎么没有见到,这是怎么回事?”

  大家对此都不清楚,也不禁同时惊咦了一声。黄强见状,连忙开口说道:“大爷爷,菱姐姐还在里面帮助栖云前辈收敛那颗雷泽珠呢,这时大概快要好了,你老人家不必着急。”

  这话刚一说完,危岩顶上那道冲霄而起的红光,突然一敛。

  紧接着,一阵美妙的乐声,从岩洞之内,传了出来,倏然之间,乐声已经升至危岩洞口放出红光出现之处。

  这阵美妙的乐声,传到大家耳里的时候,登时使得大家不知不觉地产生一种庄穆景仰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全都将头抬了起来,虔诚地顾着那阵乐音的方向,朝着危岩的顶上,仰望子过去。

  当大家的眼光,一齐集中到危岩顶上那道红光出现的位置时,刚好看到一团五彩缤纷,锋芒四射的光圈,从岩面涌现出来,在那光圈的正中,坐着一位长髯垂胸,仙风道骨,满脸慈祥,形体只有婴孩大小的道装老人,面含微笑地向着岩下诸人,点了一点头,随着那轮光圈,冉冉地朝着高空,飞升而上,那一阵美妙的音乐,就是从那轮光圈之内,传出来的。

  诸人见状,情不自禁地伏了下来,对着这位老人,膜拜起来,当他们再度将头抬了起采的时候,那轮光因,已经托着那位道装老人,飞升到九天云霄,微微一个眨眼的工夫,就消逝得无影无踪,再也看不到什么了。

  这时,大家方始从地面站了起来,同声慨叹地说道:“想不到我们有生之年,居然能够,亲眼目睹飞升实际,真是福缘不浅。”

  说完之后,方始恋恋不舍地将眼光从天际收了回来,就在这时,一条绿色人影,从岩洞里面电射而出,朝着黄强的身前,扑了过来喊道:“强弟弟,你看,师祖他老人家,把颗雷泽神珠,已经赠给我啦。”

  话音一落,大家的身前,已经多出一个绝色的小姑娘来,大家定睛一看,不正是云叟的那位孙女儿方菱,还有谁呢?醉叟一见,不禁取笑地道:“好呀,小鬼头,瞧你有了强弟弟,就对我们这老爷爷,连瞧都不瞧啦。”

  方菱没想到洞外会有这么多长辈在,不禁羞得脸孔通红,狠狠地瞪了醉叟一眼,怪不好意思地说道:“雷爷爷最坏了,人家并不知道你们岂在外面呀。”

  云叟方振宇这时可乐坏了,连忙笑着骂了她一声说道:“菱儿,不可无礼,雷泽神珠在哪儿?还不拿出来让大家看看。”

  方菱和大家见过礼后,马上掏—颗圆霄大小的红色宝珠出来,托在手上,送到大家的面前,让大家观看,只见那颗宝珠,除了散放出一股红色的光芒之外,最奇是就是珠面烟云变幻,始终在那儿流转下停,就象是一团烈火在里面燃烧翻滚,随时都可以喷出来似的,端的神妙已极。

  微尘大士见了,不禁感慨地说道:“栖云前辈真是太伟大了,如果不是他以身试法,将这离火精英,凝成这么一颗宝球,否则的话,让它爆散开来,周围四五百里以内,恐怕全都变成一片火海。”

  大家听了此话,不禁大为咋舌,云叟连忙代表师门逊谢地说:“前辈太客气了,如果不是靠着前辈帮忙,替晚辈将强儿找到,赶到这里来,晚辈师祖本领再大,恐怕也无法得竟全功呢?”

  空空大师一听此话,忽然问道:“方施主,你们怎么这般凑巧,恰好在我们最危险的时候,全部赶到、否则,黄强他们正在洞里护法,如果不是你们赶到帮忙多撑一会,那后果可真不堪想象呢?”

  云叟没有回答,醉叟不甘寂寞,马上抢着说道:“那叫做天夺其魂,谁叫他们贫心不足,想追夺强儿的碧岛玉娃呢?我们听到消息,那还有不追过来助拳的道理,不过,如果不是夜路上出了岔,说强儿已经到了这儿来了,说不定我们全都赶到昆仑山去啦,没想到碧岛神君他们,竟然早到这儿来了,你能说不是天意吗?”

  医叟听了此话,表示有点不大同意地说道:“老三,别太高兴了,碧岛神君那个罪魁祸首,并没有残除,如果让他们把玄玄前辈那些藏珍秘笈发掘出来,恐怕后患还多着呢。”

  醉叟不服气地说道:“老二,你的胆子未免也太小了一点,碧岛神君那魔头,就算将那些藏珍秘笈发掘出来,也不可能是强儿的对手,有什么好怕的。”

  医叟说道:“强儿只有一个人,难道他能永远守在我们的身边,不分开了吗?”

  醉叟不禁一时为之语塞,黄强见状,连忙出来替他们解围说道;“两位爷爷不必争了,碧岛藏珍如果真让那魔鬼头发掘出来,后果确实堪虞,不过,晚辈既然身为玄玄先师的传人,决不会坐视那批藏珍落入外人之手,何况,他还是碧岛门中叛徒呢?放心好了,晚辈等这边事了,立即就要赶到碧岛去一趟的,决不会让他继续在武林里面兴风作浪了。”

  微尘大士点了点头道:“强儿说得很对,不但那藏珍不能落入魔头之手,就是你父亲和这些给蒙上兽皮迷失奉性的各派高手,如果没有那批藏珍中的续命生肌殒玉,也决不可能复活恢得人形呢?

  不过,目前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件,就是必须赶紧到苗疆去,把苗疆老怪埋藏那颗百虫珠,找了出来,将九派老掌门和那些迷失本性的高手们中的迷魂蛊瘴解除,否则,时间长了,说不定又会产生其他的变化,如果让他们冲出了这座岩洞,散落各方,事情就难办了。”

  微尘大士究竟不愧是前辈高人,所说的话,没有一句不是落在节骨眼上,因此,大家全都请她主持全局,分配任务。

  微尘大士在盛情难却之下,也就不再推辞,毅然答应下来,然后把她的主张,提了出采说道:“追踪碧岛神君阻止他发掘藏珍和赶赴苗疆的事情,都刻不容缓,不过,碧岛方面,强儿虽然持得有师门信物,但事情太久,也许不容易取信于人,万一碧岛神君先一步回到岛上,很可能要引起一场大战,苗疆的事情,只不过发掘老怪的遗物,没有什么凶险,我的意思,认为除了留下一部份人在这儿照顾那些迷失本性的高手以外,全部都随强儿,兼程向三岛出发,苗疆则由劣徒带着几个熟知苗疆地理的人去走一趟就行了,不知大家认为如何。

  这种分配,非常合理,大家自然没有异议,其中只有李娴,因为要与黄强分开,感到非常不高兴,但因为那是师父所分配的,同时,老怪藏物之处,也只有她和黄强两人清楚,黄强到碧岛去,不派她到苗疆去,又派谁去呢?因此,心里虽然不太高兴,却不敢表示不愿意,原则决定以后,大家立即动手,处理目前的善后,当晚全体在岩洞里面,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立即分批出发,分头向苗疆和碧岛出发。


 

 
分享到:
在后宫,从皇太后到贵人,每日供应的粮肉、菜蔬数量都不同,更别说日常用度了。比如在清朝的后宫,皇贵妃每日可分到12斤猪肉,而贵妃就只能分到9.8近,妃9斤,而嫔则只有6.8斤。如果是茄子的话,皇贵妃每日可分得10个,贵妃和妃则分8个,嫔6分个。自然,像上图中这样与外国人合影,也只有有较高名位的后宫女子才有机会。
Lady gaga
清朝后宫女人
中国古代恐怖的冥婚是如何举行的
娶了超级丑女当老婆的中国古代帝王们
网传的慈禧遗体照片
三字经75
越南战争后美国性解放疯狂自拍照5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