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碧岛玉娃 >> 第十七章 鹤声传警 勇斗天魔

第十七章 鹤声传警 勇斗天魔

时间:2014/5/10 14:13:48  点击:2059 次
  总算他已经经过不少的愤痛遭遇,心里一颤以后,又马上镇定了下来、并且悲痛的情绪,陡地转化为一股怒火,一股力量只见他昂首一声长啸,只震得山摇地动,日月无光。

  紧跟着快要下沉的身形,猛的往上一升。

  嘘

  空气的啸声,更加尖锐了。

  他那小小的身体。

  简直像一道闪电。

  像是一颗流星。

  更像一道长虹。

  用着不可思议的速度,往那谷地中央一块小小的草地上空,疾气而过。

  只有刹那的刹那,

  当那惨嗥的声音,独自在空气里荡漾,还没消失的时候。

  他,黄强,已经像天马行空般的、飞越了那百丈远近的空林。向那草地中的一群黑影头上,直落而下。

  蓦地里

  只见黑影纷飞,十几个身着劲弦的人物,从草地的中央,一哄而散,倏然间,各自暴退了十几丈远,同时。还听得他们猛然发出一声惊叫:“呀是谁?”

  声音中含有颤栗的成份,他们被黄强这样飞将军从天而降神奇武功,给震骇住了。

  长虹隆级,黄强并没有追爱那群暴退的黑影,仍旧落在他们刚才集聚的位置上。

  不过,他那一对精光四射的眼睛,却充满了仇恨的怒火和无比的杀气,凛然地问着那些暴退到十几丈以外的劲装人物,狠狠地扫一眼。

  那些劲装人物,与黄强的眼光一对,全都不出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除彼此在心里暗叫一声喊道:“乖乖,好亮他是谁?”

  虽然他们在黑夜里,看不清黄强的形状,但却全被那眼睛吓得没有勇气跨前一步去看个明白、如果这时黄强有向他动手进攻的迹象的话,恐怕更会吓得他们不由自主地四前奔逃呢。

  然而,黄强并没有那样做。因为,他的脚旁,还躺得有好几个人,他需要生察看他们是谁,才能决定自己的行动。因此,当他报掴地扫视了四周的人影~眼之后、就没有用理他们,顾自地低下头去了。

  至躺着的是两个老人,扣一个女孩,从他们嘴角技满了血丝。和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的情形看来。分明不是死了,也一定负了重伤,离死不远了。

  黄强的视线,一接到这三人的面孔时,登时眼中的泪珠,一颗一颗地涌了出来。

  本来,在他想到那几声惨腹时,还不敢怎么确定,卜里犹自存着幻想,现在,却完全证实了他的猜想,那几声掺曝,正是他们嘴里发出来的,他们也在是他所猜想的云叟、醉好和菱儿他所梦寐难忘的大恩人。

  于是,他缓缓地俯下身去,怀着万分之一的希望,佛手向着三人胸前,分别的采了过去,但当他的手快要按到他胸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他实在害怕那结果会使他失望。

  终于,他鼓足勇气,分别在三人胸前,按了几接,当全部获完的时候,他的泪扔掉落了、一丝轻微的喜色、悄悄地爬上了他的眼捎。他吁了一口气,如释负重地喃喃自语道:“上天保佑,总算心脉未断,还能有救。”

  于是,他用最快的速度,从身上把玄玄于留给他的那瓶治伤灵药取了出来,一口气倒出九颗清香扑鼻的药丸,撬开三人的牙齿、喂了进去。

  那十几个劲装人物,虽然一时之间、被黄强的绝世身手,和那一股凛然的威势与眼神,给震摄住了。这时,也已经定过神来,眼看黄强目无人地在在救治他们围攻得手的敌人、如何还能容得。

  因此,当黄强喂完最后一人的丸药时,内中有一个红衣少年。倏地地暴喝一声说道:“小子,你是谁?敢管我们的闲事?”

  紧接着,其余的人,也不约而同地跟着喊道:“哼!好大的胆子。”

  沙沙沙

  散布在四周的人影,马上人随声起,重新朝着草地中央,迫近过来,每个人全都凝神提气。戒备地一步一步往里迫近,显见他们心里还会得有几分怯意。

  黄强陡地昂首发出一声怒到极点的狂笑、只震得人耳鼓作聋,魂飞魄散。

  狂笑已毕,人已猛然将身进一挺,站了起来,两眼暴露着无限杀气地冷冷反喝一声道:“嘿嘿,我是谁?哼,我是拘魂的使者,要命的阎罗,魔崽子们,上吧,一齐上吧,我要不把你们斩尽杀绝,我就不姓黄。”

  紧迫而进的人影、直被他笑得心惊胆战,浑身直冒寒气身形竟不自觉地停顿了下来,惊惧地着他的脸上望去。

  当黄强反喝的声音,落下的时候,那十几个人的当中、突然发出几声惊叹:“啊丑小子、又是你。”

  紧跟着,其余的人,也同时惊叫了起来喊道“呀,大头一怪一侠。”

  霎时大家的脸色全都大变,停顿的身形,竟不由自主地各自退了一步。

  由于夜色朦胧,黄强初来时候,也和他们一样、没有看清对方的面貌。因此,一在听到他们的那几声惊唤以后,微微感到一怔、接着马上将眼神定了下来,仔细地朝着他们的睑上、打量过去。

  当他看清他们的面貌,发现内中有伏龙堡的两位副堡主和九嶷山围攻他的人时,不禁从鼻子里发出几声冷哼,鄙夷地说道:“哼,我当是谁,会这么卑鄙龌龊,原来又是你们这一批从来不以江湖规矩的无耻家伙,不错。又是我这个丑小子,想不到吧,你们是不是怕啦?”

  说到这儿真气陡地一沉,不屑地继续说道:“嘿嘿,如果你们怕了的活,就每个人自动地砍下只手,并且跪在地发誓、从以后再不为非作歹,小爷身念上天好生之德,还可以网开一面,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哼,那就别怪我姓黄的心狠手辣了。”

  这番话,直把伏龙堡的这一群高手,说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心里又是冷怒,又是害怕。

  想上前拼吧,却敛于他的声威,实在没有那份勇气。

  不拼吧,又咽不下这口气,何况黄强说得那么斩钉截铁,不自砍双手的话,决不会放过他们。因此,一时之间,全都面面相视地僵在那儿,不知要怎么办才好。

  正在这时,倏地

  一声令人心悸的杰杰怪笑从左侧的林梢之上,划空而至好快当那笑声才传到众人耳朵里的时候一人已紧跟而至,大家只感到眼睛一花。面前已经多出一个面目狰狞的老人来。这份快速,比起黄强的现身,丝毫不见得逊色。何况,他的手里,还挟得有一个年约十一二岁昏迷不醒的小女孩呢。

  这老人的突然出现,登时使得黄强心率猛吃一惊,不禁暗自想道“他是谁,有有这份功力。千万不要是敌人那一伙的才好呀。”

  他这个意念还没有想完,那老人已将手里的女孩.朝那伏龙堡两个副堡主之一的绿衣少女身前一送,沉声地说道:“拿住。”

  紧跟着旋身一转,面对着黄强。阴森森地笑了几声,沉声地说道;“小丑鬼。好大的胆子,居然以一再和我们伏坚的人作对哼,你长了有几个脑袋。”

  黄强担心他是伏龙堡的,果然就是伏龙壁的。心里登时严重,知道情势对于自己非常下利。

  但他是一秉性非刚强的人,心里虽然懔于这老人的功力,外表却依然表现得一点也不在乎,当那老人活声一落之际。黄强只冷冷地笑了一笑,傲然地答道:“不错,小行正是要与你们伏龙堡作对。有什么本领,你就使出来吧。”

  说罢,又是冷冷地~笑,不屑的神色.溢于言表,似乎根本没有把这突然出现的老人,放在眼里。

  老人不禁脸色倏变,试想他如何受得了黄强这种奚落、当时只把他气得须发倏张,半晌,方始怒极反笑道:“嘿嘿,好,嘿嘿。好,我百兽天魔古残还是第一次遇到人敢在我面前卖狂,小丑鬼,你也太过目中无人了、今天呢,本堡主如果不好好地教训教训你,大概你也不会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说到此地,话音微微一顿,睨了黄强一眼。再继续道:“小丑鬼,赶快把兵器掏出来,本堡主还给你一个便宜,让你三招、免得你死了的时候,还不服气。”

  黄强一听老人报名,竟是三叟引为重忧的双魔之一,心里不禁感到微微一震潜意识里似乎出了几分怯意,但一听完老魔后面那几句话时,却激起他的激性,冷笑了一声道;“不要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吧。究竟谁输谁赢,必须见了真章才能知道,你就准定知道死的是我吗?哼,对付你,还值不得小爷亮兵器,让三招,嘿嘿。趁早把这句话收回去吧1小爷可一点也不领情。”

  他话虽然是这样说法、但暗中却全神戒备,不敢有半点松懈。

  老魔一听此话,不禁更是气往上涌,马上大喝一声说道:“好,小丑鬼,既然你想早点领死、本堡主就成全你吧。”

  话音甫落,人已象鬼线一般地朝着黄强的身前扑到、登时只见狂飘怒卷,招”魅影重重”,贯注六七成真力,霍推了出去。

  倏忽间,就仿佛有着数不清的手掌,分从四面八方,朝着黄强的全身害,拍了过来一般,而且掌影未至,劲风已到,单这一股掌凤的压力,就已重逾万逾、简直令人窒息得喘不过气来,端的凌厉到了顶点。

  如果在十天以前,黄强可能还真不会是他的对手,现在他的功力,因为所服内丹,已经被空空大师全部震化的关系、已经有了两甲子以上的火候。而且在伏云堡为三眼神雕治伤的这一段日子里,又从空空大师那儿.学会了一套极具威力的“真如掌法”。武功已经可以直追碧岛神意,数是上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老魔这一招、魅影重重,如何能难得住他。

  当时,只见他嘴里微微一笑,两掌随便一翻。漫不经意的一招‘“法轮初转”,也是掌化于形,对准老魔那漫天拿影,硬接了过去。

  老魔这一招“魅影重重”,本来是虚多实少,令人无从硬接,以变化取胜的,岂知黄强的这一招“法轮初转”恰好是他这一招“魁影重重”的克星,虚虚实实,变化比他还要来得微妙,不但黄强周身要害,全部被他封得没有半点空隙,并且迫得他硬接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化解,百兽天魔在此情形之下,不禁心里大吃一惊,但接着又是一喜,暗骂了一声说道:“好小子,你居然想迫得我硬拼真力,那还是存心找死,就是一佛,今天在我的面前,尚不敢如此放狂,你小子多大一点年纪,行吗?哼,这样也好,一掌把你毁了,省得多费事,”

  此念一起,手底又猛然加几成真力,不再寻思化解之策,干脆加快速度,硬接上去,同时满怀得意地大喝一声喊道:“还不与我躺下。”

  岂知,黄强凛然惧地紧跟着冷关一声喊道:“不见得。”

  得字犹未出口,两人的掌风,已经接实,只听得轰隆一声,顿时天摇地动、狂风怒号。一阵生发过处,漫天的沙石,向四外疾射而去。

  大家透过沙右,只着到两人的身形,同时蹬蹬蹬地自后退了三步,方始拿椿站稳,这一掌竟然是势均力敌一谁也没有占到谁的便宜。

  百兽天魔身形站稳以后,心里那仅惊骇,简直一也无法加以形容了,顿时脸上做容尽俏,一眨不眨地盯着黄强想道:“老夫再度出世以后,自信能够接得下这十成真力一掌的人,除了一佛以外。就是三叟联掌,也不见得能完全讨了好去,这小鬼活这么大的年纪,就具有了这份功力,那岂不是大大的怪事,早先副堡主和各地的分舵说他知何厉害,老夫还有一点不太相信、现在看来,竟是一点不从如果不将他除去,才真正是本堡的心腹大患呢?可惜魂药丹已经用完,新药又未练成,否则将他本性迷失,该有多好。”

  相反的,黄强在这一掌硬接以后,心冲信心大增、潜意识用所含的那几分怯意,早已一扫而,当老魔心里的念头,还没有想完之际。他业已吸了一口真气、毛发尽举地全身内功、聚贯在两掌之上,豪气千丈地亢声喝道;“哈哈,名震武林的百兽天魔,也不过如此,小心了,你也接接小爷一招试试吧。”

  说罢,人仍旧站在原地不动,只将手臂微微一抬,两掌对准百兽天魔的胸前,缓缓地平推而出。简直就家好玩一样,连风声都没有发出一点。

  别着他这一掌平淡无奇,又是虚空推出,实则比起刚才他那一招“法轮初转”的掌力,要凌厉用多,只不过用的是柔劲罢了。

  百兽天魔心念陡地被黄强的喝声打断,精神不禁一凛,只见黄强两掌尚未出尽、便有一股巨大的潜力,暗撞而来。几乎冲得他立足不住,老魔试得厉害,忙不迭地两臂疾伸、双堂猛集十二成真力,霍地抖了出来。

  就在老魔双掌抖出之际,黄强的掌势,也已出尽,当双方的掌劲,真正相触的一刹那间,两人同时快逾闪电地将腰一挫、各自吐气出声“嗨”的一声大吼,直震得四周的人,心头猛然一跳,赶紧用手将耳朵扣住。

  紧接着,又是轰隆隆的一声暴响、在雨般掌风相融的地方。发了出来,响声仿佛春天里的闷雷、持续了好半响,方始停止下来,声响之大,不但比第一掌要强烈好几倍,而且震撼得人身的气血,仿佛都要翻涌了起来,而且迫得不由自主地再度往四外暴退出去。

  地面上的沙石,更不用讲、直被震得象弹丸似的向四周狂射而去,退得稍慢的人、登时被那些疾射的沙石,打得鼻青服肿、头破血流,哎哟之声。彼起此落,顿时引得场中一片大乱。

  等到风浪尘散,大家方始静止下来,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来究竟是惊是惧、全都远远地站在四周,把眼睛睁得象灯笼一般,向着场内两人的身上盯去,那一种呆得发楞的样子。简直滑稽到了顶点,大家总算是开了眼界,第一次看到这么猛烈的一次对良。

  当他们惊魂未定,据一看到场中两人的情况时,不禁又齐惊异地的咽了一声.轻轻地喊道;“这是怎么回事呀。”

  接着眼睛一定之后,更震驻地再喊了一声说道:“乖乖,我的妈呀,好厉害。”

  本来他们认为这次两人一定会震得后退好几丈远,但事实完全不与他们所想的相同、猛一看到的情况。黄强和百普天魔,竟然纹风不动地站在原地,就活象两俱石象一般地,静静地对峙在那尘雾,沙石笼罩的场子里,哪曾退过半步,因而使得他们惊异地感到莫名其妙。

  可是,当他们眼神一定的时,却发现黄强和百兽天磁,好似已经矮了半截。细看之下,两人的双足,竟然陷入了地面,几近半尺,而两人立足的地方,恰好都是坚实的山岩地面,这又怎能不令他们震波得喊起厉害来呢、象这种功力、不要说他们没有看过、就是听也没有听说过吗?

  因此,他们在第二声惊叫之后,全都不由自主地把舌头吐了出来,半响都缩不回去。

  霎时,谷地导现一片死寂,静悄悄尬半点声音都听不出来了,然而,在那静寂的当时,却充满了一股紧张的气氛,简直窒息得令人喘不过气来。

  慢慢地,慢慢地两具石象开始活动了,黄强和百兽天宽的四只手臂,又寸寸地往上提了上来,大家的那一颗心,也跟着一点一点往脖子口上提。

  倏地,两人的手臂,同时往下一挫、顿时使得大家心里猛的一跳,以为他又要拼起掌来因而全部下意识地再往后退,生怕象刚才一样,被那投射四溅的沙石打得狼狈不堪。

  可是当他们退了两三步以后,那一颗心又落了下去,原来黄强和百兽天魔、只不过借势将那陷入岩块的双足,拔了出来而已。并没有拼什么掌,倒使得他们空自受了一场虚惊。

  说时迟,那时快,大家心方定了下来,黄强和百兽天魔几乎就在同一时之内,彼此借着双掌下接之势,已将双足拔出岩块、并且使得身形刷的一声。从地面直冲而起、紧跟着、大家只感到眼睛一花、黄强和百兽天魔竟同时失踪、在场子上看不到大了。

  这是怎么回事呀、大家仔细一看,才发现他们借着这一冲之势、没有等身形落地,就已闪电也似的扑向了对方,彼此心意相同地采取了快打的方式,企图在招式上胜过对方,由于动作太快了的关系,故而使得大家眼睛一花,就仿仿佛突然失踪了似的。

  确实,他们的身法、实在是太快了,即使大家现在已经仔细在看,所发现的,也只下过是两条灰色的长龙,在朦胧的月光下,互相交缠纠结得难分难解而已,不但谁是黄强,谁是百兽天魔,分不出来,甚至那纠缠的长龙,是不是人,也分辩不出呢?

  两人虽然打斗得那么快速,可是场子里,除了微微听到一点破空的嘶嘶之声以外,连地面的灰尘。都没有扬起一粒,那份轻捷,真是令人不敢相信。因此,直着得大家怔怔地站在那儿发呆,这躺在地面身受重伤的下个人,已经开始慢慢转醒,身体正在那儿蠕动,都没有发觉。

  就在大家看得出神,忘其所以的时候,暮然听到两人同时一声大喝,纠结的长龙、倏然不见,黄强和百兽天魔的身形,又突然在场中现出来。

  而且彼此双手紧抵,盘膝跌坐在场子中央,闭目乖帘,一动也不动地呆在那里,不问可知,他们是在拼修为了。

  本来这种拼法,不是万不得已的时候,谁也不愿使用。因为这种拼法,一丝一毫也取巧不得,同时,如果两人的功力和美不远的话就是把对方毁了。自己也同样元气大伤,在没有经过几个时辰的调息复原以前、绝不能再与别人拼斗。

  百兽天魔不是傻子,为什么还要采取这种采法子呢?原来他与黄强在那一阵急斗之中、虽然仍旧保持平手,实则因为黄强的真如掌法,究系初学乍练,尚未穷究其中奥秘。再加上又缺乏打斗经验,往往自失先机、所以才会变得如此、否则的话,他怕不早已落了下风。

  因此,老魔愈打心意惊,愈打愈战怯。心知如果时间拖长下去、等到黄强招式纯熟以后,自己非败不可、那时当着自己这么多手下的面前,受制于人,一张老脸,还有什么地方可放。

  当时心念一动,决定采取这个笨法子一举将黄强毁了,产除自己的心腹大患,他想得非常诱彻,这个法子,看似很苯,实则是狠毒不过,因为目前在场中的人。云醉两叟和菱儿,早已重伤躺在地上,即使醒转讨采.也发生不了什么作用,剩下的全是自己伏龙堡的手下,即使自己在修为上,依然拼不付费强、他们也不会坐视,何况,还不见得要输呢。

  老魔的盘算,打得不能说不精。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这样反而把时间拖长了不少。使得从后面赶来的空空大师他们,这时找到了他们目的拼斗的地点,更没有想到一黄强喂给云醉两叟和菱儿吃的药丸,会是上古药方失传的“玉骨九转金丹’,功效足能起作回生,增长功力,岂仅疗伤而已、即时空空大师这时没有适时赶到,云醉两叟一醒,也容不得他们逞凶呢?因而,终于使得他的计划,全机落空,差点连老命都送掉呢。

  且说黄强不虞百兽天魔,会突然出此下策、一时没有防备,在接招的时间陡然被老魔使了一个粘字诀,将他的两掌吸住,迫得他不能不与老魔对耗内力。因此,场中急斗马上中上,变成了两人盘膝相对面的姿态。

  这样一来远远困在四周的伏龙堡高手、都不由自主地朝着两人的身边,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每人手里,都捏着一两样暗器在于,准备一旦发现堡主不敌,立即进行暗算,顿时一股紧张的气氛,遍布全场,危机一分一分地朝着黄强的身上接近。

  不过、他与百兽天魔此时,对于外界的一切,均已不闻不向,各自屏气静虑,调气提神,将本身的功力,慢慢地朝着对方的体内迫你对于身外的危机,根本毫无所觉。

  最初,他只感到百兽魔的掌心,凉飓飓地。一股一股冷气,就象刀子一般锐不可当地,向着自已掌心,扎了过来的。

  虽然他按照玄玄子所授的内功心法,将全身的阳刚之气贯注双掌,反拍过去一但因为是第一次与人用这种方式拼斗,又凛于双魔的声威,心里患得失之念没有完全去净,使得气机不纯。因许,只能免强将对方那股冷气挡住,再也迫下过去,这样一来,无异托万钧重物,那份吃力的情形,可想而知。

  愈是这样,愈使得他得患得患失,气机也就愈感到转运不灵,那密封在头置之内的脑袋,已经看筋暴露,汗水就像冷泉一般从浑身毛孔里,一颗接一颗地涌出来,虽然这些情形,外面的人看不到,但优劣之势,仍旧瞒不过场的那些高手的眼睛,因为百兽天魔的神态,轻松自若、他脸上虽然没有表情,那咬牙切齿的状态,却完全暴露无遗。

  幸亏这样一来,使得伏龙堡的那些高手,放弃了戒备不再继续往他们身边迫近,否则的话,不等空空大师他们赶到,恐怕他早已尸横就地啦。

  不过,伏龙堡的那些高手.虽然不再如他们的身边迫近,每个人的眼睛却仍然一眨也不眨地盯在他们身上手里的暗器,也没肩放厂下来。

  这时,那静静躺在附近不远,身负重伤,昏死过去的云叟,醉臾和菱儿,体力药力已经完全化开,人也逐渐完全清醒过来。

  其中以醉叟受伤最轻,神志首先全部恢复正常、人一有了知觉.马上感到自己的伤势,仿佛已经完全好了、而且丹田之内,好象还有一股热力,继续不断循着经脉、缓缓地往全身流去。

  个花子见多识广,顿时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喂食了一种天下罕见的灵药、所以才有这种现象发生,看样子,不但伤势无凝,今后的功力。都可要增进儿分呢。

  因此,使他非常感到奇怪的想道;“是谁把我救了。”

  于是,他迅速地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记得自己在路上听到一个消息,说是最近几天,震憾了江湖的大头怪侠、现在已经落足在伏云堡内、由于对方武功太高,伏龙堡的双魔决定亲自出马。率领一批高手。赶到伏云堡去进行突击,顺便把做云堡云叟的基业,夷成平地,以达到他消除异已的目的。

  醉叟与伏云堡的关系,何等深厚;听到过个消息那还有不兼程赶了回来报信的道理。

  但当他赶到紫盖峰下,只要再翻过一个山顶;就可以到这伏云堡的时候,即听得山阴谷地。一片茂密的森林里面,传来一阵叱喝厮杀的声音。地方已经隔傲云堡没有多远;一旦发现这种情形.他岂能轻易放过、自然循声找了过去。

  果然,他一到达厮杀的地方,就发现云叟祖孙两人,正被伏龙堡的一群高手,围困在草地之,死拼苦斗,形势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情况,于是他马上加入战圈,总算暂时解了云叟祖孙的危难。

  岂知,他加入战场不到半刻工夫,伏龙堡双魔突然同时出现,情形顿时又陷入极端不利的状态。

  眼看三人性命危在旦夕,突然救兵从天而降,一声鹤鸣,从高空直泻而下,空空大师的小师妹,也就是黄强的表姐,天香龙女李娴突然乘鹤而降,不到几个回合,双鹿之一的万变淫魔的古蛊芳,立即被李娴人鹤齐攻之下,打得望风而逃、神鹤不舍,当时急追而去,天香龙女则留下单独抵敌百兽天魔。

  还没有拼得两三个照面、神鹤突然发出一声短促的叫声,一听就知道受了方变淫魔的苦头,李娴心系神鹤安危置时一招迫退天魔,身形一幌,赶紧追往神鹤那边驰援。

  百兽天魔见状之下,顿时嘴脚挂起一丝拧笑、趁着李娴飞身驰援之际。窥空向云叟偷袭了一把。方始起身,跟着李娴的身后,紧追而去。

  这样一来,本来可以和伏龙堡那群高手;暂时斗一个平手的云醉叟和菱儿,由于云叟遇到偷袭,突受内伤的关系,局势马上急转直下,不到片刻工夫,就被那群高手,击得身受重伤,向地面倒了下去。

  将倒末倒之际仿佛听得一声长啸陡地从林外响起,使得那群围攻的伏龙堡高手、身形顿得一顿.自己就人事不知地昏死了过去,以后的情形,就再也不知道了。

  回想到这儿,断定救他的人,就是那发出长啸的人。因此,连忙将眼睛睁了开来,准备从地面爬起,好向人家叩谢救命之恩。

  由于他的背向着黄强、所以当他的眼睛猛的一睁,除了发现那些伏龙堡的高手,依然围在四周之外,好似没有其他的人了。这可使他万分不解起来,心想,奇怪,难道会是他们大发慈悲,不但没有补我一掌,反而把我救了吗?这简直是太不可能了、看来其中必有蹊跷,还是暂时装着未醒、把其他情形着清楚再说。

  果然,他这么一细心终于让他看出了一点苗头来了。

 

 
分享到: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一幅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1
荞麦2
慈禧罕见老照片4
大胆拒绝皇帝求婚的明朝第一美女
史上最风流的寡妇 死了十个老公还有人抢
石榴赋
吴三贵为小妓女陈圆圆“叛国”投敌的隐情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