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鬼斧神功 >> 第二章 水宫奇缘

第二章 水宫奇缘

时间:2014/5/10 11:56:33  点击:2154 次
  房村西头,有一座山神庙,祇有一间两丈见方的大殿和一间小厢房。

  大殿上,收拾得甚为整洁,放着十几张小木桌,厢房则门窗紧闭,似乎内中人,酣睡未醒。

  这时,已是日上三竿,朝阳匝地的时候了!

  祇见三五为群,年约十二三岁的小孩,背负书包,蹦蹦跳跳,朝山神庙走来,每个小孩的脸上,完全是一派天真稚气,口中还哼着不成调的民谣。

  他们进入大殿后,照例向至圣先师牌位,行了一礼,然后坐到各人位上,翻书诵读。

  过了好一会,仍然不见老师和另一个同学,张晓岚到来,全都感觉奇怪!

  小孩子到底是好奇,像今天这样的情形,是从来没有的事,不由议论纷纷,连读书都给忘了。

  他们从老师和张晓岚的不见到来,谈到昨晚隐湖山庄失火的事。

  最后,还是一个叫王嘉的学童,止住众人道:“你们照常读书,我到老师房里去看看。”

  众学童齐声道好,于是终止议论,各自琅琅诵读起来。

  王嘉轻轻叩了两下厢房门,低低喊了两声:“老师,老师!”

  却不听见房里答话。

  乃走至窗前,耳凑近窗格谛听,也未听见有呼吸声音传出,内心暗暗称怪。

  偶不当心,右手搭到窗上,祇见那道窗户,咿呀一声,倏然洞开,不禁骇了一跳!

  忙伸手一带窗户,眼睛不经意地朝房中一瞥,见老师床上,枕被折叠未动,老师踪迹不见,方欲回转,向众学童去讲,祇见张晓岚眼睛红肿,与其父张老头,抬着一块三尺宽的木板,走进庙来。

  王嘉睁眼朝父子二人和木板上瞥了一眼,见他们脸上,满含忧蹙,目蕴泪珠,木板上是用一张白毯子盖住,从其轮廓来看,显然是人无疑。

  他一看木板情形,小心眼里,蓦然涌现一层阴影,觉得兆头不对,忙问道:“晓岚弟!木板上莫非是……”

  正说到这里,晓岚望着他点点头,情不自禁,呜呜哭泣起来!

  众学童,被王嘉和晓岚声音惊动,蜂涌来到厢房门前,围着木板,向晓岚问长问短。

  晓岚因梅伯伯猝遭毒手,连仇人是谁,均不知晓,本已悲痛欲死,那能答得上话来,唯有放声大哭。

  张逸叟,到底是上了年纪的人,虽然悲痛良友被害,内心痛苦,不亚于晓岚,但尚能勉强压制,忙对众学童道:“你们赶快闪开,让我们把老师抬进房后,再谈吧!”

  众学童闻言,果然闪开,一条道路,让父子两人,把梅桐尸体,安放在床上。

  众学童见老师这般情形,想起平日教诲之恩,不由悲从中来,嚎啕大恸,一片哭泣声音,充满整个山神庙。

  张逸叟见这些学童,至情流露,不便阻止,亦触动悲怀,凄然泪下。

  不多时,房村居民,得悉老师暴毙消息,纷纷赶来探视,并问张逸叟老师的死因。

  张逸叟当然不便说出是被人杀害,祇得编了一套谎话搪塞,说在火场附近发现尸体恐老师为了救火,被烈焰熏炙致死!

  众村民见梅桐面色通红,胸前又有灼伤痕迹,不由不信,齐声叹息一阵,发出怨天的声音道:“这年头还有天理吗?横逆的事,偏偏降落在好人身上,那些害人的强盗,反而一帆风顺,得意扬扬,蔡善人平日乐善好施,而遭强盗杀害,老师舍身救火,送了性命,看起来,好人快要绝种了,唉!天啊!”

  张逸叟忙强压内心的悲痛,对众人道:“人死不能复生,怨天、悲伤、毫无用处,倒是先把老师收殓安葬,令死者安心。”

  众村民闻听张逸叟的话,齐说有理,于是七手八足,把梅桐的遗体,抬往隐湖山庄前面,选择一个幽静之处安葬,众村民与学童等,不免在坟前痛哭一番,晓岚更是捶胸顿足,哭得死去活来!

  最后,竟成了力竭声嘶,无声无泪,眼眶中汨汨溢出鲜血。

  张逸叟恐晓岚悲极伤气,忙附着他的耳朵,以节哀担当大任相策勉,方始止住悲痛,随张逸叟回船。

  他因悲伤太过,伤了中气,是以躺卧不起!经张逸叟再三开导,复悉心为其医治,经过十几天,身体才逐渐复原。

  张逸叟见晓岚身体康复,心甚欢喜,偶然想起梅桐与临城三侠,匆匆一晤,竟成永诀,梅桐死了这久,还未通知他们一声,忙将己意,对晓岚一说,欲同晓岚赴对湖一行,以便将梅桐遭难消息告诉他们,就便讬其打听梅桐仇家。

  晓岚这十几天卧病船中,实在感到闷极,闻张逸叟之言,连连允诺,于是老少二人合力,将舟渡过湖去!

  靠岸以后,舍舟登陆,到了三侠所居庄院,张逸叟乃是轻车熟路,不俟庄丁禀报,带着晓岚,穿过两重院落,来到大厅门口。

  三侠正在厅中议事,见张逸叟带着全身重孝的晓岚到来,不由一楞,睁目注视二人。

  晓岚天资聪慧,不俟张逸叟招呼,早已趋身进前,朝三侠跪下,恭恭敬敬行了三拜九叩首礼,颤抖声音说道:“梅伯伯业已西逝,侄儿代他向三位老前辈叩谢。”

  三侠闻言,大吃一惊!

  忙将晓岚从地上掺起,齐声问道:“你梅伯伯是几时归西的?”

  晓岚触动悲怀,哽咽无话,张逸叟从旁代答,将梅桐遭难情形,说了一遍,并询三侠,是否知道江湖上有这么一种厉害功夫,伤人之后,伤处现出红云,通体奇热如焚。

  三侠晞嘘叹息一会,沉思有顷,摇摇头道:“这种功夫,愚兄弟还是第一次听到,在此以前,实未听人提起,不过愚兄弟尽量探听,相信总能得到一点线索。”

  二侠萧靖,好似猛然想起一事,笑谓张逸叟道:“张兄来得甚巧,半月之后,乃是家兄六十大庆,各门各派均有人到来,他们眼线甚宽,多少可以探出一些端倪。”

  三侠萧清道:“愚兄弟正为了总知宾一职发愁,不想张兄适时到来,非但解决了愚兄弟的困难,同时也可藉此探听用火毒掌的人消息,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张逸叟闻言,心中亦甚高兴,当时答应下来。

  三侠子女,大都成年,且忙于筹备接待宾客事宜,对晓岚这个孩子,无暇兼顾,张逸叟因担任总知宾,远道宾客业已赶来不少,每天都要陪着他们玩乐,祇得命晓岚,随意游玩,并特别告诫,不准到微山独山两湖交界处的鬼漩涡去,以免发生危险。

  晓岚谨记梅伯伯遗命,脑中祇有如何去完成的一个念头,对于玩乐,根本未放在心上,是以闻张逸叟吩咐,喏喏连声答应。

  晃眼过了十天,各方来客,愈来愈多,三侠全家舆张逸叟等,整天忙得不亦乐乎,几乎把晓岚完全忘掉,晓岚因心中有事,不顾热闹,独自漫步湖边,盘算心事信步来到自己泊舟之处。

  一眼看到那支小舟,经十日来的风吹浪打,已经不是原停泊状态,成了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形式。

  他恐这生存寄讬的小舟,有所损坏,乃纵身上前,内外仔细检查一遍,幸喜并无损坏痕迹,心始放下。

  他心中忽然涌现一个念头……这多日实在闷得发慌,不如在湖中荡一会舟,藉此舒展筋骨,清醒神智,以便想出一个妥善之策,完成梅伯伯的遗命,同时,他久闻鬼漩涡的厉害,但到底是怎么样情形,却未亲眼目睹,那地方离此不远,何不前往一探?

  他是一个性情刚毅的人,想到就做,毫不畏惧任何困难,于是解缆开舟,往北荡去!

  经约两个时辰,已来到苏鲁交界处,进入人人畏惧的鬼漩涡水域!

  晓岚开始时,尚存戒心,祇在离岸百丈以外,缓缓荡去,不敢进入百丈范畴,后来见那人称鬼域的水面,平整如镜,微波不扬,更比湖心还要安静,心中暗笑,这些人疑神疑鬼,传言失实,心说道:“今日不虚此一行,总算把鬼漩涡秘密揭穿了!”

  双手操舟,缓缓朝东岸荡去,舟达鬼漩涡正中,离岸不过十丈,抬头一看天色,恰是日正当中。

  晓岚长长地吁了口气,轻轻自语道:“无论鬼漩涡如何厉害,离岸祇有十来丈远,慢说从水面上泅过去,就是打水底而行,亦可抵达岸上,有何可虑!”

  他想到得意处,情不自禁,敞声大笑!

  笑声尚未停歇,晓岚蓦觉身躯一震,登时被一股无穷大的潜力,摔出船外,落入水中。

  当他身刚落水的瞬间,纵目一瞥,但见骇浪滔天,声如雷鸣,那支小舟,已被巨浪卷到岸上,摔为粉碎。

  身落水面,还待挣扎时,已被那急旋之力,卷入水底,晓岚心刚说声:“不好!”

  蓦然感到足底一空,身体宛如陨星下泻,直坠下去,约三丈深,足底似乎有物相阻,但祇是微微接触,复又往下坠落,祇听头顶上,卡嚓一声,定已踏着实地。

  抬头上望,见头顶是个径丈大圆铁筒,铁筒边缘,紧贴岩壁,底部有汤碗大四根螺旋铁柱托住,以司升降,铁筒底部封闭严密,正中有三尺大一个孔洞,往内深陷,黑黝黝的,看不清内中情形,铁筒底部,离地三丈多高。

  存身的地方,是个五尺方圆平台,三面全是平滑如玉岩壁,祇有北面,有三尺宽一个通道,台阶十级,直达地面。

  东面是座透明晶壁,水底千奇百怪的水族,往来游行,历历如绘,西面有强烈光亮射出,照得当地,光明如昼。

  晓岚把眼前情形,概略打量一阵后,知人称鬼漩涡的,乃是顶上这支铁筒作怪,但这铁筒,离地达三丈五尺,以眼前功力,实难纵跃这么高,出困希望,甚为渺茫,情不自禁,急得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他自己宽解自己道:“事情到了这地步,悲哭何用?不如振作精神,将眼前环境探听清楚,徐图设法脱困,万一用尽了全力,也无法脱困,亦唯有听天由命了。”

  他仔细想了一会,深觉有理,于是擦干眼泪,振作起精神,缓步走下台阶。

  刚降落甬道地面,掉头往左一看,不由惊喜交集!

  这地方是个长方形的岩洞,高约五丈,宽有五丈,深达三十丈,除面湖一边,乃是透明水晶,被湖水辉映,成碧绿颜色外,其余连地面一并计算在内,全是乳白色水晶,通体晶莹如玉,无一些斧削痕迹,俨然是座天生水宫。

  壁间射出雪白的银光,照得阖洞通明,置身其间,宛如到了琉璃世界。

  左右两面晶壁上,刻着飞禽走兽,以及人物搏斗的图形,鬼斧神功,栩栩如生。

  鼻端闻得一阵清香,沁人心肺,自洞室中溢出,仔细往内打量,见尽头晶壁上,依稀刻着人物之形,地上似乎有翠绿影子闪动,地面疏落地,散置好几堆白色之物,因内中光度太强,互相照射下,反而无法辨识。

  晓岚拔出悬腰白虹剑,戒备着缓步前进,深入十余丈,把地上白色之物看清后,不禁骇了一大跳!

  原来这些白色之物,赫然是一堆堆的白骨,围着一个两丈宽六尺长的方形池塘四周,仔细一数,竟达九堆之多。

  晓岚目睹这些白骨,猛然省悟,原来他们全是和自己一样,被鬼漩涡卷来的人,祇不过时间相差,他们已成了白骨,而自己尚能苟延残喘罢了!

  忽又想起乃父李琦,六年前,和自己一样,遭到同样的命运,被鬼漩涡卷走失踪,莫非这九堆白骨中,就有爹爹在内?

  急忙加紧几步,赶到白骨前面,仔细谛视,见这些白骨,颜色与形状,都有很大的差异,有的成了淡黄色的化石,唯有正中一具,不仅完整无缺,骨骼间的关连,亦分毫无损,所以能认出是具人体骷髅。

  晓岚知这具骷髅,能够保持完整,其绝命时间,必较其余八堆白骨为迟。

  他记忆犹新,乃父遭难时间,距今刚满六年,从时间上判断,唯有这具成形骷髅,方可吻合,其余八堆白骨,已失原形,至少当在十年以上,否则决不致如此。

  忙走至骷髅跟前,倒身下拜,痛哭失声。

  不知过了多久,忽听轰隆一声巨响,自洞堂外面传来,把他骇了一跳,以为外面,又发生甚么事故,急忙赶出一看,但见适才存身处的平台上,被那个大铁筒罩住,铁筒与平台合为一体。

  晓岚见状,知来路出口已被封死,出路已断,因不知铁筒升降机关所在,除了发现奇迹,实在没有别法可想。

  但求生潜能驱使着他。心中不无万一想法,先走至那具骷髅面前,把梅伯伯的遗命说出,并恳求爹爹英灵保佑,使他找着出路,跟随张叔叔学成绝顶功夫,为天下苍生解除痛苦,重振天门声威,完遂爹爹与梅伯伯未竟事业。

  晓岚独自默祷一阵,觉得心里坦然多了,神智空灵,精神振奋,持着白虹剑,找遍全洞室,却不见一些孔洞与缝隙,脱困的幻想,完全是毁灭了!

  这时的晓岚,并不因幻想的毁灭而气馁,他好似被一股无穷力量驱使着,精神愈益振奋,加以水宫终古长明,无分昼夜,因此亦无时间观念,更没有出作入息的拘束,祇凭生理需要,而生饥渴疲劳的反应而已。

  晓岚放弃了搜索出口念头,独自在洞堂中慢步瞑想,他虽是年仅十二岁的小孩,但在求生的潜能驱使下,旦夕间,思惟与智慧成熟不少,他不断探索的结果,竟被他发现一线曙光,一片新的希望。

  他想:前面既然来了九个人,纵然因绝食而死,但在临死之前,一定和自己一样,竭尽他们的智慧与力量探讨生路,虽然最后因生路已绝而亡,但是,他们在这里停留的时间,最少当在一月以上,这一月中的经验阅历,比在外面所得,不知要珍贵多少倍,祇要发现他们留下的亲历记录,汇集他们的经验,多少可以得到一些启示,加上自己智慧的判断,与掌中吹毛过刃的宝剑相助,必能逃出死域,就便将这害人的玩意除掉,以免再有人重蹈覆辙!

  他欲证实这想法的可靠性,立刻开始动作,先以白虹宝剑,去拨弄那些已被化去的白骨。

  拨完八堆,连片纸只字,均未发现!

  最后,他祇得将白虹剑插回剑鞘,缓步走至那具完整的骷髅前,先告了罪,然后蹲下身去,小心翼翼把他移过一边,果然发现骷髅下,压着一块已变成淡黄颜色的白绢,因那白绢,是折叠起来的,是以祇有巴掌大小!

  他好似大旱乍遇云霓,几乎高兴得跳起来。

  他知晓这硕果仅存的白绢,乃是前人宝贵生命换来的珍贵记录,内中必定蕴藏玄机,那敢有丝毫疏忽。

  尽量把兴奋、激荡的心情平服下来,这才伸着颤抖的双手,慢慢把白绢摊开,用目一看,原来是幅前衣襟。

  上面隐隐约约,现出拇指般大的淡黄色斑点,似是字迹,但因年代久远,字迹褪色,如无上好眼力的人,留意谛视,实难看出。

  幸喜那幅衣襟,颜色虽然陈旧,但却未腐朽,故能随意取走,在光线强烈的地方观看。

  晓岚携着白绢,换了好几个地方,都觉得那光线,没有初来时那样明朗,绢上字迹,无法看清。

  腹中又感觉饥肠辘辘,急思饮食,祇得把白绢收藏怀内,走到池畔,捧水止渴。

  饮了好几口,才把肚中的饥渴,暂时制住,精力稍稍恢复,头脑亦转清凉。

  睁目朝池塘打量,见这池塘,水深四尺,澄清见底,四周及底部,亦是整块纯白水晶铸成,不见出入水道。

  最奇怪是:塘中竟种着两本玉莲,靠里一本,祇有一团酒杯大小须根,矗立水晶塘底上,有筷子粗一根玉茎,挺立根上,茎顶端,长着酒杯大一个翠绿芽苞,恰好透出水面!

  靠外一本,藕分三段,每段长达五尺,迳有尺许,通体晶莹如玉,隐泛银光,平放在水晶塘底上。

  三个藕节上,各生一根径寸白玉茎,两面白茎,高出水面三尺,顶端各长一片五尺方圆的莲叶,色作碧绿,青翠欲滴。

  正中白玉茎较短,仅仅露出水面,顶端生着一朵白玉莲花,大约尺许方圆,蓓蕾紧卷未开,清香阵阵,沁人心肺,不断从苞中溢出。

  晓岚乍见这大的莲藕花叶,心中喜极!爱极!非但未存毁损之念,反想如何将这奇花异卉永远保留?

  忽然感觉身体睏倦思睡,于是头枕池垠,沉沉入睡!

  一觉醒来,见洞堂中光线,较未睡前,强得多了,尤以晶壁那面光线为最,鼻端所闻清香,更为浓郁。

  晓岚瞥了池中一眼,见那朵奇大的白玉莲苞,业已蓓蕾乍放,外围莲瓣展开,祇剩当中几层未开了。

  晓岚急欲探看白绢上的字迹,无暇注意莲花的开放,匆匆走到前面晶壁下,取出白绢,凝神注目观看!

  约莫顿饭工夫,才将上面字迹看完,复把白绢小心收藏怀内,满面尽是高兴神色。

  原来这张白绢,正是他父亲圣手书生水上飘李琦困居这里三个月后,自知生路已绝,匆匆以鲜血写成,强调两面壁上的形象,乃万法一源秘奥,涵蕴正邪各家武术之精华,如照此勤习,祇须三年,便可傲视天下武林,唯我独尊。正面壁上,乃人身经穴,与佛道两门的坐功,因玄机奥妙,一时无法参悟,池中乃元磁精英所萃的天府玉莲,不仅一甲子方能结果的莲实,能益气轻身,补益真元,善解百毒,功能起死回生,并有化媸为妍之效,就是根部莲藕,亦是旷世奇珍,每吃一片,足抵十几日不馋,更具益气轻身,明目的功效。

  莲房结实后,应立即将房中七粒莲实,迅速取出,把当中较大一粒,连皮服下,可抵一甲子苦练之功,多余六粒,如以玉瓶贮藏,可救六人性命,但那莲实成熟时间甚短,如不当时取出,过了时限,就与莲房结为一体,成为一个坚逾百炼精钢的玉石。

  莲房因是元磁真气与灵石精英合成,成为白玉后,任何宝刀宝剑,难伤分毫,把它当兵刃,实是一支最妙的外门兵刃。

  最后说出,那玉莲妙用,还是昔年从道籍上获悉,祇惜自己福缘太浅,空入宝山,希后来的人,按留绢所示,好自为之,同时警告,这座水宫贝阙,建造不易,无论如何,不可将其毁去,祇要得到玉莲,在此居住十年,生命决可无虑,不过随时留意出口,一俟其上升时立可脱困,否则,不但使这灵景,遭受损害,亦辜负他的一番苦心。

  晓岚证实那具骷髅,就是他爹爹之后,心中固是痛苦万分,但他想到父亲白绢上所说的话,衡量一下轻重,觉得承继遗志,完遂先人未竟事业,更比这愚痴的悲痛有价值,于是低低默祷几句,立即纵到池畔。

  举目一看,果见那朵玉莲花,业已重台全展,莲房毕露,慌不迭伸手取出七颗莲实,把当中那粒胡桃大碧绿莲实,放入口中,连皮服下。

  莲实入口甘芬,清香满室,略为咀嚼,立刻融化,顺津直落丹田,全身舒畅已极!

  多余六粒莲实,忙把怀中盛丹药的玉瓶取出,空出玉瓶,将莲实盛入,恰将一个三寸高,迳寸大的羊脂玉瓶塞满。

  伸手一摸莲房时,已成了一朵尺许方圆,五寸径房的白玉莲花。

  手握玉茎,用力往上一拔,祇听卡嚓一声,玉茎脱离藕节,擎在手内。

  那朵玉莲刚脱离藕节,两片莲叶,登时生气全无,枯萎地倒在水面,晓岚顺手把它拔起,取下莲叶,覆盖在李琦的骷髅上。

  那根丈多长的莲藕,却是原样不变,躺在池底。

  晓岚拔出白虹剑,削了寸许长一段,放入口中,祇觉得这藕的味道,还此莲实可口。

  晓岚连服莲实、莲藕后,饥疲尽去,精力倍增,喜孜孜走至左右晶壁,仔细留心默记壁上的图形。

  左右晶壁上,共有三百六十幅飞禽走兽,人物互斗的图形,飞禽三十六幅,走兽一百幅,虫类二十四幅,人物二百幅,每幅的招术无一类同,而且各自为政,不相衔接,每练一图,如欲练下一图时,必须收招重练,否则不仅掣肘,而且还有回招自戮的危险。

  正面晶壁上,有十三个人像,除了开头两个立像,详细绘着人体正反两面,三百六十个大小穴道外,其余十一个俗、道、僧装束,以及男女都有,其姿式有坐、有卧、有仰、有俯、有正、有侧、有蹲、有跪,总之十一个人,有十一个姿式,没有一个相似。

  这十三幅人像后面,刻着两行拳头大汉书。

  一行写的是:“万法一源秘笈”。

  一行是:“东汉天竺僧重忧尊者刻”。

  晓岚见这些人像,既无招术可以摹拟,又得乃父说它玄机秘奥,难以悟透,因此祇把穴道默记熟习,其余十一幅人像,暂且抛过一边。

  自此以后,李晓岚就在这水宫中,按晶壁上的图形,勤习不辍,饥饿时,就用白虹剑削一片莲藕充饥,疲乏时,则以池塘垠为枕,就地而卧。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祇见池塘中的莲藕,逐渐缩短,到了最后,仅剩了两寸长一段,池底现出七个拇指粗的孔洞,清泉自孔中喷出,使水面上,激起涟漪,三百六十幅图形,早已记得滚瓜烂熟,无论是徒手,或执白虹剑,或用玉莲花所发招术,身眼步法,不差分毫,而且招术之变化,完全随心所欲意到力到。

  尤为难得的,竟将三百六十个图形,连成一气,起初感到相克的,如今却成了相辅相成,起初是相互关联的,反而变成了格格不入,无法使之相容。

  一天,晓岚用剑去挑那最后一段莲藕充饥,自己身体映到水面上,一见之下,使他大为惊异,连称奇怪不迭。

  原来他这时,已是一个长身玉立的翩翩美少年了,与昔日相较,判若两人,身上的衣服,业已褴褛不堪,露出一身凝脂似的肌肤,除了前胸下体部分,尚能保持完整外,差不多成了千疮百孔。

  如此突变,使他自己亦不敢相信,水中的翩翩美少年,就是他本人,那能不令他惊异呢?

  他在水宫中困居这多年,不仅武功突飞猛进,甚至连形貌,性情亦有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他养成了坚毅、沉静、谦恭、仁厚的性情,习惯喜静,用脑推理的能力,因此,促成了他今后对人处事的态度,以及明智果敢的选择,更关系他一生的事业至钜,他所以能冲破重重难关,完遂天门二老心愿,实非偶然。

  晓岚把那最后一段莲藕,拿在手上,习惯地仰卧池塘畔,目视顶上晶壁,口中慢慢地咀嚼,脑中还在不停地思考。

  他吃得很仔细,似乎涓滴的藕汁,细微的藕层,亦不愿让它轻易糟蹋,一口吃完后,还伸出舌头舐舐嘴唇。

  他想这是最后的食粮了,根据他这多年的经验所示,最多祇能维持到前面晶壁的十几次昏明不饥,过了这段时间,肚中仍要进食,方能保持充沛的精神与活力,否则身体的活力,就要逐渐减小。

  虽然在短期内,尚能勉强撑持,但到底是有限度的忍耐,终不能维持到无限的未来!

  他想到必要时,可把怀中六粒莲实取出充饥,也许能维持一段较长的时间,但这种举动,也不是根本办法,不仅使这旷世奇珍,平白地糟蹋,殊为可惜,而且为了一己的短暂生命,而放弃了救活六个人,实在不智,无论如何,不应该做这种自私自利的事,一定要做舍己利人的事,才配称侠义道人,方不傀是天门二老李琦的儿子。

  他暗暗警告自己道:“李晓岚呀!李晓岚,有益于自己,有损于他人的事,你千万不要去做啊!否则就不配做英雄,更不是天门二老的后代。”

  无论他在怎样想,但在他的心中,除了有一分忧虑的成份外,却没有丝毫悲观、失望、颓唐、沮丧的成份。

  他充满着信心,抱着坚强不拔的信念,这座水宫,决把他困不了,更不会步入那八堆白骨与爹爹的后尘,因为他的掌中,还握着一柄犀利无比的宝剑,以及他这多年来,在壁画上所学的那些绝顶功夫,最多把这座水宫毁去。

  最使他困扰的,万一水宫在短时间不开放,祇有逼迫他走上毁灭水宫之途,如此一来,固可把微山湖中的大害除去,但却违背了爹爹的遗训,更抹杀了重忧尊者缔造的艰辛。

  还有那壁上武林绝技,池中种的玉莲奇珍,爹爹的遗体,岂不因此要永沦湖底吗?

  他反覆思虑一阵,实在想不出一个妥当的方法,来处理他脱出水宫的问题,他祇有暂时放到一边,让脑筋略为休息一下,以便神智冷静下来!

  过了片刻工夫,他从今后如何行道救人,如何完成梅伯伯和爹爹交代的遗命上,忽然想到爹爹失踪的时间,与自己被鬼漩卷到这里,恰好是在同一天上,所差的是双方不过相距六年而已!

  又想起池中的玉莲,每甲子结实一次,自己来时,恰好结实,而先后来洞中的人,连自己计算在内,刚好十人,由此推演,足见这水宫的开放时间,每隔六年,一定自动开放一次,更从时间上,他还连想到专司这水宫门户升降的,乃是齿轮旋转结果,否则,不会如此正确。

  宫中虽是终古长明,但是那晶壁的昏明显示,他已理解到那是白昼与黑夜的象征,每段莲藕,能支持十几个昏明不饥,可见当在半月左右,从所吃莲藕的次数,他默算一下,已经有百四十多次了,恰好相当六年的岁月。

  他想到这里,面上浮出笑容,情不自禁道:“这下可熬出来了!”

  忽然又有一个念头,涌现他的脑中,如果水宫门户开放,是否把爹爹的遗体带出安葬,或仍留在这儿!

  这个问题,祇在他脑海中,略为闪得一闪,很快的就把它解决了!他决定暂时留在这里,以免穿越鬼漩涡时,被那么大的水力所毁损,他决定再度来时,准备好一切应用的东西,以便慎重入殓,这样才可稍尽人子之职,令老父安心。

  最后,他想到出困后应采取的步骤,第一当然是找张叔叔,安慰他的悬挂,然后讬张叔父买两套衣服换上。第二偕同张叔叔到三侠庄上,向三侠负荆请罪,至于以后的步骤,就是行道江湖,完遂梅伯伯与爹爹的心愿了,不过下一步的行止,还得依张叔叔的意旨而定,因为在这个世间上,祇有他这一个父执前辈,唯一亲人!

  晓岚想到这里,蓦听洞堂外面,传来轰隆、轰隆的响声。这是他困居水宫以来第一次听到的。

  他脑海里,祇是电光石火般转得一转,已经意味到这是怎么回事了,不由自主地纵身而起!

  这一纵,虽祇腰肢一挺,但整个身体,原样未动,却是脱弦之弩般,冲霄而上,如非应变机智,连续施展壁图上所学“烘云托月”“秋风落叶”招术,双掌平推出去,抵住顶壁,自动把真气卸去,飘身下坠,几乎与水宫顶端相碰。

  他做梦也未想到,轻功亦有这样深厚的造诣,那能不使他喜极发狂呢?

  他落地以后,很迅速把身上衣服整理一下,要带走的东西结束妥当,复向李琦骷髅拜了一拜,喃喃默祝几句,算是离开水宫的最后巡礼。

  这时,那轰隆、轰隆的声音,愈来愈急,宛如天鼓齐鸣!再也不容许他耽搁了!

  他连忙纵出水宫,赶到石级下面,用目注视!

  但见那支封闭出口的大圆铁筒,业已离开平台丈许高,支持圆筒的四根螺旋铁柱,旋转不息!

  平台最后一级石阶壁,有三个与石阶颜色相同,茶杯大小的圆球,不停在晃动。

  晓岚在宫中住了六年,竟未发现这三个圆球,是因那圆球太过精巧,颜色又和石阶一般,静止时,与右阶壁连为一体,看不出异兆,是以很难发现,此时如非圆球离位凸出阶壁,又在转动的话,亦不容易发现。

  晓岚知这三个圆球,就是启开水宫的枢纽,不禁心中好奇,欲探个究竟。

  于是伸手握住右面圆球,制止它转动,耳听哗啦一声,当中和左面两个圆球,登时停止旋转,并不住往阶壁间退缩,那支持圆筒的螺旋柱,则由右旋改为左转,圆筒亦由上升改为下降。

  就在晓岚略为制止右面圆球的瞬间,那支圆筒,业已下降尺许,晓岚已知右面圆球,乃专司下降的,立刻松手,圆球立刻恢复适才情况。

  晓风伸手握住左面圆球,情形却与右面相反,铁筒上升到原来位置。

  握紧中央球时,情形却左右相反,左右两个圆球,仍然旋转不休,四根螺旋支柱与那支大铁筒,则停止不动,既不上升,亦不下降,成了静止状态。

  晓岚经三次试探之后,懵然憬悟水宫入口的玄机,原来左面圆球,专司上升,右面圆球专司下降,中央圆球则是个固定枢纽,非到一定时限,方才发生作用,而与升降两个枢纽,发生关联。

  晓岚得到水宫门户启闭的秘密后,不禁喜极发狂,情不自禁,手舞足蹈起来。

  半晌,他自言自语道:“如能找到由外入内的机关,岂不是能够自由出入吗?既能自由出入,这座水宫贝阙,当然属于我的了!”

  他开始寻找由外入内的机关,但毕竟是失望了,找遍了平台的每一个角落,始终未能发现。

  那支铁筒,此时已上升到了顶点,离平台三丈五尺高,停止下来,四根螺旋柱,也再不旋转了!

  忙提气轻身,纵入铁筒中央的孔洞,因当中黑暗,看不清内中事物,用手往上一推,却是纹风不动,祇得用手摸索底部边缘,这才发觉那入口孔洞,乃是往下开的。

  手指扣着活门边缘,轻轻往下一扯,果然应手而开,登时天光与水滴,从头顶上射来!

  同时,并听到声如雷鸣的鬼漩怒啸,令人惊心动魄。

  晓岚知上面水力奇猛,必须用足全力,冲越鬼漩纵身空中,然后飞越十来丈宽的湖水,才能抵达岸上。

  在他的记忆中,来时面向南方,湖岸是在左侧,这时出去,面向北方,湖岸应该是右侧了!

  他把方位想好,双掌紧贴铁壁,两足尖抵住壁上,朝活门上猱升,越过活门,足尖踏在活门限上,运足全身功力,倏然凌空拔起,突破鬼漩的漩涡,纵身空中约十丈高。

  身刚纵起,尚未看清湖岸落足处时,耳中似乎听到人声喧嚷惊叫!

  但因时间仓促,水声太大,无形间把人声压低,无法听清楚那喧嚷惊叫的声音到底因何而发!

  


 

 
分享到:
我在红尘,而君在天涯,何时共眠
揭秘慈禧痛恨珍妃的五大隐情
用身体为儿子选老婆的荒淫皇帝
岳飞生命中的五大耻辱记录
李耳(老子)的传说
19 恣蚊饱血    吴猛,  晋朝濮阳人,八岁时就懂得孝敬父母。家里贫穷,没有蚊帐,蚊虫叮咬使父亲不能安睡。每到夏夜,吴猛总是赤身坐在父亲床前,任蚊虫叮咬而不驱赶,担心蚊虫离开自己去叮咬父亲
中国史上死得最冤的五大功臣
傻瓜汉斯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