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湖海飞鹰 >> 第二十三章 娇俏玲珑俏珠儿

第二十三章 娇俏玲珑俏珠儿

时间:2014/5/10 8:56:56  点击:2439 次
  暴叱声中,只见护龙韦陀宫天弼,左脚向后轻移,仰身吸腹,让过千金花子邵老三的打狗棒,同时双肩一晃,人已斜飞丈外。

  千金花子邵老三那凌厉无匹、世所罕见的一招两式,竟然全部落空。

  千金花子邵老三不由心神一凛,怔立当场。

  护龙韦陀宫天弼双脚轻,一点地,人已凌空而起,左指右掌,快拟电闪,瞬间攻出三招,直取千金花子邵老三“玄机”、“将台”、“气门”三大要穴。

  千金花子邵老三一惊,躬身疾退,手中打狗棒横抡,一招“铁索横江”,劲猛势威,带起一阵狂犬,拦腰横扫向护龙韦陀宫天弼。

  护龙韦陀宫天弼一声冷笑,躬身吸腹,打狗棒已掠胸扫过,随势转身,踏“中宫”,欺身直进,翻腕疾吐,快如电奔,直向千金花子邵老三胸前抓去。

  千金花子邵老三应变不谓不快,一见打狗棒扫空,立即随着棒势横飞丈外。

  饶是千金花子邵老三闪避得快,“嗤”的一声轻响,胸前百结鹑衣,已被护龙韦陀宫天弼撕落一大片。

  千金花子邵老三,行道江湖数十年,何曾受过如此羞辱,不禁怒火中烧,死鱼眼一翻,怒容涌现,一声断喝,丐帮镇帮绝学一百零八招打狗棒法,业已展出。

  但见棒影如山,狂犬暴卷,刹那间,已将护龙韦陀宫天弼,圈入棒影杖风之中。

  千金花子邵老三打狗棒法,威力奇大,片刻之间,已将护龙韦陀宫天弼罩入如山棒影中,似已稳操胜券,果然不愧独步武林,丐帮镇帮绝学。

  千金花子邵老三正在沾沾自喜时,蓦然,一声暴喝,护龙韦陀宫天弼已从那排山倒海棒影中,跃身而出,人影闪处,快如闪电,已从千金花子邵老三头顶疾掠而过。

  千金花子邵老三心神一凛,飞身前窜,同时,打狗棒疾若电光石火,直向脑后反击而去。

  护龙韦陀宫天弼凌空倒翻,其快如风,人影闪处,已至千金花子邵老三身后,右臂一探,五指箕张,已将打狗棒攫入手中,左掌一翻一吐,直向千金花子邵老三背心印去。

  千金花子邵老三还击无力,欲避不能,一声轻叹,闭目等死。

  护龙韦陀宫天弼冷冷一笑,沉声喝道:“邵老三,明年此时,就是你的周年忌日!哈哈哈……”

  长笑声中,护龙韦陀宫天弼左掌掌心,已印在千金花子邵老三背心上,只要他内力一吐,千金花子邵老三将被震得五脏离位,吐血而亡。

  蓦地——

  一声娇叱,由远而近。

  一缕指风,挟着“嘶嘶”破空之声,疾若流星赶月,直向护龙韦陀宫天弼脑后袭至。

  护龙韦陀宫天弼正在得意之时,突觉脑后一麻,一股凉意直透心底,神色倏变,止笑收掌,再也顾不得伤人,身形斜仰,一个懒驴打滚儿,连翻带滚,直到丈外,始行停住。

  闭目等死的千金花子邵老三,见久无动静,飞出体外的灵魂,又重行归窍,缓缓睁开一双死鱼眼,回身望去,突然一怔,脸上现出一抹笑容。

  再看那衣着讲究,极爱漂亮的大内神卫长——护龙韦陀宫天弼,竟然浑身污垢,灰头土脸,从地上一跃而起,泼口大骂道:“妈巴憋犊子……”

  突然传来一声娇叱,沉声喝道:“大胆!”

  香风过处,一个丰姿绰约、气质高华、艳丽如神的旗装少女,已飞落在护龙韦陀宫天弼身前。

  护龙韦陀宫天弼猛一抬头,禁不住打了个冷战,眼内凶光尽敛,伏地不敢仰,轻轻说道:“凤郡主?你……”

  凤英黛眉一扬,面罩寒霜,冷冷说道:“不错,是我!宫天弼,你不是要见我吗?”

  护龙韦陀宫天弼抬头回话,低声说道:“凤郡主……是……”

  凤英杏目圆睁,精光一闪,宛若两把利刃,直向护龙韦陀宫天弼刺去。

  护龙韦陀宫天弼浑身一颤,低头伏地,不敢言语。

  千金花子看在眼里,乐在心里,轻声骂道:“王八羔子,你刚才的威风哪儿去了?”

  凤英怒容满面,沉声说道:“宫天弼,亏你还记得我是凤郡主,我有名有姓,有家有业,见我还不简单,就是满朝文武,又有谁敢说不见你神卫长宫大人啊!”

  护龙韦陀宫天弼连连点首,口称不敢。

  凤英一声冷哼,继续说道:“不敢?你为了追寻我的下落,去逼问一个要饭的老花子,已是大不应该,哈!想不到你居然敢在北京城内,任意杀人,宫大人,你好大的威风啊!”

  护龙韦陀宫天弼五体投地,哀求说道:“奴才不敢……”

  凤英一声冷笑,娇叱道:“我说宫大人,阁下什么时候变成奴才了?哼!我可担当不起,说!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权力?”

  护龙韦陀宫天弼默默无语,叩首不止。

  凤英冷冷说道:“不说是吧?好,那我去问皇上……”

  凤英扭头就走。

  护龙韦陀宫天弼起身抢在凤英前面,“咚”的一声,跪倒在地,颤声说道:“请郡主饶过奴才这一次吧!郡主大恩大德,奴才永不相忘……”

  凤英仰首望天,良久,始正容说道:“好,我就饶过你这一次,宫天弼,起来回话。”

  护龙韦陀宫天弼叩首谢恩,起身恭立一旁,低头轻声说道:“谢凤郡主。”

  凤英展颜笑道:“看你吓成这个样子,说吧!你急着要见我,有什么要紧事儿?”

  护龙韦陀宫天弼躬身说道:“皇后懿旨,宣郡主明晨进宫,伴皇后懿驾至妙峰山,拈香还愿……”

  凤英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护龙韦陀宫天弼躬身告退,走了两步,又回过身来。

  凤英含笑说道:“还有事吗?”

  护龙韦陀宫天弼近前低声说道:“听说皇上作主,替郡主汀下了一门亲事。”

  凤英一怔,轻轻“嗯”了一声,良久,始低声说道:“对方是谁?你知道吗?”

  护龙韦陀宫天弼摇头说道:“这……这奴才就不大清楚了,听说为了这件事,皇后曾经和皇上争执过……”

  凤英有些心乱,默然无语。

  护龙韦陀宫天弼继续说道:“不过,从皇后和多朋亲王神情上可以看出,他们似乎对这门亲事,并不满意。”

  凤英接口问道:“你见过我爹了?”

  护龙韦陀宫天弼点头说道:“皇后和多朋亲王再三关照奴才,务必要明晨日出之前,找到郡主,所以……”

  凤英歉然说道:“宫天弼,适才是我错怪了你,你这份人情,我会加倍还给你,你头上的顶子也该换换了……”

  护龙韦陀宫天弼欣喜若狂,恭声说道:“谢郡主提拔,宫天弼定当感恩图报……”

  凤英轻轻一笑,回身对千金花子邵老三说道:“老花子,你过来……”

  千金花子邵老三轻七纵身,已至凤英身前,双手一拱,朗声说道:“老花子见过凤郡主。”

  凤英低声说道:“今日之事,你知,我知,他知,如若走露半点风声,唯你老花子是问。”

  千金花子邵三一怔,死鱼眼一翻,已了解凤英用意,感激的说道:“凤郡主尽管放心,今日之事,我邵老三如若走露半点风声,定遭天谴,尸骨不全!”

  凤英见千金花子邵老三,能够领会自己心意,亦颇为高兴,含笑说道:“老花子言重了!”

  护龙韦陀宫天弼身为大内神卫长,官职虽不显赫,但却深受当今圣上信任,满朝文武,谁不让他三分,你道他为何在凤郡主面前,威风尽去,矮了半截呢?

  原来她是河西最高统帅定远将军多隆阿的胞妹,京内军机处大臣多朋亲王的郡主。

  她父兄手握兵符,执掌大清军权,不要说是小小护龙韦陀宫天弼,就是那权倾当朝的敖相国,亦不敢不对多朋亲王父子有所顾忌。

  而凤英本人,不但人品出众,技压群雄,且深受当今圣上和皇后喜爱,呵护备至,视同己出。

  护龙韦陀宫天弼久历江湖,阅人无算,身居大内,年深日久,见多识广,他正在发愁,今日之事,一旦被张扬出去,自己情何以堪?

  护龙韦陀宫天弼深知凤英为人,绝不会将今日之事,张扬泄漏,而千金花子邵老三,可就难说了。

  他本想伺机将千金花子邵老三杀之灭口,但一想到丐帮耳目众多,门人弟子遍天下,且不乏能人异士,一旦招惹上了,将如恶鬼缠身,永无休止。

  护龙韦陀正在为难之际,凤英已出面挑明此事,而千金花子邵老三亦当众立下重誓,心中一喜,哈哈大笑,故做大方的说道:“凤郡主吩咐,谁敢不从……”

  护龙韦陀说着,一拍千金花子邵老三肩膀,亲热的继续说道:“邵老三,江湖中人最重言诺,我宫天弼也算是半个江湖人,今日之事,不管谁是谁非,到此为止,来日相见,我们还是朋友。”

  千金花子邵老三躬身笑道:“宫大人快人快语,邵老三这里谢过。”

  凤英高兴的说道:“二位能尽弃前嫌,握手言欢,实在让我高兴,宫大人有事,尽管请便,我回去换换衣服,随后就进宫去参见皇后娘娘。”

  护龙韦陀宫天弼闻言,忙行礼告退,轻一纵身,已去得无影无踪。

  千金花子邵老三见护龙韦陀宫天弼业已远去,“噗嗤”一笑,拇指一竖,称赞的说道:“凤郡主,老花子可真服了你,三言两语,就把满朝文武畏之如虎的宫天弼,给制得服服贴贴,最后,你一句话又把他给扣住,化解了我丐帮的危机,否则,丐帮往后还能在北京城混啊?”

  凤英轻轻笑道:“老前辈,您也不赖呀!”

  千金花子邵老三一怔,说道:“我……”

  凤英继续说道:“是啊!您适时发下重誓,宫天弼没辙,只好跟您言归于好了,关我什么事儿?”

  千金花子邵老三暗喊一声“惭愧”,轻轻一叹道:“唉!这是打鸭子上架——没辙。说起来真丢人,如凤英郡主若是晚来半步,这会儿,我老花子恐怕早就进了鬼门关了!”

  凤英嘴角一动,想说什么,但没说出口。

  千金花子邵老三满脸疑云,不解的说道:“凤郡主,你怎会找到北城根儿来了?”

  凤英含笑道:“石九令回去跟老前辈说,宫天弼约您日落前,在北城根儿见
 

 
分享到:
乐观改变人生
05 芦衣顺母  闵损,字子骞,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弟子,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渊并称。孔子曾赞扬他说:“孝哉,闵子骞!”《论语·先进》。他生母早死,父亲娶了后妻,又生了两个儿子。继母经常虐待他,冬天,两个弟弟穿着用棉花做的冬衣,却给他穿用芦花做的“棉衣”。一天,父亲出门,闵损牵车时因寒冷打颤,将绳子掉落地上,遭到父亲的斥责和鞭打,芦花随着打破的衣缝飞了出来,父亲方知闵损受到虐待。父亲返回家,要休逐后妻。闵损跪求父亲饶恕继母,说:“留下母亲只是我一个人受冷,休了母亲三个孩子都要挨冻。”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3
魏忠贤
三字经84
三字经74
弟子规
二、李师师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