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璇玑飘渺步 >> 第二十六章 追捕金芒 恶魔乘虚害群英 陷进蛇堡 小侠大意陷铁牢

第二十六章 追捕金芒 恶魔乘虚害群英 陷进蛇堡 小侠大意陷铁牢

时间:2014/5/9 22:47:35  点击:1950 次
  这时,正好是黎明即将到临之前,那一段最黑暗的时光,厅里虽然点得有灯,也因油尽将灭,光线显得黯淡多了!在这种情形之下,突然出现这么彷佛鬼魅似的人形怪物,胆子再大的人,也忍不住心里发毛。何况,那团人形怪物,还彷佛是寒冰做的一样,自他出现以后,厅里的气温,也跟着突然变得不知冷了多少倍呢?因此,大家几乎没有一个不发抖的,胆子小的人,更吓得几乎昏倒了过去!就是胆子大的,也像梦魇一样的,想叫叫不出声音来!

  好半天,还是烈火飞龙鼓足了勇气,望着那团人形怪影喝问道:“嗨!你究竟是人还是鬼呀!”

  哩……哩……哩……哩……哩哩……

  人形怪影未说先笑,那笑声冷得没有半点感情,直听得人头皮感到发炸。笑声一顿之后,方始听到一阵阴森森地语音,从那人形怪影的头部位置,传了出来“嘿嘿!你们说我是人可以,说我是鬼也未尝不可!因为,我是来给你们勾魂的!”

  哩……哩哩……

  说完,白影已经摇摇幌幌地向大家的身前,迫了过来。

  这时,大家再笨,也已经想到这人影怪物,是什么东西了!

  因此,烈火飞龙首先骇然往后退了一步喊道:“你是幻影教的!刚才就是……”

  人形怪影阴阴地说:“不错,我就是刚才来的少教主,嘿嘿,想不到有心栽花花不发,刚才我用练儿没有把那小鬼引开,反儿挨了他一下重的,现在却让手法把他给引走了,活该我要得手,嘿嘿嘿嘿?”

  烈火飞龙等人一听他这样说,已经知道他是人而不是鬼了,只不过练有一身古怪的功夫而已,不禁心胆立壮,不约而同地喊道:“说得好轻松,想勾我们的魂,没有那么容易!”

  大家的心思,几乎是同一个想法,那就是先下手为强,彼此喊声一起,几乎都提足真力,呼的一声,掌影齐翻地都向那人形怪影的身上,狠狠地劈了过去!呼噜噜……

  当拿风一起的时候,空气中竟然发出一阵剧烈的激荡声!力量之大,可想而知…人形怪影虽然练有奇功,也不敢轻璎其锋,见状身形往上一拔,同时厉吼道:“哼你们居然还敢反抗,那就死的更快了!”身形一起之后,早已横飘而进,当大家的掌风,呼噜一声,撞到他原来的位置时,人形怪影,已经从上中飞临到了大家的头顶!吼声一顿,大家只感到一股极冷的寒风,已经由上而下,压了过来,那份快捷,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想像得到的!

  总算烈火飞龙夫妇与苗疆公主,飞虎老人,妙手悟空这五个高手的经验比较丰富,人影一失,立即知道不好,马上凭推测不约而同地赶紧举掌上扬,不管有没有人从这儿突挈,先劈了上去再讲!

  这一着,可真算让他们给料中了,掌力一吐之际,即已与上空急压而下的寒风,碰个正着。于是,大家只听得。

  哗啦啦轰隆隆

  两种不同的巨大声响,几乎不分先后地从他们对面和头顶之上,震荡起来!那稍前的声音,是因为大家的掌力陡然落空,一个收势,把厅内所摆的桌椅、挈得四分五裂,向地面倒下来时所发生的。

  稍后的轰隆闷响,则是五位高手的掌力,与那人形怪影所发的寒风急撞之下,所构成的!

  他们这五个人的功力加在一起,就当今知名的那些绝顶高手来讲,除了一圣双强几位失踪的人物不算以外,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接得下来。

  然而,那人形怪影,在他们这一记硬接的情形下只不过震得飞升两三丈高,又若无其事的飘将下来!可是,他们五个人的手臀全都震得酸软无力,几乎抬不起来,脚底下的方砖地面,更给他们踩得陷落下去四五寸深,碎得几乎成了沙子。

  更糟的是那些没有来得及出掌相抗的,在那寒风余波一扫之下,全都脸色苍白,牙齿发抖地往地面颓顿地倒了下去,就像是跌进了寒冰地狱受刑一般,冻得连说话的声音,都发不出来。这时,那位上飘的人形怪影,竟然还像感到意外似的说道:“咦倒看不出你们五个人,还能挡得住我十成真力的一记“寒魂掌”,哼!本少教主就破例给你们再加一成功力,看看你们是不还有本事挡得住!”

  语音一起,人形怪物已经急飘而下,距离大家的头顶,还有四五尺高,一股凛烈的寒风,即已使得大家连呼吸都感到有点窒息起来。

  这时,别说其他的人,早已冻得不能动弹,就是烈火飞龙这五位功力很高的主脑人物,在早先那一掌硬挡之下,手臀酸软的感觉还没有完全复原,也同样无力出掌相抗,何况,人形怪影这一掌之下,又加了一成真力呢?

  这一来,大家不禁吓得心胆俱裂,昂首望着那团急降而下的人形怪影,骇然地惊叫道:

  “啊!完了!”

  叫声一起,只好将眼一闭,等待恶运的降临!

  眼看刹那之间,就要全部丧生在那人形怪影的“寒魂掌”之时,却听得那人形怪影惊噫一声说道:“咦好漂亮的美人儿,我差点辣手摧花,白白给糟塌了这一件上苍的杰作!

  岂不太可惜啦!”

  惊噫之声一起,大家顿感呼吸一畅!却感到身上一麻,登时被那人形怪影,换用点穴的手法,点得倒了下去!

  这一来,大家的生命固然是保住了,可是:心里的感觉,却比死在对方的掌下,还要来得难过。

  尤其是寒泉玉凤与苗疆公主两人,更已急得花容失色,忍不住破口大骂道:“臭贼,你还是把我们杀了吧!”

  那团人形怪影,此时已经落了下来,闻言不禁发出一阵邪恶的笑声道:“嘻唱!其余的人,不用说,本少教主自然会超度他们,你们两个吗?本少教主可有点舍不得呢?”

  说完,两手处空一招,竟然将苗疆公主两人的身体,吸得离地飞起,向着他的身前投来!”

  寒泉玉凤与苗疆公主两人,不禁颤声急叫地喊道:“臭贼!你……你……你想干甚么!”

  人形怪影在她们的身体到达自己的面前时,连忙将手一托,将两人的身体,轻轻托住往身后一放,然后邪笑地说道:“美人儿,别急,少教主现在还没有空来和你们亲近,等我把他们收拾了以后,再带你们回去好好地亲热亲热吧!”

  将人放下以后,顺手在她们的脸上,摸了一把!

  苗疆公主与寒泉玉凤不禁气得急怒攻心,登时脑子嗡的一声,双双晕死过去!人形怪影见状,不禁阴笑一声道:“哼!看样子,性子还蛮烈的呢?本少教主回去以后,非叫你们乖乖地听从摆布不可,晕过去正好,省鬼叫鬼喊地惊动那小鬼!如果让他发现中计,赶了回来,可就麻烦了!”

  说完,马上转过身来,朝着其余那些人的面前走去说道:“就凭你们这批脓包,居然敢和本少教主相抗,那还不是活得不耐烦了,统统给我往枉死城去报到吧!”话音一起,已经发出一股凛烈的寒风,朝着躺倒地面的人身上卷了过去!然而当那寒风一起的时候,在众人身后,那扇通向厨房的后门之内,突然听到。一声惶急的怪叫,从内急传而出。

  紧接着一道黑影,比电还快地从门内急射而去,飞越众人的上空,向着他的身前冲撞过来!

  人形怪影一瞥之下,发现那是一只似狗非狗的东西,不禁毫不在乎地喊道:“好畜生,人都不是本少教主的对手,就凭你也敢发起威来,那还得了,本少教主就先毙了你,再收拾你的那些主人,也是一样!”

  喊声一起,那股寒风,已经倏地一转,朝着那只神兽的身上,卷了过去!双方的速度,都快得令人无法想像!

  烈火飞龙等人,虽然穴道被点,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神志却仍旧保持清醒,当发现神兽的影子,从身上飞越而过的时候,就听到:

  劈拍!

  一记彷佛两片木板,互相拍击而发的声响,从那人形怪影与自已这些人的中间位置,传了过来!

  紧接着。

  咕啦呱神兽在一阵高吭的厉啸下,倒挫而顿地翻了一个筋斗,咚的一声摔落地面,好半天还爬不起来。

  那团人形怪影,也在一阵蹬蹬蹬的脚跟顿地声下,恍恍忽忽地退出一两丈远!方始停止不动,显见也没有讨到多少便宜!

  人形怪影停下以后,发出一阵惊诧的声音叫道:“咦想不到你这头畜生,居然比人还强,竟然能够禁受得起本少教主的一记“寒魂掌”,还几乎把本少教主给震伤了,哼!本少教主就不相信你能阻得住我的行动,今天非把你们收拾了再走不可!话声一落,形影一幌,又准备向大家的身前,飘了过来!

  这时,神兽虽然已从地面挣扎着爬了起来,神态却显得委顿非凡,看样子是再也没有能力阻住他的行凶了!

  烈火飞龙等人:心头一沉,认为这一次,恐怕再也没有办法,可以逃脱这恶魔的毒手了!

  究竟吉人自有天相。

  就在这干钧一发的当儿,厅外天际之上突然听到!

  咕—!

  一声大家全都极感熟悉的长鸣,从远而近,急传而至!

  烈火飞龙等人,闻声不禁精神大震,几乎用尽全身的力量,向外高声叫道:“天赐!快来!”

  人形怪影不禁形影一顿,似乎感到非常意外地一惊道:“甚么?那小鬼难道连“食目金虻”,都能制服不成!怎会回来得这么快呢?他奶奶的,就是他回来也来不及了,本少教主先毙了你们再说!”

  惊噫声中,人形怪影早已双手一挥,云时,寒风大作,呼隆隆地朝着大家的身上卷去!

  其出手之快,已经到了极限,显见想抢在罗天赐到达之前,将大家弄死!然而他快!罗天赐回来的速度,竟比他所想像的还要快!

  当那寒风一起之时,金鹧的鸣声,已经到达窗前。

  紧接着,”大家只听得罗天赐的声音,愤怒无比地狂吼道:“好魔崽子!你敢!”吼声一起,一阵温和的柔风,已从窗外急吹而至。

  乎—轰

  大家还没有来得及去想那是怎么回事,一阵空气排荡挤兑与震撼的响声,已经在厅内传布开来!

  响声之大,只震得大家的耳朵里,发出一片嗡嗡之声,几乎连耳膜都给震破了!紧接着:

  哗啦啦

  整个屋顶,就像碰到一阵戏烈的龙卷风似的,猛然往上一掀,然后分裂开来,连同四周的墙壁!往外急倒下去!

  云时,尘露弥天,灰沙四溅,几乎使得人看不清楚四周的事物!

  幸亏力量是由屋里向外震散的,大家躺在地面,无法乱走,反倒没有受到任何砖石的伤害!

  不过,每个人的脸色,却全都吓得变了颜色!

  在房屋的倒场声中,人形怪影似乎已经受到重创!倏地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号,早已趁着灰沙障眼的当儿,电闪也似地往山下逃去!

  声音一顿之间,已经不知到达多少里以外去了!

  这时,大家方始发现罗天赐,不知在甚么时候,已经落到地面,很焦急地望着大家问道:

  “你……你们怎么啦!”

  烈火飞龙首先将神定下来,马上答道:“天赐,我们几个大概没有甚么关系,只不过穴道被点,动弹不得罢了!其余的人,可能已经中了那贼子的掌风寒毒!”罗天赐连忙走过去,替他们将穴道解开!

  这时,他忽然发现寒泉玉凤与苗疆公主两人,并没有在他们之中,不禁感到有点奇怪地问道:“咦姑姑她们呢?”

  烈火飞龙穴道被解,站了起来,将眼睛朝着罗天赐身后一看,登时脸色大变,惶急地喊道:“不好!他们还是让那恶贼给掳走了!糟糕,这可怎么办呢!”

  罗天赐惊问道:“怎么回事!”

  妙手悟空与飞虎老人两人,这时也已从地面爬了起来,连忙将事情的经过,简要地向他说了一遍!

  罗天赐一听之下,不禁恨恨地将脚一跺说:“唉!我怎么没有注意呢?都是我不好!不该去追捕那只“食目金虻”,否则!就不会有这件事发生了!唉!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说着,不禁自责自怨地用手槌着脑袋!

  飞虎老人见状,不禁望了他一眼说:“孩子!现在后悔也没用,还是想办法把人救回来吧!”

  罗天赐急道:“叔叔说的是,侄儿马上就去追,说甚么也得把她们给救回来!”烈火飞龙马上接口道:“对!我们马上就去追吧!”

  飞虎老人却摇了摇头说:“现在去追!.已经晚了,你们能够知道那贼子已经逃到那儿去了吗?”

  烈火飞龙一楞,登时感到六神无主地说:“这!这!这……可怎么办呢?”

  罗天赐想了想说:“没有关系,呱呱的鼻子最灵,一定可以将他们找到!”飞虎老人冷静地说:“不行,呱呱刚才为了救护我们,恐怕伤得不轻,何况……”

  烈火飞龙的眉头,本来已经舒展开来,听了此话,登时神色一黯,恢复沉静地说道:

  “不错,就是呱呱没有受伤,我们也不能丢下这么多受伤的人不管,天赐!救人的事,等下再谈吧!你还先替大家核查一下伤势要紧!”

  罗天赐这时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感到心头一凛地说:“就他们一再侵扰的情形看来,他们对于这个地方,很像势在必得,假如我们追人去了,他们再来一个趁虚而入,岂不糟透了吗?”

  飞虎老人点头说:“所以我说急不得呀!现在还是把大家的伤毒,先治好再说!罗天赐沉重地说:“是!”

  当他替大家的伤毒,检查一遍以后,不禁眉头深锁地说:“好歹毒的功夫!竟然把人都毒僵了!”

  飞虎老人不禁心头一紧道:“不要紧吧!”

  罗天赐说:“幸亏我在地底洞府,练了不少“护心保命丹”,虽然解不了他们所中的毒,保住性命,暂时不发生变化,大概还不会有甚么问题!”

  妙手悟空问道:“难道金鹧也不能将他们的毒吸清!”

  罗天赐说:“寒毒其实不能算毒,否则,就好办了!”

  飞虎老人耽心地问:“没有别的办法了?”

  罗天赐说:“有是有,只要能弄清他们所中寒毒的性质,就有办法可想了!”

  飞虎老人道:“弄得清楚吗!”

  罗天赐说:“如果有时间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烈火飞龙紧张地问道:“要多久?”

  罗天赐想了一想说:“最少也得三天!”

  烈火飞龙不禁大感焦急地说:“要这么久!”

  大家自然明白他焦急的原因,也不禁把眉头皱了起来,感到非常发愁!

  半晌以后,妙手悟空突然开口说:“对了!我有办法!”

  大家不禁全都转头望着他,好像有点不太相信地说:“甚么!你有办法!”

  妙手悟空笑了一笑说:“难道那家伙自已身上没有解药吗?”

  罗天赐一点即透,不禁拍了一下脑袋说:“对呀!只要能把那小贼追到,不但可以将人救回来,解药也用不着伤脑筋,不错,只有这办法!”

  烈火飞龙登时脸色一舒道:“真笨,怎么想不到这一点,事不宜迟,我们快点走巴!”

  飞虎老人想了想说:“呱呱的伤,不知道要不要紧!否则,这倒是一个比较妥当的办法!”

  罗天赐这时早已走到呱呱的身边,替它检查了一下,马上答道:“奇怪!呱呱倒没有中毒,只不过受了一点内伤罢了!”

  烈火飞龙不禁心头一沉:“这么说,它不能带路了!”

  罗天赐说:“只要没有中毒,一点内伤,马上可以治好,姑父不要耽心!”

  烈火飞龙这才嘘了一口气说:“那就好了!”

  罗天赐这时已经从包袱里取了两只玉瓶出来,把一只瓶递给他说:“姑父!请你与叔叔孙老帮忙,分别给大家喂上一颗“护心保命丹”,好让我快点将呱呱的伤治好。”

  烈火飞龙将玉瓶接到手里,马上与飞虎老人,妙手悟空三人,一齐动手,开始给大家喂药。

  罗天赐这才从手里的玉瓶,倒出三粒治伤的药来,喂给呱呱吃下,然后又用自已的真力,替它将药力引开!

  呱呱的体质比人要强得多,因此,当烈火飞龙三人将药给大家喂完的时候,它也呱的一声从地面曜了起来,恢复了以往的神骏!

  烈火飞龙把剩下的药交回给罗天赐以后,马上问道:“天赐!我们可以走了吧!罗天赐一面将药放回包袱,一面说道:“姑父,追人夺药的事,我看还是由我一个人去办,比较好点!你与叔叔孙老,还是留在这儿,照显大家的伤势吧!”

  烈火飞龙怔了一怔说:“这倒不用耽心,我可以请孙老通知毒龙峒一声,请岑明忠长老派一些人来就是了!否则,就是我们全留下来,也照顾不过来呀!”

  罗天赐说:“我耽心的,不是这件事,因为他们服下“护心保命丹”以后,不要多久,就可以行动自如了!只不过在寒毒未解以前,无法与人动手罢了!万一幻影教的人,又来偷挈岂不糟透了!”

  烈火飞龙呆了一呆说:“那!那!那就留下我们三个,也没有用呀!”

  罗天赐胸有成竹地说:“这事我已经想到了,所以准备留下几个阵固在这儿,只要把它们布置好,再配上姑父的火药暗器,再强的敌人,只要你们守在阵中,就不怕他们来了!”

  烈火飞龙听他这样一说,方使不再反对地说道:“那你自己可要小心一点啊!阵图呢,在那儿呀!”

  罗天赐说:“姑父去找纸笔来,我马上就书!”

  烈火飞龙闻一言,很快将纸笔找出来!罗天赐跟着默察地形,根据“龙潭隐阙”所学,一连画了三张阵图,同时布置运用通行的要领,一一注明,然后交给烈火飞龙等人说道:

  “最好能把青龙峒的岑老前辈,也请过来,以他们所擅长的毒蛊,配上姑父的火器,在这三层布置下,协同防守,就是幻影教倾巢来犯,也万无:失了,你们把图看看,还有甚么问题没有,没有问题的话,我就可以走了!”

  烈火飞龙三人将阵图看了一遍,由于罗天赐的注记,非常明白,没有半点含混不清的地方,因此看完以后,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说:“没有问题了,你走吧!自已要小心啊!”

  罗天赐点了点头,马上把神兽肭龙叫到面前,将寒泉玉凤两人穿过的衣服,交给它闻了一闻说道:“呱呱,帮我去找她们,知道吗?”

  神兽将头一点,呱的应了一声,立即朝着山下,飞窜而夫!

  罗天赐向大家道了一声再见,同时一声长啸,向金鹧打了一个招呼说道:“鹧鹧!我们也走吧!”

  话音一落,金虹白影,双双一闪,即已离开山顶,随在神兽纳龙的身后,走得没有影子了!

  当天色微明时,罗天赐已经在呱呱的引导下,翻越了好几座不见人迹的山头,来到一片原始森林之前!

  森林里面,落叶盈尺,不时传来一阵腐朽的臭味,林缘虽然已经有了天光,但稍深一点,仍旧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根本不像有人任在里面的样子。假如罗天赐不是因为知道幻影教主另一个身份,就是蛇魔的传人,几乎要对呱呱的能力,发生怀疑起来!

  现在不但没有半点疑问,而且更加肯定,已经到了地头!

  因此,他马上制止前进,命令它们将身形缩小,以免暴露目标,然后运功护体,方始入林!

  里面虽然暗得不见五指,但罗天赐在地底呆了四年,早已练成一双夜眼,仍旧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他的判断果然没有错,当他们走进森林深处以后,终于发现林中有一处地方,隐隐透来一丝亮光!

  罗天赐二次出世,江湖经验已经有了一点,知道救人的事,不可明着叫阵,必须暗中潜入,才有希望!

  因此,他自已也马上将身形缩得像老鼠那么大小,然后再向那丝亮光透过来的方向,悄悄地掩了过去!

  当他快要接近那丝亮光的时候,已经发现,那儿的树木,早已被人砍去了一大片,同时在那儿建筑了座城堡也似庄院!因为上空已无枝叶挡住天光直泻而下,才使得老远就发现了目标。

  墙上,隐隐约约地看到有人在那儿走动,似乎戒备得非常森严!

  罗天赐艺高胆大,暗道:“就是龙潭虎穴,也难不住我,仅仅派几个人守在墙上,就可以阻住我吗?”

  正好这时一片浮云,把那一片树空掩住,天色倏地暗了下来!

  罗天赐一见机不可失,马上一提真气,登时脚底生风,凌虚而起朝着墙采上面,疾飞过去!

  他的身形已经缩得像老鼠一般,速度又快,守在墙上的人,如何发现的了!结果,当他落地以后,那守在墙头两个家伙,还在那儿聊天呢?

  罗天赐心中一动,马上悄悄地掩到他的身后,听听他们说些甚么再讲!

  这一着可真让他给做对了,因为这两个家伙所谈,正是他急需了解的消息,否则,里面的房子那么多,别说救人,就是人困在甚么地方,也不容易找到呢?这两个人,年龄都在三十左右,当罗天赐掩到他们身后的时候,靠左边的那个,似乎牢骚满腹地说:“他妈的,少教主也未免小心过度,我们这儿,何等隐秘,别说是人找不到,就是鬼也找不到呀!又何必那么紧张,一定要我起来守夜呢?”

  右边那人也叹一口气说;“唉!谁说不是呢?假使堡主不是为了隐秘,又何必把通道设在树项,任令四周的落叶堆集盈尺,不加清扫呢?”

  左首的人说:“我真不相信,以少教主那样的身手,还会这样顾忌,难道那人的功力,竟然可以与教主相当了吗?”

  右边的人说:“我看,多半是怕给教主的千金看到,否则,他大可把人带到教主那儿去,又何必跑到这儿来呢?”

  左边的人说:“说得有理,少教主风流成性,教主的千金,妒性奇重,这种事儿,怎能让她知道呢?”

  右边的人问:“那两个女人,究竟长得怎么样,值得少教主冒那么大的风险!”

  右边那人不禁咽了咽口水说:“他妈的,那还用讲,可惜你小于没有眼幅,否则,你小于的两只眼睛,不看得发直,那才怪呢?”

  右边的人说:“别他妈的扯淡了,老子又不是没有见过女人,再漂亮也不至于看得眼睛发直呀!除非像你小子那么没有出息!”

  左边的人发急道:“你小子嘴别硬,说你眼睛发直,还是客气呢,不把你的魂看出窍那才怪呢?人开在牢里,下班以后,你不妨偷着去瞧瞧,就知道了!”右边的感到奇怪地说:

  “既然像你说这样,少教主怎么还沉得住气,不上呢!”

  左边的人说:“谁知道他葫芦里的甚么药!也许是堡主的药没有了,得临时配,否则,他与堡主见面以后,没有说几句话,就一起跑到丹室里去干甚么!”接着,两个人就谈起女人经来,那一个女人骚,那一个女人怎么啦,直听得罗天赐面红耳赤,再也听不下去了。

  不过,他这时所要了解的资料,业已差不多了!

  因此,也就不再客气,马上伸手将两人的穴道点住,然后用手抵住左边那人背心的命门要穴,低声喝问道:“你要不要命,要命的话,就不要大声呼嚷,问你一句,就老老实责地回答一句,否则,我手上的真力一吐,你就不用活了!”

  那人登时神色大变地颤声答道:“我说!我说!”

  罗天赐问:“那座关人的铁牢,在甚么地方!”

  那人战战兢兢地说道:“在东北角上,那座假山的下面。”

  罗天赐再问:“有没有人看守,要怎样才能进去!”

  那人说道:“那是一座机关密布的铁牢,根本就用不着人看守,怎么进去的,除了堡主与三个总管以外,谁也不知道门户开启的方法!”

  罗天赐不禁呆了一呆说:“放屁,刚才你要你的伙伴去偷看里面所开的人,如果不知道门户开启的方法,怎么能够看到!”

  那人急道:“因为假山顶上,有几个通气的气孔,可似看到里面呀!”

  罗天赐不由心中一定想道:“只要有气孔就行,反正我的身体,大小随意,从气孔里钻进去,还不致于引发里面的机关,这可难不住我!”

  想到这里,也就不再追问下去,马上换另一个问题。

  “那么丹室的位置呢?”

  那人说:“丹室就在堡中那楝最大的议事厅里,也是藏在地底,进去的方法,也只有他们几个主脑知道。”

  罗天赐说道:“你的话靠得住吗?”

  那人急得赌咒说:“如果说了半句假话,就不得好死!”

  罗天赐说:“我也不怕你说假话,如果有半点不实,那是你自己找死,现在就委曲你们在这里睡一会吧!”

  语音一落,小手一拂,已经点中了两人的睡穴!

  这时,天色已经大亮,不过,这座堡里的人,似乎都有一种睡懒觉的习惯,竟然还没有一个人起来走动!

  罗天赐也没有想想,这种情形,是否合理,反而认为是天赐良机,马上毫不犹豫地带着两只神物,很快地朝着东北角上,飞了过去!

  当他到达地头的时候,果然发现有一座假山,疆立在地面上。

  假山的项上有几个小洞,正是那人所说的气孔,罗天赐落下山顶,低头就着那几个气孔,分别往里一看,发现那座铁牢,一共有五间屋子,除了其中一间,开的正是她的姑姑与苗疆公主以外,其余四间,也都全部开得有人。

  这时,他已无暇去分辨其他的铁牢,关的是甚么人物,马上身形一幌,就向那间关着寒泉玉凤的铁牢气孔之内,钻了进去。气孔虽然只有饭碗那么大小,在他那缩得像老鼠一般大小的身体下,还不是像阳开大道一样,毫不费事地,就给钻了进去!可是当他落向地面以后,不禁傻了,铁牢倒名符其实地是一座铁牢,四壁根本就找不出任何门户的痕迹,用来囚人,那是再好也没有了。

  然而,早先从气孔里看到的寒泉玉凤与苗疆公主,却在这一刹那间,突然消失不见,不知到了那里去了!

  这一来,可把他给弄糊涂了,不禁心神大凛地说道:“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的行动,已经为他们发现了不成!”

  话音一落,铁牢的墙角上,突然传来一阵阴森的笑声说:“小伙子,算你聪明,老实说,当你踏进这座森林的时候,本堡主已经知道了!墙头上那两个人,不过是安排在那儿诱使你小于上当的香饵罢了!你想想看,本堡假使要安桩立卡的话,会笨得只派那么两个人吗?”

  罗天赐闻言不禁大惊,马上身形一缩,急如闪电地朝着原来进入铁牢的气孔里面,退了回去!

  然而,当他身形一起的时候,那个气孔,也早不见了影子,根本就像上面从来没有开过气孔似的!

  这一来,他只好颓然地落回地面,气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铁牢外面那人,对于他的行动,似乎看得清清楚楚一样,不禁又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说道:“嘿嘿!小伙子还是死了心吧!本堡的铁牢,当初就是为了对付像你这样高身手的人设计的,如果要让你逃得了,那还成吗?”

  罗天赐不禁恨恨地说道:“卑鄙,有本事的话,把小爷放了出来,在手底拚个高低,依仗一点机关鬼计,算是甚么人物!”

  铁牢外面的人,闻言一点也不动气,又阴阴地笑了一声道:“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少教主都不是你的对手,老夫才不会傻得拿鸡蛋同石头去碰呢?小伙子,你还是乖乖地等在里面,听候命运的安排吧!”

  罗天赐不禁恨恨地说:“我就不相信这座铁牢,能困得住我,小爷只要出困,就有你好看的就是了!”

  说完,马上运功一拳,朝着外面话音传进的那面墙壁上面,猛然捣了过去!登时,只听得一阵宛似金钟的巨响,陡地播散开来!

  铁牢的钢壁,在他这一拳之下,竟然捣得往外急陷而缩地绷了出去!力量之大,简直吓人听闻!

  然而,钢壁往外一绷以后,又猛的弹了回来,虽然来回地打动了不知多少次,最后还是恢复原状,没有任何损伤。

  倒是罗天赐自己,几乎让那一阵巨响的声浪,震得头昏眼花,气血翻涌地昏倒了下去!

  幸亏响声由强而弱,没有继续多久,否则,恐怕非受重伤不可,就这样,在响声整个静止的时候,他的耳朵里还在嗡嗡作响,有点发声!

  铁牢外面的人,似乎没有想到罗天赐的功力,会高到这种程度,也不禁吓得猛然发出一声惊叫,直到钢壁恢复原状,方始深深地嘘了一口气说:“好小子,真有你的,这铁牢造成以后,能够把钢壁击得发震的,你还是第一个呢?不过,我劝你还是省点力吧!这座铁牢的钢壁,是采取海底寒铁掺合紫金沙铸造的,就是宝刀宝剑,也不见得能挖得它动!凭你几拳头能震得开吗?别做梦了吧!对不起,老夫现在还要去替教主疗伤!你有多少力气,就尽管在里面使吧!嘿嘿……等少教主的伤势好了以后,就有你的苦头吃啦!”

  说话的声音,愈来愈远,最后终于听不到了,显见那人已经非常放心,知道罗天赐决不可能破牢而出,所以用不着再监视了!事实也是如此,因为罗天赐刚才那一拳,差不多已经集了全身的功力,也只不过把钢壁击得发出一阵震动而已,在这种情形下,他又还有甚么办法可想呢?然而,天下不可思议的事,实在太多了。

  罗天赐不但没有为铁牢困住,而且几乎在那监视的人前脚留开铁牢附近,他即跟着后脚安然脱险!——

  
 

 
分享到:
14 拾葚异器    蔡顺,    汉代汝南(今属河南)人,少年丧父,事母甚孝。当时正值王莽之乱,又遇饥荒,柴米昂贵,只得拾桑葚母子充饥。一天,巧遇赤眉军,义军士兵厉声问道:“为什么把红色的桑葚和黑色的桑葚分开装在两个篓子里?”蔡顺回答说:“黑色的桑葚供老母食用,红色的桑葚留给自己吃。” 赤眉军怜悯他的孝心,送给他三斗白米,一头牛,带回去供奉他的母亲,以示敬意
李鸿章感动慈禧的一件事
三字经4
古罗马盛行娼妓文化 2万人城市开25家妓院
千年前中国皇帝和朝鲜大王的膳食PK
花千骨
揭秘古代女性如何使用卫生带
傻瓜汉斯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