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璇玑飘渺步 >> 第二十三章 肭龙追敌 功败垂成逢劲敌 玉女刁蛮 打成相识暗生情

第二十三章 肭龙追敌 功败垂成逢劲敌 玉女刁蛮 打成相识暗生情

时间:2014/5/9 22:42:45  点击:2342 次
  罗天赐看到大家那种惊异的样子,不禁把眉头皱了一皱说:“那个刁蛮的姑娘,虽然还不是我的对手,但也差不了多少,如果她的大人,也像她那样子不讲理的话,事情就很难说了!”于是,他干脆把这一段经过,详细说了出来,只听得大家目定口呆,说不出话来。

  原来独眼阎君临逃的时候,业已被罗天赐那一掌击成重伤,当时急着逃命,倒还不感觉到怎么样。

  可是,当他发现罗天赐果然在他出息料之中,为了救人,没有追下来的时候,意志一懈,伤势登时发作,再也走不快了。

  幸亏他身上带得有幻影教里的保命金丹,吞服了两颗,又在半途稍事调息了一阵以后,总算把伤势控制住了。

  但因此一来,他还没有逃到岩下山口,与那埋伏的人,会合在一起的时候,就已被呱呱给追上了!

  独眼阎君做梦也没有想到,罗天赐自己虽然没有追来,却会派上这么一头怪兽追了过来,因此,当他将伤势控制住以后,正想着与贼党会合以后,应该采取什么办法,进行报复的当儿,就只听得呱的一声,一道黑影,已经从他身后,朝着他的头顶,扑了过来。

  总算他是一代宗主,虽然自己受伤,反应之快,仍旧比起一般普通高手,要快得多,这才勉强闪开一边,没有让那道黑影,整个扑中,不过,因为事先没有防备,躲固然躲得了,身上的衣服,却嘶的一声,让那黑影给抓了一块下来。

  黑影一摸未中,落地以后,又倏地回过身来,准备再扑!

  这时,独眼阎君方始看出那是一只似狗非狗的怪物!登时不禁心火猛往上涌,只气得怒吼一声喝道:“他妈的,真是时衰鬼弄人,连这么一头畜生,居然也敢欺起人来,那还得了!”气恼之下,马上举拿朝着返身回扑过来的黑影身上,狠狠地劈了过去。同时大喝声喊道:“他奶奶的,找死!”他的心里认为,在这一掌之下,那还不是像拍苍蝇一样,一下就给拍得粉身碎骨,成了一团肉泥呢?

  岂知,事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拍倒是一让他拍中了。

  然而,那头怪兽,只不过让他劈得在半空里翻了一个筋斗,不但没有成为一团内泥,而且在落地以后,又呱的一声,急窜而起,继续朝着他的身前飞扑过来,显见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相反的,自己还被一股反震的力量,迫得退了好几步方始拿桩站稳,而且感到手臂发麻,已经控制住的内伤,都几乎又被引发!

  这一来,可真把他给惊坏了!说甚么再也不敢出掌反劈了,因此,当那怪兽再度扑回来的时候,只好赶紧将身形往旁”闪,准备先冲过去,赶到山口与自己的伙伴们会合以后再讲!

  以他的功力来讲,居然受伤势的影响,不敢硬挡怪兽来势,论理,闪躲该没有问题了吧!

  岂知,情形反而更糟!

  他的身形方始一幌,闪向右边,那头怪兽的身形,竟然比他更快地早在右边给挡住了!

  等到他将身形往左一闪的时候,那头怪兽,又早一步在左边给挡住了!结果,问来门去,不但没有冲了过去,自己的位置,却在不知不觉之间,又被迫得往后倒退回去好几丈远了!

  说也奇怪,只要他的身形向后移动,那头怪兽,也不迫得紧,假如硬往前冲的话,就老实不客气地猛扑而至,一点也不放松了。

  独眼阎君经验何等丰富,登时看出怪兽的目的,是在把他迫得向来路退了回去!心神不禁一震,接然想起这头怪兽,正是罗天赐初出江湖,随身所带的那两只神物之一,那就怪不得罗天赐会轻易放过自己,不追过来了。

  事情真象一明,以他的身份与性格来说,不甘就此屈服。

  因此,眉头倏地往上一扬,心中一狠地想道:“她奶奶的,老子就是拚着伤发而死,也不能落进你的算计,让这么一头畜牲,给迫回去呀!哼!就不相信老子会揍不死它!”心念一起,再也不往后退,当那只肭龙猛扑而至的时候,早已贯住全身功力,毫不犹豫地狠劈了过去!

  岂知!神物通灵,发现他的掌风有异上见然不与他硬拚,由于它的行动快逾飘风,不等他的手掌拍实,即已一幌而逝,躲到一边去了。当他准备前冲的时候,却转从背后,向他进行突袭,虽然无法迫他继续后退,他还是照样一则进不了!

  结果,肭龙没有打着,自己却在妄动真气的情形下,引得伤势大发,终于哇的一声鲜血狂喷地昏倒了过去!

  肭龙见状,那还有甚么客气好讲的,马上飞扑而至,利口一张,就将他衔了起来,准备回去交差!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他将人咬住,往岩上飞窜而去的当儿,突然从附近的树林里面,传来一声娇叱喊道:

  “好凶的畜牲!竟敢伤起人来,白儿,快把它截住,好好地教训教训它一顿,看它还敢不敢造孽,”喊声一顿,一只混身雪白的小猫,快得像闪电一般,从林中急射而出,朝着肭龙的面前,冲了过去!

  紧跟着一道绿色光华,比那白猫的势子还快地越过肭龙的头顶,迳自向一棵古松的树枝上面,落了下去!

  肭龙一见那只白猫的来势,就知道遇上了劲敌,只好赶紧将爪一松,放下独眼阎君身形一幌,呱的一声,迎了上去,以求争取主动。

  白猫一点也不肯示弱,马上利爪一伸,就在半空唬口的一声,狠狠抓了过来!结果,在半空里一撞之下,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肭龙然挨了白猫一爪,白猫也挨了肭龙一口,登时各自厉嚎一声,双双跌落地面,摔了一个跟斗!

  这一来,两只神兽全都知道对方的厉害,再也不敢冒失进击,一个翻身之后,马上分据一边,各自发威作势,用眼睛紧紧地盯住对方的身体,忽进忽退,忽左忽右地绕起圈子来。

  这时,在那绿色光华飞落的松树,突然现出位十六七岁的绿裳少女来。松枝不过拇指粗细,少女站在上面,竟然像没有重量的一样,不但没有弯上一弯,就是摆动也没有摆动一下。

  人呢?更美得出奇,鹅蛋也似的脸上,五官的位置和形状,简直就找不出半点毛病来,不但当起沉鱼落雁,闭目羞花的赞语,而且另有一股慑人的高雅气质,就是观音座下的龙女,怕也没有这么逗人喜爱!

  只不过嘴角微翘,眼珠灵活,显得有点任性顽皮,更增娇态罢了!以这样的人品,和这样神奇的出现方式,如果让普通老百姓看到,不认为是天上的神仙到了,那才怪呢?

  少女在松枝上站定以后,发现白猫与肭龙互相对持,谁也不敢进击的情况,不禁感到非常惊异地说道:“咦这是怎么一回事!白儿,难道你还收拾不了它吗?”白猫听到主人的话后,刚好发现肭龙的头偏了一偏,马上唬的吼了一声,趁机急扑而上!

  肭龙不止目示弱,马上尾巴朝地面一拍,呱的一声,从地面弹了起来,跟着急迎而上地对冲过去,不过,双方都已有了准备,彼此仅仅擦身而过,谁也没有伤着谁!

  倒是彼此换了位置,落地以后,却没有继续保持对恃,身形一转之下,立即展开一场凶狠的恶斗!一面闪避,一面进击地追逐起来!

  由于两只神物的反应都快,打得虽凶,实际上却谁也没有碰到谁,倒霉的却是地面上的竹石草木!几乎让它们的爪牙,整个给翻了一个边!

  少女见状,不禁更感到惊奇地说道:“啊.倒看不出这只孽畜,居然能和白儿,打个平手,倒真不简单,哼!我倒要看看你在白儿的爪下,究竟能够支持多久!”

  可是,她在松枝上面,看了半天,不但肭龙没有半点败象,而且愈斗愈勇,大有胜过白猫的趋势!

  这一来,她可有点沉不住气了,不禁大喝一声喊道:“好家伙,看样子,我不亲自出手,还收拾不了你呢?”说完此话,正打算飞身下去,帮同白猫将纳龙制服的时候。

  蓦地里,只听得一声龙吟也似的长啸,从那高耸入云的岩峰顶上,传了过来,啸声清逸幽长,响澈云霄,一听就知道是从一位内功已经相当深厚的绝顶高手嘴里,所发出来的!

  那只正在与白猫展开游斗的肭龙,闻到啸声以后,似乎非常着急,登时身形一顿,呱的一声怒吼,竟然不闪不避,准备与那只白猫,硬碰硬地拚了起来!白猫不想两败俱伤,迫得刷地往后急窜而避!

  肭龙见状,并不乘势追击,却猛然转过身来,尾巴在地面奋力一弹,以快得难以形容的速度,朝着昏迷在地的独眼阎君身前,奔了过去,分明想将独眼阎君咬起遁走。

  白猫奉命就是阻它伤人,见状自然不有让它得手,也马上一个翻身,从后紧追而至,猫爪一伸,向它身上,抓了过去!肭龙的身体,没有白猫灵活,再加上心神已分,身形还没有冲到独眼阎君的身边,即已被白猫追到,一时转身不及登时让白猫抓个正着!

  它的皮毛,虽然刀枪不入,但却经不起那白猫的一抓!

  只听得擦的一声,扁乎平的尾巴上面,竟给白猫的爪子,抓破了一大块皮肉。登时只痛得它呱呱一阵乱叫,再也顾不得去咬独眼阎君又倏地转过身来,拚命地向白猫展开反击!

  可是它的行动,必须借助尾巴的弹力,尾巴受伤,可就斗不过白猫了!

  绿裳少女一见白猫已占优势,自然用不着再下去相助,因此,又将身形停了下来,不过,却兴奋替白猫加油道:“白儿!咬死它,看它,看它还凶不凶!”正在这时候,岩顶啸声又起,肭龙闻声,马上从嘴里发出:

  咕啦呱!

  一声凄厉洪亮的长嚎,似乎在与长啸相应,表示向那发啸的人求援!

  嚎声未绝一丝细小的白色光影,已经贴着林梢,由岩顶的方向,朝着这边电闪而至!

  站在松枝上观战的少女,还没有来得及察看那是一样甚么东西,就只听得一个少年的声音,带着愤怒的口气,随伴那道白影电传而至地喊道:“甚么人这么不讲理,胆敢半路拦截我的呱呱!”

  喊声尚未停止,白影已经凌空急下,猛然往那白猫与纳龙激斗的地方,冲扑过去绿裳少女这时已经隐约看出那道白影,是一位身着白衣的少年,功力之高,吓人听闻,不禁心神一震,深恐他伤了自己的白猫,那里还顾得回话,早已双脚在朽枝上一点,也紧跟着两只神物激斗的地方,电射而下!

  两只神物的反应,也快得令人咋舌。

  当一白一绿两道光影,同时往它们中间电射而至的那刹间,立即霍地分开,各自往后疾闪。

  紧接着,又不约而同地一个弧形,绕到一堆,继续打了起来。

  一这时,那只肭龙,因为主人已经赶到,精神突然一振,竟然忘了尾部的疼痛,又恢复了早先的神勇,士见然在那里白猫疏神之下,一口将白猫的后腿,也咬去一块肉。这一来,双方又落得一个势均力敌,打得难解难分,看不出高下了!那一白一绿两道光影,也在这时,碰成一堆,只听得。轰一声闷雷也似的掌风,从两道光影之间,猛的响了起来!

  紧接着。

  光影乍合倏分,各自倒射而回地,分向葡,朝着地面降落下来!

  那道从岩顶而下的白色光影,只在宇才折出一道美丽的弧形,就已安详地落到地面。光影之下,马上现出一位貌赛潘安,颜比宋玉的英俊少年。

  那道绿色光影,可就没有那么从容,在那声闷响之下,直被弹得飞向半天云里,然后一阵翻滚上见然在天空里划了十几个美丽的绿色小光圈,方始飘然下落,远远地落在那少年的对面!

  同时,彼此相撞的地方,早已激起一股其劲无比的气流,迅速地向四周扩散开去刹那之间,附近十几丈方圆以内的树木,都被那股气流,震得枝断叶落,只差一点,没有整个倒了下去而已,那一种声势,没有亲眼见到的人,实在难以想像得到!

  绿裳少女大概自出娘胎以来,还没有吃过任何败仗,没有想到,今天晚上被这么一个年龄与他差不了多少的少年上掌震得飞出那么远的距离,其心里面简直就给气苦了!

  同时,内心更感到一百二十万分地不服气,因此,她的身形刚往地面一落,就已刷的一声,从身后拔出一枝翠绿色的玉箫,气势凶凶地望着白衫少年,大喝一声骂道:“好呀!原来你这个臭小子,还真会几手三脚猫,怪不得敢纵兽伤人,今天我七绝玉女,要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也不会知道姑娘的厉害!”话声一落,人已像疯了似的,急冲了过来,根本不容白衫少年答话,玉箫已经泛起无数碧绿光华,雨点落他的身上似的,疾点而至!

  白衫少年没有想到对方会这样蛮不讲,事情真相没有弄清楚以前,自然不愿出手还击!

  因此,只见他身形一幌,很巧妙地闪向一边!同时嘴里喝道:“且慢!小妹妹先把事情弄清楚了以后,我们再打如何!”

  绿裳少女在一口气之下,几乎点出了三四十箫,竟然被对方以玄妙无比的身法,闪了开去,居然连衣角都没有碰到一点,心里那份火可更大了!

  闻言登时呸了一声,杏眼圆睁地大喝一声骂道:“不要脸,谁是你的妹妹,深更半夜,暗纵怪兽伤人,刚才又想偷袭我的白儿,根本就不是一个好人,还有甚么好问的,哼!你以为仗着点巧妙的身法,就神气了是吗?有甚么话,等赢了我再说吧!”

  话音一顿,玉箫招式倏地一变,身形一幌,像旋风一般地绕着白衫少年,转起圈来,但箫势不指向少年,反而尽向空处横扫,就好像她不想向那少年进攻似的!白衫少年不禁微微楞了一楞二心想:“这丫头究竟在捣甚么鬼,难道这也能伤得着人吗?”因此,干脆静立中央,以不变应万变,看看究竟是甚么回事再说!

  不一会儿,白衫少年就感到有点不太对头起来。

  首先,只感到四周,彷佛有一股无形的吸力,在牵引着自己的身体,向外移动一般!几乎使他有点站不稳似的!

  紧接着,少女手上的玉箫,不吹自呜,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来。

  那声音就像厘妇夜泣,巫山猿啼一般,凄凉得令人忍不住悲从中来。一刹那间,白衫少年只感到眼睛一花,就彷佛看到自己的亲人,正在远处遥遥地向他招手,竟然不知不觉地移动脚步,朝着亲人的身前,奔了过去!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呱!一声尖锐的长嚎,在左近响了起来。

  白衫少年心神陡地一震,登时眼睛一亮,立即发现远处那有甚么亲人,根本就是一种幻觉,倒是自己的身形,业已离开原地,正被那股吸力,吸得自动往那少女手里的玉箫上面,凑了上去主只不过差几粒米的距离,就要被玉箫点中自己的要穴了!这一来,直吓得他身上冒出一阵冷汗,心念一动之下,“潜虚元气”即布满全身,同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心定下来,终于悬崖勒马地制止了自己前冲的势子,在千钧一发的关头,闪向一边,没有让玉箫点中穴道!

  绿裳少女眼看鱼儿已经上钩,马上就要得手之际,没有想到白衫少年竟会及时警觉,不禁惊奇地叫道:“咦?想不到你在摧魂箫罟之下,居然还能清醒!这份定力,倒真罕见!哼!

  本姑娘就不相信你能支持多久,”话音一落,干脆将王箫一收,就着唇边,吹奏起来,脚底下却仍旧速度不变地绕着白衫少年,继续兜着圈子!霎时,一阵幽幽的声音,宛如一缕游魂,袅袅地从箫筒中,传了出来!箫声哀怨,没有半点激一凡的韵味,平和极了,也柔媚极了!

  就像是一位明艳的少女,在春夜里向人轻诉心头哀曲一般,几乎使得人不忍不听,不想不听!

  一忽儿,箫声又像是慈母抚慰孩子一般,令人感到依恋,感到驯服。

  那声音,就像魔术一般,含着无比催眠的力量,竟然使得那两只正在激斗中的神兽,都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静静地蹲在地上,不再拚了!

  又一忽儿,两只神兽,干脆躺倒地上,呼呼地睡起觉来,就像是它们本来已经累了必须休息一样,是那么自然,那么平静。

  然而,白衫少年这时却像一个没有生命的木石人一样,箫声虽然比起早先,还要容易使人进入幻境,然而他却始终无动于中。

  他这时已经将思想与心绪,蕴含入极度的冷静中,澄心静虑,抱元守一不容一丝杂念进入自己的脑海。

  于是,他觉得灵空智明,纤尘不染,彷佛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一样,在这个世界的可能产生的一切烦恼,已经对他再也不能发生干扰作用了!

  四周的吸力依然存在,而且比起早先,还要来得强大。

  可是,自他全身布满“潜虚元气”以后,那吸力也像箫声一样,对他发生不了丝毫作用了。因为白衫少年的意念在“定”,“潜虚元气”则自然而然地随着这个“定”的一息念,产生一种化解外力的作用,不论外力是推也好,是吸也好,是涌也好,是压也好,它始终能顺着外力的实际,产生一种对演的力且里与之相应,在它里面所保持的那一点空间,却永远是平静得没有半点波动!

  这一来,那绿裳少女可急坏了,也吓坏了,因为她这时所使用的,是“摧魂箫罡”中最厉害的“慑魂曲罡”。因为她所使的玉箫,是一件罕见的奇珍,只要将内家真力,贯注箫身,就可以产生一种阴气引力,不但可以牵动人的身体,而且可以使得人体气血波动,不知不觉地为箫音所迷而产生幻觉。

  这段“摄魂曲罡”,更具有以弱敌强的功能,因为那段曲韵,暗蕴一种气血运行的错误经路,定力不够的人一旦为箫音所迷引入幻境,全身气血,就会随着曲韵错行,因而引起走火入魔,造成功力丧失的后果,功力愈高,所受的伤害,也会愈大。

  其厉害可想而知。不过,吹奏这段“曲罡”,也最易消耗人的真力,如果天地之桥未通,内力无法源源不绝继续使用的人,一旦碰上定力特强,一时不易入幻的人物,则反而予人可乘之机,结果人未迷倒,自己却丧失了搏斗的能力,反而不如挥舞玉箫,任其自动发声诱敌,来得好些!

  绿裳少女学会以后,根本就没有用过,因此早就忘了这层顾虑。

  没有想到白衫少年,不但定力高得出奇,而且他认护体的“潜虚元气”占有拒抗玉箫音力的作用,箫声传到他的耳里,已与普通箫声无异,就是定力不够,也不容易引起幻觉,那还不是白费力气,自讨苦吃吗?幸亏那位少年无意伤人,否则只要把“潜虚元气”往外一震,她就是真力没有消耗半分,恐怕也得香消玉殡呢?

  就这样,少年也已立于不败之地,不管她吹奏得如何起劲,始终不受半点影响,倒是她自己却已开始感到真力快要不济了!

  这一来,绿裳少女可真急得想要哭了起来。

  可是,当初已经把话说满,现在弄得骑虎鸡下,就是拚着性命,也不愿输掉这一口气!

  仍旧倔强地继续吹奏下去!希望能在自己真力未尽之前,先把对方弄倒!

  正在这时,蓦然听到一声银铃也似的女人声音,从林荫深处,划空而至地传了过来,倏忽之间,就已由远而近,到近了他们的身前!速度之快,几逾闪电!更令人惊奇的,是那声音由远而近,倏然而至的时候,不但大小轻重,始终一致,而且盖过箫音,使得绿裳少女与白衫少年两人,一个一个字地,听得清清楚楚!那声音慈祥无比,但语气中却带着一点薄责地口吻说道:“玉嫦,你怎么随随便便,就把“摄魂曲罡”吹了出来,还不与我赶快停了下来,那也是好玩的吗?”

  绿裳少女正感到无法下台,听到这段话音以后,马上将箫一放,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猛然一个转身,急扑过去喊道:“妈!这个臭小子欺侮人,你赶快替我教训教训他!”白衫少年不禁将头一抬,顺着少女的身形,朝前望了过去。

  只见在他对面一块突出地面的巨大岩石上,站着位风姿绰约,端庄秀丽的中年美妇!

  那美妇不但脸孔长得美艳非凡,身材也非常窈窕,没有一般已到中年的妇人一样,胖了起来!尤其是站在岩石上面,衣袂被劲急的山风,吹得飘然飞舞,在月华的照耀下,更显出一股高雅的气质,和一种飘逸出尘的神仪来,任谁见了,都不由自主地会从心底对她产生一股亲切的敬意。

  这时,她正张开手臂,搂着她的女儿,轻声地发问道:“玉嫦究竟是谁惹了你,竟然使得你连“摄魂曲罡”都搬出来了,我看,多半又是你先淘气的!”

  少女登时眼圈一红,感到无比委屈地说道:“妈!这次我可没错,女儿那是为了救人嘛!”接着,马上赖在中年美妇的怀里,喋喋不休地说过不停。

  中年美妇听完她的话后,半信半疑地说道:“玉嫦!是真的吗?”说完,不禁眼睛朝着那位白衫少年扫视了一眼里白衫少年听到少女不但给他扣上一个“纵兽伤人”的帽子,而且还反过来指责他蛮不讲理,又安了一个“持技凌人”的罪名,不禁感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因此,当中年美妇的眼睛,朝着他这边望了过来的时候,马上很恭敬地行了一个礼,然后加以分辩地说:“前辈务请明察,呱呱确是晚辈派出来抓人的,不过,它所抓的,不但是伤害晚辈亲人的凶手,而且还是一位无恶不作的大魔头,晚辈来到这儿的时候,小妹正在指挥那只白猫,对呱呱拦击,由于呱呱已经不敌负伤,晚辈一时心急,没有先向小妹招呼,就迳自扑向它们激斗的场所,想先把它们分开以后,再向小妹解释,没有想到……”

  绿裳少女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可就急了,连忙打断他的话头,向中年美妇撒娇地说道:

  “妈!别听他胡说,他决不会是一个好人!”中年美妇一见白衫少年彬彬有礼的态度,就已知道错在自己的女儿,此时一听解释,虽然没有听完,心里却已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因此,当少女向她撒娇的时候,不禁脸色猛地一沉,从嗓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向她怒视一眼说道:“哼!你还有理,别的不说,那“摄魂曲罡”,何等霸道,当初我传给你的时候,是怎么告诉你的,现在仅仅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不管别人的生死,搬了出来,都是平素把你惯坏了,才敢这样胆大妄为,滚!我们彭家,没有你这样的子女!”绿裳少女没有想到母亲会发这么大的脾气,登时娇容失色,吓得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哭道:“妈!我…

  我………”

  中年美妇似乎是真的火了,根本对她不加理睬,却缓缓地将头抬了起来,望着白衫少年问道:“小哥儿,你叫甚么名字,小女无故对你冒犯,实在很对不起。”

  绿裳少女见母亲不再理她,知道已经非常严重,登时脸色惨变喊道:“妈!呜………”

  中年美妇冷笑一声说:“不要再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倒是白衫少年看到这种情形以后,反而心里感到非常过意不去,连忙向中年美妇再度行体,代为告饶地说道:“晚辈姓罗,名天赐,今晚这件事情,前辈不可过份主贝备小妹,她虽然没有弄清呱呱所抓的人是好是坏,但居心仁慈正直,不能说错,何况,晚辈也有不对的地方,如果一上来就先向小妹招呼,把事情说明,也就不会有这一场误会了,尚请前辈不要为难小妹!”

  中年美妇其实心里何曾忍心深责,只不过因为“慑魂曲罡”太过霸道,如果不趁早使她有所警惕,以后还不知要闯多大的祸,岂不成了爱之反而害之了吗?因此,当白衫少年代少女求情的时候,也趁机将脸色放缓,转头向跪在地上的绿裳少女喝问道:“哼!假如不是罗公子代你求情,你这辈子,休想再进彭家的大门,下次如果再这样任性妄为,就不会这么便宜,还不与我站了起来,赖在地上干甚么!”

  绿裳少女想不到事情会这样容易解决,登时对罗天赐的印象,整个转变过来,闻言站了起来以后,首先向中年美妇说道:“妈!女儿下次再也不敢胡来了!”紧接着,不待中年美妇吩咐,立即自动转过身来,羞红着脸向罗天赐福了福说道:“罗家哥哥,谢谢你啦!刚才是我不好,你止目原谅我吗?”说完,两眼感激地朝着罗天赐的脸上望去,希望听到他的回答。

  罗天赐不禁窘得不知所措地说:“哪里!哪里!”说着的时候,也不禁将眼睛朝着绿裳少女的脸上,望了过去!

  两人的眼神一触,不禁心灵同感一震,不觉彼此都为对方的仪容给惊住了!原来他们在对敌的时候,谁也没有那份心思,去仔细打且里对方的面貌,现在误会已经解开,彼此心中都存着一丝好感,在这种情形之下,彼此方始仔细看清对方的仪容,竟然都俊美得令人难以形容。

  在少女的眼睛,只感到长的宛如玉树临风,文秀中显出一种挺拔不群的英气,气定神闲,有潘安宋玉之貌,而英俊犹有过之,有求须关张之豪,而气度更为其所不及,真可说上是人中麟凤,世间极品。

  在罗天赐的眼里,则感到少女宛如仙露明珠,不但皮肤的颜色,洁白如玉,细嫩的程度,更赛似那刚凝结的豆一化,端的吹弹得破,而脸庞身材的轮廓,以及五官的位置与大小,几乎没有一点不恰到好处,简直可以说得上是上帝的杰作,就是西子再世,王樯复生,也难以与她相比。

  尤其是秀丽之中,流露出一股无比高贵的气质,更衬托得她宛如天仙化人,虽然他所认识的那几个女孩子,也都是人间绝色,但与这位少女比较,仍旧要略逊一筹。爱美是人的天性,何况彼此都在青春年华,情窦初开之际,更有一种异思的自然引力在其间,又那得不为对方的仪态,吸引得出起神来呢?

  因此,两人在说完那句话后,全都无以为继地,忘了去找话说了。

  那位中年美妇,见到他们这种神态,不禁脸露微笑,打趣地说道:“不打不成相识,你们怎么倒像是愈打愈陌生了呀!”

  少女脸嫩,闲言之后,登时羞得粉脸通红,连忙一个转身,把头埋进母亲的怀里,用小手在她的身上,一阵乱槌地说道:“不来了,不来了!妈,你坏死了!”

  罗天赐也不禁感到非常不好意思,马上双手一拱,又向中年美妇行了一礼,借着告辞来掩饰自己的窘态说:“前辈假如没有甚么指示的话,晚辈还有一点要事,就此告退了!”说完话后,又不自禁地将眼向那少女偷窥了过去!

  那位少女也正好从母亲的怀里,悄悄地转过头来,也在向他偷视,眼神相触,登时心头鹿撞一般,志下心地跳过不停,竟然忘了举步离开,又站在那儿,发起呆来。

  那位少女,则更娇羞得赶紧把头低了下去,轻声地而怨慰地说道:“罗家哥哥,真的就要走了!”罗天赐正待答话,突然听到………

  咪呜呱两声极为熟悉的兽呜之声,从身侧传了过来。

  紧接着,又是一阵扑打的响声,急随而至!

  转头一看之下,登时发现那只白猫与肭龙,业已同时从昏睡的情形下,不分先后地醒转过来,再度展开激斗!

  它们的主人,误会既然已经消除,自然不容许它们继续搏斗下去,因此,罗天赐与那位少女,几乎不约而同地大声喝止道:“回来,不准再打了!”话音一落,两只神物,登时停止激斗,分向自己的主人身前,窜了回来,各自睁着一对兽眼!困惑地望着主人,似乎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时,罗天赐突然发现那个独眼阎君,不知在甚么时候,已经醒转过来,偷偷地给溜走了!不禁暗叫一声糟糕地喊道:“不好了!那家伙怎么给溜掉了!”

  少女不禁噗赫一声笑道:“嘻嘻?假如不是他溜走的话,你恐怕早已落败了!”

  罗天赐登时感到一阵恍然地说:“你是说,当我早先没有防备,进入幻境,自动把穴道凑上你那只玉箫的时候,就已经开溜了!”

  少女说道:“不错,就是那个时候,否则,你那只怪尾巴黑狗,也不会急得呱呱乱叫了起来!把你的神志惊醒过来罗!”

  罗天赐不禁将脚一跺说:“你当时怎么不告诉我呀!”

  少女说道:“那时我怎么晓得他是一个坏人呀!”

  罗天赐不禁哑然失笑地想道:“真糊涂!我怎么问出这种话来!”因此,马上回过头来向少女道歉道:“小妹!我说错了,你可不要见怪!”

  少女不好意思地说:“谁怪你来着!如果不是我来那坏人早就让你抓回去了,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才对呢!那坏人究竟是谁呀!”

  罗天赐说:“独眼阎君!”

  中年美妇不禁把眉头一皱说:“是他?确实死有余辜!既然事情坏在少女的身上,就让我们………”话没说完,突然一只翠绿鹦鹉,从高空疾飞而下口吐人言地叫道:“主母!主公有消息了!快去!快去!”

  中年美妇母女合声,不禁脸色一变,同时美妇赶紧将手一抬,把鹦鹉接在手上,慌迭不地问道:“翠儿!真的?你怎么知道的!”

  鹦鹉说:“有人送信来,已经由柳爷在家里代为接待叫我传讯,要主母快点回去!”

  中年美妇听到此讯以后,不禁转头向罗天赐说道:“小哥儿,本来我想代你将人追回,稍补前过,现在……”

  罗天赐连忙打断她的话头说道:“前辈有事,只管有事,只管请便!追人的事,晚辈实在用不着前辈帮忙!”

  中年美妇面带愧色地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只好厚颜告辞了!玉嫦,我们走吧!”说完,猛然昂首发出一声长啸!啸声一顿,只见一团彩云,从空急飞而至,罗天赐定睛一看,发现那是只其大无比的彩鸾!

  中年美妇不等彩鸾降落,马上一手抱起那只白猫,一手提着她的女儿,然后向罗天赐点了点头说道:“小哥儿,再见!”

  少女也无限依恋地回头向罗天赐深情地望了一眼说:“罗家哥哥,有空希望你到我们家里来玩玩啊!”这时,彩鸾已经降落地面,她们母女两人,身形一幌,即已跨上鸾背,坐好以后,立即双翅一展,倏地冲霄直上,然后一个转折,往西方向,急飞而去!罗天赐心神猛然一震,方始想起尚未请教对方的姓名与住址,不禁望着她们的背影,急声呼问道:“晚辈真是太失礼了,还没有请教前辈名讳呢?是否可以见告,还有前辈家居何处?也请一并示知,以便晚辈将来趋候请益!”

  话音一落,立闻中年美妇传音说道:“老身家居昆仑王母峰,有空务请前来一叙。”紧接着,又传来那位绿裳少女的声音说道:“我母亲叫瑶池逸凤周青芬,我叫七绝玉女彭玉嫦,罗家哥哥,你可一定要来啊!”话音一落之际,人早已远达天际,再也看不到影子了!

  罗天赐不禁望着天际出神,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

  正在发愣时,突然听到肭龙呱的一声,彷佛有甚么发现似的,朝着他猛然叫了起来——


 

 
分享到: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2
诸葛亮为何甘愿娶丑女黄月英为妻
中国春宫图不为人知的发展史
我在红尘,而君在天涯,何时共眠
农夫和蛇的故事4
雍正暴毙真相 吕四娘张太虚谁是真正凶手
盘点那些成功与和尚偷情私通过的皇宫女人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1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