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幽禅功 >> 第十三章 争强好胜,宝驹驰绿野 夺爱成仇,虎豹会荒郊

第十三章 争强好胜,宝驹驰绿野 夺爱成仇,虎豹会荒郊

时间:2014/4/15 15:35:42  点击:2091 次
  晴朗的西方天际,布满了一片金霞,敢情已是夕阳西坠,黄昏入暮,酉戌之交时分了。

  前面是一座树林,“哈哈”的笑声中,白斌和姚碧两人,坐在赤云追风驹的背上,纵骑如飞,风驰电掣般的直追那前面的青衣人。那“哈哈”笑声,正是青衣人在展开绝快的身法时,所发出的得意笑声。

  其间的距离,已然在驾天下的赤云追风驹的脚程下,逐渐拉短,仅仅只剩下三丈开外而已。

  “宝儿,快!……”姚碧急催着赤云追风驹道。原来,她居住了一年多的林中茅屋,已知在这等时光中,树林里已是黑暗异常,故此,树林当前,如果那青衣人抢先进林中的话,那么他们两人便休想追得上人家了。

  “唏聿聿”赤云追风驹长嘶一声,速度显然又猛进少许。无疑的,它已施展出浑身解数,再也快不了了。

  光是如此,其间的距离,已然又缩短了一丈有余。这等速度,骑在鞍上的两人,纵然施尽生平轻功火候,也将差之很远很远。由此可知那青衣人的武学修为,将是何等的深奥,虽则他还未能达及赤云追风驹的脚程速度,但这已经够了,若非武林八奇中人,万万不能如此!

  就在这时,前面的青衣人猛然一掉头,朗声大笑一声,道:“好了,今天到此为止,我们明天见!”声落,骤然一倾身,朝左边斜跨射一丈,挪开与赤云追风驹成直线的途程。

  “且慢!”白斌口叫着,身形如线离鞍斜掠射追过去。只因凭着赤云追风驹的速度,若要骤然转变方向,将是绝不可能的事。须知,以青衣人这等身法,若然等到它再转变方向追去,至少已可出到一里之外,何况前面便是一片树林,只要青衣人进到林中,便将无法可寻了。

  白斌身形疾射,施的正是昆仑派“昆仑十二式”中的“神龙入水”之式,凌空飞射,端的快速得无以复加。

  青衣人轻功已然练到所谓上格青冥的境界,只见他斜跨的身形未老,居然硬生生的能够再偏移丈许,同时,身法的神速,犹是快速如前。

  白斌早巳计算好时间、位置,是以才有如许神速灵活。这一下,青衣人施出的身法,可谓意外之极,凭他的修为功候,可绝不能如许凭空硬挪方向,保持这等原有速度!於是,只得凌空施出“神龙盘空”之式,一顿身形,然後才以原有的速度追扑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仅仅这么凌空一顿身形,青衣人已在一点足间,迳朝那座树林射去消失了。

  白斌身形落地,微微的喟了一口气,暗道:“好快的身法,只不知这人是谁?”敢情在这一阵追逐间,皆由於速度太过快捷,故此饶他眼光何等锐利,也无法清晰的瞧出青衣人的面庞和打扮服饰,不过,他已由轻功的身法上,微微可辨出和乾坤秀士杜永光一般,属於武当派的。

  另一边,赤云追风驹在冲前两丈後,已顿势转向走过来。它缓步行来,敢情已知再快也无用了。

  姚碧轻唤一声:“斌哥……”当先纵身落到白斌身旁。

  白斌“嗯”的应了一声,伸手抚握她的纤手,宛如给於她失望的慰藉,到底没有追上青衣人呀!至於他此刻心中的颓然,他似乎并没有觉得,可是她却已真确的看出了,在他的神色间,丝毫也隐藏不了。

  於是,她悄悄地道:“斌哥,他好像说过明天再见,我想明天我们再跟他道道地地的真比一下……”

  他又“嗯”了一声,在地这种近乎天真的既慰藉,又不服的双重含意的话下,他再没有理由露出颓然的神色。

  然後,他道:“碧妹,你说得对,凭他这等武林顶尖的人物,看来绝不会说话不算数的,我们明天无论如何,一定要追上他,并且跟他较量一下,只要他再出现的话,不管在前或在後……”

  他好像雄心陡奋一般,连说话也提高了声音,但究其实,其间可是另有作用。因为他知凭青衣人这等身手的人物,耳目一定灵敏之极,并且这时可能仅藏身在林口而已,故此这才这般说法,迫使青衣人非再在明天出现不可!

  两人身旁,传来气息之声,原来此刻赤云追风驹已来到身边。它忽然轻“嘶”一声,应着白斌的话,表示它亦有此雄心,只要明天能再遇到青衣人的话。

  白斌、姚碧两人,随着赤云追风驹的轻嘶,相对奋然微笑,双双伸手轻拍它的颈部,赞了一声:“好!”

  这时,天色入暮,四面更沉了下来。於是,在白斌纵身上到一株较高的树梢上,观察了一番地势後,才双双相偕起程。须知,两人在经过这一阵追赶青衣人後,已不知此刻是在那里了。

  两人缓步朝西而行,让赤云追风驹缓缓的随着,因为两人觉得它也太累了,必须休息才行。同时,在他的一番观察地势後,看到约在四里之处,便有一个小镇,这一点他可自灯光上分别得出,故此他们无须着急。

  片刻之后,已然进到镇内,镇上幸好尚有一家客栈,於是开了一间有暗房的房间住下。顺便一间夥计,敢情此间便是陕西境内,汉水支流丹江东岸的商雒镇。

  次日,辰巳之交时分,两人吃过早点,计算好路程,缓步出到镇外後,便双双骑上赤云追风驹,南下偏西迳朝漫川关进发驰去。

  赤云追风驹脚程快捉异常,白斌、姚碧两人,纵骑间边谈着一些武林碎事,和片断的情话,更因这段路途,本来就很少人行走,当然,这是因为道路畸岖难行,并且水运较为方便之故!

  这刻间,天地间就生像只剩下他们两人一般,但觉情甜意蜜,万事如意,世上的人们,他们将是最幸福的了。

  午刻时分,两人便已穿过了漫川关,沿着甲河下游,在上津小镇吃过午膳,继续住峨嵋山的路途。

  再经过百把里路,到达汉水沿岸的蓝滩镇,已是午後戌刻时分,奇怪的,居然没有再遇见那青衣人。

  进入镇内,由於正将接近黄昏日落,天气较为和暖,商贾、旅客赶渡汉水过对岸,故此虽属小镇,但此际却是热闹非凡!

  两人落马缓行,走过两条小横街,正好来到一家酒店门前,停了下来。相谈一会儿,决定提前用晚膳,并给赤云追风驹加粮,然後再赶一程,等入夜以浚,正当抵达向阳才休息投宿。

  主意一次,双双便飘酒店走去,刚刚到得店门口,倏的已听见伙计上前搭道:“相公、姑娘,请进,请进!”

  声落,己另有小厮过来,亲切的接过马辔,两人吩咐喂上等马科,便跟着移计走进了店里。

  伙计引着白斌、姚碧两人,在一个靠右窗的座头坐下,然后一笑道:“两位需要些什么,前面老爷已留了钱,要小的好好接待两位,并且也有话要小的转告两位,现在两位先点酒菜,待小的备好,然後再说……”

  这一下,白斌、姚碧两人,登时一怔。她当先疑惑的道:“喂!你说些什么,我们可没有……”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一件事,便是或许伙计所说的人,正是自己师父吸血鬼,故此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白斌心中同时一转,忖道:“难道这又如去年—般认错人吗?不过,前时是自己一人,倒有可能;但如今和碧妹在一起,想来绝对不会这般凑巧。好,碧妹现在已先开口了,我就等她的好了……”

  当然,他此刻心中所指的去年的事,无疑的便是那鹤峰镇附近,武陵山脉中,救助清灵道姑,剑毙金铃瘟君耿钊的事。

  伙计骤然—楞,但在看到姚碧天真的娇脸神色,立时笑道:“姑娘,请别开小的玩笑,哈哈……”

  姚碧疑惑的睑色,更加上一层认真的光采,道:“谁跟你开玩笑,你且快说是怎么回事?”

  “碧妹,你急什些?”白斌说着随点了几样好菜,以及一小瓮酒,并对夥计道:“你赶紧去把所点的菜端来,然後我们再慢慢说好了……”

  夥计登时哈腰称谢走到账厉吩咐下去。

  “斌哥,你可是摸着了一些头绪吗?”姚碧等夥计走後,悄声的对白斌道。

  白斌摇摇头道:“没有!不过,他一说我们便可清楚了,从前我曾遇到被误认的事,但相信这次绝不可能……”

  随着,便简单的将上次,就是去年的事说给她听。

  说话间,自然使她对自己的假想,有所变动,她所想的正和他反比。因为她有足够的理由,证明白己师父吸血鬼断不会知道自己两人会走这条路,以及再不会有别人了。於是,她所觉的便是也难免有所被误认的可能!

  脚步声响,夥计己将两人所点的酒和菜看端到,道:“相公、姑娘,两位且边吃边听吧!小的这就来……”

  白斌、姚碧两人,“嗯”的应了一声,表示:“好!”

  “两位可曾认识一位姓杜的相公……”夥计顿了一顿,见到了白斌点了点头,接道:“这就对了,要小的传话的,就是杜相公的师父,一位穿青衣的道士老爷……”

  白斌、姚碧两人,登时禁不住的“啊”了一声,致使夥计不得又将话题顿住。

  白斌暗道:“我道是谁,敢情是八奇人之一的武当掌门太空道人,难怪才有那等身手!只不知这位前辈要这夥计传我们什么话?”

  姚碧抢先道:“他现在那里?”神色间,蕴含的天真性格,完全暴露无遗,她大约想跟太空道人再较一次脚程。

  当然,此脚程的事,乃是由赤云追风驹代劳,并非是她自己下场,根本上,她可是没有这等能力与功候。

  夥计故为神秘的一笑,这是他误会适才她曾开他玩笑,才这般的装作,其实,并没有半丝神秘的成分。

  白斌眼见心惧姚碧顶撞,道:“你就接着说下去吧!”

  “青衣道爷巳先走了……”夥计先答覆姚碧的话,露出得意容色,随着说将出来……

  这是一个晴朗的日子,正是太空道人为白斌、姚碧两人,和赤云追风驹追失在树林的第二天。

  这一代掌门,武林八奇之一的人物太空道人,他在树林消失後,并没有因此停足,依然展开他已达上格青冥的轻功,往前疾奔前去。因为他在两天前,无意间得到一位五台山挂月峰法雷寺的游云高僧,告知曾见他弟子乾坤秀土杜永光偕着一少女,匆匆地奔过,後面却紧追着一位相貌奇丑的人。这一点,在他脑海中,可是一件天大的事,不管乾坤秀士杜永光作为如何,须知武林中乃是说是他的弟子,故此他必须追查其间的一切,只要有关的。

  游云高僧告知他相见的地方,便是在蓝滩镇至洵阳镇的道上,方向是朝双河口移去。

  他听了之後,立时赶去,并且早将时间计算好,是故才会在遇见白斌和姚碧两人时,约下明天之约,而消失於树林,继续他的程途。因为他心中的计算,足可在明天追上游云高僧所说的弟子乾坤秀士杜永光,和一位姑娘及那相貌奇丑之人,并且解决一切,再赶回来与两人相见。

  果然,他的计算,业没有错误,居然在双河口前十里之处的一个丘陵盆地赶上了,时间仅仅在午刻时分而已。

  眼光到处,却不只三人,而是四人,其中他认识两人,那是乾坤秀士杜永光和另一位红面老者,他心中微震,暗道:“怎地他却在这里?”敢情他是以这般奇诧的原因,乃是那红面老者便是与他齐名共称八奇人之一的吸血鬼。

  至於另两人,即是那一位姑娘,和那面目奇丑的男人,由他後来现身得知,敢情正是雪山派白骨怪这位亦是身居八奇“僧道尼丐,妖魔鬼怪”之一的人物的爱女玉罗利鲍红和大弟子鬼见愁齐元两人。

  此刻,他心中微震之余,及见形势场面刚刚开始而已;於是,他没有立即现身,而选了一处有利的地形,藏身放眼凝视下面的一切变化。

  但见,此际的四人,分成三堆而立。乾坤秀士杜永光和玉罗刹鲍红在一起,吸血鬼、鬼见愁齐元两人,却各个站立一边,正好成为一个三角形之势。

  午刻的太阳,挂在晴朗无际的天空的正中,射出眩目的强烈光芒,不过,丝毫也没有影响连太空道人也包括在内的五人的心情,神色和思潮。同时,由於此间离开道路已有一段距离,致使这边的一切,也不关旁的地方。

  太空道人不知这件事的起因,乃是寰宇间最令人困惑繁杂的“情”之一字。当下,他在所谓欲知势者,必先鉴察声色之下,放眼细细的端详四人的神色,这是每个人心中要做个准确的猜测,判断时必须的经过。

  吸血鬼神色淡然,但潜意识中,却是极为同情玉罗利鲍红、乾坤秀士杜永光和鬼见愁齐元三人。

  正因如此,於是才有下面的情势发生。

  乾坤秀士杜永光满脸忿怒之色,俊目紧瞪着面前的鬼见愁齐元,同时兵刃“白玉扇”已然在握,随时可发动攻势。

  玉罗刹鲍红娇脸又着急、又羞怒,偶一抬头,即又垂颈,与她美丽面庞、身躯相称起来,端的别饶风趣。

  鬼见愁齐元懊丧到极点,又气怒到顶点,双手已把腰间的“骷髅锥”取出,形势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暴风雨即将来临时,它决对是沉寂的!此刻的情形,正是如此,四人可是没有说出半句话。

  这情形,致使太空道人这位藏身的旁观者,自然地感到迷惑,且猜测、判断不出准确的答案。

  蓦地,吸血鬼喟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你们到底想怎么解决?”他不知何以在性格上,会有这等转变,但却知这绝对与女子弟姚碧有关。尤其,至於男女间“情”之一字,更是由知姚碧爱上白斌後,始间接的受感染而生感慨!

  “哼!”就在这时,鬼见愁齐元迈前两步,道:“姓杜的,只要你能使齐某魂归九泉,那什么都解决了!”

  这句话,他说得很慢,故此令人一听,更增了一份断然之意。显然,“爱情至上”这句话,已经盖临他的心胸,生出以身殉情的念头。

  玉罗刹鲍红娇脸上,登时掠过一层忧惧之色,杏目一瞥吸血鬼,落到乾坤秀士杜永光身上。

  照理,为爱牺牲一切,这应该为爱人心喜才对,但在这等形势下,却不可相同而语!须知,地深切的知道,乾坤秀士杜永光、鬼见愁齐元两人,功候造诣相差无几,可说在伯仲之间,如果展开激战,势将非两败俱伤不可。故此,心中倒不愿两人展开战斗,尤其,心中不爱的人,可是同门父亲的大弟子,如果万一输了一着,生出意外,自己也绝不好交代。

  於是,她才有先一瞥吸血鬼之举,想请他阻止,那知,吸血鬼却因眼神注意乾坤秀士杜永光,居然没有看到。

  乾坤秀士杜永光神色寒凝的点了点头,倏的哈哈大笑,道:“自古多情空余恨,这句话,姓齐的,你难道不解吗?”

  “恨海难填,情天莫补!你又何必多情乃尔?”吸血鬼随着喃喃地道。

  玉罗刹鲍红这真是“情”字第一次困惑了她,不觉也跟着微喟暗道:“明知痛苦而摆脱不了,这才是真的痛苦,我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场爱的悲剧,却是谁也无法逆料收场如何?

  鬼见愁齐元神色一变,完全失去适才那股宁可为爱牺牲的勇气;但当眼光触及玉罗刹鲍红的娇脸时,失去的,马上又一切恢复过来。这便是爱的魔力,宁可付出一切,纵然没有得回什么,却已经够了。

  他倏的也放声大笑,道:“由来红颜皆薄命,便是天意和男人使然。这句话解释的太好了……”

  “今天,我就成全这句话……”他一顿之後,继续的道。却依旧岸然而立,没有动作上的表示。

  光是这几句对话,藏身在旁的太空道人,已然真确的找到其间所以如此的头绪,敢情总归於“情”之一字。

  “现在我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因‘情’字而放弃尘世,去皈依三宝或沙门,虽则我并非过来人……”太空道人暗道。

  玉罗刹鲍红芳心随着更加恐惧,因为她有点相信师兄鬼见愁齐元的话,到底她是一位美丽的姑娘。於是,她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移步向一边退去。她真想避开眼前将发生的事,却有点不可能,地为何如此,根本无法理解!

  吸血鬼事不关己,却奇怪的另有感慨,他对乾坤秀士杜永光和鬼见愁齐元两人的看法相等,没有偏护相疑惑的地方,两人忠於爱情之上,於是,他有点后悔不该跟着来,以及要他们当面解决属於谁?指这位美丽的姑娘。

  当下,他也随着玉罗刹鲍红静静地缓步移到一旁,致使乾坤秀士杜永光和鬼见愁齐元两人所立之处,平白多出一块空档。两人见势,在自然的反应下,登时紧张起来,变成为爱宁可牺牲一切的亡命徒。

  乾坤秀士杜永光有点疯狂的道:“好,你痴,我也痴,那就拚看看!不过有一点,我可告诉你,你将永远,永远得到两个字,便是痴与恨而已!哈哈……”

  鬼见愁齐元神色随话连连数变,决定却是未变!

  乾坤秀士杜永光又道:“我们两人自见到你之後,一路回避奔走,你可知并非怕你,而是不忍令你太过伤心罢了,然而,你……哈哈!你……”

  “哼!你闭口接招!”鬼见愁齐元抢断他的话,大喝声中,已然身形疾抢,招式并发。“呼”劲风破空,左手“骷髅锥”疾如白光一闪,一招“鬼王招魂”,疾攻迎出。

  出手如电,眨眼已至。乾坤秀士杜永光初次领教雪山派绝学,不敢半丝疏忽,尤其早知对方已存拚命之心,无疑的,必已将先天“白骨阴气”的气劲功夫发动,更不会手下留情。正是情到深时恨也深,他可是真恨不得把乾坤秀士杜永光刺戳击碎得血肉模糊,体肤无全!

  当下,乾坤秀士杜永光“移形换位”,闪避来势,同时之间,亦将先天“阴煞气功”运起,手中“白玉扇”随即还攻一招“狂风斗扇”,只见招出处,白光一掠,劲风飒然,电也似的疾攻回去。

  鬼见愁齐元左锥落空,右锥已是疾然跟至。

  “呛”的一声,两件兵刃交击,却因两人在分际时,早将本身劲道各个减去三成,故此一沾即走,不算硬碰。

  然而,四周已随之卷起一股阴沉的劲风,砂石齐扬,劲势凶猛非凡,更掺上令人莫测的阴森潜力。

  战势没有呆滞,第二照面跟着展开,再继续下去……

  吸血鬼神色一楞,惊奇之极!原来,他不知乾坤秀士杜永光另拜崆峒派追魂魔君,这位也是身居武林八奇之一的人物,学了先天真气的气劲功夫之事,和太空道人对弟子之间的一切。

  玉罗刹鲍红亦然如吸血鬼一般,虽则她与乾坤秀士杜永光之爱,已达最高顶点,心心相印的地步,但她可是还不知这件事,而他也从未对她说起。须知,根本上,两人在这种情爱不渝的情况下,就不需谈到以往,只要有未来就行了。

  鬼见愁齐元对这件事,当然不例外的感到有点迷惑,但他在激战展开下,倒是没有这多的时间去想它。

  太空道人知道这回事,故此在练武人的习惯下,暗暗赞好,对於乾坤秀士杜永光能有这等功候。

  这一些,在各人的脑中,仅仅电也似的一掠即过,随着便是凝神观战,和施平生所学应敌拚斗!

  乾坤秀士杜永光已将看家本领“酸溜扇法”掺于先天“阴煞气功”的气劲功夫施出,端的既快捷,又凌厉!

  鬼见愁齐元犹然如是,骷髅锥招式绵绵,凶猛异常,施的正是师门特创的“震天撼地三十七打”的绝妙锥学,以及先天“白骨阴气”的气劲功夫。

  但见,骷髅锥化成两道白虹,鼓着阵阵锐利疾风,直与“白玉扇”带起的如星光闪烁的匹练白点,互相交融激斗。

  眨眼间,两人以攻应攻,居然越战越疾,愈斗愈猛,形势竟是秋色平分,不分轩轾!

  这等激烈的形势,首先令玉罗刹鲍红感到自叹弗如。这并非功侯不及,而是太过於激烈了。

  接着,两位八奇中的人物,太空道人和吸血鬼,也各个不由得感慨万千!太空道人心下下了个决定,要将本门先天“罡幻神气”的气劲功夫,传给乾坤秀士杜永光与别派一争长短。他为何偶然生出这个念头,可是连自己也不知。

  吸血鬼却是自怨没有带大弟子南下,他知绝不会差於人家。须知,他可是近日中,一连串的见过许多派门的真传弟子,包括昆仑、少林、崆峒、武当、雪山等,尤其是身兼两家的乾坤秀士杜永光,更惊他困惑不解!

  蓦地,鬼见愁齐元“嘿”的大喝一声,抢前疾攻的身形,猝然一顿,却见乾坤秀士杜永光扇招已然点到,指的正是“玄机穴”,揣的兵刃未到,劲风潜力已及!

  眼看堪堪点着,一命呜呼!说时迟,那时决,鬼见愁齐元又“嘿”的一声,左右双锥平平绕圈砸到,正好把时间、位置配合的妙到毫巅,正对着递点到的“白玉扇”砸到!

  这一下,在武学上;没有这种名堂的招式,这仅能为重兵刃压轻兵刃之用,只要功力悉敞的话。

  乾坤秀士杜永光心卞大骇,猛可赶紧身形疾抢叹进,一挫腰,扇招易点为扇,住下一沉,启攻下盘。

  因为,除了这一着外,他可再也没有别的方法!须知,鬼见愁齐元如想以大博小,以双锥换取对方一命的话,这个算盘便打错了,只为乾坤秀士杜永光这一扇之力,只有千斤以上,所攻的面积部位,可是不光是下盘,甚至连丹田之处,也无法幸免。於是,形势一造成,那便将正恰相反,鬼见愁齐元可是非死不可,然而,乾坤秀士杜永光则仅是伤重而已!

  鬼见愁齐元到底是—代奇人的大弟子,反应极为灵敏,当下,猛然一叱断喝:“好!”身形随声拔空升起,但双锥仍是硬生生的下压对方挫腰易招之势,致使拔起的身形,很快的便翻转下来,仅仅离地五尺。

  乾坤秀士杜永光似了早已料到这一若,故此也喝声采,身形疾然往前抢进,避开这一着厉害的妙式奇招。

  鬼见愁齐元眼角人影一瞥,已知招式落空,紧接着疾然一转身落地。为的是以两人的这等身手,功力悉敌之下,只要为对方一抢先制着机先,则本身将绝对非败落不可,这是各个心中有数的。

  乾坤秀士杜永光前抢之身势未歇,滴溜溜的一转,足尖一借力,登时事桩站稳,正好与鬼见愁齐元成为相对面立之势,其间相距六尺,只见两人各个双目一扫对方,微敬露出惊叹之色,心中更是赞佩不已!如果,若非两人已然非判生死不可,仅仅是比武的话,那已可告一段落了。

  强烈的阳光,照旧射出它原有的火热,生像故意衬托下面这角落拼斗的人的心情一般,虽则将近午末之交。

  乾坤秀士杜永光、鬼见愁齐元两人,这相对一扫眼的情形,电也似的一掠即过!随却在鬼见愁齐元一喝声中,又再次展开战势,只因两人到底无论如何,可是非拼出生死不可,尤其是鬼见愁齐元这决心更大、更强烈!

  这次激战展开,形势截然不同先前,只因先前那种以快打快的方式,完全是凭着招式的取巧玄奥,以及反应之灵敏,故此谁也不能拖出十成幼道,真正做一下真修为,真造诣的硬碰内力!

  此刻,只见两人活开脚步,缓缓地,一步一步,极为小心忍耐的对绕圈子,但各人真力气劲已足,一触即发?

  两人越走越疾,间子也越绕越小,四下顿时无风砂石自扬,紧张之势,也因此倍增,只是双双未发动而已。

  须知,以两人这等功候相拼,早在招式出前,已须先预测敌人招式如何变化,自己应以何式对付,大凡功力绒高,则越发难测对方招式,并且时间也更短促!故此,此际在彼此都觉对方无隙可乘之下,只好尽力忍耐蓄劲到最後一刻,希望对方先出手而露出可乘之机。

  两人距离越绕越近,眼看连兵刃都快要相触了。

  倏地,鬼见愁齐元宛如平地焦雷般大喝一声,“骷髅锥”招式疾如旋风发出,一连环攻出六招。

  乾坤秀士杜永光吐气开声,居然在同时发动,只见“白玉扇”化成一线白虹泛射,和“骷髅锥”带起的白光交错相映,蔚成奋观。施出的招势,正恰和鬼见愁齐元攻出的锥招拉平,整整亦是一连环六招。

  “咻咻咻”真气随招发出的破空声连响,两人各个攻出六招後,又一口气的接着施出四招。

  “呛”的一声,南—见愁齐元左锥在最後的第四招,与乾坤秀士杜永光手中“白玉扇”硬碰了一下,发出刺耳的声响。

  同时之间,人影已分;两人各个震退两步,竟是功力悉敌!鬼见愁齐元猛可一叱,身形居然毫不停滞,“呼”的一招,右锥有如电光一掣,疾然又硬碰过去。

  乾坤秀士杜永光早已计算出这一着,“白玉扇”照势借着左足一跨前半分,“嘿”然展开扇迎过去,以硬碰硬!

  扇、锥相交,先天真气破空发出异响,两人身形又是齐齐震开!只见鬼见愁齐元竟像死了心眼,以为形势不变,延长下去必会稳占上风一般,先天“白骨阴气”集聚双锥,“呼呼呼”又连连攻出三招如上的招式。

  乾坤秀士杜永光天生一付绝不对人示怯的性格,更而正对上了劲,登时亦然贯足先天“阴煞气功”,硬碰而上!

  招发处,形势微变,鬼见愁齐元占先於两手交替施招,劲道潜力较为见出雄浑,居然於同对拼下,连进踏了半步多。

  局面依然继续下去,鬼见愁齐元略占上风,精神大振,“嘿”然连喝,声中出招,更增一份威势。

  乾坤秀士杜永光心中随着形势骤然掠过一个念头:“傻瓜,这是关系一生幸福和生命的大事,我岂能为斗气而这股学他死心眼般的硬碰不休……”这一点,只要他改变战略,继续打下去,可是不算贻笑武林的事!当然,这只是指最後他的战略,否则,将是绝对不能算数的。

  心念一动,猛可在“呛”的相交声响中,左手运袖一挥,疾射对方下盘,劲风潜力破空飒飒,既神速又凌厉!

  这出其不意的招式,鬼见愁齐元在骤遇下,除了闪避之外,可是只有一个办法——“硬迎”……更略可占便宜。

  当下,只见他易招换式,适才正恰与对方硬碰的右锥叫劲下沉迎去,但左锥仍是依旧挥砸攻出。

  “呛”“噗”两声,形势随声已然大变,回复先前以快打快的局面·不过,两人所发的招式,却全是虚招。

  敢情早先的一刹,乾坤秀士杜永光在出扇招来接对方左锥时,身形同时微微一挫,致使鬼见愁齐元原可占便宜下击的右锥,无法在与袖势相交时,发挥十成劲道,占到意料中的便宜。

  这中间,乾坤秀土杜永光已然神速异常的施比“移彤换位”的功夫,身形滴溜溜的欺前斜转身,并且本能的对正鬼见愁齐元背侧攻出一招虚招。

  正因如此,鬼见愁齐元在这形势骤变下,也本能的连着随即攻出虚招,以汇似实实虚虚的战略。

  虚招倏的一敛,两人不约而同的道声:“且慢!”随声人影一分,居然各个撤身後退四步,只是依然相对而立。

  两人话虽相同,心中之意却各有别。乾坤秀士杜永光暗道:“兵刃上,一轻一重,我可是吃了暗亏,如适才的硬碰,我并没有在功侯上低弱於他,但形势却令人一见即感如此,是以我非提议以空手对招不成……”他心念如是一转,故此这才有适才喝声撤身之举!

  鬼见愁齐元意思却是截然不同,他是以拚命之心而另有想法:“适才我仗以兵刃上的重量,无形中在功力悉敌下占了上风,但如今他即不再以那种打法相拼,这岂非变得如先前一般,不知要拼上多久始能分出胜负、生死,我看不如就将本门霸道天下暗器施出,或许便能一举功成……”

  心念如是,正因他另有一种男子气概的存在,宛如在伏牛山谷盆地与白斌、弘明和尚两人,展开连环拼生死时二败,於是才有这等与乾坤秀士杜永光不约而同的发声撤身之举的发生。

  同时之间,由於两人身形的骤分,在旁的人,登时也各个生出不同的念头。须知,他们全是眼光锐利之士,对於形势仍是不分胜负之数,可是瞧得清清楚楚,半丝也绝不含糊。

  玉罗刹鲍红杏目连眨,心中千头万绪,她真希望眼睛没有看错,是指胜负之数,尤其是乾坤秀士杜永光她对他可是有点偏护,到底如果已分胜负的话,师兄鬼见愁齐元没有受重伤,这一点,在她对父亲较好交代。

  吸血鬼打心底对这为爱而拚命的两人,可是有点同情,故此不由得暗道:“胜负未分,如果能就此解决的话,那敢情太好了。”

  当然,这仅是他在没有详细鉴察两人神色时的想法,等到他注视之後,便又自不同了。

  太空道人对乾坤秀士杜永光可是自幼扶养至大,一切举动、神态他都清楚之极,故此在他双目触及两人的神色後,便已深切地猜测到即将发展下去的形势,那敢情将是一场生命交关之战,尤其是鬼见愁齐元那满脸坚定的杀气,更是令人一见即知毫无可怀疑的豁出性命不计後果!

  於是,连这位武林八奇之一的他,也不由得注意紧张起来。因为这中间可是还差有一段距离,饶是他功侯何等精湛,却也将绝对在骤变之下无法救助,这不管他对乾坤秀土杜永光偏护的程度,如何的深切!

  至於要他此刻现身的话,倒是他不愿做的事,理由是他不愿在武林大浩劫即将爆发前,先与吸血鬼发生无须有的争执。他深切的清楚,只要他一现身,吸血鬼便将毫无疑问的帮起鬼见愁齐元,如果因此致使吸血鬼加入龙虎帮的话,那是做错了一件天大的事,对不起武林侠义道。

  当然,如果万不得已的话,乾坤秀士杜永光有了生命危险时,那可是再不会顾虑到这一些!到底这是他心中另有长远的计算,问题只是迟与早罢了,虽则照理乃是有点不对,可是他已认为理由足够了。

  这一点,也正是他在武林八奇,正、邪两面的正派“僧道尼丐”四人中,会居於当年名震寰宇的昆仑派弥陀僧二下的最大的原因,还有的,当然便是在武学的修为功候造诣的高低了。

  各种想法、看法,在旁的三人心中,虽然来去如电,一掠即逝,但乾坤秀士杜永光和鬼见愁齐元之的形势,已突破沉寂了。敢情自两人发声撤身後,可是谁也没有开口先说了一句话。

  “嘿嘿”鬼见愁齐元神色带着凄然的冷笑两声,道:“姓杜的,我们这般打法,你大约觉费时吧……”

  乾坤秀士杜永光暗道:“你姓齐的别想打鬼主意,我杜某绝不会上当!不过,我倒想看看你出些什么鬼名堂……”

  心念一动,点了点头,到底鬼见愁齐元的意思,可是与他同一起点。同时之间,脑海中已连转了数个念头,诸如适才硬碰那般的事,只要是他吃亏的,他将想好理由驳开,绝不做傻瓜。

  鬼见愁齐元不管对方怎么想,双眼一见点头,丑脸自然地又掠过一层杀气,倏的把双锥插回腰间,却是没有另外的举动,生像早知乾坤秀士杜永光绝不会趁机出手一般。

  乾坤秀士杜永光微微一笑,到底在紧张之中,可是有点不自然。同时之间,右手“白玉扇”一扇,也缓缓地往腰间收插下去。

  “且慢!”鬼见愁齐元倏的出声阻道。

  乾坤秀士杜永光鼻孔大“哼”一声,道:“你……”

  “我……”鬼见愁齐元不等他出口说下去,因为已知他要说些什么,当然是:“你敢瞧不起人!”这类的话。

  只听鬼见愁齐元接着抢道:“我的意思是,要你尝试本门的‘白骨回散沙’,只因传闻你的白玉扇有着专破暗器的功能……”

  这句话,後面的一段,它可是名符其实,乾坤秀士杜永光确有这等能耐,只是对这霸这天下与天山派的暗器“燕子追魂镖”齐名的“白骨回散沙”,是否能够如意料中一般,把它破去,这在他本身却是不敢确信!

  乾坤秀士杜永光心中暗骇,料不到对方居然要以暗器对付自己。话虽如此,却已朗声笑道:“好……”

  声未落,鬼见愁齐元“嘿嘿”冷笑声中,倏然一扬手,三点乌光缓缓脱手飞射而出。这正是霸道江湖的雪山派暗器,以死人白骨浸毒精炼而成的“白骨回敝沙”,其妙用乃是份量极轻,更能回环飞舞四散,令人防不胜防!

  这三枚白骨回散沙离手处,居然均不指向乾坤秀士杜永光,却向他两旁胡乱飞射舞了过去。

  乾坤秀士杜永光未及思维,眼前乌光又是连闪,敢情又有三枚迎面飞到。随着,鬼见愁齐元右手再扬,随见另六枚白骨回散沙齐齐飞出,却斜斜的从乾坤秀士杜永光头上飞过。

  鬼见愁齐元在电光石火间,已然发出十二枚白骨回散沙,顿时满空响起“嘶嘶”破空之声。

  乾坤秀士杜永光见辩较广,见势猜测明白擦身过去的白骨回散沙,定会回头,更於转念间,想出一法,知道自己若然不动,便将较易防守。当下,稳立如山,“白玉扇”一层扇风,首先将迎面而来的三枚拍跌地面。

  这一下,他以先天“阴煞气功”的气劲功夫发出,劲道奇重,故此饶是鬼见愁齐元发射时,乃是以先天“白骨阴气”的气劲功夫发出,却也因间接施劲,略有相差,竟是被一拍便跌地面。当然,这是两人功力悉敢之故,否则只怕不但拍不掉,还要为劲道之差,而出奇不意斜飞起来之势所伤。

  差不多在同时之间,背後风声飒然已又射到。本来共有三三六枚,但因乾坤秀士杜永光身形屹立不动,鬼见愁齐元判断错误,发射时手法有别,故此只有一枚易向射他的後脑袋要害。

  乾坤秀士杜永光白玉扇一收,疾如电光一掣,反手一迎撞,“喳”的声响,立刻撞翻跌落在数丈之处!

  手法神速,轻描淡写,仅仅一瞥间,便已击落四枚,但另外八枚却笼罩在他身後丈圆之处,随时都有易向突击而至的可能。

  鬼见愁齐元杀气腾腾,岂能让对方有缓手息气的余地,“哼”的一声,早已又跟着发出十枚白骨回散沙。

  霎时间,“嘶嘶嘶”破空之声大作,只见这才发的十枚白骨回散沙,疾如离弓疾弩,电掣星泻,直袭射击过去。

  乾坤秀士杜永光白玉扇由合撞击,到展开扇拍,硬架硬封,却因白骨回散沙所用手法力道大不相同,居然稍沾立即斜飞上天。

  这电光石火间,鬼见愁齐元已又另发出两枚,合上先前的八枚,易向骤然由半空中飞下来。

  “嘶嘶嘶”声中,斜飞而上的十枚,和飞下的十枚,共计二十枚,倏的当空相触,另发出刺耳的响声,更倏然随着相走之势,乍然分开,没头没脑的分做上下左右,宛如雨点般的密袭向乾坤秀士杜永光。

  这一下乍然分袭之势,时间有快有慢,有的甚至直射地面,然後才又忽然反弹,迳攻下盘!

  这一手,有个名堂唤作“魂断骨寒”,正是霸道天下白骨回散沙最厉害的发射手法。此刻的形势,就叫雪山派掌门人八奇之一的白骨怪出手,也不过是如此这般手法而已,至多仅仅增加劲道罢了。

  近在旁观看的玉罗刹鲍红、吸血鬼和藏身一方的太空道人三人,除了她之外,两位八奇之一的人物,亦仅是对这等手法的厉害,听过传说而已,不觉齐为乾坤秀士杜永光凛骇不已乾坤秀士杜永光心下大骇,紧张的半丝也不敢疏忽,猛可大喝:“嘿!”的一声,白玉扇展得尽开,身形骤然拔空,为的减去下盘被击的部位。同时之间,白玉扇凌空疾挥,将突袭头、脸、五官七窍的几枚挡迎得无影无踪。

  谁知,就在他身形正将如势落地,并且将趁势对鬼见愁齐元做疾如电也似的一击,倏的“嘶”的一声,由下面射上一枚白骨回散沙,来势快速异常,形势绝无可闪避及挡迎封架!

  原来,这一枚白骨回散沙,乃是乾坤秀士杜永光适才太过用力下击,致使一触地面再反弹射击而至。

  玉罗刹鲍红惊叫一声,只见这一枚白骨回散沙,正好射中乾坤秀士杜永光的小腿,他闷哼了一声,身形跌落地面,显然白骨回散沙的毒气,已然攻进皮肉血中,故此这才站不住身形。

  同时之间,人影连晃,两条人影疾扑向乾坤秀士杜永光身躯落地之处。正是玉罗利鲍红和鬼见愁齐元。

  另有两条人影,身法更快,却是疾拦向鬼见愁齐元。只因鬼见愁齐元正双掌随身并进,准备再给於乾坤秀士杜永光一掌,因为白骨回散沙之毒,玉罗利鲍红带有解药,故此,他非再击对方一掌,使其当堂毙命不可!

  “呼”的一声,鬼见愁齐元身未到掌已发,施的正是先天“白骨阴气”的气劲功夫,夹着发出的“双撞掌”招式。

  电光石火间,“砰”的一声巨响,另外的两条人影,身掌到发,正好撞挡上鬼见愁齐元发出劲道潜力!登时,气劲四散,人影已分,只见这两人正是武林八奇“僧道尼丐,妖魔鬼怪”中的太空道人和吸血鬼。

  原来,在这生死的一刹,太空道人抢身扑出,故此才能在不相等的距离上,堪堪的和吸血鬼同在一刹挡住了鬼见愁齐元,救下乾坤秀士杜永光一命。因为此刻已见玉罗利鲍红将白骨回散沙的解药给乾坤秀士杜永光吃下了。

  吸血鬼眼光一触及太空道人身上,已知是谁,竟道:“哈哈,敢情武当掌门道长驾到了。”

  鬼见愁齐元一听心中大震,暗道:“幸好适才这两人皆由两旁拦阻,无形中劲道减去五成,再又因两人正面相对碰,减去一成,否则,若然正面交手的话,只怕早已一命呜呼了……”

  “长白掌门兄台客气了……”太空道人接口朗声揖手道。随着,移步朝乾坤秀士杜永光走去。到底这是他唯一的弟子,怎能不叫他关心呢?

 
 

 
分享到:
影响历史的中国古代十大酒局揭秘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8
三字经37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2
三字经84
白雪公主
农民皇帝朱元璋的五大历史功绩
荒淫错乱废帝刘子业姐弟恋秘史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