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幽禅功 >> 第十二章 心血四命,宝驹获新生 情深一往,痴情早种因

第十二章 心血四命,宝驹获新生 情深一往,痴情早种因

时间:2014/4/15 15:32:12  点击:2534 次
  太阳逐渐升高,吸血鬼、白斌、姚碧、鬼见愁齐元,弘明和尚五人,站立在日光下的幽谷中,白斌缓缓地将有关鬼见愁齐元师妹玉罗利鲍红的事,叙述出来。等到他说完一切时,不觉已是日正当中。

  鬼见愁齐元苦笑道:“白兄,适才无礼冒犯,幸勿放在心上,小弟这厢赔礼!”说着,拱手躬身作礼。

  白斌莞尔一笑,领受了他的赔礼,神态十分真诚。

  鬼见愁齐元只觉千头万绪,爱怨千重,又是苦笑一下,猛然一转身,身形动处,展开轻功迳朝前面乱石堆隐去。

  随着,但听乱石堆后,传来一阵惨笑,却是逐渐远去。无疑的,这是鬼见愁齐元忍不住心中自怜自怨的情绪,而自然发出的。

  吸血鬼悯然道:“恨海难填,情天莫补!试想同堂学艺,耳鬓厮磨,她既无意,他又何苦呢?”

  这句话,居然出自一代魔头之口,自是别有感慨!

  白斌心神一怔,暗道:“啊!原来他这当师兄的可是锺爱着师妹……唉,世上许多事情,真的常出情理之外,尤其是‘情’之一字,更是难以用常理去规范,这也就难怪连吸血鬼这邪道魔头,也不觉代为怜悯。”

  弘明和尚此刻也似乎忘却自己的处境,想道:“无怪人云千古以来,情关最难勘破,如今我虽非因避尘却而遁入空门,但这一来,无形中却少去了不少麻烦。不然,就凭我在他这年纪时,此刻见到这姑娘也将非动情不可。”

  姚碧这刻听完了白斌的叙述,心中突然一宽,奇怪的,那闷酸的气氛,居然消失了。一时间,她生像忽然堕入沉思似的,凝眸无语。其实,她正连吸血鬼对鬼见愁齐元悯然所说的话,也顾不及细听的正目不转睛的凝视着白斌的俊睑,其间的意外,她只觉既温馨,又甜蜜。

  四周自吸血鬼说过那句话後,又浴浸在沉默之中。

  “其实,我只要有一个云妹就够了。”於是在转念间,白斌又想到赤云追风驹的生死,心想:“我得开口问问吸血鬼才行,他见多识广,胸罗万象,或许有简单的办法医治它,不过,我从何说起呢?”

  敢情以前昆仑派与长白派之间,可是没有什么渊源。这刻间,他可是连弘明和尚的怨恨,也暂时忘记了。

  他不期然的俊目一转,朝赤云追风驹看去,眼光经过姚碧的面前,居然跟她的眼波相触,只见眼波中露出脉脉情意。

  这一下,立教白斌吓得心头“咯咯”大跳,暗道:“你这姑娘可别再这样,我可在不久之前,才把江英琳勉强敷衍了过去呀!”

  “师父——”姚碧和白斌的眼光相触,欣然的一笑,娇声对吸血鬼道:“我问你话,你还未回答我呀!”

  吸血鬼“嗯”了一声,似乎有点犹豫的沉思起来。

  弘明和尚冷冷暗道:“其实,这匹马纵是死了也值得,凭着救了主人的命,它对‘忠义’两字已两全了。”

  奇怪的,他这时反而不觉得离开与否的问题的重要。其实,这仅仅一股血气之勇而已,只因他常以英雄自居,偶然被欺笑之故!

  “谢谢你!”白斌暗自对姚碧的一问,感激在内心裹。但另一面,却是激动之极,这情形只要吸血鬼一句话,说出赤云追风驹无法救治,他便将再次与弘明和尚一拼生死,纵然後果不堪想像,也是在所不计!

  因为,凭着吸血鬼的阅历见识,所说出的话,绝不会有差错的。不过,如另有奇遇的话,那又另当别论。

  “师父,碧儿知道你一定能够的!”姚碧没有再摧,却说出这么一句既含有“捧”味,又非逼吸血鬼医治的话来。

  吸血鬼猛然呵呵大笑,毅然道:“好,我一定医好它,但你先叫他把它抬到家裹去,我去去就来!”

  白斌心神大喜,差一点叫跳起来。只见他俊目一溜,对着姚碧露出感激之色,但另一方面,却暗含忧虑之色。

  吸血鬼又道:“现在你这位少林高弟可请了!”

  弘明和尚冷硬的“哼”了一声,手中“筑卞神杖”一顿,“砰”的上尘飞扬,身躯借着一顿杖之力,已然拔身飞往对面树林。声道:“我们走!”只见催魂使者赫炎闻声随即一晃身,展开轻功跟去。

  到底人类对於生与死的择取,都会选择前面的一项,虽则他临去前,犹是有着那股气,但到底他还是走了。

  吸血鬼双目瞪着弘明和尚与催魂使者赫炎的影,暗道:“凭着这人的身法,他虽没有练先天真气的气劲功夫,但他已可达上练後天修为功夫的顶尖角色了。”这中间所指的他,当然乃是催魂使者赫炎。

  随即,只见他回头一瞥姚碧,道:“我去去就来,你们先把它搬回家。”声落,身形一动,已然离开三丈多远。

  白斌心中疑惑,想道:“他去做什么呢?莫非是追弘明和尚,准备把他击毙,因为他适才对吸血鬼无礼。”

  “不过,凭着吸血鬼身居八奇之一的名头,看来绝不会这么做的,但听说他行事向来奇诡莫测,或许也有可能!”

  他这个想法有点太过武断,这也许是另一种成见的关系。他居然没有想到这吸血鬼或许去为赤云追风驹配药。

  姚碧见他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说道:“我师父不会骗人的,他或许去配药也说不定,他一定很快就回来的!”

  白斌忽觉自己不该想得那么多,人家可是答应自己把赤云追风驹医好。当下,连忙解释道:“我并没有这个意思。”

  这句话,在他可是在姑娘面前,自生以来的第一句谎话。觉得似乎不该对这么一位天真无邪的姑娘撒谎,虽则她可能已懂得很多,连爱也包括在内,但他终於满不自在的俊脸泛红,羞惭不已!

  姚碧杏目一溜四周,此际已仅剩下她和白斌两人了。她莞尔一笑,含羞地道:“我姓姚名碧——”

  白斌礼貌的应声道:“姚姑娘——”

  她本来在说出自己姓名後,已俯下了头,此刻被他一唤,不觉又抬了起来,但随即又羞涩涩的低了下头。

  须知,一个姑娘家,无论如何的天真幼稚,在她向一位初见面的男子,自动的先说出自己的姓名,那其中的含意,可是深远之极。至少在这姑娘的心底,对那男子已有一无法算出的情意。

  高挂天际的太阳,发射出强烈的光和热,四面脚下的树叶、青草,都炙得露出萎靡的样子,敢情已到午後未申之交。须知一天之中,以此刻最为燠热。

  “啊!姚姑娘,天气很热,日光很毒,只怕它晒太久了不好!”敢情在这刻间,他看到赤云追风驹的身躯动了一动,故此心中有点忧虑的说出催行的话。自然,他在此刻已深切的瞧出姚碧对他的情意,但他能怎么作呢?

  她忽然着急的抬起粉颈,道:“那你赶快把它抬起,你跟着我,我们这就走,等到那边的树林,就无关要紧了。”

  他随声挪步到赤云追风驹前面,身子一蹲,双手一拉,已然平平稳稳的把它抚托起来。

  “走吧!”她说着,当先起步朝适才来路走去。她没有走得很快,只因怕他跟得太快,震动了赤云追风驹。

  当下,两人缓缓地放步走着,不久已进入树林,并且逐渐往树林深处移去,但两人始终没有再说一句话。

  树林中,在白天裹日光穿叶微微透射进来,故此倒也并不显得昏暗,同时在这种天气下,倒也舒适清爽。

  半晌,倏的前面出现一间茅屋,眼光到处,居然正好建筑在这树林的深处,除了北面一条清水流到茅屋前面之外,四周全是树木,这形势一看即知,这条清水乃是由人工引来的。

  她蓦然一停步,回头道:“前面就是我们的住处。”

  敢情这正是她与吸血鬼一年来,所居住的地方。

  她说完,又起步领前往茅屋跑去。这一次,她显然展开了轻功身法,故此只见她两个起落,便已到达屋前。

  白斌乃以原来的脚步前去,却在见到她的轻功身法时,心想:“看来她虽犹及不上我此际的火候,但她确已得到吸血鬼的真传,只要假以时日,凭她身材的灵活,将来轻功必驾我之上!”

  转念间,眼前一亮,已然到了茅屋之前。只听她道:“你乾脆一口气把它托进屋裹来,以免在外面又费事。”

  原来,她此刻已把屋前大门打开,并且嫣然而笑的站立门旁。

  他应道一声:“好!”随身跨进大门。只见一间地方十分宽润,两旁却堆排着桌椅,一看即知这布置乃是适才匆匆移成的,无疑的,这些桌椅本是整整有条的分列在这间房里,但却在适才为她所移动,这才变成如此。

  “多谢姑娘帮忙!”他口里说着,已然轻轻地把赤云追风驹的身躯,横平着放下来。

  她虽然此刻犹不知他对自己的情意怎样,但在他这接二连三的称谢下,芳心裹可是飘飘然欣悦之极。

  她杏目轻溜,只见他放下赤云追风驹後,一双俊目在它的身躯上看来看去,那神态可真关切到极点。

  他轻轻地唤了两声:“宝儿——”

  那赤云追风驹居然随声勉强的把眼睛一睁,但很快的又合了下去。虽则如此,却已使白斌放心了不少,到底它并没有死去,同时,在经过了将近一天的时间中,显然伤势并没有严重下来。

  他微微抬眼一瞥她,随即便转往大门口看去。因为他此刻的心情,最期望的乃是吸血鬼赶快回来。

  同时,还有另一个理由,乃是他最怕姑娘家这种温情的眼波,故此正好借有这个理由,能够减少她的哀愁!

  她似乎不知其间竟是这等复杂,其实,凭她的年纪,以及从未被撞开心扉,根本就不会想到这个上头。

  此刻,她以为他心中焦急着师父不赶快回来,这才如此。便连声慰道:“我师父很快便会回来的!”

  他轻轻地“嗯”了一声,心中却确信她的话。须知,凭着她天真善良的性情,以及此刻又多填进的一份情意,不管吸血鬼失信,或是她撒谎,在他心目中,那已经足够使他给於她真诚的谅解。

  於是,两人便静默了一会儿。虽则时间很短,但两人却觉得比平常快上一倍有余!

  她忍不住的问道:“你是否可趁这段时间,把得到它到它受伤的经过说给我听听,我真想知道它为什么受伤?”

  他骤然露出自傲、自怜的苦笑,这是他内心对赤云追风驹与他之间的关系而感慨的流露。

  他觉得说出给她听最好,於是,他在苦笑後,喟叹了一口气,侃侃的将自在衡山西面的农庄得到赤云追风驹的事说起。

  她显然感到很有兴趣,并且极为留心的听着。自然,这是由於他还未说到幽谷牧主人受伤的悲壮地方之故。

  他见她如此,於是仍然继续的说下去。

  就在这时,很远很远,远在将近相距此地百里的地方,传出四声死前的惨叫,有四名行经该地的商旅遭应惨劫!

  这四人,死得不明不白,将来到阴间绝对当糊涂鬼。他们只觉由路旁倏然闪出一名红面老者,至於其他的除了随即忽觉一股奇异的潜力撞来之外,他们便上阴间报到了。敢情这老者乃是吸血鬼。

  自然,这由於距离的关系,白斌与姚碧两人,并不知道曾有这回事发生。并且这四人还是没有练过武功,且与吸血鬼没有丝毫恩怨的商旅。

  吸血鬼击毙这四名商旅,乃是施出长白派绝学先天“红心功”的气劲功夫。只见他对四人的死,并没有发出什么感慨。他殷红的脸色,倏的一变,变成皙白如纸,双脚移近四首尸体之旁,运起先天“红心功”的气劲功夫,贯透双掌对着尸体遥挥,顿时出现两道淡红的气流,在尸体与他双掌之间,来回往返。敢情这乃是他施出先天“红心功”的气劲功夫时,特有的象徽。只是他对已死的人施出这种先天真气的气劲功夫,可不知用意在那裹?

  随着,他皙白的脸容;又恢复了原有的红色。他“嗯”了一声,随声已把先天“红心功”的气劲功夫敛收起。同时之间,只见他身形随之一晃,已然展开轻功,朝幽谷树林这边疾奔回来。

  他脚程身法十分快捷,故此这百里路程,根本并不算是一回事,那还不是片刻工夫,便已到达。

  身形未停,一晃之间,继续抢进大门,却见姚碧露出悲壮感慨的神情,白斌亦露出悲凄的神色。

  他身形一停,骤然一怔,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因姚碧自跟他学武以来,从未露出此等神态。

  怔然间,他心中有点疑惑糊涂,问道:“碧儿,你怎么了?”

  这神态只要她说出的事,乃是因白斌对她有所冒犯的话,那他势必将白斌击毙而後已!

  姚碧悄悄道:“这匹马救主受伤,师父,你说这举动悲壮不悲壮,伟大不伟大,我心中真是感慨万分!”

  原来,在吸血鬼回来之前片刻,白斌已将有关赤云追风驹的事,说到它在幽谷救己的地方,全部结束了。

  白斌接道:“老前辈,白斌觐见金安!”

  吸血鬼“嗯”的应了一声,却没有别的表示。

  姚碧道:“师父,你说能够把它医好,那就赶快动手吧!”

  她说着,杏目一瞥白斌,那意思好像是说:“你这个人呀,你怎么谢我?”但究其实,莫说眉目传情,叫他别忘记她对他已是情苗深种来得恰当。

  吸血鬼道:“好,但你们必须离开这裹到外面去。”

  白斌虽然有点犹豫,但见姚碧的娇脸,那种欣喜含情的神色,立时应了一声,移步朝门口走去。

  姚碧自然地跟在白斌身後走出门口。虽然此刻已是离中午很久了,但各人的肚子,却全不觉得饥饿。

  白斌、姚碧两人,离屋缓步走到屋旁清流边的两块青石上对面坐下。两人眼光相触,奇怪的,这次却变得夷然起来,生像在这顷刻间,已泯没了世俗的男女界限。这也许正因为两人心中目的相同,同是等待希望吸血鬼能够将赤云追风驹从生死边缘中,救活过来之故。

  於是,两人相对坐着,却默然的等待下去。

  屋中,吸血鬼等待白斌和姚碧两人,离去之後,移步走近赤云追风驹身旁,细细地端详了一会儿。

  暗道:“真是天意使然,凭它这等伤势,错非遇到本派练就先天‘红心功’的气劲功夫之人,就是任何神医也无法医治它的伤势。”

  心裹说着,又喃喃道:“还好,时间并没有搁得太久,同时它本身功候亦不算低,不然,我虽吸取了四个常人的心血精华,却也不一定够它治伤之用。嘿!四条人命,换一条畜牲的性命,它以後纵然再如此,也值得了!”

  他一边喃喃说着,一边已然运起先天“红心功”的气劲功夫,贯注双掌,右掌伸贴赤云追风驹的丹田之处,左掌却顺着它的身躯缓缓逼抚起来。

  原来这长白派的先天“红心功”的气劲功夫,另有一种医疗的妙用,不过却太残忍,只因在医伤之前,必须先以击毙活人,吸取人身的心血精华,然後,再掺於先天真气之内,输入伤者之体,其效果可说灵验之极。

  他这时为赤云追风驹医伤的方法,就是如此。他此刻正将适才击毙吸取後的人身心血精华,掺和先天“红心功”的气劲潜力,以双掌贯注到赤云追风驹身上,同时辅助它运气传透全身。

  果然,不愧他心中的夸言,赤云追风驹经过抚遍一次之後,眼睛已然能够睁开,同时呼吸也大气了。

  他脸上掠过骄傲得意的笑容,沉气低声的道:“你如果能运气时,就随着我左掌运行。”

  赤云追风驹早已通灵,能解人意,只见它眼睛一闭又睁,虽则因此刻尚未能出声,但他已知它的表示了。

  他继续不断的轻抚椎它的全身,此刻他已觉它能够运气转身了。这情形,只要再两遍的话,它伤势便可全好了,同时也能走动,完全跟没有受伤时一样。

  再一遍过去,赤云追风驹的眼睛淌泪,轻嘶了一声。这是衷心感激,表示铭心刻骨的意思。

  最後一遍,虽然赤云追风驹已恢复了七分以上,但却是一个紧要关头。只因他和它在他双掌离它身上之际,如果时间的配合上,有了分毫差池,则它的血气,可能将会忽然逆转,宛如走火入魔一般,立即毙命!

  他喃喃告诉它:“你现在可要注意,在我‘嘿’的一声之际,你暂时把血气压逼住,等我双掌离开片刻,你再运行下去!”

  声方落,“嘿”的一声,他已将双掌收回,同时钦去先天“红心功”的气劲功夫。只见他神态颓然,缓步走向门山,大大的吁了一口气。须知,这种以本身修为的先天真气为人为物疗伤,可是对自己的真元十分消耗。

  赤云追风驹在他“嘿”然一声之间,同时“唏聿聿”的一声长嘶,整个身躯一翻,已然渡过难关而站立起来。

  外面,白斌骤听吸血鬼的“嘿”然之声,心神微微一懔,但在随听到赤云追风驹的嘶声时,登时兴奋的跳起来。

  他口中叫道:“姚姑娘,宝儿医好了!”身形一晃,已然疾抢过来。其兴奋的程度,端的非笔墨所能形容。

  姚碧一听,亦是随他身後赶到。她心中同时现出两种感觉。第一:她终於使师父救活了这忠义主人的宝驹。第二:她终使心爱的人感到如此的兴奋,虽则此刻犹未彻底的知道他是否也爱自己,但首先能够这样也就够了,至少,他对自己的爱,总不能够太过“无情”。

  门口,走出一个人来,正是吸血鬼。他殷红的脸色,在颓然中似乎淡了一点,但却挂露出强烈的骄傲得意之色。

  白斌一见,身形骤停,忙躬身谢道:“老前辈,白斌觐谢救驹之恩,永铭肺腑,没齿不忘!”

  姚碧脸色一怔,轻唤一声:“师父!”

  吸血鬼听到白斌的话。冷冷地“嗯”了一声,但被姚碧这一叫,脸上顿时现出一片笑容。

  但是,他的心中却奇怪的想到:“我近一年来,好像有点变了,只要看到碧儿的面容,就把以前的豪气全抛到九霄云外。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看来何以会如此一点,我纵是想它个三日三夜,也将绝对得不到结果。”

  可笑的,他居然把以前那种强横霸道,独断独行的偏激性格,认为是英雄豪气,真是可笑又可悯!

  他缓步走出大门,随即朝适才白斌和姚碧两人,所坐的清流边之青石走去,真是别有风度。

  白斌心中暗道:“纵然你对我态度如何的冷淡,但大丈夫恩怨分明,将来只要有关你的事,我姓白的必定不管如何的艰难,也将助你一臂之力。虽则凭你的这等武学修为,有事时不一定需要我的相助,但我一定有一日会报答你!”

  他心中说着,却见赤云追风驹已然由门走将出来,於是他便缓步迎上它去。到底它的由死回生,在他可是一件万分重要的事,至少他内心中会减少了一份惭愧的感觉,如果它死了的话,这可是为他的呀!

  当下,一人一马相互迎上,顿时悲恸,亲热的依偎在一起。他轻轻地道:“宝儿,我一时不慎,却害苦了你!”

  赤云追风驹轻嘶连连,似已作了千言万语的解释慰藉,和表示那救主的行动,可是应该的一般。

  姚碧杏目轻溜,心中激起千万种感慨,师父、爱人、义驹,居然团团包括在内,简直无从分辨。

  她杏目一瞥白斌和赤云追风驹的情形,想道:“只要他以後能待我如他的马一般的好,那我纵然变马也甘愿了,至少我可永远跟他在一起。”

  想到这裹,她忽然有点恐慌起来,他或许就要与她别离了,但随着又想到只要他知道自己已爱上了他,而他也有同感时,那岂不是一切都不必去想了。於是,她欣悦的微笑了,还奸,她并末想到相反的一面,不然,定非令她填上一份凄悲的感觉不可,到底她是多么的失望呀!

  她心中怀上一份幸福的感觉,转身朝着吸血鬼走去的地方缓步行去。到底她的师父是听了她的话,这才会有医治赤云追风驹之举。显然,她的师父确实费了不少心血,不然他断不会有这等疲乏的神态。

  “师父——”她轻唤了一声,在他转身问,她已依偎到他的怀中,悠悠的说着些片断的碎语。虽则连他自己也不知到底说了些什么,但他却仍是喃喃不断的“嗯”声应着,彷佛全听在耳裹一般。

  太阳逐渐西移,虽然仅仅是酉刻时分,但只因此地是处山谷环绕的树林间,却有如已到酉戊之交的时分了。

  四面寂静之极,这真是一个练武的好地方。白斌和赤云追风驹静默的在感慨中依偎着。吸血鬼和姚碧师徒两人,偶然做了片断的碎语,声音却几乎连自己也听不清楚,故此也宛如静默一般无二。

  这时,他们三人一马,全浸浴在这种莫名的情境,非但忘记饥饿的事,居然也忘记了韶光的流逝。

  忽然,归巢暮鸟,成群结队的扑翅飞过,同时发出“啾啾”的叫声。原来,此刻真正已到了天色入暮时分,除了西边的天际,犹有夕阳余晖,映出一片彩霞之外,其余的三面,皆已呈了暗黑之色。

  白斌、吸血鬼、姚碧、赤云追风驹三人一马,同时苏醒察觉,双方齐齐迎面走了上来。

  赤云追风驹再次对吸血鬼及姚碧两人,发出一声感激的轻嘶。

  吸血鬼道:“天色入暮,这位昆仑派门人如果没有要事,老夫想留你一宵深谈,同时两派也可由此交谊交谊!”

  姚碧未等白斌答话,娇脸上已掠过一层喜色。

  白斌慨然答允,只因这中间他绝没有理由借故离开。吸血鬼对自己的态度,已有政变。同时,也不能太伤姚姑娘的心,至少她曾帮过自己不少忙。还有,一个姑娘家第一次对某一个男子倾心,那是最伤她心不得的,不然,那後果将是不堪想像,它绝非以悲剧收场不可!

  随着,吸血鬼便吩咐姚碧去准备菜饭。

  膳中,三人对面而坐,吸血鬼和姚碧一边,白斌独坐一边,居然随便的谈起武林间的片碎之事。

  吸血鬼首先坦然的将这次重踏入江湖的目的,以及遇救姚碧传艺的经过,详细的说了出来。

  自然,这中间有一点极为重要的关键,就是他不知白斌已与他的至交天山派千面人妖,成了对敌之势,不然,他或许会因此反目相对亦是不定,同时,更谈不上早先为白斌医治赤云追风驹之举。

  白斌听在耳裹,心神暗中一怔,却不敢显露出来。暗道:“啊!老天爷真是作弄人,我今年中秋之夜赴约天山,将必定与他遇个正着,那时真是恩怨难分,必定使我进退两难!”

  想到这裹,他不敢再想下去,只因一个修为的功候已达登峰造极的人,只要面前的人,有所意外的神色露出,便会立即察觉的。同时,他也不想让吸血鬼在此刻知道这件事端,而在这位天真无邪的姚姑娘面前,有不愉快的事发生。

  他於是很快的回出话来。他缓缓地将他知道的武林大事,全部说了出来。尤其是那崆峒派、雪山派已归并入龙虎帮,少林派已取得与西藏派同盟的事,更加强调的说明给吸血鬼听,并且又指出许多自己眼看耳闻的证明。

  姚碧虽然对武林中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但她曾听师父说过当今各派的武功之强弱,故此心中也生出不少念头,但觉天下之广,能人之多,事事的演变,完全是那么的奇妙!正是世间人事瞬息万变,人生太过短促无常!

  吸血鬼骤听之下,惊讶万分,正是知者更知,茫然者根本不当一回事。他想不到仅仅一年之间,武林中便有如此大的变化,但也因此激起更大的雄心,那是想独霸武林之壮举!

  “哈哈!好,这真是数百年来的壮举!”他奋然的笑道。

  随着,又说了一些武林碎事,便称有事先辞退回卧室,叫姚碧陪白斌到附近玩赏夜色。

  这举动看来并没有怪异的地方,但在白斌灵敏的脑筋中,却已知他是为着慢慢分析当前形势,以便日後一旦与天山派千面人妖合作後的应行步骤。

  当下,白斌与姚碧两人,单草的把饭吃过,收拾一下,在她的欣悦盛意之下,他没法推辞的跟她玩赏夜景。

  天上一弯下弧月,嵌文遍布着宝石般的群星之中,凉风徐徐,这真是一个寂静可爱的夜晚。

  两人默默的走出门口:经她的提议,双方相对坐到下午曾经坐过的清流之旁的那两块青石上。

  姚碧首先道:“你对世间的一切,好像犹比师父知道得多,你可否将适才你所说的,更详细的加以解释给我听?”

  她只因一开始便以“你”字来称呼他,虽则她已知道他的姓名,但到底说惯听惯,倒也没有异样的感觉。

  “啊,我怎能比得上她的师父。”白斌心中说道:“我只不过是关心这一年的事,知道得较他清楚罢了。”

  他没有加以解释这中间的关系,因为他在这刻间,掠过一个念头:“看来她也快出道闯练江湖了,我就不如趁这机会,把我所知的一切武林形势,说给她听,一方面算是报答她这次的恩惠,同时日後她也可因此得益不少。”

  於是,他俊目一瞥她的娇脸,点了点头,缓缓地将当今武林各派形势,详详细细的解释分析给她听。

  她静静地听着,节节都收进脑海中,暗暗的记下来。

  随着,他又在一切说完之後,也将自己的身世,和学武的经过,坦然的说给这位美丽天真的姑娘听。

  这一点,他是为了什么呢?他自己也无法解释,只是当他见到她的眼光,便有使他这般不克自主坦然继续说出的理由。虽则她并没有问到这一点,但却因此夷然的神态,使他对这一些世俗的界限泯没了。

  她听了他的身世,居然也是一位孤儿,不由得更生出一种微妙的感觉,好像由於身世的相同,彼此的心更接近了。

  於是,这一瞬间,她的杏目中,又闪射出异样的光采,默默地凝视着他,正是情脉脉,无言胜有言。

  他心中一震,适才那种夷然的神态,完全清失,他变得埋怨起苍天,想道:“正是人生自是有痴情,此事不关风与月,我真希望苍天有限,千万不要使这位天真美丽的姑娘对我生情,只因我只要一个云妹已够了!”

  他点了点头,默默无语,生像他已知她对他的情意一般,只因他真不能使这位天真美丽的姑娘太过伤心。

  这一下,她却误会了,芳心一喜,居然动身向他靠了过去。到底澎湃的情意,使她矜持不住的这样做。

  他心中大骇,知道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但此刻他怎么办呢?他绝不能把她推开,或开口跟她解释,这将是做得大火了。自己是个过来人,知道她此际的情境,和心中的感觉,那是用尽世间所有的字汇,世无法形容的!

  娇躯的依偎,使他只觉隐隐有一缕香气,幽幽的袭入鼻中。他即不想令她伤心而推开或解释给她听,於是,他只得静静的享受这个权益。

  她靠去的当儿,芳心真有点恐惧,到底仅仅如此的点头,还不能真确的决定呀!这时,她不见他有任何的动作,虽然有点奇怪,但却似乎没有理由使她想得这么多,她只觉整个娇躯,全生出了飘飘然的异样感觉。

  忽然,她禁不住的悄声唤道:“斌哥——我——”

  她根本不知要说什么,只见她双颊飞红,居然娇躯一倾,整个埋入他的怀中,芳心裹却是羞涩涩,情怯怯!

  他骇得连心都跳到口腔中,想道:“啊!想不到我为着不使她伤心,却越弄越糟,我看非得把她推——”

  把手一伸,搭上她的云发,不知怎地却乃不忍照他心中所想的做下去。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他从来做事没有不毅然决然的,就是对江英琳的痴情,他也从容的安步离开了武陵城。

  这时,他忽然双臂一圈,把她抱在怀中,在他心中有着好像正抱着此刻正在青云谷的爱人华紫云一般。

  但是,究其实呢?他此刻已忽然全为这天真美丽的姑娘的痴情所感动了,而在这极短促的时间中,他已对姚碧种下了另一条情根,不然,断不会生出这种错觉。同时,也可秤出她此刻在他心中的份量了。

  这种无言的温柔,却胜万千的情言,她只觉与他之间的距离,已到心心相印的地步,这刻的温存偎拥,纵然海枯石烂,也将使她一生无法忘却,就是在她死後,她的灵魂,仍是会永远忆念这一刹那的感觉。

  在他的一生中,这是第二次的尝到这种感觉,他在温馨甜蜜中,已完全真确的明知这并不是华紫云,但他却不知怎会如此,然而,在他此刻的心中,可是没有不自然的感觉,他正已真确的也爱上了她——姚碧。

  其实,他何以会爱上她的理由,可是简单之极。须知,一个人如果不对某一个生出感情的话,他绝不会关心那个人的一切,纵然那人有恩於他,也是一样。白斌此刻的情形,正是如此,只是这感情的成长,多经过她的催促,故此进展太过快捷,使他一时无法查觉而已!

  这时,两人浸浴在情感的最高潮中,虽则没有做出更进一步的举动,但却已使两人如醉如痴,逛游仙境一般。

  天上的月亮,好像因挂得太高,而看不到两人亲热的脸孔,逐渐的往西下移去,甚至都要没入树林了。

  夜色蒙胧,星月渐移,倏的,一条人影疾如电光石火般的从茅屋的後门闪将出来,绕过屋角,朝白斌和姚碧相拥的地方看来,一瞥间,他微微感到一怔,但随即露出欣喜之色,生像他所见的,正合了他的心意一般。

  他微微移动身形,居然没有发出声响,连衣袂飘动之声都没有,但所取的视线,却正好看到姚碧的半边娇睑。

  他眼光锐利之极,即使是脸上的表情,也逃不过他的眼睛,他看到她的娇脸上,此刻正露出满足、甜蜜、温馨、幸福的神色,虽则仅仅看到半边,却已无可否决!自然,这是得自於白斌的,他纵然不想世知道!

  “郎才女貌,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他心中喃喃地道:“只是希望他能够好好的对待她,这就更好了。”

  忽然,在他的脸上,掠过一层别离时愁影,显然,他内心有着别离的感慨,这正是人之常情,毫无疑问。

  随着,他缓缓地一转身,倏然展开轻功身法,仅仅一个起落,便已消失在蒙胧月色下的树林中。

  白斌、姚碧两人,浸浴在情爱的热潮,如醉如痴,以致根本不知道曾经在这时有一个人看见了这情形。

  远处传来鸡鸣声,原来已是黎明的时分了。

  两人随着由默默的情境中,苏醒过来,身上沾了不少露水,两人居然也不觉得,正是情深意蜜,世上其他的任何事情,都不足为虑了。

  她娇羞滴滴的抬起头来,杏目脉脉的望着他的俊脸,意蜜情柔,难描难述;如果她不是在这刻间掠过一个念头,怕她师父看见难为情的话,她真想永远这样相拥厮守下去,纵然饿死了也甘愿。

  他情不自禁的在她的额上吻了一下,才让她依依不舍的站身立起。这一瞬间,他自信与她的心情完全一样。

  两人同时移动脚步,他轻拉着她的纤手,缓缓地走回茅屋的大门。奇怪的是,在此际两人的心中,并没有想得很多,宛如那些以後的事,尤其是那最使人断肠落泪的离别,这将是无法避免的呀!

  门旁檐下的赤云追风驹,倏然轻嘶一声,两只眼睛团团转,生像祝福两人的相爱一般!

  两人相对一笑,迎将上去。他轻抚了一下它的头,对她道:“它叫宝儿,这个我刚才没有对你说过。”

  她悄声的唤道:“宝儿——”也伸出纤手轻抚它的头。

  赤云追风驹又轻嘶的应了一声,以嘴亲着她的秀发。

  半晌,两人双双轻拍一下它的颈部,相对的一笑,好像已领悟了它的意思,随着移步进屋。

  就在这时,他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就是他始终未对她提起在青云谷的爱人华紫云的一切。

  不由得就要开口对她说出,但倏的念头一掠,想道:“其实,这个可以暂时不必对她说,只要她是真心爱我的话,将来再说她也必会谅解的。”於是,他终於又改变主意,而没有立即说出这件重要的事。

  他心中思潮一掠,脚下一滞,却见她朝右房偏门走进去。那正是吸血鬼的卧室,兼练功的地方。

  “师父!”右房中传夹她的唤声。

  他暗道:“奇怪,难道吸血鬼不在房中吗?”

  原来,他此刻又听到她连唤了数声,而却没有听到吸血鬼的回应,这可是一件奇怪的现象!

  “啊!斌哥,师父留下一封信而不见了!”

  声落人到,她已由右房中,匆匆的奔到他的面前,只见她神色有点悲慌,于中握着一张白纸写的信。

  他微微一笑,伸手把她搂到身边,道:“碧妹,你师父不会有意外的,在信中一定有详细的记述的。”

  说着,接过她手中信,展开与她共同一看,立时双双觉得悲、喜、羞三种不同的情绪,骤然齐齐由心田涌起。

  原来,信中的意思:一、就是说他已赶路上天山去了,希她能够暂时好好的跟白斌去闯江湖,经过一段时间,他便会去找她。同时,衷心的拜托白斌无论如何要带她同行,使她将来能够扬名立万,武林皆知。”

  由於这封信的证明,敢情那在夜暗中偷看白斌和姚碧两人的相爱沉拥的人影,正是吸血鬼。凭他的脚程,此刻他至少已在数十百里之外了。

  这时,她不由得举目望着白斌,到底这是一件大事,虽然内心明知他一定会带她同行。

  白斌想道:“这敢情好,我正也可以带她同行,直到中秋之夜,天山之约了,然後再偕她到青云谷和云妹相见,并解释一切,定下名分。这一来,也就刚好到了武林浩劫来临之际,那时,正邪各派就要拼个强存弱亡。”

  这一切,在他此刻想来,生像轻而易举一般,但世事之变化,实不是任何一个人所能预料的!

  他心念一转,道:“碧妹,你师父的用心很好,这一来,你非但能够趁机扬名立万,同时我们之间,也可由此少去一番离愁别绪。”说着,凑过头来,在她的额上亲了一下。

  她心慰的一笑,道:“斌哥,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呢?”

  他心中一转,道:“说走就走,我们现在就起程吧!”

  她道:“好,那么我去整理一些行李。”说着,已然朝左边那个房间奔进去。原来,那正是她的卧室。

  他趁这段时间,在一张红木椅坐下,沉思起这次的行程和路线,到底中秋节距今尚有一段时日,凭着赤云追风驹的捷快脚程,根本就不必烦恼时间的问题。

  刚想到这裹,她手中已提着一个布包,由房中走了出来。於是,他便暂时搁下思路,朝她看去。

  眼光到处,暗道:“嗄!这真是跟私奔一般,姑娘提着包袱跟郎跑!”这是因为她没有兵刃,乍看起来,根本就如不谙武功一般。

  她见他看她,自己也不由得低头打量自己,刹时,禁不住的“噗嗤”笑出声来,笑得花枝乱颤,别饶风趣。

  他心中有了这种看法,故此见她一笑,他也笑了。

  转眼间,她笑声息歇,双肩一耸,露出无可奈何的神态,嘟嘴道:“好了,你不要再笑好不好!”

  於是,双双走出大门,把门关好。只因这茅屋将来或许还有用处,并且裹面的家俱也不算少。

  赤云追风驹似乎已知主人带着姑娘要起程他往,轻嘶一声,已然兴奋的奔来。原来,它在适才的时间中,走到那前面不远一片草地去饱腹。

  当下,双双纵身上马,她在前,他在後,正是英雄美人宝驹三样皆齐全了。

  赤云追风驹早已通灵,未待两人吩咐,已自昂首长嘶一声,四蹄齐放,宛如风驰电掣般的奔驰起来。

  但见它放蹄疾驰林中,转来转去,但马上的两人,却不会生出颤动的感觉,只觉平稳之极。

  她初乘宝驹,见势如此,连连娇声叫好叫妙。

  出到树林外,赤云追风驹在她的称赞声中,更是大发神威,只见景物後移,居然分辨不出。

  他见它如此,担心它重伤初愈,有伤身体,便道:“宝儿,你重伤初愈,可不要太过勉强!”

  它骤然又是长嘶一声,更是放蹄如飞,表示这刻它已完全复元如初,精神奕奕,正可狂奔一阵。

  这一下,更是快速无比,两人分前後坐在马背上,直觉恍如腾云驾雾一般,一道道尘烟滚滚,根本就分不出人和马来。最妙的是,此刻正值爬山越岭之际,两人居然并不觉得。尤其是他,心中更加欣喜,只因它似乎功力又增进了,不然,断不会有这等快速的脚程。

  急驰一阵,倏的眼前一瞥,敢情赤云追风驹已然放缓奔势,并且停了下来。

  两人眼光一扫,原来前前正是一条双叉路。他对方向地理较熟,已知右边一条乃是通往华岳和潼关一带,左边一条乃是通往漫川关入陕西一带,却因适才并末确定路线,故此犹豫不决。

  “斌哥,我们往那一条走?”她回头问道。

  他想了一想,道:“你喜欢去那裹,我们就去。”

  她沉思一会儿,道:“你说峨嵋山好吗?”

  这一说,他骤然一震,暗道:“啊!我真该死,我怎么没有想到那鬼见愁齐元,听了我的话後,必定会赶往峨嵋山,那时乾坤秀士杜永光岂不是要跟他遇个正着,爱恨情仇,这可是非拼得你死我活不可呀!”

  心中一转,已决定入川赶往峨嵋山相助或劝解。刹时,应道:“好,我们到峨嵋山去!”

  赤云追风驹又是昂首一声长嘶,已然再次放蹄如飞的疾驰起来,他们走的乃是左边通往漫川关的一条。

  朝阳逐渐升高,等到赤云追风驹再次放缓奔势,已是辰巳之交时分了,敢情前面正好有一小镇。

  白斌、姚碧两人,清早起程,肚子空空如也,同时也想让赤云追风驹休息片刻,故此放马缓行入镇。

  到得镇口,白斌赶坚纵身下马,只因虽是江湖儿女,不羁世俗,但这样前後两人一骑,到底在众目之下,有点难为情。

  饶是如此,却乃极为触目。他们这一对年轻人,男的年轻雄壮,背带宝剑,气宇不凡。女的生得明眸皓齿,美艳照人,骑在殷红如血的骏马上,益发显得风姿绝世。故此,镇中街道上来往的行人,都投以惊赞的眼光。

  两人虽然不觉怎样,但有点感到讨厌,於是,便草草的吃了一点东西充饥,另外又买了很多好吃的,准备午膳和晚膳都不进镇去吃。随着,便再纵骑出镇,往前程进发驰去。

  午刻时分,两人正好纵骑来到一片丘陵盆地。当下,勒马离开大道,穿越而去,准备选一处午膳。

  就在这时,倏的传来“飒飒飒”的衣袂飘风之声。这是一个轻功已达所谓上格青冥之境的人,在行走时必将自然带出的声音。其速度之快,端的无与伦比,超出普通健马有数倍之多。

  两人耳目极为灵敏,骤听之下,齐齐惊讶的“噫”了一声。

  他猛可勒转马首,双目一瞥,只见在自己来路之上,一条青色身形疾掠过来。瞬息之间,已然越过自己适才转入之地,往西疾奔而去。

  她倏的声道:“斌哥,这人轻功好快呀,我追去看看是谁?”

  他犹未回答,却传来声道:“小姑娘,只怕你追不到我!”居然使的乃是以先天真气传出的所谓“千里传音”的功夫。

  他心中暗道:“看来这人的修为绝不会低於吸血鬼。”

  骤然间,好奇之心,以及不服之气,奋然涌起,猛然喝声:“好,宝儿追那人去!”

  声未落,赤云追风驹一声长嘶,已然放蹄疾追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面那人随声回头哈笑,再道:“来来来,快追!”

  白斌暗骂:“你狂什么,这可不是武林前辈高人的风度,须知赤云追风驹脚程驾天下,难道追不上你不成!”

  姚碧娇叱道:“我们一定追得上你!”

  同时,催道:“宝儿快,我们一定要追上他!”

 
 

 
分享到: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4
爱恶作剧的小乌龟1
 打坐姿势图片3
古代和尚的肉身舍利是如何修成的
魏忠贤
蜗牛的远门便条1
占女孩便宜为何被称为“吃豆腐”
吕太后的丑行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