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幽禅功 >> 第十一章 龙腾虎跃,连环拚生死 风动树影,动惊来异客

第十一章 龙腾虎跃,连环拚生死 风动树影,动惊来异客

时间:2014/4/15 15:29:33  点击:2213 次
  这一招“青天云现”之式,乃是“紫冥剑法”中最为快捷的招式。但见他出手如电,挟着先天“玄幽禅功”的气劲潜力,“嘶”的一声,剑气声响处,青光暴射,又狠又疾,快速得无以复加!

  弘明和尚骤见白斌封他先攻而到,“哼”了一声,却不敢硬架,身形一闪,先避来势,後再挥杖反击。

  但见红光一现,侧身欺上,疾攻白斌右腰。施的正是看家本领“清泉苍山杖法”中的“滴泉归海”之式。

  白斌心中念怒之极,眼见弘明和尚身形一闪,同时并以“筑卞神杖”拦腰击到,其间更挟着先天“达摩真力”的气劲功夫,心下不敢大意,猛可一挪步,“移形换位”,疾抢弘明和尚闪身後的空挡。而且在这刹那间,又是洪声一叱,“伽蓝剑”一挫,一招“分波拂浪”,抡攻鬼见愁齐元而去。

  鬼见愁齐元一见白斌攻敌闪招,趁机再进,身法之快,果是顶尖的人物,暗道:“果然有两套,难怪师妹看上他——”

  当下,不敢丝毫怠慢,先天“白骨阴气”贯透“骷髅锥”,喝声:“好—”猛然一招“鬼王招魂”,疾迎攻出。

  但见白光两闪,这一招二用的招式,一迎“伽蓝剑”来势,一攻白斌下盘,威力奇大,身法神妙!

  白斌初次领教雪山派先天“白骨阴气”的气劲功夫,但觉白光掠处,一股阴风当先袭到,果然回异凡响!

  刹时,身形努力一挫,忽然收剑,蹈空飞起,只见青虹疾射,光华懊的大盛,反卷鬼见愁齐元头顶。

  鬼见愁齐元见白斌闪避拔身反击,脚下宛如行云流水般的跨步撤身一转,手中“骷髅锥”交错舞成一片白光,硬架白斌下击之势!

  弘明和尚“筑卞神村”杖扫白斌腰际被闪,见白斌趁势掠攻鬼见愁齐元,暗道:“机会来矣!”

  心念一掠,杖势含劲一带,撤力相待。眼看白斌纵身反击鬼见愁齐元,“嘿”的一声,拔身追击过去。

  这一招,乃是他适才诱白斌趁机拔身追击的招式,有个名堂叫做“瀑布倒挂”,正是他“清泉苍山杖法”的厉害招式。

  刹那间,青剑光、红杖影、白锥幕,青、红、白三团兵刃的气劲光芒,骤涌大地,煞是壮观—

  白斌早已防到弘明和尚这一着,猛然大叫一声,施出“昆仑十二式”中的“神龙升天”、“神龙入水”之式,身形凭空疾如电光石火的倏然升起数尺,随即往旁斜射落去。虽则“伽蓝剑”依然卷挥鬼见愁齐元,但因身形猝然再升起数尺,并往旁疾落之故,也就等於虚招一般!

  在这电光石火的顷刻间,弘明和尚正因事出意外,未及撤招换式,正好与鬼见愁齐元硬碰一招。

  “当”的金铁交鸣,两般兵刃相交,人影已分!

  弘明和尚但觉鬼见愁齐元功候果迥异凡流,自己即使再做全力的一击,犹是未有必胜的把握,何况适才心计犹存脑际,自己可要藉力合击白斌。

  念头一动,身躯藉力一荡,飘飘升起朝白斌落去的反面落去。只因凭他这种反应灵敏之极的顶尖人物,对於四周的变化,绝无不一瞥即了然的理由。同时,这一来又可少费一番硬碰硬架的功劲。

  鬼见愁齐元可不管这一切,心下暗骂:“下贱的东西!”随即撤力变招,转身往白斌身形落处扑攻!

  这一下,他敢是为着争取时间,故此旅用的身法,居然也跃身拔射,直砸白斌的头顶“天灵盖”之处。

  白斌耳听金铁交鸣之声,已知是怎么回事,身形落地一转,却是暗自一惊,觉得这鬼见愁齐元确实厉害!

  白光眩目,身形之快,劲道之猛,无与伦比—白斌心知若再闪避,必然会被对方讥笑,当下右脚斜跨出半步,“嘿”的一声,“伽蓝剑”奋力施用一招“青天加海”,只见剑起处,宛如一条青龙平地起舞一般,疾击迎出。同时之间,左手垂下蓄劲待发,准备乘隙即击!

  弘明和尚这刻身躯已然落地,他脸孔露出诡异的一笑,片刻也不停的一晃身,迳朝两人即将碰上的身形扑来。

  敌情他已知这一下白斌和鬼见愁齐元的硬碰,至少不会两败俱伤,也将在身法上顿了一头,这便是好机会!

  鬼见愁齐元正要白斌这样迎击,断喝一声,猛然加劲砸下,“骷髅锥”沉处,“嗖嗖嗖”一连三招并发!

  施的正是雪山派掌门白骨怪特为鬼见愁齐元所创,聚集武学精华的“震天撼地三十七打”中的“惊天动地”之式。

  “呛呛呛”三响,剑、锥气劲相交,白光、青虹一钦,人影随之已分。正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材。

  鬼见愁齐元只觉白斌剑气如幕,无隙可击。劲气上,自己多挟着一份冲力,居然亦是无法抢占上风!

  当下,心中暗暗惊叹,身形猛可藉力拔起丈许之高。拔身间,但觉眼角红光一掠,敢情弘明和尚已在这时,疾加电光石火的抢身朝白斌攻到!

  白斌挥剑硬架鬼见愁齐元,只觉对方锥势奇重,刚劲无伦,修为的功候,居然似乎与弘明和尚不分轩轾。

  心念转动之间,弘明和尚“筑卞神杖”已然挟着先天“达摩真力”的沉重气劲风声,堪堪击攻身上。

  高手对招,以快打快,丝毫怠慢不得。刹那间,只见红光到处,青光卷地而生,同时半空白虹亦是疾划而来。

  “当当”两声巨响,三般兵刃正好接个正着!

  敢情白斌在这刻间,随即连续施出“青天如海”之式护住全身,并迎击弘明和尚“筑卞神杖”来势!

  鬼见愁齐元却是心怕白斌骤然遇敌失手,自己失去已定心愿,在空中硬然急急挫腰扑下,阻止弘明和尚去势。

  於是,鬼见愁齐元左锥击在白斌青光剑气幕上,右锥击在弘明和尚“筑卞神杖”上,更弘明和尚“筑卞神杖”也击到白斌剑幕上,因而发出二响!

  这时,“当当”两响过处,三条人影随郎一分。同时之间,“蹬蹬蹬”连响,敢情三人全因用劲过猛,各不由得踉跄後退数步,发出顿足声响。

  三人拿桩站稳,各自双目一扫对方,脸上齐露出惊叹之色,只因这刻问三人相交击,居然高下未分。

  碧空如洗,没有一丝云影,朝阳逐渐东升,发出强烈眩目的光辉。

  “可惜,这一下若非这姓齐的丑鬼,倏然硬抢过来,至少我定可将姓白的震退三步以上,凭着他正换气间——”弘明和尚心中暗道。随即朗声道:“喂,咱们可是犹未分出胜负、拼判生死呀—嘿嘿——”

  白斌冷睨一眼,却往赤云追风驹看去,只见他眼看着,神色越变越难看,倏的一转脸,朝弘明和尚连“哼”两声!

  这形态,一瞥即知他心中的怒火,已到顶点,足可置生死於度外,而不顾的为赤云追风驹报仇,把弘明和尚碎尸万断始甘心。如果,鬼见愁齐元此刻不在身旁虎视,能够放手去拼的话,只因他不想志未酬,人先死之故!

  鬼见愁齐元冷“哼”一声,嘴再针对弘明和尚挂出讥讽的冷笑,双目却炯炯逼视着白斌的一举一动!

  不知不觉间,这种情形竟僵持盏茶工夫有余。

  “嗄!我怎么搞的,竟然这般糊涂,宝儿可不能搁这么久呀!”白斌心中一动,刹时朗声喝这:“来来来——”

  “嘶”的一声,青光剑气响处,已然再次发动攻势—这次却先朝鬼见愁齐元眉宇之间指刺而去。

  “有种大家不要闪身或拔空,乾乾脆脆拼个生死——”鬼见愁齐元口中大喝着,身形抢动,“骷髅锥”随身而发,白光一闪,“呛”的一声,右锥已硬架了白斌一招!

  这一招,却因他左锥同时抢攻弘明和尚,故此一沾白斌“伽蓝剑”剑气劲道即分,居然不算真判高低!

  弘明和尚心中暗骂一声:“你别狂傲——”身形亦自欺进,“筑卞神杖”一招“一片绿油”,既攻又守,迎将来锥!

  白斌见鬼见愁齐元撤力变招转攻弘明和尚,立时剑化“分波拂浪”之式,直取弘明和尚而去。

  虽然,这一下有点小人气概,可是在这刻间,他似乎已有足够的理由这样做,并且非如此不可!

  鬼见愁齐元左锥一到,右锥随後即至,两道白光挟着先天“白骨阴气”疾攻弘明和尚。

  奇怪的,他这一下见白斌亦攻弘明和尚,并没有撤招换式,转攻白斌,反而心中掠过一个念头:“嘿——这样也好,如果先把这光头的除去,我倒可一对一的和姓白的拼个你死我活!”

  弘明和尚似乎早已注意到这一着,这才施出“一片绿油”之式。当下,洪声一叱,身形骤然硬生生的挪退半丈,杖随身转,红光反掠,疾迎白斌剑势。正是虽退犹进,既避鬼见愁齐元攻势,又没有令人眙笑的藉词。

  白斌见势大叱一声,剑气如虹,加劲疾戳过去。

  鬼见愁齐元见弘明和尚返身反迎白斌,猛可硬撤身斜抢,招式未变,在白斌的叱声中,转往白斌击去。

  他的意思:“只因白斌硬接弘明和尚的杖招之後,如果未变招,或身法略滞,他便已足够取到白斌的性命,虽则或许弘明和尚,势将趁机亦攻他身,取他之命,但只要取到白斌生命,他似乎已甘愿了。”

  “呛”的一声,白斌剑招已和弘明和尚接个正着。同时之间,鬼见愁齐元迳攻白斌之势,已然堪堪及身!

  说时迟,那时快,白斌猛然抢前一步,“嘿”的一声,浑身功劲全聚“伽蓝剑”,趁势紧贴弘明和尚交击之“筑卞神杖”,用力一推,滴溜溜的一转身跨步,剑势沿着“筑卞神杖”削下直取弘明和尚持杖手腕,同时已避过鬼见愁齐元来势。

  弘明和尚连忙错开半步,“筑卞神杖”往上一挥一拉,荡开白斌削下之势,却猛扑鬼见愁齐元背後要害。

  鬼见愁齐元头也不回,疾然抢前一步,倏然双锥反手打出,迎向了弘明和尚背後攻击之势!

  白斌身形随转,立即又朝弘明和尚和鬼见愁齐元进击,只因这刻正值他们即将硬碰上之际,确是个好机会!

  眼看弘明和尚、鬼见愁齐元两人,招式劲道,即将硬接上之际,双双竟似合谋一般,倏然疾如电光一掣,同时变招易式,迳朝白斌迎去。

  弘明和尚前抢身形,骤然一挫左转,“筑卞神杖”随势一带卷去,所取部位正好是白斌腰际,如果“伽蓝剑”不加阻挡的话,势必把个白斌拦腰打成两段。

  鬼见愁齐元左足猛然用力一旋,“骷髅锥”改由前方进攻,已然与白斌成了正面对敌,硬碰硬架之势!

  生死一发,强存弱亡,白斌可不能以一己主力,同时硬接弘明和尚、鬼见愁齐元两人同攻之力。当下,倏的後退一步,身形电闪般的一转,生像舞起一团护身剑气准备硬迎两人来势一般!

  其实,他这一转开,“伽蓝剑”已变成斜劈弘明和尚左肩,并同时避过了鬼见愁齐元的来招。

  弘明和尚冷“哼”一声,算是讥笑白斌取巧,可是,却没有回身迎敌白斌来剑。只因他只要抢前一步,随势朝鬼见愁齐元左後肩击去,便可化险为夷,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但见红光杖气一掠,他已自朝鬼见愁齐元击去。

  鬼见愁齐元见白斌变招反击弘明和尚,已知弘明和尚必然施出这一着。只见他照适才的身法,左足努力一旋,把身随着转过来,面对面的施出一招“惊天动地”之式,迳迎弘明和尚杖招。

  白斌见势再次攻到,两人又是易招反击,三三连环追击,越战越疾,红光、白虹、青影缭绕,人影幢幢,此去彼未,虽则仅仅三人的激战,却已生像数十百人相拼一般,令人眼花撩乱,看不清楚。

  除掉激战的三人之外,幽谷中尚有一人。催魂使者赫炎经过弘明和尚的包扎之後,药力行开,臂伤已逐渐减去痛苫,虽则伤口未能立即合满,却已能够在轻举摇动问不感痛楚!

  这时,催魂使者赫炎仍是坐在地面上,他双目看着三人的激战,饶是他身经百战,见多识匿,却也罕曾见过这等全以先天真气的气劲功夫相拼的场面,不由得暗暗惊叹不已。正是那山犹此这山高,强中更有强中手。

  白斌、鬼见愁齐元、弘明和尚三人,他们这种名家的生死拼,此刻已到了一羽不能加的地步。各人非但如疾风骤雨般的进击,更每一招一式,都是看家本领中的绝妙招式,真的是谁行谁不行丝毫不能含糊。

  一个时辰已经过去,这可是较量上功力的时候。只因长时间的拼门,最是消耗交手者的真气内力之故!

  这时,只见三人激战的形势,虽然如前时般的快捷凌厉,但是却已隐隐可见他们各人的“太阳穴”上,因激战的关系而露出滴滴汗水。

  激战依然继续下去,这情形看来,三人之战,最後错非各战得筋疲力尽,功破气散而走火入魔不可!

  这中间,在这片幽谷的右边,一片树林的深处,忽然出现一条背着人的身形,但转眼间便消失了。

  敢情悟明和尚正背着师弟空明和尚在绕穿出乱石堆後,朝这个方向奔走,以便回少林寺左。

  “噫!”在悟明和尚身形消失之际,树林中骤然发出这么一个惊讶之声,居然是个女儿家的嗓音,端的清脆已颅。

  “飒”的风声飘然,一条宽大的灰衣人身影,已然疾如电光一掣般的抢落到发出惊讶声的地方。

  光是这一手轻功,已能证明这灰衣人身手绝非寻常,天下少睹—只见这人满面红光,精神奕奕,却是一位八十岁左右的老者。

  灰衣老者身形落地,微微露出得意欣喜的笑容,道:“碧儿,你看到什么东西,居然值得这么惊讶?”

  敢情这老者耳目极其灵敏,故此一听声音连忙赶来。却因他身法快捷如电,虽则一瞥即至,但其间的距离,可曾还有一段,於是没有见到悟明和尚背着空明和尚健步如飞而去的身形。

  “师父,自从碧儿父母死後,你把我带到这裹学武功,整整已经一年有余了,可是从未见朽一个人经过这裹——”那被灰衣老者唤做碧儿的道:“但是,我现在却忽然看见一个和尚背着另外一个和尚展开轻功经过这裹,并且那被背的和尚,看来可能还受了伤的样子。”

  她说着已将身躯转涡来,赫然是一位穿着黄衣,面庞美丽娇艳的姑娘,看来年纪是在十七岁左右。

  灰衣老者眼珠倏的连转,并且似乎连耳朵也拉长了一般,居然没有回答黄衣姑娘,这个女弟子的问话。

  “师父,你——”她说到这裹,见到灰衣老者的形态,没有再说下去。那是:“师父,你怎么不回答我?”

  “啊!师父原来正在施展‘侧耳倾听’的功夫,莫非他发现了什么奇怪的现象,并且就在左近——”她心中随着暗道。

  “嘿嘿,碧儿,或许我来这裹已经一年的事,江湖上的人并不知道,不然,饶他们如何胆大包天,也断不敢在这附近打斗——”灰衣老者在这转念之间,已听出些许头绪,开口对她道:“不过,看来这打斗的人,无论先天的修为功侯,似乎全高出你这一年来的练习成就!”

  黄衣姑娘有点不服的应道:“师父,你不是说我资质很好,只要半年打根基,再学上半年先天真气的气劲功夫後,便已能够扬威江湖吗?须知,我从适才那和尚的身法看来,我只要五个起落,便能把他追上,你不会听错吧?”

  显然,这姑娘自拜这灰衣老者练武後,对他的武功,都极其相信,并且他也似乎曾夸口说过这句话,因此地此刻才有这么一句疑惑的话说出。究其实,这灰衣老者的话,绝非不能确信,凭着适才的一手轻功,以及这“侧耳倾听”的功夫所能达及的距离,整整也有二里之远!

  灰衣老者微微一笑,摇摇头表示绝不会错。看来他对这个女弟子极为锺爱,故此连她这种看不起师父的语言,也不使他发脾气。

  黄衣姑娘樱口一噘,道:“那我们去看看,同时师父你也显显威风给碧儿开开眼界吧——”声未落,娇躯一晃,已然展开轻功朝前奔去。

  灰衣老者点了点头,却忙道:“碧儿,不是在前边,而是在左边,你随我来吧!”说完,身形一动,往左边奔去。只见他身法快捷俐落,光是一动之间,居然已经离开原地足有三丈以上!

  黄衣姑娘倔强的再抢身欺进两步,这才一转方向,随着朝左边而去的灰衣老者急忙追跟过去。

  灰衣老者这种“侧耳倾听”的功夫,似乎犹此白斌的“洗耳恭听”的功夫,更要高出一筹。

  他此刻已确定了方向,只见他展开轻功,一掠数丈,宛如驭空飞行,若非他存心等待黄衣姑娘的话,只怕早巳到达幽谷的斗场。

  她在他身後,亦以绝快的身法紧跟,相距仅有四丈。眨眼工夫,已然双双绕穿出了这片树林。

  “啊!”她方出树林,未到乱石堆,已瞧见剑光、杖影、锥芒,青、红、白三道气劲光芒漫空飞舞,不由得叫了一声。

  声音很轻,距离尚有一段,故此对白斌、鬼见愁齐元、弘明和尚三人的激战,分毫没有影响!

  前面灰衣老者正好已到乱石堆前,凭着他锐利的眼光,早已在出树林之际,把激战的情形,瞧得清清楚楚!

  这时,他猛可一停步,等他后面的女弟子。同时之间,却已把白斌、鬼见愁齐元、弘明和尚的武功家数,分辨出来,暗自喃喃道:“一个是雪山派,一个是昆仑派,一个是少林派——”

  身旁黄影一瞥,原来她已停步立在他身边了。

  地悄声道:“师父——”却没有再说下去。她眼光到处,已经完全相信地师父适才所说的一切。

  灰衣老者双目闪射出奇异的光芒,正因他见多识广,胸罗万象,一瞥间便已确定三人的派别,故此一个念头,刹时掠过他的心际,暗这:“昆仑派弥陀僧仙逝,绝技失传,江湖遍知,怎地却有传人呢?并且还是真传。还有那少林派,从来不再参涉江湖恩怨的,怎地出来了——”

  敢情他因在这一年中,全在那树林深处课徒,故此没有听到这一年内武林中的一切传说和变化。

  这个念头掠过灰衣老者的心头,忽然使他疑惑起来,不觉然的竟双目凝视白斌、鬼见愁齐元、弘明和尚的激战!

  刹那间,只因他目力极佳,故此饶是三人激战的身形,如何的快捷,也被他瞧得清清楚楚。

  “奇怪,三人怎么全没有施出凌空下击的招式!”他心中奇道。这是他根本不知三人各有约束之故。

  须知,凭着灰衣老者这种目力,以及辨别派门武学的能力,错非武林顶尖的角色,绝办不到。居然,只见他宛如心爱一种东西,而正在细心鉴赏一般,在疑惑之中,变得如醉如痴!到底他今日如真正的大开眼界,看别派武学的精华,虽则内心并没有时殊的感觉,这也够了。

  黄衣姑娘杏目一瞥前面战势,却因目力功侯修为的关系,暗道:“果然,凭着他们能够这样快捷的连环相击,我可是不能招招式式的辨明之下,显然我已是真正的差他们一筹无疑!”

  自然,这中间他们师徒两人,也看到催魂使者赫炎的身形,但正好因此刻催魂使者赫炎抵受不住白斌、弘明和尚、鬼见愁齐元三人激战荡起的气劲潜力,而直往另一边的树林移去之故,致使两人不值一顾了。

  蓦地,黄衣姑娘杏目一扫四周,差点失声叫出一声:“噫,那是什么?”敢情她看到赤云追风驹横躺地面的身影。

  距离不远,正在前面,转眼间,她已看得清清楚楚,暗道:“这匹马很骏,可惜受伤奄奄一息了。”

  灰衣老者倏的脱口喃喃道:“啊!天下第一宝驹,赤云追风驹——”

  他这时正好也见到赤云追风驹躺地的身影,他胸罗万象,学究天人,故此一瞥即知它的来历。

  黄衣姑娘一瞥,已动身朝赤云追风驹奔去。原来,她曾听过这位学究天人的师父说过这赤云追风驹的好处!

  她身法美妙快捷,两个起落已到该处。

  灰衣老者似知她这一现身,绝对会使激战中的三人察觉,是以,他也缓步动身越穿乱石堆而去。

  激战中的白斌、鬼见愁齐元、弘明和尚三人,全是当今武林後辈佼佼者,反应都是极为灵敏!

  当下,在连环生死拼中,眼角似见人影一闪,齐齐乍然一瞥。须知,赤云追风驹躺地之处,与三人仅仅相距五丈!

  虽则乍然一瞥,却已瞧出一切,正是一位黄衣姑娘。

  白斌猛可“嘿”的三耸,“伽蓝剑”极凌厉的朝正攻到的鬼见愁齐元“骷髅锥”硬攻过去。

  却在锥、剑即将硬碰上之际,饮然暴退射向赤云追风驹躺身之处,喝道:“喂,且慢——”

  声落,白影闪处,已然拦在黄衣姑娘面前,因为他怕她无意间,或有企图的伤害了赤云追风驹。

  “嘿嘿,你终於出来了——”鬼见愁齐元心中冷冷地说着,以为黄衣姑娘便是他师妹玉罗刹鲍红。

  错认的理由,并非他忘记玉罗刹鲍红从来不穿白色以外的衣服,而是他认为她有更换衣色的可能,同时,另一方面,乃因他在那乍然的一瞥间,身处方向,仅仅见到黄衣姑娘的背影而已。

  他心念转动,身形一晃,趁势欺前抢去,可是在白斌身落间,也已抢到了。只是并没有朝白斌攻击!

  白斌、鬼见愁齐元两人一分,激战顿时暂告歇下。

  弘明和尚挪身斜退半丈,却是趁机休息养气,以便再次开战时,他可在功候持长下,稳占上风。

  催魂使者赫炎仍是凝立在另一边树林的前端,他可是没有能耐与眼前的这些人一争长短,只有观战的份儿。

  “噫!这人是谁,虽然缓步行来,可是脚下却如凌虚步行呀!”弘明和尚只因黄衣姑娘事不关己,故此当他双目一扫四周间,当先看到灰衣老者的身形。

  黄衣姑娘似乎为白斌和鬼见愁齐元两人,疾如电掣扑到的声势所震,意外的挪步退了两步。

  她杏目首先一瞥白斌,只见她眼中同时掠过一种异样的光采,但当地随即见到鬼见愁齐元诡异的长相,不禁吓了一跳,转眼间,什么都消失了。

  她像有恃无恐的缓缓把粉颈一转。原来,正是朝身後乱石堆中,此刻正走来的灰衣老者她的师父看去。

  这一来,白斌、鬼见愁齐元两人,随着她的眼线看去,也就自然而然的看到了灰灰老者前来的身形了。

  鬼见愁齐元虽然少在江湖上打混,但在白骨怪的调教下,可是对武林各派武学,以及武林有名的高手的长相,都言特别的认识,眼前这红光满面的灰衣老者,他双目一瞥,便已知是什么人物了。

  但是,这中间只因他在看清黄衣姑娘并不是师妹玉罗刹鲍红後,内心中已是沮丧到极点,故此反而镇静得似乎未觉一般,不然,凭着他一看即知灰衣老者的来历,以灰衣老者的名号,已足够吓得连退数步有余!

  白斌眼光到处,当堂一怔,暗道:“这人莫非就是——”

  灰影一闪,在他转念间,灰衣老者已以绝快的身法,在一晃身之间,来到黄衣姑娘的身旁。

  “师父——”黄衣姑娘轻唤了一声。

  “原来这灰衣老者是那黄衣姑娘的师父——”弘明和尚不知灰衣老者的来历,因为他少历江湖之故。

  灰衣老者目光加电,一扫三人的全身上下,微微露出诧异的神色,这是见到三人手中的兵刃所致。

  鬼见愁齐元骤听黄衣姑娘的清脆叫唤师父之声,猛然清醒过来,冲口喃喃道:“这位前辈可是长白派的——”—他的话未曾说完,灰衣老者已呵呵大笑,道:“好,总算还有人认得我,这可是你那师父告诉你的?”

  原来,这灰衣老者正是武林八奇人中的长白派吸血鬼是也!

  弘明和尚听到鬼见愁齐元说到长白派时,他已微微猜测出这灰衣老者可能就是那八奇人之一的吸血鬼。此刻,他听灰衣老者没有否认,於是更确定了,暗道:“怎地这老头,竟会在此时此地出现?”

  白斌心道:“果然正走他。”敢情他适才的猜测没有错。

  黄衣姑娘杏目一扫,矫声道:“原来你们都认识我师父呀!那你们怎会打架,应该要相好才好。”

  敢情她学武不久,又未涉足江湖,故此在脑海中,还以为这些人都是他师父的朋友,居然说出这天真的话。

  她口裹说着,一双清澈的眼睛却落在白斌身上,心中只觉似乎对这少年另有一种感觉,到底怎样她却也不解!

  吸血鬼眼珠一转,道:“喂,你们少林派可是静极思动了,你叫什么法号,是智元禅师的大弟子吧?”

  冷峻傲慢的声音,以及蛮横的态度,弘明和尚听来十分不满,但形势估计之下,他非得忍耐不可。

  “你狂什么,一年半后,你将有苦头可尝。”他心中暗骂,却随着点了点头,道:“弘明就是晚辈法号。”

  吸血鬼得意的一笑,再道:“你可是昆仑弥陀僧後辈?”

  “那正是白斌的师伯。”白斌道。

  吸血鬼似乎有点疑惑的再朝白斌一打量,又道:“那你又是雪山派掌门的第几号徒弟呢?”

  因为他在一年来,都在此间课徒之故,是以,并未听及关於白斌的事,这才不由得感到疑惑。

  鬼见愁齐元听到吸血鬼问到自己,那种态度有点过分,不禁微微发火,朗声道:“在下鬼见愁齐元是也!”

  吸血鬼脸色一变,却呵呵笑道:“外号可真响亮,只是论鬼也要分个种类,比如病鬼,那将全是你的份——”

  鬼见愁齐元想触他霉头,故意在报名时,连外号也说出来,那知他居然来了个针对,这一来,鬼见愁齐元可不敢再开口反驳。须知他在形势、武功上,可是占着绝对优势呀!

  吸血鬼一连串的将三人的姓名来历问过之後,心说:“啊!真可惜,如果我在一年前南下时,也把那大徒弟带下的话,这可是真正与别派较量的好机会。虽然他的资质不会比碧儿好,但凭他多年的勤练,也绝不会比这几人差。”

  心裹说着,下由得便想起一年来的经过——

  原来,他这次离长白山南下的目的,有两项是最重要,也是必须做的!

  第一项:是观察当今的武林形势,和各派武学後人的情形。

  第二项:是受了天山派千面人妖的邀请,准备商讨一件重大而关系称霸武林的计画和行动。

  那知,在他离山南下还未及三天,便遇见了一件事。当天夜晚更阑人静之际,他正展开轻功经过一个名叫大阁镇的当儿,忽然听到两声惨叫,心中感到奇怪,便连忙循声奔去。

  他脚程快捷无伦,距离又是不远,故此转眼便到。

  人未到,眼光到处,只见黑夜中有三名壮汉硬拖着一名弱女,自一家矮小的茅屋门口而出。

  那弱女无力挣扎,只得大声哭叫,但是只因附近没有邻居,是以,她的声音虽不小,却白费了。

  此际,他忽然善心一掠,感到那弱女可怜,竟不知不觉的闪身拦住那三名壮汉,喝道:“你们干什么?”

  这一句话,他故意以内家真力发出,是以,宛如平地骤然响雷一般,把个三名壮汉喝得连连後退数步,连手中那弱女也放了。那弱女也因其声入耳过响,把两手捣上耳朵,忘记痛哭和被捉的事。

  一瞥间,他已将那弱女瞧得清清楚楚,心中惊叹道:“怎么这地方居然有这么一位天生练武奇材的姑娘——”

  正是名师难访,佳材更难寻。他本能的在下意识中,生出所谓爱才之心,念头一转,已决定要把这弱女收归门下,以便傅衣钵。只因他总认为他的大弟子资质不够理想,不能练到所谓上格青冥,登峰造极的地步。

  於是,他轻声关切的道:“姑娘,你不必害怕,他们为何欺侮你,你告诉我,我打他们——”说着,双目随着一瞥三名壮汉。

  原来,这三名壮漠只是体格健壮而已,并没有练过武功的象徵。

  姑娘杏目朝他一瞥,好像已相信面前的这位红面老人足够她信赖一般,悲凄地道:“他们是谁我不知道,今天晚上他们倏然进到我的家,叫醒我和父母,要我父母答应将我送给他们带进城裹去卖,我父母不肯,他们便从腰间拿出很利的刀,把父母杀死了,并且把我硬拖着走——”

  她说到这裹,已忍不住的大哭起来,眼泪宛加断线之珠,潸然落下,真是花愁玉惨,悲凄到极点。

  三名壮汉适才一吓,此刻已清醒过来,登时,齐声喝道:“喂,老头子,你别管闲事,可是活得不耐烦了?”

  真是有眼不识泰山,那神态生像只要那么来个几下拳头,就能毫不费事的把这一代魔头吸血鬼揍死一般!

  吸血鬼连理也不理,反而对姑娘道:“那么你想把这三个人怎样处置?”

  姑娘道:“我父母被他们杀死了,只要叫他们也死去,那么就算是报仇了——”

  他“嗯”了一声,道:“那么你把耳朵搞住,头稍微转过那边,我就叫他们全部震惊而死——”

  姑娘点了点头,照着他的话做好了。

  三位壮汉却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齐齐放声哈哈大笑,居然不知死在眼前,并且死后,还要因为不知怎么死法,而效糊涂鬼呢!

  他冷冷地一笑,蓦地气抖丹田,惊天动地般的吆喝一声!

  这声音响得是这么突兀,直如晴天响个霹雳一般。三位壮汉放声大笑之间,吃他这一大喝,心神一檩,居然俨如当年在长坂坡的夏侯霸,被张飞神威凛凛的一喝,竟然撞坠马下,胆裂而死的情景一般。只见三人腿脚一软,嘴巴张得大大的,“喔喔”一声,已然倒地死去了。

  须知,这乃是因他先天真气的气劲功夫,已经练到十分到家,出神入化,这才有这等能力。

  姑娘虽然经过他的指示,把头转好了角度,并且捣住耳朵,却也禁不住的咋舌道:“你的声晋好大呀!难怪能够把他们吓死了。”

  原来,这I切变化,她都瞧在眼裹。

  他微微一笑,轻道:“姑娘,这叫做武功,你如果练成了,就再也不怕人家欺侮你,或打你了。”

  她不知武功是什么东四,可是在她聪明的脑筋裹,已知这武功的东西,很有用处,并且这位红面老人似乎已有教自己的意思,便道:“伯伯,那么你可不可以将武功教给我?”

  他随着接道:“好,你要我教你可以,以後你就叫我师父,至於我的名字,以後便有人会告诉你,所以我现在不想告诉你,你也就不必问我。不过,你得要将你的姓名告诉我,我才能叫唤你。”

  她欢喜的点了点头,娇声道:“师父,我姓姚名碧,父母都唤我碧儿,你也就唤我碧儿好了。”

  於是,随着在经过一阵料理姚家後事之後,他便带她南下,在这个幽谷的右边,树林的深处,盖了一间茅草木房,传给她长白派的武学。

  一年中,上半年他先把她的练武根基札好,并传给她後天的武功,以及长白派特异的掌法。

  须知,吸血鬼他生平不用兵刃,故此也没有传她兵刃上的功夫。

  下半年一开始,他因在上半年的时间裹,已经观察出她的资质,果然迥异凡流,仅仅半年所学,已抵得上通常一般练武的人,练上三年之火候成就。故此,便开始将长白派秘技先天“红心功”的气劲功夫传给她。

  如是半年一过,到今天她对先天“红心功”的气劲功夫,已有三分成就了。

  太阳高挂天空,光芒染湿大地,由吸血鬼、白斌、姚碧、鬼见愁齐元、弘明和尚等五人,站立在日光下的倒影看来,此刻已是巳未时分了。

  这些过去一年的事,此刻在吸血鬼这位武林八奇之一的人物之脑海中,一掠而过,时间只不过眨眼工夫而已。

  这眨眼工夫间,在场的各人,神态亦是各别,同时心中也各掠过不同的念头,包括过去、现在和未来。

  蓦地,两条人影一动,敢情姚碧此刻倏的朝赤云追风驹走去,但是却为白斌抢身拦前阻住。

  白斌道:“姑娘,请停步!”

  姚碧随声停步,杏目一瞥,娇声道:“这匹马很骏,可惜受伤了,我去看看不行吗?”

  说话间的神态,白斌眼光一触及,他千万想不到在吸血鬼这么一位邪道魔头座下,居然会有这般真善美的弟子。另一方面,却使他浑身毛发尽竖,暗忖:“这又怎么搞的,难道她又——”

  原来,他在这一瞥间,又自她眼波中,看到了那熟悉蕴情的异样光芒。正是人生自是有痴情,此事不关风和月。

  他好像不忍伤了这位天真、美丽、善良的姑娘的心一般,微微的点了点头,至於为何这么做,他自己可不解。

  姚碧莞尔一笑,移步走到赤云追风驹前面。

  白斌正欲跟着走上,吸血鬼已道:“这位昆仑门人,这匹赤云追风驹可是阁下所有的——”

  语气、态度的转变,使白斌一怔,可是念头一掠,他已知这可能与黄衣姑娘有关,须知一个武功已达此种境界的人物,耳目可是极为锐利灵敏,他缓缓应道:“这赤云追风驹正是白斌所有——”

  “看来它对武功亦有相当造诣——”吸血鬼一瞥赤云追风驹,缓缓地道:“若非遇上练就先天真气的气劲功夫的人,它断不会受到如此重的伤。”

  白斌点了点头,暗道:“这吸血鬼果然名不虚传,他竟能够在这一瞥之间,便瞧出宝儿的能耐,和受伤之因。”

  吸血鬼得意的微微一笑,随着便朝赤云追风驹走去。

  白斌虽然见他并无恶意,可是心中在关切之下,自然也不敢太过大意的连忙随後走去。

  这一来,弘明和尚、鬼见愁齐元两人,可就变成木头人一般站立当场,既不想贻笑离开,又不敢发怒!

  鬼见愁齐元渐渐地把激动的神经平静下来,双目四顾一瞬,开始感到有点疑惑,顿时念头如潮涌上——

  “适才,我进入这幽谷时,只因已见剑气杖风,故此毫不停留的赶来,正好见到弘明和尚举杖暗袭,那才出声阻止。随着,便演进到此刻的情形。须知,我到此刻一夜间,犹未见到师妹玉罗刹鲍红的影子,并且看来那白斌也是有点奇怪,难道这中间另有误会,或别种原因吗?”

  这个念头在鬼见愁齐元的脑际出现之後,他越想疑问越多,同时也愈觉不对,该是自己可能误会了。

  “好,我就坦然乾脆问他好了——”他心中随即做了这个决定。

  就在他正要开口之际。倏的听到吸血鬼喝道:“喂,你这和尚不要走!”

  随声,但见弘明和尚“哼”了一声,把微抬的左脚放下。

  原来,弘明和尚在鬼见愁齐元疑惑的乱想之际,他也对当前的形势,作了一个分析和对照。

  他心想:“这吸血鬼一来,今夜想除去白斌可能无望了,听说他可绝不许有人在没得他允许之下,互相拼斗。同时,此刻看来他好像对白斌印象较好,自己打伤赤云追风驹,白斌一定不肯罢休。这一来,等一下如果他帮起白斌,或偏护白斌的话,那我岂不是糟透了,又如果不幸因此丧命的话,那可真——”

  想到这裹,立时生出离开的念头。须知,他可是对前途有很大的抱负,绝不想糊裹糊涂的牺牲自己的性命。

  於是,在这一转念间,便想动身悄悄的离去。虽则有点失去面子,但到底还是生命要紧,其他的可管不了了。

  那知,却为吸血鬼叫破,於是,此刻他便生出一种人类最基本的本能,就是在无法逃避现实时,便奋然的去反抗现实!但後果如何呢?他本身绝不会想郅那么多,也根本不会去理会!

  这时,吸血鬼见到弘明和尚把抬起的左脚放下之後,又道:“这可是少林派的门规?”

  这种讥讽挖苦的话,饶是在企图反抗中,仍是存着一份顾忌的弘明和尚也忍受不住了。

  他猛然大叱一声,“筑卞神杖”一扬,一招“滴泉归海”,挟着先天“达摩真力”的气劲潜力,朝吸血鬼攻到。

  吸血鬼忽然欺前一步,身形犹是卓立如前,居然对这骤然攻来的杖势,生像根本未曾放在心上一般。

  弘明和尚眼中看着,越发气怒难当。攻去间,猛可又是暴喝一声,招式加快加猛击去,端的凌厉得无以复加!

  “且慢!”就在这时,鬼见愁齐元倏的喝一声,一挥“骷髅锥”,返身朝弘明和尚拦击。只因他正想对白斌问个明白,关於他师妹玉罗刹鲍红的事,如果他此际不阻止弘明和尚的话,或许在吸血鬼一发火之下,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一下,鬼见愁齐元只因知道弘明和尚来势,定然凌厉威猛之极,故此发出之劲道,亦是凌厉到极点。

  “呛”的一声,一来一迎之势,疾加电光石火般的相碰迎上。随着“蹬蹬蹬”连响,这是脚步踉舱後退之声。

  原来,这一个硬碰硬架的照面,鬼见愁齐元、弘明和尚两人,居然势均力敌,各自震得後退了五步。

  “师父,你有办法将它医好吗?”就在这时,姚碧转身开口对吸血鬼道。

  自然,她对鬼见愁齐元与弘明和尚两人的这一交斗,已经有查觉,但却因此刻两人已然分开,故此反而仅仅只感到诧异而已。

  吸血鬼还未及答话,鬼见愁齐元已道:“喂,姓白的,你既说已知齐某来意,那就请问你将齐某师妹藏到那裹?”

  白斌此刻听到姚碧问吸血鬼的话,心中一喜,希望吸血鬼能说出医治的办法,只因他知吸血鬼见多识广,学究天人,或许有好办法医治好赤云追风驹。

  这时候,骤听鬼见愁齐元的问话,当堂一怔,心中暗骂:“我怎地这般糊涂,当时怎么不加问明——”

  心裹说着,禁不住的微微笑道:“原来齐兄就是为寻令师妹而来的,那这误会真是大了。”

  他这句话一出口,只因其间的称呼改变之故,鬼见愁齐元顿时也感到愕然怔立了。

  吸血鬼正想回答姚碧的话,却因听到白斌和鬼见愁齐元的对话,不由得因好奇而把话暂时按下。

  弘明和尚暗笑道:“原来他们是打糊涂仗,连原因事情都还未搞清楚。不过,这姓齐的也太糊涂了,怎么找师妹却找到这姓白的头上来,难道他师妹会被姓白的搞丢了不成——”

  原来,他心中认定鬼见愁齐元的师妹,凭着能够出来闯江湖的武功年岁,绝不会太微太小,故此才有这等想法。

  姚碧芳心一动,不知怎地感到有点不自然,那味道从未生出到她的心海裹,居然带着闷酸之气氛。

  她没有再催师父吸血鬼答她问话,生像连耳朵也拉长了一般,杏目圆瞪,凝神的望着白斌,欲听他与鬼见愁齐亍之间,所以误会打架的理由。

  於是,一时之间,生像连时光也停顿了一般,四周变得十分寂静,只剩下阵阵的和风,徐徐的吹来。

  催魂使者赫炎在另一边的树林前,他可是不知这是什么原因,怎么弘明和尚既已又再次发了攻势,却又变成这个场面,而仅仅只打了一个照面而已!

  当然,这中间他犹不知後来的一老者一姑娘,便是武林八奇之一的吸血鬼,和他新近一年才收的徒弟姚碧。

  就在这时,白斌已将有关玉罗利鲍红和乾坤秀士杜永光的事和去向缓缓地说了出来——

  自然,这中间,他曾将两人相爱,以及有关派别之争的事,隐藏了很多地方没有说出给这些人听。

 
 

 
分享到:
古代江湖术士的秘药是怎么制成的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2
苏武牧羊
这是一张未公开的合影,看上去溥仪和婉容两人貌合神离
唯一想将天下美女尽归己有的变态皇帝
 打坐姿势图片2
因淫乱过度而被浸猪笼而死北魏皇太后
弟子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