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莽野君雄 >> 第十二章 惊天动地遭巨变

第十二章 惊天动地遭巨变

时间:2014/4/7 17:34:12  点击:2068 次
  山阳是一个贫瘠的小县,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很快的传遍全城,郭子羽一行既然到达城里,崔府发生江湖仇杀,自然瞒不过他们。

  小燕第一个叫了起来,道:“公子,咱们快去瞧瞧,说不定会有咱们的朋友。”

  方玫道:“有道理,大哥,咱们走。”

  郭子羽道:“好吧!”

  他们向店小二问明了崔府的位置,很快就找到了地头,及分开围观的人群一瞥,郭子羽的面色立即为之一变,他引吭发出一声长啸,同时拔出白虹宝剑,弹身一跃,迳向剑阵扑去。

  “施主,请留步。”

  有人拦住去路,他自然要停下脚步,及举止一瞧,原来是被他救过的修宗道长。

  对一个恩将仇报的人,郭子羽不屑与他交谈,长剑一吐,白虹带着雷鸣之声,猛向修宗道长的肩头劈去。

  一个毕生练剑的高手,自然明白这一剑的威力,不过修宗道未想到数月小别的郭子羽,剑术之高已达神化的境界。

  他没有打算跟郭子羽动手,如果存心避让,要伤他倒也不易。

  这是他的想法,凭他数十年的精深修为,这一想法并未离谱。

  然而,当白虹耀眼,冷焰砭肌之时,他知道自己的想法错了,当今之世,能够闪避如此犀利剑术的,为数必然不多。

  虽然他仍在全力逃避,但右臂一凉,臂膀带着血雨已经抛到五尺以外,他脚下几个踉跄,险些摔倒下去。

  郭子羽一击奏功,未再瞧看修宗道长一眼,身形有如行云流水,一迳向剑阵扑去。

  他是救人心切才施展出杀手,不过他并没有做得太绝,否则修宗道长只怕连命也要留在这儿。

  这一剑却震惊了全场,也激起武当门下的杀机,但见人影嗖嗖,修宗道长带着三名成就最高的弟子拦住他的去向。

  此时方玫主婢及阴风神魔也到了郭子羽的身侧,双方剑拔弩张,血战将一触即发。

  此时一声悠长的清啸忽然传入人们的耳鼓,啸声甫落,接着是一声贯注内力的叱喝:“住手……”

  出声喝叫的是武当掌门修圭道长,搏杀方酣的剑阵应声停了下来。

  修器道长不解的询问道:“怎么啦?师兄,为甚么叫剑阵住手?”

  修圭掌门长长一吁道:“这位小施主满脸正气,但对本派出手竟然这般狠毒,事出必然有因,岂能不问个明白?”

  语音一顿,随即打了一个问讯道:“为什么?施主,本派跟你有仇?”

  郭子羽哼了一声道:“这就要问前辈了,你将在下的几位兄妹困入剑阵,这又是为了甚么?”

  修圭掌门一怔道:“施主也是郭氏子弟?”

  郭子羽道:“不错,在下郭子羽。”

  修圭堂门错愕半晌道:“敝派剑笈被盗,却留下一张郭子铉签冕的纸条,咱们以剑阵困住施主的几位兄妹,实在是情非得已。”

  小燕撇撇嘴道:“不要往脸上贴金,你们武当派的剑笈送给咱们也不要。”

  小燕说的是实话,武当剑术虽是驰誉江湖,但在郭子羽的手下却不堪一击,甚至任何一个郭氏子弟都可以轻易的击败他们。

  修圭掌门长叹一声道:“多谢姑娘提醒,自今以后武当门下当闭关自修,不再踏入江湖一步。”

  武当门果然退走了,不管他们是不是闭关自修,苦练武术,郭氏一门与该派所结的这段梁子,必然不会就此罢休。

  这是一个祸延子孙的是非,郭子羽虽然是救下了他的兄妹,眉头却无法舒展开来。

  郭子琴没有想得那么深远,反而噘着嘴抱怨郭子羽道:“那些牛鼻子好可恶,五哥不该放走他们的。”

  郭子羽摇摇头道:“武当是名门正派,咱们不能做得太绝,何况他们也是被害人……”

  郭子屏道;“五弟说的不错,是有人偷了武当的剑笈,栽到三哥的身上,此人必然跟三哥有仇,才设下瞎条栽脏嫁祸的毒计。”

  郭子羽道:“此人是跟咱们有仇,但不一定是三哥……”

  郭子屏道:“那张纸条之上字迹纤秀,多半出自女人之手。五弟,想想看她会是谁?”

  郭子羽心头一动,暗忖:“莫非是她……”

  他想到了一个可疑之人,却不肯说她出来,只是淡淡道:“以后再慢慢查吧!来,我替你们引见几位朋友……”

  他介绍了阴风神魔及方玫主婢,然后询问道:“爹跟二叔他们呢?你们怎么住到这儿来的?”

  郭子屏道:“大伯他们去青铜关了,此事说来话长,咱们进去再作详谈。”

  进到崔府,郭子屏先引见崔夫人母女,然后从寄居武当山讲起……

  寄居武当是桃花仙子安排的,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有人一名黑衣大汉送来一份密函,信上说郭子羽在陕西县西北的黑龙口遇伏,如今生死不明,请郭家尽快前往搜救。

  这是郭家离开武当的原因,只是黑龙口与武当相隔千里,远水难救近火,郭子羽纵使当真遭到不幸,郭氏父子岂只能徒唤奈何:

  郭子屏兄弟俩在谈往事,另一面方玫主婢与崔玉簪及郭氏三姊妹也谈得颇为投机,尤以方玫国色天香,温柔纯良,最易令人生出好感。

  不久筵席摆了上来,崔夫人并派人往客栈替郭子羽等去取回行囊。

  饭后郭子羽忽然咳了一声道:“四哥,小弟想到青铜关去瞧瞧。”

  郭子屏道:“你是不放心大伯他们?其实黑衣堂只是一般跳梁小丑,大伯他们劳师动众,已经有点浪费人力,你去不是多此一举!”

  郭子羽道:“不,四哥,黑衣堂是地头蛇,咱们不能掉以轻心,反正小弟闲着无事,走趟冤枉路也不要紧。”

  郭子屏道:“好吧!我叫崔管家派人替你带路。”

  郭子羽原是想一个人去青铜关的,但郭子琴第一个不依,方玫主婢也坚持要去。阴风神魔微微一笑道:“人多一点好办事,不过老哥哥这回可不凑热闹了。”

  郭子羽道:“不敢劳动老哥哥,咱们走。”

  他们沿着郭铁鹰所走的路线走,是怕在路上错过,经过一天半的旅程,终于在距离板岩镇不远之处,双方碰上了头。

  郭子羽驰前几步,躬身一揖道:“孩儿参见爹娘、二叔。”

  郭铁鹰精神一振道:“羽儿,你脱险了。”

  郭子羽道:“爹,孩儿根本就没有去过黑龙口,这件事八成是一项阴谋!”

  接着他将武当派到崔府找碴之事说出来,以供郭铁鹰参考。

  陈琪道:“堡主,这件事咱们不能等闲视之,只怕还有下文。”

  郭铁鹰道:“哦,夫人不妨说说你的看法。”

  陈珙道:“那人偷窃武当剑笈既已得手,自可悄然远飓,实在没有栽脏嫁祸的必要。”

  郭子琴道:“也许他怕逃不出武当,或是跟咱们有仇。”

  陈琪道:“此人心机极深,武功颇为高强,盗剑笈栽脏嫁祸均有预谋,只是我不明白,咱们郭家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郭子羽道:“孩儿想武当没有能够将咱们怎样,此人必然不会罢休,咱们只要留点心,不怕他不露出狐狸尾巴。哦,娘,孩儿给几位老人家介绍一下,这位方玫姑娘是薤山双奇的千金。”

  陈琪早就注意方玫了,而且对她颇有好感,此时经郭子羽介绍,知道她与爱子的关系必非泛泛,因而握着她的手道:“令尊原来是侠名满江湖的薤山双奇,老身失敬了。”

  方玫螓首一垂道:“不敢当,先父母谢世已有三年,寒家就只剩下侄女一个人了。”

  陈琪啊了一声道:“对不起!姑娘,老身不是有意的。”

  方玫道:“侄女知道……”

  她们沿途交谈,亲若母女,郭子琴偶尔插上两句,气氛显得融洽已极。

  另一方面郭子羽也将在方家养伤,及交结阴风神魔的经过说出,以免因为结交魔道而受老父的责罚。

  郭铁鹰虽没有因此,而出声责骂,两条浓眉却皱了起来,郭铁鹏急忙打圆场道:“阴风神魔最大的缺点是善恶不分,率意孤行,虽然名列魔道,并没有重大的恶行,他能够改过迁善,倒是十分难得。”

  郭铁鹰道:“这个我知道,只是此人是老一辈的人物,年龄只怕比你我都大,他跟羽儿这一忘年订交,咱们岂不大为尴尬!”

  陈琪接道:“怕甚么,咱们各交各的。”

  郭铁鹰道:“也只好如此了。”

  次日回到崔府,郭氏老兄弟将青铜关之行向崔夫人作了一番说明,他们本着首恶宜诛,胁从不究的原则,将黑衣堂彻底摧毁,纵使还有残余分子,相信不敢再打崔府的主意。

  翌晨郭铁鹰等离开了山阳,除了郭子屏留在崔府,一门老少一迳向西安奔去。

  由于他们沿途不少耽搁,因而与前来西北的武林各派脱了节,好在打听这般人的行迹并不困难,一路之上总有一点脉络可循。

  待到达西安,形势就紊乱起来了,武林各派好像失去了目标,有的北上绥远,有的西走甘肃,有的东去山西,像一些没有头的苍蝇,到处乱钻。

  郭铁鹏道:“怎么办,大哥,咱们往那条路上走?”

  郭铁鹰沉吟半晌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往那儿走都难免有错。”

  郭铁鹏道:“大哥之意,咱们暂时住在这里?”

  郭铁鹰道:“是的,咱们打探武林各派的动静,必然可以瞧出一些蛛丝马迹,待研判正确,再迅速采取行动。”

  阴风神魔道:“老朽赞成大堡主的办法,顺便提供一点拙见。”

  郭铁鹰道:“请欧阳大侠指教。”

  阴风神魔道:“客栈龙蛇混杂,住久了不太适宜,而且防人之心不可无,咱们的行踪最好能隐秘一些。”

  郭铁鹰道;“多谢指教,咱们人数不少,要找一个隐秘的住处只怕不太容易。”

  阴风神魔道:“城西一里有一个延秋庄,庄主慷慨好义,重友轻财,咱们如果前往作客,必被礼为上宾,只不过……”

  郭铁鹏道:“那位庄主必然是名震江湖的豪杰之士了,但咱们素昧平生,怎好冒然相求。”

  阴风神魔道:“这倒不成问题,一切包在老朽的身上。”

  郭子羽道:“老哥哥适才那只不过三字,似乎意犹未尽。”

  阴风神魔道:“老哥哥是怕令尊不肯前往,所以话到中途又咽了回去。”

  郭子羽道:“尽说无妨!”

  阴风神魔道:“三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一个‘虎神’,两位堡主可曾有过耳闻?”

  郭铁鹰精神一振道:“何止耳闻,在下还欠他一份人情,怎么,欧阳大侠莫非知道虎神的下落?”

  阴风神魔道:“当然知道,不过老朽希望明白大堡主跟他是怎样一种交情。”

  郭铁鹰道:“当年在下被数十人追杀,幸遇一位身着黄袍,头戴虎头面具的人拔刀相助,才能杀出重围,在下请教他的名号,他只说出‘虎神’二字便飘然而去,不知欧阳大侠所说的是否同为同一个人。”

  阴风神魔道:“正是他,此人姓独孤,单名一个孤字,他二十岁闯荡江湖,黄衣虎具,来去若风,因而博得‘虎神’的名号。但他年轻气盛,个性流于偏激,对假冒伪善,以及以名门正派相标榜者均深痛恶绝,更毫不容情的予以揭发或出手惩戒,因而他不为江湖所容,被名列魔道,成了武林的公敌……”

  郭铁鹰叹息一声道:“世道崎岖,江湖险恶,一个极负正义的青年,竟落得没有容身之地,怎能不叫人仰天长叹!”

  阴风神魔道:“后来他心灰意冷,毅然退出江湖,并隐姓埋名,娶妻生子,如今已是绿叶成荫子满枝了。”

  郭铁鹰道:“他就是延秋庄主?”

  阴风神魔道:“正是,也是老朽当年惟一的朋友。”

  郭铁鹰道:“好得很,当年在下来不及说个谢字他就走了,这笔账要跟他好好的算算。”

  阴风神魔哈哈一笑道:“走,咱们找他算账去。”

  一片修竹,几处莳花,潺潺流水之间,是一条木质小桥。

  没有名山胜水,只是几样平凡的事物,但那份平淡宁静的乡野气息,却使人尘俗尽消,心胸为之一畅。

  过桥约莫百步,耸立着几幢竹篱茅舍,草木的清香,鸡犬的吠鸣,映邮一付田园的乐趣。

  篱旁树荫之下,立着一名年约十二、三岁的孩子,他把玩着一根竹制的笛子,有时还模仿唪奏的动作。

  有人走近竹篱,他只是嘴角牵动了两下,他分明知道来了一伙人,却瞧都不瞧来人一眼。

  阴风神魔叹口气道:“好一个深沉的孩子,看来独孤孤是身在田野,心在江湖了……”

  他是说虎神独孤孤虽是退出江湖,而心有不甘,所以刻意训练他的孩子,使其能光大门楣,重振家声。

  当然,阴风神魔并不认识这个男孩,是从他手中的竹笛,猜出他是独孤孤的孩子,因为“一支竹笛百万兵”,竹笛正是虎神当年成名的兵器。

  阴风神魔没有猜错,他语音甫落,一阵豪簇的笑声带出来一位黑髯黄袍的中年大汉,道:“欧阳大哥,难道你就甘心?”

  阴风神魔趋前几步,抓住黄袍大汉的双手道:“兄弟英姿不减当年,老朽已经失去那份雄心了。”

  语音一顿,接道:“来,兄弟,老朽替你介绍几位朋友。”

  郭铁鹰不待阴风神魔介绍,已经踏上两步,抱拳一礼道:“久违了,独孤大侠,还记得当年洱海的故人么?”

  独孤孤啊了一声道:“难怪我觉得面熟,原来是飞鹰大侠郭兄,你们联袂来到蜗居,兄弟实在太高兴了,快请进。”

  延秋庄虽是竹篱茅舍,草堂却颇为宽敞,陈设并不名贵,但令人有一股舒适的感觉。

  宾主落坐之后,阴风神魔说明借住之意,独孤孤立即一口答允,同时微微一笑道:“郭大侠远涉关山,必然是为了三空藏剑经了,依在下推断,前来西北的武林同道,只怕全是徒劳往返。”

  郭铁鹰道:“在下的确是为了三空藏剑经而来,不过并没有必得之心,只是碰碰机缘,凑凑热闹罢了。”

  独孤孤道;“碰碰机缘也得算,所谓多算胜,少算不胜,但不知郭大侠现有几分胜算?”

  郭铁鹰道:“完全没有。”

  阴风神魔道:“兄弟,你呢?能不能给咱们一些指点?”

  独孤孤道:“指点不敢当,我只是对裴三耳的为人多一点了解而已。”

  一顿接道:“此人生性狡诈,机智过人,而且长于易容之术,在当今武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材……”

  郭铁鹰道:“如此说来他根本就没有前来西北,但不知他是如何使人相信的?”

  独孤孤道:“这很简单,放出一点风声,或是用替身在西北道上虚晃一招,由于利之所趋,人们岂能不信。”

  阴风神魔道:“果然高明,如若让他练成三空藏剑经所载的武功,天下武林就劫数难逃了。”

  独孤孤道:“实情的确如此,所以我也希望能够找出他的下落。”

  郭铁鹰道:“这就难了,江山如此之大,寻找一个人谈何容易,何况他还会易容之术。”

  独孤孤道:“那也并不尽然,只要明白他的习性,知道他的缺点,要找到他也非难事。”

  阴风神魔道:“看来兄弟是成竹在胸了,但不知……”

  他是想问裴三耳的心性及缺点是甚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因为这两项问题是裴三耳的秘密,谁要是掌握了这两项秘密,就可能是三空藏剑经的得主,如果独孤孤知道秘密,要他说出来岂不是强人所难。

  独孤孤自然明白阴风神魔想说甚么,遂微微一笑道:“小弟如是知道那项秘密,这几间茅屋怎能留得住小弟?”

  阴风神魔哈哈一笑道:“兄弟说的是。”

  此时早堂摆上了酒筵,独孤孤邀请他们入席,谈话只得暂告停止。

  在筵席上,阴风神魔似乎感慨太多,他在与独孤孤叙旧,也在不断的感叹过去,直待饮食终了,就没有再涉及裴三耳及三空藏剑经的事。

  晚间郭铁鹰召开了一次协商会议,他要集思广益,听取大家的意见,所以除了他的家族,阴风神魔及方玫也被邀参加。

  首先郭铁鹰咳了一声道:“咱们此次涉足江湖,奔波万里,主要的是使本门子弟多一点历练,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有些事是书本上学不到的。”

  一顿接道:“当然,三空藏剑经是武林异宝,咱们虽是不想以武称霸,却不愿让它落入坏人手中,这是咱们第二个目标。”

  郭子羽道:“爹,裴三耳的习性咱们不明白,他的缺点应该瞒不过咱们。”

  郭铁鹰道:“你是说他的耳朵?”

  郭子羽道:“是的,他名叫三耳,可能跟他的耳机有关。”

  阴风神魔道:“不错,裴三耳原名裴淮,在一次与人搏杀中,左耳被横腰劈裂,以后就成为裴三耳了。”

  郭铁鹏道:“如果这就是他的缺点,只怕没有人能够察觉出来。”

  郭铁鹰道:“二弟是说……”

  郭铁鹏道:“在一个长于易容之术的人来说,让人瞧不出耳朵上的异状,应该不会有甚么困难。”

  阴风神魔道:“二堡主说的是,所以独孤孤虽然给了咱们一点揭示,实际上对咱们并帮助。”

  郭铁鹏道:“那么……大哥,咱们今后……”

  今后怎样行动,实在是一个难题,郭铁鹰虽然是慎谋能断,也弄得腐烂思苦虑起来。

  久未出声的方玫忽然柳眉一扬道:“郭伯伯,侄女一点浅见,不知道该不该说。”

  郭铁鹰道:“好,你说。”

  方玫道:“天下人都在找裴三耳,无论他如何狡诈,总会露出一点蛛丝马迹的,如果当真有人找到裴三耳,这人同样无法一手掩尽天下的耳目,那么他就立刻变做第二个裴三耳,成为天下武林追逐的目标了,所以侄女之意,咱们不妨静观其变。”

  郭铁鹰哈哈一笑道:“好一个静观其变,二弟,咱们回铁鹰堡去。”

  这是最深入的分析,最高明的抉择,他们回堡养精蓄锐,让别人去鹬蚌相争。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一项惊天动地的剧变,几乎使郭氏一门隐于万劫不复。
 

 
分享到:
《红楼梦》哪个丫环把当二奶做为终身奋斗目标
Lady gaga
揭秘斯大林为何怒斥女儿为妓女
倭寇秘史中国将军差点统一日本
中国古代官职揭秘 爵到里胥共分四十四级
因淫乱过度而被浸猪笼而死北魏皇太后
拇指姑娘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5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