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莽野君雄 >> 第十一章 路见不平拔刀助

第十一章 路见不平拔刀助

时间:2014/4/7 17:32:14  点击:2475 次
  郭氏一门由竹溪北上,经白河、漫川关,迳向山阳县城奔去。

  山阳位于终南山之南,是一个颇为偏僻的山坡,旅客固然极少来到此地,江湖人物也不可能来到这个穷乡僻壤。

  这是往日的情况,今日与往日就大为不同了。

  首先是零星的外乡人来到山阳,后来成群结队愈来愈多,而且这些人全是跨刀配剑的江湖豪客,那么斗殴凶杀之事也就时有所闻了。

  这天郭氏一门也来到山阳,他们同样是路经这儿,只是比别人到得晚了一点。

  县城原本不大,客栈本就不多,这一到晚岂不食宿都成了问题?

  走江湖随遇而安,露宿一晚算不了甚么,饿一晚也没有甚么要紧。

  不过又饿又冻,在一个长途疲累的人来说,毕竟不太好受。

  当他们寻找客栈失望之后,郭子丹的媳妇姚玉姑出了一个主意。

  “子丹,咱们何不向大户人家借宿?”

  “好主意,我想这县城之内,总有一些大户人家的。”

  郭子丹向他爹提出了这个建议,立即获得郭铁鹰的赞同,郭子屏接着道:“禀伯父,侄儿瞧到西城根一家大户,他们房屋很多,咱们不妨试试。”

  郭铁鹰道:“好,二弟,你带子孚、子屏前去瞧瞧。”

  郭铁鹏道:“是,大哥。”

  西城距此不远,拐两个弯就见到一片黑压压的房屋,其实在瞧到那大户之前,他们已经听到兵刃撞击,以及喊杀之声,这父子三人在微微一怔之后,就加快了脚步。

  他们担心大户出了事,不幸偏偏被他们猜个正着。

  大户门前的广场,正在上演一曲残暴的屠杀,被杀者肢体纵横,到处是触目惊心的血腥,残存者仍被多人围攻,他们是在赶尽杀绝。

  行凶的约莫二十多人,正在追奔逐北,横施杀手,还有近三十人在场边旁观,并吆喝鼓掌,替杀人者助兴。

  郭子屏勃然震怒道:“爹,这些强盗太狠了,咱们不能见死不救!”

  郭铁鹏点点头,同时贯注真力大喝一声道:“住手!”

  这声叱喝有如九天惊雷,搏杀的双方心头一震,全都应声停了下来。

  一名身着黑袍,虬髯连腮的彪形大汉可能是这些人的头儿,他向郭铁鹏父子打量一眼,道:“朋友,面生得很,报个万儿吧!”

  郭铁鹏道:“老朽名不见经传,说了阁下也不会知道,何况咱们萍水相逢,也没有通名报生的必要。”

  黑袍大汉道:“朋友敢伸手架梁,连报个万儿的勇气都没有吗?”

  郭铁鹏面色一正道:“老夫无意与阁下为敌,只是想做个调人罢了。”

  黑被大叹哈哈一阵狂笑道:“作个调人,你也配!”

  郭子屏怒叱道:“你敢瞧不起我爹?少爷要教训教训你。”

  黑袍大汉面色一沉道:“给我废了他们。”

  一名持枪的黑衫老者及两名抱刀的黑衣大汉应声奔出,他们一言不发,出手就是一阵狂攻。

  这三人的功力全都不凡,尤以黑衫老者的一杆使得出神入化,一枪点出,有如灵蛇乱舞,令人眼花缭乱,有着无所适从的感觉。

  郭铁鹏并未撤剑招架,只是身形一挫,向一旁移出三尺。

  黑袍老者上步欺身,挺枪再吐,枪尖带着劲风,声势凶猛已极。

  他这一阵狂猛的攻击,晃眼就是十余招,他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却连郭铁鹏的衣角也没有沾到。

  这是他的运气不错,郭铁鹏有那份耐性陪他蘑菇,其他两人的时运就差了,郭氏小兄弟可不愿浪费精力。

  但见长剑急吐,有如长虹经天,虽是一吐即收,黑衣大汉已经丢灰弃甲了,这还是他们心存厚道,只让对方失去战斗之力,如果要他们死,明年今日就是他们的忌辰。

  观战的虬髯大汉神色一变,他知道这父子三人都是江湖罕见的高人,按说他是应该认败服输的,只不过黑衣堂横行川陕,无往不利,他不甘心就这么砸掉招牌。于是他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展开一场倚多为胜的疯狂攻击。

  也许他是对的,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他以十倍以上的人力,必然可以打倒郭氏父子。

  这是他的如意算盘,可惜他的算盘打错了。

  因为郭氏父子不是普通的高手,他那倚多胜少的法则,自然发生不了作用。

  郭氏天都九归剑法,威力之强,出招之快,在武林中是少见的,再经过南圣传人杨楠的指点,放眼江湖,没有任何一派的剑术堪与匹敌,黑衣堂以卵击石,焉有不败之理!

  这是场江湖罕见的搏杀,郭氏父子虽是以寡击众,却能予取予求,掌握了绝对的主动。

  他们以快如闪电的手法,使敌人近身不得,只要一剑飞出,必然有人负创倒地,片刻后,这股横行川陕的黑势力已然溃不成军。

  有不少黑衣人在地上哀嚎,却没有一人失去生命,郭氏父子手下留情,只是瓦解了敌人的斗志,让他们在疯狂中冷静下来。

  他们的头儿虬髯大汉眼见大势已去,不再作无谓的挣扎,他用掉掌中的厚背劈山刀,双眼一翻道:“朋友果然高明,黑衣堂今天认栽,不过咱们只要还有一口气在,誓报今日之仇,你如果害怕,最好杀了咱们。”

  郭铁鹏微微一笑道:“老夫郭铁鹏随时候教,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黑衣堂的人走了,一片哭声却由屋内传出。

  显然,黑衣堂不只是使这家人受到伤害,还可能危害到重要的人物。

  郭氏父子轻叹息一声,身形一转,迳向原路退了回去。

  但……

  “恩人,请留步……”

  随着话声,一群人快步奔来,领头的是一位身着青衫,年约三旬的汉子,他向郭铁鹏躬身一揖道:“家主母正在前厅立候恩公,特命崔护前来奉请。”

  郭铁鹏略作迟疑,道:“不敢当,崔少侠请。”

  这是一幢古色古香的建筑,在山城固然首屈一指,在都市也是数得出的富豪之家,只可惜他们不只是人丁单薄,而且一门孤寡,富豪虽是令人羡慕,并没有为他们带来什么幸运。

  在厅上立候的是一个四旬出头的素衣徐娘,虽然哀伤满面,却掩不住一股精干之色。

  她向郭铁鹏裣衽一礼道:“未亡人见过恩公。”

  郭铁鹏还了一礼道:“夫人太客气了,郭某为德不卒,致令尊夫遇害,怎敢当那恩公二字。”

  素衣徐娘一叹道:“在劫难逃,也许这是天意,但如若恩公再迟到一时半刻,崔氏一门只怕没有一个能够活着。”

  郭铁鹏道:“就算这样吧,咱们父子只不过举手之劳,崔夫人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如果别无他事,咱们就此告辞。”

  崔夫人道:“本城旅邸很少,恩公如是初到,必然难觅栖身之处,寒家空屋很多,恩公何不在此屈留一宿?”

  她果然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郭铁鹏父子前来此处的目的,她早已一眼看穿。

  人不过人家初遭剧变,他们如何能够安心居住下去?主人虽是一片好意,郭铁鹏却有点举步踌躇。

  崔夫人接道:“江湖儿女随遇而安,恩公就不必犹疑不决了,何况贱妾还有要事请教。”

  她这么一说,郭铁鹏倒不便推辞了,遂咳了一声道:“多谢崔夫人,不过老朽还有家人……”

  崔夫人道:“那不要紧,崔护,你随这位公子前去,务必将郭恩公的宝眷一并请来。”

  崔护道:“遵命,公子请。”

  郭铁鹏道:“子孚,你去请伯父吧!”

  郭子孚道:“是。”

  片刻之后,郭铁鹰率领家人来到崔府,他们被安置在西院,崔府拨有专人照顾他们。

  晚餐之后,崔护前来道:“禀郭恩公,夫人求见。”

  郭铁鹏道:“快请。”

  崔夫人带着两名侍婢,及一名容貌清丽,体态刚健的白衣少女来到西院,双方落坐之后,崔夫人微微一笑道:“恩公还住得惯吗?如果有甚么需要,请尽管吩咐。”

  郭铁鹏道:“崔夫人,老朽说过,咱们只是举手之劳,请不必放在心上,今后请不要再称恩公二字,老朽实在承担不起。”

  崔夫人道:“郭大侠忘行高洁,贱妾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语音一顿,忽然话题一转道:“郭大侠可知道那般黑衣人的来历?”

  郭铁鹏道:“老朽只知道他们是黑衣堂,其他的就不得而知了。”

  崔夫人道:“黑衣堂是川陕一带最大的帮派,他们杀人越货,横行不法,所行所为无不令人发指。先夫当年在西安知府任内,曾判一名巨盗死刑,但还未等到秋决,就被他越狱逃走……”

  郭铁鹏道:“莫非那巨盗是黑衣堂的?”

  崔夫人道:“他是黑衣堂主飞天黑龙雍菖的胞弟飞天黑龙雍蒲,也就是那个黑衣虬髯汉子。唉,想不到事隔多年,先夫依然难逃他的毒手!”

  郭铁鹏不安的道:“对不起,崔夫人,老朽不明内情,以致放掉元凶,这叫老朽好生愧咎。”

  崔夫人道:“郭大侠慈悲为怀,这怎能怪你,只不过咱们今后,唉……”

  崔夫人言下之意,是说崔氏一门今后祸患未已,虽然如此,她并没有责惯郭铁鹏之意,因为纵使郭铁鹏当时杀掉飞天黑龙雍蒲,不见得就能为崔氏永绝后患,只是元凶授首,对死难者是一点安慰罢了。

  当然,死难者是否安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崔氏一门的安危。

  死者已矣,生者总得活下去,但黑衣堂会放过他们么?一旦卷土重来,这一门老幼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这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郭铁鹏回顾郭铁鹰道:“大哥,你看怎么办?”

  崔夫人摇遥头道:“托妻寄子谈何容易,何况这还涉及江湖恩怨,纵然有几个葭莩之亲,贱妾怎忍心祸延他人!”

  郭铁鹰道:“崔夫人说的是,我看这样吧!由咱们去找黑衣堂,跟他们作一个彻底的了断。”

  崔夫人道:“多谢郭大侠,只是这项办法会有困难,因为黑衣堂的匪徒遍布川陕二省,其他各地也会有他们的踪迹,郭大侠如是跟他们动武,势难一网打尽,岂不依然留下祸根!”

  郭铁鹰道:“这倒也是实情,但不知崔夫人有什么万全之计?”

  崔夫人道:“小女粗通文墨,且曾学习武功,往日曾经训练家丁的武技,以备保护咱们的家园,无奈势穷力促,才落得这般绝境,如若有一位真正的高的领导,并非事不可为。”

  郭氏一门全是真正的高手,每一个都有独当一面的能力,问题是谁愿意留在崔家,谁留在崔家才算合适?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郭氏二老虽然明白崔夫人的心意,却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无法作肯定的答覆。

  崔夫人咳了一声道:“小女玉簪虽是蓬门陋质,然秉性贤淑,知书达礼,如今年方二九,仍然待字闺中。”

  郭氏二老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崔夫人是要在郭氏小兄弟之中挑一个女婿。

  郭氏兄弟五个,除了老大郭子丹已婚,老五郭子羽不在此地,其他三个正当少壮之年,都可能雀屏中选。

  这是一件好事,论门第,崔府是官宦之家,讲人品,崔玉簪清雅宜人,学兼文武,只是武林动乱方殷,郭氏任重道远,实在不愿意人力分散,因此郭铁方便老兄弟俩仍在沉吟着。

  谁知一旁侍立的郭子屏忽然插口道:“大伯,爹,孩儿愿意留下。”

  好小子,年纪轻轻的,居然动起色心来了。

  春实这也难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来说,应该是正常的现象。

  这一回难题可就落到郭铁鹏的身上了,他张口结舌,简直不知道如何来处理这个问题。

  问题到了节骨眼上,崔夫人自然不敢放松,立刻起身一揖道:“这是一个缘字,希望两位老哥可成全。”

  郭铁鹏道:“大哥,你看怎样?”

  郭铁鹰道:“看来咱们只好成全他们了。”

  郭铁鹏道:“可是,大哥,黑衣堂人多势众,小弟担心屏儿应付不了。”

  郭铁鹰道:“我也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想犁庭扫穴,给黑衣堂一个致命的摧毁,只要除去一些主要的匪首,屏儿就可以应付了。”

  郭铁鹏长长一吁道:“也只好如此了。崔夫人,老朽有一点要求。”

  崔夫人道:“二哥有话但请吩咐。”

  郭铁鹏道:“请立即派遣适当人手,查明黑衣深圳总坛的确实位置,以及该堂有若干高手,这般高的策在何处?”

  崔夫人道:“好,小妹立即照办。”

  这位崔夫人是一位刚毅果敢的女性,虽然崔府遭逢大变,她仍能有条不紊的处理大小事务,她派崔护侦查黑衣堂的一切,并替郭子屏及崔玉簪举行文定,待一切粗安,崔护也带来黑衣堂的消息。

  “禀夫人,黑衣堂的总坛在镇安县城之南,那儿名叫青铜关,该堂的高手除了雍菖、雍蒲兄弟,还有南北两使者余天佑、张平、及护法杨度、苗札、这般人都有一身独到的功夫,在江湖上名头极为响亮。”

  “哦,他们现在何处?”

  “听说这些人正奉命赶回青铜关,八成是要对付咱们。”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郭铁鹰老兄弟立即作出决定,子珍、子姬、子琴三姊妹留下来协助郭子屏防卫崔府,其余的直捣青铜关,对黑衣堂作犁庭扫穴的攻击。

  由漫川县经核桃园北上,虽是山险路仄,以郭子羽、阴风神魔,及方玫主婢的一身超人武功,最多三天必然可以到达山阳县城。

  山关一个多时辰,是一片浓荫覆地的山坡,那儿有一个茶棚,斜对面挂着一条银龙似的的瀑布,估不到荒山野岭之间,竟有如此怡人的景色。

  小燕忍不住欢呼道:“郭公子,咱们在这儿歇歇,你看可好?”

  郭子羽原是不想歇息的,因为他已瞧出茶棚里面坐着不少金蝎门下,这些人男黑女白的服色,一眼便可以瞧出。

  如今小燕提出了歇息的要求,郭子羽倒不便峻拒,好在金蝎门下并不认识他,应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于是点点头道:“好吧!”

  茶棚外面有一方巨石,四周有些石凳,都是经人工雕凿而成,倒也别有风味。

  他们向小二要来一壶清茶,围坐石桌,天南地北的闲聊着。

  此时一名年约三旬的白衣姑娘,忽然带着几名黑衣大汉向他们走来,在石桌八尺之处,白衣姑娘目如冷电,轻轻哼了一声道:“那一位姓郭?”

  郭子羽心头一跳,暗忖:“此人好灵敏的听觉,小燕适才的呼叫竟然被她听到。”

  这声呼叫很可能引来一场是非,不过他并无半分怯意,因而剑眉一扬道:“在下姓郭,姑娘有什么指教?”

  白衣姑娘道:“飞鹰大侠郭璨是你的什么人?”

  郭子羽道:“在下不知道飞鹰大侠,姑娘找错人了。”

  白衣姑娘道:“你是否来自劳山铁鹰堡?”

  郭子羽道:“正是。”

  白衣姑娘道:“那就不会错了,你爹呢?他逃得一时,逃不了一世,告诉我,他在那里?”

  郭子羽道:“就算你找的是我爹吧!咱们跟你究竟有甚么仇恨?”

  白衣姑娘道:“郭璨叛帮潜逃,并杀死追捕他的三名弟子,按门规除他本人应予凌迟处死外,他的家人也一律格杀,鸡犬不留!”

  郭子羽面色一变道:“好毒恶的手段,看来金蝎门必然是一群失去人性的魔鬼,难怪那位郭大侠会唾弃你们了!”

  白衣姑娘勃然大怒道:“住口,给我废了他们。”

  她身后的黑衣大汉暴诺一声,一起挺剑向郭子羽等四人奔来。

  阴风神魔发出一声长啸,首先抖手一掌迎向奔来的黑衣大汉,他很久没有出山,也很久没有杀人,积压已久的闷气,都在这一记掌力之中发了出来。

  在一声极短的惨嚎声中,黑衣大汉倒飞而回,待得身形着地,他已经不成人形。

  一掌毙敌,阴风神魔精神大振,再度撮口发出一声急啸,他竟然显然身向茶棚冲去。

  这不能怪他,因为茶棚中的金蝎门下正蜂涌而出,我不杀人人就杀我,两军阵前是不能慈悲的。

  不过金蝎门也有能者,当他连毙数人之后,终于遇到可怕的对手。

  那是三名白衣姑娘,年龄都在三十以上,她们的兵刃是冷魂飞星,但见银芒飞舞,急如闪电,只要一个失神,后果就不堪设想,现在阴风神魔以一敌三,虽然他功力够高,依然斗得十分难苦。

  其实这是金蝎门判断的错误,他们以为阴风神魔是对方功力最高的一个,只要将他打倒,其余的不难一鼓收拾下来。

  及奔向郭子羽等三人的黑衣大汉遭到惨败,场上的颓势已经无法挽回了。

  郭子羽与方玫的一剑一刀,宛如九天惊雷,黑衣大汉距离他们还在丈外,就在刀芒剑气之下溅血横尸。

  小燕也不是弱者,掌中的软鞭使得出神入化,黑衣大汉的招式还没有递出,软鞭吞吐之相间,他的喉头已被撕开一个大洞。

  这般黑衣人像篾札纸糊的,简直不堪一击,那位找碴的白衣姑娘心头狂震,她几乎不相信中原武林之中,会有如众多的绝顶高人。

  不过她虽是面对三名高手,并无半点怯惧的念头,因为她走过江湖,会过不少成名的高人,在她冷魂飞星及独门金蝎攻击之下,当得是无往不利。

  在金蝎门,她是名列第二的高手,除了门主费兰卿,没有一个是她的对手。

  没有慈悲,没有同情,在金蝎门她是刽子手,在江湖上她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她芳名费瑶卿,是金蝎门主的同胞妹子,此次他们劳师动众,进军中原,除了清理门户,夺取三空藏剑经也是他们的目标。

  白衣姑娘费瑶卿以冷肃凌人的语气叱喝道:“上吧,三位,别看你们人多,姑奶奶同样会打发你们。”

  小燕撇撇嘴道:“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舌头。”

  郭子羽道:“玫妹子,你跟小燕去帮助欧阳老哥哥,这儿的事就交给我吧!”

  方玫道:“好,不过这妖女可能不好对付,你要当心一点。”

  郭子羽道:“放心吧,我会当心的。”

  语音一顿,扭头对费瑶卿道:“出招吧!姑娘。”

  费瑶卿道:“告诉我郭璨在那里,姑奶奶可以放你一条生路,这是最后的机会,希望你不要自误!”

  郭子羽哈哈一阵狂笑道:“放我一条生路?嘿嘿,莫非你敢违背门规?”

  费瑶卿一怔道:“这个……”

  郭子羽道:“不要这个那个了,金蝎门横行江湖,应该接受正义的惩罚,你纵然当真要放过我,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费瑶卿冷冷道:“很好,你既然一心找死,这可怨我不得。”

  语音甫落,运腕急抖,一片晶芒挟着刺耳的锐啸向郭子羽袭来,这一击之威,竟然强大无比。

  郭子羽哼了一声,白虹吞吐闪缩之间,准确之极的点在飞星之上,强劲的冲力有如疾雷撼山,使得飞星倒窜,比来势还要劲急,费瑶卿被带得连退五步,才勉力将身形稳住。

  一招互换,高下立分,费瑶卿那酷得不带丝毫感情的面颊,更加上了一层严霜,双目闪闪生光,显得愤怒已极。

  不过这只是郭子羽的内力比她高明,但冷魂飞星招式玄奥,当今之世没有人能够破解,再辅以毒绝天下的金蝎,她不相信收拾不了一个年轻小伙子。

  在一声娇叱之后,飞星再度出手,它以天女散药之势,铺天盖地而来。

  这是冷魂飞星最威力的招式,就她往日的经验,只要使出这招“群星追魂”,必然会追魂夺命,盖代绝学,曾经屡试不爽。

  她绝未想到这屡试不爽,冠盖武林的绝招,竟会再度遭到失败。

  当的一声脆响,飞星又被震回,那股反弹之力,强悍得难以估计,飞星虽未脱手,她却被带得一连颠出数步,最后还是摔了个灰头土脸。

  费瑶卿估不到这个飘逸出尘的美少年,一身功力竟然高不可仰,看来纵然集金蝎门全帮之力,也休想动他一根汗毛,他们这清理门户的任务,是注定非失败不可。

  技当中人,而且差得太远,按说她是应该认败服输的,只是一个眼高于顶,从未尝过失败滋味的人,多半无力承受失败的打击,何况她还未施放金蝎,乃然可以作孤注一掷。

  于是她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身形一蹦而起,同时左右双手齐扬。

  飞星有如雷鸣,金蝎急似闪电,这等震撼武林的攻势,当得是江湖罕见。

  这是费瑶卿压箱底的本领,为了争取胜利,她不惜全力一击,然而旧事再度重演,她得到的仍然量个失败,而且飞星脱了手,她受到严重的震伤,两支金蝎变为四半,她已失去再战之力。

  郭子羽获得胜利,支援阴风神魔的方玫主婢也得到丰硕的成果,只是太惨了一点,敌人死伤狼藉,残肢断股遍布各地,这些多半都是阴风神魔与小燕的杰作,三名功力较高的白衣姑娘两死一重伤,金蝎门全军尽没,落得前所未有的惨败。

  郭子羽向斗场瞥了一眼,忍不住叹息一声道:“太惨了,上天有好生之德,咱们应该留给别人一线生机。”

  小燕樱唇一噘道:“咱们留给他们生机,人家却要咱们的老命,拚命嘛!谁还能顾到这些。”

  方玫道:“燕丫头是野了一点,今后出手的确应该收住点儿。大哥,咱们还歇不歇?”

  郭子羽道:“不了,到核桃镇再歇息吧!”

  他们在核桃镇歇了一晚,次日午后赶到了山阳县城,此时郭氏一门去了青铜关,留在崔府的郭子屏兄妹四人却遭到困难。

  就在郭氏一门远征青铜关的次日,崔府门外来了数十名武当的道士,这是一个极端惊人的阵容,当今武当精英,几乎全部集中在这儿。

  崔府门房发觉他们来意不善,立即差人通知管事崔护,并上前询问来意,道:“各位道长有事?”

  武当门修圭道长道:“听说郭施主寄居贵府,请代为通报一声。”

  门房道:“你们是来找咱们姑他的?请稍待,在下已经派人通报去了。”

  片刻之后,郭氏兄妹、崔玉簪,及管事崔护等闻读赶来,郭子屏曾经见过不少武当道长,因而来者多半相识,遂双拳一抱道:“在下郭子屏参见掌门,见过各位道长。”

  武当掌门修圭道“小施主不必多礼,令兄郭子铉呢?”

  郭子屏道:“我三哥不在,掌门找他有事?”

  掌门师弟修器冷哼一声道:“郭子铉做的事你会不知道?”

  郭子屏道:“我三哥做了甚么事,道长不妨明说。”

  修器道长道:“令兄偷窃本门太极慧剑剑笈,你们才不辞而别,小施主居然不知道令兄做了甚么,纵然是三岁孩童只怕也不会相信。”

  郭子屏面色一沉道:“郭氏子弟不欺暗室,俯仰无愧,岂会偷窃贵派的剑笈,道长是玄门高人,希望不要误听他人中伤之言。”

  修器怒叱道:“好一张能言善辩的利嘴,只可惜铁证如山。”

  郭子屏道:“甚么证据?道长何不拿出来让在下瞧瞧。”

  修器由怀中取出一张便笺,单堂轻轻一送,便笺就已平飞而出,前进的速度虽然颇为缓慢,却能维持一定的高度,老道长这是显露功力,给点颜色叫郭子屏瞧瞧。

  郭子屏似乎不明白这些,食中二指一伸,便笺已经到了他的手中,笺上含蕴的强大劲力慢,竟然丝毫未起作用,这般武当高人不由心头一懔。

  郭子屏并未理会这些,只是目光一垂,向那张便笺瞧去,他只瞧了一眼,就将便笺送回,同时吁出一口长气道:“道长一代高人,竟然以女子手笔向我三哥栽脏,如果传之江湖,岂不是一件天大的笑话!”

  他没有说错,便笺字迹纤秀,确是出于女子手笔,但武当剑笈被窃,只有这张便笺是惟一的线索,他们虽是心有所疑,仍然不得不将它作为证据。

  武当俗家弟子左右度道:“男子的笔迹并非个个粗豪,女人的书法也不是个个纤细,阁下如论断,那才是见识浅薄呢!”

  郭子屏道:“至少在下认得出这不是我三哥的笔迹。”

  左中度道:“难道他不会故意写细一点?”

  郭子屏哼了一声道:“他既敢在便笺上签名,何须将笔迹故意写细!”

  修器道长道:“咱们不必讨认这些,你只要交出郭子铉,咱们不难为你就是。”

  郭子屏道:“在下说过,我三哥有事他往,目前不在这儿。”

  修器道:“那只好委屈施主了,拿下。”

  左中度撤出长剑,跨前几步道:“朋友,左某候教。”

  郭子琴弹身一跃,拦住左中度的去路,柳眉忽地一挑,道:“姓左的,你又不是道士,为甚么帮助他们?”

  左中度道:“在下是武当俗家弟子,自然要为师门效命了,姑娘是谁?”

  郭子琴道:“我姓郭,郭子铉是我的三哥。”

  左右度道:“姑娘也到过武当?”

  郭子道:“不错,我跟三哥是一道离开武当的,你们诬良为资,岂不有辱三清!”

  左中度呐呐道:“这个……咳,在下信得过姑娘,这只怕是一椿误会。”

  这位武当俗家弟子原是满脸杀机,神色上带着一股凶悍之气的,现在他不只是凶悍之气像被清风吹散,消失得点滴不存,他还以无限温柔的语气对待郭子琴,进而认为这是他师门的误会。

  天下尽多不可理解之事,但以一见钟情最为神奇,如果说它是缘,是孽,未尝不可。

  左中度虽是武当的俗家弟子,其根骨之佳,悟性之强,成就之高,在同辈师兄弟中固然无人能出其右,就算老一辈的,除了他的恩师修圭掌门略高一筹,两位师叔也比他不上了,因而修圭掌门对他期望极高,武当一派的发扬光大就靠他这位得意高足了。

  估不到他竟然情关难度,原是钢铁一般的汉子,见了心爱的女人就变成绕指柔了。

  修圭掌门仍然不肯立加呵责,只是叹息一声道:“度儿,你怎么啦?莫非你忘记师门的荣辱了!”

  左中度呆了一呆道:“弟子不敢,只是弟子认为郭姑娘说的颇有几分道理。”

  修器道长怒叱道:“孽障,见了女人你就连祖宗都忘记了,莫非你想变节投敌,背叛师门!”

  左中度道:“师叔言重了,侄儿只是不愿误会好人,以免有损本门的清誉。”

  修器道长冷冷道:“追不回剑笈,不只本门清誉受损,武当一派也将日趋没落,连祖师辛勤所建的基业只怕都难以保持了,现在放着证据不管,你反而同情敌人,难道你想当本门的罪人!”

  修器道长这一严厉的指责,使得左中度汗流浃背,他不是一个好色之徒,甚至对女人从未发生过兴趣,今天偶遇郭子琴便惊为天人,而情难自己,不管这是甚么原因,以及今后如何发展,但在师门责难之下,他就不得不放手一搏了。

  于是他抱剑一礼道:“姑娘,在下找的是令兄,请退下。”

  郭子琴道:“要找家兄就得先过我这一关再说。”

  左中度道:“好,姑娘请赐招。”

  郭子琴不再说甚么,长剑一吐,势如电掣雷奔,一股强悍绝伦的剑气,猛射左中度的咽喉。

  郭氏天都九归剑法,原是武林绝艺,再经郭子羽的义父杨楠指点,不啻画龙点睛,左中度的太极慧虽已颇具火候,仍无法接下郭子琴素手一击。

  他弹身剑窜,避过那无坚不摧的剑气,不待郭子琴换招变式,他已身如狂飙,展开一轮反击。

  金的交鸣之声不断的传出,两人兔起鹘落,斗得凶很无比,看来他们是半斤八两,一时间很难分得出胜负。

  其实左中度比谁都明白,五十招以内他必然丢人现眼,因为郭子琴是在随意挥洒,他却在全力以赴,现在才只二十招,他已经冷汗被体,后力难继了。

  这是郭子琴见他人还不坏而手下留情,加是认真拼斗,只怕他连十招都接不下来。

  原因很简单,郭子琴自从第一招以后,就从未主动反击,不过她却后发先至,每一招都会十分准确的点中左中度的剑尖,将他的长剑反震回去。

  双方功务相差颇多,左中度注定是个败者,此等情形武当掌门修圭道长自然十分明白,于是他振吭发出一声叱喝道:“住手!”

  左中度应声退开,郭子琴并未拦阻,她要听听修圭道长叫停的理由。

  武当掌门果然还有下文,不过他并非息事宁人,而是想倚多为胜。

  “摆阵……”

  武当剑阵驰誉江湖,与少林的罗汉大阵,被称为武林两大奇阵,修圭掌门瞧出郭氏弟子无一不身负绝学,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剑阵摆好了,它虽然还没有开始运转,斗场上已经弥漫着一片杀机。

  郭子琴向剑阵瞥地一眼道:“四哥,让我去试试。”

  郭子屏道:“武当剑阵变化多端,玄奥无穷,咱们不明生克之理,茫然闯阵,必然替身陷危机。”

  郭子琴道:“咱们总不能认败服输,就算认输,他们也不会放过咱们。”

  郭子珍道:“这样吧!四哥,不管他们是甚么阵法,咱们四个人分四面闯入,待入阵之后再向中央会合,如此一搅,说不定就可以破掉他们的剑阵。”

  郭子屏道:“看来也只好如此了。”

  崔玉簪道:“我也去。”

  郭子屏道:“不,你统率家丁在阵外等候,必要时也好跟咱们打个接应。”

  崔玉簪道:“好吧!不过你们要当心一点。”

  郭子屏道:“咱们会当心的,走。”

  于是郭子屏、郭子珍、郭子姬、郭子琴等兄妹四人在一声叱喝之后,分四面向武当剑阵闯了进去。

  他们按原先的计划,入阵之后就向中央会合,及闯进阵中,但见阴霾四合,沙飞石走,连方位都已迷失,那里会合得起来?

  而且剑气森林,由四面八方向他们攻击,只要稍有疏失,后果就不堪设想。

  他们此时已是各自为战,每一个人都受到三十六柄长剑的猛攻,这三十六柄长剑似已连为一体,它不只生生不息,无处不有,力道的强悍也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

  所幸郭氏兄妹全都心得“六度无相掌法”,只要他们击出一掌,必然可以转危为安,不过这只是暂时自保,一旦后力不继,连自保都不可能了。

  崔玉簪一见大事不妙,立率庄丁向剑阵抢攻,可惜他们武功不高,虽是不顾生死,亡命搏杀,却无法对剑阵构成任何威胁。

  在郭子屏兄妹来说,这是一场前所未经的苦战,除非发生奇迹,他们可能会栽在这里。

 
 

 
分享到:
三字经41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4
11.传统男人,不堪束缚
傻瓜汉斯3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1
三字经59
宋朝暴发户不惜千金力捧的那些女艺人
朱雀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