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吴三贵为小妓女陈圆圆“叛国”投敌的隐情

吴三贵为小妓女陈圆圆“叛国”投敌的隐情

时间:2014/4/3 7:49:38  点击:5017 次
  明末清初的诗人吴梅村写过一首著名的歌行体长诗《圆圆曲》。“圆圆” 姓陈名沅,曾做过苏州名妓。先落到崇祯皇帝田贵妃的老爹田宏遇手里。后来,李自成兵临城下,为了收买人心,“田国丈”便把陈圆圆慷慨地赠送给了镇守山海关的辽东总兵吴三桂做小老婆。北京失守,吴三桂准备归降,遗憾的是,时局并没有按照他的意愿发展。

  吴府的家人赶来送信儿,吴三桂询问父亲吴襄的情况,得到的回答是:“被逮捕了。”又问财产,回答说:“被查封了。”吴三桂胸有成竹地夸口:“我一到北京,这些东西便会乖乖地送回来。”再问小老婆陈圆圆的下落,仆人结结巴巴地说:“被刘宗敏抢进府去了。”这下子,吴三桂眼珠子红了,他立刻推翻了投降李自成的想法,并下令全军将士为死去的崇祯皇帝披麻戴孝。

  一个美丽的小妾居然改写了中国历史的格局,吴三桂引狼入室,把满人请进了山海关。另据陆次云《圆圆传》记载,吴三桂与李自成会战于“一片石”,打了个大胜仗。恼羞成怒的李自成随即宰了吴襄及其全家三十余口,只有陈圆圆侥幸逃脱。满人占领北京后,她才回到吴三桂身边。

  吴梅村的《圆圆曲》劈头就说:“恸哭六军皆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收尾时又写道:“妻子岂应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红妆照汗青。”写一首长诗指桑骂槐算什么本事?不错,吴三桂做了汉奸;你吴梅村不也是前明的榜眼、翰林院编修投胎转世,做了满清的国子监祭酒吗?既然同在一口锅里抡马勺,就谈不到谁更高贵。投鼠忌器,又忍不住要骂,只好扯着人家小老婆的衣襟哼哼唧唧。

  诗作一出,满城传诵,吴三桂与陈圆圆那点烂事儿成了地摊上的抢手货,风言风语传到了镇守云南的吴三桂耳朵里,无奈,他的手伸不了那么长,只好向吴梅村讨饶,派人送上黄金一千两,请求删除《圆圆曲》的第一句;如果实在为难,改得语气柔和一些也可以。不料,诗人拒绝了。吴三桂拽着小妾的胳膊跌跌撞撞地进入了中国文学史,所不同的是,他的名声比从前更臭,更无可救药。

  改朝换代多贰臣,外侮当政出汉奸。在清初的朝堂上,崇祯皇帝的老部下并非吴三桂一人,吴梅村也是变节的。之所以吴三桂成为不可宽恕的民族败类,皆因他出师无名、背主求荣。作为封疆大吏,他手握重兵,足以据守雄关同满人拼一拼;结果,为了一个妓女出身的小老婆,居然掉转枪口,充当外族的鹰犬,甚至连老爹的性命也不要了。从哪方面说,吴三桂的叛降都没有道理。

  说实话,吴梅村的挖苦也有几分苛刻。其一,崇祯皇帝煤山自尽,朱明的天下完了,吴三桂彻底失去了效忠的目标。其二,试图不当汉奸卖国贼,可惜汉人主子李自成的政权,巧取豪夺,霸人妻女,比那个刚完蛋的朱明王朝好不到哪里去。其三,金银珠宝、田产地契皆是身外之物,惟独女人不同,她是男人生存的尊严与妥协的底限。野蛮战争几乎都隐藏着这样的重要主题,要征服一个民族,首先要摧毁他们的女人。

  黄仁宇谈论成吉思汗的时候说:“他的动机使后人不易猜测,西方的书籍一致传说,他曾对人说:‘人生最大的快慰在于战胜,在克服敌人,在追逐他们,在夺取他们的财产,使他们所爱者哭泣;骑他们的马,搂抱他们的妻女……’”这是蒙古大汗残忍的征服欲,同时也是潜藏在整个男人世界深处的阴暗心理与原始兽行。项羽面临四面楚歌的绝境,可以容忍心爱的乌骓马逃生,却不能让心爱的女人乱军之中受辱。《史记·项羽本纪》中叙述了垓下那个生死离别的场景:

  项王乃悲歌慷慨,自为诗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数阕,美人和之。

  什么叫“可奈何”、“奈若何”?男人春风得意的时候,吆五喝六;山穷水尽的时候却跑到老婆跟前抹眼泪了。项羽慨叹,“我的坐骑舍不得主人,叫它跑也不肯;虞姬啊,我可拿你怎么办呢?”夫妻二人舞剑作歌,心照不宣地告别。《楚汉春秋》对虞姬的和词作了注解,她是这样唱的:“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大王,您放心,我自杀就是了。

  同项羽相比,吴三桂更像条汉子;他不是束手无策的关头才想到女人,早在挥斥方遒时,内心就为自己的女人腾了个地方,他有勇气冒天下之大不韪,把女人抬上帅位,为她们血染征袍、马革裹尸。这与成吉思汗看中女人的心态有相近之处,不过是成吉思汗欣赏虐待与残暴;而吴三桂则更像性情中人。

  爱女人有什么罪过吗?历史上的英雄豪杰都愿意把自己装扮成不贪恋女色的圣贤,其实,连女人都不敢爱、连妻子都保护不了的男人,何谈建功立业、快慰人生呢?没有七情六欲的义士猛将,至多属于道德工具和机械杀手;不承认“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说法,不是真小人,就是伪君子。

  耶稣讲过:“一个人赚得了整个世界,却丧失了自我,又有何益?”外国神仙的话照样能解释中国的事情。如果说政治属于一锤子买卖,不可轻易更改;那么,爱女人也是可遇而不可求、难以中途回头。

  吴三桂不想把自己的政治前途卖给谁,也不希望陈圆圆再过琵琶别抱、今翠明红的生活。像吴三桂那样,把妇女当人,而且是举足轻重的人,并不惜为她背弃道义、征讨杀罚,的确是中国历史上极为罕见的壮举。无论史学家怎样糟蹋吴三桂的名声,“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战争理由,也犯不着遮遮掩掩感到见不得人,为了自己的女人奋袂而战,理由成立!古罗马人即是这个领域的高手,比如恺撒大帝和安东尼,他们为女人从不扭扭捏捏、含糊其辞,而是凭刀说话,靠枪炮较量。女人犹如国土,哪有让人的道理?
 

吴三贵为小妓女陈圆圆“叛国”投敌的隐情
吴三贵为小妓女陈圆圆“叛国”投敌的隐情
分享到:
难以启齿的宋史:男人不想打仗用女人抵押
雍正皇帝
三字经98
独坐敬亭山·众鸟高飞尽 (唐)李白
司马懿用什么战术活活弄死了诸葛亮
宋高宗赵构为何要用十个处女选接班人
生活是休闲了,但孤独也是毒药,皇帝只有一个,漫漫的时光如何消磨?后宫打发时光的玩具很少,后宫女子靠抽烟、打牌、做针线消磨日子。
李世民和魏征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