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龙夺刀 >> 第十三章 慕容世家

第十三章 慕容世家

时间:2014/3/20 22:34:29  点击:2643 次
  为了知道白傲天及东方无极的下落,佐藤三郎和赵琦一起走出了太白山。赵琦因惦记著峨嵋山上的师姐徐玉,二人遂决定先上峨嵋山。

  此时峨嵋派的掌门刚由慧空大师接任。自从扬眉师太死後,峨嵋派群龙无首,若论辈份,理应由扬眉师太的师兄慧空大师接任,但此人喜爱游山玩水,了无行踪,峨嵋派弟子经过多月来四出探查,终於找到他,告诉了扬眉师太不幸的消息,还有赵琦和佐藤三郎等人在一起。慧空大师听後勃然大怒,认为赵琦此举大逆不道,有辱师门,想清理门户,此刻二人竟然送上门来,慧空大师自然要和赵琦当面对质。

  赵琦一入到大殿,便觉周围的人目光有些异样,和往日完全不同。此时师姐徐玉走上前低声道:「现在这已由慧空师伯接任,他已知道你们之间的事,佐藤兄不方便留下……师妹你还是快些带他走吧!」

  赵琦还未来得及反应,便有一人大喝道:「不能走,你们两个都不能走!」说这话的人正是慧空大师,只见他由内堂步出,徐徐坐下,厉声道:「赵琦,你竟大逆不道,不但没有替自己师父报仇,反而和仇人走在一起,此举若然传了出去,岂非成了峨嵋派的丑事?你有何解释?」

  赵琦面不改容道:「慧空师伯,你说的没错,师父的仇是应该报,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正人君子,锄强扶弱,儆恶锄奸,那个曾杀害师父的佐藤三郎已经死了,所以我没有大逆不道,相信师父在天之灵,也同意我这样做。」

  慧空大师怒叱道:「你说他已改邪归正,有何证据?」

  赵琦答道:「万毒神教的教主万毒战神,以及绝顶峰的鬼面书生,他们都是遗害武林的极恶之徒,就是他把二人铲除的。」

  慧空大师冷笑道:「就算他真的铲除了两个大魔头,也不代表他就是改过自新,可能只是消灭他自已的眼中钉,对吗?」

  赵琦失色道:「你……」

  一声不响的佐藤三郎开口道:「琦妹,这个人蛮不讲理,你再和他说只有枉费唇舌,我们不如走吧。」

  慧空大师嚷道:「姓佐藤的,你杀我师妹,这笔账我一定算到你的头上去了。至於赵琦,你是峨嵋派弟子,犯下这种天理不容的罪行,所谓先对内後对外,今日我就替师妹清理门户,先废你武功,再逐你出师门。」话声未遏,便已拔出剑来,纵身一跃朝赵琦处冲去。

  突然有人一手拦著慧空大师道:「师伯,赵琦是师父生平最爱的一个徒弟,你就当为了师父,放过她一马吧。」徐玉求情道。

  慧空大师怒喝道:「你敢阻我?!」徐玉无奈地让开,此时赵琦也亮了兵刃,说道:「师伯,不要迫我出手。」

  慧空大师没有理会,即时两剑迎了上去,招式又狠又辣,换作是往日的赵琦,恐怕已身中两剑,无法招架。但当下她经过多月来的锻链,峨嵋剑法的熟练程度已有八成造诣,轻易地把那两剑挡格开去。慧空大师见状,又再奋力点出数剑,「叮当」之声响个不绝,双方对拆了十馀招,竟然不相伯仲。

  若论剑招,赵琦绝不逊於慧空大师,但毕竟双方的内力层次不同,慧空大师亦看出了这点,频频催谷内力到剑锋上,不断在剑与剑的比拚之下,迫得赵琦撤身後退。

  佐藤三郎恐怕对方施以毒手,忙提起青龙刀护著赵琦,「当」的一声,把慧空大师的剑劈为两段,慧空大师又气又怒,向众弟子大嚷道:「你们还不上前帮手?」

  站立在周围的弟子们纷纷拔剑而上,虽然他们要遵照掌门的指示去做,但与赵琦毕竟是份属同门,所以打起上来自然留有馀地,只见包围佐藤三郎的人多,包围赵琦的人少。此时佐藤三郎对身边的赵琦道:「琦妹,今日恐怕是有理说不清,你还是先走吧,这有我应付。」

  赵琦失声道:「不……你不走,我也不走。」

  佐藤三郎急嚷道:「你先走,我随後就来。」

  佐藤三郎为了不让事情闹大,打起来处处留手,显得左支右拙,刀招施展不开。赵琦看在眼,还是放不下心,就在这一刻,徐玉冲上前横身一剑朝赵琦而来,这一剑显然没有劲力,赵琦轻易伸剑架著。只听得徐玉低声道:「琦师妹,你还是先走,我会帮佐藤兄脱身,你就在山下等他吧。」说罢真气一吐,把赵琦一人推开数外。

  赵琦知道师姐的好意,立即转身便跑,众弟子欲要追赶,徐玉一使眼色,微微摇了摇头,朗声道:「先把这人杀了。」佐藤三郎听到刚才徐玉和赵琦的对话,心生一计,体内即提一口真气,纵身跃起,众弟子也只得呆呆望著,人已站落在徐玉身旁,提刀一架,按在徐玉的颈项上,低声道:「徐师姐,多多得罪了。」

  徐玉也低声道:「不要紧。」

  佐藤三郎向其馀众人大喝道:「谁敢上前,我就先杀了她。」慧空大师其实也知道他们正在做戏,因为刚才佐藤三郎一跃而起,徐玉竟不闪避,任由处置。此刻他念及和扬眉师太几十年师兄妹的关系,便摇了摇头,低声叹道:「师妹,我是否做得不对?」续嚷道:「姓佐藤的,你走吧!和赵琦以後也不要再来。」

  徐玉暗喜,低声道:「佐藤兄,你走吧,我会再向师伯解释。」

  佐藤三郎「多谢」一声,随即收起兵刃,闪身而去。就这样,由於慧空大师最後没有执迷不悟,避免了一场血战。

  赵琦在山下等了片刻,仍不见佐藤三郎下来,显得焦躁不安,正想返回之№,一条黑影疾步而至,正是佐藤三郎,当即大喜道:「你没事就好了。」

  佐藤三郎轻笑道:「还没娶你之前,我不会死的。」

  赵琦取笑道:「你是傻的,娶了我後便会死了。」

  「那我死了,你不是非常伤心?」

  赵琦含羞道:「人家没有说过要嫁给你。」

  佐藤三郎笑道:「那好吧,我和四妹返回扶桑好了。」

  赵琦撇著嘴道:「也没说过不嫁给你。」佐藤三郎即上前提著赵琦的小手,一对情侣喜悦地离开了。

  两人经过数日行程之後,对如何寻找白傲天丝毫没有头绪,不知往那处著手。赵琦记得师父扬眉师太曾经说过,每四年就会有一次天下武林大会出现,这个大会的始创人是慕容山庄的慕容白,此人武功虽然平庸,但家财千万,富甲一方,比起陈家庄来说,绝对不能相提并论。提起慕容山庄,江湖上无人不识,就是靠著这种特殊地位,他举办这个武林大会,各人定会赏面参加,而且没有资格规限,是武林中一大盛事。

  现在距离比赛的日子只馀十数日,二人遂决定到慕容山庄一行,除了可见识各派武功之外,也有机会碰到东方无极,到时要找寻白傲天的下落便容易了。

  自从白傲天离开鱼浦村後,便朝著慕容山庄的方向前行。此刻他已然脱胎换骨,腰佩绝神剑,孑然一身,潇洒非常。当他经过另一条村庄的时候,远见约有五个小孩正在玩耍,突然间,有一名顽童将另一名小童推倒,那个顽童年约十馀岁,衣衫褴褛,郄生得五官标致,若不是脸上污垢掩盖,想必是一个美男子。

  其他孩童见有人被推倒,立刻围攻著那顽童,但他竟没丝毫惧意,虽然不很强壮,但身手乖巧灵活,众孩童不但未能打中他,反而被他一拳又一脚的将各人击倒。白傲天见此顽童欺负别人在先,便即时纵身步前,一手擒拿捉著顽童的右手道:「小朋友,不可欺负别人。」

  其他孩童趁机逃脱,纷纷四散。顽童见右手被按,动弹不得,左手又一拳朝白傲天胸口打去,郄又被同一支手捉著,白傲天责道:「你这个顽皮的小朋友,为何生性如此,竟不知悔改?」

  此刻顽童突然放声号啕大哭,声音响亮也很凉,悲哀得连白傲天也感愕然,不忍心放松了双手,顽童悲哭道:「他们……笑我是从石头生出来的,没有父亲养,没有娘亲教……」

  原来这个孩子无父无母,触动了白傲天自己的身世,感同身受,於是轻声道:「那你叫什堋名字?有没有其他亲人健在?」

  顽童摇头道:「我叫孙平,没有任何亲人,只有一个老婆婆收留我。」

  白傲天道:「那我带你回家,好堋?」孙平点了点头,带著白傲天返回老婆婆家中。

  老婆婆多谢白傲天将孙平送回,招呼过後,便坐下叹道:「约八年前,这个小孩的父母被山贼劫杀了,当时留下他孤苦伶仃,我自己又是一个人住,所以把他收留了。」

  白傲天敬佩道:「婆婆真是好人,若果没有你教导和养育他,将来可能会误入歧途。」

  老婆婆摇头道:「这个小孩的本性其实善良,但很多时别人取笑他的身世,他便会失去理性,动手打人,每一次都是这样,实在很难教导。」

  白傲天问道:「若是这样,何不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或者可以帮助他改变。」

  老婆婆叹息一声,答道:「我是穷苦人家,一日三餐也成问题,还那有钱搬往别处重新生活。」

  这时孙平在外清洗完後,返到木屋内,白傲天望了一望,整个人也呆住了,原来孙平的样貌,竟和死去的师弟宋文远小时生得七八分相似,不由得再回忆起当日宋文远为救自己,牺牲了性命。白傲天暗自盘算,心中有个主意,便对老婆婆问道:「婆婆,请恕在下冒昧,可否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老婆婆道:「白少侠何多礼,有事请说。」

  白傲天坦言道:「在下见这小童生性聪敏,资质过人,若能把他教导成人,传授以武功,将来一定在江湖上发放异彩,做一点好事,未知婆婆意下如何?」

  老婆婆欣喜道:「若能得白少侠悉心教导,我这老人家又何尝不欣喜接受。不过,还要问问他本人的意思。」

  白傲天点点头,然後对孙平道:「小朋友,喜欢学武吗?」

  孙平沉思片刻,缓缓道:「我很喜欢……不过……」

  「不过什堋?」

  孙平颤声道:「大哥哥……你的武功怎样?要是我跟你学武,真的可以变强吗?」

  白傲天失笑道:「问得好,所谓良禽择木而栖,你这小子果真和普通孩童不同。」白傲天续嚷道:「看著!」然後喝了一声,右掌运劲向木桌的角上拍下,这一掌力压千斤,把桌子的一角砍落了一块,切口竟像用刀劈开一样,而且坐在隔邻的
 

 
分享到:
揭秘吓死秦始皇的神秘预言
朱元璋血腥屠杀功臣的历史真相
中国古代四大神兽2
倭寇秘史中国将军差点统一日本
15 涌泉跃鲤    姜诗,  东汉四川广汉人,娶庞氏为妻。夫妻孝顺,其家距长江六七里之遥,庞氏常到江边取婆婆喜喝的长江水。婆婆爱吃鱼,夫妻就常做鱼给她吃,婆婆不愿意独自吃,他们又请来邻居老婆婆一起吃。一次因风大,庞氏取水晚归,姜诗怀疑她怠慢母亲,将她逐出家门。庞氏寄居在邻居家中,昼夜辛勤纺纱织布,将积蓄所得托邻居送回家中孝敬婆婆。其后,婆婆知道了庞氏被逐之事,令姜诗将其请回。庞氏回家这天,院中忽然喷涌出泉水,口味与长江水相同,每天还有两条鲤鱼跃出。从此,庞氏便用这些供奉婆婆,不必远走江边了
春晓
朝鲜前领导人为何禁止女性穿裤子
变态皇帝慕容熙与嫂子偷情而上位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