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绝毒断肠 >> 卷四 第一回 竹楼秘密

卷四 第一回 竹楼秘密

时间:2014/3/17 13:07:06  点击:2404 次
  弓已在手,箭在弦上。

  宝宝惊道:“太可怕了,我可不想变刺猬。”

  身子一滚,滚到了竹楼里,把当刺猬的任务交给了林若飞。

  一共有十七个人,十七支箭。

  如果十七支箭一起射过来,林若飞有没有把握接住?

  十七个黑衣人齐齐地站了一排,箭头闪着蓝光。

  是毒箭。

  忽然有“咄”声传来,接着是“崩崩崩”之声。

  一共响了十七下。

  十七支弓弦立刻断了,一枚铜钱滚到了地上。

  是谁能够用一枚铜钱划破了十七张紧绷的弓弦?

  林若飞几乎想都不用想,就猜出了是谁来了。

  郭超然。

  除了那个神秘的郭超然,恐怕谁也没有这种功夫。

  唐谅也没有。

  林若飞的剑适时刺出,剑光闪动了十七下,又好象闪动了一下。

  黑衣人倒下。

  秦宝宝很会选择时机地又从竹楼中溜出来,摇着大脑袋,道:“人家一枚铜钱划破十七张弓,你十七剑杀了十七个人,差得太远了。”

  林若飞笑道:“在下本就不如郭前辈的武功。”

  不知从哪里传来郭超然的声音:“林少侠,宝少爷,你们一向可好?”

  宝宝抱拳道:“只有一点点不好。”

  郭超然道:“哪一点不好?”

  宝宝道:“马上就会有许多人来杀我们了,就连郭前辈也帮不了我们。”

  郭超然笑道:“我倒有个方法,既不让别人杀你,又能发财。”

  宝宝道:“难道郭前辈想让我们到竹楼下去?”

  郭超然笑道:“还是宝宝聪明。”

  宝宝道:“可是地下机关消息很多,恐怕比上面远要危险?”

  郭超然笑道:“有我在,还怕什么机关消息。”

  宝宝惊喜道:“郭前辈原来是个大行家啊!”

  郭超然笑道:“算不上行家,可笑的是,我最不成材的弟子‘笨手笨脚’冷小肝竟被人说成行家。”

  宝宝这一喜非同小可,冷小肝那么巧的手竟只是郭超然的徒弟,郭超然的手段可想而知。

  宝宝忽地皱眉头,道:“有一件事很难办!”

  郭超然道:“什么事?”

  宝宝道:“前辈发过誓,不许别人看到你,我们一会儿下去,你一定走在前头,肯定是被人要看到的。”

  郭超然笑道:“我已经请了一名高明的大夫做过手术,从外观上看,已和常人一样,只不过我的容貌无法改变,但我只要蒙上面巾就行了。”

  声音刚落,一个白衣蒙面的人飘飘然地走了过来。

  终于看到了郭超然,遗憾的是他的脸上蒙着布,未能一睹庐山真面目。

  三个人进入小竹楼,宝宝道:“郭前辈先不要告诉我入口在哪里,让宝宝先我找看,好吗?”

  谁能拒绝宝宝的请求?郭超然笑道:“好。”

  宝宝背着手,像个老学究一样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目光停在地上的一个竹筒里。

  竹筒底部和地面相联结,宝宝试了试,发觉竹筒其实是铁筒,只是样子做的特别逼真。

  郭超然笑道:“这个铁筒正是入口的枢钮,看宝宝怎么打开?”

  宝宝细细看着铁筒,看到铁筒底部有个洞,忽地笑道:“是不是用水灌进铁筒去,然后入口自开呢?”

  郭超然惊讶道:“这你也知道?”

  宝宝得意地道:“有一种酸水,一遇到水就会发热,热气就可以冲开底下的机关,门就开了。”

  郭超然惊道:“这是机关消息之学最深奥的部分,想不到宝宝居然知道。”

  竹楼边正有一口井,井水打上来,灌到铁筒里,不一刻,从铁筒的小孔中冒出热气来,郭超然撕块布堵住。

  不到一袋烟的工夫,只听“吱呀呀”声响,地上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郭超然立刻道:“快一点跳下去,洞口马上会关闭的。”

  郭超然当先跳下去,宝宝紧跟在后,林若飞断后。

  从洞口到地底只有三丈,宝宝轻轻落下去,不带一点足音。

  林若飞最后一个跳下,见那出口又慢慢关上。

  林若飞不由地担心道:“洞口被关上,我们怎么出去?”

  宝宝晃亮火折子,指着墙壁上一个铁筒道:“这和上面的一样,只要灌进去水就可以了。”

  郭超然解释道:“用水使酸液发热,热气顶开机关,但时间并不长,机关又会恢复原样,等我们出来时,刚才灌进去的水也差不多干了,只要再灌水,门依然会开的。”

  林若飞摇头道:“这样稀奇古怪的法子,打破我的脑壳也想不到,难怪张真人空守此楼十年而无所获。”

  郭超然笑道:“更想不到,宝宝也精通此道。”

  宝宝吐了吐舌头,底下很黑,没人看到他的表情。

  其实宝宝深知自己的身体较弱,不适宜练武功,偏偏他又好动,于是去玩机关消息,平时无事钻研摆弄,不也是一种很有趣的游戏吗。

  想不到今天却派上用场。

  郭超然不知动了什么东西,底下忽然一片明亮。

  面前是三条通路,每条信道都是灯光通明。

  照亮的是墙壁上的油灯。

  林若飞大为不解,道:“灯光没有火怎能点得着呢?”

  宝宝道:“别看油灯很小,灯蕊却通到一个大油桶里,平时,油灯上的盖子盖住油灯,使油灯只发出颇微弱的光,但始终不会熄灭。”

  郭超然道:“刚才我激活机关,使灯盖提起,灯光得到空气,便明亮了许多。”

  林若飞道:“就算灯油百年也用不尽,可是灯蕊总有烧尽的时候吧。”

  宝宝接着道:“灯蕊都用一种特殊的灯草制成,只要供油不断,灯蕊就不会烧尽的。”

  郭超然笑道:“正是。”

  看不到他的面容,可以想象他脸上必充满欣慰。

  宝宝年纪小小就如此渊博,真可谓难能可贵。

  宝宝道:“这里有三条路,哪一条路是正确的呢?”

  郭超然道:“这一点谁都无法判定,我也不知该从哪条路走。”

  林若飞一脸失望,道:“那样我们岂不无功而返?”

  宝宝道:“那也未必。”

  郭超然心中成竹在胸,笑道:“宝宝有何高见?”

  宝宝道:“那位大富翁建造这样一座宝库,自己当然会经常来看一看,因为有钱人把看着自己的财宝当作一大乐趣。”

  林若飞点头道:“不错!有钱人最大的快乐或许就是数钱了。”

  宝宝道:“既然大富翁经常来,那么他可不想提心吊胆地防备机关,所以,只要是没有机关的那条路必是正路。”

  林若飞道:“怎样才能判断哪一条通路没有机关?”

  宝宝流露出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神情,道:“走一下试一试不就行了。”

  林若飞笑道:“这是害我了,万一试出机关来,岂不把小命送了。”

  宝宝偷偷她笑,郭超然道:“当然不必身试,我早已备好一物。”

  从怀中掏出的,却是一个铁球,球上系着细细的链子。

  那条链子非金非铜,宝宝也看不出是用何物做的。

  林若飞颇感兴趣地看郭超然如何使用这个铁球。

  只见郭超然将铁球掷出,重重砸在地上,撞击声刚刚传来,两旁墙壁上早出现无数的小孔,从孔中“哧哧”地喷出黑水。

  黑水落地,腥臭扑鼻。

  两边同时喷水,形成了一个密集的水网,林若飞骇然,若是冒冒失失撞入这条信道,必死无疑,根本连躲避的余地都没有,再高的武功在这种机关下,恐怕也没有一点办法。

  黑水腥臭难闻,不用猜,必不是清凉饮料。

  郭超然的铁锤上,已有被腐蚀的迹象,铁锤一击便收,仍然被喷了几点。

  这个机关,真是好不厉害。

  毒水一喷而尽,郭超然又将铁锤掷向第二条信道。

  铁锤落地,两壁却没有动静,宝宝道:“是这条了。”

  林若飞当先踏入,拔剑护身,小心翼翼地进入信道。

  走了一步、两步、七步,两壁依然没有动静。

  林若飞提心吊胆,将轻功施展到极限,使身体的重量尽量减少。

  他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如履薄冰了。

  走了二十七步时,已经到了尽头,此时又出现了麻烦,面前则有八个信道,每条信道都通向不同的方向。

  林若飞回身对郭超然道:“请借铁锤一用。”

  郭超然将铁锤交于林若飞,林若飞用力砸向一条信道的路面。

  没有动静。

  林若飞笑道:“想不到这么巧,一锤便砸出个正路来。”

  刚欲踏上,郭超然拉住他,笑道:“你再试一试其它的路。”

  林若飞依言又试,连击七锤,都没有半点动静。

  他不由奇道:“这是怎么回事?”

  宝宝问郭超然道:“这一定是到了迷宫了?”

  郭超然点头道:“此八个信道,分别为‘休、生、伤、杜、景、死、惊、并。’,这就是诸葛武侯传世的八阵图。”

  林若飞道:“据说从生门进入,方可无事,这八道门中,哪一道是生门呢?”

  郭超然道:“从第二道门进去。”

  林若飞一剑当先,首先进了第二道门,刚走了三步,忽听“哧哧”之声不绝于耳,两边墙壁,箭似飞蝗。

  郭超然手指弹出,以“满天花雨”手法打出了一把铜钱。

  能够射中林若飞的箭,都被他的铜钱击落地上。

  林若飞惊出一身冷汗,道:“明明是生门,怎么还有暗器?”

  郭超然道:“你看一看地上石块的颜色。”

  林若飞低头一看,脚下的石块果然深浅不一,虽然都是黑色,有些却略微灰一些。

  刚才不细心去看,根本就看不出颜色的差别。

  郭超然道:“刚才你踏的是黑石,现在踏灰色的试一试。”

  林若飞足尖点在灰石上,果然无事。

  虽然这条信道只有三丈多长,三个人却走了不少时间。

  因为
 

 
分享到:
揭秘大唐公主们的悲惨命运
揭秘唐朝寡妇的真实生活
弟子规
小红帽4
聪明的农夫女儿5
 打坐姿势图片5
猫和老鼠合伙1
木兰辞9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