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绝毒断肠 >> 第四回 天蛛网

第四回 天蛛网

时间:2014/3/17 12:40:17  点击:2351 次
  客厅上,卫紫衣已经落座,与唐雷寒暄。

  卫紫衣笑道:“那个小混蛋一定给府上添了不少麻烦。”

  “哪里,哪里。”唐雷捻须哈哈笑道:“自从宝宝来到敝府,平添无限生机,就连老爷子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他偷偷地对卫紫衣道:“人一年老,脾气难免古怪,本来老爷子隔三差五发一通火,弄得我们噤若寒蝉,如今有宝宝来,老爷子居然对我们也笑嘻嘻的了。”

  卫紫衣不由微笑,席如秀急不可耐地道:“宝宝搞什么鬼,到现在边不出来?”

  忽有一个不太小的脑袋从门边探进来,又急忙缩了回去。

  卫紫衣喝道:“宝宝,还不出来!”

  宝宝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不过他的打扮却很古怪。

  他的背上绑着一块木块,衣领上插着一根藤条。

  不待众人发问,宝宝已经一本正经地道:“宝宝擅自出逃,罪责难饶,故而负荆请罪,望大哥施刑。”

  说毕,将藤条毕恭毕敬地送给卫紫衣。

  卫紫衣接藤条在手,心中百感交集,瞧宝宝的面颊又似瘦了许多,小脸儿也被冻得通红。

  就算心中发狠,只要一见到宝宝平安,卫紫衣哪里会有气?

  百般怜爱尚嫌不够,以藤条鞭之,纵是铁石心肠的人亦不愿为。

  席如秀好奇地问秦宝宝道:“背上绑块木板是什么意思?”

  宝宝做了一个鬼脸,道:“让大哥真的打,大哥定然不忍,若不打,宝宝心中歉疚,背块木块,大哥就可以放心打了。”

  这种匪夷所思的古怪行为,也只有秦宝宝才想得出。

  卫紫衣冷笑一声,道:“好,你既然让我打,我就打。”

  手起藤条落,唐雷和席如秀齐皆变色,急步抢上,鞭子已落到宝宝背上。

  木板“卡嚓”断裂,绳子也如被刀割。

  宝宝雀跃而起,一把抱住卫紫衣的脖子,笑道:“早知道大哥必然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唐老哥和三领主可真应了一句古话。”

  明知宝宝狗嘴吐不出象牙,席如秀偏偏还问:“什么古话?”

  宝宝嘻嘻一笑,道:“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席如秀久经考验,闻言唯苦笑而已,唐雷却气得胡子乱翘。

  不过他当然也不会真的生气,一门之尊,岂能和孩子生气。

  众人复落座,大厅中一扫沉闷之气,宝宝赖在卫紫衣身上,哪里肯轻易下来。

  久别重逢,卫紫衣也是满心欢喜,在座的都是熟人,给宝宝搂着也无甚不雅。

  宝宝近日来迭逢事故,苦于无人倾吐,如今大哥在怀,恨不得把所遭遇之事完全地说出来。

  众人静静地听着,卫紫衣已经频皱眉头。

  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江湖绝无半日之宁。

  张真人、谢灵均、林若飞、郭超然这些高手纷纷踏入江湖,江湖怎不大乱。

  蓝田县失玉之案,更是令人莫测高深,想来近日之江湖,已至多事之秋了。

  讲到余半城故事时,席如秀不由拍案而起,怒道:“龟儿子余半城,居然做出这等丑事,老子可算是瞎了眼,交到这种卑鄙无耻的朋友。”

  宝宝道:“交友不慎,夫复何言!”

  居然拿起书袋来。

  席如秀愤愤然,道:“难怪在‘凝碧亭’上,避而不见,原来是没有脸面见人了。”

  宝宝道:“余掌门心中有愧,说明他已有悔改之心,三领主再生气,可就没有容人的雅量了。”

  席如秀转怒为喜,道:“宝宝说得对,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下次见到龟儿子,耳括子记下,一顿臭骂是免不了的。”

  忽地想起了一件事情,笑道:“活神仙在此,为我判断一件事。”

  宝宝从卫紫衣身上溜下来,站到地上,装模作样道:“说来听听?”

  席如秀将卫紫衣两次遇刺的事情详细地叙说了一遍,最后问道:“宝宝你说,那老头是什么玩意儿?”

  宝宝想了一想,道:“两个强盗和两个摊贩在刺杀大哥时,老头都在场,说明这两件事必是和他有关,很可能他就是策划者。”

  席如秀道:“两名强盗和摊贩的武功,虽然高明,但绝非大当家对手,老头为何要派人送死呢?”

  宝宝沉吟不语,大眼睛盯着一个目标不动。

  这说明他的小脑袋正在高速运转。

  忽见他眼睛一亮,席如秀便知道奇门,喜动颜色,道:“想通了?”

  宝宝道:“那四名刺客的武功可是各不相同吗?”

  席如秀点头道:“分别是崆峒的‘小灵刀法’,昆仑的‘大乘刀法’、‘地蹚刀’和‘连环鸳鸯腿’。”

  宝宝点头道:“如果他们的目标皆在行刺大哥,第一次失败后,第二次绝对会派更好的杀手,但事实上,这四人武功却是不相上下。”

  席如秀连连点头道:“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宝宝很肯定地道:“试探武功。”

  “试探武功?”席如秀道。

  “对。”宝宝道:“第一次派不同武功的刺客,目的在于试探大哥对付的方法,从而掌握大哥的武功特点。”

  席如秀道:“那个老头子之所以一直在场,便是在研究大当家的武功?”

  宝宝点头道:“那个老儿一定是眼力独到,阅历丰富的老江湖,大哥在和别人动手时,他便在寻找大哥武功的破绽。”

  席如秀愤愤骂道:“可恶。”

  卫紫衣淡淡地道:“江湖上想要卫紫衣人头的委实太多,这一位的方法倒是很别致。”

  宝宝道:“除非是势力浩大,足以让人为之牺牲生命的大仇家,一般人是无法有这种手笔的。”

  请来杀手,却是为让他死在卫紫衣手上,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江湖上并不多。

  卫紫衣想破脑壳,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有这么厉害的一个仇家,究竟是谁?自己却一个也想不出来。

  席如秀道:“‘金龙社’的仇家虽然很多,但是有这么大手笔的仇家我却一个也想不出来。”

  卫紫衣点头道:“我也是。”

  宝宝道:“大哥和三领主都想不出,说明根本没有这样一个仇家,那个老者的目的也就不是寻仇了。”

  席如秀道:“不是寻仇又是为了什么?”

  宝宝道:“还记得温约红吗?”

  席如秀道:“可是向大当家挑战失败,自杀而死的温约红?”

  宝宝点点头,道:“我猜老者的企图就是要挑战大哥,不过,老者是在有把握的情况下才会向大哥挑战,这就是他不断派人来试探大哥的原因。”

  在座的无一不是极富智能、经验丰富的老江湖,可是他们却不得不承认宝宝的分析极有道理。

  唐雷有一点小小的不同意见,他道:“那老者年事已老,而挑战却是年轻人的事,以老者的年龄,怎会向一个后辈挑战?”

  这个问题一点也难不倒宝宝,她笑道:“当然啦,挑战者绝不会是老者,而是幕后人,这个幕后人也许年轻,没有名气,为了做到一战成名,才请老者为他试探大哥武功。”

  这一句补充,说得大家心服口服,大家心中的疑团,已经冰释。

  至于挑战者是谁,已经没有必要去想,到时候自然会有分晓的。

  卫紫衣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人在江湖,就是要不断地接受挑战,这是一种自然规律,也是无可避免的。

  看看谈话已趋结束,宝宝拉住卫紫衣,悄悄道:“大哥一定带来了我喜欢吃的蜜饯,快拿出来吧。”

  想起蜜饯的滋味,宝宝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卫紫衣笑道:“你刚才侃侃而谈的样子,十足像一个老大人,现在本性暴露,又露出馋嘴猫本性。”

  宝宝早已从卫紫衣带来的包袱中,翻出一大包蜜饯来。

  不用去尝,只闻闻味道,便知是席夫人的手艺,唐家堡虽然少不了蜜饯,但哪有席夫人知道宝宝的口味?

  唐雷道:“马上就要吃饭了,吃什么蜜饯?”

  卫紫衣苦笑道:“小家伙一向以蜜饯当饭吃,如果谁能让他好好地吃一顿饭,我宁愿输十两金子。”

  席如秀道:“我加五两。”

  宝宝道:“说话算数。”

  卫紫衣微笑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宝宝笑嘻嘻对卫紫衣道:“想不到十五两金子这么容易到手,我得好好地吃一顿饭不可。”

  唐雷道:“你要钱花,你大哥自然会给你,何必用计?”

  宝宝笑道:“用大哥钱时花起来没劲,自己挣来的钱,花起来才有趣些。”

  众人不由笑了,卫紫衣笑道:“用十五两金子换来你吃一顿饭,花得不冤。”

  宝宝狡诘地一笑,道:“真的吗?”

  霎时开席,宝宝正襟危坐,并且亲自动手,为自己盛了一碗饭。

  碗很小,饭只盖住碗底,卫紫衣叫道:“这叫好好吃饭吗?”

  宝宝嘻嘻一笑,道:“那么什么叫好好吃饭呢?难道吃半碗饭就不叫好好吃饭?”

  卫紫衣开始苦笑了,又上了小家伙一次当,谁让自己条件提得不够周全。

  “好好吃饭”的确切标准是什么,谁也说不清。

  十五两金子花掉,宝宝吃蜜饯照旧。

  吃完饭后,众人回客房歇息,忽有一个仆人来,说唐老爷子有请宝宝。

  卫紫衣笑道:“宝宝真是比大哥还有面子,竟得了老爷子青睐。”

  宝宝道:“老爷子虽说高高在上,其实很寂寞很可怜的。”

  席如秀笑道:“他对你竟然这么好,老爷子一定有许多宝贝,你不如向他要一些。”

  宝宝一听说有宝贝,不由睁大眼睛,道:“他能有什么宝贝?”

  席如秀道:“比如一些护身的暗器等等,唐老爷子一定有的。”

  卫紫衣笑骂道:“宝宝已经够狡滑,偏偏领主还要教唆,可怜老爷一点家底,将被你们骗光。”

  宝宝道:“老爷子武功深不可测,早不用宝贝啦,如果唐家子孙听说老爷子有宝贝,说不定就会为争夺遗产打起来,宝宝骗他宝贝,也是为唐门消灾吗!”

  占了便宜还卖乖,是宝宝一贯性格。

  宝宝随那仆人去了,不一刻,又喜气洋洋地回来了。

  席如秀笑问道:“可得了什么宝贝?”

  宝宝得意非凡,宝宝出马,自然马到成功,老爷子送了我一张‘天蛛网’。

  “天蛛网”是什么东西,席如秀可从没听说,不由动了好奇之心,急急道:“快拿出来看一看。”

  这种时候不卖个关子,秦宝宝就不是秦宝宝了。

  把手往席如秀面前一伸,道:“拿来。”

  席如秀茫然,道:“什么拿来?”

  宝宝道:“欣赏费呀,‘天蛛网’是白看的吗?”

  卫紫衣拍手笑道:“报应,报应,教唆宝宝去骗东西,宝宝自然也要骗你的东西。”

  席如秀近日也得了一样宝贝,却是一对玉蜻蜓。

  玉蜻蜓用翠玉雕成,宛若活物,颇为可爱,席如秀送了一只给干儿子阴武,另一只早准备送给宝宝的。

  当下装出一副苦巴巴的样子,从衣袋中拿出玉蜻蜓递给宝宝。

  宝宝果然开心了,当下把手掌一件,手上却是一块如手帕一样大小的丝状物。

  宝宝介绍道:“这个‘天蛛网’展开来可网住一只老虎,叠起来只有巴掌大,并且不惧刀砍、火攻。”

  席如秀道:“有什么用处?”

  宝宝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她道:“我看哪个不顺眼,一网下去,让他钻成一个网中游鱼,那时我想怎么对付他,就怎么对付他。”

  说着,斜着眼睛看席如秀,席如秀慌忙退了一步,生怕宝宝看自己不顺眼给自己一网。

  卫紫衣叹道:“有了这样东西,你可真是如虎添翼了。”

  在唐家堡住了几日,卫紫衣向唐雷告辞,唐雷深知卫紫衣责任重大,不敢挽留,众人别于“凝碧亭”,依依惜别。

  宝宝终于可以和往日一样,坐在卫紫衣怀中,共乘一马,两马三人,逶迤前进,不一日已至栈道。

  出了栈道,便是四川了,四川境内颇多高山,路皆坎坷,川外则一马平川。

  卫紫衣见那栈道盘山而建,下面便是广大高崖,很是险恶。

  当下三人下马,牵着马走过去。

  席如秀叹道:“李太白云:‘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如今这栈道,可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了。“卫紫衣道:“如果我要暗算一个人,一定会在这里埋伏的。”

  宝宝忽地叫道:“起火了。”

  卫紫衣和席如秀不由大惊,回头看去,身后走过的栈道浓烟滚滚,木板“霹霹啪啪”响,纷纷坠入深谷。

  饶是两个人艺高胆大,也不由心惊,卫紫衣冷声道:“如果前面也被大火堵断,那可就糟了。”

  幸运的是,前面并没有起火,但栈道上却立着一个大汉。

  大汉身高足有八尺,身材极为雄壮,手中提着一柄宣花斧。

  席如秀沉声道:“关西薛二爷,‘开山斧’薛丁。”

  卫紫衣冷笑道:“卫紫衣可不是那么容易死的,我倒是看看,他怎样挡住我。”

  薛丁手执巨斧,一看卫紫衣三个,立刻举斧砍向栈道。

  栈道不过是用木板修建,哪里能禁得住薛丁的巨斧。

  一斧劈下,木屑纷飞,栈道顿时被砍了一个大洞,不消几斧栈道已被砍断,薛丁退一步砍一斧,不一刻,栈道已被砍断三丈之宽。

  卫紫衣心中焦急,一步跃到断口处,这三丈的距离,他固然可以一跃而过,但那要用尽全力。

  如果他的身子跃在半空中,薛丁举斧偷袭,他是不可能避过的。

  薛丁停住了斧头,“嘿嘿”冷笑道:“‘金童阎罗’卫紫衣可是本事通天人物,如果不用这种方法,大当家是一定不会和我谈判的。”

  一听说谈判,宝宝便站了出来,斗智斗口,可是宝宝的拿手好戏。

  卫紫衣见栈道下白云悠悠,极是凶险,忙将宝宝拉住,沉声道:“宝宝,退后。”

  见卫紫衣神色冷峻,宝宝知道此时可不比往日,乖乖地退后。

  他的目光如雷般射向薛丁,薛丁不由后退了一步。

  卫紫衣淡淡地道:“好说,好说,薛大侠要说什么,尽管说。”

  薛丁哈哈大笑,道:“想我薛丁草莽人物,居然能够令卫紫衣不敢正视,哈哈哈,可笑,可笑。”

  卫紫衣冷笑道:“阁下若以为这一招可以逼卫某就范,可未免想得太天真了。”

  薛丁“嘿嘿”笑道:“怎敢小视‘金龙社’社主。”

  他顿了一顿,道:“薛某别无所求,只要大当家跪下来,磕三个响头,叫一声‘爷爷饶命’就行了。”

  卫紫衣算是一个白道与黑道之间的人物,所以,他的暴戾之气是无法消除的。

  江湖人都知道卫紫衣手段毒辣,脾气非常非常不好。

  一怒杀人,卫紫衣是经常做的。

  可是卫紫衣现在却没有发火,因为现在绝不是发火的时候。

  他的目光冷漠、平淡,就像根本没有听到那句话。

  他的全身已在蓄力,准备一跃而过,格杀薛丁。

  这是很冒险的,但是却是唯一的一个选择了。

  薛丁也瞧着卫紫衣,他的神情也很紧张,他一直不明白,主人为什么让自己这么做,而不是放火?

  如果一把火烧了栈道,卫紫衣只有被活活困死。

  秦宝宝的小脑袋瓜早已开动起来,不过他再聪明,也想不出方法来。

  因为他们目前的选择并不多,除了拼一拼、试一试运气,不可能再有其它的方法。

  就在这时,宝宝看到薛丁身后的栈道上,出现了一点红云。

  不是红云,而是一个红衣人,秦宝宝很熟悉的那个红衣人。

  宝宝的一颗心却快要跳出腔子,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绝不能让薛丁觉察身后有人,否则他几斧下去,栈道再被劈开,红衣人纵然杀了薛丁,也走不过来了。

  宝宝一下子冲上前来,指着薛丁骂道:“臭王八、大混蛋,你的儿子被你姨妈的丈母娘的小舅子的表妹夫一刀劈死了,活活烧死了,骨头喂狗了。”

  薛丁被骂胡涂了,姨妈的丈母娘的小舅子的表姐夫究竟是什么人?

  不等他想清楚这里面的关系,身后忽有人喝道:“看剑!”

  薛丁的反应不可以说不快,他的动作不可说太慢。

  可是他还是慢了一点点。

  他的斧头已经挥起,可是却永远也砍不出去了。

  锋锐的剑尖一刺刺入他的咽喉,剑尖从领后“噗”地穿了出来。

  薛丁倒下时,已经死了,幸好他已经死了,否则当他看到自己从栈道上坠入万丈深渊,滋味会更不好受。

  薛丁倒下时,卫紫衣才第一次看到了林若飞。

  林若飞的剑是冷冷的,人也是冷冷的,卫紫衣就算想说一句感谢的话,但看到林若飞冷冷的表情,便立刻闭上了嘴巴。

  两个人,四只同样锋利的眼睛如磁石一样粘在了一起。

  目中,有一种奇特的仇恨。

  这种仇恨是无端的,是与生俱来的。

  也许三国时的周瑜可以理解这种仇恨。

  周瑜英才盖世,文武双全,智谋兵法,皆是上上之选。

  可惜他偏偏遇到了诸葛孔明。

  所以周瑜临死时,方大叫:“既生瑜,何生亮。”

  两个绝顶的人物,是绝不可能并存,这就像一座山上,只有一只老虎。

  林若飞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不过他的目光终于移开,移到秦宝宝的身上,直到这时,他的目中才有温情。

  不过他也只是淡淡地扫了秦宝宝一眼,便飘然离去。

  他的离去就像到来一样,令人不可思议。

  席如秀搔搔头皮,道:“真是一个怪人。”

  宝宝可不高兴了,他可不是瞎子,林若飞看着卫紫衣的那种眼神,怎瞒得过她?

  “哼,和大哥过不去,就是和我过不去,以后见到你,理你才怪。”

  心中嘟哝着,一脸的愤愤然。

  三丈的距离难不了轻功高手,就算是宝宝,勉勉强强也跃得过去。

  卫紫衣却不放心,用腰带将宝宝系在背上,才足尖一点,轻轻跃过。

  席如秀也纵了过来。至于两匹马,对于三丈的距离,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卫紫衣忽地想起,刚才如果骑马跃过,就不必怕薛丁的斧了。

  不过,若是薛丁会暗器,在自己跃马过来时打死马匹,自己却要坠入深渊了。

  他之所以想到骑马,是想在心中不承林若飞的情。

  可是想来想去,这份情是承走了。

  不知怎地,卫紫衣很不喜欢林若飞,不是因林若飞的冷漠和高傲。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根本不需要什么道理。

  毕竟和秦宝宝待得久了,竟连思维方式也很相近了。

  剩下的栈道很长,但并没有出现问题,当步子终于踏到地面时,卫紫衣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下来——

 

 
分享到:
静夜思·床前明月光 (唐)李白
四个聪明的兄弟
诗仙李白
弟子规
李世民与长孙皇后
李师师为何宁当妓女也不做皇妃
木兰辞6
揭秘朱元璋与一名妓女的感情纠葛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