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迷侠记 >> 第二十五章 慕容无风却因为方才一怒

第二十五章 慕容无风却因为方才一怒

时间:2014/3/17 10:57:18  点击:2983 次
  下降的速度自然很快。风在她耳边咆啸着。她的衣裳掀得飞了起来,她却紧紧地抱着慕容无风,一只手,还紧紧的按住裹在他身上的毯子。

  她几乎忘了死人的身上本没有温度,自然,也不需要毯子。

  她一直睁着眼,一直努力将自己的脸庞向着太阳那一面。

  她有一种感觉,仿佛在掉入江中之前,自己和无风便会融化在初升的阳光里。

  冥冥之中,她的身子忽然被人击了一掌,忽然向另一个方向飘去。

  这一掌,便减弱了她与慕容无风迅速下降时的巨大冲力。

  然后,忽然,她觉得自己身子一轻,已有一柄利剑割断了身上缠绕着的衣带。慕容无风已然从她的怀中掉了出去!

  她大惊失色,袖子一挥,白练飞出,要将他卷回来。

  却有一个黑影将慕容无风一抱,身子一纵,在空中翻了两下,缓缓地落在一只小船上。荷衣又急又气,双腿在岩石上轻轻一点,便追了过去。

  终于,她也缓缓地落在了那只船上。

  “小媳妇,想也没想就往下跳?你的小相公明明还没有死嘛!”

  荷衣定睛一看,船上赫然坐着一黑一白两个人。她和慕容无风在神女峰上曾经打过交道。

  “他……他真的没有死?”荷衣伤心之余,又不由得大喜。抢过去将慕容无风的手腕轻轻一握。他的脉息果然微弱地跳动着。

  她却不知慕容无风的心脏原本已停止跳动,她抱着他一跳,那心脏猛然悬空,便仿佛受了某种突如其来的刺激,又跳了起来。

  看着看着,她又哭了起来,道:“他这样子……也不知道还能再挺多久,还不如我们一起死了,一了百了。”

  白衣人淡淡道:“如果你放心让他跟我走,我保证他一时还不会死,或许,还能好转。”说话时,他的手,一直按在慕容无风的腰上,仿佛正在给他输入某种真气。

  荷衣道:“你是说……你是说你能救他?”

  白衣人看着她,过了一会儿,缓缓地点了点头。

  也不知是高兴,还是终于有了希望,荷衣竟激动地浑身颤抖了起来:“你要带他到哪里去?”

  白衣人道:“天山。”

  “天山?”她怔了怔,却生怕他会反悔似地马上道:“好,你带他去。不过,我也要跟着去。”

  白衣人道:“你当然可以跟着去,不过你走得比我慢得多。”

  荷衣当然见过这两个人的武功和轻功。

  黑衣人道:“你带着那小子先走。我和小媳妇这就跟过去。”

  白衣人点点头,又看着荷衣,道:“你同不同意?”

  荷衣咬了咬嘴唇,道:“你……保证他不会……不会……么?”

  白衣人道:“我会尽力而为。”

  荷衣道:“那你……你去罢。”

  她的话音刚落,白衣人就带着慕容无风从船头一掠而出,在水中双足轻点,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茫茫的江雾之中。

  ********

  天山。

  荷衣从小跟着街头艺人走南闯北,长大独自押镖,若大一个中原,她没去过的地方还真不多。

  但天山在她的心目中,只不过是一个遥远的神话而已。

  那一片地方属于于阗黑汗国的管辖,古称西域。不少汉人都是被朝廷流放的犯人。

  近一百年来,江湖上关于那一带的传说,大约只限于天山冰王和昆仑二老而已。

  若不是二十几年前突然有一个天山冰王大败了“嵩阳铁剑”的传人郭飞阁,或者是去年“昆仑双剑”的突然崛起,江湖上的人只怕至今还不肯相信,在那么遥远的地方,那些传说中的神秘剑客仍然存在。

  这些剑客罕履中土,来一次便要制造一次轰动。

  这些“轰动”刷新着被江湖渐渐遗忘的记忆,唤醒着他们对这片神秘之地的敬意。

  至从二十年前飞鸢谷一役,天山便成了天下剑客朝圣之地。

  传说中,每隔几年便会有一些热血青年不远千里地赶到天山,寻找冰王,仅仅只为了见他一面,试试自己的剑技。

  他们当然从没有找到,也没有见过冰王。

  冰王当然只不过是他的外号而已。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

  一路上荷衣的心思,却完全与江湖传说无关。

  她拼命打着马,心里只想着慕容无风的安危。

  那黑衣人的话原本很多,他也原本喜欢打趣,看着她六神无主,答非所问的样子,便也不再找她搭话。

  是以两个人几乎只是赶路,赶路,赶路。他们日夜兼程,每三天才歇息一次。等到他们终于到了天山脚下,终于骑马走了雪峰的一半,最后终于不得不施展轻功上山时,荷衣已累得连腿也抬不起来了。她几乎是被那黑衣人半拉半背上了山。

  早已是冬季,漫天的大雪,刺骨的寒风。

  山路冰凌四布,滑不可当,稍有疏失,便足以丧身。两人在冰雪之中小心翼翼地前行,走了好和个时辰,才到达一处座落在山峰侧面背风处的宅院。

  宅子是巨石做成,却早已被冰雪包裹得严严实实。若不是门前石廊下立着两个石柱,荷衣倒要以为自己是到了一所冰宫面前。

  那房子仿佛已有百年的历史。却一眼可知很牢固,很结实。

  但她的心里还是直打鼓。

  这塞北苦寒之地,原本就不是慕容无风能呆得住的地方。更何况是在最寒冷的天山之颠。

  他的风痹之症,连同随之而来的心疾,只怕会发作得更加频繁。

  当她战战兢兢地走进石宅,进了正堂,却发现屋内生着火,很温暖。所有的窗子都蒙着厚厚的兽皮。连地上也满铺着好几层珍贵的皮褥。

  屋内陈设简单,却看得出,房子的主人品味并不低。

  白衣人坐在一张铺着狼皮的椅子上,早已听到了他们的脚步,也早已料到是他们。

  “他还活着。”他开门见山地道。

  荷衣喜道:“他在……哪里?”

  白衣人并不答话,却道:“他仍然病得很厉害,还不能说话。却坚决不许我碰他。我只好每天点一次他的穴道,趁着他昏迷的时候给他换药。可惜他的身子不能承受长时间点穴,所以醒后的这十天里,他竟连一次澡也没有洗。”说罢,他忍不住道:“他究竟哪来的这些怪脾气?”

  荷衣一翻白眼,道:“他的脾气一点也不怪。只不过是有洁癖而已。”

  “有洁癖也要讲时候,你说呢?”白衣人大约是被慕容无风的脾气弄得大为恼火,不依不饶地道。

  荷衣懒得与他争下去,叹了一口气,道:“他吃得下东西么?”

  “几乎不吃什么。好在我趁他昏迷时,也给他喂了些雪莲丸。”大约慕容无风吃东西也十分勉强,令白衣人大费脑筋,是以他说话的口气仍旧是气鼓鼓地,好象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难侍候的人。

  荷衣柔声道:“无论如何,我都要多谢你救了我的相公。我们夫妇欠你们两条命。”

  她一会儿说“相公”,一会儿说“夫妇”。一想到自己还有和慕容无风一起生活下去的希望,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只恨不得天下所有的人都知道她们已然成婚的消息。

  白衣人与黑衣人连忙说:“恭喜恭喜!”脸上的神色却一点也不吃惊。

  荷衣道:“我和无风一直忘了请教两位前辈的贵姓。”

  黑衣人道:“不要叫我们前辈,叫我们大叔好了。我姓山,叫山木。他姓陆,叫陆渐风。”

  这两个名字,荷衣从来没有听说过。只好道:“我们有一位朋友叫山水,山大叔和山水可否相识?”

  山木道:“他是我儿子,不过我们大约已有十几年没互相说过话了。”

  荷衣于是并不奇怪自己为什么老在云梦谷里看见这两个人了。

  既然是不愉快的家事,她也不便多问,便调转话题,道:“你们这儿,有鸡么?”

  陆渐风将她领到厨房,指着一个白色的东西,道:“寻常的鸡没有,这是天山雪鸡。”

  荷衣道:“味道象什么?”

  白衣人道:“象鸡。”

  她洗了手,卷起袖子,将鸡料理了一番,炖了一大锅鸡汤。里面放入一节人参。

  然后她把山木叫过来,道:“麻烦大叔替我看一会儿火。”

  山木嘿嘿一笑,道:“看着火没关系,看完之后我能不能也喝一碗?”

  荷衣笑了笑,道:“他最多能喝半碗,剩下的你们喝光了好了。”

  山木道:“你这丫头倒大方。”

  陆渐风将她领到另一间房,其时天已渐渐暗了下来。

  “他似乎有些怕光。所以我没在他的房里点灯。不过里面有一个火炉,想必趁着火光,你还看得见东西。”

  那房子并不大,却更加温暖。地上茵褥重叠,铺着毛绒绒的兽皮,竟有数尺之厚。荷衣除去靴子,行至榻边,跪了下来,将手伸入慕容无风的被子里。

  他安静地躺着,似乎在昏睡之中。

  他的伤口一向愈合极慢,肿得似乎也很厉害。上面还紧紧地裹着厚厚的白绫。而他的身子竟异乎寻常地消瘦了下去。一摸之下,竟瘦骨嶙峋。

  她的手在他的身上游移着,半晌,他却忽然惊醒,忽然恼怒地抓住了她的手。

  荷衣当然知道慕容无风平日不喜与外人交接,自己只怕是唯一的一个与他身体有密切接触的人。

  所以她没有放开自己的手。

  他的手在她的手上抚摸了片刻,似乎在猜测什么,末了,却轻轻地将她的中指往相反地方向一折。

  那中指便柔软地弯了下去。

  他的手便松开了。

  任由这只柔软的手在他的全身继续逗留着。

  过了片刻,她便将他抱起,穿过一道走廊,来到另一间房内。

  那里有一处温泉,因含着奇异的矿质,水竟是象鲜血一样的红色。

  她将他的手指轻轻放入水中,试了试水温。

  手指没有任何反应。

  这说明,冷热对他而言,正好合适。

  于是她便除去了他的衣裳,解开了缠在伤口上的白绫,将他的身子浸入水中,轻轻地替他擦洗。

  而他却只能一动不动,虚弱地倚在
 

 
分享到:
一代一代枭雄
羊年大吉3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11
揭秘《金瓶梅》真实作者到底是谁
弟子规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2
最早被称为倾国倾城的一个美女
雍正暴毙真相 吕四娘张太虚谁是真正凶手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