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迷侠记 >> 第十一章 萧老板将他从上到下地打量

第十一章 萧老板将他从上到下地打量

时间:2014/3/17 10:07:00  点击:2688 次
  荷衣倒下时她所看见的天空是红色的。红色的雪,红色的树,树上远远的,有一个白色的衣影。渐渐的,一切又都变成了紫色,淡紫色,淡紫色的星空,淡紫色的雪,淡紫色的梧桐树下,是一群群在草丛中飞来飞去的萤火虫。蜻蜓扑闪着透明的薄翼,通体发着妙曼的蓝光,优雅地从耳边斜掠,那声音就好象蜂儿一样鸣叫着。橘树上的橘子被月光照得格外澄亮,每一个橘子上都歇着一个小小的,穿著白衣,提着红灯笼的女孩子。她们伸着腿,拢着手,张开樱桃般的小口,款款地唱着一首似曾相识的歌……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薛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她迷迷糊糊地似乎睡去许久,却被一阵尖锐的疼痛唤醒。

  一只手在轻轻地摸着她的脸。手是冰凉的,居然,比她渐渐冷下去的脸还要冰凉。

  她缓缓地,艰难地睁开眼,看见一张熟悉的脸,苍白而俊俏,眼眸如秋山般深邃,看着她时,却有一丝说不出的暖意。慕容无风一袭白衣,坐在她面前。

  她勉强地笑了笑,不敢看,却知道剑还插在自己身上。

  “你是……怎么……下来的?”她喘着气,问道。

  她并没有躺在雪地里,而是躺在慕容无风的怀里,他正小心的抱着她,似乎要用自己身体里所有的热量去湿暖她。

  “当然是爬下来的。”慕容无风在她耳边轻轻地道。

  “你……会爬树?”她居然想笑。

  “往下爬还是会的。”他神色苍白,却很冷静地看着她。

  “我怎么……没有看见?你爬树的样子一定……一定……”她咳了两声,咳出一口血沫。

  “你晕过去了。”一边说着,他一边用袖子轻轻擦掉她嘴边的血痕。

  “慕容无风,趁我还没死,咱们聊聊天吧。”莫名地,忽然有了一丝惆怅,为什么相聚总是这么短,离别却这样长?她轻轻地道:“你说,我穿红衣裳……好不好看?”

  “好看。”他深深地看着她,道:“你穿什么衣裳都好看。”

  “我怕看见我自己的血……”

  慕容无风心中一阵酸痛,难道,她竟是抱着必死的念头来的这里?

  “荷衣,你看着我。”他的脸几乎是贴在她的脸上了。“从我们见面的第一天起,你就象一条鲜鱼一样活蹦乱跳。”

  “你一说……说起鲜鱼,我倒是挺想喝……喝鱼汤的。”看着他伤心的样子,荷衣不免又要开玩笑了。

  “你不会死。”他的目光深深的,好象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倘若你死了,我就在这里陪着你。永远陪着你。”

  “无风,别管我,你要……要快些想法子离开这里啊。这里太冷……”她有些着急了。

  “不冷,和你在一起,一点也不冷。”他搂着她,喃喃地道。

  “无风,为什么我身上……一点也不痛?”她忽然问道。

  “我点了你所有止血的穴道。还有……还有一些会让你全身麻痹的穴道。”他轻声道。

  这些能让全身麻痹的穴道荷衣也略知一二,但却极其危险,江湖上从没有人谁敢在自己身上轻易尝试。一旦失了轻重,便会立时毙命。这种轻重,也许只有慕容无风才能够掌握。

  “无风,听我说。”胸口一阵急痛,她忽然感到一阵窒息,一时间,话变得急促了:“你是可以离开的。拿着这个哨子……我来的时候,以为可以把你救出来,所以……所以预先在树林里藏着一辆……一辆马车。”

  “车上有没有金创药?”他立即问。

  “没有,只有一些,一些你常用的药。是崔大夫给我的。他们……总管们不同意我来……救你。我是悄悄地来的。”她带了好些包他每天必需服用的汤药,心疾发作时必用的药丸,治风湿的药酒,风寒之类的成药.

  他吹响了哨子,果然,从林中跑出来了一辆马车。这马大约是跟了荷衣多年的老马,已有了灵性,一听到哨音,居然把马车正好停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慕容无风把荷衣轻轻放在地上,双手支地,拖着身子,辛苦万状地爬上马车。

  脑子里,忽然闪出了许多“如果”。如果他有一双健康的腿,如果他也会武功,如果……,荷衣就不会……。

  他咬了咬牙,强迫自己把这些“如果”赶出脑外。

  这世界上原本没有“如果”。总是说“如果”的人,并不明白人生的艰难。

  马车里有他平时外出时需要的所有东西,一个装满炭的火盆,几条厚毯,换洗的衣裳,水,干粮,药箱,几包药,还有,最重要的,他的轮椅。

  他把所有的药包拆开,从中抓出他所需要的几种药,放到炭盆里,焙烤成粉末。接着把一件衣裳全部撕成长长的布条。然后他抛下轮椅,抓了一条厚毯,带着粉未和药酒,来到荷衣面前。

  她身后的雪是红的。嘴唇却是白的。在寒风中,她坚持不了多久。

  “怎么样?我是不是有备而来?”荷衣看着他,有些得意洋洋地道。她的身子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脸色也变得愈加可怕。她知道如果能把慕容无风救出来,从这里慢慢走回云梦谷,也要至少四天功夫。四天当中,他当然需要车上这些东西。

  “好极了。”他恢复了冷静,又恢复到了他平时那种冷淡的样子。复又从轮椅坐回地上,用厚毯将她一裹。

  “荷衣,你是喝酒的。”他咬开药酒的瓶塞子。

  “这是……这是药酒,你擦身子用的,苦死啦,我才不喝呢!”她乱叫了起来。

  “味道不错的,不信,我喝给你看。”他一仰头,咕咚地喝下一口。

  “不。”她坚决地说:“不要给临死的人喝不好喝的东西,我的鬼魂会恨你的。”

  “听话,荷衣。”他抬起她的头。

  “要不,先……先做个吕字?”她突然悄悄地道,脸红红的。

  “‘吕’字?”他惑然:“什么吕字?”

  “呆子,笨瓜!”她急红了脸,“你……”话没说完,唇已被堵住,他开始深深地吻着她了。

  深深地,长长地吻着,好象呼吸都已全变成了他的。而腹部忽一阵绞痛,他已拔出了剑。

  所有的粉末都洒在伤口上,在关键之处,涂上了荷衣随身带着的一点金创药。然后他开始飞快地包扎好伤口,将她抱起来,送到了马车上。

  幸亏她带来了轮椅。不然,他只怕就算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不一定能把她弄到马车上而不触动她的伤口。如果没有马车,他们也只好坐在树底下,活活冻死。

  聪明的女人在任何时候都是聪明的。

  雪轻,风冷,炉红。

  二月里刺骨的寒气似已被厚厚的车帘挡在了门外。荷衣裹着好几层厚毯,横卧在椅座上,炉火暖融融地放在身旁,红红的火光衬着她的脸色愈发灰白可怕。

  她失的血太多,伤口太深,以至于包扎之后,连慕容无风都不敢肯定她的血是不是已经完全止住。何况,他们也没有足够的药。常人在这种情形之下,一个时辰之内就会死掉。因是习武之人,荷衣才能挺那么久。

  “你觉得暖和么?”慕容无风神情镇定地问道——

  看到情况危险的病人,不论你自己心里会有多么紧张绝望,绝不能对病人有半点显示——

  一个大夫的手必须非常稳定,为了维持这种稳定,你必须要和病人保持距离。倘若你太同情他,你的手就会软,就会不肯试,不肯冒险,就会丧失许多机会。

  他经常这样教自己的学生。

  荷衣点点头,轻轻地道,“我来之前问过几个当地人,倘若我们往前走,走一整天,就会有一个大一点的村子。”她的眼睛还是明亮的,说话的声音虽小,却保持着和平常一样的语速。

  慕容无风点点头,心理计算了一下。回程大约要四天时间,而且一路上路途凶险,渺无人烟。看来只能往前走,走到村子里,停顿下来,或许有助。也许村子里有药铺,这样药也有了。

  “你会不会赶马车?”她忽然问道。总不能两个人都坐在车厢里,让车停在半路上罢。

  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这还用问么?慕容无风一向是坐马车的人。只怕连马鞭子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果然他老老实实地道:“没赶过,不过,不应该很难。”

  “这是我的马,会自已往前走,你只用在它慢下来的时候打一鞭子就好。”她的声音开始越来越小,越来越细,几乎有些听不见了。

  慕容无风把自己裹在一件厚袍之中,爬到前座上,道:“你放心。躺着别动。”

  马车缓缓前行。山路崎岖,一条羊肠小道似乎是无边无际地向前漫延着。天上还飘着小雪,路渐渐地淹没在了雪中。走了大约三个时辰,慕容无风每隔半个时辰回到车厢里探视一次。虽然气息奄奄,荷衣却硬撑着和他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明眼人却看得出,她的脑子已渐渐有些不大清醒,只是靠着一口底气顽强地坚持着。不想让他太过担心,毕竟,他自己的身子也不牢靠。两天前,他还是一个连起床都困难的人,现在却要在这几乎能要了他命的天气里,一边辛苦地赶着马车,一边照料她的伤势。

  雪中的天地是如此的寂静。天渐渐地黑了。

  不远处,竟有一点灯光从树缝之中透了出来。

  难道荷衣听错了?那村子其实并不远?可看情形,却不像是村子。因为灯光只有一点,小小的一点。走近一看,是两间破破烂烂的屋子,大约是猎人所居。

  有灯,当然有人。

  无论如何,他们得下车歇息一宿。一来荷衣的伤口要缝合,换药。二来,马也累了。

  吃力地,把轮椅放到地上,坐上去,然后把荷衣抱了下来。她的脸色愈加灰白,软绵绵地靠在他的怀里,微弱地,辛苦地呼吸着。

  他敲了敲门,门“哗”地一下打开了,出来了一个极精壮的大汉,开门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个烧饼。他穿著一件虎皮夹袄,一副猎人打扮。

  慕容无风微微一笑,道:“这位兄台,我们是过路人,本想连夜赶路,不料遇见风雪。不知可否在贵处求住一宿,明早即离。到时自当依例拜纳房金。”

  猎人将二个打量一翻,沉声闷气地道:“我这里只有一
 

 
分享到:
解密中国古诗词中的那些红颜往事
青蛙王子1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2
三字经99
白雪公主
后羿与嫦娥
揭秘狄仁杰如何让武则天戒色
兔子新娘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