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迷行记 >> 第二十章 这一天没有雨

第二十章 这一天没有雨

时间:2014/3/16 15:33:44  点击:2239 次
  乙亥年三月初二。谷雨。

  这一天没有雨,而是万里晴空,骄阳四射。

  他刚进澄明馆便遇到一位满是刀伤的病人。

  据说,那个人是一位大侠。那位大侠的名字,他从来没听说过。

  送他进来的是他的一位手下,獐头鼠目,眼光扑朔。与他说了几句话,油腔滑调,极尽阿谀之能事。

  不是大侠也不会受这种伤罢?他坐在椅子上,冷哼了一声。

  手下人愕然,对于他这种毫不妥协地冷漠大感不安。

  “救活我大哥,飞鹰寨愿出五十倍的诊费。神医先生以后若还有其它的差使,只管一句话,俺们弟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的诊费向有定例,多一文不取。”他淡淡地道。

  那人无趣,陪着笑走到抱厦等候。

  在他的世界里,人是这样分类的:男人、女人。除此之外,还有死人。

  那人的胸口中了一刀,脊骨被一种类似狼牙棒的钝器击碎,其余各处的小伤,数不胜数。抬进诊室时,肌肤好象一团零乱的碎布,他小心翼翼地缝合着。和几个学生七手八脚地忙了一阵,外伤大至清理干净,内伤的调养却至少需要整整一年。断骨无法接合,病人将终生残废。

  做手术的时候,窗外一只黄鹂叫得正欢。而床上的病人则因疼痛不断地冲他大吼,仿佛他就是那个砍伤了他的凶手。

  三位助手及时地按住了病人拼命挣扎的身体。他无法动弹,便污语连连,涕唾横飞,其势若临阵骂敌,十分豪迈。

  有几粒唾沫星子溅到了他的脸上,忙碌中,竟也顾不上擦拭。

  每当遇到这种情况他宁愿病人是个女的。

  女人此时嘤嘤而泣或大声呻吟,绝不伤大雅。大侠则要关心自己的颜面,断不能哭。

  人生如此,无可奈何。

  第二位病人是个临产的少妇,生了三天,孩子还没有下来。各种法子都试过了,薰炙、针灸、推拿、灌药……全不管用。

  送入诊室的时,他刚入厢房洗手更衣,正欲在弥勒榻上小歇,又被一个弟子叫了出来。

  妇人眼光涣散,气息微弱,已是濒危之状。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的结局是母子两亡。

  最后一招是剖腹取子,成功的可能极少,母子均安的情况,全谷仅有的四例,均是由慕容无风掌刀。

  这一次,非是他莫属。

  他喝下一小口酽茶,重新净了手,问道:“田大夫,病人可有亲属在此?”

  田钟樾,字棕亭,在慕容无风诸弟子中排行第七,年纪与蔡宣相仿,脾气却与陈策相若,是个极认真谨慎之人。他生性腼腆,平日寡言少语,慕容无风甚喜与之搭档,两人除了医务之外,均不多话,做完手术各自走开,十分爽快。

  田钟樾恭敬地捧着铜盆道:“有,是她的相公。这一位是娶进门不久的如夫人。”

  来到抱厦,他看见一个颇为富态的中年男子愁坐在太师椅上。一见到他,连忙站起,拱了拱手,遑急地道:“慕容先生,可有一线希望?”

  他平静地道:“母子俱生的机会不大,到时若均需急救,我们只能先全力救活其中一个。不知……”

  他的话还没说完,那男子抢声道:“请一定先救孩子!我……我听说那是男孩!可怜我华氏三代单传,前面诸妾所生的子女均不到三岁便已夭折……”男人捶胸顿足、泪水纵横。

  女人的性命果然不值一钱。

  他心下一寒,面无表情地道:“我明白了,慢坐。”

  转动轮椅回到内室,田钟樾跟了进来,低声道:“这女人气息奄奄,且行将剖腹,救活她只怕颇费周章。里面的孩子只是胎位有异,胎息稍弱,活下来倒极有可能。”

  他将脸一沉,冷冷地道:“别听那男人胡扯。等会儿若真的有事,先救女人,再救婴儿。——我瞧了她的脉,那胎儿不止是胎息弱,只怕还有胎瘤,就算是生出来,也活不过三岁。”

  田钟樾垂首敛目,道:“是,弟子谨记。”

  手术进行了整整两个时辰。由于每一个步骤都事关性命,所有在场的人都屏息静气,一言不发。大家在心中暗自惊叹眼前这白衣人的手:那是一双天才的手,手指修长,骨结纤细,既沉着稳定,又灵活敏捷。他一面替妇人手术,一面有条不紊地指挥田钟樾抢救婴儿。

  果然是个男孩,个头甚大,只可惜两肋之下生满了红丝状血瘤。妇人虽失血过多,神智不清,却也总算保住了性命。

  他检查完婴儿,替他剪了脐带,将软绵绵的孩子包在一块软布之中,交给一旁的田钟樾,道:“男人无子,便责其妻妾。殊不知是他自己肾中伏火,精多红丝。以气相传,故生子均有此疾。加之他常服固下之药,遗热在胎。此症跟妇人无关。给他开些滋肾的药,以泻肾中火邪,补真阴之不足。他的妻子若再怀孕,受胎五月,记得以黄芩白术作散服下,当能生出健康之子。”

  田钟樾忙道:“学生记下了。”

  他点点头,挥了挥手:“你去和那个人说罢,我懒得再见他了。”

  收拾完毕,他复又淋浴更衣。赵谦和赶过来强行将他接了出去。

  “谷主,你今天不能再干了。”

  临行之前,他听见那男子握着妇人的手,柔声细语:“阿欣,你可好些了?方才我一直惦着你……”

  走出二门,由东边一道粉墙进了一个垂花门,再往南转了几道弯,赵谦和将他送到离竹梧院不远处的一个凉亭之内。除了湖心亭,那一处便是他盛夏之际常去的纳凉之处。

  亭外遍种芭蕉,绿荫匝地,竹影萧疏,鸟声聒噪。几株樱桃早已红透,他仰头一看,脸上不由得浮起了一丝微笑。临近地面的一层果子已被摘得精光,除了那个喜欢爬树的小丫头,还会是谁?

  “过几天去把子悦接回来罢。”他道。

  “前天老谢去了,她和一群表哥玩得不亦乐乎,死拉活劝也不肯回来。”赵谦和一面说着,一面将亭上月白亮纱的卷帘放下来,蓦春之季,花香果熟,野蜂多来扰人,不可不挡。

  子悦很少惦记着谁。每次回来看见他,一阵飞奔,扑到他怀里,大叫一声:“爹爹,我回来啦!”走的时候则拎着一个装满玩具和礼物的小蓝子,大摇大摆地爬上马车,也是大叫一声:“爹爹,我走啦!”便扬尘而去。

  这性子倒与荷衣相似。

  “那就让她多住几天。”他缓缓地道。

  阳光从树隙间斜射过来,透过纱帘,暖洋洋地照在身上。

  几个时辰紧张的忙碌,他有些昏昏欲睡。

  赵谦和燃起茶炉,将一个雨过天青的桌罩铺在石桌上。指着一张紫楠软椅道:

  “谷主难得半日清闲,这椅子是新到的波斯货,要不要试一下?”

  他早已发现桌旁有一张精雕细琢、缕着一圈葡萄图案的宽椅,柔软细腻的羊皮下紧崩着厚厚的驼绒,椅背弯成奇异的弧度,配着一个铺着深红氆氇的木墩——大约供搁腿之用——边沿镶一溜金黄的流苏,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他扶着石桌,慢吞吞地挪到宽椅上坐下来,只觉身子微微一陷,如坐云端,淡然一笑,问道:“是谁送的?”

  赵谦和替他搭好薄毯,又沏了一杯茶,回道:“波斯椅子当然是波斯人送的。乌里雅多,也就是慕容乌里。这名字谷主可还记得?”

  “记得。不就是那位‘苦读子’么?”

  “前天他又去考了一回,托我问你今年可有一线希望?”

  他原本已开始闭目养神,听了这话,皱了皱眉,道:“怎么?这把椅子就是他的贿赂?”

  “不是。他执意要送,我不敢收,见它的确舒服,就出银子把它买了下来。”

  “这还差不多。”

  “这一回他究竟过了没有?我看他那样子,已快发疯了。”

  “没过。”

  “没过?还没过?谷主不会记错罢?”

  “不会。”

  “我觉得……咳咳……我又说外行话了。他特别用功……”

  “看得出,”他点点头,解释道:“只是来考试的学生太多,我们却只需要一到两位新手。所以题目也跟着变难了不少。”

  “这位乌先生极想见谷主一面。”

  他摇了摇头,道:“还是不要见的好,我说的话只会让他难受。”

  “谷主好歹见他一次罢……不然他一天来找我三趟,找不着我便去找蔡大夫陈大夫,我们已快被他磨死了。”赵谦和低声道。

  “你去叫他来,我和他说。”他呷了一口茶。

  这是他第一次见乌里雅多,那个波斯人。

  他外祖父在世时常与波斯商人打交道,他因此习过波斯文,对波斯人也很有好感。

  他深谙波斯商人的习惯:手里的货物要以六倍以上的价格成交,才是本事。

  乌里雅多显得有些紧张,颧骨很高,双目发绿,看人的时候,有一种虔诚而执拗的态度。久处中原,他已习惯穿汉人的服饰,汉话已说得和本地人没多大区别。

  “赵总管说你关心这一次考试,想早些知道结果。我看过你写的卷子,总的说来,水平不差,只因还有比你更好的,所以你没有通过。”他平静地看着他,缓缓地说道。

  乌里雅多的脸上露出极度失望的神情,目瞪口呆地立在当地,沉默半晌,喃喃地道:“这已是我的第九次……第九次……为什么?……为什么?”

  他没说话。

  “我现在已年过四十,在听风楼从伙计一直做到掌柜,翁老板前几天还问我愿不愿意做他的副手,我没答应。因为自从读了您的书,我便立志要成为您的学生。除了做一名云梦谷的大夫之外,没有任何一种职业可以吸引我。”

  他道:“我佩服你的决心与毅力。可是,你若通不过考试,请恕我无能为力。”

  乌里雅多苦笑:“我的妻子一直不满意我不务正业。每次落考我都觉得羞愧。您是这一行里最杰出的人物,这次我想见您,只是想请您告诉我,我究竟能不能干这一行?如果能,我会继续努力,哪怕再失败我也会考下去。如果不能,我立即改行,踏踏实实地挣钱养家。”

  他笑了:“这得由你自己来选择。……我无法替你做主。”

  “求您坦言。”

  一瞬间,他的目光变得针一般尖锐,直视了乌里雅多良久,才平静地道:“如果我是你,我会改行。”

  他的嗓音舒缓沉着,隐含着一丝无奈。

  乌里雅多的额间却骤然爆出一头冷汗。他瞪着眼,死死地盯着这白衣人,脸上一阵抽搐。大约完全没料到是这样一句话,他高大的身躯晃了两晃。

  慕容无风极时的伸出手,扶住了他。

  “那是我的梦想!”乌里雅多冲着他大吼了一声:“梦想!”

  他双拳紧握,眼露凶光,牙齿禁不住咯咯作响,几乎想立即将面前这个残废人掐死。

  而慕容无风的回答却是漠然的:

  “那就放弃,省得它耽误你更多。”

  乌里雅多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几乎不相信这人的话会如此冷酷。他满头大汗地呆立了片刻,忽然绝望地捂住自己的眼,嘶声道:“不!不!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一位大夫的手搭在脉上,要过很长时间才会有真正成熟的脉感。你开始得太晚。”慕容无风惋惜地叹了一声:“有些职业很晚入门也会有成就,有些则不是。我不能让不合格的人进云梦谷,因为行医这一行,若没有足够的知识与经验,就是拿人家的性命来冒险。而他人的性命,绝非供你练习之用。”

  说这话时,他避开了乌里雅多的双眼。

  他见过无数濒危的场面,熟悉各种绝望的眼神,听过哭泣与尖叫。他的目光穿过亭外的太湖石,越过两丛梅树,沿着数折曲廊而上。

  往西,他看见了那座默然矗立的神女峰。

  云出云入,烟水无限。

  过了良久,他听见乌里雅多沉声道:“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些。”

  他点点头,笑了笑,道:“不要气馁,行医也不是我的梦想。”

  波斯人抬起头起,吃惊地看着他。

  在那张绣着葡萄花纹的金棕软椅上坐着的年轻人脸色苍白,形容消瘦,双眸镇定,如鹰隼般眯起,他的冷俊与残废,都超出了他的想象。

  ——象这样一侠行动不便的人,一定也有些事情不能做,一些梦想无法实现罢?

  了解自己的局限,并不是件坏事。

  “如果你不嫌弃地话,我这里近来缺一位副总管。我保证副总管的收入绝不会低于任何一位大夫。”他忽然改变了话题,用波斯话说道。

  早就听说慕容无风熟谙波斯文字,却想不到他的语音纯粹高贵,只让乌里雅多听得如归故里,热泪盈眶。

  “我觉得您这是在引惑我远离自己向往的目标。”波斯人定了定心神,竭力抵抗着语音的魔力。

  “这只是一个建议,一切由你自己决定。”慕容无风淡淡道。

  “既是生意,就不客气了。鄙人自幼随父从商,走南闯北二十五年。贩过的东西小到珍珠大到骆驼,无所不有。一个月三千两银子不为过。”

  “五百两,我知道翁老板不过给你每月七十两而已。”

  “见鬼!”波斯人捶着自己的脑袋:“我倒忘了您是翁老板的老板,对我的底细一清二楚。”

  “我也是生意人。”

  “成交。——这回我老婆不会再抱怨了。”

  “很好。你去见赵总管,他会给你在谷里找一处房子,明天就可以搬进来了。剩下的事情都由他来安排。”

  他点头叹道:“这么说来,我终于还是进了云梦谷。”

  “你会喜欢这里的。”慕容无风的眼中露出一丝笑意。

  一阵轻风从林隙间吹来,空气中忽然充满了松木的芬芳。还是初春天气,风有些冷,他不禁拉了拉身上的薄毯,将微微发烫的茶壶握在手中。

  凌霄花已攀上了竹篱,山墙上古藤葱绿,薜荔覆满窗牖,盖住了上面雕刻的流云仙鹤。

  远处一道小溪传来欢快的水声,一只鸭子安闲地游过,身后跟着七只毛绒绒的小鸭。岸边的碧草衬出幼雏金黄的毛色,它们在水中嬉戏,自由自在。

  他眯起眼,一任小鸭子在他脑中化成夜空中的北斗。

  晴空之下的神女峰象一位穿着黑衣的仕女,显得肃穆悲伤。

  几团烟气迅速飞过,留下一片苍茫的水雾。

  在山际间移动的几个白点,是江鸥。黑点,大约是山鹰罢?

  草丛中“倏”地一声响动,一只野兔飞跑而去。

  他的目光追随着空中云朵舒卷的形状,掠过山尖,在重峦叠障中消磨。

  思绪如洇开的墨迹在图卷中缓缓散开。

  远处峭壁上一个山亭翼然而出,一旁阴翳的古木裹着一团冷光翠色高插天际。——山亭属于那群缘山而上的新修院落。他只在完工时去过一次,隐约记得亭下临着一个幽深的山谷,是云梦谷的药园所在。

  虽是正午,那里并没有什么游人。

  只有一个蓝衣人抱着一个孩子在亭子中走来走去。

  那是个女人。有着浓密的头发,脑后挽着一个极大的发髻,以至于他差一点把发髻当成了一顶帽子。

  她个头与荷衣一样瘦小窈窕。

  她来来回回地走着,似乎在哄手中的孩子入睡。

  女人的步伐充满活力,一副随时准备跳起来的样子。

  他不禁笑了。这世界果然很大,相似的人也很多。

  她让孩子扒在腰侧,一支手臂稳稳地兜他的腰,从远处看,好象是挎着一个篮子。

  他想起荷衣抱子悦的样子。她总说这种抱法最省力。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目光不知不觉地定在了她的身上。

  接着,那女人背对着他坐了下来,理了理头发,将有些松散的发髻拆开,又重新别起。她这样做时,先把簪子含在口里,手则沿着脑缘划过来,将长发绕成一卷,再用簪子稳稳插住。

  他的心开始砰砰乱跳。

  也许他见过的女人太少。也许,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是如此盘发。也许……

  低头沉思片刻,他复又将目光移回。刹那间,女人的身影模糊了起来,衣裳开始变紫……他怔怔地望着前方,幻影又出现了,那朝思暮想的人斜倚危栏,缓缓转过身来,几乎在向他招手……

  他低下头,拒绝再看,却迅速地移到轮椅上。

  他推着轮椅一溜烟地驶过长廊,越过八角门,穿过一道木桥,转了三四折,才发觉那亭子其实离自己方才的所在极远。目光是笔直的,要走到那里却要费尽周折。

  这一处新园他很少光顾,椅下的路几乎是陌生的。他发疯似地往前赶,怕她会消失不见。他知道亭子前面又有几条四通八达的出口与岔道。如若女人此时离开,便会不知所终。

  他好不易驶到亭下,已累得气喘吁吁。前面的游廊上却有四级台阶,越过台阶,还要再走几步才能到达亭脚。从亭脚往上,山势陡峻,石阶云梯般竖起,又窄又高。

  他没有数。

  亭名“观峰”,原不在草图上,是他自己后来加上去的。

  此处遥对碧峰,下临绣谷,风景如画,正是筑亭佳处。考虑到慕容无风的轮椅无法达到,方天宁只好将之放弃。

  赵谦和曾反复叮嘱他,谷内所有建筑的基本原则,是“必须让谷主感到方便”。

  是以当慕容无风问起何以不在此处筑亭时,方天宁解释道:“从廊下拾阶而上,需在第四十级台阶之处建亭方妥。可是……”

  “四十级就四十级……我去不了,别人总可以去。”他大笔一挥,添上了一个六角山亭。

  如今山亭就在眼前。

  他抬起头,发觉亭子的大半被一棵古槐和几块嶙峋的山石遮住,剩下的小半里不见那女人的身影。

  那会是她么?她还在不在?

  没有多想,他将轮椅抛在一边,抽出拐杖站起了身子,扶着栏杆,颤颤巍巍地爬上了四级台阶,又勉力向前行了五步,已是大汗淋漓,心跳如狂。

  受伤之后,他极度消瘦。双臂嬴弱,腰肢无力,离开了轮椅几乎寸步难行。

  他知道自己的样子很可怕,所以只要力所能及,从不让荷衣相助。他总想证明自己的身子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糟糕。

  每当这时,荷衣双手插腰,气乎乎地和他理论:我实在不明白,你这人为什么总是和自己过不去?

  那就把它当成是我的毛病好了。

  你知道你的毛病是什么了吧?

  请教?

  你不在天上,也不在地下。你老悬在中间。

  他反问:你呢?你在哪里?

  我在地上。时时都在。呵呵。

  可是,一到夜里,到了激情的时刻,他听见她低声地恳求:无风,带我到天上去吧。

  思绪总把他引向心潮澎湃。

  他停下来,靠着廊柱歇息了片刻,吞下两粒药丸,等待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

  目光沿着长廊搜索,他期望此时能有一位路人相助。

  可是廊上一片空寂。除了自己,只有檐上啁啾的鸟声和漏窗洒下的迟迟日影。

  他只好柱着拐杖,强迫自己什么也不想,埋着头继续往前走。

  远处猿声呜咽。

  风在山谷间回旋。

  山坡上长满了淡紫色的杜芫。道旁一棵巨大的辛夷,纯白的花瓣纷纷飘落,洒了一地。

  有几片飘进了廊内。

  ——杜芫:辛、苦,微温,有毒。泻水逐饮,行气通脉。

  ——辛夷:性温,味辛微苦。祛风,通窍。阴虚火旺者忌服……

  脑中不知不觉地闪过了药书上的几行字。他嘲笑自己是个书呆子,不论看见什么花草,第一个反应总是《本草经》上的条目。

  拜托,那只是一朵花而已!你让它就是一朵花,好不好?——荷衣总是笑他。

  他盯着地面,踉踉跄跄地避开了几枚光滑的花瓣。

  抵在拐杖上的双胁已磨出了血,他感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那辛夷有一股刺鼻的香气,令他阵阵作呕。

  凭着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他终于来到了亭脚。

  离开了游廊,坐栏也跟着消失了。唯一能让他凭借的,只有石阶两旁的扶栏。

  扶栏的那一边,是深谷。

  稍有不慎,随时可能跌下去。

  他靠在栏杆上歇息了片刻,一阵山风呼啸而来,吹得他的袍袖猎猎作响,几乎要将他卷到半空。

  他感到一阵轻松,便深地吸了一口气,借着这股强劲的风力发疯似地往上爬。

  他以为自己爬了很久。虽然他的胸口似乎被狂跳的心脏塞满,早已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他还在无知无觉地往上爬。他的双胁勒出的血沿着拐杖滴到手背,一片粘湿。

  回头看时,那石阶他只上了七级。

  长发早已被汗水打湿,一绺一绺地搭在肩上。他咬着牙竭力想站稳,身子却在空中晃了两晃,他伸出双手死死地抓住栏杆,却听见“叮当”一声,一支拐杖掉在地上,滑到了亭下。

  他勉强地支撑着自己。心中暗自苦笑。

  那女人当然不会是荷衣。荷衣早已去世。

  为何一定要见到这女人,原因连他自己都觉荒唐。

  那只是个完全陌生的女人,可是她挽发的样子,抱孩子的动作,走路的姿势……勾起了他无穷无尽的思念。

  他只是疯狂地扑向那个影子,任何一丝能让他辨认出荷衣的痕迹都让他疯狂。

  只要看一眼这个与荷衣相似的女人,并不需要认识她,他就心满意足。

  我一定是疯了。他自言自语地道。手一松,跌倒在地。

  陡直的台阶无限漫长地向上延伸着。

  前面的亭中没有半分动静,她显然毫无所觉。

  已过了这么久,她是否还留在亭内?

  哦,她多半已经离开了。不然,那拐杖落下时发出的叮当之声,不会不引起她的注意。

  他一面嘲笑着自己痴迷不悟,一面双手撑地,不顾一切地往上爬。

  ……手掌上满是沙土,已磨出了血。他极度艰难地搬动着自己,只上了一级便力不能支地倒在栏杆上。

  那可怕的疾病又开始发作,他颓然瘫倒,垂下头,忍受着心头一阵袭来的绞痛。

  一片槐叶悠悠荡荡地飘下来,掠过他的头顶,落在面前的台阶上。

  他注视着它。

  风乍起,槐叶飞向空中,飘向深谷。

  他明白自己早已坠入了幻影,在记忆的深谷中,他正加速坠落。

  人只有在悲伤的时刻更加真实。

  如果时空的另一端还有一个世界在等待着他,他将带走自己与荷衣的所有图卷。

  将它们在那个魂梦可以复活的地方一一展开。

  空谷中回荡着呜咽的风声。

  温暖的阳光洒在肩头。

  他的身体已因激动而疲惫不堪。

  他知道自己无法见到亭上的女子。

  但今天仍是一个美好的日子。

  他静靠在栏杆上聆听天籁。

  那深沉的回声似乎来自亘古,让他忧伤,又让他解脱。

  脑中闪过与荷衣相处的日日夜夜,每一个细节都如蛛网般透彻清晰。

  那一瞬间,时间滚滚向前,涌向童年。


 

 
分享到:
 打坐姿势图片4
改变中国历史的一百位美女
被隐藏的历史真相:刘备曾投靠过7个主子
聪明的农夫女儿3
猫和老鼠合伙2
千古明君唐太宗晚年荒淫生活揭秘
揭秘潘金莲挑逗武松为何没有成功
三字经80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