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迷行记 >> 第二十章 这一天没有雨

第二十章 这一天没有雨

时间:2014/3/16 15:33:44  点击:2597 次
  乙亥年三月初二。谷雨。

  这一天没有雨,而是万里晴空,骄阳四射。

  他刚进澄明馆便遇到一位满是刀伤的病人。

  据说,那个人是一位大侠。那位大侠的名字,他从来没听说过。

  送他进来的是他的一位手下,獐头鼠目,眼光扑朔。与他说了几句话,油腔滑调,极尽阿谀之能事。

  不是大侠也不会受这种伤罢?他坐在椅子上,冷哼了一声。

  手下人愕然,对于他这种毫不妥协地冷漠大感不安。

  “救活我大哥,飞鹰寨愿出五十倍的诊费。神医先生以后若还有其它的差使,只管一句话,俺们弟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的诊费向有定例,多一文不取。”他淡淡地道。

  那人无趣,陪着笑走到抱厦等候。

  在他的世界里,人是这样分类的:男人、女人。除此之外,还有死人。

  那人的胸口中了一刀,脊骨被一种类似狼牙棒的钝器击碎,其余各处的小伤,数不胜数。抬进诊室时,肌肤好象一团零乱的碎布,他小心翼翼地缝合着。和几个学生七手八脚地忙了一阵,外伤大至清理干净,内伤的调养却至少需要整整一年。断骨无法接合,病人将终生残废。

  做手术的时候,窗外一只黄鹂叫得正欢。而床上的病人则因疼痛不断地冲他大吼,仿佛他就是那个砍伤了他的凶手。

  三位助手及时地按住了病人拼命挣扎的身体。他无法动弹,便污语连连,涕唾横飞,其势若临阵骂敌,十分豪迈。

  有几粒唾沫星子溅到了他的脸上,忙碌中,竟也顾不上擦拭。

  每当遇到这种情况他宁愿病人是个女的。

  女人此时嘤嘤而泣或大声呻吟,绝不伤大雅。大侠则要关心自己的颜面,断不能哭。

  人生如此,无可奈何。

  第二位病人是个临产的少妇,生了三天,孩子还没有下来。各种法子都试过了,薰炙、针灸、推拿、灌药……全不管用。

  送入诊室的时,他刚入厢房洗手更衣,正欲在弥勒榻上小歇,又被一个弟子叫了出来。

  妇人眼光涣散,气息微弱,已是濒危之状。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的结局是母子两亡。

  最后一招是剖腹取子,成功的可能极少,母子均安的情况,全谷仅有的四例,均是由慕容无风掌刀。

  这一次,非是他莫属。

  他喝下一小口酽茶,重新净了手,问道:“田大夫,病人可有亲属在此?”

  田钟樾,字棕亭,在慕容无风诸弟子中排行第七,年纪与蔡宣相仿,脾气却与陈策相若,是个极认真谨慎之人。他生性腼腆,平日寡言少语,慕容无风甚喜与之搭档,两人除了医务之外,均不多话,做完手术各自走开,十分爽快。

  田钟樾恭敬地捧着铜盆道:“有,是她的相公。这一位是娶进门不久的如夫人。”

  来到抱厦,他看见一个颇为富态的中年男子愁坐在太师椅上。一见到他,连忙站起,拱了拱手,遑急地道:“慕容先生,可有一线希望?”

  他平静地道:“母子俱生的机会不大,到时若均需急救,我们只能先全力救活其中一个。不知……”

  他的话还没说完,那男子抢声道:“请一定先救孩子!我……我听说那是男孩!可怜我华氏三代单传,前面诸妾所生的子女均不到三岁便已夭折……”男人捶胸顿足、泪水纵横。

  女人的性命果然不值一钱。

  他心下一寒,面无表情地道:“我明白了,慢坐。”

  转动轮椅回到内室,田钟樾跟了进来,低声道:“这女人气息奄奄,且行将剖腹,救活她只怕颇费周章。里面的孩子只是胎位有异,胎息稍弱,活下来倒极有可能。”

  他将脸一沉,冷冷地道:“别听那男人胡扯。等会儿若真的有事,先救女人,再救婴儿。——我瞧了她的脉,那胎儿不止是胎息弱,只怕还有胎瘤,就算是生出来,也活不过三岁。”

  田钟樾垂首敛目,道:“是,弟子谨记。”

  手术进行了整整两个时辰。由于每一个步骤都事关性命,所有在场的人都屏息静气,一言不发。大家在心中暗自惊叹眼前这白衣人的手:那是一双天才的手,手指修长,骨结纤细,既沉着稳定,又灵活敏捷。他一面替妇人手术,一面有条不紊地指挥田钟樾抢救婴儿。

  果然是个男孩,个头甚大,只可惜两肋之下生满了红丝状血瘤。妇人虽失血过多,神智不清,却也总算保住了性命。

  他检查完婴儿,替他剪了脐带,将软绵绵的孩子包在一块软布之中,交给一旁的田钟樾,道:“男人无子,便责其妻妾。殊不知是他自己肾中伏火,精多红丝。以气相传,故生子均有此疾。加之他常服固下之药,遗热在胎。此症跟妇人无关。给他开些滋肾的药,以泻肾中火邪,补真阴之不足。他的妻子若再怀孕,受胎五月,记得以黄芩白术作散服下,当能生出健康之子。”

  田钟樾忙道:“学生记下了。”

  他点点头,挥了挥手:“你去和那个人说罢,我懒得再见他了。”

  收拾完毕,他复又淋浴更衣。赵谦和赶过来强行将他接了出去。

  “谷主,你今天不能再干了。”

  临行之前,他听见那男子握着妇人的手,柔声细语:“阿欣,你可好些了?方才我一直惦着你……”

  走出二门,由东边一道粉墙进了一个垂花门,再往南转了几道弯,赵谦和将他送到离竹梧院不远处的一个凉亭之内。除了湖心亭,那一处便是他盛夏之际常去的纳凉之处。

  亭外遍种芭蕉,绿荫匝地,竹影萧疏,鸟声聒噪。几株樱桃早已红透,他仰头一看,脸上不由得浮起了一丝微笑。临近地面的一层果子已被摘得精光,除了那个喜欢爬树的小丫头,还会是谁?

  “过几天去把子悦接回来罢。”他道。

  “前天老谢去了,她和一群表哥玩得不亦乐乎,死拉活劝也不肯回来。”赵谦和一面说着,一面将亭上月白亮纱的卷帘放下来,蓦春之季,花香果熟,野蜂多来扰人,不可不挡。

  子悦很少惦记着谁。每次回来看见他,一阵飞奔,扑到他怀里,大叫一声:“爹爹,我回来啦!”走的时候则拎着一个装满玩具和礼物的小蓝子,大摇大摆地爬上马车,也是大叫一声:“爹爹,我走啦!”便扬尘而去。

  这性子倒与荷衣相似。

  “那就让她多住几天。”他缓缓地道。

  阳光从树隙间斜射过来,透过纱帘,暖洋洋地照在身上。

  几个时辰紧张的忙碌,他有些昏昏欲睡。

  赵谦和燃起茶炉,将一个雨过天青的桌罩铺在石桌上。指着一张紫楠软椅道:

  “谷主难得半日清闲,这椅子是新到的波斯货,要不要试一下?”

  他早已发现桌旁有一张精雕细琢、缕着一圈葡萄图案的宽椅,柔软细腻的羊皮下紧崩着厚厚的驼绒,椅背弯成奇异的弧度,配着一个铺着深红氆氇的木墩——大约供搁腿之用——边沿镶一溜金黄的流苏,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他扶着石桌,慢吞吞地挪到宽椅上坐下来,只觉身子微微一陷,如坐云端,淡然一笑,问道:“是谁送的?”

  赵谦和替他搭好薄毯,又沏了一杯茶,回道:“波斯椅子当然是波斯人送的。乌里雅多,也就是慕容乌里。这名字谷主可还记得?”

  “记得。不就是那位‘苦读子’么?”

  “前天他又去考了一回,托我问你今年可有一线希望?”

  他原本已开始闭目养神,听了这话,皱了皱眉,道:“怎么?这把椅子就是他的贿赂?”

  “不是。他执意要送,我不敢收,见它的确舒服,就出银子把它买了下来。”

  “这还差不多。”

  “这一回他究竟过了没有?我看他那样子,已快发疯了。”

  “没过。”

  “没过?还没过?谷主不会记错罢?”

  “不会。”

  “我觉得……咳咳……我又说外行话了。他特别用功……”

  “看得出,”他点点头,解释道:“只是来考试的学生太多,我们却只需要一到两位新手。所以题目也跟着变难了不少。”

  “这位乌先生极想见谷主一面。”

  他摇了摇头,道:“还是不要见的好,我说的话只会让他难受。”

  “谷主好歹见他一次罢……不然他一天来找我三趟,找不着我便去找蔡大夫陈大夫,我们已快被他磨死了。”赵谦和低声道。

  “你去叫他来,我和他说。”他呷了一口茶。

  这是他第一次见乌里雅多,那个波斯人。

  他外祖父在世时常与波斯商人打交道,他因此习过波斯文,对波斯人也很有好感。

  他深谙波斯商人的习惯:手里的货物要以六倍以上的价格成交,才是本事。

  乌里雅多显得有些紧张,颧骨很高,双目发绿,看人的时候,有一种虔诚而执拗的态度。久处中原,他已习惯穿汉人的服饰,汉话已说得和本地人没多大区别。

  “赵总管说你关心这一次考试,想早些知道结果。我看过你写的卷子,总的说来,水平不差,只因还有比你更好的,所以你没有通过。”他平静地看着他,缓缓地说道。

  乌里雅多的脸上露出极度失望的神情,目瞪口呆地立在当地,沉默半晌,喃喃地道:“这已是我的第九次……第九次……为什么?……为什么?”

  他没说话。

  “我现在已年过四十,在听风楼从伙计一直做到掌柜,翁老板前几天还问我愿不愿意做他的副手,我没答应。因为自从读了您的书,我便立志要成为您的学生。除了做一名云梦谷的大夫之外,没有任何一种职业可以吸引我。”

  他道:“我佩服你的决心与毅力。可是,你若通不过考试,请恕我无能为力。”

  乌里雅多苦笑:“我的妻子一直不满意我不务正业。每次落考我都觉得羞愧。您是这一行里最杰出的人物,这次我想见您,只是想请您告诉我,我究竟能不能干这一行?如果能,我会继续努力,哪怕再失败我也会考下去。如果不能,我立即改行,踏踏实实地挣钱养家。”

  他笑了:“这得由你自己来选择。……我无法替你做主。”

  “求您
 

 
分享到:
网传的慈禧遗体照片
小红帽
三字经17
招妓女入宫过中秋节的风流皇帝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六幅
贾宝玉深爱的女人竟然是大清皇后
拇指姑娘
因淫乱过度而被浸猪笼而死北魏皇太后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