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屠佛擒魔 >> 第八章 名利双收

第八章 名利双收

时间:2014/3/15 13:56:07  点击:2924 次
  农历七月一日,百事不宜,因为,据说地府在昨夜子时开鬼门,有主或无主的“好兄弟”皆“放假”一个月。

  午后时分,周提督率诸吏在府前设祭着。

  他们希望京城能够安定些。

  原来,京城原本由北霸天及血掌震住大局,他们二人先后死去之后,各角头老大纷入京城抢占地盘。

  这段期间,便先后发生二十一宗拼斗案件。

  窃盗案件更直线上升。

  劫案亦频频打破纪录。

  身负京城治安司令的周提督为之焦头烂额。

  他不知己挨训多少次啦!

  所以,他祭拜着“好兄弟”。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方始完成祭拜工作。

  不久,游龙己经到府前呈上名帖及推荐函。

  周提督阅过推荐函,便派人召入游龙。

  不久,他更与游龙入书房密谈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游龙己申谢离去。

  周提督便入宫一一拜访与展鹏合伙之皇族及官吏,他们一听有人愿代展鹏退回这笔投资,不由大喜。

  他们便一一报出金额。

  深夜时分,周提督欣然返回提督府。

  他一统计之后,便灌水的添上三万两黄金。

  不久,他睡得又香又甜啦!

  翌日上午,游龙备礼来访,便被迎入书房。

  周提督便送出名单及金额。

  游龙毫不犹豫的取出一叠银票。

  周提督便详加清点着银票。

  不久,他含笑道:“此事包在本官身上。”

  “谢谢!”

  游龙便行礼离去。

  周提督一拆盒,立见内有二株参及一个红包。

  他一拆红包,立见三张一万两银票。

  他忍不住哈哈一笑。

  于是,他召入其妻吩咐着。

  他立即携银票入宫。

  午后时分,他己发毕银票。

  皇族及官吏更纷纷向申谢着。

  他们纷纷表示不再追究狄戈而且会替周提督在皇上面前美言,乐得周提督哼看歌儿离宫啦!

  当天下午,那批人便会见皇上道出此事。

  皇上道:“下回不准再如此贪婪。”

  “遵旨!”

  于是,皇上便召入一吏颁下密旨。

  不到一个月,各衙己接获“不究狄戈”之密文。

  洪巡抚一获文,便派人通知游龙。

  游龙不由松了一口气。

  于是,碧翠便女扮男装携行李离去。

  半个月之后,她已在福州遇上铁丁,立见铁丁正在瞧着渔民们整理新网,她便含笑迎去。

  “是我!碧翠!”

  铁丁便指向远方及行去。

  不久,她已和他坐在大石上,她便轻声道:“游堡主己经入京摆平展案,官方不会再追究狄公子啦!”

  “当真?”

  “我敢骗你吗?”

  “谢谢!”

  “格格!好新奇,我第一次听见你向人申谢哩!”

  铁丁便望向远方。

  碧翠问道:“他们在忙什么?”

  “准备捕乌鱼。”

  “乌鱼?”

  “吃过乌鱼子否?”

  “吃过,又鲜又补。”

  “不错!它们每年皆随着寒潮由北南下,去年因捕售乌鱼子赚入四百余万两,希望今年能丰收。”

  “真可观哩!”

  “嗯!沿海渔源甚丰,渔民以往多被鱼霸剥削,他们如今己有存钱,我也每月入帐近十万两白银!”

  碧翠道:“真可观,难怪各渔村多是新屋。”

  “是的!今年若乌鱼丰收,他们便可还清向我借之钱。”

  “没问题,善有善报!”

  “但愿如此!”

  “仍无狄公子的消息吗?”

  “嗯!”

  “你一个人如何收帐?”

  “来回收,他们给多少,我便收多少。”

  “一定有人从中揩油。”

  铁丁点头道:“免不了,反正我有收入,渔民及贫民也改善了生活,我不会和那种人计较。”

  “对!有量必有福。”

  “嗯!”

  “我留下来帮你吧?”

  铁丁不由全身一震及低头不语。

  碧翠道:“我己把满翠楼送给翡翠她们了。”

  铁丁道:“我刀口舔血,朝不知夕,你不该作如此决定。”

  “我己问过你多次,我此次已下定决心。”

  “不再考虑?”

  “是的!”

  “游堡主知道此事?”

  “不知,我无怨无悔!”

  说着,她的右手已按住他的左手背。

  他一翻腕,便握住她的右手道:“我答应你,我不会似过去那般涉险,因为,狄戈已启发我。”

  碧翠欣慰一笑,便靠上他的肩膀。

  不久,他己带她离去。

  当天下午,他们已在城内买妥一家庄院。

  碧翠便率六名下人出去大采购。

  当天晚上,两人已在喜气洋洋的新房内取用酒菜。

  醇酒一杯杯的入喉。

  二人的火气一股股的上升。

  不久,二人己变原始人。

  男欢女爱,青春交响曲便飘扬着。

  榻前的那对龙凤红烛也感染的跳跃火花。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灵肉合一。

  二人恩爱三天之后,便一起南下收帐着。

  此时的狄戈正在天山山顶行功着。

  他再进入丝洞行功十四天及三十天之后,他又行功三十天方始返家,狄扬便又仔细的诊察他的功力。

  三天之后,狄扬己指示他上天山利用日月精华行功。

  他便日夜行功着。

  重阳午时,他正在入定之时,倏觉一阵摇晃,他忍不住诧然收功,却见积雪纷破以及滑落山下。

  摇动先由南北再改东西摇,他忍不住趴着。

  不久,上下一阵震动,积雪更叭叭并喷着。

  他不由骇得脸色苍白。

  倏听轰一声,他身前三十余尺处喷起大批积雪,它们直冲上三十余丈高之后,方始坠下。

  震动为之停止。

  他不由松口气起身。

  倏觉又是一摇,他急忙趴下。

  余震乍后,方才之缺口己喷出一物。

  他尚未瞧清楚该物,立即闻到清香。

  他抬头一瞧,立见一朵莲花。

  他忍不住啊道:“冰山雪莲吗?”

  他立即起身掠去。

  他探手一接,便接住了它。

  他一掠落雪地,立见白里发亮及香得醒脑。

  他忍不住跪地道:“谢天谢地!”

  他一起身,便掠向山下。

  他一落地,正好又是一阵余震。

  他急忙掠向远方。

  立见人畜惊慌而奔,他不由大骇。

  他匆匆掠返家,立见狄扬在屋前喝酒,他不由上前苦笑道:“爷爷可真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呀!”

  “呵呵!三十年前之大震比它强不少哩!咦?”

  狄戈便探手道:“它从山顶冲出来的。”

  “呵呵!原来是宝物要出现呀!”

  他不由又呵呵一笑。

  “爷爷!如何食用它?”

  “直接塞入口中呀!”

  “好!在何处行功呢?”

  “入房行功吧!它方才没倒,再也倒不下啦!”

  “好!”

  狄戈一入房,便张口咬食那朵白莲。

  只觉它又脆又甜,他不由细嚼着。

  不久,他有腹中己热闹不已啦!

  地面却在此时又摇,他便硬着头皮行功。

  入夜不久,他方始融合这些热流,他只觉功力空前的饱满,他便决心冲冲任督两脉。

  于是,他不停的行功。

  他不再管地震啦!

  翌日,哈萨克人便忙着拆屋搬物品。

  整个哈萨克族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房屋倒于此次地震之中,所幸时值白天,伤亡人员尚不到一千人。

  七天之后,狄戈全身连震两下,功力便畅行无阻。

  狄扬含笑道:“继续行功!”

  他愉快的出去啦!

  原来此次地震使哈萨克族受到大量的财物损失,狄扬便建议由狄戈入中原找人来买马。

  酋长求之不得的答允着。

  酋长决定以每匹一千两黄金售马五千匹。

  于是,二人继续商量着。

  狄扬便含笑离去。

  又过七天,狄扬便唤醒狄戈。

  他详加指点售马及换回物资、金元宝之事。

  不久,二人已欣然用膳。

  膳后,狄戈立即离去。

  他飞掠之下,更确定功力己生生不息。

  他掠过戈壁大沙漠之后,便戴上面具。

  入夜不久,他已掠入长安城,他便先投宿用膳。

  翌日上午,他向掌柜探听之后,便前往岳家堡。

  他一到岳家堡大门,便摘下面具通名报姓,门房立即行礼道:“久仰大名!请!请!”

  他便兴奋的掠入。

  狄戈便含笑缓行。

  不久,西霸天岳青山己掠来道:“贵客!欢迎之至!”

  “但愿不会给贵堡添麻烦。”

  “哈哈!言重矣!请!”

  “谢谢!”

  立见岳氏己率子女及一批人迎来。

  狄戈先恭敬行礼。

  岳青山便含笑介绍着。

  不久,双方已入厅就座。

  一名侍女便呈茗道:“参见狄公子。”

  “免礼!谢谢你!”

  侍女喜孜孜的行礼离去啦!

  狄戈便问道:“中原近况可好?”

  “除京城较乱外,别处皆如常,不少贫困人员多已入善生活,足见公子之善行已获成效。”

  “太好啦!”

  “公子已知官方不究吧?”

  狄戈怔道:“不究?”

  “是的!长安朱巡抚私下向我道出此事。”

  狄戈喜道:“太好啦!不过,他们怎会有此改变呢?”

  “此乃朝廷之决定,由于它以密文通知,公子就别再追问。”

  “好!太好啦!我可以更方便行事啦!”

  “是的!大家皆替公子欣喜。”

  “谢谢!堡主可否协助一件事?”

  “请说!”

  狄戈便道出哈萨克人因为震灾欲售马换物资及黄金之事,岳青山阿沙力的立即答允。

  于是,他开始部署着。

  由于必须运金及物出关,岳青山便与朱巡抚商量着,朱巡抚不但答允,而且写妥推荐函。

  岳青山便进一步推动着。

  岳家堡为之总动员。

  一个月之后,狄戈己率三千名哈萨克轻年在旷野会见车队,岳青山更亲自前来招呼着。

  不久,五千匹天山汗血宝马已由岳青山率车夫们骑走以及驼走,狄戈便与三千名哈萨克青年驾车离去。

  这天下午,他们一返族中,酋长便笑哈哈的前来,他一瞧见一车车的金元宝及物品,不由大乐。

  于是,他立即分配着。

  入夜之前,哈萨克人己欣然取走金元宝及物品。

  狄戈更获不少的金元宝及物品。

  酋长当然大捞一票啦!

  狄扬则获得十九罐陈年汾酒。

  这笔交易,可谓皆天欢喜。

  三日之后,狄戈已欣然启程。

  他沿途飞掠之下,便在日落前进入岳家堡,立见岳青山递来一个包袱道:“请先收下吧!”

  狄戈怔道:“这是什么?”

  “金票!”

  “金票?”

  “是的!千金易得,宝驹难求,每匹马皆以一万两黄金售毕,不过,我动用六十万两做公关。”

  狄戈惊喜地道:“谢谢堡主!”

  “客气矣!”

  “可否请堡主以它们代为置贫?”

  说着,他己推出包袱。

  “哈哈!夫人,我未料错吧?”

  岳氏含笑道:“公子果真大善人。”

  “不敢当!我替哈萨克人积点功德吧!”

  “客气矣!”

  岳青山便召来二位管事指示置贫。

  说着,他便分配妥银票。

  不久,二位管事己各带一百人出堡。

  狄戈含笑道:“偏劳贵堡矣。”

  “乐意效劳!”

  “谢谢!”

  岳青山含笑道:“客气矣!狄老可好?”

  “托福!硬朗得很,爷爷一直在哈萨克族中担任诊治工作,这阵子因为震灾,比较忙碌些。”

  “真令人敬佩,明日将是除夕,公子在敝堡过年吧?”

  “好!”

  “另有一事,京城己更乱,听说连九门提督被暗杀,朝廷已准备调动大军士城维持秩序。”

  狄戈皱眉道:“怎会发生此事?”

  “北霸天及血掌一死,吸引黑道人物入京抢地盘。”

  “原来如此,可恶之至!”

  “我虽有意入京,却担心力量不足以及引来批评,可否请公子入京,我将派人协助。”

  “好!请通知南宫世家。”

  “好!”

  岳青山便召来一人指示着。

  不久,那人已赴丐帮长安分舵报讯。

  不到一个时辰,南宫勤己接获飞函,他一看狄戈已在岳家堡,而且决定入京除恶,他不由大喜。

  他立即书函交由丐帮弟子携走。

  天未亮,狄戈己接获此函。

  他阅后,便欣然递函给岳青山。

  岳青山含笑道:“南宫勤既然有意协助,公子就约他初六在京城会合及详商对策。”

  “好!”

  狄戈便入书房膳信。

  不久,该信己由一名岳家堡弟子送入丐帮分舵。

  岳青山便开始部署着。

  大年初六,积雪使京城形成一片银色世界,狄戈与三百名岳家堡高手在城北二十里外会见南宫勤。

  南宫勤欣然道:“天下久盼公子复出矣!”

  “谢谢!此乃丐帮所提供之资料,请参考!”

  说着,他已递出一封信。

  信中详述京城十三位角头老大的姓名、住处及实力,南宫勤边阅边思忖该找谁先开刀。

  不久,他指向纸上道:“擒贼先擒王,先向刀王开刀吧!”

  “有志一同,岳堡主也挑他。”

  “他死定啦!”

  “是的!走!”

  众人便直接入城。

  刀王姓王,单名霸,他的刀招学自一位异人,由于他孔武有力又反应敏捷,因而让他闯出刀王的万儿。

  他此次率一千人入京,经过多次拼斗之后,他只剩三百余人,不过,他另招到一千余人且抢到不少的地盘。

  他如今正在别院左拥右抱大吃大喝哩!

  日落时分,他便入房快活着。

  壁灯内之柴火哄得房内如春。

  他体中之欲火使他吩咐二女以各种花招供他快活。

  他正在大乐之际,倏听敲门声道:“不!不好啦!”

  他火大的道:“死人啦?”

  “是的!庄外己被砍杀百人。”

  “是不是独角蛟来送死?”

  “不是!”

  倏听一阵惨叫,刀王立即下马整装。

  惨叫声不断,他不由急怒交加。

  他一手抓刀,立即启窗掠出。

  立见院中内外正有大批人拼斗着。

  他吼句杀,立即掠去。

  倏见一位青年掠来,而且疾劈双掌。

  刀王吼句:“臭小子!”便翻身避掌及扬刀扑去。

  此青年正是狄戈,他先以一成功力引刀王扑来,如今,他提足功力劈出双掌,空气中迅传雷鸣。

  刀王识货的翻身欲逃。

  轰一声,他己惨叫半声。

  他立成血肉纷飞而去。

  他的手下们为之大骇!

  他们的士气迅即“跌停板”。

  群豪趁机疾砍狠刺着。

  不久,现场已经寂静。

  狄戈立即道:“请善后。”

  群豪立即为伤者止血及劈坑埋尸。

  这场袭击,群豪只有十二人挂彩而已。

  狄戈便率二批人入各处搜查着。

  不久,众人一会合,便己堆出二大桌的银票。

  群豪便入内用膳歇息着。

  深夜时分,狄戈己率群豪来到独角蛟焦天所住之庄院,狄戈一马当先的先劈死六人便冲入庄中。

  立见二十人匆匆扑来。

  狄戈一震掌,便超渡了他们。

  不久,独角蛟己抡双槌率八人掠出。

  狄戈一迎前,便是全力连劈着。

  回旋的掌力迅即绞死了他们。

  其余之人骇得纷逃。

  群豪便在四周先以飞镖招待他们。

  然后,他们趁隙砍杀着。

  狄戈则掠出大门劈杀来援助的人,他那澎湃不已的回旋掌力便似大批厉鬼般拘魂摄魄。

  没多久,他已超渡六百余人。

  其余之人便散逃而去。

  狄戈一入内,群豪己搜出财物在厅前等候。

  狄戈不由申谢。

  不久,众人便劈坑埋尸于后院中。

  群豪便入各房歇息。

  狄戈则在大厅行功着。

  天亮之后,三百名群豪便先把两处庄中之财物送入京城银庄兑出大钞,然后再出售珍宝。

  其余之人则跟着狄戈超渡太极剑陈元。

  狄戈仍然率先劈人及冲入。

  太极剑刚闻独角蛟之死讯,他正召集心腹在大厅会商对策,如今听到惨叫声,不由骇怒交加。

  他便率众冲杀出来。

  狄戈便提足功力疾劈双掌不己。

  不出片刻,他己超渡太极剑诸人。

  群豪正在砍杀庄中之人。

  狄戈一听有人叱喝而来,他便上前招待着。

  爆声连天!

  惨叫连天!

  血肉纷飞!

  三百余人便迅即的入地府报到。

  不久,又有四百余人冲近。

  狄戈彪悍的上前劈杀不已。

  追魂交响曲为之大响。

  地府迅又添四百余条亡魂。

  狄戈松口气,便掠入庄中。

  立见厅前已摆妥大批财物。

  群豪亦已经在劈坑埋尸。

  狄戈便放必的协助收尸。

  他们尚未收妥尸,便有一百人送回大钞,于是,狄戈又托他们与三百人送庄中财物入银庄兑换大钞。

  不久,这批人己欣然携走财物。

  狄戈与众人收妥尸,便入附近酒楼用膳。

  狄戈之所向无敌,已使群豪安心啦!

  膳后,他们便返太极剑的庄中歇息。

  此时,角头老大们各召心腹会商对策啦!

  九门提督袁清不敢相信的听下人报告已经有一批人消灭三个角头老大以及三千余名恶徒。

  他立即派人续查。

  他欣然入宫报讯啦!

  翌日上午,狄戈率众接近双枪王的庄院,便听见竹哨声以及不少人掠墙而出,狄戈便与众人先行止步。

  不久,双枪王已手持双枪率六百名高手迎来。

  他一止步,立即喝道:“南宫勤,你为何来犯?”

  南宫勤淡然道:“你等不该作乱!”

  “放屁!你分明欲占地盘。”

  “多言无益,上来送死吧!”

  “杀呀!”

  双枪王便先行振枪冲来。

  狄戈迅即闪出及劈掌。

  轰一声,双枪王已枪断人碎。

  四周卒即传出惊呼声。

  众人纷纷急刹车。

  不少人为之撞成一团。

  狄戈便上前大开杀戒。

  追魂曲迅即大作。

  血肉纷染雪地。

  群邪溃不成军的挨宰。

  不久,他们已惊慌散逃。

  狄戈便朝前疾追猛劈着。

  群豪便趁机猛打落水狗。

  不出盏茶时间,双枪王的手下们己自人间消失。

  群豪便分别埋尸及搜财。

  不久,三名丐帮弟子匆勿前来道:“小心来敌!”

  狄戈便掠向屋顶。

  他迅即瞧见三批人由东、西、南三个方向掠来,他立即喝道:“小心!东、西、南三方皆有来敌。”

  说着,他已掠向东方。

  他一掠近便有一批暗器射来。

  他立即震掌疾劈。

  暗器乍碎,他已疾劈入人群之中。

  他推倒墙,近百人已死在坑中。

  他一转身,便疾劈向右侧。

  轰声之中,他便又超渡近百人。

  他一转身,便疾劈不己!

  爆声及惨叫声便响个不停。

  他尚未劈到街底,便己超渡七百余人。

  他一见其余之人散逃,他便掠向南方。

  立见南宫勤己率一批人迎战。

  狄戈一切入,便疾劈不已。

  南宫勤喝句退,己砍死二人。

  不久,群豪已赴西方驰援。

  狄戈便放手大开杀戒。

  他那如山掌力便快刀斩乱麻的宰人。

  他便由衙中央一直劈杀到街底。

  六百佘条亡魂因而入地府报到。

  狄戈的这份狠劲及凶残,立便在远方屋顶观察的人纷纷离去,不出半个时辰,己有不少人落地。

  狄戈便又折向西方大开杀戒着。

  不久,他己率群豪赴此三路人之庄中搜刮财物。

  不久,立见一名中年叫化前来道:“禀公子,请赴东南处,目前正有一千余人携财物欲出京。”

  “谢啦!”

  狄戈立即离去。

  他沿途踏屋掠向东南方,便居高临下的发现一大批人正匆匆沿街掠去,于是,他加速掠去。

  刹那间,他已由后方疾劈而去。

  轰声乍扬,惨叫声立跟。

  惊呼声乍起,轰声便又扬。

  众人拼命的掠向前方。

  狄戈的掌力便如山似潮般疾罩猛卷而去,他己追杀过二条街,便已经超渡这批人啦!

  立见中年叫化又来指引方向。

  狄戈便加速掠去。

  不久,他已追杀八百余人。

  不出盏茶时间,地府又有生意上门。

  没多久,他己追出城,他便沿官道劈杀着。

  一阵惨叫之声,七百余人已遭报应。

  立见三百余名丐帮弟子前来收尸及财物。

  狄戈便直接入城。

  他掠过三条街,便见南宫勤迎来道:“据丐帮弟子反映,其余的二千四百佘名黑道人物皆已逃逸。”

  “算他们走运!”

  “各地皆在善后中,公子歇息吧!”

  “好!”

  二人便直接入一家酒楼用膳。

  膳后,他们出去不久,便会合群豪及丐帮弟子。

  于是,众人携大批财物返太极剑庄中歇息。

  狄戈便单独在厅内行功着。

  丑初时分,他便听出西北角有不少人潜近,于是,他悄悄的走出大门,便隐在西北方之墙角。

  不久,果见六十人己先行来。

  这批人乃是今天匆匆逃出京城之黑道人物,他们不甘心失去地盘,所以,他们打算回来袭杀这批人。

  哪知,他们会遇上超级克星。

  那六十人一行近,狄戈立即现身劈出双掌。

  轰轰二声之后,便是一阵爆响及惨叫声,那六十人不但赶赴鬼门关,尸体更撞伤随后而来之人。

  一阵惊呼声立即扬出。

  狄戈一出手,便是连环炮,他不宰光来敌决不罢休的疾闪猛劈,如山似潮的掌力便回旋疾卷而去。

  对方勿匆劈出之掌力或攻出之招式纷被震回。

  现场除了爆响之外,便是惨叫声。

  欲拼之人死得最快。

  欲逃之人却也来不及。

  因为,他们集中在街上,而且密集在一起,狄戈的掌力加上尸体之撞力,便汇聚成超强的杀伤力。

  加上狄戈疾劈不已,群邪岂能闪躲。

  有些人欲腾空而逃,却迅被回旋掌力扫落。

  不过,来人毕竟多达二千余人,其中有三十余人正好在二条街口,他们一见不妙,便拼命的躲入侧街中。

  他们便使出吃奶的力气逃命。

  哪知,他们一逃到另一街口,南宫勤已率人“招待”着他们了。

  不久,他们己被砍伤倒地。

  “逮活口!”

  他们迅被制倒。

  南宫勤喝道:“财物在何处?”

  众豪会意的立即逼问着。

  众邪不由一阵子犹豫。

  南宫勤迅即劈死一人道:“财物在何处?”

  当场便有六人骇得招供啦!

  南宫勤诸人便各劫走一人掠出京城。

  不久,他们已在西山枫红间瞧出见大批财物。

  他们不客气的震死手中之人。

  他们二劈坑立即埋尸。

  然后,他们携财物返庄。

  他们一近庄院,立见其余之人己经在收尸,他们便直接送财物入厅,再一起出来协助收尸。

  狄戈则早已入书房行功。

  因为,他虽然功力通玄,但经过白日以及方才连连疾劈之后,他立即发现自己需要好好的调息一番。

  不久,群豪己返房歇息。

  每人对狄戈实在佩服得要命啦!

  天亮之后,群豪便漱洗及分批外出用膳。

  此时,皇上正在听取侍衙统领白义以及九门提督袁清启奏一批志士主动消灭京城恶徒之事。

  皇上听得惊喜连连道:“领队是谁?”

  白义道:“启奏皇上,便是狄戈。”

  “啊——是他?确定乎?”

  “确定!”

  皇上便沉思不语。

  不久,皇上道:“速令边军反驻此地。”

  “是!”

  “袁、白二卿继续注意狄戈之动态。”

  “遵命!”

  “众卿可另有事启奏?”

  白义道:“启奏皇上,是否要阻止狄戈诸人出售赃物?”

  “免!朕要了解此人之必性,任其行事。”

  “遵旨!”

  不久,早朝己经结束。

  此时的狄戈一出书房,南宫勤便邀他入厅用膳。

  半个时辰之后,群豪便开始忙碌。

  首先,二百人送财物入京城银庄,他们光买回先前出售之珍宝,再把其余的财物兑换成大钞。

  另外五百人则赴各角头老大庄院陈列世珍宝,再派人在大门前向路人宣布“赃物招领”

  事宜。

  其余之人则持大钞展开置产行动。

  因为,京城这阵子之拼斗、劫杀、窃盗以及提督之被刺死,已经便富户及商人们有强烈的压迫感。

  再加上朝廷欲调动大军驻防京城,大家皆担心会影响生意,所以,大街小巷处处可见“待售”之大红纸公告。

  群豪便大扫除般遇红纸便买。

  丐帮弟子见状,便主动到处通知,认领赃物以及“售产”之消息午前时分,各庄院皆己出现人潮。

  欲售产之人更主动向群豪报到。

  群豪阿沙力的见价就买。

  为避免被人冒领珍宝,群豪规定认领珍宝之人必须有官方的“报案证明”或保正出面作保。

  所以,群豪忙得无瑕用膳。

  入夜之后,群豪方始用膳歇怠。

  翌日一大早,群豪便又置产及出清赃物。

  黄昏时分,珍宝皆己被失主领走。

  售产之人潮亦已经消失。

  群豪便用膳歇息。

  翌日上午,群豪便接收各店面及庄院、房舍。

  二日之后,群豪与丐帮弟子分途前往京城四周通知急困户派人入京城各店面工作,贫户不由大喜。

  不出七日,京城己涌入二万余名生力军。

  群豪不但安置他们到各店面工作,更预付三个月工资,因为,群豪从角头老大那里所搜刮的财物实在太多啦!

  这天下午,西霸天夫妇率八百人前来慰问大家,这八百人包括岳家堡以及长安地区之群豪和丐帮分舵主。

  接着便是南宫夫人率洛阳群豪来申贺。

  然后是宗饮大师率近千人前来申贺。

  狄戈诸人便欣然与一批批人相处着。

  这天,一名青年求见狄戈,狄戈乍见到对方,立即掠出大门紧握青年的双手道:“入内才叙吧!”

  “嗯!”

  不久,二人一入房,青年便摘下面具送上香吻。

  “老公!”

  “好妹子!”

  “你可真狠心,莫非打算始乱终弃乎?”

  “冤枉,我先前避风头……”

  她妩媚一笑,便封住他的双唇。

  一吻再吻,她贪婪的吻着。

  二颗青春的心立即活跃。

  衣衫纷落。

  房中顿现二位原始人。

  小别胜新婚,胡花迅即上马发泄着。

  他便把玩圣母峰。

  良久之后,她方始下马。

  他便上马骋驰着。

  两人便畅玩各种花招。

  他们在房内行乐,却有二批人听怔啦!

  一批人便是岳青山夫妇及他们的爱女岳曼。

  另批人便是南宫勤夫妇及他们的爱女南宫萱。

  他们听得神色复杂啦!

  因为,狄戈方才正陪他们品茗欢叙,他乍见到门口之青年,不但立即出迎而且直接陪青年入房。

  这是一件挺失礼之事。

  不过,足见此青年对狄戈之重要。

  如今之隆隆交响曲便他们恍悟此青年不但女扮男装,而且是狄戈之亲密女友甚至狄戈之妻。

  他们不由神色复杂。

  尤其岳曼及南宫萱更是面现失望。

  因为,她们早已心仪狄戈这位大英豪,她们亲人更已经决定搭上这门亲事,所以,他们出人出力协助狄戈。

  哪知,如今竟会杀出此女。

  她们怎能不失望呢?

  偏偏狄戈二人久玩不歇,更令她们难受。

  良久之后,胡花舒畅地满口胡言。

  岳曼二女不由芳心寸碎。

  又述良久,胡花啊道:“老公……你……给我啦?”

  “嗯!”

  “好老公!”

  “好妹子!”

  岳曼二人听得眼眶泛红啦!

  她们只觉鼻头一酸;急忙吸气克制着。

  良久之后,狄戈方始含笑出来,立见一身男装秀发长垂的胡花含笑跟出,岳青山诸人立即起身。

  狄戈含笑道:“内人胡花!”

  岳青山诸人不由暗怔!

  因为,胡花乃是天下有名的太妹呀!

  她不但独来独往,而且不买黑白两道的帐,她只要看见为恶之人,她的皮鞭便与对方没完没了。

  所以,黑白两道皆对她很“感冒”。

  不过,岳青山诸人不看僧面也看佛面的招呼着。

  胡花大方地道:“先前若有得罪之处,请海涵!”

  岳青山及南宫勤不由客套着。

  经此一来,他们暂时打消提亲之事。

  不久,狄戈己陪胡花出去逛街。

  狄戈便沿途叙述“疯狂大屠杀”之经过。

  “格格!你真是黑道克星。”

  “非宰不可,首善之区,怎可任鼠辈横行呢?”

  胡花低声道:“你在回报朝廷之不究展案吧?”

  “有此味道!”

  “格格!鬼精灵!”

  他便叙述在此置产及置贫之经过。

  胡花格格笑道:“你与我一比,逊多啦!”

  “我!当真?”

  “我在去年底便收入一千八百余万两白银,够拉风吧?”

  “够拉风,你放高利贷呀?”

  “呸!别在门缝看人,把人看扁啦!”

  她便略述在各地置贫之经过。

  狄戈喜道:“不得了!女财神!”

  “格格!少来,过些时日,去瞧瞧产业吧!”

  “遵命!”

  “我把去年之收成又在湖南买置田地,如今,两湖田地约有八成在我之手中,我若不爽,便可令不少人饿肚皮。”

  “不简单!”

  “格格!我已安置近三十万人,你呢?”

  “逊多啦!少提为妙!”

  “格格!”

  二人便边叙边逛街及购物。

  黄昏时分,他们方始返庄。

  他们便先入房洗个鸳鸯澡。

  她一穿上女装,不由身心皆畅。

  他们更与岳青山诸人共膳着。

  膳后,岳青山及南宫勤便先后表示去意。

  狄戈便一一申谢及各赠一个大红包。

  翌日起,岳家堡及南宫世家众人已一起离京。

  狄戈便含笑陪胡花巡视各店面。

  又过二日,这天下午铁丁陪着小腹微鼓的碧翠在街上拦住狄戈,狄戈惊喜地道:“铁大哥,碧翠。”

  铁丁拱手道:“佩服!”

  “小卡司!你们已在一起啦?”

  说着,他已望向碧翠的小腹。

  碧翠不由娇颜飞霞。

  铁丁脸红的嗯了了声。

  狄戈道:“找个地方叙叙吧。”

  说着,他己带他们进入附近的一座庄院中。

  铁丁一入厅,便取出一张纸及一个锦盒道:“请收下!”

  狄戈瞧也不瞧的推向他们道:“继续置贫吧!”

  “好!”

  “认识胡花吧?她是你的弟妹。”

  铁丁注视胡花道:“有眼光,多珍惜。”

  胡花点头道:“我不会令大家失望。”

  狄戈道:“她已在两湖、安徽、山东、镇江置贫。”

  铁丁变色道:“戈迪便是你?”

  胡花含笑道:“戈迪者,狄戈也!”

  “高明!”

  “谢啦!”

  碧翠道:“公子可知游堡主一直在找公子么?”

  “不知,我先前一直在关外。”

  “莫非公子促成天山汗血马入中原?”

  “是的!天山发生震灾,哈萨克人以马重建家园。”

  “原来如此!”

  铁丁低声道:“你可知官方为何不究?”

  狄戈道:“不详!我真想知道此事。”

  铁丁便道出南霸天摆平官方之经过。

  狄戈沉默不语啦!

  胡花心中有数的含笑不语——


 

 
分享到:
伏羲画卦
周总理
历上最荒淫国君 为与妹妹通奸情杀妹夫
她,算是清朝后宫中的“另类”吧!
老干妈辣椒酱的成功创业故事3
2小猴有了自行车
傻瓜汉斯3
张三丰是不是小龙女的私生子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