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赤胆红颜 >> 第二十二章 刺耳的情话

第二十二章 刺耳的情话

时间:2014/3/14 14:18:43  点击:2368 次
  他慢慢知道自己位于横道上,暗想纸上的指示,必须穿过两条横道,一条走廊,才能到达直道,而直道的尽头叉口边便是密室的进口。

  他拐了一个弯,人已在另一条横道上,这横道颇为曲折,但就因如此使他方便了不少,一个闪身便让过一群巡逻队。

  他沿着房间的号码行着,这里面确实广大惊人,经过了数十间房室,竟还未把横道走完。

  他忽然听到一种格格怪声,寻着发声来源一瞧,那室内正有粗犷的江湖汉子玩骰子在赌博……

  他悄悄把拉开的门缝合上,心中暗觉好笑:“既然要赌一下输赢,却又怕被还珠剑客知道那副偷偷摸摸的样子,真是何苦呢!”

  因此,他又知道室内间都是人住,是以行动就更加小心了。

  这地方聚集了如云好手,俱都是昆仑剑中俊杰,还珠剑客如此布置真不亚于龙潭虎穴。

  他行了七、八丈远,忽又听一间房里有人压低声音说道:“三弟,掌门人人老心不老,听说他明日准备带一些人去袭击太湖帮剩余分子呢”此人嗓音清脆,分明年纪甚轻,金遗龙听了这话却吃了一惊,一种莫明的紧张涌上心头,一霎那间十分怀念那些忠贞不二的随从。

  “三弟,咱们是派中落伍的人,掌门人看不上咱们,怎会把这消息告诉我们呢!我是听东堂大哥说的。”

  “唉,不错,掌门人有重要的事情,总不会交给咱们去做的。”

  “三弟,你也别灰心,只要勤练本门武功,总有出头的一天。”

  “我真不明白,掌门人近来野心勃勃,动不动就遣人挑拨与昆仑派不和睦的人……以前他老人家似乎没有这般专横。”

  “唉,谁知道他为什么要吞并。还有呢,像武林四魅那种恶名四播的人,他老人家竟也跟他们打交道,看他们谈话的样子十分亲密,真不知他心里在打算什么。”

  “近来,我老见他在后院里练功,他还准备跟大名鼎鼎的金遗龙拼一下呢!”

  “这话是听东堂大哥说的吗?”

  “当然了,东堂大哥他是最喜爱的人,他什么都知道。”

  “东堂大哥还说掌门人的飞虹八腿足可击败金遗龙大侠,你认为怎样?”

  “唉,不是我灭自家人的志气,金遗龙初次出道江湖便哄动天下,岂是轻易能折辱的人……”

  “是呀,我常这样想,但掌门人却固持己见,不听东堂大哥的劝告。”

  金遗龙不愿再听下去,他仅用一句话,便能回答两人所有的疑谜:“总而言之,他是冒牌的还珠剑客。”

  他的心情比铅还重,因为明日叔父就将带领大批好手攻击太湖帮。

  铁公鸡之死,无疑是叔父干的。他回忆三花娘子满面挚情地说过的话:“冤家,铁公鸡不是姑娘掳走的呀!”现在他才相信了。

  他也明白叔父老早就计划陷害自己了,只是没有出面罢了。

  客栈里那多出的两个少年,以及铁公鸡的失踪,不都是他陷害自己的证据。

  “叔父也许早知道我的来历了?……”金遗龙垂下目光,心想凡此种种,我应该怎样处制他呢?这条横道就在他思忆中走尽了,他斜地一掠,已然接向另一条走廊。

  走廊两旁柱上,都挂着巨大的灯笼,劲风下,灯笼左晃右摆,但是灯光却明辉如故。

  他打开白纸一看,纸中条条线上,都有一处黑点,他明白这黑点子就是代表柱上子的了。

  立刻他在前面发现一个记号,那是一对交叉嵌于地上的长戈,而纸上只用X字代表。

  他沿着纸上指示,前行三步,然后退后两步,向旁横跨一步。

  他再度注意纸上的圆点,这次他仔细多了,隐约见旁侧横写着一行小字:“用力把X分开,直道就在眼前。”

  金遗龙点头一笑,按照纸上指示,用力分开长戈,只听辄辄两声怪响,挡在前面的大门便缓缓向旁转动,金遗龙不敢怠慢,一掠而过。

  不一会,又有了一阵辄辄怪响,那扇门就返回原地,金遗龙身后也多了一对长戈,它仍然是交叉竖着,可是,方向却完全相反了。

  这条名月直道,确是直达尽地,虽没横道的曲折,但长度却仍然不逊于横道。

  直道尽端壁上嵌镶着两个骷髅,金遗龙取纸一对,上面也正好有两个小黑点,这表示与事实完全相符,他便照纸上指示,一掌向左边骷髅击去。

  表面上看去,那骷髅质地坚硬,仿佛以牛角雕成,但手掌打在上面,却觉柔软如棉……

  就在这时,他立足的地方倏然往下一沉,金遗龙猝不及防,顿时随着那木板翻落底下。

  幸亏这陷井不深,只有两丈多,金遗龙一跤跌在硬石地上,几乎失声哎唷叫出声来。

  头上,那一块洞口不知何时,又被另一块木板堵上了,他暗地摇头一叹,赞道:“真个玄机奥妙,鬼斧神工。”

  四周,黑点俱无,黑黝一片,简直伸手不见五指。

  他练过夜明眼,并不灰心,合目静默一会,才缓缓张开,只见眼中一道精光电射而出,荒洞里蝙蝠的异血使他看清了五丈之内的一景一物。

  他想不到这里还有人,不禁怔忡了一下。

  白衣少年道:“朋友你摔痛了没有?”

  金遗龙忽然想起不久前那与少年健者打得剧烈的少林门人,不就是他?他炯炯目光注视白衣少年脸上,见他没有嘲笑之意,便道:“多谢关怀,我没跌伤。”

  心中却想:“他原来是个年轻人,年轻人有此功力,确非平常的事。”

  白衣少年叹道:“唉,这地方黝黑一片,叫我如何想法子脱身呢?”

  闻言,金遗龙心下很感得意,暗忖道:“夜明眼何等锐厉,你没有我的奇特遭遇,当然被困住了呀!”

  他道:“朋友,你来此地干嘛?”

  白衣少年道:“找人。”说着悠悠一叹,道:“这隐秘的地方虽经我苦苦探查出来,但却不慎跌落此穴。唉,这鬼地方伸手不见五指,纵有一身武功,也是无可奈何的了。”

  金遗龙道:“朋友是怎样摆脱那四位昆仑门人的?”

  白衣少年一怔,反问道:“刚才我与昆仑门人打斗的情景都被你看到了?”

  金遗龙道:“那时,我隐藏于屋背上,当然能把底下发生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

  白衣少年哦一声道:“那昆仑门人,武功个个不弱,若非我情急使诈,此刻也许还被他们困着呢!”

  说完这话,似又想起一事,问道:“朋友,你半夜三更,来此做什么?”

  金遗龙道:“找人。”

  “找人?”白衣少年大感意外,见他依照自己的话回答,不禁失笑,再问道:“朋友要找的是什么人?”

  金遗龙道:“女人。”

  “呀!”白衣少年叫了一声,金遗龙凝目打量,只见他一脸疑诧之色,不禁奇道:“这有什么稀奇!难道女人不能找?”

  白衣少年沉声道:“那女人叫什么名字,能否告诉在下?”

  金遗龙心想你这人真不知趣,硬要把事情问到底,心中顿感不悦,便随便编了人假名字,道:“她叫方英,方向的方,英雄的英。”

  白衣少年听了这话,脸色才平静下来,他不再说话,呆呆想着心事。

  金遗龙也不找人搭讪,兀自取出白纸,仔细瞧着纸上图案。

  忽地,在一个方格子旁边,发现了两行小字:“左旋,右转,仍是碰壁。”

  另一行写着:“若不慎落穴,那便是寻到正途了。”

  金遗龙心怀大开,暗道:“嘿,想不到尚是正途。”

  他明白了,那方格子代表陷井,黑线代表指针,心想你怎不早讲,害得我虚惊一场。

  他抬眼向前打量,果见一处墙壁重叠,横竖直翘,分出许多小路,他挺身站起,找了一条路便走,但是行不多久,就碰到了壁。

  他退了回来,经过白衣少年,却听他道:“朋友,那面有路吗?”

  金遗龙道:“有。”

  白衣少年剑眉一扬,奇道:“我刚才摸索了一下,却四处碰壁。”

  金遗龙闻言,自觉好笑,道:“我也碰到了壁。”

  白衣少年道:“这地方通路虽多,并没有一条是出路,往往走了几步就是障碍,我看你还是别多费力气吧。”他愤然又道:“我想等他们来巡逻的时候,用武力破洞……”

  金遗龙沉默不言,倚在石壁上,仔细瞧着那张白纸,他的眼睛不放过任何一条线痕,一处暗记。

  终于,他在方格子里,那一圈乱线里,找到了点头绪。

  乱线代表暗路,方格中的乱线不正就是那乱墙里的道路?这小小几堵墙壁竟像迷阵一般费人猜疑,金遗龙用手捏住线头,他想:“只要按这条路去走,大概就能行通……”

  那线头在乱墙中,金遗龙疾步行过,就在乱墙前立住,口中喃喃数着:“一,二……三……四……五……六……”

  在第六道壁前,他突然叫道:“是了,就在这里了!”

  白衣少年挺身站起,兴奋地问道:“朋友,你发现了什么?”

  金遗龙道:“别说话,跟我走便了。”

  他伸手牵着白衣少年往壁中间直走,白衣少年像瞎子一样,随着他曲曲折折乱走,眼前仍是一片黑黝,茫然不知方向。

  金遗龙练有夜明眼,得了不少方便,至少在白衣少年头不断碰到凸出来的石头时,他却安然闪过。

  白衣少年心中暗暗叫苦,也有点怀疑对方是否在作弄自己,否则这条路哪有这等长法。

  他口中喃喃道:“朋友,到了没有?”

  金遗龙突然止步不前,原来已走到尽头。

  他抬起发光的眸子四下搜索,白衣少年突然惊想道:“这人内功深不可测,分明有五六十年功候,怎地尚带着一副童嗓子?”

  “他是谁呢?”白衣少年呆呆望着他那一对神光湛湛的眸子,心想:“如果他是年轻人,而且找寻的人是她,那该多可怕……”

  暗中,心灵大震,不知是惊是忧。

  金遗龙目光扫过壁上一块微凹入的陷地,心想此外四周,只有这地方有点不同,好歹也得试一下!他举起手掌,呼地击向那凹处的地方——

  ——只听砰的一声,敢情他用力过
 

 
分享到:
聪明的农夫女儿5
历史上背着皇帝与情人偷情的4名皇后
康有为和他的小妾们
揭秘慈禧如厕用的手纸用什么制成的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1
李香君为包养自己的男人还债
十二个跳舞的公主
王亶望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