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龙剑女 >> 第四十一章 鬼影子刚悟出这少年使巧来

第四十一章 鬼影子刚悟出这少年使巧来

时间:2014/3/14 13:43:55  点击:2040 次
  鬼影子刚悟出这少年使巧来,没料到他还有此绝招,身子被他的左掌一吸之力牵动,右掌已到,力道竟然大得出奇!

  鬼影子亦以身法快捷出名,不然,怎会叫鬼影子,倏然一倒,只见他身形一闪,已就地滚开。

  玉麟那还饶他,跟着就是连劈三掌,这就叫一步错,全盘错,鬼影子饶是身法快,也险些被他扫中。

  早听林中叱呵之声,此起彼落,吼声呼呼,更夹杂着天崩地裂般的声声巨响,显然林里几人在恶斗中,那近身的树木,已被连根拔起,声势十分骇然。

  原来外面那情魔被万里飘风戏耍得不亦乐乎,鬼影子被玉麟的两种功夫配合运用,声势骇然。林中庙前,了尘这老道也把泗岛神君罩在掌风之下,只是这老道下不了毒手,若然他像邱丐道般嫉恶如仇,使出混元气功的无比威力,泗岛神君确难与之相抗。

  但这一面,葛琳可就渐渐不济了,黄杉羽士过了十招,尚未将葛琳败在掌下,老怪物狂嗥连连,扬掌、挫腕、吐劲,都加了一倍威力,偏是鄱阳渔隐自了尘接下他来,此刻只有喘气的工夫,铁桨支地,只怕要挥动也是万难。

  双凤以前尚能乘虚蹈隙,迫那黄衫羽士分神不少,此刻,那泗岛神君的四个僮儿,已然自庙内抢了出来,当黄衫羽士霍霍两一掌,将双凤摔了两个跟头之际,已一扑上前,将两人团团围困,就此斗在一处。

  虽然凭武功,双凤哪一个也不在四僮儿之下,但一者双凤被绑了一日夜,此刻手脚仍不十分灵便,二者两人皆无宝剑在手,四僮中,倒有三般兵刃,那书僮虽然空着双手,但数他武功最好。

  四个僮儿抢到,立即站了四象方位,此攻彼退,此守彼攻,倏忽合而为一,乍分绕身游走,已然将四象阵展开。

  凤儿在野马岭下,见过四幢儿的这四象阵,实在厉害,忙向金凤急呼逭:“小心,姊姊,快和我背靠背,先守别攻!”

  金凤闻言,果然与凤儿背靠背而立,暂守不攻!

  这一来,饶那四憧儿转得快,攻得急,双凤仍能应付自如,尤其是凤儿这面,因枯竹老人在内家功劲上,较鄱阳渔隐高得多了,凤儿也得天独厚,拳脚上的功夫,在金凤之上,四僮儿转到她这一面来,四象阵莫不立被阻滞,但金凤却渐渐感到吃力了。

  这面身后,鄱阳渔隐已然缓过一口气来,一见爱女不敌,这老头一抛苍髯,抡桨一声虎吼,霍地向四瞳儿卷到。

  若论这四个瞳儿,没一个是双凤的敌手,全凭那四象阵变幻奇诡,倏忽轮攻,无异合四人之力为一,故而才能将双凤困住,鄱阳渔隐抡桨卷到,桨未到劲风已到,那剑僮首当其冲,他可是早已瞧见这老儿厉害,心下着慌。

  若然心中不乱,这剑僮步伐也不乱,鄱阳渔隐铁桨卷到之时,必然已变了方位,哪知心慌,步下一乱,竟然推剑一挡,这何异螳臂挡车,早听那剑僮一声“嗨!”一道寒光疾射而出,原来是他手中宝剑,被鄱阳渔隐的铁桨,磕出了数丈远了,那剑僮的虎口也被震裂,立时鲜血染红了一条右臂。

  这一来不打紧,四象阵立失效用,这面在凤儿矫叱声中,两只纤掌倏地一圈,左掌斜劈那棋僮手中的棋盘,正是四两拨千斤,恰到好处,不但卸去那棋盘的力道,而且带得她一个踉跄。

  说时迟,凤儿一掌圈臂之时,忽地变掌为指,骈柔荑猛点书僮的井田穴。

  凤儿分臂连攻二僮,皆因那剑僮失着,他一乱,另外三僮也跟着大乱,故尔凤儿有机可乘。

  哪知凤儿眼看即可立伤两人,她却不即刻进招,反而脚尖倒掠而出,她这一掠,竟有四五丈远,说时迟,其实那时不过和鄱阳渔隐磕飞剑僮之剑,是同一时刻,凤儿精灵得很,这疾射一掠,竟是追踪那磕飞的宝剑。

  剑方落下,凤儿已在落地之前,将剑抄在手中,这一把宝剑大概与凤儿也是有缘,已然得而复失者再又三度落入她的手中。

  凤儿宝剑在手,何异猛虎添翼,那知适才立身之处,情势已大变了。

  原来鄱阳渔隐磕飞剑僮之剑,抛桨,右手疾吐,一掌将那剑僮劈出两丈外去了,以鄱阳渔隐的功劲,僮儿哪还有命在!

  金凤这面,四僮儿已去其三,剩下一个棋僮,如何是她的敌手,这一日夜来,一肚子的气正无处可出,那僮儿手中抢着一把铁琴,虽然连番猛攻,但被金凤施展空手入白刃的功夫,瞬间,倏地欺身进去,一点那琴僮的期门穴!

  只听一声琴弦裂响,那铁琴已然出手,抛落在一丈之外,琴僮立觉半身麻木。

  金凤哪还饶他,莲勾起处,一脚步上他的关元穴,那琴僮连哼也没哼一声,跌出数尺之外,一命呜呼。

  这也就是凤儿抄着那柄磕飞的宝剑,扭头来的这个工夫,只见鄱阳渔隐亦不饶人,右掌劈了剑僮,趁铁桨一抛之势,猛捣被凤儿迫退的那书僮的前心!

  那书僮眼见自己四人中,两人已然毙命,正骇得心胆俱裂,鄱阳渔隐桨到,要闪身,已然无及,迫得举手一格,一声惨呼,鄱阳渔隐是何等臂力,一桨已将那书僮的一条右臂,生生劈断,飞出去了老远,人也倒地,昏了过去。

  恰赶上金凤正转身过来,向那琴僮扑去之际,立被溅一身血,倒使她怔了一怔。

  这面的凤儿抢剑却已赶到,棋僮正要逃时,凤儿剑起处,人头已落地。

  这不过是一瞬间工夫,四僮一齐了帐,那面了尘在斗泗岛神君,却也看得明白,口中直念:“无量佛,善哉!善哉!”

  老道心地慈祥,平生大概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人死,而且死得这么惨。

  泗岛神君却红了眼,眼看座下四个僮儿均已惨死,这魔头如何不怒,但了尘的双掌绵绵不绝,饶他使尽了绝招,仍然脱不出了尘的掌风,但了尘仍然未使出杀手,一味和他缠斗,这魔头空自暴怒,亦是无可奈何。

  但这一阵工夫,葛琳与黄衫羽士间的恶斗,已见了分晓,想那葛琳能有多大的功力,短时间十招八招也许还堪堪能够应付,时间一长,可就露出了败象。

  这面凤儿,鄱阳渔隐收拾了四僮儿,亦已看出她的不敌来,剑桨齐举,分左右上前夹攻!金凤一时间没趁手的兵刃,凭一驭纤纤玉掌,自忖也上不了手,故尔在旁,暂作壁上观。

  却听林外,那玉麟力敌鬼影子侯扬,只闻呼呼掌声不绝,万里飘风与情魔,论掌力,万里飘风虽然不敌,但溜滑刁钻却是有余,最令情魔怒不可遏的,是他的口齿损人,万里飘风抽冷子掏一把,摸一把,捏一把,口里还在直嚷嚷:“魔崽子,你这细皮白肉,比大姑娘小媳妇的还嫩,我越摸越想,保管今晚连觉也睡不着了。”

  情魔恶啸连天,怒极,其声更锐,尖细得令人心中生寒,两掌交相劈出,更是虎虎风生,一时间,万里飘风已难欺进身去,只是绕身游走。

  玉麟和鬼影子侯扬亦是难分难解,林里林外,只听掌风劈得枝摇叶落,沙飞石走,真个石破天惊,地暗天愁。

  那万里飘风一面在与情魔缠斗,一面却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忽然心中想道:“不好,此刻我们拼了全力,才斗得个平手,这般下去,如何是个了局,而且斗了这半天,尚未见那千面人谷灵子现身,这老怪物的雷音掌太以厉害,当年在苗疆洪盘峒中,曾亲见他一掌劈伤了昆仑老人,这老魔头实在不敢轻视。

  他这里刚在担心,蓦地远远传来了两声厉啸,倏忽间,扑来了两条人影!

  万里飘风打了个冷颤,心说:

  刚想到这魔头,这魔头就到了。脚下慢得一慢,情魔霍地一掌横推,万里飘风赶紧双脚一蹬,从斜纵出,哪知身子尚未站定,只觉一股劲风已然扫到!

  原来是适才扑到的那两条黑影,一人已霍地向他一掌推出!劲道大得出奇。

  万里飘风喊声不好,饶他溜滑,也躲避不及,眼看他两眼直翻,掌力未到,掌风已令他窒息。

  这面玉麟睹状,心中骇然,猛可里右掌向他推出,将万里飘风身前掌风阻得一阻,左掌一吸一引,霍地再翻右掌,斜斜地向身后跟踵抢来的鬼影子攻去,只听一声大震,那鬼影子立被他这借力使力,扫得跄踉后退,直退出丈余外去了。

  这里的万里飘风和玉麟也才看清,来的正是那千面人谷灵子,身后两丈以外,尚站定一人,身形高有九尺,月色朦胧之下,看不清面貌,但却已看出那人长发披肩,在月光之下面着乌金色的光彩。

  说时迟,千面人谷灵子一到,眼看一掌即可立毙万里飘风于掌下,不料玉麟救援得快,而且被他这借力使力,倒反而把自己的老搭挡伤了,心中又是痛恨,又是骇然。

  皆因这千面人谷灵子在那孤岛之上,曾见玉麟曾力敌自己这面的五人,发掌威力奇大而且怪异,当时也是一怔。

  这刹那间一静,只听林中那黄衫羽士干裂裂的怒啸之声,连连传来,想是这老怪物力敌葛琳凤儿,又加上一个鄱阳渔隐之故,恶斗至今,未曾占得半点便宜,是以怒火高有千丈。

  这面玉麟眼看强敌陡增,他现下最关心的,可是葛琳,皆因葛琳并非是黄衫羽士敌手,前在那孤岛之时,已然两番受伤,故尔急向万里飘风道:“老英雄请入林相助,此间有我来应敌。”

  万里飘风虽然凭掌上功夫,非眼前这几个魔头敌手,但心说:“这小娃娃有多大道行,以一敌三,你这是不要命了!”

  万里飘风不知,玉麟已从葛琳学得乖巧,敌势愈强,他能发挥的威力也愈大,是以并不移步。

  说时迟,千面人骇然受挫!鬼影子侯扬虽然被他借力震退,但三魔岂会甘休,立刻分三面向他攻击,倒把万里飘风丢到一边。

  玉麟已然戒备,早占住有利地势,适才接过一掌,已然知千面人谷灵子了得,是以早挪近他这一边来,那情魔与鬼影子同时出手,玉麟立即挫腰斜身,右掌一吸一引,霍地右掌迎着千面人谷灵子推出。

  饶那千面人谷灵子掌力非同小可,到底及不上情魔与鬼影侯扬的功力相加,何况玉麟自身亦是不弱,合三人之力而迎敌,千面人如何招架得住,刚和玉麟的手掌一接触,立被震出去了老远。

  这还有个缘故,若然千面人是施的雷音掌,使出看家本领,也还能勉强抵敌,却固适才三人是丁字形环攻,只怕伤了自己人,故而是以普通掌力相敌。

  千面人一被震退,情魔与鬼影子侯扬的力道陡被卸去,身形也立被牵动,脚下也不由一个跄踉。

  玉麟一掌收功,立刻已转变了方位。

  那知这一来,愣住了身后的万里飘风,早将前面遥立的那怪人激怒。

  只听那人一声怪叫,叫得玉麟心中一震,也跟着一惊。这人的气功太以了得,凭他远远地的一声怪啸,令人心神俱震,岂可轻视。

  倏地见那人已扑的前来,大吼道,“都给我站过一边。”

  人来得近了,先还只见出他淡金色的长发披拂,此刻已可看清,简直丑恶已极,两只眼中,亦似射出两道金光一般。

  这里的三个魔头,同何等人物,在武林中可说都是一等一的,那知被他一喝,竟然听话,一齐往后退去,玉麟也不自主的被他这一喝,往后退了一步,似也被这人的声威镇住了。

  皆因这三个魔头都恁地了得,但在他这大吼之下,竟如此听话,仅此,已可见这人的武功,必在三人之上。

  玉麟忙作戒备,他倒非是怯敌,而是若然被几个魔头环攻,他尚可取巧借力,若凭自身功力,实非任何一人的敌手,自然也万难与这人对敌,故尔即忙小心戒备。

  那万里飘风亦早看出不对来,这老儿见多识广,忽地喝声:“快退!这是八臂神魔!”

  玉麟闻声大惊,他未见过,可听说过这八臂神魔,乃是虎面尊者之师,去秋在江州之时,闻东方杰言及,对这八臂神魔,生怕招惹上了,没想现今竟仍然前来。

  玉麟虽然心惊,但初生之犊不怕虎,心下却有些不服气,那会就此退后。

  说时迟,那八臂神魔倏地伸出一条长臂来,竟大模大样的向他抓来,来势甚缓,倒像是老鹰抓小鸣一般,只是他满头的金丝长发,竟无风自拂。

  不知这是八臂神魔特异功夫,来势看似缓慢,但只要对方稍微一动,会陡然快如电光,在此方圆之内,休想逃得脱他的毒手。

  若然被他抓住,不但立刻骨断筋折,而且他那爪煨有奇毒,纵然当时挣脱,逃得性命也必在一时三刻之内,毒发身死。

  最为厉害的,还是八臂神魔一身皮肉,看来瘦精条条,却坚逾钢铁,不但刀枪难入,而且当场这些人,就是以十成的掌力,也伤他不得。

  玉麟哪知厉害,还当他是瞧出自己年纪,故未将自己看在眼里,但仍两眼觑定来势,心说:“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能耐。”

  说时迟,那八臂神魔一出手,即使出绝招,不但非是把他看轻了,而是恰恰相反,错把玉麟当作劲敌。

  皆因适才他遥立之时,见这个后生竟然能力敌三人,两个天山老怪,加上一个情魔,竟然不是敌手,故尔才出手即是绝着,也是玉麟该当有此一难。

  八臂神魔见玉麟竟然不避不让,早更激怒,怪声大吼,长臂倏地暴伸,快如电光火石,怪爪未到,玉麟已觉出腥气扑鼻,哪敢怠慢,知他爪上有毒,招架不得,霍地往后便倒,他奉想趁倒势脚跟着地,往后射出。

  哪知八臂神魔怪爪一沉,实是快得出奇,已罩将下来!玉麟心中骇然,迫得一甩腰,那知因此后退之势稍减,八臂神魔的怪爪如影随形,玉麟甩得快,他抓得更快,怪爪尖已扫中了他小腿肚。

  玉麟觉得腿上一麻,但知此发之间,性命交关,仍然挫身暴退,不料身在空中,尚未落地,已觉神智一昏,同时耳边厢,听得暴喝连声,但他声才入耳,已失去知觉。

  虽然如此,靠他这一猛劲,仍然被他暴退出两丈之外。他尚不知,若然不是这连声暴喝,他早已命丧在八臂神魔的毒爪之下了。

  原来万里飘风出声对他阻止,玉麟竟然不退,那时八臂神魔已然出手,万里飘风一急,虽知自己上去,何异以卵击石,但此刻也不容他多想,救玉麟要紧,罗圈腿一晃,双掌倏地劈出!

  他这一劈出,可是连人都跟过去了,万里飘风这双掌上的功夫,虽是差劲,但若拚起命来,也非小可,而且又是横推八匹马的功夫,觑定八臂神魔的双臂肘间推出。

  那八臂神魔虽然不把万里飘风看在眼里,但他这一手,四两可以撼得千斤被他这横里猛撞,准头立失,玉麟方始侥幸逃得性命,而仅伤了皮肉,只是那剧毒太已厉害,立即毒发昏厥。

  万里飘风这一撞之时,是连推带嚷,但玉麟听听到的连声暴叱,却是同时快似飘风般,赶来两人,两声暴喝方才入耳,八臂神魔的身侧身右,已然卷到了两股劲风。

  万里飘风闻声先是一喜,心说:“你一来,可就好办了,我这条命也拣回来啦!”赶紧飘身后退!

  早见人影连晃,劲风卷若倒海排山,夹杂着八臂神魔怪啸连天。

  万里飘风疾退,落地看时,只见石瑶卿柳眉倒竖,葛琳花容变色,两位当今女杰,纤纤玉掌,运起万钧雷霆,两面向八臂神魔攻到。

  一个施展一世无双的太乙神功,一个的无相神功能夺天地造化,八臂神魔识得厉害,一声怪啸,扭转巨大无比的身躯,呼呼地推出两掌!

  石瑶卿与葛琳却已在这瞬间,换了个方位,再次攻出。

  眨眨眼,双方已换了三掌。

  书中交待,石瑶卿自在舟抵江夏的前一站,别过大家而去之后,其实她并未远走,一直跟在几人左近,却因到了江夏之时,未料到会变生变故,待发觉之后,才匆匆赶来,皆因她到时还在千面人谷灵子迎来八臂神魔之前,一看林外,徒儿玉麟和万里飘风,力敌鬼影子侯扬与情魔,尚无败象,故即入林。林中,了尘这老道仍与泗岛神君游斗不休,迄未施出杀手,既然游刃有余,也就不去注意,另一面,葛琳、鄱阳渔隐、凤儿三人,合攻黄衫羽士,却仍见吃力,当即现身,施展现下已然登峰造极的太乙神功,力挫这个老魔。

  黄衫羽士最是狡猾,否则当夺得那达摩宝经之余,也逃不出天下群雄的围攻了,一见陡然来的这个女子,出手威力奇大,不在自己之下,就知今晚已难讨好,趁早脱身而逃!

  石瑶卿与黄衫羽士对敌的这个功夫,也就是八臂神魔突然喝退林外三魔,刹那间一静的那个功夫,只因玉麟那时全神贯注在八臂神魔身上,故尔未听出师父的声音来,只觉得林中相斗,甚是凌厉而已。

  葛琳一见黄衫羽士逃走,她是恨透了这老怪,而且奉师令,要取回达摩宝经,如何肯休,当时就要追赶,石瑶卿却已听出林外有警,适才见她出手,已知她是忍大师之徒,忙止道:“姑娘不用追赶,这老魔自去送死,快随我出林,姑娘还得助我扫荡群魔!”

  葛琳虽然不识瑶卿,但见她年龄不大,可是一出手,黄衫羽士即已败逃,而且她说的话,无形中有一种威仪,不由她不听从,就在鄱阳渔隐拖铁桨,在旁喘息的当儿,双双赶出林时,但已晚了一步。

  葛琳早见玉麟落地,即未再动弹,心中有如刀割,瑶卿见爱徒受伤,亦是动了无名火,各施展神功,力敌八臂神魔,但一时间仍奈何他不得!

  旁边的万里飘风松了一口气,只要把这魔头敌住了,自己这面后援一到,今晚也许可操胜券,当即向玉麟倒地之处奔去,一面监视着那面的三个魔头。

  只见千面人谷灵子和鬼影子侯扬已聚在一起,情魔现出不安之状,原来三魔头听得林中声息骤减,又未见黄衫羽士现身,却睹瑶卿与葛琳系自林中奔来,已知有异,不过情魔尚恃师祖黄衫羽士和师叔泗岛神君的武功非凡,心中虽觉有异,尚无恐惧,是以未曾入林一探,而瑶卿这一突然现身前来,三魔当年均曾吃过她的苦头,对她是又怕、又恨,不得亲见八臂神魔替他们报当年之仇,故尔又舍不得离开。

  万里飘风趁这功夫,奔到玉麟身边一看,只看他牙关咬紧,双眼紧闭,面如淡金,就知他中的毒不轻。

  万里飘风身边并无解毒之药,而且知八臂神魔两爪之上,剧毒无比,普通药物,只怕也无法解救。

  好在他也是成了名的人物,又见多识广,赶紧将玉麟的穴道闭住,不似毒血攻心,亏他这着,才能保全了玉麟的一条性命。

  他这里刚立起身来,忽见林中一声虎喝,鄱阳渔隐已自林中奔了出来。身后是双凤,两人手都握着利剑。

  鄱阳渔隐一出,抢铁桨就扑向情魔,双凤也象红了眼,竟分向两个天山老怪,只见那老道了尘也现身出来,却呵了一声:“无量佛,各位回头是岸,何不放下屠刀!”

  天山二怪倏地一分,千面人先下手为强,霍地面向了尘,双掌霍地一提。

  鬼影子侯扬也已迎着双凤,身形飘忽,以双掌迎击双剑。

  万里飘风在这面大嚷道:“师兄小心,老怪要使雷音掌!”

  一句未了,只听震天价一声大震,顿时沙飞石走,两丈外林边的几棵碗口大的树木,已齐根折断,随传来千面人谷灵子的一声狂笑。

  哪知他这笑声只笑了一半,即嘎然而止,原来千面人身前,了尘老道已失踪影。

  却听一人哈哈笑道:“老道哥哥,千万别放走这老怪,也只有你才能制得住他,当年令师邱老前辈,也曾给他吃过苦头。”

  大家闻声,已听出是穷酸欧阳彬也赶到了。

 
 

 
分享到:
影响历史的中国古代十大酒局揭秘
17世纪欧洲妇女流行暴乳1
故宫秘史:花季宫女为何要勒死嘉靖帝
10 行佣供母      江革, 东汉时齐国临淄人,少年丧父,侍奉母亲极为孝顺。战乱中,江革背着母亲逃难,几次遇到匪盗,贼人欲杀死他,江革哭告:老母年迈,无人奉养,贼人见他孝顺,不忍杀他。后来,他迁居江苏下邳,做雇工供养母亲,自己贫穷赤脚,而母亲所需甚丰。明帝时被推举为孝廉,章帝时被推举为贤良方正,任五官中郎将。
李世民背后最重要的一个女人
白雪公主
小马过河5
童年生活最悲惨的皇帝 汉宣帝为何在监狱里长大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