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龙剑女 >> 第十一章 九尾金蝎似亦已暴怒

第十一章 九尾金蝎似亦已暴怒

时间:2014/3/14 10:21:07  点击:2654 次
  九尾金蝎似亦已暴怒,这次可不敢轻敌了,但他也是北五省成了名的绿林人物,一身暗器不说,武功也是不弱,和铁背苍龙对上手,不大功夫,已是二十来招。九尾金蝎尽是小、巧、绵、软功夫,在串铃连珠响亮之下,乘虚蹈隙,铁背苍龙臂赛金刚,奋腾抢扑,劲猛力沉,两人一时竟分不出胜负。

  旁边早恼了韩仙子,但一则不便以两敌一,又因敌方有厉害人物尚未出场,故不能上前。霹雳火吕方,在这种场合,自然插不上手去,韩仙子一想:若这般打法,何时可以了结。

  别看她已快七十岁了,又是十年隐修,但火性却未减当年,一声喝道:“老儿退下,让我来打发他!”

  铁背苍龙听得韩仙子招呼,他不退下来也是不行,两条铁臂霍地野马分鬃,直捣九尾金蝎胸膛。

  趁九尾金蝎往斜里一飘身之际,忙收招后退,他是想跳出圈子,那知就在他刚撤身之际,九尾金蝎已阴恻侧地冷笑道:“老儿,你还往哪里走!”

  铁背苍龙是纵身后跃,并未旋身,刚刚跃起,蓦见三点寒星已迎面射到。

  铁背苍龙身在空中,一见暗器射到,忙挫腰猛向下沉,同时一仲身,将三只暗器躲过。

  哪知九尾金蝎是暗器能手,这三只暗器发出,正要他往下落,铁背苍龙身子尚未着地,两缕金光已向两肋袭到,铁背苍龙又是在仰面躲避那三只暗器之时,即使发现了,也再无法躲过。眼看就要伤在那两只金针之下,霍地空中一声娇斥,同时三点寒星已激射而下,就在那两缕金光距铁背苍龙两肋不到两尺之时,两声轻脆声响过处,那楼金光已被飞来的暗器打落,余外的一点寒星,已向九尾金蝎飞去,同时场中已落下两人。

  来的正是凤儿和玉麟。枯竹老人的竹叶镖,是武林一绝,其他的镖见愣见方,他这竹叶镖虽是镖形,却名如其实的,和竹叶一样,形状厚薄一般无二,打法更有五六种。

  若是一叠齐发,可以漫天飞蝗,而且固手劲不同,上下有异,能在空中转着弯儿伤入,端的厉害不过。凤儿已得真传,又是早知九尾金蝎以暗器驰名,因此早注了意。韩仙子出声招呼,铁背苍龙一退,凤儿瞧见九尾金蝎已将暗器取出,那敢怠慢,一声“不好”方才出口,顾不得招呼玉麟,已疾射而下,一个起落,从人头上飞身而过,正赶上铁背苍龙方躲过第一次暗器,下落遇险之时,这时凤儿的竹叶镖已取在手中,一发三只,两只将那两缕金光打落,一只径奔九尾金蝎,同时身已落下。

  那玉麟见凤儿已跃下当场,也赓继随后赶来,故前后脚落地。这时那九尾金蝎,果然不愧暗器能手,手中串铃一撩,已将凤儿那只竹叶镖打落。韩仙子这一见他用暗器伤人,更是暴怒,牙头拐起处,风雷并发,霍地向九尾金蝎卷去。

  九尾金蝎仅此一端,已知这老婆子的武功,那敢怠慢,而且凭空又添了两个强敌,只看适才击落自己的暗器的那手功夫,亦可见是个武中能手。自己仗恃的是暗器,对方既然也来了暗器高手,哪还敢再耗下去,而是自己凭武功,本来就不如人。

  九尾金蝎想至此,未待韩仙子牙头拐卷到,霍地耸身一跃,腾起三丈高下,身在空中,两臂倏地一抖,只见数十缕寒光,漫天花雨似的,分向各人射到。

  同时已暴退回去,脱出韩仙子拐势。

  这里的玉麟和凤儿,一下地来,已将长剑拔出,见九尾金蝎暗器出手,不约而同一声喝叱!两柄长剑舞起一片火海,玉麟在左,凤儿在右,抢到铁背苍龙和霹雳火吕方身前,那数十点寒星光亦已射到,一阵轻脆的连珠响声过处,暗器全被碰飞。

  韩仙子一击不中,九尾金蝎的暗器反而到了,凭韩仙子的武功,哪会将他看在眼里,牙头拐一顿,未容暗器近身,已向前扑去,他是看准了,九尾金蝎必向后跃,果然不出所料,九尾金蝎恰已翻身落下,等到他发现韩仙子已扑到身下时,离头顶不过只有一丈高下了。

  好个九尾金蝎,端的贼滑,确有独特轻功,只见他倏地在空中拳脚一伸,顿时头下脚上,向上倒拔了数尺,一声“打!”随他绷簧响亮,一篷针雨,已自他那背上的药箱中射出,向韩仙子当头罩下。

  饶你韩仙子武功了得,因万料不到九尾金蝎还有这么一手,距离又近,要躲,哪还能够,凤儿亦是束手无策,铁背苍龙和霹雳火吕方,早惊得手足无措,眼看韩仙子就要伤在九尾金蝎那莲针雨之下。

  陡见玉麟一矮身,腾身猛扑,长剑向那蓬针雨中一穿,说也奇怪,竟如磁吸铁,那蓬针雨竟会齐向剑尖飞去,一刹时,全部沾附在剑尖之上,随见玉麟剑身一震。那细如牛毛,不下百十个钢针,已被抖落地上。

  原来玉麟早听云里金刚说过,九尾金蝎一身全是歹毒暗器,故多少武功比他高强的人,都为他的暗器所败,故和凤儿飞落当场后,即留了意。一见韩仙子遇险,那蓬针雨把一丈五尺方圆都罩在其中,韩仙子砸不尽、跺不掉,他本已在提神聚气,忙将太乙神功力贯注剑身,腾身猛扑。

  石瑶卿的太乙神功,别说针雨了,就是兵器也能将它粘滑开去,玉麟虽然功力尚浅,但钢针甚轻,故向那针雨中一穿,钢针即已齐向剑尖飞去。

  玉麟解了韩仙子之危,也是恨九尾金蝎过于歹毒,更不怠慢,九尾金蝎刚落下地,玉麟已向他扑去,长剑分心直刺。

  九尾金蝎见玉麟破去了他的飞针,竟不知他是用的什么武功,而且猛扑而来,疾逾飘风,早骇得魂飞天外。

  玉麟是恨透了他,长剑看是分心直刺,其实含有变化莫测的招术。

  九尾金蝎见玉麟适才露的那一手,不要说不曾见过,而且连听也不曾听过,那还敢迎敌,脚一点地,已再又向后暴退,同时连声呼哨。

  玉麟听得呼哨之声,不由一怔,手中剑略慢,九尾金蝎已逃出手去。

  同时场中百十只灯球火把,已顿时熄灭,玉麟不知九尾金蝎在闹什么鬼,因入岛之时,即存有戒心,后来几乎入不得长离岛,这时虽恨透了九尾金蝎,却不敢大意了。而且身后四人中,韩仙子和凤儿,都可不虑,铁背苍龙和霹雳火吕方,却令人担心,场中火把顿时熄灭,一时间伸手不见五指,因此,不但停步不再追击,而且往后退,想和四人聚在一起。

  哪知他刚往后退,突见迎面飞来一条白线,似是一个大如鸡卵的白球,玉麟已知又是九尾金蝎的暗器袭到,正要翻腕,横剑上撩,突闻身后一声矫喝道:“玉哥哥,快退,撩不得!”

  这时玉麟的剑,已和那白球不过毫厘之差,闻声陡然醒悟,知那白球定有玄虚,说不定内藏有毒烟。

  赶紧撤剑斜身,白球也就擦耳而过,向身,后飞去。

  那凤儿一声:“快抢上风头!”

  语声未落,白球已“波”地一声,在玉麟身后丈余远炸开。

  玉麟顾不得他人,这夜是东南风,即忙往东南方纵身,同时闭着呼吸。

  他这里刚落地,身侧风声飒然,昏黑中,早见两条黑影如飞而来。

  这时虽然昏黑,但玉麟神目如电,已看清来的是凤儿和韩仙子,两人刚来到身侧,铁背苍龙亦已抢扑而来,同时听得“噗通”一声。

  铁背苍龙一声“不好”方出口,就要扭身退回,凤儿早抓着他的一条铁臂,阻止他回身。

  玉麟就知道是霹雳火吕方中了毒烟倒地,但这时怎敢去相救,去也必遭同样命运,也忙道:“老英雄休得焦急,一时半刻不防,且待毒烟散尽再说。”

  铁背苍龙见爱徒倒地,那能不急,但也知去救爱徒,自己也必受毒,枉自暴怒,也是无法。

  几人四面背靠背一站,这时星月之光,又复渐明,几人因场上照耀如同白昼的火把突然熄灭,故一时眼前也一暗,此时已渐渐看清当场,适才四周的人墙,就在火把一熄那个工夫,已去得无影无踪,两丈外,那霹雳火吕方,横倒在地。

  大家顾不得九尾金蝎是否还有诡计,先救人要紧,见岛上夜风犹劲,估量着毒烟已被吹散。

  铁背苍龙首先已向霹雳火吕方倒地之处赶去。

  玉麟、凤儿和韩仙子三人,也跟随前去,试着呼吸,见空气中并无异味,这才放心大胆,去至霹雳火吕方身边,见他牙关紧咬,早已人事不醒。

  铁背苍龙爱徒心切,见霹雳火吕方中了毒烟,心中又怒又急,但又不知如何是好。

  韩仙子越众上前,扳开吕方眼瞪一看,他虽不懂毒气,但老人经验多,就说:“一时半日,绝不要紧,老儿休得焦急。”

  凤儿道:“既然如此,玉哥哥,我们去将那九尾金蝎擒来,自然就有了解药。”

  铁背苍龙知也只能如此,就道:“那么,我就守在此地,有劳两位。”

  韩仙子道:“你一人守候在此,若遭袭击,如何应付得来,那九尾金蝎退身,虽是因为不敌,岂会就此甘心,而且岛中尚有厉害的人物,我看,不如我也留下来。”

  铁背苍龙忙道:“欧阳先生虽要我们故意现身诱敌,好去探云里金刚两祖孙下落,但至今未见其前来,只看我们进岛之时,已是不易,此间是他们巢穴之地,岂会不更陷井重重,欧阳先生又人单势孤,还请韩堡主也即刻前往为是,一者可接应欧阳先生,也好早将云里金刚两祖孙,救出险地。”

  韩仙子一想也是,而且现在已成了敌暗我明,岛中人见我们倒有多半往里闯进去了,注意力必也会集中在走的人身上,有铁背苍龙在此守候,也许倒更可无虑了。

  那凤儿已等得不耐,催促大家快走。

  玉麟在他们谈话之时,早将场子四处看清楚了,见黑沉沉,不露半星灯火,越是如此,更可见岛中已有准备,处处隐伏杀机,哪还敢大意,忙道:“凤姑娘,你看四面均是房屋,何处是他中枢之地,我们尚不得而知,偌大一片房舍,若逐间搜索,岂不费时,我们不如这样,韩老前辈和我们两人,分三面搜索,何处有强敌现身阻挡,必是他们的中枢要地无疑。适才我们是从西北面进来的,既无阻挡,我们现在就舍了西北方面,韩老前辈向东南方。凤姑娘负责东北,我从西南,若未发现敌人,我们两人再向韩老前辈的东南方排搜过去。不知韩老前辈和凤姑娘意下如何?”

  韩仙子一听,别看人家年轻,几句话说来,只有令人佩服,凤儿
 

 
分享到:
红楼尤物秦可卿身后的未解之谜
《红楼中》鲍二老婆被泄欲而死的启示
幼儿园的故事
依卜和小克丽斯玎
两岸花1
霸王别姬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七幅
牡丹花仙5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