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笑问侠缘 >> 第四章  荡 舟

第四章  荡 舟

时间:2014/3/11 18:32:13  点击:2059 次
  张、林二人本欲为林天翔报仇,可又不知林天翔被何人所害,加之武功又不佳,张舒恒便先努力学好‘般若拳经’,并依林秋竹之意到江南玩一玩再说。

  这日二人来到洪湖边,林秋竹道:

  “大哥我去找船,你在这儿等到我啊!”然后便消失在张舒恒的视野里。

  良久,张舒恒见林秋竹还未回来,十分着急,只是呆呆地望着湖水出神。

  而林秋竹别过张舒恒,根本没去找什么船,他心中心事不定,忐忑不安,其实他那里是什么公子!分明是个长得如花似玉、美若天仙的女孩!正是当今武林四大剑王之一剑魔的爱女,也是人人皆知其大名的武林美女。

  林秋竹天真贪玩,这次又女扮男装溜了出来,可惜她扮得不像,处处都露端倪,只是张舒恒还一直蒙在鼓里。本来,她以为张舒恒早就知道她是女孩,故意让她为难,心中气愤,才不愿露出女儿装,可现在她终于明白,张舒恒真得什么也不明白。她见张舒恒对自己那么好,不忍再骗他,便换上女装,驾船归来。

  张舒恒抬起头,却见一个少女使船缓缓而来,不觉呆住了。那少女不过十六、七岁,身着湖水色衣裳,肤白胜雪,桃腮樱口,浓画双眉,脉脉含情的一双大眼睛,深情地注视着湖水,一头如云的长发,用一条银色的丝带轻轻挽住,垂过双肩,当真是明珠生晕,美玉莹光,宛如仙女下凡。

  张舒恒痴痴地望着她,忘却一切,那少女正是林秋竹。

  “大哥!”一声如同天边传来的甜美之声,才把张舒恒拉回过神。

  林秋竹驾着小船飘然而来,却见张舒恒着着自己,如同痴了一般,脸上微微泛起红晕,却更显得千娇百媚。

  “大哥……”林秋竹低声叫道,张舒恒却没听到,问:“姑娘可是仙女么?”

  林秋竹“噗哧”一笑道:

  “张大哥当真不认识我了?”张舒恒一听,这不是林秋竹吗?怎的个英俊少年变成了一个如花少女?

  “贤、肾弟,是你?!……”张舒恒吃惊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怎么也不能把眼前这个绝色佳人同自己的“贤弟”联系在一起。

  “正是!”林秋竹莞尔笑道,“我就是林秋竹啊!”

  张舒恒简直不敢相信道:

  “这不可能!林贤弟是男孩,而你是女孩!”

  林秋竹微微笑道:

  “其实我一直是女扮男装,只是你没看出来罢了……你若不信,为什么那么多人当我是女孩来取笑我?还有你师伯他早就看出来了!”

  张舒恒一想果真没错!不由连连摇摇头叹道:“我可真笨,竟没看出来!”

  “上船吧!”林秋竹含笑道,张舒恒这才上了小船。

  小船静静地荡行于湖面,张舒恒时不时地偷偷打量林秋竹,好一个沉鱼落雁之容,闭日羞花之貌的少女!真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国倾人”,他还从末遇到过如此美丽的女孩呢!

  看着林秋竹的花容月貌,都有些不能自己了。

  林秋竹是何等聪明,早以察觉,不由面红于耳,低下头道:

  “张大哥……别、别老那么看着我……我还是林秋竹呀!”

  张舒恒自觉失礼,连忙道歉,可谁知竟有些语无伦次,一个劲地“赞弟、不、不……”

  说不出来。

  “噗哧”一声,林秋竹又笑了,“张大哥,别再叫贤弟了,小心别人笑话,叫我秋竹就好了。”

  张舒恒不好意思地道:

  “秋竹,你冀得太好看了,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你这么好看的女孩子……咦?秋竹,你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呢?”

  林秋竹笑了笑道:

  “你想一想,我一个单身少女怎敢乱闯江湖?还是女扮男装方便些,你说不是吗!”

  张舒恒赞同地点点头道:

  “是呵!是呵!我早该知道你不是男孩……可是,你为什么又突然换上女装了呢?”

  林秋竹低下头红着脸道:

  “张大哥,你对我那么好,我怎能再骗你呢?况且我扮得太不像,更引人注目了。”

  张舒恒又赞同地点点头道:

  “没错,没错,你本来就一点儿也不像男孩,扮得当然不像。”

  林秋竹暗暗好笑,那你为何很早以前并未认出我是女孩?

  两个人荡舟于湖面,不一会儿便行至湖中心,这洪湖确实很美,柔和的阳光,把湖水染的斑驳陆离、平如镜面的湖面被双浆轻轻划过,荡起一圈圈涟漪,加上这个美若天仙般的少女荡舟,真如一副画儿一般。

  张舒恒小声道:“秋竹,你且歇歇,我来划吧!”

  林秋竹点点头递给张舒恒道:“小心啊!”

  张舒恒接过桨划起小船,林秋竹便站在船头,望着湖中秀美的景色,心中无比舒畅。

  小船行驶了很久,远远地二人便望见湖中有个小岛,岛上竹林一片。

  张舒恒道:“秋竹,我们去那岛上吧!”

  林秋竹回眸一笑,点点头,张舒恒便划了过去。谁知刚刚靠岸,几个不知从何处跳出来的人,朝张舒恒迎面就打来一掌!林秋竹吃了一惊,一把拉过张舒恒道:

  “大哥小心!”

  谁料张舒恒未站稳,险些连她也拉掉于湖中,二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所措。

  “小子!把船桨给我!”其中一个朝张舒恒喝道,说着便欲来夺张舒恒手中的船桨,林秋竹见他们不似什么好人,向张舒恒挤了个眼色,可张舒恒却不明白林秋竹要干什么。问道:

  “你说什么?”

  那人乘这空儿一把抓住张舒恒手中的船桨,张舒恒握地很紧,那人抢不走,气得七窍生烟,道:

  “今日本大爷我不杀你们,决不罢休!”说罢,同那一伙人亮出明晃晃的武器。

  林秋竹暗暗叫苦,她深知张舒恒除了内功绝佳,什么都不会,而自己除了剑法稍精些,内功却是差的甚远,面对一群拿武器的“强盗”,这可如何是好?

  张舒恒自己也明白,心头一急却来了主意,拉拉林秋竹的衣襟,小声道:

  “秋竹,我拉着你的手好吗?”

  林秋竹一愣,顿时明白过来,心头一喜,握住张舒恒的手,张舒恒便将内力源源不断地运给林秋竹。

  那些人一个个冲上来,他们可不知这其中的奥妙,几次被林秋竹的长剑震飞好远,上等的宝剑都险些震断,心中大奇:怎地一个看似美貌娇弱的女子,内功竟如此之强?同时又奇怪二人为何紧握双手,武功那么厉害还怕什么?当即猜到定有秘密所在。

  其中一个人笑道:

  “二位可是夫妻么?手拉那么紧干干什么?”

  张、林二人顿时羞红了脸,林秋竹叫道:

  “不用你管,是打架还问私事!”

  “郎才女貌很般配嘛!哈哈!手拉得那么紧,该不会是……哈哈……”

  那人笑着打趣道,众人也哈哈大笑起来。张、林二人更是不好意思,但手却仍分不分散开,那人面上似在取笑,其实心里早以在打盘算,巴不得二人快些松手。

  ※※※

  张舒恒长这么大,第一次同女孩相处,又见别人这么说,很是不好意思,但觉林秋竹的小手柔软滑腻,心里“噗噗”直跳,却也不敢松手。

  林秋竹当然更是不好意思,她天资聪颖,察觉那人的用意,冷笑道:

  “别光说这些来制我们,有本事上来较量较量!”

  那人见如意算盘落空,心中气恨,道:

  “好聪明的女娃娃!”而后一声号令,众人一起扑上来。林秋竹连使几招:“水中捞月”、“偷天换月”、“望穿秋水”,将那些人来势一一化开,又借助张舒恒的内力,将那些人震得飞出老远。

  林秋竹每发-招之时都不敢有思毫马虎,留神他们会不会使暗器暗害张舒恒,如此这般,那些人也不曾伤到二人丝毫,但二人也不可能打走那些人。

  这么僵持许久,突听远处有人叫道:“那里跑!”

  那些人回头一看,吃了一惊,暗叫:不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便不再理会张、林二人,跳上张、林二人方才所驾的船划溜了。

  只见这时有一对夫妇奔了过来,他们正是那日张舒恒连接三掌救下的方氏夫妇。张舒恒见已脱险,如辟蛇蝎般松开林秋竹滑嫩的手,那知手刚一松,林秋竹就“啊!”一声昏了过去!原来,方才张舒恒运气给林秋竹,借林秋竹之身攻打那些人,却因二人内力悬殊太大,使林秋竹猛然间失去巨大的支撑力,昏了过去。

  张舒恒不由惊叫道:“秋竹!秋竹!”

  方氏夫妇连忙赶来,惊道:

  “怎么啦?快把她抬到我家!”

  张舒恒点点头,立即将林秋竹抱到方氏夫妇家中,并让她吃下方氏夫妇所调制的“苏合香丸”,方才转危为安。

  方若飞问道:

  “张少侠内功怎得如此深厚?我们夫妇苦练二十年也同你差多了。’张舒恒道:

  “我只不过无意中学了‘太极心经’罢了。”

  “太极心经?!”方氏夫妇对望一眼,无比惊奇,张舒恒说了学经书的大概过程。

  方若飞叹道:“天意天决!果真是好人有好报啊!”

  那任静雯望了望昏迷中的林秋竹,道:“张少侠,她是谁?”

  “对呀!对呀!”方若飞也望着林秋竹问,见林秋竹虽是沉睡着紧闭双跟,却丝毫掩饰不住她的绝世容颜,楚楚动人,他又接着道:

  “几天不见,身边竟有如此美貌的少女相伴!她是你的相好吗?”

  张舒恒脸上一红道:“那里,她是我好朋友,叫林秋竹。”

  夫妇二人同时一愣,怎么容貌好熟悉,名字也相向?张舒恒草草讲述了同林秋竹认识的故事。

  不久,林秋竹醒了,她觉得头昏昏沉沉地,发现自己躺在别人家中,奇道:

  “我在哪儿!”

  “秋竹!你醒了!”张舒恒喜道,然后指了指方氏夫妇道:

  “他们就是我救的那对夫妇。”

  林秋竹看了看二人,便欲起身道谢,而夫人却把她安扶在床上道:

  “你好生休养,不必多礼。”

  张舒恒间道:“方大侠,方夫人,你们同这些人有何过节啊?”

  “哟,他们是来抢武功密笈的。”方若飞道:

  “张少侠,林姑娘,见你二人为人不错,又都学了‘太极心经’我们夫妇二人就一恩回一恩,教你们些武功吧!想必二位也定不会反对吧!”二人当即答应下来,十分高兴。

  林秋竹觉得好些就下了床,她环顾四周,见这房子布置得简朴而雅致,问道:

  “方夫人,这儿就你们二人住吗?”

  “不,还有我女儿方婷,她去练剑了,大约不久便会回来了。”任静雯道。

  林秋竹点点头,见里屋上挂着一副匾“霜雪斋”,门口还挂着一幅对联,念道:

  “闭户只容风入幕,开门唯许月临窗。嗯,好联!好联!”

  任静雯笑道:“这便是小女婷儿的书室。”

  林秋竹掀开那书房的帘子走进去,只见书室布景清爽,有一般淡淡的幽香,桌面上摆着笔砚,旁边还有一副未成的对联,看样子,以是思索良久还未得以下笔。

  林秋竹见此联写道:“茅屋立陆中,尘世不惊幽梦”。心中暗暗称妙,不由自主地提起笔写出下联,而后吟道:

  “茅屋立陆中,尘世不惊幽梦;柴门疏竹处,乾坤自有闲人。”

  “好!”林秋竹刚吟完,便听得一女子称赞道,回头看时,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姗姗而来。那少女身穿藕色衣衫,肤白如雪,双目明如朗月,容颜典雅,眉间隐然有一股书卷之气。

  少女含笑道:

  “姑娘好才华!”林秋竹到是吃了一惊,她原本自认美貌,对世间女子都不屑一顾,而今见到这少女的芳容,也不由叹道她之美貌。那少女含笑行来,问张、林二人:“请问二位尊姓大名!”

  张舒恒一愣,还从未有人如此问过他,便道:

  “我尊姓张,大名舒恒!”

  林秋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道:

  “我叫林秋竹,秋天的秋,翠竹的竹。”

  “原来是林前辈的女儿。”少女点头道:

  “林姑娘,果真是满腹经纶,才华横溢,名不虚传!小女子方婷佩服!佩服!只是林姑娘,小女子这儿还有一联,不妨请姑娘对一对。”

  林秋竹点点头道:“请讲!”

  方婷眉毛一挑道:

  “梨花若飘争芳慕,难傲霜雪。”

  林秋竹微微一笑:这分明是方婷不服她嘛!原来称秋竹住在梨花岛上,又因美若天仙,因此别号“梨花仙子”,方婷这联分明是道她显才争宠,对她甚为不满,也暗指林秋竹的才华不如自己。

  林秋竹见方婷书房的些诗画,落款处都是“霜雪居土”,又见她住“霜雪斋”推测她定号“霜雪居士”,含笑道:

  “霜雪天降望终寒,梨花何争!”此联是说方婷孤傲自负,普天下唯她最殊,自己有何计较这些?对得真可谓针锋相对,毫不弱若,一语点出方婷的意图。

  方婷见被林秋竹道破,面上一红道:

  “林姑娘果真才貌双全,小女子甘拜下风!”

  原来这方氏夫妇之女方婷,也是美貌多才的世间奇女子。她从来没见过林秋竹,却早以闻得她这个“梨花仙子”乃武林第一美女,心中本不服,如今见林秋竹如同洪湖仙女下凡一般美貌多才,心中暗暗吃惊,自惭不如。

  张舒恒听她二人说什么“梨花““霜雪”,搞的头昏脑涨、莫名其妙,只是呆呆地望着方婷。他见方婷衣着并不似习武之人,而是宽袖长裙的大家闺秀衫,不觉想道若是林秋竹换上这种衣服,不知会有多么美丽。

  这天夜里,月朗星稀,张舒恒在方家门外散步,回想师伯林天翔之死,与为父母报仇的事情,心中顿觉茫然。突然,他听见从林中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

  皎洁的月光映在洪湖中,似透明又非透明,像一谭静静的春水,把树林中抚琴的少女那张俊秀的脸庞映在其中。

  琴弦低声细语地倾诉着,如同密林中潺潺簿流动的小溪,映着日光树影,跳跃着银色的浪花,那绵绵不尽深意的琴声,像柔和的月光,飘荡的夜雾,轻吟的小溪,如见江风习习、花草徭曳、水中倒影、层迭恍惚……张舒恒不由痴了。

  “张大哥!”林秋竹见摇舒恒走来,:停下手笑着向:“还未休息?”

  张舒恒摇摇头,“没有。”

  林秋竹微微一笑道:“张大哥,你一定又想师伯了吧!”

  张舒恒满脸惊异地道:“你怎么知道?”

  林秋竹笑道:“我当然知道,我同你一起那么久,怎还猜不出你的心事?”

  林秋竹站起身,站在张舒恒面前,望着他的双眼认真地道:

  “张大哥,如果全然无忧,就不知道什么是‘无忧’,如果没有离别,就不懂得珍惜相聚,如果永生不死,就不知道把握生命了!张大哥!人死了就不可能活过来了,你别太伤心啊!在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我,不是吗?”

  张舒恒叹道:“不错,要不是你,我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林秋竹甜甜一笑道:“人生中还会有许多大风大浪!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的!”

  张舒恒心中十分感动,顿了顿却突然问道:

  “咦?秋竹,你什么时候会弹琴了呢?

  “小时候爹教的。”林秋竹道,原来这林秋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都不在话下。

  “唉!秋竹,你真聪明!”张舒恒由衷地道,“简直是什么都会!”

  林秋竹笑了笑道:“大哥,其实你不用伤心,虽然你没我聪明,但人也是很好的嘛!我宁可做一个不聪明,但心地善良的人,也不要做一个聪明无比,心地恶毒的人!”张舒恒没有说什么,但是他心中还是赞同的。

  突然,张舒恒想到早晨想起的事情,问道:“秋竹,方婷穿的衣服很漂亮,你为什么不穿呢?我很想看呢!”

  林秋竹面上一红,她抬起头,见张舒恒说得认真,不像那种没正经的人,便问道:

  “你是说我现在很丑喽?”

  “不是,不是的!”张舒恒连连摇头道:

  “我是说,如果你也穿那种衣服,一定更漂亮!”林秋竹含笑道:

  “我是习武女子,学的武功也不似方姑娘那样,穿那么繁锁会很不方便的。若是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穿的!”

  张舒恒点点头道:

  “说的有理,我怎么汝想到呢?秋竹,我会等你穿的!”林秋竹心中一怔,涌起一股莫名的暖意,朝张舒恒莞尔一笑——
 

 
分享到:
三字经18
唐太宗因何事痛骂儿子禽兽不如
月下独酌
中国历史上最走桃花运的皇帝
印度美艳阉人的神秘生活3
三字经23
五、杜十娘
猫和老鼠合伙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