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宝贝也疯狂 >> 第四章 国色天香俏佳人

第四章 国色天香俏佳人

时间:2014/3/11 18:03:58  点击:6410 次
  明月当空,无风客再度来到西湖“三谭印月”

  美景旁边海家庄前,水仙则佩剑俏立于一旁。

  海飞一家五口早已猜忖他们会来,所以,追风剑客及海梦幽立即二话不说的自桌上取剑联快行去。

  不久。追风剑客停在无风客身前道:“姓郑的,看来咱们必须分出生死,你就尽管放手来吧!”

  无风客冷峻的道:“不错,看招!”

  “刷!”一声,两人已经联袂拔剑刺去。

  追风剑客及海梦幽亦仗剑迎来。

  他们在这一年之中发愤图强,所以,颇具威力。

  哪知,水仙和无风剑联手之下,居然威力倍增,海飞瞧得神色大变,当场为之皱眉沉思着。

  秦佩珊向海氏问道:“外婆,爹娘会输吗?”

  “不一定,别急!”

  “外婆,爹娘若输,我是否真的不准报仇?”

  “是的,冤冤相报无时了呀!”

  秦佩珊含泪道:“外婆,我事实上一定要复仇。”

  “别哭,你爹娘不一定会输呀!”

  海飞沉声道:“进房去。”

  秦佩珊怔了一下,立即低头返房。

  她一退房,便由窗隙偷窥战况。

  又过了半个时辰,水仙已经在海回幽的右脸削了一寸余长的划痕,乍被破相的海梦幽不由尖叫一声。

  她的招式乍乱,水仙的右掌已经疾拍而去。

  追风剑客喝句:“住手!”

  便振剑刺来。

  

  无风客反手一剑,便戮进追风剑客的后背,海梦幽的右胸亦在此时被水仙结结实实劈上。

  两人各叫一声,便艰难地向后退去。

  海飞喝句:“住手!”立即掠来。

  倏听一声冷哼,水若冰已经掠出。

  海飞“啊”了一声,立即闪身道:“徒弟……”

  “住口,你我已经思断情绝,接住。”

  “刷!”一声,他拔出双剑,抛来一剑,海飞乍一接剑,水仙又在海梦幽的右颊砍了一道剑痕,海梦幽尖叫一声,立即慌乱的一直退来。

  海飞忙道:“住手!”

  水若冰冷哼一声,立即打来。

  海飞一见剑势猛,只好运剑攻去。

  “卜!”一声,水仙的剑已戮人海梦幽的腹内,海民喝句:“住手!”立即即弹身全力掠而来。

  倏听一声冷哼,水仙之娘已经仗剑掠来,只见她扬剑疾攻,没多久,她已经将海氏逼退入院内。

  又是一声惨叫,海梦幽已被水仙削去右臂。

  夫妻连心,追风剑客喊句:“夫人!”便全力扑攻。

  他原本不是无风客之对手,此时既负伤又心乱。

  不出六招,他便又被无凤客刺上右臂,立见鲜血溅出。

  水仙却在此时又砍下海梦幽的左臂。

  父女连心,海飞焦急如焚,可是,他已被逼人下风,他自顾已经不及,怎能分心再去救爱女呢?“

  徒手的海氏更是被逼得手忙脚乱。

  倏听一声:“娘!”立见秦佩珊掠出!

  海梦幽忙道:“珊儿,快逃!”

  海飞三人亦慌忙催奏佩珊快逃。

  秦佩珊却不依的继续掠过来。

  水仙格格一笑,一剑便砍断海梦幽的双脚。

  倏听林中一阵吼声道:“住手!”

  立见十二人匆匆掠来。

  哪知,立即有三十余人闪身拦住那十二人。

  这三十余人乃是水若冰的得力助手,他们挥匕疾攻不久,便宰了那十二人。可是,立即又有三十八人怒吼的进来。

  这三十余人仍然凶残的屠杀着。

  此时的秦佩珊已经被水仙掠来制住海氏在慌乱之下,立即被一剑穿心的刺死于血泊之中。

  追风剑客亦在惨叫声中被削断右臂,水仙格格一笑,立即掠前道:“霖哥,人家也要砍他几剑。”

  “好呀!”

  两人联手之下,独臂的追风剑客在闪躲之时不时的任由他们宰割,他的身上立即纷纷挂彩及溅血。

  海飞亦在此时被水若冰削去左臂,立见他踉跄疾退,身子一旋,使振剑疾砍向无风客。

  水仙格格一笑,便一掌将追风剑客劈去。

  海飞乍被挡住,不由大急。

  他正欲再迫杀逆徒,水若冰已经挥攻而来。

  他只好全力抗拒着。

  追风剑客又被砍了六剑之后,倏见他的左掌一抬,立即拍向自己的天灵,“叭!”

  一声,血充当场激愤而去。

  秦佩珊历叫道:“爹!”立即血泪交加。

  无风客冷哼一声,立即疾速挥剑。

  血肉纷飞之中,追风剑客已被砍成六十四块。

  秦佩珊泪下如雨,却咬牙不再呐喊。

  大门前便只剩下水若冰在屠杀海飞。

  水若冰的三十余名属下则继续屠杀着多管闲事之人。

  水仙格格笑道,霖哥,宰了这丫头吧。

  “不,我要看她如何报仇。”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今日不杀她,后患无穷哩!“”至少得废了她的功力!“

  “随你吧!”

  水仙掠到秦佩珊面前,只见她剑如风,秦佩珊的衣衫便似彩蝶般飞去,立即现出一具少女胴体。

  蓓蕾乍放的椒乳配上玲拢的曲线,身为女人的水仙在嫉妒之余。立见她一扬右掌,便劈破秦佩珊的“气海穴‘。

  秦佩珊全身一颤,咬牙切齿道:“我会生啖你的肉。”

  “格格!欢迎之至!”

  “啊!”一声。海飞已被水若冰砍成两面。

  水若冰嘿嘿笑道:“贤婿满意了吧?”

  “多谢民父协助。”

  “走吧!别让飞箭盟那批人误了时辰。”

  “是!”

  他们一掠去那三十余人立即行去。

  沿途的游客吓得纷退不巳。

  立见二名妇人掠到秦佩珊的面前,她们将她制昏之后,立即送她房及迅速的为她穿上衫裙。

  其余之人匆匆在现场收尸。

  倏见游客中闪出五十人,他们联快喝道:“多事者之下场。”

  立见,他们迅速拔剑掠入竹林,立即屠杀着。

  他们的剑威既疾又猛,正在收尸之人群立即惨叫连天,那两位妇人便忙乱的送秦佩珊掠同后面。

  哪知,她们一出后门,使分别把利刃戮入胸腹接着,便是另有双剑砍飞她们的脑瓜子。

  秦佩珊叫道:“你们大狠啦。”

  那四人部二话不说的掠入屋内。

  不久,大火冲天而起。

  华丽的家园迅即陷入火海。

  四周竹林亦迅速的被蔓延。

  林中尸体被大火烧烤,立即飘恶臭味。

  那五十人才即沿途追杀过去。

  秦佩珊泪下如雨,除些昏倒。

  她一见火势逼近,只好离去。

  此时的水若冰诸人已率领五百名高手杀入城内的飞箭盟事实上,这是水若冰设奸之责着,他唯有诱无风客残杀正派之飞箭盟,始能将他和正派隔绝。

  如此一来,无风客才会就范呀!

  飞箭盟只有三百余人,身手亦普通。他们根本不是这群豺狼虎豹之对手,现场立即惨叫连天。

  倏听一声,“住手!”一百余名丐帮弟子已经赶来。

  水若冰的手下立即迎前拼杀着。

  杀,唯有不停的杀,才能将无风客套得更深呀!“不久,另有三百名水若冰的手下赶来。他们一加人砍杀,现场的丐帮弟子及飞箭盟立即惨叫连夭。

  不出半个时辰,屠杀已经结束。

  水若冰夫妇妆和水仙夫妇人厅稍歇。

  他的手下们则迅速的搜刮财物。

  现在立即又冲天冒火啦。

  哇操!典型的杀人放人劫财呀!

  此时的秦佩珊已经拭去泪水独行,半个时辰之后,她遥见远处的火光,不由暗骇道:“飞箭盟也垮了吗?”

  她又前行不远,便由路人的奔跑及呐喊声中犹悉飞箭盟已经全垮,她立即倚在村旁望着明月掉泪下已!

  不久,她拭净泪,坚毅的沿官道行去。

  沿途之中,不少城民及熟人遇见她。可是,他们知好似遇上厉鬼恶煞般低头匆匆行去,天啊,因为他们担心被连累呀!

  秦佩珊心如刀割,却更坚毅的前行。

  天亮了她又累又渴又饿,使入林寻水。

  不久,她已趴在溪旁喝水。

  却听一阵哈哈笑声,立见五十余名男人朕袂站在山游溪旁尿尿,不少人更故意露出他们的宝贝哩!

  秦佩珊又怒又羞,可是,她忍了下来。

  立听一人嘿嘿笑道。“小美人,哥哥的津液甜不甜呀?”

  男人们立即哄然大笑。

  秦佩珊不吭声的起来之后,便向外行去。

  不久,她仍然沿官道行去。

  晌午时分,阵蹄声之后,立见三名中年人带五名青年疾驰而来,立听一名中年人喊道:“贤侄女,你怎会在此呢?‘秦佩珊虽然尚瞧为清来人,可是,她对出来人是父亲之结拜兄弟周川,她立即含泪道:”难女参见世叔。“”你……海家庄当真遭变啦!“

  立听一声冷峻的声音道:“不错,滚!”

  周川喝道:“你们是谁,竟敢如此放肆!”

  “妈的,做掉他!”

  五十四人立即联袂跟去。

  周川八人立即拔剑迎战。

  他们似是四双猛虎杀了八名大汉,不出半个时辰,周川八人已经惨死,他们也拖十上人跟着赴地府打官司。

  秦佩珊忍住泪早已下跪默待着。

  不久,她更坚毅的起身行去。

  那三十人人仍然不屑的跟去。

  又过了一个时辰。八十名丐帮弟子带着一百余人杀来。那一十人人见状,二话不说的立即逃人林中。

  秦佩珊立即下跪叩谢。

  不久,她已被带入城。

  她用过膳之后,便前往海家庄,立见整座山峦的等竹全部被烧光,地面尚在冒着余温轻烟哩!

  立即分三十余人士前寻找海飞诸人的尸体。

  良久之后,他们正在凑集焦炭般的尸体,倏见三百余人由湖面搭船驰来,一
 

 
分享到:
李白为了升官连换四个老婆
史上最风流的寡妇 死了十个老公还有人抢
2.他走着走着,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在叫
揭秘古墓中那些让不解“谜语”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6
小红帽4
唐朝性解放致九成公主改嫁
太平天国除洪秀全外不允许夫妻同居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