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百战封神 >> 第十三章 痛不欲生沧为魔

第十三章 痛不欲生沧为魔

时间:2014/3/11 16:52:12  点击:2287 次
  话说许杰。

  他仍然作了那个相同的梦。

  梦中还有那位红衣人!

  只是,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了。

  这一次,许杰依稀可以看出对方的轮廓。

  那红衣人十分削瘦,面貌有些朦胧。

  许杰自梦中醒转,纳闷忖道:“我是中了邪吗?”

  他没有把梦中所见的事物告诉他人。

  反正也没人会相信他的话。

  许杰感到恶心又虚弱。

  最近他发现自己身体有一个奇怪的现象。

  就是每隔一定时辰,他就会头部抽痛,心悸亢奋。

  他看看桌上的那药丸!

  真想把那些药丸立刻扔出窗外去。

  那些大夫有什么用?

  许杰才不相信。

  如果有用的话,他怎么还会脸色苍白,瘦骨嶙峋?

  他摸摸自己的两边手臂——

  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嗳呀!”

  不看还好,这一看他差点没从床上跌下来。

  他的手臂浮起一种红色的肿块。

  摸下去虽不是很痛,但就是麻麻的。

  许杰初以为那大概是被蚊子所咬伤的。

  可是他立刻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因为他的阴囊、阳具和双腿肉侧也出现了这种红色的肿块!

  “天哪!我怎么会长出这个?”

  就在他又惊又怕的时候。

  他爹爹进来了。

  不止许大麟,连王小萍也进来了。

  最让许杰生气的是,那臭贱人王小萍脸上故意摆着那种嘘寒问暖的好心模样。

  许大瞬道:“阿杰,你好些了没有?“

  “……。”许杰低头不语。

  王小萍一旁故作紧张地道:“啧!啧!你看这孩子脸色好苍白哩!”

  许杰用绵被把身体裹住,他不想让别人见到他身上的秘密。

  许大麟用手摸摸许杰的额头道:

  “有一些儿热,可能是受了风寒……”

  王小萍马上又道:

  “我明天马上去请东街的王大夫来替他看看,顺便给他开开几副补药吃才成。”

  “阿杰,你看看你娘多关心你,还不谢谢娘。”

  许杰突然天真的微笑道:“谢谢你,阿姨!”

  他说出这话的时候,一付可爱又乖巧的模样,仿佛已懂事许多。

  ·这看在许大鳞瞪里,当然是十分欣慰。

  可是,王小萍却愣在当场,哑口无语。

  许杰又笑了笑:“阿姨,我以前如果有惹你生气的地方,请你千万别在意好吗?”

  王小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死小子又在搞什么把戏?

  许杰问道:“阿姨,你可以原谅我吗?”

  许大麟闻言笑道:

  “阿,你懂事多了,她会原谅你的,小萍,你说是不是?”

  王小萍陪笑接道:

  “是啊,一家人哪有隔夜仇的?我不会生气的。”

  许杰狡黠地笑道:“对!我们都是一家人!”

  他说这话的神情看似天真烂漫。

  王小萍却觉得浑身不自在。

  许杰笑了笑又道:“阿姨,我记得你以前很会讲故事的……”

  “呃,一点点啦……”

  ——王小萍只想快离开这儿,她开始害怕许杰了。

  许杰好似亲切地拉着王小萍的手道:

  “阿姨,这几天我想听听你讲的故事,你可以不可以过来陪陪我?”

  王小萍吓了一跳道:“陪你……”

  “对呀!”许杰又笑道:“我整天在床上好闷,好烦哩,你如果肯过来说故事给我听,我一定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嘎!”王小萍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是她最不愿做的。

  许大麟点头道:“小萍,你就答应阿杰吧!”

  王小萍只得恨在心里,嘴上却说道:”好啊,阿姨就过来陪陪你。”

  许杰微笑道:“谢谢阿姨,我实在太高兴了,咦?阿姨,你的手心怎么出汗了?”

  岂止是手上而已?

  王小萍背后已叫冷汗给浸湿了。

  她赶紧抽回手,娇揉笑道:“也许是天气热了些吧!”

  “哦?”

  王小萍不愿多谈,藉故有事要吩咐下人,催促许大麟快些离开。

  临走前——

  王小萍觉得有人在背后冷盯着自己,有如芒刺在背一样不舒服。

  她忍不住再回头看看!

  那是许杰的笑容!

  恶魔也似的笑容!

  ******

  这还是吴老彬落脚的地方。

  他抚摸着王小萍的肌肤和私处。

  甚至用各种类似动物的方式去玩弄王小萍。

  对方却—付意与阑珊的模样。

  吴老彬于是用嘴唇去吸,去咬对方最肮脏的部份。

  王小萍只是随意叫了几声,表示意思。

  这使得吴老彬泄气道:“你是死人吗?一点劲也没有!”

  王小萍担心道:“那死小子不知又在搞什么鬼?竟然藉机让我过去陪他聊天!”

  “哦?你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于是王小萍把事情经过通通告诉了吴老彬。

  吴老彬听完后道:“你是怕他对你不利?”

  “对,我实在很怕。”

  “他只是一个小孩,现在还受伤哩!”

  王小萍道;“你不知道,他的眼神和笑容都好可怕,好像可以看到别人心中的想法!”

  “你太紧张了!”

  “不!”王小萍心有余悸地道:

  “你不会明白的,自从他上一次不死回来之后,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吴老彬道:“这样的话,我教你—招!”

  “你有办法了?”

  吴老彬起身,自衣袋里拿出一包药粉道:“这个你带回去!”

  “要干什么?”

  “加在那臭小子的汤药里就对了。”

  王小萍明白笑道;“是毒药!”

  ‘不错.这是一种剧毒,死亡的时候,一点症状也没有,别人绝不会怀疑。”

  “太好了,这样就不怕那死小子了。’

  “你要小心些。”

  王小萍笑道:“我这就回去!”

  “等一下!”吴老彬目露淫光笑道:“老子还没爽够呢!”

  王小萍笑道:“我明白了……”

  她把大腿分开,叫吴老彬趴在她的身上……

  ******

  许杰在房中。

  现在他心里的恐惧已愈来愈深了!

  刚刚丁源送水果给他吃。

  他只吃了几口,便觉得胃部作呕而吐出!

  许杰阻止了丁源道:“下次不要再拿水果来了!”

  “五少爷,你不是最爱吃梨吗?”

  “你少跟我罗嗦!”许杰火气很大地叫道。

  他自己也不知为什么?反正就是心情十分烦躁,像是很不安似的。

  忠仆丁源正要离开——

  “喂!你的手是怎么回事?”许杰叫住丁源。

  他看到了丁源左手的手背上红红的,像是受了伤!

  丁源苦笑道:“没什么啦,砍柴时伤到,流了些血而已!”

  “伏过来!”

  许杰抓着丁源受伤的手看了片刻。

  他慧然不由自主d低头犀丁一下郝瘟直的摊方广血一沾唇!

  许杰像是十分饥渴似地吸吮起来!

  他正吸着丁源的血!用力地!

  丁源大惊,猝然收回手道:“五少爷,你!”

  许杰这才恢复理智,暗自惊讶道:“我做什么?天呀!”

  他赶紧抹去唇边的血迹,掩饰道:

  “喔,我只是帮你吸出脏血,免得你生病就不好了……”

  丁源心中十分感动道:

  “五少爷,你不必这样对待小的!小的担当不起啊……”

  许杰说了谎,心中有愧道:

  “你快回你房间休息吧,我也累了!”

  他打发丁源走后。

  自己对自己的行为感到不可理解。

  “我一定是中了邪,完蛋了……”

  许杰有些悲哀,但随即又狠狠地道:

  “就算我中丁邪,也是那对狗男女害的:”

  ‘我如果要死,也要先将他们送下地狱才甘心!”

  他将自己藏在厚厚的绵被中。

  心中百感交集,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不过,那一晚,他觉得自己十分舒服,体力充沛,精神饱满。

  那是他自从受伤回来后,第一次感到全身如此放松,如此的舒畅过。

  这——难道是因为吸了人血有关?

  ******

  当天晚上在梦中。

  许杰看到了那红衣人的嘴唇。

  那像刀锋一样削瘦的嘴唇。

  除此之外,他就看不到了。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那句话也更清晰地从自己心底传出!

  翌日一早。

  许杰发现自己身上又多了好多处的红色肿块!

  他着急之下,用手去撕!

  没用的。

  许杰竟撕不下那红色的肿块。

  “如果长到脸上了,我要怎么见人?”

  他又急又气,心中也更加懊恼。

  一种深渊的恐惧侵蚀着他的心!

  许杰拿起桌上的壶子,仰头灌下。

  他觉得自己像是很渴。

  可是,当他喝光了那—壶茶水。

  却发现自己更加口渴,喉咙又干又热!

  “操!我究竟怎么了?”

  血!

  许杰忽然想到了血液!

  ——如果喝了血,也许就会舒服一些罢!

  ——对,我要喝血!要喝血!

  他一想到血,就觉得冲动起来!

  可是,那来的血?

  他忽然瞥见了窗檐下挂的鸟笼!

  许杰急忙地取下鸟笼,

  将笼门打开!

  捉出那一只画眉鸟。

  他匆匆地扯下鸟脖子的羽毛。

  然后——

  他张口噬下!

  当血液入喉刹那。

  他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舒适和快感。

  很快地,他吸干了那只鸟的所有血液。

  许杰满足地吁气道:“好痛快……好舒服……”

  他将鸟尸随意扔进床底下。

  自己又爬上床,躺在那儿轻快哼着歌曲!

  这时候——

  有一个奴婢送早点进来了。

  奴婢恭敬地道:“五少爷,你的食物。”

  许杰暗自好笑,思忖道:

  ——我才刚刚吃饱哩!

  不过,他仍命令道:“食物放下,你出去吧!”

  奴婢走前,还是有些好奇道:

  “五少爷,鸟儿怎么不见了?只剩下几根羽毛!”

  许杰笑道:“我将鸟儿吃掉了,你信不信?”

  奴婢掩口笑着离开,这位五少爷没有一点正经的?一定又是将画眉鸟放走了,以前有好几次也是这样啊!

  许杰望着小奴婢走远,自言自语道:

  “也许有一天,我会将你也吃掉哦……”

  ******

  蓝面鬼判在森罗殿。

  他已经得知挑情夫人死在殷鸿飞手中的消息。

  魏辰自练魂瓶中走出道:“师父,现在要如何是好呢?”

  蓝面鬼判道:

  “妖尸行踪不明,恐已凶多吉少,如今挑情夫人又被殷鸿飞所杀,我必须回去禀告通天教主才行。”

  魏辰道:“通天教主不是犹在闭关之中吗?”

  蓝面鬼判道:“事态紧急,我必须禀告教主才成!”

  魏辰恶毒笑道:

  “如果通天教主肯出面动手,那殷鸿飞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蓝面鬼判道:

  “不要小看你的敌人,虽说通天教主法术无敌,也要忌惮对方几分。”

  魏辰最担心的是自己道:

  “徒儿最害怕的还是妖尸一日不出现,徒儿岂不是水远只能做游魂?”

  蓝面鬼判道:“现在只有尽量拖延你的时候了。”

  “师父的意思是——”

  蓝面鬼判从骷髅头盖中取出一瓶丹药,道:

  “这是一种毒蛊!”

  “蛊?要我吃掉吗?”

  “不.这种蛊是由动物的精子和植物的卵子所制成,毒又烈,是会吸取人类的生气和菁华!”

  魏辰道:“将这个给活人吃是不是?”

  蓝面鬼判道:

  “不错,凡是食下它之人,其精魄就会到本判官这儿来!”他一指前方那个惨白的头骨道。

  魏辰一喜道:“那样我就有救了!”

  “只能让你的游魂多存活一百天,那之后,你还是要毁灭消失。”

  魏展道:“只希望妖尸能快些找到……否则……”

  蓝面鬼判目光注视着魏辰道:

  “我会将这瓶毒蛊种到几个人的身上,之后本判要赶回‘海空相隔一线洞中天’禀告通天教主,你就留守在这里吧。”

  “是!”

  蓝面鬼判临走前吃了三个人的肠子才满意离开。

  ******

  蓝面鬼判跪伏在通天教主面前道:

  “教主神功功成,提早出关。可喜可贺!”

  通天教主持须哈哈大笑道:

  “你错了,本座出关是为了血魔重现江湖,特地要收服血魔的。”

  蓝面鬼判道:

  “教主有所不知,江湖又出现一个专门与我们通天教为敌的殷鸿飞!”

  “殷鸿飞是什么东西?”

  通天教主口气轻蔑。

  完全不把殷鸿飞看在眼里。

  蓝面鬼判答道:“他是紫阳教的新教主!”

  通天教主不在乎地笑道:

  “就是他师父白水老人还在,本座也不看在眼里,又何况是殷鸿飞呢?哈哈……”

  “挑情夫人已经死在殷鸿飞手中,教主!”

  “哼,学艺不精,死有余辜!”

  通天教主一点也不在意他手下的伤亡,目透精光地下令道:

  “在我眼里,只有血魔才够独资格和本座交手!鬼判,你去杀了那殷鸿飞!”

  蓝面鬼判应道:“是,教主!”

  “如果你杀不了殷鸿飞,你也不必活着回来!”

  ******

  许杰在床上发呆着。

  这时候,王小萍进来笑道:“阿杰熬你好些了吗?”

  许杰暗怀鬼胎,陪笑道:“好多了,阿姨!”

  他在喊阿姨两字的时候,声音十分好听。

  可是王小萍竟听得心里直发毛,凉飕飕的。

  许杰客气地道:“坐啊,阿姨!”

  王小萍忐忑坐下,一面笑道:

  “这碗药是你爹叫我熬给你喝的,快喝吧,别辜负了你爹的关心啊……”

  许杰邪笑道:“是爹叫人煮的吗?”

  “是碉……是的’’王小萍心虚。

  “唉.那就叫下人端来就行了,何必麻烦阿姨呢?”

  王小萍伪笑道:“我就是放心不下你啊,阿杰!”

  ——她其实恨不得许杰早些下地狱!

  许杰心里暗骂道:“好一个恶毒的女人,干!”

  不过,他装作受宠若惊的样子道:

  “阿姨真是对我太好了……”

  许杰才不敢放心地喝下那碗药呢!

  王小萍怂恿道:“阿杰,药快凉了,你要趁热喝啊!”

  许杰摇头道:“但现在太热了,我怕烫呢!”

  “这……可是……”

  王小萍心中也在暗骂许杰实在狡猾。

  许杰道:“不如我们来聊聊天吧,好不好?”

  “聊什么?”王小萍不耐道。

  “你说故事给我听呀,阿姨!”

  “阿姨今天太匆忙了,没太准备。”

  “那我就说给阿姨听好了……”

  王小萍拿起药碗道:“还是先喝药吧.对你有益的……”

  有益才怪!

  那根本就是毒药。

  许杰摇头,将药碗推开道:“听我把故事说完,我才喝。”

  王小萍只得依道:“那好,你快说吧!”

  许杰笑了笑道;

  “从前有一对坏心的男女,暗地里干了不少的坏事,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王小萍截口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许杰笑道:

  “没什么,我只想问问阿姨,你说他们会不会有报应呢?”

  王小萍冷哼道:“我怎么知道?”

  许杰却实道:“我知道.他们的下场就是——死得很惨!”

  主小萍道:“故事说完了?可以喝药了!”

  ——哼!老娘要先看看你这小于死得惨不惨!

  许杰还想拖延道:

  “我还有一个更好玩,更有趣的故事哩,你听听看……”

  王小萍却没有理会他,迳自道:

  “咦?我怎么闻到像是有死老鼠的味道?”

  “有吗?”

  许杰表面堆着笑,心中却担心忖道:

  ——更糟了,我竟没有把鸟尸处理好!

  ——让这贱人看到可要槽了!

  王小萍嗅了嗅道:“味道好浓,像是从床底下发出来的……”

  “不会吧!”

  王小萍有洁癖,就要弯下身子去看!

  许杰情急生智道:“唉,我想吃药了!”

  王小萍一喜,又抬起头。

  “阿姨你把药端给我好吗?”

  “好,好,好!”

  这正是求之不得的事,王小萍立刻端给许杰。

  许杰心想只有搏一搏了!

  他闭眼,仰首饮下。

  等他再睁眼,放下药材。

  看到的是王小萍一双怨毒而又得意的神情。

  许杰心知有异,立刻问道:“有什么不对吗?阿姨!”

  王小萍冷笑道:“没有,没有,你好乖!”

  许杰有些后悔喝下那药,心中懊恼极了。

  王小萍心虚地赶紧离开,正所谓恶人无胆。

  她可不敢看许杰死在她面前!

  王小萍走后。

  许杰用手指扣喉咙。

  想把刚刚咽下的全部吐出来!

  吐了半天,也只是一些苦水而已。

  那碗药汁已经全部到了肚中。

  “干!这下我可惨了,干!不知奸臭贱人在药中下了什么毒!”

  许杰躺回床上生闷气!

  没多久。

  他那种饥渴,喉咙干热的感觉又来了!

  许杰想到了血!

  但良知又告诉他不可这祥。

  饮血是野兽的行为!

  “我不可以那样做!”

  他想忍耐那种冲动。

  一股嗜血的强力冲动。

  可是,他却发现全身疼痒,有如万蚁啮咬!

  许杰宁愿死掉也不愿忍受这种苦楚。

  ——血!我要血!

  许杰从床上跳下。

  他随便挑了件外衣。

  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向厨房,

  厨房的食物是很多。

  也有很多猪、羊肉,上面犹带着血迹。

  许杰拿起了嗅了嗅。

  立刻又废弃到了一旁。

  血!新鲜的!

  他要的是温热的血!

  许杰冲到后园鸡圈。

  他就近捉了一只鸡!

  不由分说,就咬住鸡的脖子!

  咕噜,咕噜喝起鲜血来!

  然后,他才吁气回到自己房中。

  回到屋中后。

  他开始想吐!

  许杰拿着桌上的花瓶,吐到花瓶之中!

  他原以为会吐出刚喝下去的鸡血。

  没想到,他吐出的竟是那堆药汁。

  许杰将整碗药汁都吐在花瓶里。

  花瓶中的花没一会儿便凋谢落下。

  叶子也转为枯黄,焦黑。

  许杰失色咒骂道:“干!果然有毒!那贱人!”

  他先是咒骂,脏话说个不停。

  接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愣道:

  “不对,药汁有毒,我方才喝了,怎么没事?”

  “难道我不怕任何剧毒,再也死不了吗?”

  许杰想了想,喃喃自语着:

  ——我的身体因为喝了鲜血,就会变得坚强,连毒药都不怕吗?

  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悲哀?

  他可以确定一件事情:

  ——自己已经不是一个普通人了……

  许杰脑中好一阵子空白……

  ******

  王小萍看奴婢—样送早餐到许杰房间。

  她不禁问道:“五少爷还好吗?”

  “很好啊。”

  “什么?他……他还能吃东西?”

  “对啊!他还开玩笑地说他见过吸血鬼哩!”

  王小萍闻言,差点没晕倒!

  她赶忙抽空把这件事告诉了吴老彬。

  吴者彬拍桌道:“你说他没死?”

  “是啊!好可怕呀……””除非他没喝下那药汁……”

  “有,他喝了。”

  吴老彬怀疑道:“你亲眼见到了吗?”

  “我见到他喝下去了呀!”

  “他一定没喝,用了什么障眼法骗了你。”

  王小萍道:“那现在怎么办?”

  “一不作,二不休。”

  “你要我再下毒?”

  “没错。”

  吴老彬又取出二包药粉道:

  “这二包更毒更烈,他只要喝下,一个时辰内必会大量流血而亡!”

  “好!就再试一试!”

  “除非他不是人,否则他非死不可!”

  王小萍道:“希望这一次不要再出错了。”

  吴者彬说对了。

  许杰现在巳根本不是人类。

  普天之下,再也没能毒死血魔的毒药。

  ******

  昨天晚上。

  许杰又生饮了九只鸡、鸭的鲜血。

  不过那也不能再满足他。

  他想,飞禽鸟兽的血比不上动物的血好喝。

  许杰打算喝些狗猪牛羊之类的血。

  “今晚去找看看吧!”

  外面又有人在敲门。

  “谁呀?”

  “阿杰啊,是我!”

  “进来!”

  许杰心中暗骂道:臭贱人,你还敢来?哼!

  王小摔又端了一碗草药进来道:

  “阿杰,该吃药了,这次的药特别好而且贵呢!”

  许杰冷笑不语。

  ——哼,该说是特别毒吧!干你妈的,臭贱人!

  许杰佯装笑喜道:

  “好,我吃,我要快些好起来。”

  王小萍亲自目睹许杰仰首饮下。

  许杰道:“阿姨,我喝完了。”

  “嗯,好乖,你休息吧……”

  许杰笑了笑,点头道:“阿姨,谢谢你,明天你再来陪我聊聊天好吗?”

  王小萍哼道:“好,只要你能起来的话。”

  许杰笑道:“会的,我一定会的。”

  许杰确定王小萍走远后,披了件外衣站起。

  他不怕那些毒的。·

  但是他需要喝些血来逼出毒性。

  许杰临走前,道:“顺便把花瓶的毒水拿出丢吧。”

  他随手带着花瓶出去。

  行径厨房时。

  他见到吴老彬和王小萍的儿子在厨房偷吃糕点。

  “才一岁多,就这么偷吃,哼!”

  许杰心中实在讨厌那个小杂种。

  “喝—些你娘做的‘甜水’吧!”

  许杰将一些花瓶的毒水,加在那小杂种的稀饭中。

  他邪气地笑了笑。

  带着报复式地快意离开。

  许杰并不认为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对付狠心的人,我定要比他狠上十倍才成,臭贱人,你等着看好戏吧,哼……”

  ******

  许杰刚吸食了一头山羊的鲜血。

  得意地回到自己的房中。

  没多久。

  许府中起了喧闹,吵嚣。

  那个小孩吃了他的娘王小萍的毒药。

  没多久便七孔流血而亡。

  死的时候,两眼瞪得老大。

  全身发紫,指甲乌黑。

  许杰躲在被中偷笑不已。

  ——臭贱人,这下你知道害人害已吧!

  ——我看你这下还笑得出来不?哼!

  全宅中,吵得喧闹不已。

  连官差都到府里来追查了。

  但是,谁也想不到许杰就是凶手。

  那一夜。

  许杰睡得特别舒服。

  ******

  现在,许杰在梦中终于看到那个红衣人了的面目了。

  那个红衣人虽然削瘦。

  但面目实在英俊!

  英俊得不像是人类。

  简直就像是用笔画上去的!

  对方的双眼很奇特!

  眼珠是红色的!

  许杰讶异问道:“你的眼珠——”

  对方答道:“这也是你的眼珠!”

  “不!我不要有红眼睛,那是妖怪!”

  “你错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许杰颤抖问道:“你……你究竟是谁?”

  红衣人噙起一丝冷笑道:”我是——血魔!”

  许杰在梦中惊醒!

  他双手掩脸,抓住自己的头发!

  梦中的情景历历在目!

  许杰喃喃自语道:

  “不,我不要成为妖怪,我不要!我不要成为血魔,不要啊……”

  他的痛苦没有结束。

  许杰更震惊的发现——他的左、右手掌心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印记!

  红色的印记!

  许杰心中烦燥起来。

  喉咙也逐渐火热难受!

  血!

  我要喝血[

  许杰迫切地想喝血!

  他匆匆地捉来一头小黑狗!

  将狗头扭断,吸吮其热血。

  喝完之后,他的心情才又平静卞来。

  许杰冷眼瞧着掌心的印记。

  那之间,他作了一个决定。

  一个深沉又悲哀的决定。

  许杰打算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是,在自戕之前。

  他要先杀掉吴老彬和王小萍那对狗男女!

  “黄泉路上,我要你们同行,干!”

  ******

  许杰向爹提出道:“我想回山中小屋。’’

  “你的伤还没好!”

  “所以,我到那儿养病!”

  “这……”

  许大麟仿佛一下丰苍老于十年。

  他才刚死了一个儿子,现在连许杰也要离开。

  许杰笑道:“爹,你不必担心啊……”

  “可是——”

  “家中发生这么多事,我不想让您老人家再操心!”

  许大麟伤感道:“你真要走?”

  “对。”许杰坚定地道:“爹,你如果不放心,可以叫丁源过去照顾我。”

  “这……也好吧!”

  许杰叫丁源收拾一些衣物。

  两人第二天一早就离开许宅。

  丁源在路上纳闷问道:“五少爷!”

  “是小少爷。”

  许杰纠正他道,皱起眉头。

  “小少爷,他的死——”

  丁源吞吞吐吐地,许杰冷笑道:“你想问是不是我杀死了那小杂种的,对不对?”

  “唉……我是有些不忍心吧。”

  许杰面色冷酷地道:

  “我告诉你,始作俑者是那贱人,是小杂种的亲娘害死他的!”

  “怎么会?”

  “不用怀疑!”许杰语重心长地道:

  “不需多久时间,他们的狐狸尾巴就会露出来了……”

  “小少爷,你在指——’

  “我要你来,就是要你作证人,让你亲眼目睹他们的真面目!”

  “我不懂小少爷的意思……”

  许杰冷笑道:“现在不懂没关系。”

  “……”丁源不语。

  “反正不会太久了。”

  所有的仇恨,就要解决了。

  许杰相信吴老彬和王小萍不会放过自己的。

  当然,自己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山上那间屋子,就是解决仇恨的所在。

  ******

  许杰回到木屋。

  他看到自己手上的印记已经到了手臂上。

  而身上的红肿也越来越多。

  甚至已蔓延到脖子来。

  许杰哭了,他躲在绵被里哭泣。

  丁源问他道:“小少爷,是不是不舒服?”

  “滚开!不要来烦我!”

  “小少爷……”

  许杰嘶吼着道:“你滚!你滚!”

  丁源只得叹气离开。

  许杰一人啜泣不已。

  ——为什么要再死一次呢?

  ——宁愿上一回就死在山沟中,也不用弄得今天要变成一个妖怪了。

  许杰在饮泣中睡去。

  梦里,他又见到血魔!

  许杰气喊道:“你快走!我不想看见你!”

  血魔的声音像是风中的刀那样锐利道:“我们是—体的。许杰!”

  “你胡说!”

  “我没有胡说!”

  许杰摇头恨道:“你撒谎!撒谎!我不是你,不是!”

  “是的,你是!”

  血魔目透红光道:“看着这个印记吧!”

  血魔的双眉眉心之间,有一个血色印记!

  就跟许杰掌心的印记一模一样。

  血魔缓缓道:“你的印记会慢慢爬到你的眉心,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许杰惊骇道:“不!我不要!我不要变成你!”

  “注定好了!一切都注定好了!”

  “求求你。你找别人吧,求求你!”

  “许杰,踏入魔界是你的荣幸啊……”

  “我不想成为妖魔!不想……”

  血魔冷冷地道:“傻瓜!天生万物予人,人无一德以报天,进入魔界吧.许杰!”

  许杰摇头哭泣道:

  “我只想做个人,一个平凡人,求求你,血魔,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血魔冷然道:“来不及了!”

  “为什么!为什么?”

  “我的元神已经和你的肉体合为一体了!”

  许杰突然恨声道:“我那就毁掉我自己!”

  “哼!愚蠢的人类!”

  许杰惨笑道:“只要我一死,你也就不能寄生在我身上了!”

  血魔狂笑道:“许杰啊许杰!你不要作些无谓的反抗,告诉你,那是没用的!”

  许杰冷冷道:“只要我死了,就一切都好了……”

  血魔道:“你不想杀掉那对狗男女吗?”

  “想!”

  血魔怂恿道:

  “只要你成为我,就是无上魔力!你要杀死他们,比杀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许杰道:”我先杀掉他们,再毁掉我自己!”

  血魔怒道:“无知小辈,你太令我失望!”

  血魔袍袖一扬!

  许杰立即被血海探渊所吞没!

  他十分痛苦,像是有人在撕裂他的身体一般!

  ******

  现在,他要喝三头羊的血才足够,否则他就非常的痛苦!

  等到连动物的血也不能满足自己的时候。

  又该如何呢?

  “难道要我喝人血吗?”

  许杰奋力摇头。

  像是极力想甩开这个可怕念头一样。

  他不想再愈陷愈深了。

  每天生啖鲜血的过日子,与魔鬼又有什么两样?

  许杰面露残酷的神色道:

  “即使要喝人血,也要喝吴老彬和王小萍那对奸夫淫妇的血!”

  就在许杰贴着—头羊的脖子吮血的时候——

  丁源恰巧从外头回来!

  他手中的食物、药材散落掉地,震惊道:“你在干什么?”

  许杰缓缓抬头,瞄了丁源一眼。

  他也不想多作解释。

  又迳自低下头去吸血!

  丁源过来抓着许杰道:“小少爷,你在于什么你知不知道?”

  许杰惨笑道:“我在吸血!你没看到吗?”

  “天哪,你不要吓我!”

  许杰吸干了最后一滴血,冷冷地道:“看看我的嘴和牙齿吧!”

  上面的鲜血怵目惊心。

  而那干瘪的羊尸,也已说明了一切!

  “小少爷,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许杰道;“我要活下去,就得喝鲜血!”

  “我不能相信……”

  许杰突然敞开自己的上衣!

  上面密布着红色的肿块。

  就像是许杰自己的另外一层肌肤一样。

  “这你该相信了吧,丁源!”

  “啊……”丁源瞪大双眼。

  许杰冷然再道:“或许,你再看看这个!”

  许杰指着身上的红色印记。

  “那是——”

  许杰接答道:“血魔的印记!”

  丁源像是如遭电殛地楞立在当场。

  他不能也不愿接受这个残忍事实!

  许杰冷冷地说道:“这个印记到了我眉心的时候,我就是魔界中无所不能的血魔了!”

  丁源双腿一麻,软趴在地上。

  许杰冷冷地道出一切。

  从他遇见吴老彬开始,到无意中窥见吴老彬和王小萍之间的奸情。

  一直到他被杀弃尸于山沟,最后才又复活——


 

 
分享到:
出塞
三字经50
海的女儿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1
“焚书坑儒”油画
三字经13
三字经71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