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狗仔艳遇记 >> 第十章 爱钱的探夹查某

第十章 爱钱的探夹查某

时间:2014/3/6 8:05:02  点击:3269 次

    夜已深,月升得很高。

    月明如水。

    苟雄踏着月色走到街口,远远已看见一间‘吉祥客栈’。

    “哇操,总算找到客栈了,非得好好祭一祭五脏府不可,然后,找个查某来马杀鸡(按摩)。”

    想着,脚步不由加快。

    “嗤嗤嗤!”

    突然,三面点寒光,破空声响,疾向他射来。

    哇操!苟雄立即疾转上身,双袖齐飞,“霍霍”两声,那三四寒生便给他扫人袖中。

    暗器是从左面,一幢妓院的二楼射下来的。

    他抬头望去,就看见了一个人。

    “哇操,是冷血。”

    冷血正凭栏望着苟雄,滋牙冷笑!

    “嘿嘿!”苟雄也不甘示弱的冷笑。

    冷笑未止,他人已凌空飞去。

    “啊!空中飞人……”

    街道上行人见状,不由都惊叫失声。

    当苟雄落在栏杆之上时,冷血已不在那里。

    原来,苟雄身形飞起的时候。他的身形亦横越栏杆,凌空一个翻滚,翻上了二楼的滴水飞檐。

    苟雄看在眼里,乔形在栏杆上一落又起,上了清水飞低冷血双不在飞檐之上。

    他上了屋顶,再向西箭一般飞掠而去。

    “哇操,想跟我玩捉迷藏,嘿嘿,半夜里起来晒太阳,还早得很哪!”

    苟雄嘴里说着,脚下一步也不放松。

    一重重的瓦面,飞也似的从他们两人脚下飞退。

    冷血的轻功居然不赖,一连十几个起落,才被苟雄追近。

    他大概知道,要摆脱苟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于是收住了身形。

    冷血就落在一个庭院之中。

    这座庭院显然已荒废多时,庭中野草丛生,萧瑟不堪。

    冷血就站在野草丛中。

    他才站稳脚步,苟雄便在他的对面落下。

    冷血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苟雄一眼,称道:“身手不赖嘛!”

    “鼻子鼻子(彼此彼此)!”

    苟雄说着,目光一扫,说:“这地方不错。”

    冷血道:“所以,我选择这地方和你来一闪谈判。”

    “谈判了?”

    “不错!”冷血道:“因为,我并不想和你用武力来解决这件事。”

    “哇操,那这是什么东西?”

    苟雄双袖一抖,四支飞镖从袖中摔出来,散落在地上。

    这正是冷血,方才用来暗算他暗器。

    冷血瞥了一眼,道:“如果,连这四支飞镖你也躲不掉,我们根本就不用谈判了。”

    “你倒是一个识时务的人。”

    “如果我不识时务,又怎能活到今天。”

    “因为,没有把握杀我,所以你就厚着脸皮来找我谈判。”

    冷血没有否认。

    “我从来不做傻鸟,当然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也从不想与人持个同归于尽,更不想死在别人手里。”

    “难怪你只是在树上留字,不肯等我们走过来。”

    “当时我已经看出,你是一个高手。”

    “哇操,你当时离开,想必是先去打听我的来历吧广“正是!”

    您正在阅读的这部小说是由冰b火h岛dao,友情贡献

    “打听到没有?”

    冷血道:“我派去打听的人,还没回来。”

    苟雄又猜说:“见我从下面走过,哇操,干脆就先试我一下罗?”

    “好住在(幸好)!我先来这一招,结果试出你的身手并不在我之下,也许比我还要好。”

    “你相信自己判断,没有错误吗?”

    “我也算是老江湖的人。”冷血傲然道。

    他冷然一笑,又道:“不过,你我若是拼上了,结果一定是同归于尽。”

    “是吗?少瞎子放炮—一乱弹!”

    冷血未理会,又遭:“我并不喜欢这种结果。”

    “哇操,喜欢的脑袋是阿达(坏了),不过,这种结果若是无法度(没办法)避免时,就是不喜欢也要接受的。”

    “事在人为,你我只要真的有意思,避免这种事的发和,岂会避免不了?”

    苟雄一笑不语。

    有顷,苟雄才道:“哇操,你打算怎样和我谈判?”

    冷血沉吟了下,说:”江一郎既然找到你,你又鸡婆插手这件事,这样好了,告诉我那样东西在什么地方,那笔收入三一三十一,我们三人分了,瞎款(怎样)?”

    苟雄心中更加奇怪了。

    畦操!

    这其中真的有秘密!

    究竟是什么秘密?

    江一郎到底有没有隐瞒真相呢?

    苟雄不动声色,准备从冷血口中套出事实真相。

    他摸着下巴,佯装不大满意的道:“三个人均分?”

    冷血微怨说:“你们应该满足了,东西虽然在江一郎手中,可是他根本就无法脱手一而我正好有这个门路。”

    “哇操,什么门路?”

    “现在说出来就不值钱了,东西拿来再说怎么样?”

    苟雄脱口说道:“哇操,到底那是什么东西?”

    这句话冲口而出,他想收也收不住。

    “去呀(完了)!说溜嘴了。”

    冷血眯起了眼睛,不由骂道:“操你娘的,搞了半天,原来你还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呀!”

    “我娘嗝屁了,你想操也没机会啦!”苟雄说:“我们不妨先谈谈“我看你还是先回去,跟江一郎那小子谈谈再说吧!”

    语声甫落,他突的暴退。

    一退就是两丈,退到了那道残缺的月洞门旁。

    苟雄正想迫前,冷血已停下身形,道:“这一次不要再追了。”

    “不追可以。把我骗来这里磨菇了大半夜,最起码给我一个明白。”

    “想明白可以去问江一郎。”

    “我也不是只傻鸟。”

    “我知道。”

    “既然不是只傻鸟,又岂会舍近取远嘛!”

    冷血邪笑道:“我所以叫你不要再追了,只不过不想你再浪费气力。”

    “你意思是说,这一次我一定追不到罗?”

    “不错!”

    冷血一顿又说:“因为这一次,我不会在屋顶上出现,给目标让你追的。”

    “无论在屋顶或是地上,哇操,我照样稳达达(有把握),把你速到的。”

    冷血承认道:“我知道你轻功比我好,可是,这附近的环境我却是比你熟。”

    话语未完,他身形又动,闪入那月洞门的后面。

    苟雄纵身急追。

    他纵使以月洞门门外,冷血人已不知所踪。

    冷血并没有讲白贼(说谎),附近的环境他的确熟悉得很。

    他本来就是磐石县的居民。

    苟雄在磐石县还不到一天,这之前,他当然更不会走来这幢废宅。

    在这个完全陌生的症境中,就有如瞎子骑百马,瞎撞。

    何况现在又是黑夜。

    他在黑暗中走了好一会,才走出废宅门外。

    可是,现在自己身在何处,他却完全莫宰着(不知道)。

    门外是一条小巷。

    出了这条小巷是长街。

    上已经没有行人,他想找人问路也不能。

    好在天上还有月,他又没有忘记,江一郎告诉过他的门牌号码……

    他可以借着月光,慢慢找,终究会让他找到的。

    苟雄打算再见江一郎一面。

    因为,现在他多少已有线索,知道冷血追江一郎是为了一样东西。一很值钱的东西。

    那件东西如果不值钱的又岂会惊动冷血这个杀手?他边走边想,忽然冷卷之中窜出一个人来,抓住他的手。

    苟雄不由吃一惊,以为是歹人,正想要出手破解。

    那人竟开口低声说:“年轻人,进来里面杀一下,怎样?”

    闻言,苟雄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人并非什么歹人,而是个三七仔—一皮条客。

    “哇操,我不还有事要办……”

    话语未了,那人抢先说道:“天下没有比这事更生要的了。”

    说时,强拉他进了巷。

    真的没想到,漆黑的小苍中还别有洞天。

    巷尾有一幢宅院,挂着红灯笼,上面写着“百香字”三个歪歪倒倒的字。

    这时年约五十开外,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葱”,笑脸相迎客说:“公子请上座。”

    “姑娘们见客了!”

    三七仔按下苟雄,又转身出去拉客人了。

    门帘掀起,走出一排少女,燕瘦环肥,货色还真不少哩!

    老葱热心介绍道:“咱们这儿有爱媚,沙莉,奶包,玫瑰,不但长得标致,而且各个都很红,不知道公子看上了哪一位?”

    那一排少女,频频向苟雄送秋波。

    苟雄未到过花丛,以为他都不满意,于是又说:“除了此外,咱们还有开罐头的游戏。”

    “哇操,什么叫开罐头啊?”

    老葱笑答道:“暧哟!就是开包嘛!昨个咱们这儿,来了个幼齿的小琴,你想不想试试?”

    “咳,这嘛……”

    苟雄脸红了。

    “别害臊!”老葱作主道:“就是开罐头啦,小琴不晓得那辈子修来的福气,碰到你这人好恩客。”

    话语甫落,三七仔仓促奔人,说:“妈妈,不好了,吴头儿临检来了!”

    “新来的小琴还没有上揭,查出来就是个麻烦!”

    三七他应诺一声,连忙转身上楼。

    老葱出房门,迎面看到三名捕快,退自进客厅。

    她一右叫伙计倒茶,一面请吴捕头上坐。

    老葱笑脸说:“有一阵子没有看见头儿了,瞧你心宽体胖,又发福了!”

    “嗯!”

    吴捕头边翻看着簿子,边冷冷地说:“叫她们把捐照拿出来!”

    “是的!”老葱说:“你先抽口烟。”

    “快点,我们还有好几家儿呢!””

    老葱好不自在,对三七仔说:”你们特在那干吗?死人哪,叫姑娘们都到门口立正站好,把捐照拿出来!”

    “你们有没有黑捐?”吴捕头板起面孔。

    “您这是什么话?百香院也不是新字号,姑娘们个个上捐,要有黑捐,查出来我们认罚!”老葱笑眯眯道。

    在百香院二楼,小琴的木牌被除下,三七仔对小琴说:“快,清窑儿的来了,躲一躲吧!”

    曾经哭过很久,双眼红肿的小琴,吃惊道:“怎么啦?”

    “姑奶奶,你没有上捐,查出来还得了?来,到外头躲一躲!”

    三七仔说着,拉了小琴跑到骑楼,把她藏起来。

    这时,姑娘们都已一个个站在自己的房门口,吴捕头拿着捐照在点名。“爱媚!”

    “哎I”爱媚上前一步。

    吴捕头看了看相照,说:“站到那边!”

    随之,继续叫:“沙莉!”

    “哎!”沙莉应着。

    吴捕头看了看她,说:“站地边!”续叫:“奶包!”

    “哎!”

    奶包行前。

    “站那边!”吴捕头又叫:“玫瑰……一

    同样核对之后,叫她站到那边。

    躲在骑楼的小琴,思前想后,是越想越生气。

    自己原是有家有娘,因被舅妈的骄头郑四海串谋欺骗,用了袋面粉,骗得她母亲捺了手印,在卖身契上,诓她进城里做女工,其实带她到此当妓女。

    她想到这里,她痛恨舅妈!

    她痛恨那郑四海!

    想到自己嚷着要回家时,竟这这万恶的保镖,和老葱痛加鞭打。

    更使她痛不欲生的,是保镖悄然进入她的房间,镇皮笑脸的扑向她,她逃避想拉开门走,竟被保镖抓住,扯破她的衣服,按倒在坑上……

    保镖以最快的速度,脱下自己的衣裤,一只手握老二,就朝她下体戮进去。

    她立时觉得,有一又粗又长的怪物,闯进了她的体内,突感一阵疼痛。

    “好紧哟!嘿嘿……”

    保镖色眼淫笑着。

    她一进不知怎么办?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手去推保镖,口中不停的叫道:“你这畜生…,你,你不是人,走开……滚出去…”

    那保镖见她高叫,急忙用自己手掌,按住她的樱桃不口,随之,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在她面前比了比,沉声威协道:“你再叽叽哇哇乱叫,我就在你脸上留下两道漂亮的记号。”

    “你敢?”

    “那你大可以试试!”

    说完,保镖手中的尖刀,贴近她左脸颊,一股冰凉透入肤中。

    她被保镖凶恶的表情和明晃晃的尖刀,吓得差一点尿出,一颗心怦怦的乱跳!

    保镖见她呼成这样就更加的放肆。他暂时停止攻击,身子一趴,便用嘴去强吻她。

    他不断的吸吮,并且将舌头伸入她口中搅动。

    吻过了一会儿后,伸出双手按在她那对又坚,又挺的乳房上,使力来回的揉捏着。

    忽地将她乳头捏住,轻轻往上拉,使得整个乳房高高突起,一下又往下压挤。压得现房成为肉饼。

    就在保镖一揉,一提,一拉,一拨的挑逗下,她的呼吸逐渐急促,浑身发酥,娇嫩的粉颊上泛起一片红霞。

    保镖见此情景。一头埋在高挺的山峰。含住乳头,一阵疯狂吸吮着。

    这时他的老二呢?也没有闲着,由浅入深,慢慢的开始运动。

    “哎—一呀!”

    她的双腿本能的夹紧,使得老二欲进不能。

    “我的天,痛……痛死人家了……”

    保镖见无法得逞,威胁道;”臭婆娘,快把腿松开,让老子进里面去!”

    “不……不要……””放心!死不了的,痛过一阵后,你就会爽歪歪的。”

    “我我怕……”

    保镖接口道:“怕鸟呀?先苦后甜,我轻一点就是了。”

    说完,将她的两腿分开。

    粗大的老二,又猛然刺进去!

    “噢……。”

    “你的洞真秀气,夹得老子好爽!”

    紧接着,他用力的抽送。

    她只觉得额头冒汗,秘部涨痛,两腿好像要分家。

    “哎哟……哼……嗅……呜……”

    保镖不管三七二十一,猛力的向前冲刺!

    不一会儿,她只感到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漆黑,突然间昏了过去。

    在昏厥之前,她隐隐约约觉得,有一道液体由自己下体流出。

    保镖高兴的说:“落红了,嘻嘻!”

    他不禁洋洋得意,满足笑了起来。

    在笑声中,她幽幽的醒来,仿佛作了场噩萝!

    她遭遇到有生以来,所未遭遇过的惊惧与痛楚。

    事后,还受到老葱的唾骂:“不要脸!不店儿,你伯寒尘,背地里勾引起男人来了,这一回你还是贞节烈女吗?呸!天生的下三滥!”

    又骂:“我先不给你嚷嚷出去,嚷嚷出去人独羞死,给我好好的混事,这一回先饶了你!”

    小琴抚着创痛的身心,难过躲着略泣。

    突然,小琴听到了:“阿芝,这边站!”

    她定神地用耳朵去听,并移步往内看。

    “都齐了吗?”吴捕头的声音。

    “都齐了!”三七仔回答声。

    “同个房头?几个姑娘?”

    “十四个房头,十个姑娘!”三七仔答道。

    “另外四个呢?”

    “那四个是空的!”

    吴捕头点了点头,把捐照本交还三七仔。一挥手便走,一行走过骑楼前。

    小琴突然推门现身,走向吴捕头叫:“大老爷!”

    吴捕头停步,小琴叹的跪在他脚下,不住地嚷:“大老爷,大老爷!救救我呀!您救救我呀!”

    跟在吴捕头后面的老葱,三七仔吃惊不已!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黑捐吗?”吴捕头冷冷地道。

    “这个……”老葱在想法子。

    “别这个那个了!”吴捕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的女儿!”老葱头计上心头:“新到这儿,您费心给了吧!”

    “不!”小琴说:“大老爷,我是好人家的人,他们骗我到这里来的!”

    老葱叱说:“这孩子装疯卖傻,你别听她那一套呀!”

    “你放心!”吴捕头道:“我也不会听你那一套,公事公办,带走!”

    老葱着急了,立即向三七仔递眼色。

    三七仔会意点头,立刻奔进屋里。抓了几张银票出来。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鬼都贪财,更别说是人了。

    吴捕头也不走了,他主站在大门口。

    “啪哩啪啦……,”

    三七仔冲出,揣给他两张银票。”

    “嘿嘿!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吴捕头拿起银票,看了一眼,每张的面额都是纹银五百两。

    哇塞,不少哩。

    然后,他的目光分看老葱,和三七仔,最后落到小琴的脸上。

    “你们是想贿赂?”

    “不不…”

    老葱立刻否认,随之又向三七仔猛摇头使眼色。

    三七仔连忙上步,又递两张银票。

    老葱补充道:“头儿,你太辛苦了,这是咱们百香院小小一点心意,请头儿不要拒绝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收下了!”

    吴捕头折起银票,大刺刺的揣入了自己的怀中。

    “自己的女儿好好管管,别给我添麻烦!”

    老葱恭敬道:“是是是!”

    当下,他的手一挥带着属下离开。

    “贱婢养的!”

    就在这时,老葱突然出手,抓住小琴的头发,不管她死活就往屋子里拖进去。

    “哎……”

    保镖,三七仔也跟人内。

    老葱拖着小琴,穿过了厅堂,这幕情景苟雄全看在眼里,但他并没什么反应。

    工夫不大,小琴被拖进了密室。

    “跪下!”老葱怒骂道:“臭丫头!”

    小琴无可奈何,含首泪水跪下去。

    “你告得好呀,”

    她低头落泪,一句话也不也吭。

    “啪!”

    老葱气得打她一掌,叱责道。“瞎了你的眼,告诉你、怕我就不干,干我就不怕,不用打官司,我他妈的就跟吃炸将面似的,都叫你们告倒了,那还得了啊!”

    “呜呜……,”

    小琴一味的在哭泣。

    老葱继续骂道:“看见了吧!捕头,捕头他妈的;跟我他妈的有交情,听着,我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在这摆着,不怕什么阵式,有种的只管使出来!”

    小琴还是没敢吭声。

    老葱转对保镖说:“把那买卖拿来!”保镖头一点,走近炉子前,拿起把烧红的烙铁,吐了一口口水。

    “滋!”的声响。火红的烙铁上,登时冒起一股白烟。

    烙饼热度,由此可以看出。

    老葱接过烙铁后,直逼小琴说:“你他妈的刁花儿,老娘我专他妈治刁花儿!”

    “不……”小琴花容失色,吓得直呼:“不要,不要……”

    “嘿嘿,看你以后还刁不刁?”

    眼看着烙铁就要近身。

    “哎—一呀!”~

    就在这节骨眼儿上,老葱的腕一麻,手中的烙铁应声坠地,正好烫到自己的脚。

    “哇操,小心点!”

    老葱和保镖循声望了过去。

    只见苟雄手拿着树叶,懒洋洋靠在门口。

    “小子,这地方你不该来,快点滚出去!”

    言论,他便走过来,伸手要推苟雄。

    苟雄眼明手快,左手一探,右掌抡起即劈,保镖的后颈中掌,顿时趴地晕厥。

    老葱见状,颤声问:“你,你想要干什么呢?”

    “哇操!你不是要我开罐头吗?现在我看上了她。”

    说时,苟雄举手指向小琴。

    “呵呵!”老葱勉强笑道:“公子,我跟你安排的也正是她啊!”

    苟雄怀疑说:“是这样吗?不过,这个罐头我要带回去开!”

    “那怎么成!”老葱笑容即失。

    苟雄反问:“哇操,为什么不成?”

    老葱回答道:“因为……因为,她是我花大堆银子,好不容易买来的。”“真的吗?”

    苟雄不由一笑,说:“那你开个价吧?”

    老葱打量他一眼,然后伸出两只指头。

    “什么?两千两……。”

    “不不,是两百两。”

    “这不差不多!”

    语毕,苟雄探手入怀,取出了数张银票。

    他向小琴招手道:“姑娘,过来吧。”

    小琴脸露惧色,迟迟不敢增上前。

    苟雄朝着老葱说:“哇操,你瞧瞧,刚才把她吓坏了,这个损失你要负责赔偿。所以呢,我要扣你一百两。”

    “咳……”老葱正欲分辩。

    苟雄把银票塞给她,坚持道:“哇操,什么?咱们就这么搞定。”

    话语甫落,上前接起小琴就走。

    老葱想要阻止,又怕苟雄发飚,因此只有作罢!

    走出了黑巷,苟雄抓了把银子。递给小琴说:“拿着,回去做点小买卖。”

    小琴感动流下泪说:“多谢公子相救,小女子永生不忘,公子您的大恩大德”

    言讫,她仆身跪地就拜。

    “哎呀,小事情啦!”苟雄忙扶起她,柔声说:“天色已晚,快点回家去吧!”

    小琴点点头,转身举步离开。

    “唉!”苟雄不禁叹息道:“没有杀到,反而赔掉一百两!”

    夜更深。

    月升得更高。

    苟雄做了件好事,人有一点疲倦,但是。他仍打算找江一郎了解真相。

    他好不容易找到了江一郎家的巷口,一个人就从巷内疾奔了出来。

    一个书生装扮的青年。

    如果不是苟雄及时闪避,那个书生就会撞在他身上。

    “哇操!”

    他信手抓住了,那个书生的袖子。

    “哎……啊……”

    那个书生一声怪叫,死命冲出出去。

    裂帛一声暴响,那个书生的衣袖,硬硬给扯了下来。

    但是,他还是像发了疯的牛,继续狂奔。

    “哇操,喂!你的袖子……”

    苟雄抓着那只断袖。不由得一呆!

    这个人是谁?

    为什么像中了邪一样,走得这样仓惶?

    莫非小巷内发生了事情?

    这要是真的话,有可能就发生在江一郎的家中。

    一想到这里,苟雄连忙冲人卷内,找到了江一郎的家。

    大门虚掩着。

    苟雄推门跨入,整个人便怔在当场。

    他除了看见江一郎,还看见一个死人。

    十七两翘翘的人。

    死人脸朝上,嗝屁在江一郎的脚下,一张脸已经成了马蜂窝,上面布满了鲜血。

    这个死人,苟雄一点也不陌生,刚才还和他玩捉迷藏游戏。

    他就是冷血!

    “哇操,这是真的吗?”

    苟雄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有毛病。

    他的目光,当然没有毛病。

    一点毛病也没有。

    嗝屁地上的人,的确是冷血。

    江一郎傻瓜一样,站在冷血尸旁,手中拿着一支半尺长短,拇指粗细,闪闪生光的铜管,就像钢笔手枪。

    苟雄只是一怔,便急步上前,轻叱道:“哇操,是你杀死他的?”

    江一郎如萝初醒,把手乱摇道:“不是我,不是我!”

    “是谁?”

    “不知道,我们在说话,突然轰的一声,他就嗝屁了。”

    苟雄目光又落在冷血的脸上。

    只见冷血的脸都是血洞。

    冷血盯着他脸上,惊叹道:“哇操,好厉害的火镜子!”

    江一郎颤声道:“他是给火药暗器射死的。”

    “我知道了!”

    他目光转回江一郎。忽然问道:“你手中拿的什么东西啊?”

    江一郎看着手中那支铜管,道:“不知道:”

    “给我。”

    江一郎毫不犹豫的,将那支铜管递给苟雄。

    苟雄接在手中,仔细的看了了会儿,才道:“这支铜管是发射炎药用的。”

    “冷血脸上所中的火药,莫非就是由这支铜管射出来的?”

    “很有可能。”

    他再仔细一看,脸上倏的一变,说:“这好像霹雳堂的火镜子!”

    江一郎大惊道:“霹雳堂!”

    “你这铜管那里来的?”

    “一个人丢给我的。”

    “谁?”

    苟雄不耐道:“你怎么搞的,问你什么都是不知道,那还搞个屁!”

    江一郎委屈说:“是真的嘛!”

    苟雄无可奈何道:“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详细说给我听,不可以说谎。”

    江一郎贺词说:“我刚刚准备进房睡觉,谁知道卡的一声,门闩突然断成两截,随即冷血就推门进来。”

    苟雄回头望去。

    那条门闩果然断了。

    “后来呢?”

    “我怎的也想不到,他会这样走进来、我吓得两腿有点发抖,人也被他逼到那边墙角,跟着就问我…”

    苟雄追问:“问你什么?快讲。”

    江一郎回答:“他一直问我,将那件东西放在什么地方?”

    “那件东西吗?”

    “我也不知道。”

    “哇操,又是个不知道!”苟雄不悦道。

    “是啊!”江一郎苦笑说:“我正在莫明其妙,准备问清楚他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下非单奇怪的声音。”

    “哇操,那声音从那一个方向发出来。”

    “房间那边。”

    “冷血有没有发觉?”

    “应该有。”江一郎道。“否则,他不会突然回头,向那边看,一回头,他就惨叫一声,用手捂前脸……”

    “哇操,当时你又怎样?”

    江一郎不急不缓道:“我大吃一惊,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几步,也就在这个时候,那支钢笔手枪,不,那支铜管向我丢来了。’”

    “你接在手里,有没有想到要走过去看个究竟呀?”

    “有”

    “那么你看到了什么?”

    江一郎摇头道:“我才抬脚,冷血就蓬的倒了下来。”

    他脸露惊惧之色,接着说:“我不禁又望向他,却看见……看见他的脸上,一个洞一个洞的,洞上还流着血,才知道他被人用暗器杀死了,我当场就吓呆啦。”

    “然后是我登场,推门进来。”

    “是的!”

    苟雄沉吟一下,举步走向屋子,那个唯一的房间。

    江一郎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房间里面没有人,所有的窗户全都打开。

    苟雄走到窗前,探头往窗外看了一眼。

    窗外是另一条小巷。

    小巷深长,却一样连个鬼影子了没有。

    苟雄一面控望,一面道:“这些窗户本来就是开着的吗?”

    “是的。”

    苟雄的目光落在窗台上,道:“哇操,这个窗台上有被人踩过的痕迹。”

    “是不暗算冷血的人?”

    “不知道。”苟雄紧跟着说。“也许是吧!”

    他转身又道:“这屋子前后两条巷子,有没有相连?”

    “没有。”

    “那么用火镜子射杀冷血的,并不是那个书生罗!”

    “那个书生?”

    苟雄告诉他说道:“方才我在屋前那条巷子的巷口,着见一个书生打扮的人,哇操,他非常紧张的从里奔出来。”

    他扬起手中的那截袖子,又道:“我一把抓住他的衣袖,他惊呼失色,将衣袖扯断,像疯牛一样跑走了。”

    江一郎望了那袖子一眼,说:“这是陈家有行的细锦。”

    “你肯定没看走眼?”

    江一郎自信道:“除了陈家布行,这个地方相信没有人,能够织得出这种衣料。”

    苟雄这才留意到那幅衣袖,无论布料,织工都非常精巧。

    “哇操,这种衣料的价钱,人恐不会便宜。”

    “陈家布行的织锦,本来就是有钱人才能够买得起的东西。”

    “哇操,这么说每一匹衣料,相信都不会相同的罗。”

    “据说是这样。”

    “哇操,那拿这到陈家布行一问,不难知道这幅布是卖给了什么人?”

    江一郎迟疑道:“你怀疑那个书生,和冷血的被杀有关系?”

    苟雄点点头。

    “你不怀疑我?”

    “哇操,你不没有说谎,我可以看得出来。”

    江一郎感动的道:“你这样信任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现在,我应该怎么做呢?”

    苟雄想了一下,道;“只有上衙门去报案。”

    “衙门?出了人命案子,不去衙门报案,怎么成?除非你打算不再这里住。”

    “我并没有这个打算。”

    “作为一个常人,遇上这种事。就必须通知官府,由官府派人来处理这一具尸体”

    “我明白了!”

    苟雄补充的道:“另外有一点胸也要明白,我虽然相信你,哇操,这里的捕头未必相信以报案的结果,你可能暂时被关起来。”

    江郎分辩道:“这个事不是我……”

    苟雄坦然的笑道:“‘哇操,我相信不是你,可是有谁能够证明。我进来的时候,冷血倒在你的脚下,你手中拿着射杀他的暗器,除非我将这件事隐瞒,否则,你目前实在无法摆脱杀人的嫌疑。””

    江一郎无言点头。

    苟雄接着道:“不过,我也是主张你在这件事未解决之前,到监牢里暂住”

    “为什么?”

    “因为,凶手杀害的对象,恐怕并不是冷血,而是你!”

    “怎么会呢?”江一郎变色。

    苟雄仔细解释:“我跟你分手后,本来准备在附近找一间客栈休息,却在街上遇到了冷血,他用暗器袭我……”

    江一郎惊问:“有没有伤到你?”

    “哇操,当然没有!他的暗器被我接下,转头就走,我追着他一直追到了一间废的庭院里。”

    “在哪里追到他吗?”

    “其实,他是有意在那里与我谈判。”

    “谈判?”江一郎楞了下。

    “嗯,他自问没有信心杀死我,所以转而其次,准备与你我和平解决这件事情。”

    “什么事情?”

    苟雄缓缓回答:“听他说,你藏起了一件很值钱的东西,他之所以追踪你,就是为了得到那件东西。”

    江一郎苦笑。

    苟雄又跟着道:“所以他建议我劝你,把那件交出来,因为他有门路把它卖掉,得到多少钱,主由我们三个,三一三十一分了。”

    江一郎苦笑问:“他有没有说明白,那是什么东西?”

    苟雄摇摇头回答:“没有!我若是出言试探,反给他知道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叫我。回来先跟你谈谈,立即抽身离开,我因为环境不熟,结果还是给他溜了。”

    “于是,你就先回来,跟我谈这件事。”

    “哇操,他说的话,无疑是条线索。”

    江一郎皱眉说:“可是,我仍然猜不透他。”

    “你还是想不起来?”

    “嗯!”

    “哇操,这也许是一个误会,他怎么会有这种误会呢?”

    “我也不知道。”

    “哇操,又是不知道。”苟雄顿了下,又遭:”想不到他离开之后,竟然直接就来找你。”

    “我了想不到。”

    “哇操,那个凶手当然是更加想不到。”

    他转头望向江一郎,又道:“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凶手带着暗器走到这里来,本来要杀的对象,不是你又是谁呢?”

    江一郎打了一个寒噤。

    苟雄的话实在大有道理。

    他颤声问道:“可是凶手为什么改变目标,杀冷血呢?”

    “哇操,大概有两种可能,一是冷血知道的事情太多,在凶手来说,也非杀不可。”

    “这么说,凶手和冷血认识。彼此之间也许还有什么关系哟!”

    “也许吧!”

    江一郎又问。“那第二种可能,又是什么?”

    “藉此嫁祸给你,一石二鸟。”

    “这个……-”

    苟雄一翻手中的钢管,说;“否则,凶手不会将发射暗器的这支铜管丢给你”

    江一郎苦笑道:“这个凶手真奸!”

    “所以我认为,你目前最好还是在监牢里头躲避一下。”

    江一郎微叹说:“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苟雄接道:“哇操,这样我也可以不必顾虑你的安危,放心调查这件事。”

    “看来我是吃定牢饭啦!”

    苟雄安慰说:“我一定会尽快找出杀人凶手,解决这件事,也好替你洗脱杀人的嫌疑了。”

    “一切就拜找苟兄了。”

    江一郎一揖到地,又道:“我现在就去衙门报案。”

    “快去。”

    江一郎转身奔出房间。

    苟雄没有跟着出去,他就在房间里搜索起来。

    他希望凶手匆忙之下,在房内遗下一些线索。

    苟雄没有失望。

    经过一番搜索,他找到了两样东西。

    一样是耳坠子。

    纯金打造的耳坠子,差不多有二分重。

    那个耳坠子掉在房门口地上。

    这是女人用的东西,莫非那个凶手是个查某?

    苟雄觉得秀奇怪。

    还有一样东酉更令他奇怪。

    那是一只黑鸦。

    长约四寸大小的黑鸦,用金属打造,却不知是什么金属?

    那只黑鸦非常轻巧,两对翅膀平薄如纸,苟雄无意中往上面吹了一口气,黑鸦的翅膀,竟然啪啪的震动起来。

    整只黑鸦简直就要凌空飞去。

    黑鸦的肚子却大得出奇,大而轻,连接头眼的地方,有一列螺旋纹。

    苟雄随手扭了几下,那只黑鸦肚便给他转了下来,肚子里空的,里面什么也没有。

    到底有什么用?

    江一郎也无法回答,苟雄的这个问题。

    那两样东酉并浊他所有的,甚至,他从来也没有见过。

    他请来总捕头茅坚。

    除了茅坚之外,当然还有其他捕快。

    正如荷雄所说的一样,茅坚并不相依的话。

    但他却相信了苟雄。

    因为,他曾经听过苟雄抓淫贼雪的事。

    经过一番调查之后,他就带着江一郎离开。

    江一郎神态从容。

    他相信苟雄,一定会很快的替他洗脱这嫌疑。

    同来的捕快,件作,将冷血的尸体带走。

    苟雄仍然留下来,他索性在这屋里休息。

    第二天一大清早,苟雄就离开了。

    茅坚派来的一个捕快,已等候在门外,这是苟雄的意思。

    因为,这地方他完全陌生,需要一个人带路。

    此外还有个捕快在旁,做什么都方便些。

    否则,他这样一个外地人,实在很难问得出什么。

    那个捕快带他来到了陈家……

    陈家是经营布匹,店名就叫做“陈家布行”。

    苟雄找到他们掌柜,递给他那一埠扯下来的袖子。

    虽然那个掌柜不认识他,但看见有捕快跟着,便知是官府中人,所以很爽快的回答。

    而且还有问必答。

    “这上你们店里卖的吗?”

    “没有错!”

    “通常每一种织锦,你们织多少块?”

    掌柜想了一下,说:“每一种织锦我们织四块,只能做四套衣服,因为,太多就不值钱了!”

    “哇操,生意人不愧是生意人,这种织锦你们都卖光了吗?”

    “只卖出了两块。”

    “咦,你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

    “因为,这种织锦织好还不到一个月。”

    苟雄立刻间:“那么你是否记得,那两块卖给了谁?”

    掌柜颔首说:“记得,他们都是老主顾了。”

    “都住在本县吗?”

    “嗯!”

    “哇操,快点告诉我,他们是谁?”

    “一个是金凯,金宝楼的老问。”

    “还有一个呢?”

    “于文裕,水夫人的未来女婿。”

    “哇操,水夫人又是什么人?”

    “水夫人你了不知道?”

    苟雄摇头道:“不知道!”

    掌柜的跟他说道:“她是这里最有钱的查某,在磐石县中青菜(随便)找个人一问,相信都可以告诉你,水夫人住在什么地方。”

    对于掌柜的答覆,苟雄非常满意。

    那种织锦既然只卖两埠,只卖给两个人,昨夜他看见从巷里奔出来的那个书生,如果不是于文裕,就是金凯了。

    这两个人并不难找。

    金宝楼就在附近,他决定先去找金凯。

    一看见金凯,苟雄掉头就走。

    因为,金凯的身上,正好穿那种织锦的衣服。

    那件衣服的两只袖子都完整无损,而且他还是一个大胖子。

    金凯的体型,几乎有昨夜那书生的两倍。

    就算他肯将这件衣服偷偷借出去,那个书生也不能穿上身。

    “金老问,今个玩什么游戏?”

    这时候,有六、七名妆扮艳丽,举止经佻的少女,围着金凯问道。

    看她们的模样,八成是妓女。金凯笑逐颜开说:“今个嘛!玩个抢银子的游戏,你们说好不好啊?”

    “好!当然好!”她们异口同声。

    其中一个间:“就不知怎么抢法?”

    金凯笑容不减,回答:“别心急。等下你们就知道了。”

    说完,“啪啪”他拍了两下手。

    此刻有名仆人,疾步进了内厅。

    金凯由自己怀中掏出一叠银票,道:“把它一张张铺在地上。”

    “是!”

    那仆人应诺,立刻依言而行。

    “哇塞!”

    妓女们见状,不由惊叹一声。

    须臾,仆人把那叠银票,铺了约有六尺四方大。

    金凯双眼淫笑道:“嘿嘿!现在咱们可以开始了。”

    “金老,是不是用手抢,看我们谁抢得多呀?”

    金凯否认的说:“开玩笑,这么容易那就不好玩了!”

    “说得也是!”

    有人在旁附和。

    也有人说:“难不成,金老问另有名堂?”

    “还是你聪明!”金凯摸了一下说话少女的下巴,道:“这些银子是我金某的父亲,用汗水嫌来的,你们如果想得到,也要付出代价”

    “金老板,究竟怎么玩,您快说呀!”

    金凯见她们等不及,讥笑道:“干嘛?又不是上床,急成这副德性!”

    妓女们不由笑了。

    金凯郑重的宣布说:“这玩法很简单,除了手之外,你们可用自己身体任何一个部位,例如:奶子,屁股,去拿这些银票。”

    “你是说……”

    金凯笑眯眯的道:“憨女人,说的白一点,就是想要银票的人,把衣服全脱了,光着身子上去,只要身体沾起的银票,全部归那人所有。”

    “金老板,您好坏哟!”

    “对呀,想这么恶毒的法子。”

    金凯阴笑道;“嘿嘿……”

    “话可是您说的?”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苟雄在旁心说:“哇操,像你这种角色,也配跟人家称君子。”

    “我先来!”

    “不!,我先!”

    妓女们一向爱财,听到有钱嫌,别说是脱衣,就是叫人干,她们也在所不惜。

    金凯连忙叫道:“别争,别争!我有的是银票,你们一个个慢慢来。”

    闻言,她们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个说:“春娇是咱们的大姐,就让她先表现吧!”

    妓女们纷纷点头。

    那叫春娇的道:“那我就不客气罗。”

    言讫,春桥毫不犹豫,立即宽衣解带。

    一会儿工夫,全身不留寸帛。

    胸前肉鼓鼓地,突起一对大乳房,指如酥,融然欲化,雨彩鲜色乳头,生动得像在好喘。

    苟雄突击察她的表情。

    春娇水汪汪的双眸,眨也不眨的注视着那金凯,并露出色魂的本事。

    金凯看得呵呵直笑,笑得全身肥肉抖了起来,口里叫着:“春娇加油啊!”

    由酥胸以至下体,都珠圆玉润,革集着女性之美。

    腰部织细如柳,乳房,肥臀更显得饱满,勾划出玲珑曲线。

    大腿的肌肉也发达,膝盖下流线型的腿肚,使踝胫急速收小,一对素足特别的可爱。

    腹部十分滑腻,深凹的脐眼,衬托出周围的丰盈,最迷人之处说是腹底两肢的交点。

    夭寿!

    洁白肌肤呈现异色,隆起的土阜间芳草迷离,这是查某成熟的象征。

    看的别说是金凯,连那苟雄也开始血液沸腾,欲火逐渐高烧起来。

    春娇的丰臀,慢慢的坐下地,瞬间工夫即沾起了一张,她拿到唇前一吻。

    “五十两!”

    “哎”

    当下,引起一阵欢呼。

    紧跟着,春娇躺下地,人如滚筒般,一来一回滚起来。

    哇操!玉腿急转。

    双峰翻腾着。

    秘部若隐若现。

    像这种活鱼生香,比那牛肉场还要动人十倍。

    春娇拼了老命滚着,口中呼呼娇喘,身上是香汗淋漓。

    她心中知道,滚得越快,汗流得就越多,汗一流得多,沾起的银票就越多。

    “大姐,加油呀!”

    旁边有个少女,蹲着帮她收银票。

    “哈哈—一”

    金凯看得乐不可支。

    苟雄看后难以克制,马上转身走出去。

    “沙”

    撒泡尿之后,这才好了些,又为江一郎担起心了。

    那个书生既非金凯,应该就是于文裕了。

    于文裕住在什么地方呢?

    是否就住在水夫人家中?

    纵然不是,到水夫人家中一问,相信也会问得到。

    于是,苟雄转向水家走去。

    捕快犹如识途老马,当下领他去水府。

    水府座落于城南。

    苟雄和那捕快,没走到城南,就在街上遇到了茅坚。

    茅坚身后还跟个捕快。

    他们全都风尘仆仆。

    茅坚叫住了苟雄,问:“苟兄要上哪里去?”

    苟雄回答:“水夫人那儿。”

    茅坚一怔道;“你认识水夫人?”

    “哇操,你以为我是谁?今天早上我才知道有这个人。”

    “你找她莫非是为了江一郎的那年事。”

    “不错!”

    茅坚纳闷说:“水夫人与这件事到底有什么关系?”

    “哇操,说实在的,我也并不是找她。”

    “刚刚你不是说,要到她那里去吗?”

    “我到她那里去,是找她的未来女婿于文裕。””这个人我知道。”

    苟雄不急不缓道:“先前,我拿着那幅衣袖去布行,掌柜的告诉我,那种织锦只卖出了两幅,一幅卖给会宾楼的头家金凯,另一幅就是卖给于文裕。”

    “会宾楼就是在布行附近,相信你已经见过金凯了。”

    “哇操,可惜他并不是我昨夜见到的书生。”

    茅坚登时笑答:“金凯本来就不像个书生。”

    “所以,我只有去找于文裕啦。”

    茅坚却说:“我认为不必找了。”

    “哦广苟雄怔了一下。

    茅坚直言道:“因为,我已知道整件事的真相。”

    “真的还是假的?”

    茅坚沉稳的说道:“开始我就假定江一郎收藏着一件贵重的东西,以江一郎这种身份的人,绝不会拥有这样的东西。”

    否则,冷血也不会等到现在才打他的主意。所以,我怀疑要是真有此事,那件东西一定不是江一郎本来所有,极有可能是得自他的头家那里。”

    他停顿了一下,接道:“因此,今早我就去拜访花炮李,经不起我的危言耸听,他进去收藏珍室内检查了一下,结果发现失去了一尊价值连城的玉观音。”

    “哇操!”苟雄惊讶道:“那值多少银子呀?”

    “少说值五千两,这不是一个小数目。”

    茅坚双手一摊,又说:“事情很简单,江一郎盗去了那尊玉观音,不小心给冷血知道了,要分他一份,于是就一连追踪了他三天。”

    苟雄淡淡一笑道:“江一郎不是那种人。”

    茅坚不以为然说:“表面看来他的确不像,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哇操,照你这么说,昨夜那个书生又怎样解释呢?”

    茅坚胸有成竹道:“也许他是得到了消息,准备打那尊玉观音的主意,也有可能是偶然路过,看见江一郎杀人,心慌之下,开溜时被你撞见了。”

    “这样虽然说得通。可是你凭什么肯定,偷去那尊玉观音的人,就是江一郎呢?”

    “在花炮李的收藏室,找到了江一郎进出李家庄的腰牌。”

    闻言,苟雄当堂楞住!

    茅坚笑眯眯问道:“如果不是江一郎去盗玉观音,他的腰牌怎会遗落在那里?”

    苟雄沉吟一下,说:“关于腰牌的事,我们先别断言,还是问问江一郎。”

    茅坚并没有反对。

    于是,苟雄先走一趟衙门。

    在衙门监牢里,他见到了江一郎。

    一夜不见,江一郎好像老了一年。

    他的眼里布满了血丝。

    苟雄看在眼内,轻叹道:“唉!你昨夜没有睡好是吗?”

    “我睡不着。”

    “哇操!”苟雄不由道:“昨天晚上我不是叫你放心了吗?”

    江一郎关切问:“是不是事情有进展了?”

    “进展是有了,可是不利于你。”

    江一郎听了,人顿时凉了一节!

    “花炮李的家里,发现失窃一尊玉观音,而且在现场还遗有花炮李发给你的腰牌。”

    江一郎忙解释:“我的那个腰牌,一直都挂在家里墙上。”

    苟雄好奇问:“那是怎样的一个东酉?”

    “是一块长方的木牌子,正面刻着篆写的李字,背面则是刻二十九三个字。”

    “二十九是你的编号?”

    “是的!”

    “哇操,那也就是说,不用腰牌,你就能进出庄院罗。”

    江一郎回忆的道:“本来是要的,不过我在那里工作了六年,看守大门的人与我已经变成朋友了。”

    “早在五年前,他们便再没有叫我将腰牌拿出来检验了,我看见这样,干脆就将它留在家中,省得一是时不慎掉了。”

    “可是,昨夜我在你的住处墙壁上面,并没有看见那一块什么腰牌呀!”

    江一郎思索着道:“但是,在冷血来之前,我好像还看见它挂在墙上。”

    “可是,你那一块腰牌,却在失窃现场被发现。”

    “是不是因此怀疑我,偷去了那一尊玉观音?”

    苟雄懊恼的说:“更惨的是,他们认为冷血追踪你,就是因为听到风声,知道你偷了一尊价值几千两纹银的玉观音,在打那玉观音的主意!”

    江一郎不禁苦笑道:“我完全不知道,玉观音失窃的那件事,甚至连那一尊王观音,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

    “如果我有心偷东西,绝不会到现在才偷,更不会只偷一尊。”

    ’‘哇操,我也是这样想,但除了我之外,还有谁会相信呢?”

    江一郎无言苦笑。

    苟雄想了一下之后,道:“如果那一尊玉观音,真的不是你所偷去,这件事就更加复杂了,我不但要找出杀害冷血真正的凶手,还要找出偷出却一尊玉观音的人,才能够还你的清白。”

    江一郎望着苟雄,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过,我既然已插手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会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后才罢手,所以你只管安心啦!”

    江一郎感激颔首。

    “哇操,只怕要相当时间,茅总捕头肯通融,暂时不提控你才好。”

    这句话却说给站在他身旁的茅坚听。

    茅坚听出话意,接口道:“苟兄真认为这两件事,和他完全都没有关系吗?”

    “我自信没有看错人!”

    茅坚轻喝道:“好,凭苟兄这句话,我就宽限他五天。”

    “哇操,有五天时间应该可以了。”

    他充满了信心。

    无论做什么事情,他都抱着这种态度。

    所以这些日子来,一件件事情苟雄都粉到了。

    信心,本来就是成功的开始。

    苟雄离开衙门之时,已经是正午时分。

    他漫步向城南走去。

    水府在城南!

    他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决定。

    这一次,他只有一个人。

    布行那掌柜的话,他仍然记得一清二楚。

    在这随便找人一问,都可以知道水府的所在,所以他没再麻烦捕快带路。

    “辘辘……”

    苟雄走着走着,冷不防一辆马车在他身旁停了下来。

    双马拉的一辆马车,装饰得非常华丽。

    车把式是个青衣中年人,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左右都是高墙,这辆马车停在这里干啥?

    苟雄他正在奇怪,那辆马车的窗帘,便给一只手掀起来。

    是一只细细的玉手。

    而这只手的主人,却不年轻了,最少也有四十岁了。

    她身上穿的,也是一袭草稿蓝衣。

    车帘子一掀起,她就笑了,笑的还不怎么难看。

    她笑望着苟雄,道:“苟大侠!”

    哇操!

    她竟然认识苟雄!

    苟雄却不认识她,一怔问:“你是什么人?我们认识吗?”

    蓝衣妇人道:“我姓雷排行第九。”

    “原来是雷九娘。”

    她抬起了另外一只手。

    雷九娘的那只左手已经齐腕断了,却装上了一支金光闪闪的金钩子。

    “笃!”的一声。

    那支金钧子,钩在窗框之上。

    苟雄盯着那支金钩,问:“哇操,你怎么会认识我?”

    雷九娘未答,只是妩媚的一笑。

    “这辆马车挺时髦的,是你的吗?”

    “不,是我主人的。”

    “你主人?”

    “也是我的表姐。”雷九娘道。

    “哇操,你表姐一定很有钱。”

    “嗯!”雪九娘道:“否则,怎么会有这样拉风的马车?”

    苟雄说:“可是,你却叫她做‘主人’?”

    “她对非常好,我无以为报,只有做她的保镖。”

    “什么啊!保镖?”

    雷九娘仔细解释:“一个人太有钱和,难保另人不把她的主意,为了本身的安全的确需要一个有本领的保镖跟随左右。”

    “哇操,这一份工作,大概还很轻松吧?”

    “轻松的很,我做了她的保镖三年,到现在为止,连一个人也没杀过。”

    “哇操,那积了不少阴德。”

    雷九娘笑道:“要是,我那柄剑却快要生锈了。”

    “真的?”

    “假的。”

    苟雄又问道:“你那个表姐是不是水夫人?”

    雷九娘一怔说:“你怎么会知道?”

    “这又有什么关系?”

    “哇操,好像你这种保镖,不是水夫人那富婆,恐怕还请不起哟!”

    雷九娘笑而不答。

    苟雄试控的道:“你这样突然叫,人将马车停在我身旁,莫非是水夫人的意思?”

    “原来你还是个天才儿童。”

    “嘿嘿,水夫人想见我吗?”

    “嗯!”雷九娘点头。

    苟雄问道:“哇操,我认识她吗?”

    “相信不会认识,她也只是听说过你的大名而已。”

    “那么,她为什么要见我呢?”

    雷九娘说:“当然有她的理由。”

    苟雄故意道:“我却没见她的必要。”

    雷九娘自信的说道:“可是,我已经跟她担保,只要找到你,你一定会随我去见她。”

    “哇操,你想要打鸭子上架?”

    雷九娘冷冷地道:“除非你不想多知道一些,关于江一郎的事情。”

    “她到底知道了什么?”

    “何不随我去见她问清楚。”

    苟雄遂道:“哇操,不瞒你说,我也正想要去找她。”

    雷九娘说:“是吗?” 

 

 
分享到:
中国史上制造冤案最多的一个皇帝
三足乌,中国古代的太阳精灵、也被看作太阳运行的使者。中国古代传说太阳中居住着三足乌,人们敬仰太阳,三足乌也被作为祥瑞的象征来崇拜。据说由于三足乌一共有十只,不停地在天空中运转,导致地上遭受旱灾和灼热的煎熬。尧帝命令后羿将所有三足乌射杀,结果后羿射落九只、留下一只,从此太阳只有一个并且在傍晚落下。也有说法称三足乌是服侍西王母的精灵
影视剧中的潘金莲
宿建德江·移舟泊烟渚 (唐)孟浩然
唐朝女诗人鱼玄机为何成为一代荡妇
六、寇白门
貂蝉之死揭密 是否被关羽斩杀
一代一代枭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