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闺房勇士 >> 第十四章 一波方平又一波

第十四章 一波方平又一波

时间:2014/3/5 11:24:00  点击:2841 次
  那些扑救火势的人纷纷退卞,各个发肤焦黄,狼狈得像一枝败军。

  人群中赫见到,尹采风两姐妹在内。

  尹丹凤见童子奇势危,急呼道:“姐夫,你……你还在害人?”

  尹彩凤也是泪水盈眶,悲伤道:“大川,你何必如此?难道当外盖世英雄,真的有那么大乐趣吗?”

  解楚雄咬牙切齿,怒道:“贱人闭上你的狗嘴,老子悔恨当日把你俩抓乘之时,没有立即处死你们。”

  童子奇目光一盛道:“哇操,我早就怀疑你是柳大川了,那日,到长安时花馆杀死金枝的也是你。”

  解楚雄冷“哼”一声,闭口不语。

  童子奇继续说道:“那天,你穿了一双高制木鞋,冒充紫东来,我一扇刺在你靴底,而不见有血。哇操,就怀疑不是紫东来了。”

  “而所剩下的疑问,只是你的刀法和紫东来有点想似而己,如今看来也不奇怪:咱们三人都艺出一门,招式自然有相同之处。”

  “咻咻咻……”

  解楚雄以剑作刀刀,攻势更加包切。

  童子奇连架十三招,才喘口气说:“哇操,你利用押熊五的镖,来此勘察地形,看看是否适歙我之意。”

  解楚雄抢口道:“可惜碰上了你这个好管闹事之徒,把老了计划全破坏了。”

  童子奇接着又说道:“后来,你想利用解散镖局之时,把各地英雄一网打尽,结果可能有破绽,所以临时才装死,另外进行新的计划。”

  “杀……”

  “铿铿锵锵……”

  此刻,那些从火场追回来的盖世帮徒,也加入战圈,群豪压力立增,所以也死伤不少人。

  解楚雄“嘿嘿”冷笑,道:“你虽然知道了一切,可惜也为时晚矣,时年今天使是你的忌日。”

  童子奇叹息说道:“你做了许多缺德事,干掉不少的人命,只为了做武林霸主,哇操是不是太短命了?”

  解楚雄恨恨地道:“当日,罗老头逐我出门墙,我便暗中发下誓言,异日必然扬眉吐气,做一番事业让他瞧瞧,可惜呀可惜,他死得太早了一点。”

  “住口,你连恩师也骂上厂,哇操,你还像个人吗?”童子奇不由发火。

  “哼,他既然不仁在先,也怪不得我有义在后,十八年前,老子跟他恩怨早就一笔勾销了。”

  “哇操,史太龙也是你杀的?”

  解楚友昂首大笑,遣:“哈哈,这要怪你跟他兄弟相称了,老子以为他是老风流的关门弟子,自然不能放过。后来拼了几招才发现不对。”

  “可是,老子又岂能放他一命,而暴露自己的身份,报以,他的下场也只有死了。”

  童子奇目眺欲裂,喝道:“哇操,当夜你经过那树林?”

  解楚雄回答道:“这是他的不幸,刚巧碰上我跟赵俊,计划请午子三蛇伪装劫镖的事,所以便更不能不死?”

  “哇操,那么你几番要杀我,也基于这个理由?”

  “我岂能让老风流的门人,活得快乐又追逐?”

  童子奇恍然大悟说道:“现在,我终于明白一切了,你夺了千面人的易容膏,藏在胭脂盒里,不料杀史太龙时遗失,怕我循此线索查下去,所以先下手要把我除掉。”

  “你果然很聪明,可惜聪明的人,大多活得不太久。”

  解楚雄的话音一落,又一剑出手,剑在童子奇左肩,划下了一道长长伤口,鲜血立即进涌而出。

  童子奇几乎踉跄摔倒,尹丹凤尖声大叫“小心”,一挥所持柳叶刀,飞跃上屋顶,童子奇并肩合斗解楚雄。

  “臭丫头。”

  解楚雄一怒非同小可,短剑一摆,十成攻势有五成对准她。

  尹丹凤立刻陷入了危境。

  这时,尹彩凤见状大惊,取了把钢刀上前助战。

  解楚雄怒火更炽,骂道:“好个贱人,连你也帮外人来了。”

  尹彩凤双眼一湿道:“你连自己妻子都不放过,我跟你还有什么情义?”

  “那老子便如你之愿。”

  解楚雄手中短剑一扼,把她的刀撩开,一振腕直刺其胸。

  尹彩凤垂着泪说道:“我活着迈,有什么意思?嫁人不淑只怪自己眼瞎,我…

  …我实在太后悔了。”

  童子奇连忙飞扇,替尹彩凤解围。

  曹雪忽然道:“原来,是你这狐狸精,把我的丈夫抢走。”

  mpanel(1);

  匕首一改,斜劈尹彩凤。

  尹丹凤连忙格刀抢救,噶道:“你怎么如此不明是非。”

  “你这贱人,也不个好东西。”

  匕首一摆,又朝她刺来。

  解林雄见她们自相残杀,心里不禁大喜,短剑在童子奇面前晃一下,一剑自曹雪后背刺入。

  “哦。”

  刹那间,曹雪只觉一阵剧痛,接着精神蓦地一靖,昔日往事一一涌上心头。

  她心知难免一死,拼命向后一撞。

  解楚雄的短剑立时透胸而出,这时曹雪的双手早已准备妥当,临死抓住剑锋不放。

  “放手,放开手。”

  解楚雄拔不出剑,心中大慌,蓦觉背后生风,让过刀势,右腿蓦地扬起,踢在尹彩凤胸部。

  “喀喀。”连声。

  尹彩凤的历骨寸断,鲜血自嘴角流出,眼看也活不长了。

  童子奇这刹那间拼尽余力,招扇雷霆万钧刺出。

  “卟”的一声。

  解楚雄眉头一皱,肋下产生一阵剧痛。

  “啊。”

  他猛喝一声,弃剑弹起双掌挟着劲风,向童子奇击去,状如狂态,势如奔雷般可怕。

  “哇操,三卞六计走为上许。”

  童子奇抵挡不住,大叫一声,连忙侄身由屋顶滚下。

  “哎…呀…”

  解楚雄怪叫连连,随手跌下,尹丹凤见童子奇势危,脱手把刀射出去。

  解楚雄只顾童子奇,恕略了背后的尹丹风,等发觉已经闪避不及。

  “噗”的一声。

  柳叶刀自后背贯入。

  “哗哗剥剥。”

  烈火也渐渐的烧近,手下见帮主授首,也无心恋战,盖世帮的帮徒犹如树倒后的猢孙。

  “快逃。”

  群雄出了熊家大院,捂头一望,火势越来越大,心知不能挽救,于是纷纷的离开了。

  盖世帮也在一场大火中,烟消云散,解楚雄的野心企图,及满肚子的阴谋,也与他的尸体,一齐化为了灰尽,春雨绵绵。

  长安官道上,一骑白马缓缓而行。

  马上有个青衣少年,在霪雨霏霏之下,他仿拂毫无所觉。

  半年多江湖生涯,使得这个少年显得有一点憔悴,但也让他成熟了很多。

  这人就是童子奇。

  “轰隆隆。”

  春雷滚滚,眼看大雨即至,童子奇也被这声春雷,惊醒了过来,他捂头望一望天色,连忙拍马腹驰去。

  “啊……”

  只驰了牛里,雨势越来越大。

  童子奇浑身湿透,仍然不停奔驰。

  “嘀咕,嘀哒……”

  茅屋如昔,屋外的小鸡都躲在詹下避雨。

  童子奇的目光,一触及这一切,一颗心壹时一暖,脸上的神采也因此转优为喜。

  他跳下马,走得有点像孩子,双手在门上,一阵乱打。

  “呀”的一声。

  木门应之打开了,露出张少妇的股来。

  两人同时都怔住了,童子奇一副落拓的样子,脸上衣上都是泥巴,与往日风流潇洒,衣冠楚楚大不相同。

  胡碧一别近半年,似乎胖了不少,最令人奇怪的是,她的肚子已经凸起。

  童子奇脸色渐变,涩声问道:“哇操,小碧,你……你又嫁人了?”

  胡碧抿嘴一笑,仍上起了一团红晕,咳道:“你这个糊涂蛋……”

  童子奇仍然傻傻的,她见了不由“卟噗”—笑,轻摸肚皮道:“哇操。这孩子他跟你同姓。”

  闻言,童子奇的脸,像是一个弥勒佛,眼笑眉也笑道:“哇操,你真好,小碧,我要做老子呢?”

  说罢,禁不住抱起胡碧。

  胡碧脸上有如红霞,娇嗔道:“当心,别惊动了胎气。”

  童子奇慌忙放下她,接着在她额头上亲了下,轻声道:“小碧,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今日便补行婚礼,好让孩子早日有个爹。”

  不料胡碧却道:“孩子虽然姓童,但却属于我的。”

  “这……这……”童子奇莫名其妙。

  胡碧一抬头道:“你知道我替孩子取了个什么名字吗?”

  “哇操,一定是个好名字。”

  “他不论是男的还是女的,我都得叫他‘童史生’。”

  她忽然语气悲伤起来:“这个名字想必你也不会反对,史大侠没人替他延续香火,我决定让孩子姓童史。”

  “复姓童史,单名一个生字?”童子奇急道:“哇操,那我呢?我从来未对任何一个女孩动真情,除了你之外……”

  胡碧脸上神色微变,接着道:“一个比我更适合你的人来了。”

  “谁?”

  童子奇一回头,只见屋外一个脸色憔悴的少女,怔怔地站在雨中。

  童子奇愕然,脱口叫道:“哇操,尹姑娘,你……”

  尹丹凤的目光与他接触,眼泪夺眶而出她突然变得很大方,上前几步,冲人屋内,一把子把门关上。

  “砰。”

  胡碧此情景,灵机一动,忙道:“哎呀,尹姑娘,空湿衣会感冒的。童子鸡,快带她进去换衣服。”

  “哦。”

  童子奇温应一声,拉着尹丹凤进卧房。

  “你到外面,我换好就出去。”

  尹丹凤低声说,她身上的衣衫经雨一淋,曲线毕露,愈发诊人退想。

  童子奇不由心动,问道:“哇操,我看你换衣好不好?”

  尹丹凤娇嗔道:“去你的,又不是我什么人?怎么能看人家换衣裳?”

  “哇操,看看有什么关系?我是你的朋友嘛。”

  尹丹凤坚持道:“不行呀,要是被看到你就会胡来。”

  童子奇欺骗她道:“才不会呢,哇操,我没看过女人换衣,拜托让我看看嘛。
 

 
分享到:
《红楼中》鲍二老婆被泄欲而死的启示
青蛙王子7
木兰辞7
海的女儿
木兰辞2
唐朝太监高力士竟娶国花为妻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7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