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龙戏珠 >> 第四章 金银难挽颓形势

第四章 金银难挽颓形势

时间:2014/3/4 14:04:51  点击:2066 次
  冬天的雨既湿又冷,入夜这场大雨使宁波城内外人迹消失,赌场暂停营业,赌客们也乖乖窝在家中啦!

  阿晋仔却在于初时分来到九漩溪附近。

  此溪在前些时日淹死一批人,可是,却挡不退欲捕火鱼领赏的渔夫,所以,此地在前阵子日夜皆人潮汹涌哩!

  经过—段时日之失望加上屠府频遭劫匪“拜访”,屠永昌已被逼躲入府衙,捕鱼郎担心奖金落空,便一哄而散啦!

  阿晋仔便在此时准备来捕火鱼。

  他在昔年曾被二条火鱼袭咬过,事后,他捕捉炖食一条火鱼,料不到却增加一身的力气及双眼的视力。

  他为增加功力,他非逮到此条火鱼不可。

  不久,他跃入江中便游向江底。

  沿途的漩涡丝毫阻止不了他,不久,他已经趴在石旁眯眼寻找那条火鱼,可惜,他一时并无所见。

  他便闭气靠坐在石旁。

  良久之后,他方始浮出水面换气。

  不久,他再入江底守株待免着。

  大约又过了一个多时辰,他终于瞧见石隙的水草区内银光一闪,他一阵欣喜,立即取出二把短锥。

  银光再闪,狮头长身的火鱼悠哉的游出来啦!

  它悠游不久,便折身欲游向别处,阿晋仔趁机疾抛出二把短锥,立即有—锥射上鱼身了。

  火鱼骇然扭头,便摆尾欲逃。

  阿晋仔疾游不久,便捉它入篓啦!

  他欣然游出水面,便跃上岸。

  他迅速擦干身,便穿上衣衫掠去。

  不久,他一返家,便升火烧水啦!没多久,水一滚,他便将火鱼切成六段及放入锅内。

  锅内早巳备妥珍贵的补药,他立即放入热水及酒。

  不久,锅一上灶,他便悠哉的炖鱼啦!

  不到一个时辰,药香及鱼香已飘出,他欣然浇熄灶火之后,他—打开锅盖,便在灶前直接进补啦!

  鲜甜的鱼肉配上微苦的补药使他一吃再吃着。

  不久,他又吃光那条鱼及喝光汤啦!

  他只觉全身燥热,便返房关妥门窗。

  他运功不久,便汗下如雨啦!

  此二条火鱼原本是一对夫妇,如今阴阳之气一合而成,阿晋仔的腹内便热流滚滚,汗水更似泉水般溢个不停啦!

  他体内之杂质秽气经由汗水逐渐排出啦!

  他的各处经脉更精壮啦!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他—入定,汗水便不再出现啦!

  他神清气朗的入定啦!

  他的修为已进入一个崭新的境界啦!

  他这一入定,足足过了三天三夜余,方始悠悠醒转。

  他只觉全身空前的舒畅,不由大喜。

  他一看窗外已亮,便启窗及开门而出。

  他入厨一瞧,便内外绕行一遍。

  他确定一切正常之后,便拎水入房沐浴啦!

  浴后,他又洗净衣衫,便上街用膳啦!

  他在用膳之际暗加观察不久,便发现不少陌生的军士在街上巡视,更有陌生人在向摊贩们套话着。

  他心中有数的立即结帐离去。

  他买妥网及鱼篓,便直接返家。

  不久,他已在江内架网准备捕鱼啦!

  一切搞定之后,他欣然返家啦!

  他一近家门,立见有一名衙役及三名陌生人在门前向内张望,他立即直接上前道:“海哥,出了什么事呀?”

  “还不是那件事,真衰喔!”

  “入内歇息吧!”

  “谢啦!目前没这种命啦!”

  衙役立即率走那三人。

  阿晋仔暗暗一笑,便入内沐浴啦!

  不久,他先通知鱼贩,再欣然用膳着。

  膳后,他买妥两个大筐便直接返家。

  入夜后,他未引烛火的在房内练掌啦!

  激增的功力使他更顺畅的出招,他大乐啦!

  半个时辰后,他收招运功啦!

  深夜时分,他躺下歇息啦!

  寅初时分,他挑筐持篓来到江旁,便入江捕鱼。

  不久,他已桃走两大筐鲜鱼啦!

  他直接挑鱼交给三位鱼贩之后,他便入帐近二两银子啦!

  他欣然购物返家沐浴及用膳啦!

  天未亮,他已上榻睡回笼觉啦!

  大批的便衣及军士却在此时疲累的收队歇息啦!

  他们埋伏及巡视一夜,毫无所获啦!

  午后时分,十六名大内高手一入宁波府衙便和曹知府密谈,一个多时辰后,屠永昌以受害人身分会见他们啦!

  屠永昌叙述自己协助友人资金,却遭劫匪认为他经营赌场而连连劫金杀人,他请大内高手们速缉凶归案啦!

  大内高手们早知他的底细,便敷衍几句。

  不久,他们赴各方探访线索啦!

  三个月余之后,大内高手及密探们无功而退啦!

  屠永昌亦率亲人返居屠府啦!

  二百余名青年亦持棍在内外巡视啦!

  屠永昌在书房拨算盘结帐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不由大叹。

  因为,他用尽心机弄来的财富多转化为那两箱银票,它们早巳失踪,如今,他只剩下一些店面、田地及部分金银啦!

  他又叹口气,便思忖对策。

  曹知府已经明白表示不准他再经营睹场,他也不敢再以赌场引来那二位煞星,可是,他不甘毕生的心血落空呀!

  他猛伤脑筋啦!

  阿晋仔明知屠永昌已经返府,他因为黑虎尚未返回,他不便自行作主,于是,他央定继续每日捕鱼及练武。

  天理昭彰,作恶多端的屠永昌该遭报应啦?

  就在他返府居住十天之后,这天晚上有六十余名黑衣劲装蒙面人由屠府四周远方同时出现,便疾扑向墙外的打手们。

  吆喝声后便是一串惨叫声。

  蒙面人挥刀砍人之后,便掠入墙内。

  他们由四周朝中央一路砍杀啦!

  一向臭屁的打手们顿似枯草般挨宰啦!

  府内的下人们也跟着挨宰啦?

  屠永昌早已率亲人躲入地下密室.他们听着密集的惨叫声,每人吓得全身发抖及脸色苍白啦!

  他们暗暗祈求神佛保佑啦!

  他们暗悔自己先前的罪行啦!

  可惜,他们注定要遭恶报,不到盏茶盯间,密室的入口已被发现,立即有二名蒙面人人内挥刀逼出他们。

  这批蒙面人颇内行的立即将屠永昌及每位亲人各挟入一房内逼供,没多久,屠府的大小财富皆观形啦!

  此时正有三百余名衙役及军土赶到,五十名蒙面人立即扑去。

  现场便热闹纷纷啦!

  屠永昌则被逼不停的写妥一张张的让渡状啦!

  不到半个时辰,军士们已死伤逾九成,其余之人散逃啦!

  蒙面人一入内,屠永昌便知道完啦!

  他乖乖的速写不已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在每张让渡书上盖印及按妥手印之后,一名蒙面人反手一刀便砍下他的脑袋瓜子啦!

  其余的蒙面人便宰光屠永昌的亲人啦!

  接着,他们抱走各项财物及玷宝啦!

  他们大方的沿掠掠向东门,立见军士已不见啦!

  二人劈破城门,他们便直接冲去。

  出城之后,他们便直接掠向林内深处。

  阿晋仔早已以巾蒙面在屠府附近监视,他如今跟入林中,他正在考虑要不要跟下去,却见六位蒙面人转身朝他掠来。

  他心知自己已经泄迹,不由犹豫。

  那六人放下手中之物,便拔刀扑来。

  阿晋仔立即抢先劈出二记掌力。

  事出突然,立即有一人吐血飞出。

  其余五人向外一分,迅即又合攻而来。

  他们尚未逼近,阿晋仔已连连攻出三记杀招。

  惨叫之中,另五人已吐血飞出啦!

  立见另外十余人疾射来飞镖。

  阿晋仔把握原则,他决不让敌人或暗器接近,所以,他扬掌疾劈,当场便震破碎飞镖及震向碎片啦!

  那十余人挥刀砍散碎片,便扑向阿晋仔。

  阿晋仔又猛攻出三记杀招啦!

  轰轰声中,树飞人也飞。

  树断人身也断,迅即有八人挂啦!

  立听远方传来:“走!”

  其余之人迅即掠向林内深处啦!

  阿晋仔匆匆一瞥四周,便掠向西方。

  他不愿泄迹,便在郊林内掠个不停。

  一个多时辰后,他已停在九漩溪旁之林中。

  他又候半个时辰,便确定没人跟踪啦!

  他一看天色,便掠返家中。

  不久,他巳一身短衣裤赤足背筐前来啦!

  他一到江旁,便脱衣入内捕鱼。

  不出盏茶时间,他巳挑走两大筐鱼啦!

  他一入市场,便听见众人在谈论屠府遭大批蒙面人血洗之事,他先卖妥鱼,便边用膳边陪他们聊着。

  不久,他挑篓返家,便步向东门外。

  他一入林,便见现场除血迹,碎肉及断树外,并无尸体或财物,他立即忖道:“城民并未变及此事,莫非由其余的蒙面人携走尸体及财物啦!”

  他不便久留,便转身返城。

  他一返家,便沐浴更衣。

  不久.他欣然入眠啦!

  他对自己的武功更具信心啦!

  此时的曹知府已经灰头土脸的派人送出公文啦!

  近三百名军士之伤亡使他知道自己快保不住头上的乌纱帽,所以,他吩咐其妻及儿子清理财物啦!

  屠永昌—死,他的上百家店面内的下人们自动关门大吉,每人自认倒霉的开始另谋出路啦!

  屠府的佃户们则在耕种哩!

  整个宁波城便弥漫着血腥及不安啦!

  市场的生意一差,鱼贩也向阿晋仔叫苦啦!

  阿晋仔便决定停止捕鱼一段时日啦!

  反正,他并不缺钱,他乐得多练些掌招啦!

  他重新研阅小册上的人表及注意它们的变化,因为,他相信自己一定练偏了些,否则,他的掌招一定会更具威力。

  三日之后,他果真又顿悟不少啦!

  他更加勤练啦!

  不知不觉之中,端节又到啦!

  由于曹知府巳奉钦定免赋,加上屠永昌已死,一年一度的龙舟赛因为缺人推动而中断啦!

  阿晋仔却如往年般挑着两大筐纸钱到江边焚烧,因为,此乃其父生前所指示,他不敢违背的年年执行着。

  他今年获财甚多,加上又捕到火鱼而增加功力,所以.他加倍奉送纸钱,俾能在往后的日子更加的顺利。

  他一到江边,便摆妥一壶酒及一只烤鸡和纸钱。

  他引燃线香,便下跪谢恩啦!

  不久,他插妥香,便坐在附近的石上打量江水。

  悠听:“喂!你真无聊哩!”

  阿晋仔循声一瞧,立见一位绿衣少女在对岸一株杨柳下注视他,他立即问道:“你是在说我吗?”

  “是呀!瞧你年纪轻轻的,为何如此迷信呢?”

  “求其心安而已!”

  “无聊!世上真有江神吗?”

  “宁可信其有!”

  “你叫什么名字?”

  “程晋星,你呢?”

  “马翠音,你是本城人吗?”

  “是呀!你来自何处?”

  “陕西,去过吗?”

  “没有,离此远不远?”

  “若搭车需七日,算不算远?””哇操!够远,你来此做什么?”

  “逛逛,听说此地出了大命案啦?”

  “是的!一批蒙面人砍人劫财,连官兵也宰哩!”

  马翠音双目一瞪道:“这么大胆呀?”

  “是呀!”

  “你不怕遇上劫匪呀?”

  “哇操!我和他们无冤无仇,我又没油水可榨,怕什么呢?”

  马翠音道:“新知府快上任了吧?”

  阿晋仔怔道:“你怎知此事?不!我该说你怎关心此事?”

  “格格!我为何关心此事?我信口问问而巳啦!”

  “原来如此!不知谁是新知府?”

  “我见过他,是位好官。”

  “哇操!是谁呀?”

  “丁亥年科试状元姚龙。”

  “哇操!真的呀?”

  “不错!”

  “不!不可能!不可能是他!”

  阿晋仔又喜又惑啦!

  马翠音含笑道:“我前天曾在十里亭瞧过他,若无意外,他该在日落之前入城,你不妨前去证实一番。”

  “真的呀?你怎知他要来此接任知府呢?”

  “随行的军士向掌柜提及此事。”

  阿晋仔乐得双手一搓,忍不住哈哈一笑。

  马翠音问道:“你乐什么?”

  “好官上任,大家有福啦!”

  “不!你的笑声洋溢欢欣,不止此因也!”

  “哇操!你挺心细的,不过,此事和你无关,别追问吧!”

  “我挺好奇的,说说吧!”

  “好!我认识他,他能成功,我很高兴!”

  “他来此任知府,你必有好处!”

  “哇操!冤枉,我没此念头啦!”

  “是吗?你以何业维生?”

  阿晋仔指向江面道:“捕鱼!”

  马翠音怔道:“你以捕鱼维生?”

  “是呀!不妥吗?”

  “不可能,以你之人品,不可能以捕鱼维生。”

  “谢啦!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我仍不相信?”

  “你认为我该做哪一行?”

  “游侠!”

  “游侠?我宁可入江捉‘游虾’!”

  “格格!胡扯!你够格任游侠啦!”

  “谢啦!我该焚纸钱啦!”

  说着,他捧起一包纸钱,便向河面—揖。

  他先摆妥纸钱,便引燃火摺子及纸钱。

  艳阳当空,原本已经够热,他站在纸钱旁忙碌,却未现半滴汗,马翠音忖道:“此人果真是深藏不露!”

  她便坐在柳树旁的石下纳凉啦?

  阿晋仔边烧纸钱边想姚龙即将来接任知府之事,他那嘴角之笑纹更深,马翠音更加对他感兴趣啦!

  阿晋仔长得五官端正及身材魁梧,他虽然皮肤稍黑,反添男人的气息,马翠音瞧得嘴角也映出笑纹啦!

  良久之后,阿晋仔将酒洒上火堆,火光立即大盛。

  马翠音怔道:“此举何意?”

  “火上加油!越来越旺也!”

  “迷信!真受不了!”

  阿晋仔收祭品入筐,便含笑道:“我该走啦!”

  “火势未熄,你怎可走呢?”

  “无妨!端午罕有风啦!”

  “万一火苗落入林中,怎么办?”

  “安啦!年年皆没事,不过,你如此一说,我就多待一下子吧!”

  “接住!”

  立见她自包袱内取出一粒圆果,便疾抛过来。

  阿晋仔乍见她抛梨过来,便伸手欲接。

  却见它在直飞到江面中央之时,倏地向右一折,便绕弧形飞来,阿晋仔怔了一下,便探手接住它。

  马翠音点头及另取一梨及以小匕削皮啦!

  阿晋仔道句谢啦!便直接啃梨。

  “哇操!汁多又甜,这是什么梨呀?”

  “山东鸭梨!”

  “哇操!我听过它的大名,挺贵哩!谢啦!”

  “小意思!去过山东否?”

  “没有!我未曾离过此地!”

  “你该出去走走,中原山川锦绣,名胜古迹甚多,关外另有气势哩!”

  阿晋仔点头道:“我听人提过,我会找机会前往开开眼界!”

  “很好!”

  说着,她巳切梨细嚼着。

  阿晋仔一见火光尚大,便捡来一根树枝插妥鸡及凑火烘烤。

  不久,香味一出,马翠音便问道:“你挺会事受人生的!”

  “是吗?我倒羡慕你能游山玩水哩!”

  “不!我便无法似你这般率性行事!”

  “是吗?”

  “嗯!我就未曾烤过鸡哩!”

  “这……你方便过来吗?”

  “好呀!”

  她拎包袱起身,便纵掠而来。

  “哇操!好功夫!啊……”

  不知哪来的一股风居然将她的绿裙吹卷向上方,她那雪白的粉腿乍现,雪白的底裤也跟着曝光啦!

  阿晋仔啊叫—声,立即低下头。

  哇操!非礼勿视也!

  马翠音脸儿一红,便反手压下绿裙。

  她—掠落岸旁,一时不知所措。

  阿晋仔递出树枝道:“玩玩吧!”

  她放下包袱,便接过树枝凑前烤鸡。

  她不由瞄向平静无波的江面忖道:“方才怎会突然起风,如今又消失无踪呢?果真有江神在安排乎?”

  她不由默默瞄向江面。

  不久,倏听阿晋仔道:“快烤焦啦!”

  她一翻腕,鸡身便逆时一翻,立见右鸡腿的皮已呈淡黑色,她一阵脸红,便不敢再分心啦!

  没多久,内香四溢,阿晋仔含笑道:“行啦!”

  她便默默递出树枝。

  他顺手撕下鸡腿道:“凤上枝头!”

  她不由含笑道:“你真会胡扯!”

  她立即含笑接过鸡翅。

  阿晋仔撕下鸡腿,便走到树荫下啃着。

  她不由忖道;“他挺细心的及善解人意哩!”

  她便含笑取用着。

  不久,他又递来另一翅道:“可口吧?”

  “嗯!你吃吧!”

  “我常吃,你吃吧!”

  “好!我只再尝此翅。”

  “行!你已经够捧场啦!”

  说着,他巳返回树下大啃特啃啦!

  没多久,她尚未吃完鸡翅,阿晋仔已经吃光鸡,他到江旁洗手漱口之后,他一见火势已小,便泼水浇熄火。

  她吃光鸡翅,便取巾轻拭檀口及双手。

  他泼熄火,便挑筐道:“我该走啦!”

  “我有幸拜访否?”

  “欢迎!不过,你须先有心里准备,以免受吓!”

  “府上养虎饲狮乎?”

  “非也!你可有听过,一个男人独居之处,必是又脏又臭又乱!”

  “你独居一处?”

  “不错!敢不敢去?”

  “谁怕谁?走!”

  “哈哈!请!”

  他便含笑行去。

  她朝他的右侧一站,便前行道:“此地挺幽静的!”

  “谢谢你的美言,此地够荒凉的。”

  “格格!和你交谈,有意思!”

  “此条江叫做姚江,它只是西段之一,由于曾经闹过水灾,所以,居民早巳迁离墟,始造成这付荒凉的情景。”

  “各地皆有类似状况,吾家亦是如此!”

  “府上一定是望族吧?”

  “何以见得?”

  “你的人品,谈吐够水准呀!”

  “水准?你以水准区分女人呀?”

  “不!我以水准区分人,包括男女,你是上品人。”

  “好甜的嘴,你一定有不少的红粉知己吧?”

  阿晋仔摇头道:“相反,我至今仍是一介光棍。”

  “宁波姑娘全瞎了眼吗?”

  “哈哈!你别引起群雌之公愤。”

  “你当真没有女友?”

  “谁肯接近捕鱼郎?一身鱼腥!”

  “英雄不怕出身低,韩信昔年亦受过胯下辱。”

  “哇操!谢啦!你是哪里的?”

  “我若早些认识你,一定更快活。”

  “你不快活?”

  “不!我一直快活.我方才是说‘更快活’!”

  “讨厌!咬文嚼字!”

  “你尚未回答我方才的问题哩!”

  马翠音点头道:“陕西人皆知道马家堡。”

  “哇操!你真有来头哩!”

  说着,他倏地回头望去,因为,他听见衣袂破空声音。

  马翠音跟着回头,却未有所见。

  不过,她立即瞧见二位青衣人联袂掠来,她不由忖道:“好听力,他的修为居然超逾其年纪,这……”

  她便回头仍行向前方。

  阿晋仔见状,便默默聚功力于双掌。

  刷刷二声,二名青衣人巳站在远处,立见二人躬身行礼,右侧之人更恭声道:“禀姑娘,老爷候您共膳。”

  马翠音道:“吾另有他事,日落前定会会合!”

  “是!”

  二人立即行礼掠向来处。

  阿晋仔道:“哇!好功夫!”

  马翠音含笑道:“你才是真正的高手!”

  “我……会吗?”

  “你我心中有数,不必客气矣!”阿晋仔淡然一笑,便继续前行。

  不久,他们一入城,沿途之人便纷纷投以诧异的眼光,因为,阿晋仔的身旁多了一位气质高贵的美女呀!

  他们不问,阿晋仔也不愿多言,以免马翠音尴尬。

  不久,他们一入大门,他便含笑道:“快入狗窝啦!”

  她淡然一笑,便先行入内。

  院内果真遍生杂草,她不在意地付道:“他果真独居于此地,他必然因为练武而不暇整理环境哩!”

  她一入厅,便双目一亮,因为,桌椅皆净哩!

  阿晋仔斟来开水道:“请稍候!”

  说着,他已向后行左。

  他放妥祭品及筐,便洗净四肢。

  不久,他一入厅,便见她正站在壁前瞧一幅字画,他立即道:“此乃友人所赠,比不上古代名家之大作!”

  “姚龙不就是新任知府吗?”

  “是的!”

  “难怪你会替他高兴,瞧其字里行间洋溢感恩,你们交情不错哩!”

  “马马虎虎啦!”

  她一返座便含笑道:“我似未嗅到鱼腥哩!”

  “谢谢你替我遮丑!”

  “客气矣!我可否到处走走?”

  “请!”

  他便陪她朝后行去。

  不久,她停在后院群坟前,便望向他。

  阿晋仔苦笑道:“我六岁那年,亲人遭人夜袭而亡,只剩我—人。”

  “复仇否?”

  “尚未!毫无线索!”

  “汝该出去查查!”

  阿晋仔摇头道:“我对那些人毫无印象呀!我在此守株待免吧!”

  “万一来敌甚强,你岂非不利。”

  “若真如此,我也认命啦!”“太消极了吧?”

  “值此乱世,我又能怎样呢?”

  “这……仇家当真毫无留下线索吗?”

  “是的!谢谢你的关心,瞧瞧这株海棠吧!它已逾三十年啦!”

  “当真?”

  她上前一瞧,便含笑欣赏着。

  她绕花欣赏一遍又一遍,久久不忍离去。

  花美人更美,阿晋仔暗羡道:“她真好命哩!”

  倏听大门前传来男人喊声道:“阿晋仔,你在不在?”

  “在!阿猴,是你呀?”

  “是呀!不得了!阿晋仔,你发啦!”

  说话之间,一位瘦削青年已经奔近,他乍见阿晋仔的身旁有一位美女,他啊了一声,立即刹身不语。

  “阿猴,说吧!”

  “她……她是谁呀?”

  “今天刚结识的朋友,说吧!”

  “新任知府巳在方才上任啦!他便是姚状元哩!阿晋仔,你昔年对他们恩重如山,你这下子可不得了啦!”

  阿晋仔含笑摇头道:“别提什么恩重如山啦!”

  立听大门前有三人喊道:“阿晋仔,在不在?”

  阿猴立即哈哈笑道:“黑牛,你们慢一步啦!”

  阿晋仔便向马翠音道:“我去见见他们!”

  她便含笑点头着。

  阿晋仔便含笑行向大门。

  立见阿猴低声道:“阿晋仔,你可真行,这马仔够正点。”

  “嘘!别胡说,一面之交而巳啦!”

  “我由她的眼神确定你必然把得到她。”

  “哇操!臭盖,你若懂得这套,身旁早就美女如云啦!”

  阿猴脸一红,便欲再辩。

  却见三名青年一奔近,便连连恭喜啦!

  阿晋仔正色道:“谢啦!请别再提昔年那件事!”

  阿猴怔道:“为什么?你正可入衙找个闲差事呀?”

  “我没兴趣!”

  “这……”

  立见一名衙役匆匆奔到大门前道:“阿晋仔……”

  “李哥,什么事?”

  “新任知府来啦!你快去见他。”

  “谢啦!他刚来,必很忙,我改日再去见他吧!”

  “傻瓜!衙内肥缺甚多,以你对知府的恩……”

  阿晋仔摇头道:“别再提那件事,以免知府为难。”

  “不会啦!他方才一下车便问你尚住在此地否,足见他甚关心你,走啦!你若不便开口,我先替你开口吧!”

  “不!谢啦!”

  立见八名青年又奔来道贺啦!

  阿晋仔取出—锭银子道:“大家去喝茶,别再提那件事啦!”

  众人皆知阿晋仔的个性,立即道谢离去。

  阿晋仔松口气忖道:“他终于出头啦!太好啦!”

  他一转身,立见马翠音巳坐在厅内,他便含笑入厅。

  他一入座,她便含笑道:“你的人缘颇佳哩!”

  “马马虎虎啦!”

  立见三位妇人率三位青年来到门前,阿晋仔便含笑出迎。

  此三妇居然托阿晋仔替他们向姚知府安插她们的儿子入衙工作,她们更暗示会按规矩送礼哩!

  阿晋仔含笑婉拒此事及送走她们啦!

  他一入厅,便苦笑道:“受不了!”

  马翠音含笑道:“你和姚知府的交情必深!”

  “没有啦!他们曾在此住过一段时日啦!”

  “如此单纯吗?”

  “你认为有何原因吗?”

  “何谓恩重如山呢?”

  “那是阿猴的夸大之词,他一向语不惊人誓不休,他是鼓风大王啦!”

  “是吗?”

  “没错啦!”

  倏听一阵车声,阿晋仔忖道:“他来了吗?”他便向外行去。

  果见—名衙役引导一辆马车停在大门前,阿晋仔正走近大门,倏见一位女子掀帘步出,阿晋仔不由心儿剧跳。

  因为,那女子一身鹅黄衫裙,发上包着轻纱巾,她那秀丽的脸蛋明明是姚圆,却美得令阿晋仔心儿狂跳。

  她一下车,便掀帘接下姚氏。

  阿晋仔急上前行礼道:“大婶,你们好!”

  姚氏乍见阿晋仔,立即双目一亮的含笑点头道:“托福,圆儿!”

  姚圆便裣衽行礼道:“参见程大哥!”

  “哇操!不敢当!请起!”

  她便低头起身。

  “大婶,听说令郎来此接任知府,是吗?”

  “是的!入内再叙吧!”

  “请!”

  姚氏母女一入内,衙役便自车内取出—个方盒跟入。

  不久,三人一近厅口,姚氏母女乍见厅中另有一位美女,她们互视—眼之后,脸上的美纹立即消褪不少。

  马翠音忖道:“姚家和他之交情必然不浅。”

  她便含笑起身站在椅前。

  阿晋仔一入厅,便含笑道:“大婶,我来介绍一下,她是马姑娘,我方才在江边祭拜时遇上之人,马姑娘,她们是姚知府的娘及胞妹。”

  三女大方的行礼招呼啦!

  阿晋仔立即道:“请坐,我去洗杯子!”

  姚氏忙道:“别忙,吾只是过来瞧瞧汝,改日再叙吧!”

  “欢迎!”

  姚氏递出礼盒道:“二株关外老参,请笑纳!”

  他接过礼盒,便放在几上。

  姚氏母女起身向马翠音点头致意,便向外行去。

  阿晋仔陪她们步出大门,便目送她们登车离去。

  他—入厅,马翠音便含笑道:“姚姑娘够俊的!”

  “会吗?”

  “说句真话,我比得上她吗?”

  “哇操!我哪懂这些呢?”

  “你喜欢谁?”

  “我哪敢喜欢准呀?我没这个命啦!”

  “别胡扯,说实话!”

  “我……我真的比不出来哩!”

  “你一定怕刺激我。”

  “哇操!我真的比不出来,你们都很好看呀!”

  她粲然一笑道:“当真?”

  “我不会骗你!”

  “你喜欢谙武的姑娘吗?”

  “哇操!只要有人不嫌我,我就满足啦!”

  “讨厌!说实话嘛!”

  “我若有此福份,我会喜欢谙武的姑娘。”

  她眉开眼笑地道:“我可以再来访吗?”

  “欢迎!”

  “我须去见家父,告辞!”

  “我送你!”

  二人便向外行去。

  不久,她欣然离去,阿晋仔便返厅启盒。

  盘内另有长盒,盒中果真另以薄纸包着两条长参,阿晋仔一见它们的形状,立即付道:“果真有人形之人参,必是上品。”

  他便小心收妥它们入柜。

  他松口气,便返房运功练掌啦!

  入夜不久,二部马车送来姚风—家四口,阿晋仔上前启门,立见姚龙上前紧握着他的双手道:“我一直担心你已离城。”

  “恭喜大人!”

  “谢谢!全仗你之赐援!”

  “不?全仗大人之努力呀!”

  立见姚风含笑道:“入内再叙吧!”

  “请!”

  五人便入厅就座。

  立见姚风取出一个红包道:“吾昔年糊涂,幸汝及时赐援始有今日之景,区区心意,请笑纳!”

  “这……好吧!恭喜大叔!”

  “哈哈!谢谢!”阿晋仔收下红包,便放在几上。

  姚风问道:“成家否?”

  “尚未!”

  “据闻今天有一位马姑娘在此……”

  “是的!她在我祭江时所遇,她初游本城,顺道入内稍歇。”

  “以汝之人品,该有个美侣啦!”

  “随缘吧!”

  “是的!缘份最重要!”

  姚龙问道:“本城最近有否再发生劫杀案件?”

  阿晋仔摇头道:“没有!大人知道此事呀?”

  “不错!屠府血案巳震惊大内,我此次奉旨来此掌府,最主要的任务便是维护本城的安定,请你多帮忙。”

  阿晋仔低声道:“大人对屠府血案了解多少?”

  “屠永昌暗中经营赌场,数度引来劫匪,其之死有余辜,不过,劫匪也不容逍遥法外,尤其残杀官军之劫匪,更须绳之以法。”

  “据说那群劫匪皆会飞来飞去,官军不是他门的对手哩!”

  姚龙低声道:“皇上巳派二十名大内高手随我来此,他们今后将在此暗访线索,盼汝及城民能够多加配合。”

  “没问题!”

  “皇上破格擅用我,我必须全力以赶俾报皇恩,请多帮忙!”

  “没问题!”

  “俟府务上正轨后,我们再长聚吧!”

  “好!”

  姚家四人便起身离去。

  阿晋仔送走他们,便入厅拆红包。

  立见二张一千两黄金银票,他立即明白知道他们连本带利外加人情一并结清啦!我也不必再有任何的牵挂啦!

  他便关妥厅门及含笑返房。

  他藏妥红包,便上榻运功。

  半个时辰后,他巳专心练武啦!

  此时的姚氏正在知府衙内的行馆房内低声道:“圆儿,汝须拿定主意,洪相爷有意收汝做孙媳,阿晋仔已有马姑娘哩!”

  “不!孩儿非他不嫁。”

  “唉!痴孩子!”

  她摇头离去啦!


 

 
分享到:
弟子规
聪明的农夫女儿3
出塞
三字经37
印度美艳阉人的神秘生活4
猫和老鼠合伙1
道光皇帝补一条裤子怎么花了三千两白银
女娲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