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心谱 >> 第十一章 思计施计反中计恋色求色色中伤

第十一章 思计施计反中计恋色求色色中伤

时间:2014/3/3 10:31:37  点击:5994 次
  思计施计反中计恋色求色色中伤,

  明知淫色刮骨刀,奈何人世多逐夫,

  只求一夕风流事,岂畏牡丹花下死?

  元月二十一,日正当中的晌午时分!

  一身红衣,站立在一座巨岩之上的“血魂天尊”双目环望远方的山巅及山洼,心中疑惑不解的喃喃自语著:

  “奇怪?已然在山区四周久寻一个多时辰,竟然连一个‘九幽宫’及‘天地帮’的人也未见到?难道他们久寻不著皆已离去了?或是又发生了甚么事之后,皆赶往何处去了?若真是如此,那么美人儿可能也已离去了……”

  正自疑惑不解之时,突然发现在隔了两座山巅的另一方有一道浓烟袅袅升空,似乎有人在引燃柴火?因此毫不犹豫的立即飞掠而去。

  虽然隔了一座山峦,途中有数处山谷、深渊、绝崖,可是凭“血魂天尊”的功力,如履平地的一一迅速飞掠而过,不到一刻,便已飞掠至那座山巅上。

  可是刚掠至山巅上,立即发现山巅上恍如被鬼斧神工,一劈两半,成为相距三十余丈宽的两片陡峭山壁,虽然是烈阳高照的正午时分,可是由山巅望向断崖往下方,只见陡峭山谷的下方数百丈深处,乃是云雾弥漫,深不见底的狭谷。

  可是在陡峭岩壁下方二十余丈之处,却有一片突出两三丈宽窄的狭窄岩地,在狭窄岩地上则有一片十余株大树形成的小树林,而另一方依然是云雾弥漫、深不可测的深谷。

  此时在狭窄的小树林内,有一道浓烟穿林升空,可见小树林之中必然有人,可是枝叶浓密,看不见小树林内的景况如何?也不知晓小树林内有多少人?

  “血魂天尊”略微观望片刻,看出下方突岩的狭窄树林似乎是个无路可上下的绝地,可是为何会有人在绝地中引火?莫非有不为人知的通路可通达崖顶不成?

  心中疑惑不解之时,倏听下方传来女子的脆叫声:

  “啊!太好了!果然引来人了……救命哪……救命哪……上面的人快想办法将本姑娘救上崖顶……”

  “血魂天尊”闻声一怔!竟然有女子在下方呼救?如此说来,下方是个毫无通路的绝地,可是那个女子是如何下去的?

  虽然不知晓下方的女子是何人?原本也无意救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可是心中甚为好奇,而且艺高人胆大,自认凭自己的功力,便是挟带著两个人也可在二十余丈高的陡壁轻易上下,因此毫不在意的立即往下方纵落。

  “啊?别下来……别下来……完了……没救了……”

  正往下方纵落时,又听那女子惊急的大叫著。

  可是“血魂天尊”心中窃笑,并未吭声,已迅速落至树林上方,并且由树梢顶端掠往浓烟飞升之处。

  此时又听那个女子的脆叫声传至:

  “喂!你怎么那么笨?姑娘我坠落此处已有两日了,可是却找不到脱身之路,只好引火升烟求救,可是历经两日,好不容易才将你引来,你却冒冒失失的便跳下来?不但救不了姑娘我,连你也将困在此绝地之中了!”

  在又气又恼的脆叫声中,只见一个鬓发散乱,身材较寻常女子高大的女子已穿出树林,站在陡崖边缘的空地往上望,因此“血魂天尊”也已望见了那个女子。

  只见那个身材高大、鬓发散乱的女子,虽然面容上满布著污垢及烟灰,但是由她面上轮廓看来,可看出是一个年约花信,姿色中等的姑娘,在那张鹅蛋脸上,一双凤目细长,鼻梁虽比一般女子宽大,但是也颇为秀挺,双唇也略嫌宽阔,大概是因为身材高大,所以不同与一般女子吧?

  身躯上一袭青色紧身劲装,将高瘦身材包裹得甚为玲珑突显,但是却甚为污秽,而且还有数处被刀剑削裂的破缝,尤其是在左大腿外侧较长的裂缝中,尚有一片已干的血迹,看她如此的狼狈模样,似乎确实是与人交手之后,被逼得坠落崖下绝地之中。

  “咦?你也是个年轻人……”

  在那女子的惊异声中,“血魂天尊”已然落至她面前,默默的注视她片刻之后,才沉声问道:

  “请教姑娘尊姓芳名,师出何门?为何会落至此绝地中?”

  那名姑娘不但未曾回答,竟然神色不悦的反问著:

  “哼!呆子,你又是甚么人?为何傻得不知先查看一番,便冒失的跳下来了?”

  “血魂天尊”闻言顿时一怔,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的续又说道:

  “在下乃是‘血魂天尊’陈腾云,因为在远处被此方的浓烟引来,尔后又听见姑娘的呼救声,因此立即下来查看,怎么?在下还错了吗?”

  然而那个姑娘突然左手插腰,右手指著「血魂天尊”,并且神色不悦的咬牙恨声说道:

  “呸!姑娘当然知晓你是被姑娘我施放的浓烟引来,可是姑娘我连连施放了两天的浓烟,好不容易才将你引来,你不快想办法救姑娘我!却冒冒失失的便下来了?这下可好了,你我两人都要陷在此绝地中,等待别人来救了。”

  “血魂天尊”连连被那姑娘神色不悦的怒斥著,虽然心中甚为不悦,可是眼见她那种又刁蛮又霸道,可是有些娇俏的模样,顿时心中窃笑的兴起逗乐之意!因此立即放做惊慌之色的说道:

  “啊?甚……甚么?这是一个绝地?

  天哪!在下在山区中迷了路,又饥又渴之时,眼见此方有浓烟升空,尚以为有人在此烧烤野味,因此欣喜的急忙赶来,想讨些野味裹腹,可是万万没料到此处竟然是个绝地?天哪……怎么办……姑娘,你可害死在下了……”

  那名姑娘闻言,面上立即浮现出一种怔愕神色,可是尚有一种欲笑欲气的怪异神色一闪而逝,可是又立即跺足恨声叱道:

  “呸……呸……甚么姑娘我害了你?看你这模样,以及方才纵身下落的身形看来,至少已有……二流之上的身手了吧?依理,定然是个已曾行道江湖的人了,怎么连一点见识阅历都没有?

  你怎么不先查看清楚此地的景况,再决定是否下来?况且姑娘我也曾呼叫制止你下来,可是你……呆子!真是个呆子,不跟你说了。”

  那名姑娘恨声的说罢,突然一扭身躯,已然往小树林行入。

  “血魂天尊”眼见之下,已是心中暗笑的尾随在后。

  可是那名姑娘突然又扭转身躯,并且神色惊慌的叱说著:

  “呔!你跟著姑娘我干嘛!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姑娘我就要打你罗……”

  “血魂天尊”眼见她面上的神色,立即知晓她耽心甚么,可是原本便有意逗弄她,因此立即故意面浮淫邪之色的嗤笑说著:

  “姑娘,你我两人皆已被困在此绝地之中,而且此地处于罕有人迹的荒山绝岭之中,恐怕再也无人前来救援我们了,尔后纵若尚有人途经此地,恐怕我两早已饥渴而亡了,因此……

  嘿……嘿……嘿……姑娘,在下年已双旬有二,尚是孤家寡人一个,依姑娘的打扮,想必尚是云英未嫁之身,你我若是在此地饥渴而亡,岂不是辜负了美好的一生?

  因此姑娘不如与在下结为生死与共的患难夫妻,也算不枉此生了。”

  “呸……呸……谁要与你成为患难夫妻?登徒子,你若再胡言乱语,就莫怪姑娘我杀了你。”

  “血魂天尊”闻言,毫不在意,身形向前疾移,双手一张做势欲搂……

  那名姑娘见状,顿时慌急暴退两步,右掌也已劲疾的拍向“血魂天尊”左颊,并且怒声叱道:

  “叱!狂徒找死!”

  然而“血魂天尊”在邪笑中,左手一扬,已抓握向拍至面颊的右腕,右手则探向那名姑娘的柳腰。

  那名姑娘眼见对方双手齐出,左掌如刀,劲疾切向搂向腰际的右腕,而右手急缩,避开对方的抓势之后,再度拍向“血魂天尊”的左颊。

  那名姑娘的反应虽然敏捷,可是在“血魂天尊”的眼中却甚为缓慢,心知她仅有一流不到的身手,因此毫不在意的不闪不避,刚往下方垂落的左手又迅疾上扬,迎向她右掌,前伸搂向对方柳腰的右掌则是掌心往上一翻,迎向她疾切而下的左手腕脉。

  那名姑娘眼见狂徒的双手不闪不避的再度迎抓自己双手,因此芳心又气又怒的紧咬贝齿,增功数成,右手拍势立即变为爪势抓向对方手掌,而左掌手刀则疾狠的切向对方右掌。

  “拍……拍……”

  霎时便听四掌相交的脆声乍响,只见在上盘相迎的两只手掌已然十指紧紧互扣在一起,在中盘腰际的两只手掌,“血魂天尊”的五指已抓握住她的腕脉。

  “啊……狂徒,放手……”

  接而便响起那名姑娘的惊叫声,并且在惊叫声中,又羞又急的挣动著双臂,可是双掌却挣脱不出对方的手掌,因此右腿疾抬,脚尖已疾狠的踢向对方下阴。

  可是就在此时,“血魂天尊”的双臂骤然往身后伸拉,双腿也同时往两侧分张再合。

  那女子的右脚尖刚踢出,双臂突然被一股大力往前拉扯,使得单脚站立的身躯立身不稳,骤然倒入对方怀内,并且在身躯贴靠人对方怀内的同时,弓踢而上的右大腿竟然也被对方的一双大腿紧紧夹住,动弹不得。

  而且因为两人的身高相当,因此身躯倒入对方怀内之时,两人的头首也已相距不到半尺之距,而那张邪笑的俊面也迅速迎向神色羞急的娇颜。

  说来话长,实则是在刹那间发生的事,那女子连反应的时间皆无,朱唇已被对方的双唇贴合住,使得那女子恍如遭巨雷轰顶,美目惊睁,全身剧颤的惊愕呆愣住。

  可是眨眼间,又惊恐无比的狂急后仰身躯,并且慌急的偏移螓首,尖叫出声。

  “啊……狂徒!”

  然而尖叫声刚出口,倏觉一股热气呵至左颈,接而两片温热的厚唇已贴在左颈,甚至还吮吸著颈间肌肤,顿时又羞又急的惊急尖叫著。

  “啊……啊……不……不要……狂徒……”

  在惊恐且羞急的尖叫声中,身躯也狂急的扭摇挣扎著,可是身躯被紧紧拉扯得难以动弹,而且似是有一种舒痒感逐渐涌生,使得身躯颤悸得有些软弱无力,神智也有些茫然。

  “狂……狂徒口放手……不要……不……呃……不要……嗯……嗯……不要……”

  虽然还是惊恐羞急的扭动著身躯及大叫著,可是身躯却逐
 

 
分享到:
十跪父母恩6
树精
三字经65
揭秘《聊斋志异》手稿为什么只剩半部
岳飞其实是个大地主拥有地产千余亩
后排高个为与婉容皇后通奸的李越亭
杀人上瘾的皇帝:母亲和老婆都不放过
揭秘诸葛亮的八阵图到底有多厉害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