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心谱 >> 第六章 大地街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中

第六章 大地街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中

时间:2014/3/3 10:22:16  点击:3237 次
  时约四更末,五更未到的清晨时分,大地街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中,倏见天际惊电飞闪,剧雷轰响,霎时山风呼啸,吹得遍山林木抖动,如豆暴雨骤然滂沱而下,打得枝叶哗然沙响,恍如山区之中有万马奔腾,吓得劲草也颤畏垂腰。

  此时在山脚的一片峻岩地之中,在一座巨大山岩的底端,有一个甚为高阔且深长的大山洞。

  在洞内十多丈深处的一个小岔洞内,一支熊熊火炬的火光照耀中,年已八旬出头,面貌削瘦清惧,身穿淡青儒衫,手执一柄老君扇的“文曲星”白逢春,双眉紧皱的踱步沉思著。

  半晌后,才朝身侧一名年约七旬左右,静立未动的星宿问道:“荧星!除此之外,道主尚有何令谕吗?”

  那名被称为“荧星”的星宿闻言,立即微微欠身的回应说道:“启禀左辅,道主只吩咐属下前来传达令谕,请左辅立即回宫,共商歼除‘血魂天尊’之事,并无其它令谕。”

  “文曲星”白逢春闻言,顿时不解且无奈的说道:“这……唉……荧星,你早来一步便好了,老夫属下的众星宿在刻余前才相继出发上山,而且只须一两日便可歼除‘地灵门’了,可是究竟有何天大之事,会使道主放弃歼除‘地灵门’的重要之事,却要本座立即撤兵回宫?嗯……你可知‘右弼’廖老弟曾与道主说些甚么?”

  “启禀左辅,当日并非属下职司,因此不曾听见甚么,可是当日轮值的‘辰星’曾向属下四人惊言,据说对方年仅双旬出头,便已身具御剑之能,虽然‘右弼’曾与对方御剑相搏,可是并未分出胜负。

  道主知晓此事之时,并无异色,可是待‘右弼’续又提及那个‘血魂天尊’可能是昔年甚么魔……似乎是‘魔祖’的徒孙辈?道主闻言,突然惊立而起,并且神色惊急的再度询问……

  ***************************

  远古伏义观天象、创八卦之后,历经数代,有周易释阴阳两仪、四象、八卦,后世更创有盖天、混天、宣夜三说详释天象。

  时至晋时,更有“天文志”一说,将天体列布众星细分经纬,除了经星之外,街有纬星,三恒经星乃是皇极之居的“中元紫微宫”,正中是皇极之居,周围便是太子、大帝、庶子、后妃及天枢五星,在前方一排排、一列列的众星便是紫微宫众星宫。

  在左方的则是“上元太微宫”,纵横排列的众星,乃是太微宫的将、相、公侯、卿、骑官、御林等星官,景然有序有迹可遁。

  右方则是“下元天市恒”,便是人、商、城、稷位置所列的众星宫,维中有序毫不紊乱。

  此外在“中元紫微宫”之内街有五纬星,乃是称之为“五行之精”的金木水火上五星,而五星皆是可移动的纬星。

  然而在道家古代星象学说之中,将会移动或是星芒有角、星光变色、星光增大的星座皆称为凶星或妖星,可是若再细分,便有妖星、凶星、客星、孛星、慧星、流星、陨星等等的分别。

  因此金木水火上五星,便被称为“妖星”或“凶星”,而木星称为“岁星”,火星称为“荧星”,上星称为“镇星”,金星称为“太白”,水星则称为“辰星”,并且将五早定为可在“中元紫微宫”轮循的星官。

  在道家术语中所称的“五星连珠”便是指此五星移动成直线,人世间便会有大祸发生。

  虽然本书中的“九幽宫”人物皆涉及道家星象学说,可是并非重要,因此不再赘言。

  ****************************

  话回正题!

  “荧星”不知所以然的述说之时,却见“文曲星”白逢春突然惊呼出声的追问著:“甚么……你……你说……‘血魂天尊’是昔年‘魔祖’的徒孙?此事可真?”

  “文曲星”白逢春惊叫出声之后,似乎觉得有失颜面,因此立即干咳数声之后,才正色问道:“咳……咳……咳……荧星,你没听错吗?那个‘血魂天尊’确实是昔年‘魔祖’的徒孙吗?”

  虽然“荧星”来此传讯之前便已知晓道主耳闻“魔祖”之名时,神色惊急得有些慌乱,可是却不明白为何如此?

  而现在,当“左辅”听说“血魂天尊”是昔年“魔祖”的徒孙时,也突然大吃一惊的惊叫出声,并且神色上尚有些惊畏之色,因此内心中也甚为惊愕的思忖著:“咦?往昔从未曾见过‘左辅’有过如此神色,为何与道主一样,待听见那个‘血魂天尊’是昔年甚么‘魔祖’的徒孙时,神色上竟然有些惊慌失常?难道……”

  虽然心中疑惑不解,可是凭著数十年的江湖阅历,已知晓那个“血魂天尊”的来历必然不凡,因此耳闻“左辅”追问,立即正色说道:“启禀左辅,因为‘辰星’曾说,当‘右弼’向道王提及那个‘魔祖’之时,便见道主面浮惊色的连连追问不止,因此‘辰星’对‘魔祖’之称甚为注意且熟记,待尔后与属下四人私下谈论之时,也曾特别提及,因此属下理当未曾听错。”

  “文曲星”白逢春听罢“荧星”之言,神色上又浮显出忧虑之色,并且有些惶然的喃喃说道:“怪不得……怪不得道主会传谕老夫立即回宫……原来是……”

  天!万一那小子真是昔年‘魔祖’的徒孙,那么两百年前的浩劫必将重现,天下武林各门各帮,知晓此传闻的高手,势必惶然不安,人人自危了!

  “文曲星”白逢春喃喃自语之后,突然又追问著:“对了,你可知‘右弼’廖老弟与对方御剑相搏之后的胜负如何?廖老弟是否曾受创?”

  当“荧星”眼见“左辅”似乎有些魂不守舍的模样,并且再度追问,因此又好奇的思忖著:“奇怪?左辅今天是怎么了?我方才已详细说过了呀?况且凭左辅、右弼的功力,当今武林之中有几个人能伤得了他们?可是‘左辅’怎会有此一问……”

  虽然内心中甚为惊异,可是却不敢浮显于色,因此立即再次说道:“启禀左辅,据说那个‘血魂天尊’年仅双旬出头,便已身具御剑之能,虽然‘右弼’曾与对方御剑相搏,可是并未分出胜负,属下不知对方是否受创?可是却可确定‘右弼’毫发无伤!”

  “文曲星”白逢春闻言,顿时心中大宽的松了一口气,并且又喃喃说道:“哦……看来那小子纵若真是昔年‘魔祖’的徒孙,可是功力却不如昔年的‘魔祖’,纵然老夫与廖老弟胜不了他,相信道主应可轻易诛除他,如此便可放心了。

  可是那小子现今的功力虽不高,万一以后仗著『夺魂血煞掌’的邪功,逐一吸取武林高手的血气精元,迅速增进功力之后便难说了,尔后恐难再诛除他,甚而会遭他仗势邪功,逼胁天下高手听从其命,到时昔年旧事又将重演了,唉……也无怪乎道主急著要老夫回宫了。

  “文曲星”白逢春喃喃自语之后,突然朝洞外唤道:“来人哪!”

  随声,立即由小岔洞外的主洞道中立即奔入一名星宿,并且躬身应声说道:“属下在!左辅有何吩咐?”

  “文曲星”白逢春眼见来人,立即沉声说道:“道主派遣‘荧星’传来令谕,宫中有重要大事待决,因为事态急迫,老夫须立即回宫与道主研商,因此便与‘荧星’先行回宫,至于歼除‘地灵门’的行动,暂且做罢。

  虽然‘地灵门’乃是本宫必除的强敌之一,然而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凭‘地灵门’的武林名声,绝不会弃巢他去,待本宫诛除当今大患之后,再前来歼除‘地灵门’也不迟,因此你快派人召回众星宿及‘天地帮’的香主护法,吩咐他们立即分别返回宫中及各香堂。

  “是!属下遵命。”

  “文曲星”白逢春眼见那名星宿躬身应声离去之后,似乎尚有事待办,因此便朝“荧星”说道:“你先走吧,待会儿我就回宫!”

  “文曲星”白逢春的话声一落,“荧星”立即颔首应声说道:“是!属下便先行一步了。”

  “荧星”的话声一落,立即疾掠而出,并且不顾外面的倾盆暴雨尚未止,迅速消逝在洞外的山林中。

  待“荧星”迅速离去之后,“文曲星”白逢春并未移动身躯,仅是默默的沉思刻余之后,似乎有了甚么决定,才身形一晃,有如鬼魅般的迅疾幻出洞外,在逐渐浮现的朦胧天光及倾盆大雨之中消逝不见。

  而此时,离“净坛峰”尚有七里地的半山腰处……

  倏然一道迅电在空际闪曳而逝,立即使大地尽现无遗,也就在迅电闪逝的刹那间,只见朦胧暴雨之中,峰脚南面的斜坡下方,有数十道身影正朝“净坛峰”之方疾掠而至。

  又是连连两道飞电闪逝,在巨雷轰响声过后,数十道身影已然飞掠三十余丈,并且听见有人恨声骂道:“格老子的,这雨来得真不是时候,这附近虽然山岩处处,可是哪有一个避雨之处?虽然树林内暂可避免暴雨临身,可是隔不了多久,依然免不了成为落汤鸡了。”

  “就是嘛!昨日黄昏之前尚是晴空,待我们进入山区之时,已是乌云密布了,而且歇息一夜之后方出山洞不久,却下了这么一场暴雨,老天爷真是***无眼喔……”

  “老林,你别怪老天爷了,要怪就怪‘天地帮’那些无用的废物吧,若非他们迟缓误事,拖延了两日之久方至,否则我们早已歼除‘地灵门’下山回宫了,又岂会在此时成为落汤鸡了?”

  可是另有人甚为无奈的劝阻说道:“瞎……嗜……你们都别埋怨了,想必后方的‘左辅’也与咱们一样被淋得一身湿,说不定此时正是心中不悦无处泄愤,万一被‘左辅’听见你们的话,他在气头上,说不定会将心中的怒气发泄在我们身上,到时不是自找没趣?因此你们还是多费心注意四周,看看是否有可避雨的山洞吧?”

  埋怨之言果然随声息止。

  未几,在朦胧暴雨中的人影逐渐清晰,乃是二十多个年有五旬之上,胸口绣有一些星图的的老者,无须猜测,已知是来自“九幽宫”的星宿。

  众星宿分散疾掠之时,每每遇有一些山岩凹地或是小山洞,便立即前往查看,因此无形中已使行进速度减缓。

  可是约莫刻余之后,突然有人欣喜大叫著:“有了,有了,你们快来看,这儿有一个岩洞,虽然并不高阔,但是甚深,足可供二三十个人在内里避雨了。”

  “噫?果然不错,大
 

 
分享到:
海的女儿
少女和狮子
汉朝的宫廷女子为何都要穿开裆裤
三字经43
傻瓜汉斯2
真实杨贵妃身世揭秘 并不淫乱的平常女人
吴三贵为小妓女陈圆圆“叛国”投敌的隐情
青蛙王子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