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心谱 >> 第六章 大地街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中

第六章 大地街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中

时间:2014/3/3 10:22:16  点击:2251 次
  时约四更末,五更未到的清晨时分,大地街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中,倏见天际惊电飞闪,剧雷轰响,霎时山风呼啸,吹得遍山林木抖动,如豆暴雨骤然滂沱而下,打得枝叶哗然沙响,恍如山区之中有万马奔腾,吓得劲草也颤畏垂腰。

  此时在山脚的一片峻岩地之中,在一座巨大山岩的底端,有一个甚为高阔且深长的大山洞。

  在洞内十多丈深处的一个小岔洞内,一支熊熊火炬的火光照耀中,年已八旬出头,面貌削瘦清惧,身穿淡青儒衫,手执一柄老君扇的“文曲星”白逢春,双眉紧皱的踱步沉思著。

  半晌后,才朝身侧一名年约七旬左右,静立未动的星宿问道:“荧星!除此之外,道主尚有何令谕吗?”

  那名被称为“荧星”的星宿闻言,立即微微欠身的回应说道:“启禀左辅,道主只吩咐属下前来传达令谕,请左辅立即回宫,共商歼除‘血魂天尊’之事,并无其它令谕。”

  “文曲星”白逢春闻言,顿时不解且无奈的说道:“这……唉……荧星,你早来一步便好了,老夫属下的众星宿在刻余前才相继出发上山,而且只须一两日便可歼除‘地灵门’了,可是究竟有何天大之事,会使道主放弃歼除‘地灵门’的重要之事,却要本座立即撤兵回宫?嗯……你可知‘右弼’廖老弟曾与道主说些甚么?”

  “启禀左辅,当日并非属下职司,因此不曾听见甚么,可是当日轮值的‘辰星’曾向属下四人惊言,据说对方年仅双旬出头,便已身具御剑之能,虽然‘右弼’曾与对方御剑相搏,可是并未分出胜负。

  道主知晓此事之时,并无异色,可是待‘右弼’续又提及那个‘血魂天尊’可能是昔年甚么魔……似乎是‘魔祖’的徒孙辈?道主闻言,突然惊立而起,并且神色惊急的再度询问……

  ***************************

  远古伏义观天象、创八卦之后,历经数代,有周易释阴阳两仪、四象、八卦,后世更创有盖天、混天、宣夜三说详释天象。

  时至晋时,更有“天文志”一说,将天体列布众星细分经纬,除了经星之外,街有纬星,三恒经星乃是皇极之居的“中元紫微宫”,正中是皇极之居,周围便是太子、大帝、庶子、后妃及天枢五星,在前方一排排、一列列的众星便是紫微宫众星宫。

  在左方的则是“上元太微宫”,纵横排列的众星,乃是太微宫的将、相、公侯、卿、骑官、御林等星官,景然有序有迹可遁。

  右方则是“下元天市恒”,便是人、商、城、稷位置所列的众星宫,维中有序毫不紊乱。

  此外在“中元紫微宫”之内街有五纬星,乃是称之为“五行之精”的金木水火上五星,而五星皆是可移动的纬星。

  然而在道家古代星象学说之中,将会移动或是星芒有角、星光变色、星光增大的星座皆称为凶星或妖星,可是若再细分,便有妖星、凶星、客星、孛星、慧星、流星、陨星等等的分别。

  因此金木水火上五星,便被称为“妖星”或“凶星”,而木星称为“岁星”,火星称为“荧星”,上星称为“镇星”,金星称为“太白”,水星则称为“辰星”,并且将五早定为可在“中元紫微宫”轮循的星官。

  在道家术语中所称的“五星连珠”便是指此五星移动成直线,人世间便会有大祸发生。

  虽然本书中的“九幽宫”人物皆涉及道家星象学说,可是并非重要,因此不再赘言。

  ****************************

  话回正题!

  “荧星”不知所以然的述说之时,却见“文曲星”白逢春突然惊呼出声的追问著:“甚么……你……你说……‘血魂天尊’是昔年‘魔祖’的徒孙?此事可真?”

  “文曲星”白逢春惊叫出声之后,似乎觉得有失颜面,因此立即干咳数声之后,才正色问道:“咳……咳……咳……荧星,你没听错吗?那个‘血魂天尊’确实是昔年‘魔祖’的徒孙吗?”

  虽然“荧星”来此传讯之前便已知晓道主耳闻“魔祖”之名时,神色惊急得有些慌乱,可是却不明白为何如此?

  而现在,当“左辅”听说“血魂天尊”是昔年“魔祖”的徒孙时,也突然大吃一惊的惊叫出声,并且神色上尚有些惊畏之色,因此内心中也甚为惊愕的思忖著:“咦?往昔从未曾见过‘左辅’有过如此神色,为何与道主一样,待听见那个‘血魂天尊’是昔年甚么‘魔祖’的徒孙时,神色上竟然有些惊慌失常?难道……”

  虽然心中疑惑不解,可是凭著数十年的江湖阅历,已知晓那个“血魂天尊”的来历必然不凡,因此耳闻“左辅”追问,立即正色说道:“启禀左辅,因为‘辰星’曾说,当‘右弼’向道王提及那个‘魔祖’之时,便见道主面浮惊色的连连追问不止,因此‘辰星’对‘魔祖’之称甚为注意且熟记,待尔后与属下四人私下谈论之时,也曾特别提及,因此属下理当未曾听错。”

  “文曲星”白逢春听罢“荧星”之言,神色上又浮显出忧虑之色,并且有些惶然的喃喃说道:“怪不得……怪不得道主会传谕老夫立即回宫……原来是……”

  天!万一那小子真是昔年‘魔祖’的徒孙,那么两百年前的浩劫必将重现,天下武林各门各帮,知晓此传闻的高手,势必惶然不安,人人自危了!

  “文曲星”白逢春喃喃自语之后,突然又追问著:“对了,你可知‘右弼’廖老弟与对方御剑相搏之后的胜负如何?廖老弟是否曾受创?”

  当“荧星”眼见“左辅”似乎有些魂不守舍的模样,并且再度追问,因此又好奇的思忖著:“奇怪?左辅今天是怎么了?我方才已详细说过了呀?况且凭左辅、右弼的功力,当今武林之中有几个人能伤得了他们?可是‘左辅’怎会有此一问……”

  虽然内心中甚为惊异,可是却不敢浮显于色,因此立即再次说道:“启禀左辅,据说那个‘血魂天尊’年仅双旬出头,便已身具御剑之能,虽然‘右弼’曾与对方御剑相搏,可是并未分出胜负,属下不知对方是否受创?可是却可确定‘右弼’毫发无伤!”

  “文曲星”白逢春闻言,顿时心中大宽的松了一口气,并且又喃喃说道:“哦……看来那小子纵若真是昔年‘魔祖’的徒孙,可是功力却不如昔年的‘魔祖’,纵然老夫与廖老弟胜不了他,相信道主应可轻易诛除他,如此便可放心了。

  可是那小子现今的功力虽不高,万一以后仗著『夺魂血煞掌’的邪功,逐一吸取武林高手的血气精元,迅速增进功力之后便难说了,尔后恐难再诛除他,甚而会遭他仗势邪功,逼胁天下高手听从其命,到时昔年旧事又将重演了,唉……也无怪乎道主急著要老夫回宫了。

  “文曲星”白逢春喃喃自语之后,突然朝洞外唤道:“来人哪!”

  随声,立即由小岔洞外的主洞道中立即奔入一名星宿,并且躬身应声说道:“属下在!左辅有何吩咐?”

  “文曲星”白逢春眼见来人,立即沉声说道:“道主派遣‘荧星’传来令谕,宫中有重要大事待决,因为事态急迫,老夫须立即回宫与道主研商,因此便与‘荧星’先行回宫,至于歼除‘地灵门’的行动,暂且做罢。

  虽然‘地灵门’乃是本宫必除的强敌之一,然而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凭‘地灵门’的武林名声,绝不会弃巢他去,待本宫诛除当今大患之后,再前来歼除‘地灵门’也不迟,因此你快派人召回众星宿及‘天地帮’的香主护法,吩咐他们立即分别返回宫中及各香堂。

  “是!属下遵命。”

  “文曲星”白逢春眼见那名星宿躬身应声离去之后,似乎尚有事待办,因此便朝“荧星”说道:“你先走吧,待会儿我就回宫!”

  “文曲星”白逢春的话声一落,“荧星”立即颔首应声说道:“是!属下便先行一步了。”

  “荧星”的话声一落,立即疾掠而出,并且不顾外面的倾盆暴雨尚未止,迅速消逝在洞外的山林中。

  待“荧星”迅速离去之后,“文曲星”白逢春并未移动身躯,仅是默默的沉思刻余之后,似乎有了甚么决定,才身形一晃,有如鬼魅般的迅疾幻出洞外,在逐渐浮现的朦胧天光及倾盆大雨之中消逝不见。

  而此时,离“净坛峰”尚有七里地的半山腰处……

  倏然一道迅电在空际闪曳而逝,立即使大地尽现无遗,也就在迅电闪逝的刹那间,只见朦胧暴雨之中,峰脚南面的斜坡下方,有数十道身影正朝“净坛峰”之方疾掠而至。

  又是连连两道飞电闪逝,在巨雷轰响声过后,数十道身影已然飞掠三十余丈,并且听见有人恨声骂道:“格老子的,这雨来得真不是时候,这附近虽然山岩处处,可是哪有一个避雨之处?虽然树林内暂可避免暴雨临身,可是隔不了多久,依然免不了成为落汤鸡了。”

  “就是嘛!昨日黄昏之前尚是晴空,待我们进入山区之时,已是乌云密布了,而且歇息一夜之后方出山洞不久,却下了这么一场暴雨,老天爷真是***无眼喔……”

  “老林,你别怪老天爷了,要怪就怪‘天地帮’那些无用的废物吧,若非他们迟缓误事,拖延了两日之久方至,否则我们早已歼除‘地灵门’下山回宫了,又岂会在此时成为落汤鸡了?”

  可是另有人甚为无奈的劝阻说道:“瞎……嗜……你们都别埋怨了,想必后方的‘左辅’也与咱们一样被淋得一身湿,说不定此时正是心中不悦无处泄愤,万一被‘左辅’听见你们的话,他在气头上,说不定会将心中的怒气发泄在我们身上,到时不是自找没趣?因此你们还是多费心注意四周,看看是否有可避雨的山洞吧?”

  埋怨之言果然随声息止。

  未几,在朦胧暴雨中的人影逐渐清晰,乃是二十多个年有五旬之上,胸口绣有一些星图的的老者,无须猜测,已知是来自“九幽宫”的星宿。

  众星宿分散疾掠之时,每每遇有一些山岩凹地或是小山洞,便立即前往查看,因此无形中已使行进速度减缓。

  可是约莫刻余之后,突然有人欣喜大叫著:“有了,有了,你们快来看,这儿有一个岩洞,虽然并不高阔,但是甚深,足可供二三十个人在内里避雨了。”

  “噫?果然不错,大家快进去避避雨吧!”

  “真的?太好了!”

  “太好了!快……快进去避避……”

  就在众老者欣喜笑叫的掠往山洞之时,突然听见后方又有人急声叫道:“咦?你们看……后面有人来了,大概是咱们的主力也已赶至了吧……可是怎么只有六个人而已?”

  “哦?果然……不对,似乎不是我们的人?大家小心些!”

  “瞎……老吕,你紧张甚么?只有五六个人而已嘛,可能是前来传讯的人吧,问问不就知道了!”

  正当众老者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著时,只见来处之方,果然有六个身影迅速接近,并且有人高声呼唤著:“诸位上宫星宿,方才‘左辅’派遣星宿传来令谕,令我等立即撤回攻击‘地灵门’的行动,方才中军众星宿已然遵令返回,因此请诸位先锋星宿也依命立即返回!”

  众星宿闻声,俱是心中大喜,如此便可无须冒雨前行了,因此皆是笑语连连的立即转身往来处飞掠而去,而且掠势较来时快了近倍。

  可是当众星宿与前来传令的人同时离去不到片刻,突然由远处的一片唛岩堆内相继掠出十多个身罩宽大黑袍,以及数十个身穿骷髅衣的人,正是“地灵门”职司拚战的“魄主”以及属下的“魄首”及骷髅卒。

  四十多个人遥望著「九幽宫”的人迅速消逝在朦胧暴雨之中,突然由右前方迅疾掠至两个黑袍人。

  其中一人立即朝站立在众人之前的“魄主”躬身说道:“启禀魄主,对方确实皆已掠返山下营地了。”

  那名身罩宽大黑袍的“魄主”闻言,顿时冷声说道:“嗯……有劳林魂首了,看来暴雨未止之前,他们应该不会再来了,算他们走运,就让这些杂碎多活些时日吧。”

  站立在“魄主”身后的十多名“魄首”闻言,其中一人立即接口说道:“魄主,虽然白费了我们的一番布置,可是他们突然撤退之后,对我们也甚为有利,因为‘残魂灭魄散’不利在雨中施放,而且效果也甚差……”

  可是话未说完,却听另一名魄首不屑的接口说道:“胡老弟,纵然‘残魂灭魄散’不利在雨中施放,可是凭咱们的身手,那些贼子又岂能逃出咱们的掌下?小兄还……”

  然而那名魄首的话声未止,站立前方的“魄主”突然转身,瞪望著那名魄首冷声说道:“孙魄首,虽然凭我等的武功并不惧与对方一战,可是本门声威已不如昔年,人数也仅存不足五百之数,万一伤亡一人,便少了一分战力,反观对方一宫一帮,人多势众,杀不胜杀,前次对方来袭之时,虽然伤亡惨重的败逃而去,可是我方却损失了七十多人,这便是前车之监,因此……”

  那名“魄主”的话声及此,突然一顿,望了望低首无语的孙魄首一眼后,才环望众魄首及骷髅卒继续说道:“正因为如此,夫人为了维护本门所属的性命,也为了大局著想,所以频频告诫我们要保存实力,非必要,无须与对方明著硬拚,仅以少数人以游斗方式与对方周旋,或是仅以本门‘残魂灭魄散’以及陷阱逐一诛除对方,减少对本门的威胁,待尔后时机成熟之时,才是与对方正面交锋,决一死战之期,因此我们不必急于在此时与他们拚战。”

  “魄主”的话声方止,又有一名“魄首”接续问道:“魄主,话虽如此,可是万一对方又如同前次一样兵临城下,我们依然免不了要与对方正面一战呀?”

  “魄主”闻言,立即回应说道:“你们放心,昨日黄昏之时,那三位姑娘前来拜望少门主之后,少门主便引领来客与夫人研商一夜,已然有了退敌及避敌之策,可减少与对方硬拚的机会,况且听他们的吆暍声,对方的阵营中似乎有了变化,暂时不会前来侵犯本门了。

  如果能再拖延一段时日,待本门少主未婚妻室之一的娘家,也就是‘百花谷’谷主‘牡丹夫人’传来讯息之后,便是本门大举出征之期了,到时你们便可大显身手与对方一战,可是莫要让‘百花谷’的那些娘儿们看轻了。

  “魄主”话声一落,立时引起众魄首的一阵哄笑声。

  而“魄主”却转身朝职司打探,前来禀报敌情的林姓“魂首”说道:“林魂首,你继续率属下详探那些贼子的动态,一有异状,便迅疾回报本魄主,或是门主及魂主知晓。”

  “是!魄主,属下遵命!”

  “魄主”待那名躬身应答的林魂首与另一名黑袍人离去之后,才朝身后的众魄首说道:“你们分率所属,再往四外巡曳一番吧。”

  “是!属下遵命……”

  “遵令,我们走……”

  “是!本首所属走吧……”

  正当此方“地灵门”所属四外分散,小心翼翼的警戒“九幽宫”侵犯之时,为数多达三四百人的“九幽宫”众星宿以及“天地帮”的众香主护法,已迅速掠圣山脚,但是尚未到达山洞时,已有二十多个“九幽宫”的星宿迅速前迎。

  可是双方相会不到片刻,不知有人说了些甚么?立即使得一百四十多名星宿引起一些争执,有人要依令冒雨赶回“九幽宫”,有的人则称不急著赶路,待暴雨息止再上路。

  而“天地帮”的两百多名香主护法虽然已获得各自返回香堂之命,可是皆属香主护法的身份,可自行决定何时去留,当然不愿冒著暴雨赶路回香堂,可是地位差人一等,哪有插口的余地?因此皆退在一旁不语。

  双方各执一词的众星宿,在争辩中皆逐渐获得部份人的支持,可是也有一些人,则是无可置否的成为中立者,因此使得一百多人逐渐形成下同的意见的两派三方。

  未几,有意待暴雨息止再上路的一方获得了较多人的支持,因此获得了上风,立即笑颜先后进入山洞内避雨,欲待暴雨息止之后再上路,并未依“文曲星”白逢春之意,立即下山返回“九幽宫”。

  而人数较少的一方,其中有三十多个人在愤愤不平中,立即冒雨迅速离去。

  余下未走的人以及一些中立者,还有两百多名“天地帮”的香主护法,也乐得无须冒雨赶路,于是皆随著人数较多的一方相继进入山洞内避雨。

  尔后,众星宿立即派出四十八人,分成八组在外警戒,可是职司警戒的责任当然是落在身份地位皆差了一大截,那些“天地帮”的香主及护法头上了。

  可是有甚么人愿意在暴雨中职司警戒?因此被派出职司警戒的四十八名香主及护法俱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相继行往洞外,并且神色不悦的嘟哝不止,后侮为何不及早离去,可自由自在的寻地避雨。

  因此被派出职司警戒的八组警啃,且不说冒著暴雨行往远方,身影逐渐消失在山林中,在各方巡曳的五组警哨情况如何?仅说在洞口附近职司警戒的三组警哨吧。

  被派在洞口警戒的六人刚行圣洞口,竟然有一人迅疾掠身远去,其他五人的内心中虽然有些冲动的也想离去,可是唯恐以后遭惩,因此甚为无奈的只好留下尽责了,可是为了避免洞外坠地四溅的雨水淋身,却退至洞口内里丈余之地。

  在洞口左方职司警戒的六人,竟然也有三人一出洞口便偷偷溜走,所余的三人只好在左方二十余丈的山壁处寻得一处不算大的小岩穴,同时挤入岩穴内避雨。

  如此一来,此方警啃与洞口的警哨一样,只能望见洞穴前方的景况,却看不到左右两方及上方的动静了。

  另外被派在右方树林内警戒的六名警哨,却是仅余两人而已,不问可知,其他四人皆是偷溜离去了。

  仅余的两人在心愤不平中,哪有心警戒?并且认定不会有人冒著暴雨出没山区,因此便折了下少枝叶,在一株大树下搭棚避雨,散漫的警戒著。

  可是此方争执之后分道扬镳,三百多人俱都进入山洞避雨,以及派出八组警哨的情景,俱都落入隐密远方暗处之人的眼内了,因此连绵不绝的暴雨继续下了半个多时辰之后,并未听见在远处巡曳的警哨传回警讯,可是在洞口外的远处树林以及山洞附近的山岩处,却逐渐出现了一些黑影。

  未几,只见山洞左方的山壁小岩穴内,三名警哨同时身躯一颤,接而伸手捣喉、神色痛楚的狂奔出岩穴,并且惊恐大叫……

  虽然是狂奔出岩穴并且惊恐大叫,可是口中仅发出沙哑的呀呀哼叫声,皆被暴雨的哗响声掩盖,而且仅奔出不到十丈,俱都全身颤抖的软倒地面,在颤抖抽搐中逐渐静止。

  在山洞口警戒的五人,因为皆是缩身洞内避雨,看不见左右两方的景况,也未听见被暴雨哗响声掩盖的惊恐哼叫声,因此并未察觉左方的同伴已发生变故。

  在右方树林内警戒的两人视线较广阔,理当能看见左方山壁前在空旷雨地奔行且倒地的同伴,可是却是寂静无声且毫无动静。

  原来树下小棚内的两个警哨,此时皆是蜷身倒地,莫非他们因为甚为疲乏,俱都睡著了?所以并未察觉左方的同伴已然发生变故,也未及时发出警讯?

  于是在可说是毫无警戒的情况之下,只见朦胧暴雨之中,左方的山岩及右方的树林内相继出现了一些黑色身影,并且静悄悄的逐渐围向山洞之处。

  蹲坐在洞口内里丈余之地,避免溅散雨水淋身的五人,眼见洞口外的远处毫无动静,也未听见在洞外巡曳的警哨传回警讯,可是突然见到洞外有乌黑之物由洞口外左右两方,连连不断的交叉飞射入洞内,立即撞及洞壁发出波波闷响。

  “波……波……波……波……”

  “咦?甚么玩意儿……老刘、老张,你们别逗了!”

  五人俱是心中一怔!其中一人立即开口叫骂著。

  可是那些乌黑之物,依然是连连不断的交叉射入洞内,因此波响连连的,皆在洞岩壁及地面撞得碎裂。

  “老吴,是老刘他们丢进来的吗?是些甚么东西?不像是石块上块嘛……啊?不好!情况不对……啊……啊……”

  “咦?不好!有……有毒……”

  山洞内里靠近洞口之处,有二十多个分别在歇肿、聊天及烘烤衣衫的星宿及香主护法,待听见洞口的警哨突然发出惊呼声,虽然不知发生何事?但是已有十多人心生警觉,立即迅速的掠往洞口之处!

  可是距洞口街有五六丈时,已藉由洞外的天光望见在洞口警戒的人皆已倒卧地面……

  “啊?情况有变!大家小心……”

  “咦?不好!好像有毒……”

  “糟了!是毒物,大家快行功屏息拒毒……”

  “大家快冲出去……”

  在惊急的大叫声,立即惊动了尚在洞内歇睡,或是聚集笑语,或是烘烤衣衫的众星宿及香主护法,因此又有数十人不约而同的掠往洞口,欲查探发生何事?

  可是在惊急奔向洞口的星宿及香主护法并不知洞道中已充溢著无色无味的不知名剧毒,因此在奔掠呼叫及呼吸中,皆是不知不觉的吸入了或多或少的剧毒。

  众星宿及香主、护法在不知不觉中吸入或多或少的剧毒之后,因此有的人尚未奔掠圣洞口,便已毒发倒地,有的人察觉中毒之后,则是惊急的大叫著:“大家小心,有毒……”

  “咦?不好……我中毒了……呃……”

  “啊?天哪……我也中毒了……”

  “快屏息……里面的人快行功屏息!”

  “快冲出去……快走……”

  惊恐慌急的大叫声,再度惊动了街留在洞内未出的众星宿及香主护法,于是俱都慌急奔往洞口,可是在洞道中已充满了无色无味的剧毒,而且洞口外依然有不少乌黑之物由洞外连连不断的交叉射入洞内,散布著无色无味的剧毒,因此三百多人争先恐后的往洞口之处奔掠时,已有不少相继中毒倒地了。

  心中已有警觉,立即行功屏息逼毒的人,虽然皆迅速冲出了洞道,可是刚掠出洞口,却发洞口十余丈之外竟然有两百多个身穿黑袍及骷髅衣的人在洞口外围成半圆,静静的默立在暴雨之中。

  “啊?是‘地灵门’的人,大家小心……”

  “不好!大家快准备迎战!”

  “天!他们……派在外面的巡哨怎么未发出警讯呢?”

  就在众星宿及香主、护法俱都惊急顿身,并且慌急大叫准备应战之时,倏然有数道迅电连连划过天际,立即撕裂了夜幕,照亮了大地,将众人面上的惊惶神色显现无遗。

  接著,一个个的霹雳剧雷在天际暴响,显示出天地的无穷力量,似乎欲将众人击入九幽之中。

  “除掉他们!”

  突然一声暴喝响起,霎时便见围成半圆的两百多个黑袍人及骷髅人同时扬臂振抖,射出一片淬有剧毒的乌黑暗器,恍如暴雨一般漫天罩向面浮惊惶之色的众星宿及香主、护法。

  虽然众星宿及香主、护法在洞道内便或多或少的中了毒,可是大敌当前,哪有时问行功逼毒?况且无数暗器已漫天罩至,为了挣命,哪还能犹豫?因此立即挥扬拳掌及兵器,狂急扑向围立四周的黑袍人及骷髅人。

  可是众黑袍人及骷髅人早已有备,而且所施放的毒药乃是“地灵门”数种独门毒药之中最剧烈的“残魂灭魄散”,早在百年前便名响武林,又岂是寻常毒药?

  因此,有不少星宿、香主及护法,刚提功欲扑之时便已毒发,有的是前扑数丈,尚未冲至对方面前,便已毒发倒地,有些功力较高或是自身也习有毒功的人,尚能恃功强压体内毒性,虽然支撑未倒,可是也已功退数成,因此待冲圣敌方之前时,似乎即将油枯灯尽了。

  于是……便听一阵阵怒暍、惨叫、哀嚎声,再加上飞闪的惊电,暴响的轰雷声,有如鬼嚎般的尖啸山风声,还有悲凄如泣的倾盆暴雨声,遍地的尸身,混合著血水往低处奔流的血红激流,立即将山洞前交织成一片有如九幽森罗地狱的凄惨恐怖景象。

  于是……在“地灵门”之方仅伤亡了三十余人的情况下,除了先前离去的“文曲星”白逢春以及因争执愤而离去的三十多名星宿之外,留在山洞避雨的一百三十多名星宿以及两百多个香主及护法,从此之后便在人世间消逝不见了。

  **************************

  人烟稀少的“巫山”山区,在三峡西北方的“集仙峰”峰脚,有一片以高墙围绕,足有半里方圆的广阔大宫院。

  高墙面向南方的正门内里,是一幢老旧大殿,乃是供奉著三清的“三清宫”,可是在老旧大殿的后方,街有一道矮墙,穿过矮墙圆洞门之后,竟是一片甚为广阔、花团锦簇、耸木成林的大庭院,并且在花圃及林木之间有不少楼宇。

  顺著矮墙圆洞门内的一条石板路,穿过一些花圃及奇松古柏,来到一幢甚为宽长,约有十多丈宽的宏伟双层楼宇前,楼门上的横区上刻的是“朱雀堂”三个金漆大字。

  “朱雀堂”底层的正中大门内,并非是一般的殿堂或客堂,而是有如城门一般,可由正中空洞的宽阔通路穿过“朱雀堂”,再进入一片庭园之中。

  庭园中,正前方七十余丈之外,有一片以巨石叠砌而成,高出地面两丈七左右,占地足有八十丈宽阔的石基,石基上方有三幢三厢方位的楼宇。

  顺著石板路行至又高叉宽阔的石基前,经由一道宽有两丈的三十六级石阶行至石基上方,只见三厢楼宇面南的一幢,是一幢甚为宽阔宏伟的三层楼宇,楼宇正门上方的横区上刻著「紫微宫”三个金漆大字。

  在“紫微宫”左右两方,相距二十丈左右的两幢横向楼宇,左侧面朝西方的双层楼宇是“太微宫”,而右侧面朝东方的双层楼宇则是“天市宫”。

  在正中“紫微宫”及左右“太微”、“天市”两宫之间乃是以青石板铺成的宽阔大广场,广场中并无他物,似是可用之校阅兵将或是聚合曰之用。

  在三幢宫殿后方的廊道,分别有一条宽有丈余的三十六级石阶,通往石基下方的大庭院,分别经由一条石板路穿过林木及花圃,通往东西北三方。

  “太微”及“天市”两宫的后方约有五十丈的远处,各有一幢与“朱雀堂”相同的双层宽长楼宇,正是二十八宿之中东方“青龙堂”及西方“白虎堂”两座殿堂。

  而“紫微宫”后方约七十丈的远处,则是北方“玄武殿”。

  但是在“紫微宫”与“玄武堂”之间的宽阔林木庭园之中,尚有七幢以北斗七星方位排列的双层小楼。

  此时在“紫微宫”厚重雕花大门的内外两侧,分别站立著八名身材魁梧的四旬壮汉,另有一名年约六旬之上的花发老者,则是偶或步出大门,在两侧廊道中踱步遥望。

  铺著青石板的宽敞大殿堂内,除了两侧靠墙的二三十个矮几大椅之外,殿堂正中的四根圆木柱之间,有四十张背对殿门的雕花大椅,分别坐著三十多位穿著打扮不一,皆有六旬之上的银发、花发老者。

  坐在前排的两名老者乃是“白虎堂”刘堂主,以及新递补的“玄武堂”堂主,两人身后的三十多名老者,则是两宫四堂的首席星宿。

  在四十张雕花大椅前方的两丈之处,是九级宽有尺余的青花石阶,并且在石阶前的两侧各有一张面对殿门的大椅,坐在椅上的两名老者乃是递补“天地双煞”遗缺,新任“太微”“天市”两殿的殿主。

  在“太微”“天市”两殿殿主的外侧,在台阶边缘分别站著两名年约六旬,神色凶厉的老者,其中一人正是前往巫山传令,将“文曲星”白逢春请返回宫的“荧星”,正是“紫微宫”四名未轮值的星宿。

  九级石阶的上方是一片平台,距石阶有七尺远的平台上,有三张铺著虎皮,面对殿门的金漆雕花大椅。

  正中的金漆雕花大椅上坐著一位身穿一件银白锦衫、外罩宽袍、黑亮的长发挽成道髻,并且横插一支紫玉簪,似道非道、似儒非儒,年约四旬出头的俊秀文士,只见他平滑无须的颜面上甚为阴森冶漠,可是在大椅扶手上的一双手却是柔白细嫩如女子,而且微透粉色,似乎因为习有某种特异神功所使然。

  分别坐在俊秀文士左右两侧雕花大椅上,年有八旬之上的耋耄老者,左侧一人正是面貌削瘦清惧,身穿淡青儒衫,手执一柄老君扇的“文曲星”白逢春。

  而右侧一人则是身材削瘦、身著儒袍、手执折扇,三咎白髯垂胸,神色阴森凛人的“武曲星”廖青萍。

  可是由左辅、右弼辅佐双星所坐的位置看来,莫非正中那位年约四旬出头,貌如女子的俊秀文士便是“九幽宫”的道主“幽冥真君”不成?

  在三张金漆雕花大椅的后方,尚有两片由顶端垂至地面的薄纱桃花帐,将平台分隔为内外两处,但是毫下隐蔽的薄纱桃花帐可望穿内里,只见内里靠近底端的楼墙之处,也有一排七张银漆雕凤大椅。

  七张银漆雕凤大椅上仅坐著三位凤冠霞帔、瑶环瑜珥,穿著打扮甚为华丽富贵,面覆薄纱,看不见面貌的贵妇,而三位贵妇的椅后各站立著两名年约花信,神态艳媚且浮现荡意的使女。

  此时,面对宫门的“幽冥真君”神色冷漠、面无表情,默默环望台阶下方的众星宿之后,突然开口发出清朗……可是又似是少年人,也像是女子的清脆话声:“本道主与左辅、右弼详研一日之后,一切疑点皆已明朗了,虽然尚不能确定‘血魂天尊’是否就是昔年‘魔祖’的徒孙?可是他身具昔年‘魔祖’盗人血脉精气的邪功,加之身佩‘血魂剑’,因此,纵非昔年‘魔祖’的门下,想必也大有关连。

  如今‘右弼’及三位楼主夫人皆已与‘血魂天尊’交手过,虽然三位楼主夫人皆身受内伤,可是对方也已受创而逃,由此可知,虽然‘血魂天尊’已身具御剑之技,可是功力尚不足畏。

  前两天,河洛一带的数个香堂皆有急讯传回,已有不少黑白两道的武林高手俱是心脉遭人挖出而亡,虽然江湖武林尚不明了是何人所为?但是已可确定乃是‘血魂天尊’为了疗伤及增功,所以才施展‘夺魂血煞掌’盗取高手的血脉精气。

  正因为如此,虽然‘血魂天尊’现今的功力尚不足畏,可是待他仗恃邪功连连盗取武林高手血脉中的精气,逐一炼化,归为己用,迅速提增功力之后,便将成为本宫甚至是江湖武林的祸患,因此必须及早查出他的行踪或隐修之地,才能及时围歼他,避免成为本宫尔后的大患!

  “幽冥真君”说及此处,突听身后传出脆声说道:“道主,那个‘血魂天尊’曾当著廖叔叔及众星宿面前自称是‘地灵夫人’之子,而‘地灵夫人’也未曾否认,因此只要前往‘地灵门’,必可查出他的行踪。

  再者,纵若无法在‘地灵门’查出他的行踪,本宫也可趁此歼除‘地灵门’,若‘血魂天尊’果真是‘地灵夫人’之子,到时无须本宫耗费人力及时光,他也必然会为仇现身,便可一举诛除后患了,此乃一举两得之事,但不知道主认为如何?

  脆语声方落,可是“幽冥真君”却面无表情,也未曾开口。

  因此又听“文曲星”白逢春侧首说道:“大哥!近年来‘地灵门’已是门下凋零,仅存数百个老门人而已,上次两堂星宿前往歼剿‘地灵门’之时,虽然尚有‘牡丹夫人’及几个花魁在场,可是本宫星宿依然占得胜算,直到‘血魂天尊’与一个功力甚高的女伴赶至,我方才败退下山,由此可知‘地灵门’实已不足畏。

  如果小弟及三弟同率四堂星宿前往,当然足可歼除‘地灵门’,可是万一‘血魂天尊’及那个不知来历的女子,还有‘百花谷’的‘牡丹夫人’及几个花魁皆在‘地灵门’之中,那么歼除‘地灵门’之事便甚为艰辛了。

  “文曲星”白逢春如此分析之后,“武曲星”廖青萍觉得甚有道理,可是“幽冥真君”却面无表情的冷漠说道:“二弟说得虽有道理,可是二弟也无须顾虑,若依河洛一带数个香堂传回的急讯判断,那个‘血魂天尊’甚有可能尚遁隐在河洛一带,可能尚未潜返‘地灵门’。

  再者,纵然‘血魂天尊’及那个不知来历的女子,还有‘百花谷’的人皆在‘地灵门’内,可是此时的‘血魂天尊’应是内伤未复,而‘百花谷’的人也未必会久留‘地灵门’之中。

  你们除了可率‘玄武堂’堂主以及辖下所属星宿,还有‘青龙堂’的星宿尽皆率出,并且可调集‘天地帮’各香主护法供驱策,另外还有‘天旋’及‘开阳’两人也会随你们同往,如此一来,实力应足以歼除他们了。

  “文曲星”白逢春闻言,心知大哥分析得甚有道理,而且也已知晓大哥有意全力追杀“血魂天尊”,而歼除“地灵门”之事仅是顺带而为。

  况且有两名楼主夫人与自己及三弟同行,再加上宫中大批星宿的实力,不论“血魂天尊”是否在“地灵门”,确实已足可歼除“血魂天尊”及“地灵门”了,因此“文曲星”白逢春立即颔首说道:“嗯……大哥所言甚是,如此小弟与三弟明晨便率众星宿,随两位嫂夫人前往歼除‘地灵门’便是。”

  而此时“武曲星”廖青萍也接口说道:“嘿……嘿……二哥!大哥对此事详研甚明,且不论‘血魂天尊’那娃儿是否在‘地灵门’,是否能顺利诛除他,可是此行之后,使‘地灵门’由江湖武林除名,乃是显可易见的事了!”

  “幽冥真君”闻言,顿时皮笑肉不笑的哈哈大笑说道:“哈……哈……三弟说得没错!此行不论是否能除掉‘血魂天尊’,只要能使‘地灵门’由江湖武林除名,也可使本宫少了一个大患!

  而且也正如‘天旋’之言,如果‘血魂天尊’果真是‘地灵夫人’之子,只要除掉‘地灵夫人’及‘地灵门’,他必会前来本宫寻仇,到时无须耗费本宫人力,便可以逸待劳,诛除后患了!

  “武曲星”廖青萍闻言,立即阴森森的笑说道:“嘿……嘿……嘿……大哥放心,小弟知晓此行乃是以诛除‘血魂天尊’为首要之务,歼除‘地灵门’为次要,因此只要遇到‘血魂天尊’,定将全力以赴,不计代价除掉他。”

  “幽冥真君”哈哈大笑的说道:“哈……哈……三弟之言正是小兄之意,因此就有劳两位贤弟了!”

  突然又皱眉说道:“不过……万一‘血魂天尊’不在‘地灵门’,而是隐身他处,盗人精元疗伤及增功,你们便无法诛除他了,若待他伤势复元甚而功力暴增,便对本宫不利了,因此街要传我令谕,要‘天权’命‘天地帮’各地香堂全力追查‘血魂天尊’的下落,只要一有消息,便急传回宫!”

  话声一落,便又朝台阶下的众老者说道:“此事已然就此决定了,你们可退返各殿准备了!”

  “是!属下等告退!”

  台阶下的两殿两堂之首及众星宿闻声,立即异口同声的应喝之后,便相继起身静默步出殿外。

  而此时,在薄纱桃花帐后方的三名华贵妇人也已起身行往壁角之一名使女立即在墙壁间推开一扇隐密活门,三名华贵妇人便与众使女消失在秘门之内。

  “幽冥真君”眼见众星宿及三名华贵妇人相继退出殿堂之后,才朝“文曲星”及“武曲星”两人说著:“歼除‘血魂天尊’及‘地灵门’之事,就有劳两位贤弟了,你们明晨便出宫,因此今夜尚可好好的乐一乐……”

  “幽冥真君”言中有意的说著,可是“文曲星”白逢春却微微摇首的苦笑说道:“大哥,小弟回宫才两天,尚无心享乐,因此过些时日再说吧!”

  “武曲星”廖青萍闻言,也是苦笑一声的说道:“说得也是,大哥!况且小弟与那些丫头玩乐时甚难尽兴,因此……”

  “幽冥真君”闻言,却是摇首说道:“两位贤弟,大哥知晓你们早已厌倦了那些青涩丫头,因此也没说要你们再与那些丫头玩乐,而是要玉娥她们几个陪你们……”“幽冥真君”话声突顿,接而朝身后撇撇嘴……

  “文曲星”及“武曲星”两人见状,皆是面浮喜色的互望一眼之后,“武曲星”廖青萍立即涎脸的讪笑说道:“大……大哥……真的可以吗?”

  “幽冥真君”闻言,立即语含不悦的正色说道:“嘻!为何不可?两位贤弟与她们几人共享欢乐,已非头一遭了,还有甚么疑虑吗?况且小兄何时与你们虚言过?”

  “可是……可是,半年多前,她们便不理会小弟两人了……”

  “武曲星”廖青萍的老皱面容上虽然有种兴奋且遐思的神色,可是尚有一种难以置信的疑虑。

  可是话未说完,却听“幽冥真君”嗤笑一声的抢口笑说道:“嗤……三弟!小兄昔年藉著合体双修,增进功力之时,尚可在息功之后与她们共享欢乐,可是自从开始修练内丹圣胎之后,便甚少合体双修了,因此连天枢她们七个皆已冷落了十多年,哪还有多余的时间再陪玉娥她们?因此她们也常在天枢她们面前抱怨过。

  可是自从五年前,小兄请两位贤弟代劳的那一次,虽然她们皆是羞急的在天枢她们面前泣诉,可是待小兄好言相劝之后,她们也都默许了,再加上两位贤弟皆将她们整治得舒爽之后,她们便再无推拒之意了。

  尔后数次,虽然她们口中推拒不肯,然而那仅是女人的羞意而已,可是待食髓知味之后,已然依顺的与你们共享欢乐,而且每当激狂之时,皆难以自制的狂乱尖叫,甚而央求你们继续凶狠的整治她们吗?

  “文曲星”白逢春闻言及此,立即心有同感的连连点头,可是突然又摇首说道:“大哥!你说的虽也是事实,可是上次……”

  然而“幽冥真君”又连连摇手的接续说道:“嘻!二弟,这就要全怪你罗,亏你是个阅历甚丰的老江湖了,怎么连女人的心性街捉摸不著?你也不想想,女人嘛!而且是她们那种喜好受人凌虐才能激狂得登达仙境的女人,不论你如何凶狠的整治她们,只要能将她们整治得舒爽登仙,待她们食髓知味之后,尔后纵然会娇情做态的口中不依,可是心中却已欣然接受,因此只要略微强势逼求,她们皆会半推半就的依顺不违。

  然而半年前的事,说来确实是你的不对,因为玉娥她们皆曾向天枢姊妹抱怨过,说你每每当她们极度激狂,正欲登达仙境之时,却弃她们于不顾,未能使她们倾泄激狂,也不理会她们的哀求,使她们的身心皆遭受狂乱的煎熬。

  虽然如此,也是勾诱她们淫欲以及整治她们的手段之一,可是也须适可而止,只要使她们的淫欲能适时获得宣泄,便可平息她们的悲急与狂乱,然而你却不理不睬,而且连连数次皆是如此,她们当然会又恨又气的心生怒意,再也不愿遭受如此的折磨了。

  “文曲星”白逢春耳闻大哥之言,这才恍然大悟的说道:“哦……原来如此?小弟还当她们是鄙视小弟的淫技不如大哥,不能令她们尽兴,所以才不给小弟好脸色看,原来是这么回事呀!”

  “武曲星”廖青萍闻言,也恍然大悟的立即埋怨说道:“好哇!原来中间尚有这么回事,原来是二哥你做的好事,却将小弟也连累了!怪不得这半年多来,每每与玉娥她们照面之时,她们皆是白眼对待,都没给小弟好脸色看,害得小弟不知错在何处?每每见到几位嫂夫人时,皆想请嫂夫人们代为美言几句,可是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是好……”

  “幽冥真君”闻言,立即打圆场的笑说道:“嗤……嗤……好啦,三弟,你也别埋怨二弟了!小兄昨夜已说服了玉娥她们,她们也已应允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因此待她们服侍天枢三人回楼之后便会至秘室了,你们还不快去等著?难道欲待她们反悔不成?”

  “武曲星”廖青萍闻言,顿时心花怒放的立即起身,可是又有些讪色的说道:“那么小弟两人……”

  然而“幽冥真君”未待他说完,便插口说道:“你们如同往昔一样,前往同一问石室便成了,可是尔后她们是否会原谅你们?是否还愿意继续与你们共享欢乐?那就要看你们今夜的表现如何了!”

  “喔!那小弟就告辞了!”

  “是……是……那么小弟这就去‘兰台宫’了!”

  “文曲星”及“武曲星”两人闻言,俱是欣喜无比的应声说著,并且立即起身快步行往左侧的廊道内。

  “幽冥真君”眼见两位拜弟的身影迅速消失在廊道内之后,俊面上虽然毫无表情,可是双目中却闪烁出一种甚为怪异……甚难说出是何等怪异的光采……
  
 
 

 
分享到: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2
三字经73
韩愈
18世纪法国情色艺术展览照片
三字经24
滁州西涧·独怜幽草涧边生 (唐)韦应物
让曹操干流口水却不敢碰的一个美女
三字经1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