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龙翱凤翔 >> 第九章 携婢游山 缘入异域

第九章 携婢游山 缘入异域

时间:2014/3/1 15:33:17  点击:2479 次
  自古艰难唯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

  凤凰孤柚,鹦鹉芳洲黄鸥渔矾。晴川杰阁。

  汉口斜阳,洞庭远涨,潇湘夜雨,云梦朝霞。

  “汉阳城”城内的“龟山”在一片桃林之内有一“桃花洞”乃是远古春秋之期楚灭息国,掳息侯任守门吏纳息夫人为妃,一日楚王出征.息夫人乘车出城遍守城息侯两人悲凄戚会。齐叹命乖,故相偕自尽。后人感慨良夫人贞烈,故在洞内立祠纪念。

  此时在桃花林内突然响起数声女子惊叫声:“啊?虎斑异兽…公子您……您是……”

  “天…公子!您就是在荆州伤了”西方令主”独子的“夺命郎中“虎斑异兽…“夺命郎中”?天哪……公子,您…您……

  您是百幻神龙?天哪……以娟,小秀!公子竟然是……是江湖武林盛传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百幻神戈”…咱们跟对人了,太好了…公子!小婢爱死您了……”

  “嘿……嘿……你们别……别这样……亲得我脸上都是胭脂了。”

  “咯……咯…公子,谁叫您神秘得什么也不说?现在也瞒不住了,怪不得你又推又拒的不接纳小婢们。原来是想……唁“好啦!别闹了,真拿你们没办法!小娟、小秀这样你俩也该放心了吧字有大虎、小虎它们在,还怕有人伤了你们吗?咯…格…这都要怪您罗?谁叫您不早说?你们……唉……小云.咱们走吧。”

  “是!公子…”

  话声停顿,未几使见桃花林内步出一位年轻俊逸的青衫书生,身后刚跟着一位千娇百媚、婀娜多姿的粉衣绝色美姑娘、如花的笑靥上浮涌出比桃花还艳丽的霞红之色,令人望之恨不得能体手抚摸一把。

  柳如云芳心激动得不时侧首默望着身侧俊逸英挺的公子。

  内心思绪紊乱得恍如一团乱麻.理不出一丝头绪。

  但唯一可深信的是自己的决定万万没错确实跟对了一位值得跟随而不悔的人。她不时猜测这是他的原貌吗?天下武林中何人能说出他原貌如何?是否是极丑之人”或是另有缺陷?

  然而倏觉腰身一紧,已被那强而有力的大手搂着并且自己心荡且喜爱不倦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傻丫头别胡思乱想了,再不定心好好走可要摔得鼻青脸钟了。“柳如云闻声一惊!心神回复。这才望见自己竟站立在一处深谷之前再走两步便将……

  劳心一羞,双颊霞红、全身发烫的尚未开口又听那吸引自己内心激荡的声音又响在耳旁:“嗤……嗤…如云,我可还没涉临至绝情难挨得要与人双双殉倩的地步,怎么你想勾引我与你在天做比翼夫妻呀?“柳如云闻言更是羞得跺足娇嗅道:“讨厌啦.人家只是在想事情嘛!您……您就会逗人家…但是…只要您愿意……小婢也……

  突然腰身又紧。并吸朗笑大响的说道:“怎么?你真想哪?

  哈…哈…好!那咱们就跳下去吧。”

  倏然身躯凌空而起骤往深谷疾坠而下。

  顿时惊得柳如云花容失也惊骇尖叫,双手紧紧拥搂公子.双目紧闭的颤骇尖叫。

  但是忽然有股令她觉得生死已毫无所惧的莫名心悸感涌生,竟然将挥首紧贴在他胸口闭目享受着那种温暖安全的无畏感,能与公子共死一起又有何遗憾?

  身躯目呀飘—一柔和的清风吹拂面颊,毫不觉一丝痛苦……难道‘死”竟是如此美妙的感觉吗?自己会与公子双入仙境还是阴森森的阴司?

  温热的胸膛依然可听见平衡的心脉声,好美、好温馨柳如云芳心激荡得更是紧贴紧搂不松,深恐公子抛弃自己独自离去。

  但忽然耳闻禽鸟脆鸣,不由睁目望去,焕然发觉自己竟然与公子飘浮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虚空中?。啊?公…公子……我们死了?要升天了……莫非……

  死是如此简单美妙?……”

  嗤…傻丫头你是怎么了?满口死呀死的?快到谷底了。

  如此至少可省下半个时辰的路程了。

  柳如云闻声一怔,突然心智清醒的睁目张望,也才恍然大悟是公子以绝世轻功带着自己由百丈高的谷顶之上教曳而下,不由芳心羞气自己薄浅无知,但也气公子故意逗弄自己因此恨恨的伸手在他胯间狠狠一掐……

  “哎哟……倏然俩人身躯骤坠而下,下方谷地的一块凌岩疾迅的接近眼前……

  “啊?公子…公…公…子……

  惊急尖叫的声音响彻山谷间.俩人身躯坠临凌者尚有三丈余,眼看即将摔坠其上时.倏然凌空斜移区坠势渐消,竟然轻飘飘的踏在另一块凌岩之上,已然安圭的到达了谷底。

  苍白得血色全无的娇靥上惊骇之色尚未消,突听悲泣之声低响,并听柳如云哽咽说道:“公了小婢错了!您……您打我骂我吧……”

  张天赐此时伸手轻抬她低垂的臻首下巴,望着她娇美如花的娇靥上泪水双垂,不由捉狭的笑道。怎么?你原先那一堂之主的英雄威风都到哪里去了?喷……喷……几滴泪水便能杀了于军万马不成?那可别浪费了,待我拿个玉瓶盛着准备以一滴泪水淹死上千人……”

  柳如云闻言顿时羞得无地自容,连连跺足娇辑道:“讨厌……讨厌……您……您好坏!一句话便能羞死人…诘…诘一份等小婢找个袋子将您的话都收着,然后哪天看哪人不好就放了一些…诘…诘……就羞死他了。”

  张天殇闻言顿时开怀大笑,对柳如云恍如小孩的娇言娇态甚为爱怜,但是他怎知柳如云此时的心境限?平常自幼能得父母疼爱,在长辈的呵护中成长的小孩哪能体会出她的心境呢?

  原本便是深受父母呵护关怀的五岁之龄竟然被人掳捉至毫不熟悉且家人不在的陌生之地,当然是骇畏惶恐得悲泣呼娘唤爹,然而却在凶狠无情的恶人痛打下哪还敢哭泣?更别说撒娇笑了。

  在严厉的教导及毫无关怀的环境中逐渐成长.内心中只有畏惧及顺从,哪有什么撒娇讨人怜爱的机会?也只有在休歇之时与处境相同的姊妹,才能相互诉苦及谈心。

  久而久之姊妹之间的感情甚为浓厚。但在外人之前却都是抱着一份畏惧及敌意。何曾有过什么异性之友?

  如今柳如云、方美娟、董小秀三人,只在短短的数日中便已对张天赐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尊敬、倚教、安全,甚而已将沉埋已久的天性涌升散发,有了一个可撒娇、可哭泣、可信托、可受呵护对象,当然也使女子天生便须男子呵护的柔弱浮显,哪怕是再刚强的女子,也会有如此心境.除非对方尚不是她可倚赖的对象。

  柳如云现在便是身处如此之境.因此处处所显现的俱是柔弱、娇羞、须人呵护、须人爱怜的心态,也因此而使张天赐更有一种欲保护她、照顾她的温柔之意。

  千是在朗笑声中,伸手一拉她柔软玉手使疾掠而去……

  他们如此之态哪像主婢?若说是一双情侣例相似。

  其实柳如云的心境界变,举止也异于往昔,但张天赐何尝不是呢?

  原本拘谨且对纠缠不松的翠凤”售金珠皆不假以颜色,但没想到身陷危地.缘得脱困巨缘获武林异学之后,竟然使他心性大开,似乎已不再为世俗所拘,而有了游戏人间随性而为的洒脱心境。

  也因此使得张天赐恍如变换了一个人似的开朗豁达的胸襟也已能容纳一些以往被礼教所束的行为。

  再者,年已双旬,从未曾与女子相近,更何谈肌肤之烈始不论如何与三女有了极为亲近的云雨之欢,但其中所获得的奇妙感觉及男子雄风的征服感,使张天赐对三女产生了一种欲呵护目保护的气概,并且已将三女视为自己的身伴禁育吧。

  或因双方各有不同的心境感触,因此将一男三女的关系拉得相互爱怜高赖吧?世上不是也有许多身处困境中的男女也有此境遇吗?

  另外再说也能吸引张天四的另一原因吧,柳如云虽然是”玄阴教’北方令坛的一名香主,但实际上她的武技还不如一名男武士队长,只能算是武林中二流的身手而已因为她乃是’玄阴教”特在各地精心掳捉而来的女童而之一,当教导两百多个娇甜、清秀、艳丽的女童习红淫邪的内功,不但可使这些女童肌肤柔细、滑润且能丰胸、突臀、腰细如蛇,成为身材惹火的美姑娘。

  再加上所习的武技一他们乃是专为慰劳教中有功所属的经药玩物,又怎可传授什么高明武技?当然是寻常可见的平凡武枝而已,反倒是一些有如舞蹈般的扭腰、摇臀、弓压、挺身。

  蹲跨上技则严格训练,毫不知情也不懂其义的女童当然在畏惧中勤习不愈了。

  柳如云、方美娟、董小秀三女以及其它一些姊妹,乃是天资较高成就脱颐而被刻意挑选出担任高职,使其它姊妹误认为只要勤习今主所授的心法及武技便可攫升地位。

  但勤习之后的结果如何?当然是功力愈高便身材愈美且欲火愈盛,终于逐渐成为淫娃荡妇了,而勤习的武技中那些扭队摇臀、挺身、蹲跨之技,也自然而然的成为淫欲之技了。

  哪些这般令人淫兴大动的美娇娃,若想亲近。只有一法,那便是鞠躬尽瘁的为玄阴教奉献,若争得功劳.便可一亲芳泽,享受令人羡慕的慰劳了。

  而柳如云、方美娟、董小秀三女既然是同济中的饺校者.便可意会她们的身材肌肤及淫乐之如何了?

  而以往从未曾有过肌肤之亲的张天赐,经过三女毫无保留的奉献.当然享受到从不曾经验过的极端美妙滋民自也对她们产生一种倚恋.希望能时时享受到那咱滋味。

  这些都张天赐对柳如云,方美娟、董小秀别有一番情意的原因,因此明为婢女便实际上却有如两情相悦的情侣一般,使四人在内心中音对如此的感觉不愿破坏。

  四人间的微妙关系且说及此,回转至张天赐及柳如云的去向吧!张天赐握着柳如云的柔手疾掠,发觉她的功力甚差,若想在一天之中赶往数百里外的寸洪山”恐怕是难以到达了,因此立时笑说道‘如云,你只要行功提气并指示方向便可,我带你赶一段路。”

  柳如云闻言立时依顺的展露笑颜说道‘是!小婢遵命卜柳如云刚一应声,倏觉手心传人一股温热之气,顺着手臂灌入全身经脉中,顿时身躯轻飘飘的被拉扯疾升一些树梢之上,接而疾如迅电般的啼前飞掠。

  但切如云却被如此疾如迅电的速度惊得难以喘息,连提气之功皆难施展,只被拖着飞掠。

  张天赐也已在灌输真气时发觉她体内真气无法与自己配合,因此于脆拉扯她入怀,紧搂她柔若无骨的细腰,功力骤提八成,恍如一道曳空青电往西疾掠飞曳。

  柳如云被张天赐紧搂入怀后,立时柔顺的搂着公子后腰,芳授贴靠公子胸口感觉着那股令人沉醉的温热及心脉声。

  ☆☆☆

  ☆云梦西北方的一片小山区大洪山”在十余重山峦内有一道山谷,两恻山坡上有数十幢矮房,谷底则有一大片平地建有一个大庄院。

  三厢两进的屋宇四周燕无围墙.因此各方皆可接近,三厢正中乃是一片广场时有黑衣人往来穿梭至各厢房内。

  另外在两侧山巅上皆有数个哨台,因此由外方接近之人皆难逃居高临下的了哨眼内。

  此时由山谷中外缓缓行近的张天赐及柳如云也已停在一丛矮树林内,并听柳如云低声说这“公子,两侧山颠上各有三座哨台,而谷口也有两座哨台,因此若想隐身入内甚为困难.况且尚要救那么多人离开也实非易事,因此只能智取不能力敌。

  幄?原本我还想全然制住他们后再救出那些青年,既然你有计策何不说来听听?

  “公子…依小婢之意……其变小婢现在尚属汉阳堂香主身份.也常来北方令坛因此不但护法认识小婢,便连令坛内的武土也知晓,因此并不难进入令坛,但是公子您则要委屈一下,扮成小婢属下武士,然后大大方方的进入令坛内再伺机而动,但是您真能轻易改变打扮吗?干万莫要露出马脚才是,否则恐将陷入重围之中了、”

  张天赐闻言只是笑了笑并未吭气.转身背对柳如云之后伸手在脸上搓揉一会儿,再转身时已变成一个满面横肉的凶狠之人,并且浮显出一股淫邪之色盯望着柳如云,巨粗声粗气的嘿嘿说道‘嘿……嘿……小娘你可真美哪!给哥哥我香一个如何?

  嘿……嘿……

  柳如云闻见公子转身不久再回身时已变了一个容貌,而且还是个凶狠淫邪的模样.顿时惊愕得望着公子面容及双手,却未发现有问易容之物?因此征愕难信的伸手抚向公子面颊……

  啊?是……是真的肌肤?天…心于您这是怎么易容的?

  若非小婢亲眼所见,实难相信这面貌是假的。

  “嘿…但……这就是本大爷的真实面貌.怎么,丫头你后悔了不成?嘿…嘿……”

  柳如云眼见耳听之下完全是一个凶狠淫邪之入的口气,而那色眯眯的表情及下流的抓搂动作,也是十足的淫邪之人才有的因此怔愕得有些心畏、但却强笑道:“公子……您……您别吓小婢了,那咱们入谷吧叩话声一落立时转身往谷口之方行去,满面横向的张天赐刚缓缓跟随在后,不到片刻已然行至谷口。

  吠!什么入?咬一源来是柳香主’‘愧!原来是柳香主你来了?柳香主.令主前些日子蒙教主传召,因此已往总坛去了。”

  柳如云眼见守谷的八名大汉看似甚为恭敬的笑迎自己但却另有一股邪色涌现,顿知他们心中在想些什么?

  内心又羞又怒得恨不得……杀了他们,但却故意媚眼膘望八人目娇笑说道“剧师父口总坛了?她不在倒正合我意,那现在是谁代掌令坛哪严“嘿…修…柳香主,今日是吴护法代掌令坛,赵护法、张护法及萧护法也在坛内,嘿……嘿…柳香主你想找哪位护法呀?

  此时另一名大汉也接口邪笑道:“柳香主,你若有什么事须要帮忙的?或许我们队长便可帮得上忙,如果你觉得不满意,我们大伙都很乐意协助柳香主办事的。”柳如云闻言顿时心中一痛,但仍媚笑道:“哟……本香主岂敢劳动播队长及你们哪?本香主手下也有四队武士可派用,当然是用自己人才妥当呀?除非……嗤…娃…改天你们至本香堂做客时,就会好好招待你们,今天也没空和你们多谈了……大伙走吧……”

  柳如云笑说后便不再吭气的跨步进入山谷内,张天赐也跟随入谷,但却听八名大汉邪声淫笑的低语不止,谈论柳香主这次……

  会找哪位护法?

  轻而易举的便进人令坛行往三厢房院之处,沿途也有不少大汉笑颜为礼.但面上神色大多邪意深浓.纵然有人恭敬些,但却是看在她乃是令主的得意女徒之一。

  前行的柳如云即将行至厢广场时,身后的张天赐突然传音说道:“如云,待会儿梗依原定计划见机行事.但你不许因愤怒生仇乱了步骤,一切要稳定行事不可躁急。”柳如云功力浅薄当然不能传音回应,但已略略颔首应允.并目深深呼吸调息平气的行至正厢党房前。

  立守大堂前的两名守卫服见会主的女徒柳香主到来,立时笑颜说道:“柳香主2&主不在坛内已返回总坛去了。”柳香主2吴护法代掌令坛,现在似是在左侧房内,你是要“嗯一成已知道了,赵护法他们呢?

  嘿—一嘿一聊香主!方才张护法与萧护法同往赵护法那几去了你去方便吗?

  哼本香主要去那儿,用你操心吗?’是……是……

  “咦?柳香主!这位是……以前怎么没见过?

  柳如云闻言顿时双眉一挑的怒叱道:“哼!怎么?本香主带来的人要你多问?方才潘队长都未吭声.你俩倒挑起毛病来了’好,本香主且去找吴护法再说。

  那名守卫一听柳香主的怒叱之言,若耍被她在护法面前说些什么坏活,那自己的日子可就难过了,况巨人家连谷口都通行无阻还有什么问题?因此立即慌忽的回应道“不……不……属下不敢!属下并非要……你请,你请……这位也请……

  柳如云同言顿时冷哼一声,已不再多言的立时跨步入堂。

  张天赐则在后方忙朝两名守卫连连揖礼,巨做出莫可奈何的表情后,才急步跟人堂内……

  不多时突听正堂左侧的一间房室内响起一声欣喜的欢笑声,并听尖细的苍老之声说道:哎哟I好小云儿是你呀?怎么前两天你没过来?老夫可想你呢,令主她回总坛了,今日是老夫主事,嗤……嗤……小云儿到老夫房内坐坐吧……咦?他是接而忽听小云儿的咯咯荡笑声响起.并巨笑说道:隋,您好坏,乱搂乱摸的好讨厌……

  一些甚为怪异的声音乍响立消,似乎是存在……

  “胡护法!人家今日专程来找您帮忙的,可是又不知您尖细的苍老之声似乎刚咽了什么东西似的声音略异的笑说道“好…公……小云几你有什么事尽管说.老夫…定会帮你的,只要待会儿…嗤…嗤……

  “胡护法!人家跟你说医……

  一阵低语之声断断续续旦夹杂着一些尖细嗤笑的及荡笑声,似乎胡护法及柳香主在房内有什么暧味之事正进行着?

  因此使堂外的两名守护皆会心的淫起一股邪笑……

  但片刻后忽然听胡护法之声传出“南得旺!”

  “是!属下在,护法有何吩咐叩“你去传我令谕。通知华队长调妥他的武士.将令主已厌弃的那些无用娃儿尽数带出,待会儿小云儿持令牌验明人数,再由毕队长他们护送往‘汉阳堂’。”“是!属下遵命!”一名守卫应声之后毫不犹豫的立时离去传令,接而胡护法续又吩咐道:陈大可!”

  “属下在n“待会见本座要与柳香主及贾老弟至赵护法那儿去,有要事相商,如非天大之事,你等不得前来打扰,并且吩咐下去不得召唤不可进入后进,知道吗?否则小心本座毙了你。

  是…是……属下晓得,护法您放小…

  胡护法话声顿止后便再无声音,只听见一些步履声行往后进之方.顿使陈大可淫笑连连的心知柳香主又要与三位护法练功去了。

  而此时行往后进的两个身影中,左侧一名身躯倔倭的瘦削短须老者。压手搂着美目泪光盈盈的柳如云、竟埋怨的说道:如云,制住他的穴道使行了,你为何还点了他死穴?万一被人发现……

  柳如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激动的心境后,才哀怨的说道:公子,您现在别多问了,他们皆有取死之道,以后小婢自会一一告诉您的,因此还乞公子莫责怪小婢。

  这事……好吧,一切且由你做主,我配合你便是了;别说厂前面房内有几个高手,你要小心些。

  柳如云闻言顿时侧首在瘦削老者面颊上吻了一下.才满面笑意的行至后进,整排五间大单房最右侧的那间房门前。

  房仙阵阵淫乐的嗤笑声及回骂声断续传出……

  偶或有些呻吟荡呼之声响起.不间已知房内在做什么事了柳如云神色一整的浮出一股淫荡之色的便欲呼唤,但忽听传音入耳说道:如云!里面那三个恐怕要甚久方止,因此咱们巨莫惊动他们,趁早带那些青年离去如何?

  然而柳如云闻言顿时面显慌急且哀怨、悲求之色的盯望着公子所幻的胡护法,连连摇首的不愿离去。

  装扮胡护法身份的张天赐,眼见柳如云的悲戚、乞求神色,不由心软得默望着她,终于又叹声说道:“唉……如云,往者已逝,又何必放在心上?况且你现在已……好……好……你别哭了一随你一随你……”

  柳如云耳闻公子传音之言已然应允,顿时箱泊泪水立止的破涕为笑,情不自禁的搂住公子献吻表示谢意。

  就在此时倏听房内有人大喝道:“外面是什么人?

  张天赐及柳如云闻声一惊,但团即柳如云蒙笑道:“哎哟……萧姨你劲头可真大呀?大白天的就一箭双雕的乐在其中哪!

  胡护法的尖细声也随之响起“嘿……嘿……所以我说嘛……小云儿还是到我房内去吧,免了扰了他们三个兴致……”
  
 

 
分享到:
王亶望
明孝陵
汉朝给皇帝当“二奶”为何结局都悲惨
多伊和他的女儿们的事
魏忠贤
张献忠攻安微时用妇女下体破大炮
苏武牧羊
这也是一种幸福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