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劫情缘 >> 第二十四章 郎情妾意

第二十四章 郎情妾意

时间:2014/2/28 10:24:29  点击:2338 次
  “只峰夹翠谷,松柏遮碎带。

  鸟鸣青荫内,鱼游绿火欢。

  芝瑶争珍异,奇花散百香。

  氰氲如样云,雕搂隐中现。”

  “唐明宗”长与三年为乙丑年,月德合日坤三断,乃一地灵吉日,祭祀开光入宅安香订盟纳采大吉。

  一道翠带山溪由大山深处蜿蜒下流,倏被一如屏耸岩一分为二环绕山壁,约莫数里方夹一片平原聚合为一,流逝远方山谷之中。

  双溪汇流的平原绿草如茵,沿溪围砌岩块如一庭院,东侧岩墙有一石楼高约五丈,四条钢索吊扯一道木桥跨溪贯通。

  草原三十余丈远处乃是两山夹峙的一道山谷,谷中成排巨柏林立如栅,正中两株剥皮上漆巨柏修成巨牌坊,横梁铁环上一片厚长木匾上刻“灵隐山庄”四个大金字。

  坊下乃是石板大路可容双车并行通往谷内,两侧皆是参天古柏为荫,约十余丈已至石板!路底可望见两侧各有一栋石基双层木楼对峙,似乎是进入谷内的关卡小楼,但并无门禁。

  通过两栋木楼后眼前为之一亮,只见山谷两侧翠峰高耸,阔有两里左右,并可由两侧松柏巨林中依稀望见泄泉如瀑碎珠四溅。

  谷地正中花团锦族时花盛开,怪岩、竹篱夹道婉蜒伸入叉行各行,在两座高耸奇岩间穿行而过,立见眼前是一激莲池,一道石栏拱桥跨池而过,池内紫莲飘浮游鱼穿梭,另有一曲桥凉亭耸立池中,右侧岸边尚有两艘小舟随波摇摆。

  随着杨柳小道环池而行,忽见左侧有一条四季花丛夹间小路通往一茅草凉亭,进入凉亭便见前方乃是数十座奇形怪状态不一的石笋林.其间尚有漏漏流水顺岩下流聚入一小水渠内,而石笋上竟植有一些不知名的奇花异草,有些尚绽放大小不等的奇花溢散清香。

  穿过石笋林则是一片奇松异柏树林,内里尚建有一栋栋小木屋约有十余,似可供外来之人随性休歇夜宿。

  穿过林内小屋又来至一片水波荡漾的小湖边,湖水乃是经由数条水渠引两侧山壁泄泉之水灌汇而成,湖内有假山五座,经由一道道小竹桥串联,假山上皆有亭椅可休歇赏景。

  湖内除了鱼虾龟鳖外尚有莲菱浮萍随波飘荡,另有一醒目木为筏上搭竹棚的浮动竹筏可随波飘荡游湖。

  湖的另一方有一大片梅林,石板小道穿行其间赏梅沁香别有一香幽雅怡然的心境。

  梅林之后又是一片怪岩林木之地,两侧则是古松巨柏林地,行至此时已可遥望前方有高楼雕栏显现。

  穿过石林立时眼前豁然开朗,且别有一番雄壮之感充溢内,只见一片平坦石板广场足有三十余文方圆,两侧有十余株古柏散立外,已可见青翠山壁斜伸而上。

  正面之方则在一斜坡上砌出四十九级石阶,通至以巨石为基的宽阔三层高木楼。

  以粗有两人合围的巨柏为柱,浸桐油木为壁,每层柱、檐、四壁皆雕有古色古香雕花且漆以丹红、金漆,更显得气源非凡。

  顶方青瓷琉璃瓦在阳光下闪闪生光,屋脊飞据雕景更为精致,使整栋巨楼更显得雄伟壮观。

  另在巨楼后方又是一处有水池假山花丛处处的小庭院,在山壁间尚有一个小山洞则不知内里是何景象?目楼右方山壁间尚有一道顺坡婉蜒而上的数百级石阶可登临内峰峰顶。

  站立峰顶逼望,只见内外四峰夹峙之中则是起伏不定宽窄不一的山洼夹谷,内里也是苍葱青翠巨木成林,且有山泉小溪混强而流,并也在深崖危涧之处建有栅栏、木桥贯通深入。

  当行至峰之巅外望后,只见山壁耸陡约有数百丈深,下方便是湍急溪流绕两侧陡壁流往谷口之方。

  另在左侧外峰的峰脊建有一栋石楼,内里空荡荡的不知作何用途?而在右侧外峰的陡壁下方十余丈处,竟有一个约莫丈余高阔的大山洞,内里竟也婉蜒深入十余丈,乃是“灵霄子”飞巡时发现的,正好可成为它栖息之处。

  时约已时之初,突听名为“灵隐楼”的巨楼内响起了一阵女子脆笑欢愉之声,不多时已由高阔的楼门内步出数人行至楼前石平台。

  为首的正是身穿宝蓝锦缎长衫发结公子巾,腰悬乌鞘“乌蛟剑”,满面笑意盎然的“降魔星君”萧翎钰。

  身后随行的三位娇柔、俏丽、美艳的美仙子,正是身穿云白衣色小名小兔儿的“灵幻玉女”白婉儿,身穿赤红小名鬼丫头的“灵影玉女”楚惜惜,以及身穿桃红的美艳桃木精,此时也有了小名桃儿且被萧翎钰取号“灵香玉女”桃倩影。

  三女除了衣色不同外腰际皆也悬配与衣同色的古朴长剑,除了“日精月魄”双剑已熟知外,小桃儿所配的则是剑鞘淡粉而剑身则泛黄的长剑,其出处乃是以桃木凝脂(与松脂琉璃相似)所淬炼成的一柄“黄璃剑”。

  三女俱是明眸巧睐娇美秀丽,身材玲珑丰润各有千秋,实乃人间少见的绝世美人,看在萧翎钰眼中更是内心欢愉得笑颜难止。

  三女身后则是身穿墨衣的两名老者.左侧乃是鬓发耸立神态威凌的“灵霄子”彭浩天,右侧则是秃顶瘦面身躯矮脖微驼的“灵驼子”桂沧海。

  此时“降魔星君”萧翎钰已将腰际的“蛟剑”执出,并朝蛟剑沉声说道:“乌蛟,今后我未出庄时,你皆可现形盘腾谷内,但不可远离谷外,也不可与各道友冲突,而灵隐楼楼脊及门柱皆可由你盘卷休歇,峰谷各处也可择地为穴,但如有违逆或伤及道友,我必将你续化剑身永不复形,去吧!”

  话落后立时口中默念右手并指疾点剑叶。

  霎时只见一道乌光剑影冲霄而上,随即扭蠕化为蛟形暴涨成一条五丈余长的五爪巨蛟龙凌空盘腾龙吟连连,状似极为兴奋。

  就在此时突见东侧峰外凌空飞至七道乌云,井迅疾化为七团黑雾曳落“灵隐楼”前的广场中,正是以山君为首的“太行七友”。

  “降魔星君”萧翎钰眼见之下立时哈哈笑道:“哈!哈!哈,七位道友错过了本庄开庄大典,但此时前来也为时不晚,从今后本庄将供各方道友自由进出,但唯有本楼非请莫入。

  另外本庄尚立有庄规供各方道友遵守,只要不违庄规且七日便离去者便可任意自由进出而不加干涉,若有同道欲久留庄中则另有庄规规范。

  至于在本庄不理庄规或伤及道友时,本庄则另有罚则,轻者逐出或略施惩戒,重者逐出永不接纳或视情重罚,至于详情可在楼前左侧石碑详观便知,诸位道友请自便吧,”

  “太行七友”闻宫立时一一应声且祝贺“灵隐山庄”之落成后,才相偕在谷内欣赏各方景色。

  “降魔星君”萧翎钰眼见七友离去后,又笑望“灵霄子”及“灵驼子”说道:“你俩也无须常随我身侧,除了每日卯、酉之初前来楼内商议庄务外,余时皆可自行隐修精练道行,你们去吧!”

  “是,小的遵令。”

  “遵命,小奴去也!”

  “灵霄子”及“灵驼于”闻言立时双双应是,并各自疾幻而去。

  “灵霄子”乃是幻回原形疾飞右峰之方窜入陡壁间的洞府内,而“灵驼子”则幻至谷外山溪显出本形游至左峰脚下一处溪水湍急的深处水洞内,进入一个黯深无水的湿洞中隐修。

  “降魔星君”萧翎钰也在三女的娇笑脆语声中行入楼内,并顺手将“蛟剑”剑鞘悬挂于大堂内的一根巨木柱上,可任由乌蛟幻化剑身归鞘。

  七人穿堂过廊行至楼后小庭院中,只见山壁间泄流的小水瀑下乃是一泓潭水,离水潭不远的一片花圃中,有一株粗矮的桃树枝叶茂盛,正是由“太湖东洞庭山”移植而至的“灵香玉女”桃倩影本体。

  此时突听“灵幻五女”白婉儿咯咯笑道:“咯!咯!咯!公子,在此后园内乃是贱妾姊妹无拘无束可任性戏耍之处,尤其是这潭水清凉无比正是暑夏戏水的好地方,公子您要不要试试?”

  “灵幻玉女”话声刚止,突听“灵影玉女”楚惜惜嗤笑说道,“嗤!嗤!小兔儿你别说了,昨夜有人在楼上窗台偷窥咱们戏水呢!”

  “降魔星君”萧翎钰闻言顿时面色略涩的急忙解释说道:“惜惜别胡说,我本是要唤你三人上楼莫要贪玩而怠于修练道门,并且准备将前些日子我远行秦山所获的东木青龙灵脉精气,灌输部份给小桃儿供她增进道行,须知你三人只思戏耍而未闻我的呼唤上楼修炼,我还准备罚你们呢!”

  “啊?公子,贱妾姊妹只是因忙乱一日身有汗温且沾了不少尘埃,才入潭清洗而已嘛!您干嘛要罚贱妾姊妹?”

  “就是嘛!这些日子那天不是整理竟日且赶在今日开庄前收拾妥当?疲累了月余只不过是浸泡一点点时辰您就要罚呀?哼!公子最没良心了。”

  “降魔星君”萧翎钰原本只是遮羞之言,但却遭婉儿及惜惜埋怨,因此立时笑说道:“唉,好啦!好啦!算你们有理,纵然是你们有何过错该罚,但你俩又何曾让我罚过?唉!真拿你俩没办法!”

  三女闻言且见公子莫可奈何的表情,顿时芳心窃笑不止。

  “灵影玉女”楚惜惜莲步轻移将身躯紧贴公于扭揉且腻声嗤笑道:“嗯……公子您别生气嘛,人家那天不是忙里忙外的?而且……而且夜里尚要服侍您,当然累得无暇修行嘛!况且人家每日跟着您有依靠无忧无虑,还修什么金丹仙道嘛?”

  楚惜惜此言一出顿令白婉儿及潘香挑两女满面羞红的啐声不止。

  尤其是“灵香玉女”桃倩影自从本体被移植至此后,被两位姊姊半强半劝的与公子合体双修后,虽也尝到了那种令自己又羞又慌又惊又畏,且又有些又喜又思的美妙感觉,但总是心慌意乱羞意盎然的不敢与公子独处。

  因此耳闻惜惜之言后,立时想到公子那话儿及那种令人难以自制的美妙感觉,霎时全身有如虚脱一般得酸软茫然,竟不由自主的轻声呢喃道:“婉……婉儿姊,小妹全身……不行了,要回本体休歇才行……”

  “灵幻玉女”白婉儿闻言一怔。

  只见她原本便丰润霞红的艳容,此时更是有如熟透了的小桃儿,而且浑身发烫且散溢出一股蜜桃幽香,令人闻之心怡气爽,尚不知她为何会如此时。

  却听“灵影玉女”楚惜惜语出惊人的叫道:“唉呀?小桃儿你是怎么了?为何全身发烫松软要香消玉殒了!公子,公子您快带小兔儿上楼施功给她一些精元灵气护住她元气吧?”

  “灵香玉女”桃倩影闻言一惊,更是心慌意乱羞赧满面的嗔声急哼道:“啊……不,不……依姊,小妹不是……公子不要……小妹没……没事……”

  然而娇俏的楚惜惜却正色说道:“嗨!小桃儿你身子不适,若不及早诊治伤及根本那可不妙喔?再说刚才公子似早有预知的曾说要灌输部份灵脉精气给你,因此还要听公予的话才是,好了你别推托了,婉儿姊,你快帮我扶小桃儿上楼吧?”

  “灵幻玉女”白婉儿耳闻鬼丫头之言却不知是真是假?但却眼见公子竟摇头叹息的行往楼上,顿时以为公子心生不悦,因此急忙唤道:“咦!小桃儿你还推什么?公子都气得登楼了呢!”

  桃倩影闻言一惊急望向公子背影,虽芳心知晓自己方才是怎么回事,但却羞得难以开口解释,于是被两女一拉一推的登临顶楼慌颤入房。

  整个宽敞的顶层正中是宽大的起居容堂,左侧乃是一间大书房,内里尚闻出一间练功密室。

  右侧的一条廊道通往一间极为宽敞且雅致舒适的大卧室,但内里并无床榻,只在磨花石板上铺有一层厚毛毯,再铺上厚软丝绒及一层毛绒,便成了足可容七、八人同卧的宽大卧床,乃是三女居宿之处。

  在客堂之前朝向楼背的一间朴素清幽房室内,简单的床、几、桌、椅外只有一个力橱柜,内里则是一些珍贵的残卷古藉,此室便是萧翎钰的卧室。

  此时萧翎钰已从橱内取出一卷手稿步出房外,正好与嬉闹逗乐上楼的三女相遇。

  三女眼见公子时立时收起笑闹神色,但依然各有逗乐、羞涩之色浮显于面。

  “降魔星君”萧翎钰眼望三女本欲开口,但随即摇头叹息一声才说道:“好啦!体们别逗了,这卷手稿你们拿去仔细研练,习成之后对你们护身道行极有助益,并可抗拒一些邪法侵害,如果小桃儿习练不适时那就莫逞强习练,需待道行精固不浮方能习练此道门道法。”

  三女闻言这才正经的接过翻阅,只见手稿中竟是一些道门施法咒诀手诀,内里已然注明诀咒施展精要及忌讳。

  “咦?……公子,这些是……”

  “降魔星君”萧翎钰耳闻白婉儿疑惑之言顿知其意,因此立时伸手按耐的笑说道:“虽然你们属灵异之身,可恃道行或化身自卫伤人,但道门中全然靠自身修炼的道行以及符录驱妖护身,且每每皆是道行不弱的灵异被道长收伏或驱退,可见道门符录的威势了。

  如今你们皆已习练伏魔金丹,婉儿及惜惜也已能御宝护身了,但总不能时时御宝屈人,总得习些简易道法,一则用以略施小戒之用,二则可熟习道法以备进阶深习。

  婉儿及惜惜我甚放心,唯有小桃初习伏魔金丹逐渐炼失,那就有违我传你伏魔金丹之意了。”

  三女耳闻公子的解说,这才恍然大悟公子的用意,而且白婉儿及楚惜惜倏然灵光一现的思及一事,但却难以相信真假而未曾说出。

  至于“灵香玉女”桃俏影此时也已明了为何公子有了两位姊姊陪侍身侧,尚时时与自己合体双修,原来竟是为了要协助自己精固道行再习练道门道法用以自卫护身。

  当她深悟此中因由后,更细思两位姊姊原本道行只高出自己两百年左右,但如今不但已能御宝自卫,甚而从不曾见两位姊姊幻出原形,看来皆是因公子常协助两位姊姊修嫁道行之故。

  如自己也能修至两位姊姊境界,那么或可与本体逐渐减少牵连而能远行无忧了。

  “灵香玉女”桃倩影有了如此深思后自是一改方才羞怯心慌之色,不再对那件事有羞惭之心了。

  是夜,在三女卧室内,不时听见一些颤语轻哼及嘻语呢喃声,接而便是浪声浪语尖狂荡叫声好不惊人。

  白婉儿心性娇柔纯真,事事皆随心顺性而为,对于闺房享乐也处于被动,虽也能畅欢但却不似楚惜惜能尽情享乐。

  楚惜惜心性黠俏开朗,对闺房之乐则能随心所欲任性而为,因此每每见她频频变换姿势且不时的扭腰摆臀乐在其中,好似曾精习素女功似的,故而每每俱是舒爽得狂乱尖叫乐在其中。

  至于桃倩影生性娇媚,但却因初尝合体之事自是心慌羞怯,那还敢浪哼尖叫有失额面。

  但晌午的一番深思之后已然心境略宽,不再视闺房之乐为耻而能坦然接受。

  但是她对闺房之乐初尝未久,难以明了鬼丫头为何状似痛苦尖叫,但却又乐此不疲的时有主动求欢之举?当桃倩影身受公子爱怜之时,时听鬼丫头在耳旁娇笑低语指导如何换变身姿如何颇势扭摇挺顶夹吸?初时尚羞意盎然的埋怨鬼丫头碎嘴聒耳,但没想到偶或依言而动时,竟然觉得甚为舒爽别有一番滋味。因此便尝试施用,果然尝到了以往不曾有过的极度舒畅感,终于渐入佳境连连享受到数次恍如升登飘缥仙境中的美妙滋味。

  当桃倩影尝到了如此美妙享乐后,竟是一反以往的羞怯,化被动为主动,尽情的尝试各种不同方式以求登仙之舒畅感。

  如此一来反倒使得楚惜惜愕目怔望,认为青出于蓝更胜于蓝了。

  “降魔星君”萧翎钰没想到小桃儿竟一反常态极尽所能的享受欢乐,尚幸自己曾在道书中习得固精锁阳不思不走之功,因此也无虑元阳轻泄,反倒是三女连连狂泄的元阴皆无遗漏浪费的尽吸炼化,使体内亢阳刚气能得以龙虎相交坎离相合。

  直待三女皆是香汗淋漓鼻息粗喘,全身疲累痪软的尽兴而止后,萧翎钰才将蓄势待发的元阳灌入三女体内,并嘱咐及时调息炼化用以增进道行。
  
  
 

 
分享到:
中国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过春节
三字经48
弟子规
聪明的农夫女儿3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4
静夜思·床前明月光 (唐)李白
印度美艳阉人的神秘生活3
农夫和蛇的故事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