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劫情缘 >> 第十四章 江凌得宝

第十四章 江凌得宝

时间:2014/2/28 10:10:53  点击:3005 次
  “奉节”为古“夔州”府治,乃是汉代军丁驻扎川东时以巨石所砌的一座驻军山城。

  曾有‘西南四道之咽喉,吴楚万里之襟带”之美称,但如今星转斗移早已成为与山居百姓同居的山城了。

  “丰节城”以南关最为繁华,因其外有一数百级石阶曲折下行通达下方的江岸舟船码头。

  江岸码头长有百丈,可供上行下放舟船停泊,岸旁尚有数十间栈房可供横放货物,另有茶楼酒肆十余,入夜之后灯火辉煌,船夫货商群集笑谈饮宴至为热闹。

  萧翎钰主婢三人刚行入东城门时,已见身材魁梧、方脸阔嘴大眼,相貌酷似身穿黑衣的张氏兄弟,已精神抖擞的笑迎向前,躬身说道:“公子、两位夫人,怒小的兄弟迟迎了。”

  萧翎钰眼见两人自是内心欢愉,当即放下心来。

  与两人商订好顺江下行之时日后,便任由兄弟俩在山城游赏玩乐。

  口日回

  两日之后。

  山高阴寒,入夜之后更是寒意袭人,随着鱼白晨曦的浮升,浓厚氛题雾气也逐渐淡薄。

  再加上山风不断,因此翠绿山峦也逐渐浮现,且可望见山城下方的数十艘舟船上已然人影走动频频,呼客吆喝之声不断于耳。

  曲折而下的石阶上也有不少赶早商旅三两结伴行往船渡码头,踏上早已订妥船上的舟船上。

  而萧翎钰主仆五人也鱼贯登上一艘两头尖翘形如菱形木梭的木板船上,分前后两列坐于无篷横板上,等候船家观流下放。

  一艘艘上行下流的舟船—一离岸,终于开始了惊险骇人的江峡之旅。

  随着湍急水流斜入江心后舟行愈来愈疾,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有如鬼斧神功劈削一破两半的陡峭平整山壁。

  左侧乃是草木不生岩壁皆赤的“赤甲山”,并依稀望见顶端的“白帝城”。

  右则则是色如白盐般的“白盐山”,与“赤甲山”对峙如门,便是有名的“夔门”。

  过”夔门”未几,便见前方江心耸突出数块奇形怪状的巨岩,乃是有名的“滟预堆”。

  水势及此倏然汹涌奔腾,小舟竟然直冲江心巨岩而去,再行疾如箭矢的冲向一块刻有“对我来”的巨岩。

  霎时令萧翎钰主仆五人神色惊惶面色突变,骇得白婉儿和楚惜惜两人尖叫出声的紧紧搂住萧翎钰不敢目视。

  萧翎钰登舟之前虽也听人道及此番惊险之状,虽知并无大碍,但亲见之下依然心惊得提功戒备以防万一。

  舟行迅疾朝着巨岩疾撞,但就在舟首濒临巨岩似乎已然撞及的霎那间,舟首竟然倏地一偏。

  在巨岩尺余之处剧摇扭摆的左冲右突,已然有惊无险的穿过数座巨岩再度进人江心,真是令人捏了一把冷汗。

  舟行至此水势渐缓,主仆五人也已惊色略退,但仍然余悸尤在。直到眼见峡内景色不同凡响令人赞叹时才忘了刚才的惊险一刻。

  前方陡峭的山壁间竟有一段以根根粗木插入岩缝上铺厚板的异景,顿知是古蜀时所建的悬空“栈道”。

  “栈道”伸入峭壁一端的山林而不见,另一端也如是,不知由何而起,往何而终?江峡两岸时见峭壁时见斜山,随时可见古松斜伸飞泉泄坠,且下时有山溪汇流大江之中增加水势。

  山陡水深。

  江面时窄时阔,曲折婉蜒,每每遇有山壁挡道疑似止境,但却在疾转中又见江流依然。

  江峡除了惊险处处奇景无数,尚可仰望突起数峰之尖,乃是“巫山十二峰”中的临崖陡峰。

  另有令人闻之色变的,乃是时可听见猿声骤鸣回声峡谷,更形凄厉骇人心弦。

  舟行“巴东”未停直放江下,峭壁耸山变换无常,并见一峭壁间有一白色圆石突出恍如晤月一般,乃是有中的“明月峡”。

  而另一异景乃是山壁间有一石穴,竟有一道细泉激射而出,好似由蛤模口内喷出液水一般,便是有名的“蛤蟆碚’。

  另有诸葛武候在石壁间所建的“黄陵庙”(也称黄牛庙),有飞鸟无处栖停而不敢飞渡的“空舟峡”,以及江心突出三个圆岩的“三珠石”险隘。

  还有相传在江岸岩壁间的巨石洞中藏有诸葛武候兵书的“兵书峡”,昭君浣纱时遗落珍珠的“珍珠潭”,以及突岩狰狞耸立形如数条恶龙的“九龙滩”。

  舟行时疾时缓,一方险境方过惊色未止之际奇景再至,真是令人内心惊、骇、疑、奇、叹、赞未曾顿止。

  直待眼前倏然开朗视野辽阔时已然穿出江挟之境,尚未一个时辰已然可见远方左岸的城郭之影,正是有名的“江陵城”。

  此行正应了前朝唐时圣李白所吟:‘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尽,轻舟已过万重山。”

  口口口

  ‘江陵府”乃是六大府城之一,因位处蜀地进出要冲,上下江峡舟船十之八、九皆在此停歇。

  加之蜀地药材及进蜀之百货十之八九皆在此转运,因此栈房无数百商兴旺。

  离江岸里余的“江陵城”,城内更是富商巨贾寒流下息,街道之盛不在‘洛阳’之下。

  西城大街豪华清幽的“迎宾楼”,在东院的独栋小楼顶层居室内,白婉儿及楚惜借两人兴奋欢愉的整理着桌上大包小包的物件,不时将一些衣杉手饰比试佩戴。

  ‘公子,您看这对耳坠好不好看?……”

  “公于,小婢这条手练您喜不喜欢……”

  “公子您看嘛!小婢这双绣花鞋搭配衣衫吗?”

  “公子,小烟这件衣衫合身吗?……”

  “咭!这凤钗……”

  萧翎钰正圈阅着一册新购古籍却被两女不断的娇笑之语吵得不得安宁,但望着两女略一打扮后竟然又美上几分,因此也心愉的笑应连连。

  笑着说道:“嗯!你俩这一打扮如果走至大街上,路上行人不挤破头才怪呢!”

  “咭?为什么?”

  “咯!咯!咯!婉儿姊,公子的意思是咱们打扮过后上街,定会吓坏人呢!”

  ‘怎么……格!我知道了,惜惜你又来逗我了是吗?你最讨厌了,嗨!惜惜咱们到内间去。”

  姊妹俩心意相通,顿时娇笑连连的抱着所有之物急行人内室,不知要干什么?

  萧翎钰耳听两女在内室娇笑逗乐不止,不由摇头笑望一眼后便转身自行往楼下,信步行至院内散步。

  约莫片刻行至临接连栋长楼的上房处时,突听一间房内有人惊呼出声,接而惊异的急声低语。

  萧翎钰原本并未在意房内人的惊呼声,但随即又听一人信誓旦旦的说道:“真的?难道你还不相信小弟吗?”

  “喔?这……井非老哥我不相信,而是……啊?……对了,半年多前那儿确实有过山崩,莫非……这么说来必是因为山崩而使宝物出土了?谭老弟,此事尚有谁知道?

  “唐兄,此事小弟也是昨夜露宿龙山时方惊见到,今晨刚进城便遇见你了,因此怎会告诉别人?”

  “喔?谭老弟,此事干万莫再告诉别人,不如咱们现在便去查探一番如何?免得被别人发现后捷足行登那就可借了!’“这……可是那崩谷内云雾弥漫不知有多深?再者传言中有宝物之地必有异物守护,因此只凭你我两人……”

  “嗨!潭老弟此言差也!凭你我的功力岂是弱者?再说咱们只是行去探查一番,看看有无凶险或是要准备些何种必需之物而已,如果人一多岂不要少分些宝物?如果真有何力有不及的凶险时,再连络好友前去也不迟呀?’‘嗯……不过小弟想先告诉南城的柳兄同去你看如何?’“这……好吧!谭老弟快走吧!”

  萧翎钰听至此处并未心动的有何贪得之心,但刚欲续行时候。

  忽听房内响起一声闷哼,并听那谭姓之人惊怒喝道;“嗯……唐兄你……喔……”

  喝声顿止,接而一阵唏嗦细响,未及片刻只听房门吱响有人出房离去。

  此时萧翎钰已恍悟发生何事,因此内心震怒那唐姓之人竟然为一尚未曾证实的传言,便为利害友实是卑鄙无耻的不义之人。

  神色凛然的快步前行,刚转入长楼廊道时已见前方有一身材削瘦的灰色身影疾行转入前堂内。

  萧翎钰盯视那人背影后已紧随在后,两人一前一后的步出店堂,相距数丈的在大街人海中往北城而去。

  DD曰

  “江陵城”西北郊二十余里外的“龙山”乃是‘温水”之畔的一座名山,只因山内陡崖深锋无数险地处处,而且并非交通要道,因此商旅稀少。

  此时有一削瘦五旬灰衣老者正身形疾如箭矢般,由一条荒草及膝的小山道往山区内疾掠。

  倏然只见他身形疾转回望,见后方并无任何风吹草动的异状,似乎并无人追踪而至。

  这才放心的阴森低语道:“嘿!嘿!嘿!阴枭你别怪我,要怪只怪你自己江湖白走了,竟然将如此重大之事告诉我残狼,如果我真能获得什么宝物,往后必定我给你烧些纸钱让你在阴司享受好日于!

  身形再度疾掠,在艰险的悬崖陡壁往内里深入,约莫半个时辰后,终于来至一处山道左侧乃是棱岩散落的斜坡处。

  只见斜坡散乱无树,只有少数草丛凌生,似乎是崩陷下久草木尚未生长遮盖的地方。

  而下方雾气未散,但被日光照射得依稀可见数十丈下的树林,另有一条小溪从崩岩之内渗出溢流树林内。

  灰衣削瘦老者在山道怔望片刻后,已行往崩崖左侧完好来崩之处,缓缓攀岩踏树,小心翼翼的落至崖下。

  萧翎钰在远处树后见灰衣老者下崖后,也隐迹至崖边察望观清崖下景状,并遥望见所衣老者已距崖底不到二十丈之处。

  “嗯……下崖并不难,但崖下除了崩岩外便是树林,并无何异样之状,真不知他们所说的怪现象是什么东西?’正思忖时已见那灰衣者者纵至崖底略一张望后,竟迅急的掠向崩岩处,接而身影已没入崩岩之内下知去向。

  “啊?莫非这下方的崩崖处有洞穴下成?嗯,想必便是了!”

  萧翎钰猜测后,急忙行功施展“咫尺幻影”之术。

  霎时身躯波动化为一道虚幻淡影消失不见,再现身时已然身立崖底了。

  张目望去,果然眼见崩崖之处有一个约莫一人半高的大山
 

 
分享到:
三字经20
14 拾葚异器    蔡顺,    汉代汝南(今属河南)人,少年丧父,事母甚孝。当时正值王莽之乱,又遇饥荒,柴米昂贵,只得拾桑葚母子充饥。一天,巧遇赤眉军,义军士兵厉声问道:“为什么把红色的桑葚和黑色的桑葚分开装在两个篓子里?”蔡顺回答说:“黑色的桑葚供老母食用,红色的桑葚留给自己吃。” 赤眉军怜悯他的孝心,送给他三斗白米,一头牛,带回去供奉他的母亲,以示敬意
永遇乐 李清照 落日熔金5
朱元璋画像
“焚书坑儒”油画
中国古代参加选美比赛都是妓女
7身上有点痒,还是挠挠吧
弟子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