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劫情缘 >> 第十二章 携美同归

第十二章 携美同归

时间:2014/2/28 8:53:38  点击:2225 次
  “右掌虎牢,左探关中,北望燕云,南凭江湖,随唐之前莫不据洛阳以霸天下!”

  “前喧伊阙之口,后依邙山之塞,东山鹰水之东,西涧泅水之西,洛水贯乎其中,驾天津桥其上,城周五十二里,户凡二十万余。”

  “洛阳”乃我国六大古都之一,历经周、汉、魏、晋、隋、后唐等,而有“九朝都会是洛阳”之美誉。

  只因历代皇朝建都于此,因此城内皇亲国戚公候高官之府邸众多,再加上历代沦于富贾之手的深宅阔院更是为数不少。

  在城西紧邻皇宫的朱墙大宅院,此时在富丽雄伟的三层大华宅内,底层宽阔大堂中正有为数十计的半百之上老者静坐两侧八仙大椅上。

  正中一檀木长桌后,张紫凤姑娘(也就是楚惜惜)神色凛然的说道:“本姑娘意已决定不再反悔,一切皆如方才所言,相信绝不会令诸位有何为难之处,分配的银两足够诸位另建华宅安享天年了,如诸位尚有何疑虑大可提出。”

  十六名学有专精的府中食客此时俱是闭目无语,但其中一位六旬老者忽然开口说道:“风丫头,员外爷此行尸骨无存实令老朽等人心疑生死,再加上丫头你如此仓促处置府产,更令老朽等人心疑你用意为何?因此老朽等人之意……”

  但话未说完,突听张紫凤姑娘怒声叱道:“哼!本姑娘若非看在诸位乃是爷爷推心置腹之好友又怎会凭白拔出百万白银分赠诸位返乡养老?要知爷爷早有密嘱交代,除了廖伯伯可依为肱股外,余者皆怀异心投靠。难道诸位真以为本小姐乃是手无缚鸡之力刁蛮无情的弱女子吗?哼!”

  席坐左侧上首的一名六旬老者此时忽然开口说道:“凤丫头,老爷他……唉!丫头你将府中重担交于老朽之手岂不令老朽为难?老朽心性又怎会受此束缚而心甘?”

  “嗤!廖伯伯,以您与爷爷及爹爹有数十年亦子亦徒亦兄亦友的深情,想必深晓本府中的一切。侄女如今有此决意,也是受爷爷往昔深嘱之意而行的!如今除了白马寺及周公庙的产业交由住持自行处理,但责令日日为本府诵经超渡不得间断外;至于府中田产房契尽交廖伯伯管理,任由廖伯伯处置而无异议,而侄女自也不会亏待自己,在四大府城的银楼钱庄则自留调用,作为往后助孤济贫之用,但是经营之责依然交由廖伯伯管理调派,若有重大之事则以本小姐印信为凭。”

  廖姓老者闻言依然为难的不敢贸然答应,但张紫凤姑娘忽又续说道:“廖伯伯,您忘了以前您立志之事了吗?您何不趁此有所作为而无须顾虑?那怕是尽散家产本姑娘也绝不皱眉!”

  “噫?风丫头你也知……哈!哈!哈!好,好,凭丫头你这句话已使老朽疑心尽去,老朽应允丫头之托了,哈!哈!哈!”

  久随张员外四十余年的首席廖姓老者此话一出,再也无人敢心存疑虑的开口违逆,于是张府富可敌国的庞大家产已有了妥善安置。

  口口口

  三个月后,张紫风率着张守仁、张守义兄弟俩兴冲冲的离开洛阳,赶往常思所归的“龙安村”会见早已返回的萧翎钰,及久别的大姊白婉儿与黑鹏精。

  途中,张紫凤告诫张氏兄弟,因认为他俩曾与萧公子共患难进出唐玄宗帝墓陵,因此才答应两人跪求,投靠公子为仆,但因张府千金小姐之身分不得暴露,从此便改名换姓为楚惜惜,以免惹出无谓牵烦,只有返回张府时才将回复张紫凤之身分,希望两人守口如瓶.不得泄露隐密。

  张氏兄弟俩其实并不在乎执掌数千万家产的新任府主是谁?只想投靠大仁大义的萧公子而已,因此对小姐之言诺诺应允,而无一丝怀疑之心。

  于是三人连日疾赶,今日,已进入“龙安村”了。

  在“龙安村”内欣喜重逢欢渡三月时光的萧翎钰及白婉儿,正在屋内依偎笑语时,突听萧翎钰心血来潮的笑说道:“婉儿,你今日便可见到惜惜了,喔……大概她申时左右便可返回了,你且先准备一些拿手好莱,咱们晚膳时便可好好庆贺一番了。”

  白婉儿将信将疑,不知他为何这般笃定?凭自己数百年的道行尚不曾感应到些微讯息,但公子他凭甚会如此确定?

  心中虽疑,但依然兴奋的娇笑应允,并且拭目以待看看公子的预言是否成真?

  申时左右,后院的阵阵菜香不停溢散前堂,而萧翎钰则笑立窗前望向大街,似在静候楚惜惜的到来。

  果然在申时两刻之时,大街西侧响起了阵阵急骡马蹄声,朝街东迅疾接近。

  楚惜惜刚在熟悉的宅院前落马,已见久思盼望的公子竟面露令她心悸激荡的笑容站立窗前,且朝自己连连挥手招唤。

  顿时芳心欣喜恍如小鸟归巢般的急奔入屋,喜极而泣的扑入公子怀内哽咽撒娇,享受那股被呵护关怀的欢愉情感。

  在她房内的白婉儿此时也心有感应的感觉到有亲密之人到来,再加上由堂内隐约传至的女子轻泣声,顿知是公子所说已借尸还魂的楚惜惜回来了,因此兴奋异常的急奔入堂欢迎。

  “惜惜你回来了……”

  “啊?婉儿姊,你……你好,小妹……你看小妹已有躯体……”

  白婉儿眼见一位鹅蛋脸黛眉凤目瑶鼻高挺,身材高挑健美玲珑突显的俏丽姑娘,已知是公子所说张府千金的身躯,于是姊妹两人喜极而泣的相互拥搂,诉说着思念及担忧以及各自的遭遇。

  此时萧翎钰亦自见到了在房外伫立未经呼唤不敢入屋的张氏兄弟俩。心念一闪,内心恍悟的笑行出室道:“两位大哥伴随贵府主前来蜗居,未曾相迎尚乞恕罪,两位快请入堂奉茶。”

  张氏兄弟俩眼见敬慕的萧公子出堂笑迎,顿时又喜又惶恐的双双屈膝跪地,急声说道:“公子,小的兄弟俩乞求府主提携拜在公子麾下,尚求公子收录为仆,小的兄弟必定忠心耿耿效命公子。”

  “公子,小的不会说话,只求公子收小的为仆。”

  “两位此时功力增进数倍前途不可限量,为何不往江湖武林闻出一番名声,反而自甘屈居人下为仆?因此两位大哥尚请深思才是。”

  张守仁急声说道:“公子,小的兄弟虽是粗人,但深知为人处事之理,且敬眼公子大仁大德之胸襟,因此小的兄弟俩愿拜在公子麾下受公子熏陶教诲!再者江湖武林奸诈斗狠日日处于生死凶险之中,也非小的兄弟所愿涉倘,只望能有宁静无争静心修身习德的处所安身便足愿了!”

  萧翎钰此时似乎早有深悟的颔首笑道:“嗯,依你俩心性自是不适凶险狡诈的江湖生活,不过人生各有因缘际遇,两位大哥与在下有两年缘份,至于以后尚难预料,因此在下就答应两位了。”

  张氏兄弟俩闻言顿时狂喜的连声拜谢公子收留,于是成为萧翎钰的忠心双仆了从此萧翎钰有了双侍双仆侍候,当然也令村民更为惊奇议论且为他的福份赞羡不已。

  是夜,吃罢晚饭。

  萧翎钰和张氏兄弟谈兴正浓,正为今后的打算彼此商讨,作着长远规划。

  而后院的澡房则不时传来楚惜惜和白婉儿的娇笑嘻闹,显是白婉儿正在迫不及待地对楚惜惜验明正身。

  “咯咯!惜妹,你身材好美……连我看了都为之心动,公于瞧了则更不得了哩!”

  “小兔儿,瞧你胡说!当心我扯破你的小嘴……”

  “格格!……这张嘴可是大棒棰时时要浅尝的,你将它撕破了,就只好用你的那张嘴侍奉他啦……”

  两女再次格格笑闹扭搂成一团。

  灯火映照下,只见两女皆是娇媚绝世,雪肤玉肌,身裁娇柔婀娜,双峰高颤耸挺,丰满的胴体异常的诱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女人的媚力。

  一大缸的玫瑰浴池,散发著阵阵的芳香。白婉儿吃吃娇笑着,爱不释手细细地抚摸著楚惜惜那柔嫩滑腻的娇美面庞,审视着那光滑粉嫩的肌肤,细致优美的柳眉,细长勾人的睫毛,红润欲滴的香唇,口中赞不绝口道:“鬼丫头,保证你现在的样子,让公子看了,立即会迫不及待的和你那个……”

  “呸!……小兔儿,你是不是又在想公子的大棒棰了?……”

  白婉儿被楚惜惜的话羞得满脸通红,娇嗔捶着她的粉背不依不饶。

  两女立时又格格笑闹成一团。

  楚惜惜眼里浮起丝黠笑。随后搂着她的纤腰,嘟起了嘴唇,在她幽香的粉颊上轻轻一点,凑近她耳侧道:“婉儿姊,我得到了一本宝书,你想不想看看……”

  “什么宝书?”

  白婉儿好奇睁大眼,望着楚惜惜从澡桶里站起身躯,走到旁侧放衣衫的地方,取出一本绢册。

  她好奇翻开绢册,只看了一眼,立即满面霞红,羞涩啐道:“原来是这种东西……呸……”

  楚惜惜格格笑着,轻轻抚摸著她丰满的胸部,贴着面颊,咬着她耳垂腻笑道,“格格!这是时人家在张府内时,好不容易才从书房书架上找着的……你不想学会上面的招式和动作,和我一起更好的侍奉公子么?……”

  白婉儿闻言不禁有些心动。

  但只翻看了一阵,立又红晕遍脸,粉颊酡红的半呻吟说道:“唉呀,……人家不行了……我要去找公子……”

  楚惜惜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半跪到白婉儿身旁,在她红颊上低头一吻,双手从她身後搂抱住,吃吃笑道:“格格格,……小兔儿,情动啦?……喔?公子现在正和张氏兄弟谈天,那有心情理你?……格格格,不如这样吧,让小妹来侍候你……”

  略含捉狭的,探过手去揉捏著那一对丰乳,同时轻轻地托起她的下巴,伸手在她粉嫩的脸颊上细细抚摸,口中不断发出赞叹:“好白好嫩的皮肤啊……摸起来好舒服……”自己脸蛋更贴在白婉儿羞涩的红颊上细细摩擦著……

  白婉儿低头闭目,轻咬着唇,强抑着不敢吟出声来。

  这时她乳尖早已尖挺变硬,只见那挺立上仰的双乳,缀着那淡粉红色如花蕾般的乳头,充份散发出女人的成熟媚力。

  看见她的娇媚神态,楚惜惜亦情不自禁的大觉心动。

  自从她和萧翎钰有了合体之缘以后,一直食髓甘味,回味不穷,故在两人相处的日子一直缠着公子交欢,早已由位少女变成了位成熟的少妇。

  再加上又从那本绢册上学了不少经验,一直就想与白婉儿和萧翎钰亲身体验。这时耳闻白婉儿的轻哼微吟,这段时日里因与萧翎钰分离而久压着的情欲亦如火山一样暴发出来。

  忍不住轻轻扳住白婉儿的下巴,湿漉漉的舌头在她那红得发亮的撄唇上舔了上去。

  白婉儿只觉一阵迷惘,情不自禁的任由着楚惜惜的摆布,心中虽隐觉不妥,却同样感到荡漾不已。

  楚惜惜见她不反抗,不禁胆子更大,开始细细地舔著她两片红唇,待唾液沾得红唇湿润诱人后,跟着又将嘴唇压在白婉儿的嘴上,当四片红唇厮缠在一起时,楚惜惜把她的舌头吸吮过来,大胆地缠绕在一起,发出啾啾的声音。

  白婉儿被楚惜惜吻得喘不过气来,良久,她才推开对方,把头仰在一边娇喘。楚惜惜面颊晕红的吃吃地娇笑着,理了理弄乱的发丝,跪坐在白婉儿的面前,轻抚著她滑腻的面颊,双手也紧搂著她,两手掌也在她赤裸的背部轻轻摩挲著。

  纤细的手指在白婉儿的乳房、下腹部及大腿上产生甜美娇的刺激,白婉儿不敢正视楚惜惜的表情,只得羞赧地低著头徽微喘气著,羞得双颊泛红。听凭楚惜惜伸出颤抖的手,那她凹凸有致、撩人心弦的胴体来回游移抚摸。

  强烈的刺激传来,白婉儿顿感到一阵目眩神移。而楚惜惜这时也早是情欲炽热,不断用面颊在她的粉颊上挨挨擦擦著,也不时细细地吻著她的额头、鼻子、下巴、粉颊及耳朵,两只手更毫无忌讳地在她赤裸的背部及丰臀游走着。

  白婉儿低低呻吟着,倦懒地闭上眼睛,任由楚惜惜百般挑逗。

  两人的乳头互相逗弄著,大腿也交互摩擦,楚惜惜不禁用嘴贴在白婉儿的红唇上吸吮了起来。白婉儿的舌头又被楚惜惜的嘴吸了出来,楚惜惜的两片嘴唇含住她的舌头不断吸吮著,逼得白婉儿娇喘连连,吐出的舌头更是厮缠着楚惜惜的四片红唇饥渴地热吻著。

  楚惜惜这时的舌头慢慢地离开了她的红唇,两人的舌尖上拖著一条长长的唾液。楚惜惜转舔为吻,在白婉儿那泛红的香颊上细细地吻著。白婉儿口中不断呻吟著,情不自禁的胴体也随之扭动。

  楚惜惜跟着又利用唇舌,一路由乳沟沿著均匀的乳房吻上来,继而伸出舌头在粉红色的乳晕上绕著圆圈逗弄著,两片嘴唇也压在乳头上,啾啾地吸吮著。

  随后又吐出湿软的舌头,探入她的口中东拨西挑.舌尖不断地挑逗著她的舌头。白婉儿被他吻得仰头微喘,一股欲火从她体内熊熊燃起。

  楚惜惜将她的舌头卷了出来,不停地吸吮著,双手又开始不规矩起来,在她那坚挺的乳房上毫无忌惮地搓揉,又缓缓地一路抚摸下去,细细地摸著她的腹部、肚脐、下腹部,最後探入了腹下,用手指大胆地拨弄著草丛下的花唇。

  白婉儿全身一颤,修长的双腿急忙夹紧,可是楚惜惜借着那本绢册上学来的经验,右手手指宛如可怕的武器般,不断挑弄着她的肉唇,整个部位渐渐地湿了起来。

  “惜惜,不要啦……”白婉儿忍不住将楚惜惜推开,双手遮著乳房和阴部,脸上羞得通红。

  楚惜惜不加理会,手指不断拨弄著,舌头更是卖力地蠕动著,两片嘴唇拼命地把她的香唇吸了又吸,吻了又吻,白婉儿只觉快感一阵阵袭来,整个人被攻击得毫无招架之力了。

  楚惜惜这时也是兴奋得情难自制,嘴里不断发出呻吟哼叫,一边加快右手指的动作,另一边则用左手食指及大姆指将白婉儿两颗诱人的乳头来回轻捻着,整个头也埋在她的乳沟中细细摩擦著。

  此时白婉儿的气息,也逐渐由慢转快,甚至发出低沉的呻吟,身体随着她的动作不断作着来回扭动。两人身体磨擦不断,彼此都带给对方最强烈的刺激。

  楚惜惜最后索性抱起了白婉儿,让她倚在自己的胸口,一手搓揉著她丰腴的乳房,另一只手更在她的下体上细细拨弄著,同时吐出舌头细细舔著她的耳朵。

  舌头把白婉儿舔得欲罢不能的同时,左手温柔热情地在她坚挺丰腴的乳房上规律地推移,姆指和食指更是轻捻著那对已经充血的乳头,右手指则在她下体愈发用力快速撩拨。

  此时的白婉儿,早已深深感受著那愉悦的爱抚而难忍地昂奋浪叫著,情不自禁的也用两手在楚惜惜那坚挺的乳房及黑亮的丛草地带细细抚摸着。楚惜惜大声尖叫淫哼着扭摆着身体,配合着她的行动,同时拉过白婉儿的小手,让她在自己的下体挖抠插动。

  同性间的游戏,对两女来说都还是第一次,但是非但没有产生厌恶感,反而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对方玩弄挑逗下产生了新鲜的快感,对方光滑的肉体也奇妙的给自己带来安全感。就在楚惜惜的舌尖插入耳朵里,或吸吮乳头时,白婉儿也忍不住浪叫发出哼声。

  当楚惜惜的手指开始加快活动时,白婉儿已能感觉出楚惜惜的手指正拨开阴毛,把两片阴唇分开o“啊……惜惜……喔……不要……”白婉儿难为情地扭动屁股,也用力摇头,嘴里不断发出性感的哼声。

  楚惜惜用左臂搂紧白婉儿的身体支撑不让她挣扎,右手的中指插入同性的小穴里。

  “啊……唔……”

  楚惜惜一边在白婉儿的耳边不断喃喃轻哼,一边手指则继续在肉洞里尽情的活动,姆指和食指夹住白婉儿敏感的阴核揉捏著;手指或强或弱地迫使白婉儿爬上了快感的高峰。

  “啊……好惜惜……我………我要泄出来了……”白婉儿疯狂地哽咽著。

  楚惜惜气喘吁吁的爱怜吻著她的红唇,喘着气道:“婉儿姊,先别泄出来,我再教你一招更好玩的……”沾满淫水的手指从白婉儿的肉洞中拔了出来,便将她推倒在地,一路地从脸上吻了下来。

  白婉儿在恍惚的快感中,感到楚惜惜吻著自己的粉颈、乳房、乳头、腹部、下腹部、阴毛,最後一张软软的嘴停留在湿透的阴唇之上。

  一波波的快感侵袭著白婉儿全身每一个角落,楚惜惜每一个淫猥的动作不断带给白婉儿同性的淫靡气息。最后楚惜惜拨开了白婉儿修长的双腿,自己的双腿也紧紧夹住她的胯间,便开始一波一波规律地蠕动了起来。

  两个女人的双腿相互交杂著,在楚惜惜的带领下,两人的肉唇互相摩擦著,屁股也你来我往地扭动著,淫水潺潺而流。这样的动作,对白婉儿而言既新奇又刺激,她扬著头,喘著气,配合著楚惜惜的动作奋力扭动著,楚惜惜也不断带领著白婉儿动作,让彼此的下身隐密处都能密切地紧贴着相互摩挲。

  两人摩得满身香汗,娇喘连连。在楚惜惜的带领下,白婉儿终於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啊……唔……”白婉儿哆嗦著下体,快乐地升了天;楚惜惜两腿用力一夹,也在哼哼唉唉的喘息中得到高潮。

  口口口

  月移星转,月圆月缺,转眼已过了月余时光。

  萧翎钰除了每日教导白婉儿楚惜惜“伏魔金丹”、“伏魔剑录”及“天雷掌”外,并也将“天雷掌”教导张氏兄弟习练,这才使张氏兄弟俩惊震公子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而是身具玄奥武功的隐世高人o“天雷掌”虽只有八招,但其深奥的两仪八卦身形步法及运劲含劲的心法却令张氏兄弟久习难悟,只能略涉皮毛初有架势而已。

  莫说张氏兄弟两人了,便是萧翎钰自己也只不过习成五招过半,而白婉儿及楚惜惜也只初涉入悟,习成一招而已、可见“天雷掌”及“伏魔剑录”相同的两仪八卦身形步法是如何的玄奥了。

  原有房室只够萧翎钰及白婉儿、楚惜惜居住,但并未因楚惜惜身掌四大府城的钱庄银楼而调银大事扩建,只在后院空旷之处另建一屋供张氏兄弟居住。

  最令他和楚惜惜忧烦的便是楚惜惜因初得张紫凤姑娘躯体,但因道行尚差甚难随意行动,每每在急切奔行时竟然身魂不一,时有魂影离躯之困境。

  在此情况下楚惜惜自然也撒娇央求,要与婉儿姊一样和公子合体双修,藉吸取公子纯阳之气及龙脉灵气增加道行,固魂定魄身影合一。

  此事也未曾有何争议顾忌,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使楚惜惜也与萧翱钰有了合体之缘了。

  口口口

  人生际遇世人难料,冥冥中的天意也随着每人的善行功德邪心恶行而有所变化。

  时约初夏。

  艳阳高照的晌午时分,“龙安村”的村民皆在午膳休歇之时,在村北参天树林内的龙形山丘处,身穿一身赤红色的楚惜惜正怔立了望一堆乱岩间的一道岩隙。

  此时只见岩隙内缓缓钻出一只巨白兔,口内尚衔着一片巴掌大小的灵白灵芝,待出岩堆后身躯一抖,立时幻化成一位全身雪白衣衫的瓜子脸娇柔美丽的姑娘白婉儿。

  “唷!惜惜你看,这是最后一片了,因为洞内黄庭土龙灵气被公子吸净后只余些微灵气,因此再难滋养灵芝生长茂盛,如今只余一些幼芽了。”

  楚惜惜伸手接过灵芝放人手中一只木盒内后笑说道:“婉儿姊,有了这七片相信也够公子炼药了,公子这些日子用自己摘采的药材熬炼一些药膏,在得知药效甚为灵效后竟又兴致盎然的再欲熬炼更为灵效的救世药丸,小妹与公子在玄宗皇帝秘陵内所获的不少灵果,也被公子挑出许多准备熬炼,再加上这七片灵芝,看来公于乃是要炼制能肉白骨的仙丹呢!”

  白婉儿闻言也暗暗笑道:“咯!公于是怕咱们吸干他,所以每隔朔望便要咱们眼用一粒灵果培元益气增进道行,如今灵果所余不多了,看他以后还如何赖皮,推托不和咱们那个?嗤!嗤……”

  楚惜惜闻言顿时双颓嫣红的急忙回望,羞意盎然的嗤嗤笑道:“婉儿姊,公子他那东西又大又厉害,每次都害得小妹无心行功而被公子严督斥责,害得小妹都羞死了!”

  “唷!我告诉你喔!公子他以前曾误食一株异草才变得如此巨大,当时也吓死我了呢!不过现在……嗤!嗤!你……你真会嫌它大吗?”

  “咯!咯!好哇,原来婉儿姊你早就百食不厌了?怪不得每天都缠腻着公子撒娇,竟是要公子爱怜哪?”

  “呸!呸,你少说我了,你还不是一样?”

  两女笑语调侃的逗乐不止,且身形浮空尺余往远方大山脉处飘行而去,尚幸此处乃是村民禁地无人敢至,因此无虑遭人视为鬼怪。

  两人喜笑逗乐的掠入一处小山谷内,却异于往昔,竟不见公子在谷内习练剑法掌法。.正疑感时,白婉儿突然灵敏的嗅觉到一股熟悉气味,顿时面显窃笑之色的疾掠向右前方一株巨树处,且伸手急朝树后搂去。.但随即又听她一声嗤笑的娇嗔着;“咭……讨厌啦……还跑……”

  而另一方伫立未动的楚惜惜尚不知何事时,倏觉腰身一紧已被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紧紧搂住。

  芳心倏熬一惊尚不及挣扎时,已听耳边响起公子的声音:“惜惜别慌,是我!”

  “啊?公子您……您是怎么变的?不但不见身影在何处,而且竟然无声无息的幻化至小婢身后?”

  此时白婉儿也已掠身而至,耳听楚惜惜之言后顿时咯咯笑道:

  “格格!还说呢!这就是公于藏私未曾教咱们的道门神行术咫尺幻影呀?想不到公子竞已练成幻影了。”

  “呵呵!道家伏魔录内的四种神术,至今我已大至领悟略有成就了,并且已了悟其中一些玄奥难习之处的简易法门了。”

  白婉儿及楚惜惜两人望着逐渐显形的公子,皆欣喜雀跃的正欲祝贺时。

  续又听萧翎钰笑说道:“据我近日深研道家乾坤两仪四象八卦之理后,终于发觉伏魔剑录及天雷掌的脚下踏位及手上招势,全然是两仪化四象,四象变八卦的涵理,甚至更玄奥的可化为八八六十四种变化,也就是说八招剑掌可化为六十四式简易招式。而原先我们所习练的乃是八式合一的八招,当然极难入悟了。”

  萧翎钰笑望聆耳静听的两女后,续又笑道:

  “方才我在此深思分解八招剑掌后,果然已依乾、兑、离、震、巽、坎、昆、坤八方位再依天、泽、火、雷、风、水、山、地化为一招八式,而演出六十四式,不过却因招式甚多且甚为简易而稀松,因此我续又演练十余次,将六十四式中重覆之处简略合一浓缩成每招三式而成为二十四式,你俩且看我演练一遍,是否较以前更易习练?”

  萧翎钰话声一顿,立时调息行功抱元守一,且缓缓脚踏八卦方位,以手代剑的施展出新悟的招式。

  于是分解后的八招二十四式已在两女面前逐一演练而出,计有“乾位乾天、天雷、天火”,“兑位兑绎、泽水、泽风”,“离位寓火、火雷、地火”,“震位震雷、山雷、风雷”,“巽位巽风、天风、火同”,“坎位坎水、山水、天水”,“昆位昆山、山泽、地山”,“坤位坤地、地泽、地同”等二十四式。

  白婉儿及楚惜惜两女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公子演练招式,果然发觉每一方位的三式皆脱不出原本一招内的变化,不但较为简明且甚易习练入悟。

  因此皆面含欣喜的随公子演练。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三人的身形招式已然逐渐迅疾,皆已各自入悟的将二十四式连施数轮方止。

  白婉儿习练熟悉后,不但未曾谢谢公子的教导,反倒咧嘴撒娇道:“唉!累死人了。学这些干嘛?咱们又不是那武林人,也不须仗恃这些与人争强斗狠,我们学会了又有何用?”

  但楚惜惜前身乃是武林人,因此闻言立时不以为然的说道:

  “嗨!婉儿姊此言差也!要知咱们虽无心闯荡江湖也不与人争斗,但世间常有一些无聊恶人欺人为乐,咱们虽身属精怪鬼魂并不畏惧,但总不能因此而露出本相骇人惊畏而惹出无谓麻烦,如果能习得一些武技仗此惩诫恶人,不但能保护自己也能隐秘本相,方能安然生活于尘世中,婉儿姊你说对不对?”

  “对,对,对,鬼丫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真无趣!”

  楚惜惜闻言一怔,但随即恍悟婉儿姊并非是真的不愿学习武技,而是又再撒娇腻呢的缠向公子,这才又取笑的嗔道:“好哇,原来婉儿姊你又……嗤!嗤!我是鬼丫头,那你不就是小兔儿罗?”

  “呸!呸!鬼丫头你讨打……”

  萧翎钰眼见两女话未三句便又要嘻闹逗乐了,因此摇头苦笑道:“唉!又开始了!”

  话说中已不理会两女的便往谷外行去,顿使白婉儿及楚惜惜两女伸舌嗤笑的紧随在后。

  途中,萧翎钰续又对两女说道:

  “在远古之时道家方士所施展的降妖伏魔之术甚为玄妙,除了一些身形招式外,再加上一些符录异术便成了专精的伏魔道术。

  只可惜施术之人道行不高,或是所学未达臻至,以至常有伏魔未成反遭危害之果,至于现今武林中的一些道门,也固有此两则困境,因此伏魔之术也逐渐没落,再加上历代相传,精粹逐渐失传,更使伏魔之术流于形式,只将一些伏魔招式逐渐演变为寻常武技,成为各山各门的独有武技招式。

  但其总归而论,皆不出三清道门中的降妖伏魔道术,这也是我近来深研之后所得之结论。”

  楚惜惜闻言沉思一会后,心有疑感的问道:“公于,小婢前身已属武林人,但所习之武技与道门所学相差甚多,因此……”

  萧翎钰闻言立知她意,因此已含笑解释道:

  “惜惜,自古便有诸子百家之学理充斥尘世,而以儒、道、阴阳,法、名、墨、纵横、杂、农、小说等十家为最,道家也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只因自汉代道家盛兴市分支延绵故而为最,但儒家也位居其次门徒散广,自也有其精粹流传于世,至于其它阴阳、纵横、墨、杂等家也屹立流传,且各有门徒,因此当今流传于世者皆属十家之后并非道家唯一而已,惜惜你前身必然也出自其中之一,所以与道家无关!”

  “喔?……”

  边行边谈中,三人已进入村内返回居处休歇。

  从此,萧翎钰除了自己每日钻研各类学理及道门精义外,也勤修“伏魔宝录”上的四种伏魔道术,另外也督促白婉儿及楚惜惜两女勤修道行并习练四种道术。

  至于张氏兄弟俩也获得适合他俩习练的“天雷二十四式”,当然也令兄弟俩在惊喜中却又疑惑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神秘人物。

  一日。

  在参天巨林内的龙形山丘处,张氏兄弟俩正勤修公子所教导的“天雷二十四式”,且时时相互提出所得套招习练,巨黑鹏则蹲坐龙丘之上闭目修练道行。

  在另一方十余丈外的一株巨树下,萧翎钰正笑对身侧的白婉儿及楚惜惜说道:

  “哈!哈!其实你俩道行渐增,婉儿人形更形稳固,而惜惜也躯魂合一,且可随意幻些本相,而你俩习练伏魔金丹之后,不但无害自身道基,且可精粹道基更形稳固,如今便连与之相辅相成的剑、掌皆已进境迅速,相信勤练不怠后终有一日能使你俩不但不畏一般的伏魔之术,甚而可施展伏魔金丹伏魔护身了。”

  “真的?那……那小婢真可以不再畏惧道家的伏魔道法了?”

  “婉儿姊,公子之意是咱们勤习伏魔金丹之后,已然身得伏魔金丹之助,可抗拒一般的伏魔道术或邪妖恶灵的迫害了!”

  萧翎钰此时续又解释说道:“你们已知伏魔宝录乃是上古仙长用以伏魔降妖之道法,但你俩与我合体修功之后已得我阳气及灵气之助提增道行,甚而已与我所习之伏魔金丹逐渐适应贯通并与我气机相应合,如今已不再畏惧我怀内的乾坤伏魔剑符光了。”

  “真的?”

  “公于您说小婢姊妹已可不畏那伏魔符剑上的符光了?”

  “嗯,不过也并非完全不惧,如我施功祭起乾坤伏魔剑后,一视我之心意,二则视你俩伏魔金丹练至何等进度而论,你俩若能勤练不怠使伏魔金丹达至六成后,说不定还能……嗯,这事我尚不能确定,待以后视情况方能知晓。”

  白婉儿及楚惜惜两女听公子似乎另有语意未曾说出,虽不知是何事,但想必与自己姊妹俩有关,因此芳心疑惑的注视着公子。

  只听楚惜惜问道:“公子,您言中之意只要小婢姊妹勤习“伏魔金丹”以后另有玄奥,而且对小婢姐妹有益是吗?”

  萧翎钰闻言徽徼—笑,似乎内有玄机的说道:

  “嗯,自从我勤研道家法理之后,已由一些古籍中领悟出一些玄奥之说,但却不知是否是真?因此只是心疑而未能确定,这要看你俩修炼后的成果而定,如今尚言之过早……嗯,时候不早了,咱们回村去吧?”

  白婉儿及楚惜惜虽不知公子悟及何种道法?但心知公子绝不会虚言搪塞自己姊妹。

  因此默默互视一眼后,芳心中已然抱定停修自身道行而勤习“伏魔金丹”,看看姊妹两人能得到什么益处?

  突听白婉儿娇声逗语说道;“公子,您说了这么多皆是语意中责怪小婢姊妹偷闲,但是……小婢每日见您抱着古籍摇头晃脑,也不见您修炼道法,但不知您现在……”

  “嗤!婉儿你又想逗弄我了?哈!哈!告诉你们吧,你们以为我怠疏习功呀?其实我如今已能在平时休歇,行走中将伏魔金丹循行不停,不须刻意趺坐行功便能逐渐炼化融汇体内的双龙灵气,而早巳达七成左右,如今进境如何连我自己也未曾尝试过,不过……嗯!你俩恐怕难逃我眼力及手中束缚呢”

  “啊?真的?……小婢姊妹如今皆有七百年以上的道行了,难道您真能……”

  萧翎钰眼见两女面色又惊又疑,心知难以解说清楚,于是微微一笑双手指伸朝两女招去。

  白婉儿及楚惜惜见状尚不知公子何意时,倏觉身躯被一股强劲之力托起飞向公子,顿时芳心一惊,但随即猛然定身后掠抗拒公子手中的强劲吸力。

  然而萧翎钰吸劲吃重后已知两女淘气的想捉弄自己,顿时功力骤提,立听两女惊呼出声,原先掠出十余丈的身躯竟又倒飞而回。

  而此时楚惜惜倒飞迅疾,而白婉儿尚能挣扎缓退,已可看出白婉儿的道行高出楚惜惜不少。

  楚惜惜身躯难以自主的倒飞而回,顿时芳心震惊并放弃抗拒,任由公子将自己吸至怀中才极倔不依的娇嗔着:“讨厌!咭!让你吸……让你吸嘛!”

  而此时白婉儿也知晓公子的功力竟已达至深不可测之境,因此也顺势而回,一左一右的腻在公子怀内娇嗔不已。

  就在此时,突听在天际翱翔的黑鹏急唳数声,并疾曳而下低鸣不止。

  顿听白婉儿惊叫道;“咦?公子,鹏兄说村内有火光冲天呢!”

  萧翎钰闻言大吃一惊,立即话也未说的急往小村之方向幻化而去,连连两次身形显现已隐入三十余丈外的树林内。

  白婉儿惊急中也化为一道白影疾追而逝,接而一道红线也离地三尺余如电光石火般的电射而去。

  在远处尚习练掌招的张氏兄弟惊见之下,顿听张守仁惊叫道:“啊?……二……二弟,你看公子及两位夫人的身法……天啦!这是什么功夫?而且功力……”

  “大哥,小弟……小弟也不知道,不过依二夫人凌空电射的身形,好似……好似传言中难得一见的浮光掠影,但是……二夫人一掠三十余丈却不曾落地……”

  “二弟,原先二夫人便是隐藏所学的隐世高手,再加上近年中受公子的调教所以……嗯,说不定是公子及两位夫人已然将所得灵果全然炼化增功,因此功力已达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了!”

  “咦?那……那……大哥,咱们所得灵果也不少,为什么……”

  “嗨!二弟,咱们以前的功力便稀松平常,那能与公子及夫人比拟?不过咱们每隔月余便服用一粒灵果练化增功,如今不也功力凭空暴增数倍了吗?功力愈高收效愈大,大哥我近来已感觉天地双桥充涨窒碍,说不定……武林中梦寐以求的任督贯通之境即将来临了呢!”

  “真的?大哥,小弟……似乎也有些相似感觉呢!”

  “唉呀!快别说了,公子及两位夫人急忙而去必然有何紧急之事发生,咱们快去吧!”

  说完后两人已身如迅箭般的急往公子夫人身形消逝之处紧迫而去。.两人刚穿出巨林顿见小村方向火光冲天,这才知是发生何事了,因此已提聚全身功力赶往村内。


 

 
分享到:
被武则天诬陷与亲姥姥乱伦的风流小生
揭秘《诗经》里的五个绝世美女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4
印度美艳阉人的神秘生活2
三字经15
三字经9
六、寇白门
被一个偷情女人毁掉的契丹王朝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