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龙在天 >> 第二章 旷古奇遇育奇材

第二章 旷古奇遇育奇材

时间:2014/2/27 14:07:58  点击:1876 次
  时光飞逝,一晃又过了一年,孔矩的掌招已经练熟,他更轻松愉快的整理黄氏墓园了啦!他将省下来之时间,专心地练掌。

  由于今天是中秋.他在响午时分,便已经进入黄府向黄员外夫妇行礼请安,黄员外亦欣然赏红包。

  黄氏含笑道:“阿矩,你今年十九了吧?”

  “是的!”

  “时间过得真快,你也该为孔家留个后代了吧?”

  孔矩脸红地道:“随缘吧!”

  “吾来为你和阿虹牵这条红线,如何?”

  “就怕外人说闲话。”

  “不会有此事,大伙儿已经公认你们是天作之合,成亲之后,阿虹仍然可以在店中帮忙,你认为如何?”

  “请员外及夫人作主!”

  黄员外哈哈笑道:“很好,夫人就进行此事吧!”

  “是!”

  黄员外道:“阿矩,你们成亲之后,吾月支七两银吧!”

  “不!不敢!目前之月薪已够多,小的另有存银矣!”

  “理该留些育子。”

  “谢谢员外厚赐!”

  “阿矩.这些年来,吾透过各种关系替你探听身世,可惜一直没有消息,吾会继续进行此事,你别担心。”

  “谢谢员外浩恩。”

  “吾准你在墓园内多搭一屋,你自行动手吧!”

  “是!谢谢员外。”

  “你若没事,你先行返去吧!”

  “是!”

  他向黄员外夫妇行过礼,立即提月饼离去。

  不久,他来到一家裁衣店,立见阿虹正在店中裁衣,他立即唤句:“阿虹!”及含笑入内道:“忙什么?”

  “赶几件新衫.坐呀!”

  “伯母呢?”

  “娘出去买些月饼,我正准备上山。”

  “谢谢!员外已赏过月饼哩!”

  “阿矩,你待会顺便把新衫携走。”

  “好!”

  “对了!阿矩,这套新衫好似窄些吧!”

  “有吗?我没有觉得不妥哩!”

  “你似乎壮了些哩!”

  “有吗?”

  她拿起尺带,立即比上他的双肩套量著。

  不久,她点头道:“多了半寸余哩!你拉拉腹部。”

  孔矩接过尺带立即围上自己的腰围。

  阿虹瞧了一下,立即道:“阿矩,你果真多出半寸余,这批新衫等我修改之后.再送上山吧!”

  “好!阿虹.谢啦!”

  “干嘛如此客气呢?”

  “阿虹,我……我方才返庄,夫人提过咱们之事,我......我———阿虹脸红地道:“由娘做主吧!”

  突听门外传入:“什么事要我做主呀?”

  二位年轻人立即脸红地低下头。

  来人正是阿虹之娘,她一瞥他们的神色,她的心中即有数.立即含笑道:“阿矩,干嘛不坐,罚站呀!”

  “不!不是,我——我——”

  “阿矩,我上次之伤蒙你协助,如今己渐痊愈,谢啦!”

  “客气矣!伯母若无吩咐.我该走啦!”

  “不!稍候!我方才见过夫人啦!”

  孔矩立即脸红地低下头。

  “阿矩,你今年十九,阿虹二十,夫人有意撮合你们在明年春天成亲,我完全同意,不知你意下如何”

  “我………谢谢!我同意!”

  “太好了!我会和夫人安排相关事宜.你放心吧!”

  “是!”

  “吴家只有虹儿一女,你们日后若多生数子,请择一姓吴!”

  “好!”

  “这盒月饼带回去尝尝吧!”

  “谢谢伯母.告辞!”

  他提起月饼,便匆匆离去。

  不久,他一返房,立即看见吴碧石在榻上运功,他轻轻放下月饼,立即入厨房切菜、洗米,准备炊膳。

  不久,菜一入锅,吴碧石走到灶前道:“你今天未带新衫哩!”

  “阿虹说我壮了些,她得修改新衫。”

  “她挺细心哩!”

  “姐姐,我得告诉你一件事。”

  “好呀!”

  “员外夫人已向阿虹之娘提亲,明春,我和阿虹成亲。”

  “恭喜呀!”

  “姐姐.你可否留下来?”

  “你向我求亲吗?”

  “是的!”

  “你为何如此做?”

  “我欠姐姐太多,我要在以后的日子中回报。”

  “我不喜欢这种报恩方式。”

  “姐姐,我出自诚意。”

  “我知道,可是,你爱我吗?”

  “爱!小弟真的爱姐姐!”

  “阿虹肯接受吗?城民不会说闲话吗?”

  “小弟心安理得,别管城民的批评,至于阿虹,我会和她说。”

  “我考虑一下,对了!阿虹练武,你知道吗?”

  “真的呀?我不知道哩!”

  “我私下监视过她们六次,其母受了内伤,诊治迄今已近痊愈.阿虹的武功颇高,人也颇为可取,可是,你得明白她们的底细。”

  “我……我该怎么办?”

  “她们可能有隐衷,就似你也不愿外人知道练武,所以,你别认为她们是坏人,你不妨私下和阿虹谈谈!”

  “好!姐姐!你应允我的求亲吧?”

  “阿矩,别冲动,你我皆好好考虑一下吧!”

  “姐姐,我出自诚意。”

  “我知道,你和阿虹先谈.好吗?”

  “好!我这就去找她。”

  说著.他立即离去。

  吴碧石吁口气道:“常老,你给个点子吧!”

  人影一闪,长耳公已经入房道:“你的修为精进啦!”

  “常老不该拌到那条细绳。”

  “精明,不简单!”

  “常老,你不再反对我和他在一起吧?”

  “他的修为到何种程度?”

  “已有四成火候!”

  “你打算破他的童身吗?”

  “不!相反的,我会成全他。”

  “他值得你如此牺牲吗?”

  “欢喜就好,唯独他把我当人看!”

  “万一他日后由别人口中知道你的过去.怎么办?”

  “我原本以易容行事,今后,我一恢复原貌.理该没人知道我。”

  “不……你和他的招式便是证据。”

  “这……我该飘然远去吗?”

  “你自己斟酌吧!”

  “我若不嫁他,阿虹必会惨死!”

  “这……这样吧!阿虹母女是何来历?”

  “不详,其实,他们可以成亲,却不必圆房。”

  “孤男寡女,恐难克制!”

  “不!他执礼甚谨,我和他同榻迄今,他未曾有过邪念哩!”

  “罢了!你自己决定吧!这瓶灵丹续供他服用三年吧!”

  说著.他已取出一个大瓷瓶。

  “谢谢常老!”

  “近年来.似乎罕有人在山上活动啦!”

  “是的!大家似已死心。”

  “吾坚信凤凰遗宝仍在此地.因为,吾已找遍终南山矣!”

  “常老,我该另授阿矩他技否?”

  “这才是一劳永逸之策。”“他该练何技呢?”

  “千字掌法吧!这是最通俗之掌招,只要他的功力够,任何掌招皆足以保身,日后再候机缘改练他招吧!”

  “好!谢谢常老的指点。”

  “吾乐睹你的改变.你可别再任性!”

  “是!”

  “记住!千万别让他破身。”

  “是!”

  长耳公抓起三块月饼.立即欣然离去。

  吴碧石则陷入沉思之中。

  不久,孔矩陪阿虹来到山下右侧林中,立见他正色迢:“阿虹,我诚心请教一件事.请你据实以告。”

  “好!”

  “你谙武吧?”

  阿虹柳眉一皱,道:“你为何有此一问?”

  “因为.我也谙武!”

  “啊!你也谙武?不可能呀!”

  “我刚练武一年余.所以.我觉得你似谙武。”

  “不错!我由三岁练武迄今。”

  “不简单.伯母是受武功所伤吧?”

  “是的!我们甚至是来此避祸。”

  “我助你们复仇。”

  “心领,再候些时日吧!对手太强啦!”

  “好!此外,授武之人是位姑娘,我已向她求婚,她尚在考虑中。”

  “她是何出身?”

  “我没问,她也没说,不过,她不该是坏人。”

  “你为何不问我的出身?”’“不!我自己身世未明,我不配提此事。”

  “不!你是情况特殊,我和她之身世该弄清楚。”

  “有此需要吗?我只是要和你相处,何必在乎出身?”

  “我的出身清白,却有一名强敌拖累,所以,娘已经决定自己复仇,我就安份地在此陪你了!”

  “娘—人报得了仇吗?”

  “娘会找同道协助,咱们帮不了多少忙,何不安份过日子?”

  “这———”

  “她呢?她的出身不会拖累你吧?”

  “应该不会吧?她在此留了一年余,或许她的家中只有她一人而己.我待会再请教她吧!”

  “对!一定要先弄清楚!”

  “阿虹,咱们的事就一言为定吧!”

  “好!你既谙武.我更放心啦!”

  “谢谢!我送你回去吧!”

  “无妨!我自己回去吧!”

  两人立即就地分别。

  不久,他一返家,吴碧石立即含笑道:“你和她谈过啦?”

  他立即道出他和阿虹交谈之经过。

  吴碧石含笑道:“我最单纯,我只是一名孤女,授我武功之人已死,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外流浪。”

  “姐姐应允小弟之请求啦!”

  “阿矩,你搞清楚自己的身子否?”

  “我————很好呀!”

  “你太好啦!你好得必须由我提醒一件事。”

  “什么事?”

  “你在近三年内不宜破身,亦即,你可以成亲,不宜圆房。”

  “为什么呢?”

  “你若圆房.功力必会受影响,你不妨先给阿虹诊脉。”

  “他懂吗?”

  “她即使不懂,其母必懂。”

  “好!我可以候三年。”

  “对!你那瓶药快吃光了吧?我己另配一大瓶,今后,你每次服用二粒药丸,以加速强化你的体质。”

  “好!谢谢姐姐!”

  “又来啦!过度的客气,便是虚伪喔!”

  “遵命!”

  “你该运功了吧?”

  “不!我得准备加搭一屋,因为,员外已同意哩!”

  “自己动手吗?”

  ‘是呀!这些屋全由我自建一大半哩!”

  “你真行.咱们一起动手吧!”

  “行!”

  不久.二人走到一株大树旁,孔矩恭敬向树一揖之后,挥刀一砍,大树向右一斜,二人立即全力扶它落地。

  没多久.二人已经挥刀裁妥屋柱及屋粱。

  接著.孔矩挥锄在空地挖土。

  不久,他己锄妥三十二个柱孔,二人立即持工具向下挖深。

  孔矩熟练地挖了三个深柱之后,他正在挖第四支柱之时,突听“哦”一声.柱内之泥土已经冲天飞起。

  孔矩啊了一声.他向后一仰,立即坐倒在地上。

  吴碧石掠来道:“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

  吴碧石趴在地沿一瞧,立即伸出右掌。

  气劲一冲,立即使她掌心微疼的收手。

  “姐姐!怎么回事?。

  “你好似挖到地气啦!”

  “地气?”

  “嗯!你知道地层结构吧?”

  “知道,它是一层层之岩石、水及其他物体。”

  “对!这些物体皆贮存著气体,它们一遇缝隙便会宣泄出来,如今之情况可能是此项道理。”

  “可是.太强了吧?这些坟墓皆比它深呀!”

  “不见得!风、雨、雷、电不但在天地运行,而且也在地下运行,这正是地震及海啸之主因。”

  “姐姐渊博矣!”

  “咦?你嗅嗅看,似有参味吧?”

  “哇操!真的哩!莫非地下有参宝。”

  “颇有可能,咱们候地气宣完毕再挖吧!”

  “好呀!”

  二人立即取来工具.等候著。

  参味越来越浓,二人的兴趣也越来越浓,足足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咻……”声音一歇,参味也渐散。

  二人立即全力挖掘著。

  不久,二人已经跃入坑内挖著。

  二人越挖越深,不久.孔矩取桶装土.并且跃出坑外。

  二人又挖了不久,听“咻!”一声,一股水疾喷而来.二人所立之处向下一塌,二人便向下坠去。

  “姐姐!”

  “休慌,抱紧!”

  二人互相一楼,立即下坠。

  “砰!”一声,二人已踏上硬处,二人的功力直觉地灌注于双腿,他们只觉一阵麻震,便已经站妥。

  “哗啦!”声中,上面之水已经冲下。

  “姐姐!怎么办?”

  “休慌,吸气.闭目捂耳。”

  大水连冲一阵子,二人的腰下部份已经浸泡入水,吴碧石正在担心之际,水位却迅速地消褪而去。

  她由吸力研判水势流向右侧,不由暗喜道:“大水开道矣!”

  没多久,上面不再泄下水,他们的足下亦干,她吐口气,立即望著上方坑口的亮光连连吸气。

  “姐姐!咱们要不要再找?”

  “要!下去吧!”

  说著,她已经爬向水流过之坑道。

  坑道入口较窄.不久,它已可供二人弯腰而行,而且越来越宽敞,二人便手牵手的期前方行去。

  不久.他们一转弯,便瞧见亮光,她稍微一瞧,便瞧见前方通道之上方镇著一个圆珠,她立即快步行去。

  不久.二人已经步入一个石洞内,只见四周洞壁皆悬著拳大的明珠.地上更摆著十二个铜绿之大箱子。

  “姐姐.这是什么地方呀?”

  “我也不知道,参味不在此地,走!”

  立见她边张望边嗅著。

  良久之后,她朝壁上一块凸石试按了一阵子,突听“轧!”及“咻!”一声,她直觉地抱著孔矩.便倒向地面。

  “咻………”声中,洞壁突然出现一条通道,不过,数以千计的强矢却似雨水般由洞中疾射出来。

  疾矢贴著二人的身子上方寸余处飞过,阵阵腥味及蓝汪汪的箭身,足见这些强矢皆淬过剧毒哩!强矢一射完,二人却久久不敢乱动。

  良久之后,她方始朝洞内匍匐前进。

  孔矩见状,便跟著爬去。

  不久,她爬入另外一个石洞,却见左侧有一大块凹他.池上方却烟气飘渺.浓冽的香味正是由凹池飘来。

  此洞之四周壁上亦悬著明珠,所以,吴碧石瞧了不久,便发现凹地上方石壁有不少的字体。

  她注视不久,立即付道:此乃大力金刚指所书之字,足见此人功力之深厚.她不由暗暗咋舌地瞧著那些字。

  她这一瞧.不由啊了一声。

  “姐姐!怎么啦?”

  “你别动.我来瞧瞧!”

  她爬前一丈余.立即仰躺著注视那些字。

  “吾吴凤凰也,吾已将凤凰教带至巅峰,为求本教屹立千秋万世,吾决定修炼成为金刚不死之身。

  此穴乃阴阳穴,此水乃阴阳水.吾汇合十株千年老参及百种阴阳灵物于池中.并汇入阴阳水晶棺之中。

  吾人棺静修一年.天眼突开.吾目睹吾教居然在四大护法互相明争暗斗之下而分崩离析至于瓦解。

  吾更预睹百年后有一对男女会入此地,吾自付无法修成金刚不死之身,吾却不甘功力就此失散。

  吾更不愿因为吾教之溃散引发江湖之拚斗,故而,吾同意入洞女子吸采吾之功力再转注给另一男。

  记住!入洞之人若未谙采补,就别动吾身.否则,吾之功力浪费.尔之全身亦会被震为寸断。

  记住!行功之时宜同时输功力入男体,事了之后,男子入池浸泡百日,女子则服食三株老参润身。

  前洞之珍宝,秘芨系吾多年之心血结晶,盼运用于正途.以聊赎吾生前无意间所种下之罪孽也!”

  吴碧石瞧得芳心剧跳,久久难以平抑。

  “姐姐,姐姐.你没事吧?”

  “阿矩,来!躺下!”

  孔矩便躺在他的身旁。

  她一字字的念完之后,立即道:“阿矩,我吸他的功力.再输注给你!”

  “他真的预知咱们会入洞呀!”

  “不错,天下之事,不乏稀奇古怪之事矣!咱们准备吧!”

  “稍候!事后我得泡他一百天吗?”

  “不错!你担心阿虹吗?”

  “是的!谁来修坟呢?”

  “我来修坟,同时,我会告诉阿虹你在某处练功,阿矩,此事涉及天下名人,你绝对不要告诉第三者。”

  “我知道,开始吧!”

  “稍候,你得先定下神.宽衣。”

  说著,她已先行宽衣。

  不久,她的迷人侗体已经展现在他的眼前,他的全身一热.他那“小兄弟”立即“立正致敬”,他不由脸红。

  “阿矩,我答允嫁给你,你宽衣吧!”

  “谢谢姐姐!”

  他一咬牙,立即宽衣。

  不久,她一瞄他那硕伟的“小兄弟”,她不由暗喜道:“天呀!谢天谢地!我这一生不再无趣啦!”

  “阿矩,我待会会将他的功力由双掌送入你的‘气海穴’及‘藏血穴’,你务必要专心练武.千万别胡思乱想。”

  “是!”

  “此者对你我有大恩.宜先叩谢。”

  “对!”

  二人一趴跪.立即恭敬叩头。

  不久,她牵他来到凹池旁。

  只见池中溢著清香的药液及各种稀奇的物品,他中央摆著一具七尺见方通体泛光的水晶棺。

  棺中躺著一位脸色红润.须发乌黑的硕伟老者,他以双手合抱于胸口,双眼却似打磕睡殷微眯著。

  他通体赤裸.下体之宝贝一柱擎天的高举,孔矩瞧得为之脸红,吴碧石则肃容注视著那根宝贝。

  因为,以她的采补经验,她明白那根宝贝已经蓄集骇人的功力,她担心自己及老公无法承受这种冲击。

  不久,她肃容道:“阿矩.你待会就坐在他的左腿旁空处运功,记住,头一股力量很强,你得咬牙承受。”

  “是!”

  “我若发生任何事,那皆是正常反应,别怕。”

  “是!”

  “对了,你可能会吐血或全身剧疼,你可以吐血,却不可乱了功力,记住,置之死地而后生,你一定要撑过去。”

  “是!”

  “你先入定吧!”

  “是!”

  不久.孔矩已经小心翼翼地坐在棺内左侧。

  吴碧石沉声道:“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开始吧!”

  孔矩徐徐吸气,便缓缓运功。

  不久,清香的参香已经使他悠悠入定。

  吴碧石默祷道:“教主,你得保佑我,我发誓,我今后不会再任性,你的心愿得靠孔矩完成,你得保佑我们。”

  她吸匀气,便轻轻步入棺中。

  不久.她站在棺中人之腰旁,便瞄难目标徐徐坐下,没多久,她便已经顺利地迎宾纳客。

  不过,它立即自动胀缩的颤抖著。

  她暗暗一凛,双手己各按上孔矩的背心“命门穴”及脐下“气海穴”,同时,她咬牙徐徐地催动功力吸收著。

  一股气流疾冲而入,她立即澈骨酥酸。

  她的全身一抖.一口真气险些被冲散。

  她迅即使出“卸”字诀将那股气流分别由双掌注入孔矩的体中,立见孔矩的全身也跟著一震!

  阴阳二极一接通,她的下体便被澎湃气流涌入,麻疼之下,她的双眼直冒金星.胸口亦似遭重掌放发闷。

  她正欲全部转注出去,突然想起老公承受不住,于是,她咬牙硬扣住不少的气流及卸出其余的气流。

  突觉那些气流疾速在她的胸腔回卷一遍,她的心口一阵剧疼,她不但吐出一道血箭,气流已直觉地由双掌注出。

  孔矩一张口,便疾喷出一道血箭。

  接著,他的双目、双耳及鼻孔亦射出血丝。

  她瞧得魂飞魄散,使张口欲叫。

  可是.她的一丝神智未泯,她硬生生地忍了下来。

  突见下体又涌入一股气流.她无力抗拒地任由它由双掌泄出,立见孔矩已经七孔溢血的全身剧抖。

  她的热泪不由溢出。

  突觉另一股热流疾涌而入,她立即又吐血。

  它们迅即又由她的双掌注人孔矩的体中。

  立见孔矩的全身似灌足气之气球般胀大,她的双掌被反震得泛疼,她直觉地立即移开双掌。

  她自付老公必死,绝望之下,她立即趴昏在棺中人身上。

  棺中人之身子原木已经干扁,她这一趴下,棺中人体中剩下之精华便完全注入她的体中,她一吐血立即昏去。

  孔矩却似风雨中小舟般全身摇晃著。

  足足过了大半天,明亮的中秋月已经照遍大地,孔矩的身子逐渐停止摇晃,他那胀大的身子却末见缩小。

  此时的他已经被棺中人苦修的功力进行易筋洗髓,那浩翰的功力不停的冲激著他的每条神经及每分骨髓。

  他浑然不知,因为,他的神经已经疼得麻痹啦!

  翌日黄昏.他的身子逐渐恢复正常,可是,他仍未清醒。

  吴碧石的肌肉反射般抽搐不久,她终于醒来,她的第一眼便望向老公,她惊喜的立即溢出泪珠。

  因为.她知道老公起码还活著。

  她朝棺内一瞧,却见自己趴在一具骷髅上,她不由一怔!她一爬起上身,便觉下体怪怪的。

  她徐徐移开下体,便见那话儿迅速缩成一粒花生。

  她这一移动,立觉一阵头晕目眩。

  她吸口气.方始定下神。

  她注视老公不久,便放心地离棺。

  她想起凤凰教主吩咐自己吃三根老参,她顺势坐在池中,她便抓起一根老参连头带须地完全吞嚼入腹。

  她立即觉得腹内一阵舒畅。

  她欣然地接连又吃下二根老参。

  她又拿起一根老参欲食,却又因为老公而作罢。

  她走出池外,立即运功。

  功力一运转.她便全身连震,澎湃的气流迅速流过她被震伤之处,一阵剧疼之后,她立觉舒畅。

  她心知自己获益不浅,便继续运功。

  不久.她已经悠悠入定。

  且说那具阴阳水晶棺自从棺中人化为骷髅之后,因为孔矩坐在左侧而呈现左倾,池中水亦迅速溢入。

  不久.它已经沉入池底,孔矩便泡在药液中。

  此时的他仍未醒转,棺中人的功力在运转中正在一批批的被他吸收著。

  七天之后.吴碧石悠悠醒来,她吁口气,便觉全身轻盈,她不由暗喜道:“天呀!我真的因祸得福啦!”

  她一见老公通体雪白的坐在池中,不由大喜。

  她一见骷髅飘浮在水面,她立即以老公的衣衫包妥它们。

  她穿罢衣衫,立即向外行去。

  不久,她爬出去,便发现已是深夜,她一见四下无人,她立即拿著铲子爬回后洞悄悄地挖土。

  良久之后,她不但葬妥骷髅,而且也出去搬来一块墓碑,立见她以铲尖刻下“恩人吴位之坟”。

  她立妥墓碑,便恭敬叩拜著。

  她又注视老公良久,方始安心离去。

  她一爬出去,便搬来那些屋柱挡在洞口上方,然后,她小心入房。

  立见桌上留著一张字条道:“阿矩,我在店内候你,虹!”

  她收下字条,立即在厨房内沐浴。

  浴后,她又小心地易容,便穿上儒衫。

  一切就绪之后,她专心的运功著。

  前所未有的充沛及精纯功力一连转,她不由大喜。

  良久之后,她定下心神的运功著。

  破晓时分,鸡群的咯叫吵醒她.她立即持米入鸡园。

  她洒下米.便拾起二十余粒鸡蛋。

  接著,她清扫光鸡屎,便埋入菜园旁之地下。

  这一切全是孔矩以前的工作,她自己亲自做完之后,她望著自己的双手苦笑道:“想不到这对煞手会操劳役?”

  她便又入内沐浴净身。

  浴后,她便洗米引火炊膳。

  良久之后,她吃著半生不熟的饭及炒焦的鸡蛋啦!她苦笑一阵子,突听:“阿矩!”

  她一听是阿虹.立即定下心神步出门。

  阿虹乍见一位中年人出来.不由怔然止步。

  吴碧石含笑低声道:“阿虹,是我,我是阿矩口中之姐姐!”

  “啊!是你.失敬!”

  “不敢当.入内再叙吧!”

  “请!”

  二人一入房,吴碧石立即低声道:“阿矩目前在秘处练功.他至少要坐关百日.约十一月底就可回来。”

  “原来如此.小妹以为他出事哩!”

  “放心吧!他此次坐关出来,必会脱胎换骨。”

  “谢谢姐姐!”

  “客气矣!有事吗?”

  “家母欲见他,不过,那只是小事一件而已.日后再叙吧!”

  “对!他一回来,便可以解决所有的事。”

  “好!我届时再来候他。”

  “对了,你在每月十日替阿矩赴黄家领月薪吧!”

  “好!此地交给我来整理吧!”

  “不!我自会整理,记住,代阿矩瞒住大家。”

  “小妹明白!”

  “阿虹.我叫吴云,我们今后该是好姐妹。”

  “可真巧.小妹也姓吴哩!”

  “太好啦!妹子!”

  “姐姐!”

  二人立即亲切地握手。

  良久之后.吴虹方始欣然离去。

  吴云(吴碧石是她的化名)吁口气,便入内清洗餐具。

  时光飞逝,一晃已是十一月十五日.这天晚上,吴云入地下密室,便见老公仍然动也不动的坐在池中。

  不过,他的红润脸色及全身白里透红,不由令她大喜。

  她默听他的悠长呼吸吐纳良久,不由狂喜著。

  她稍加思付.便赴前洞。

  她望著那些线锈斑斑的铜箱一阵子,便小心掀开著。

  珠光大盛.箱中之珍宝不由令她傻跟。

  见多识广的她已明白箱中任何一物皆是罕见珍宝呀!她一箱箱的打开,她一次次的目瞪口呆。

  终于:她在最后一箱发现二、三十本大小册子并摆在另外一批珍宝的上方.她直觉地先拿起“少林秘芨”。

  她一拿起.便见纸张脆软欲破.她不由小心翻阅著。

  她翻阅一遍之后.付道:“吴凤凰果真天纵奇才,少林的七十二种绝技居然一一被他破解了呀!”

  她立即又翻阅武当秘芨。

  不久.她吁口气道:“武当也不堪一击哩!”

  她一瞥各册,便发现“盖世掌法”。

  她一翻之下,立即心花怒放地付道:“吴凤凰所悟之招式果真非凡,难得的是他叙述明确,颇利阿矩修练哩!”

  她合妥各箱,便拿著「盖世掌法”返屋抄录著。

  她一直抄到天亮,方始抄毕。

  她仔细核对之后,方始出去喂鸡。

  她匆匆做了蛋炒饭,立即用膳。

  膳后,她出去巡视墓园,便返屋运功。

  一个时辰之后,她开始研究“盖世掌招”啦!

  她本身精谙掌技,此时又专心研究,黄昏时分,烛已经大有心得,于是,她欣然沐浴及用膳著。

  膳后,她稍加运功,便在黝暗的房内翻阅掌招。

  她自从因祸得福之后,双目已能夜视,她正好可以避免烛光引来外人,所以.她专心的研阅掌招。

  破晓时分.她被鸡叫声吵醒.立即去喂鸡。

  她略加活动手脚.立即入内漱洗及炊膳。

  膳后,她便合衣躺在榻上歇息。

  晌午时分,孔矩悠悠醒来.他略加张望.便发现墓碑。

  他稍加思付,立即过去叩拜著。

  良久之后,他悄悄地出来啦!

  不久,他移开洞口的木柱,立即探出头。

  他一见四下无一人,便跃出洞外。

  他轻轻一跃,便射出一丈高,他怔了一下.一落地,便奔回房中,他的步声迅即将吴云吵醒。

  他尴尬地捂住下体,便退到柜后。

  她欣喜地道:“阿矩,你出来啦!顺便沐浴吧!”

  他立即匆匆入厨房沐浴。

  不久,她含笑低头送去新衣衫,方始返房。

  没多久,孔矩入内道:“衣服变窄了!”

  “放心,这是正常现象,饿否?”

  “不饿,不过,双目怪怪的哩!”

  “这是正常现象,你已经将近一百天没有见到阳光呀!”

  “真的这么久啦!”

  “是呀!阿虹来找过你,我请她每月代你领月薪及掩护你,她可能在近日内会来找你,你放心吧!。

  “好”

  “阿矩.咱们得赶紧搭屋哩!”

  “对呀!”

  “阿矩,你把洞口入口处设在榻下,如何?”

  “行呀!咱们多架一排屋柱就行啦!”

  “好呀!快进行吧!我已买回材料啦!”

  “行!”

  二人合力之下,不出半个时辰,便竖妥屋柱,只见二人来回在柱端掠跃一阵子.大小屋梁亦已经架妥。

  孔矩一见天色尚早.立即下山购物。

  日落之前.六车建材已经运到现场。

  车夫迫不及待地下山.孔矩便和吴云取用卤味。

  膳后,在孔矩的指点下.他们迅速地搭屋。

  经过接连三天的忙碌,新屋的外表已经完工,孔矩下山买回家具及寝具之后,一栋新屋已经完工啦!“姐姐,花了你二十余两银子哩!”

  “小事一件,那些铜箱所装之珍宝够咱们吃喝不尽啦!”

  “真的呀?”

  “我明日带一样赴武汉出售.你趁这段期间谈妥婚事及整理坟墓,我会在下月十日前返回此地。”

  “好!”

  “记住.别乱施展武功。”

  “是!”

  “我另授你一套掌法,你先学第一式吧!”

  “好呀!”

  二人立即在新屋中研究盖世掌法之第一式。

  经过一夜的忙碌,孔矩已经进入状况及记住第一式.吴云用过膳之后,便入洞底取出一粒明珠离去。

  孔矩自行练习一个多时辰,便去整理坟墓。

  由于吴云在平日已经整理过坟墓,所以,他略加补充半个时辰便已经大功告成,他便欣然返房练掌。

  那式掌法包含九个变化,他越练越有心得,加上他的智珠已启,功力又充沛,他越练越起劲啦:从那刻起,他除了喂鸡及用膳之外,他日夜练掌招,他越练功力越激发,他不但不觉得累,精神反而更振作哩!

  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吴虹母女联抉前来,她们尚距三十余丈,孔矩便听见她们的交谈声,他立即欣然出迎。

  吴氏乍见孔矩,立即付道:“他果真判若两人啦!”

  吴虹乍见老公更加英铤俊逸,不由大喜。

  “伯母,阿虹,你们来啦!”

  吴氏含笑道:“阿矩,恭喜你练成功啦!”

  “谢谢!入屋再叙吧!请!”

  二女立即欣然跟入新屋。

  吴氏含笑瞧过屋内,道:“很好嘛!她呢?”

  “伯母在问姐姐吗?她出去办些事,下月初可以回来。”

  “下月初!初几?”

  “初五以前吧!”

  “好!我择定你们三人在下月九日定亲哩!”

  “好!姐姐应该来得及.员外知道了吗?”

  “是的!他们为你庆贺哩!”

  “太好啦!”

  “阿矩.她是那里人?”

  “我也不知道,不过,她是好人,而且她是我的大恩人,我自己身世未明,我不会去计较她的出身……

  “阿矩,我却必须交代虹儿的身世,我们原是凤阳望族,而且是武林世家,却遭一群黑道高手消灭,仅虹儿陪我出来。”

  “好可恶的家伙,他们是谁?”

  “你别介入此事吧!”

  “女婿乃是半子,我该帮忙!”

  “也好!你的武功练得如何啦?”

  “内功大有进展,目前正在练掌。”

  “好!君子报仇,三年不晚,你好好的练掌吧!”

  “是!”

  “完婚及定亲之事皆由员外出面为你办理,虹儿会布置此地,你别操心,你就把握时间好好的练掌吧!”

  “是!”

  吴虹递出包袱道:“留下这些新衫吧!”

  “好!谢谢你们!”

  吴氏含笑道:“这些鸡已逾百只,我们替你拿一批下去出售吧!”

  “好呀!”

  吴虹取出四块银子道:“这是月薪,收下吧!”

  “谢谢!”

  二女入鸡园绑妥四十只鸡,立即挑下山。

  孔矩收妥银子及新衫,便继续练掌。

  日复一日,他已将第一式练得滚瓜烂熟,十二月三日入夜不久,吴云已经提著两个大包袱翩翩回来。

  “姐姐回来啦?”

  “恩!那两粒明珠各售八万两银子哩!”

  “天呀!真的吗?”

  “不错!我买了一批补药供阿虹补身,使她生个壮宝宝。”

  他立即脸红的点头。

  “我买了一些卤昧,趁热吃吧!”

  二人立即欣然取用著。

  膳后,孔矩便道出阿虹母女来访的经过,吴云含笑道:“行!九日定亲,一切由员外安排吧!”

  “好呀!”

  “练得如何了?”

  “已经练熟了!”

  “好!今夜开始练第二式吧!”

  说著.她立即欣然解说及演练著。

  不久.孔矩已经正式练第二式啦!她一直指点到深夜,方始返房服药运功歇息。

  天一亮,她立即抢著喂鸡及炊膳。

  不久.二人已经欣然用膳。

  “姐姐.你的炊艺不赖嘛!”

  “我吃了不少的焦饭才摸索成功哩!”

  “姐姐真是有毅力!”

  “别耽搁时间,再练吧!”

  二人一入小厅,他便又专心练掌。

  她又指点半个多时辰,便返房悟招。

  日子便在忙碌中飞逝著,十二月八日上午,孔矩备礼和吴云下山,如今的吴云不但一身女装,而且已经恢复原貌。

  她的精湛功力映出高贵气质,加上她刻意打扮,当她一入吴虹的店中,吴虹立即瞧得自惭形秽。

  吴云大方地递出喜盒唤道:“虹妹,区区心意,请笑纳!”

  “谢谢组姐!”

  立见吴氏含笑由内步出来道:“你们来啦!”

  孔矩含笑道:“娘,愚婿介绍一下,她是云姐姐!”

  吴云含笑递出另外一个礼盒道:“参见娘,请笑纳!”

  “呵呵!好!很好,郎才女貌也,很好,坐呀!”

  吴虹立即送来香茗。

  吴氏含笑道:“时候尚早,咱们聊一会儿吧!”

  吴云含笑道:“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来自武汉吴家集,先父母早逝.我徒拥祖产,便四出云游,终巧遇阿矩而结缘。”

  吴氏含笑道:“武汉吴家集多是商人哩!你识得吴桐否?”

  “棉王吗?”

  “正是!他之棉业堪称一绝哩!”

  “是的!先父母便是为棉王染棉维生。”

  “晤!棉王馥迹,难怪你们也发迹了!”

  “是的!可惜,先父母积劳英年早逝矣!”

  “人死不能复生,好好开创未来吧!”

  “是的!”

  “黄员外似娶媳妇般为你们办喜事,你们记住一些礼数吧!”

  她立即低声叙述著。

 

 
分享到:
傻瓜汉斯2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3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1
羊羔跪乳3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1
盘点历史上那些不愿当皇帝的“傻子”
朝鲜女子的“露乳装”
韩信助刘邦打天下何时埋下杀身之祸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