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龙在天 >> 第二章 旷古奇遇育奇材

第二章 旷古奇遇育奇材

时间:2014/2/27 14:07:58  点击:2589 次
  时光飞逝,一晃又过了一年,孔矩的掌招已经练熟,他更轻松愉快的整理黄氏墓园了啦!他将省下来之时间,专心地练掌。

  由于今天是中秋.他在响午时分,便已经进入黄府向黄员外夫妇行礼请安,黄员外亦欣然赏红包。

  黄氏含笑道:“阿矩,你今年十九了吧?”

  “是的!”

  “时间过得真快,你也该为孔家留个后代了吧?”

  孔矩脸红地道:“随缘吧!”

  “吾来为你和阿虹牵这条红线,如何?”

  “就怕外人说闲话。”

  “不会有此事,大伙儿已经公认你们是天作之合,成亲之后,阿虹仍然可以在店中帮忙,你认为如何?”

  “请员外及夫人作主!”

  黄员外哈哈笑道:“很好,夫人就进行此事吧!”

  “是!”

  黄员外道:“阿矩,你们成亲之后,吾月支七两银吧!”

  “不!不敢!目前之月薪已够多,小的另有存银矣!”

  “理该留些育子。”

  “谢谢员外厚赐!”

  “阿矩.这些年来,吾透过各种关系替你探听身世,可惜一直没有消息,吾会继续进行此事,你别担心。”

  “谢谢员外浩恩。”

  “吾准你在墓园内多搭一屋,你自行动手吧!”

  “是!谢谢员外。”

  “你若没事,你先行返去吧!”

  “是!”

  他向黄员外夫妇行过礼,立即提月饼离去。

  不久,他来到一家裁衣店,立见阿虹正在店中裁衣,他立即唤句:“阿虹!”及含笑入内道:“忙什么?”

  “赶几件新衫.坐呀!”

  “伯母呢?”

  “娘出去买些月饼,我正准备上山。”

  “谢谢!员外已赏过月饼哩!”

  “阿矩,你待会顺便把新衫携走。”

  “好!”

  “对了!阿矩,这套新衫好似窄些吧!”

  “有吗?我没有觉得不妥哩!”

  “你似乎壮了些哩!”

  “有吗?”

  她拿起尺带,立即比上他的双肩套量著。

  不久,她点头道:“多了半寸余哩!你拉拉腹部。”

  孔矩接过尺带立即围上自己的腰围。

  阿虹瞧了一下,立即道:“阿矩,你果真多出半寸余,这批新衫等我修改之后.再送上山吧!”

  “好!阿虹.谢啦!”

  “干嘛如此客气呢?”

  “阿虹,我……我方才返庄,夫人提过咱们之事,我......我———阿虹脸红地道:“由娘做主吧!”

  突听门外传入:“什么事要我做主呀?”

  二位年轻人立即脸红地低下头。

  来人正是阿虹之娘,她一瞥他们的神色,她的心中即有数.立即含笑道:“阿矩,干嘛不坐,罚站呀!”

  “不!不是,我——我——”

  “阿矩,我上次之伤蒙你协助,如今己渐痊愈,谢啦!”

  “客气矣!伯母若无吩咐.我该走啦!”

  “不!稍候!我方才见过夫人啦!”

  孔矩立即脸红地低下头。

  “阿矩,你今年十九,阿虹二十,夫人有意撮合你们在明年春天成亲,我完全同意,不知你意下如何”

  “我………谢谢!我同意!”

  “太好了!我会和夫人安排相关事宜.你放心吧!”

  “是!”

  “吴家只有虹儿一女,你们日后若多生数子,请择一姓吴!”

  “好!”

  “这盒月饼带回去尝尝吧!”

  “谢谢伯母.告辞!”

  他提起月饼,便匆匆离去。

  不久,他一返房,立即看见吴碧石在榻上运功,他轻轻放下月饼,立即入厨房切菜、洗米,准备炊膳。

  不久,菜一入锅,吴碧石走到灶前道:“你今天未带新衫哩!”

  “阿虹说我壮了些,她得修改新衫。”

  “她挺细心哩!”

  “姐姐,我得告诉你一件事。”

  “好呀!”

  “员外夫人已向阿虹之娘提亲,明春,我和阿虹成亲。”

  “恭喜呀!”

  “姐姐.你可否留下来?”

  “你向我求亲吗?”

  “是的!”

  “你为何如此做?”

  “我欠姐姐太多,我要在以后的日子中回报。”

  “我不喜欢这种报恩方式。”

  “姐姐,我出自诚意。”

  “我知道,可是,你爱我吗?”

  “爱!小弟真的爱姐姐!”

  “阿虹肯接受吗?城民不会说闲话吗?”

  “小弟心安理得,别管城民的批评,至于阿虹,我会和她说。”

  “我考虑一下,对了!阿虹练武,你知道吗?”

  “真的呀?我不知道哩!”

  “我私下监视过她们六次,其母受了内伤,诊治迄今已近痊愈.阿虹的武功颇高,人也颇为可取,可是,你得明白她们的底细。”

  “我……我该怎么办?”

  “她们可能有隐衷,就似你也不愿外人知道练武,所以,你别认为她们是坏人,你不妨私下和阿虹谈谈!”

  “好!姐姐!你应允我的求亲吧?”

  “阿矩,别冲动,你我皆好好考虑一下吧!”

  “姐姐,我出自诚意。”

  “我知道,你和阿虹先谈.好吗?”

  “好!我这就去找她。”

  说著.他立即离去。

  吴碧石吁口气道:“常老,你给个点子吧!”

  人影一闪,长耳公已经入房道:“你的修为精进啦!”

  “常老不该拌到那条细绳。”

  “精明,不简单!”

  “常老,你不再反对我和他在一起吧?”

  “他的修为到何种程度?”

  “已有四成火候!”

  “你打算破他的童身吗?”

  “不!相反的,我会成全他。”

  “他值得你如此牺牲吗?”

  “欢喜就好,唯独他把我当人看!”

  “万一他日后由别人口中知道你的过去.怎么办?”

  “我原本以易容行事,今后,我一恢复原貌.理该没人知道我。”

  “不……你和他的招式便是证据。”

  “这……我该飘然远去吗?”

  “你自己斟酌吧!”

  “我若不嫁他,阿虹必会惨死!”

  “这……这样吧!阿虹母女是何来历?”

  “不详,其实,他们可以成亲,却不必圆房。”

  “孤男寡女,恐难克制!”

  “不!他执礼甚谨,我和他同榻迄今,他未曾有过邪念哩!”

  “罢了!你自己决定吧!这瓶灵丹续供他服用三年吧!”

  说著.他已取出一个大瓷瓶。

  “谢谢常老!”

  “近年来.似乎罕有人在山上活动啦!”

  “是的!大家似已死心。”

  “吾坚信凤凰遗宝仍在此地.因为,吾已找遍终南山矣!”

  “常老,我该另授阿矩他技否?”

  “这才是一劳永逸之策。”“他该练何技呢?”

  “千字掌法吧!这是最通俗之掌招,只要他的功力够,任何掌招皆足以保身,日后再候机缘改练他招吧!”

  “好!谢谢常老的指点。”

  “吾乐睹你的改变.你可别再任性!”

  “是!”

  “记住!千万别让他破身。”

  “是!”

  长耳公抓起三块月饼.立即欣然离去。

  吴碧石则陷入沉思之中。

  不久,孔矩陪阿虹来到山下右侧林中,立见他正色迢:“阿虹,我诚心请教一件事.请你据实以告。”

  “好!”

  “你谙武吧?”

  阿虹柳眉一皱,道:“你为何有此一问?”

  “因为.我也谙武!”

  “啊!你也谙武?不可能呀!”

  “我刚练武一年余.所以.我觉得你似谙武。”

  “不错!我由三岁练武迄今。”

  “不简单.伯母是受武功所伤吧?”

  “是的!我们甚至是来此避祸。”

  “我助你们复仇。”

  “心领,再候些时日吧!对手太强啦!”

  “好!此外,授武之人是位姑娘,我已向她求婚,她尚在考虑中。”

  “她是何出身?”

  “我没问,她也没说,不过,她不该是坏人。”

  “你为何不问我的出身?”’“不!我自己身世未明,我不配提此事。”

  “不!你是情况特殊,我和她之身世该弄清楚。”

  “有此需要吗?我只是要和你相处,何必在乎出身?”

  “我的出身清白,却有一名强敌拖累,所以,娘已经决定自己复仇,我就安份地在此陪你了!”

  “娘—人报得了仇吗?”

  “娘会找同道协助,咱们帮不了多少忙,何不安份过日子?”

  “这———”

  “她呢?她的出身不会拖累你吧?”

  “应该不会吧?她在此留了一年余,或许她的家中只有她一人而己.我待会再请教她吧!”

  “对!一定要先弄清楚!”

  “阿虹,咱们的事就一言为定吧!”

  “好!你既谙武.我更放心啦!”

  “谢谢!我送你回去吧!”

  “无妨!我自己回去吧!”

  两人立即就地分别。

  不久,他一返家,吴碧石立即含笑道:“你和她谈过啦?”

  他立即道出他和阿虹交谈之经过。

  吴碧石含笑道:“我最单纯,我只是一名孤女,授我武功之人已死,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外流浪。”

  “姐姐应允小弟之请求啦!”

  “阿矩,你搞清楚自己的身子否?”

  “我————很好呀!”

  “你太好啦!你好得必须由我提醒一件事。”

  “什么事?”

  “你在近三年内不宜破身,亦即,你可以成亲,不宜圆房。”

  “为什么呢?”

 

 
分享到:
中国历史上的千古第一狐狸精是谁
朱元璋血腥屠杀功臣的历史真相
唯一想将天下美女尽归己有的变态皇帝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二幅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4
揭秘李世民杀亲哥的历史真相
江畔独步寻花
清末御医日记揭秘光绪可能死于肾亏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