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飞云幻雪江湖路 >> 第十九章 何谓善恶何谓情 江湖恩怨情处处

第十九章 何谓善恶何谓情 江湖恩怨情处处

时间:2014/2/27 13:55:03  点击:2954 次
  鸟云涌罩江湖道,怒冲九霄金麟开。

  轰雷电闪魑魉惊,锤光盾影邪魔伏。

  顺著「凤阳”东南方的官道前行,途中只要经过“滁县”,便可到达“长江”江畔,渡江之后便是“金陵”了。

  “滁县”位于“淮阳山”山区的东方边缘,因此是个四面环山的县城,故而地势险要,也是中原南下“金陵”及江南的重要屏障。

  本朝太祖“赵匡胤”便是在此一战成功,大胜“南唐”紧守“清流关”的雄兵,进而平定江南,统一全国。

  在县城南方有一座名山“琅玡山”。

  乃是道家七十二福地之一,也是“淮阳山”之中除了“滁县”之外,唯一令他地百姓熟知的名地。

  八匹骏马由“琅玡山”山脚的山道东行,刚转过一座小山,前方乃是一片树林。

  前行黑骑上的“鬼面修罗”许鸿飞,转首朝身后七骑上的诸女笑说道:“待会儿我们先在前面那片树林内休歇一会儿,然后再继续赶路吧。”

  七女中的大姊“粉罗刹”庄秀云微微看了看天色,却皱眉说道:“夫郎!此时已然将近申时,依贱妾之意,还是再续行一段时候,看看是否能遇到村镇落宿,或是找个人家借宿,否则天色一黑,大概又要露宿山林之中了。”

  然而身侧的“紫罗刹”金秋雪却笑说道:“大姊,我们人多,除非是能到达村镇可落宿,否则便是遇有人家,恐怕也无法容我们借宿,反倒不如在外露宿来得自在些。”

  “紫罗刹”金秋雪的话声一落,“绿罗刹”路飞燕也接口笑说道:“对嘛,其实现在我们的马鞍上已有了三具油布帐及一具布篷,还有数床毛毯,足够我们露宿时遗风挡雨,因此,已不在乎是否能住店或借宿了,若再由小妹与小雀布妥一座阵式围住,那可比客栈还要安全且遐意呢。”

  但是却又听“蓝罗刹”常幻云嘟嘴说道:“燕姊,在外露宿怎会比客栈遐意舒适嘛?又缺水梳洗,又没好吃的,而且也不能逛游大街,因此还是在客栈住宿比较妥当。”

  “嗤……小妹只喜欢逛街看些花花绿绿的好看东西!对山林……”

  就在“紫罗刹”金秋雪笑说之时,倏听前面的“鬼面修罗”许鸿飞已沉声喝道:“甚么人?是号人物便大方现身相会,莫做藏头缩尾之辈。”

  “噫?哼……哼!好功力,果然不愧是名震武林的‘鬼面修罗’。”

  惊异的冷哼声中,只见前方树林内缓缓步出一名年有七旬之上,发挽道髻、三角眼、鹰勾鼻、三绺白须垂胸,身穿绣有八卦太极图,紫色道袍,背背一柄宝剑,手执一柄两尺余长银丝长尾拂尘,神色阴骛的老道。

  在七旬老道身后,则随行跟出二十余名年龄不一,穿著打扮各有不同的男女,且迅速往两侧移动包夹,形成半圆形,将夫妇八人围住。

  而此时“鬼面修罗”许鸿飞夫妇八人也已迅速下马,且各将兵器执在手中。

  玉娥、小雀、小娟三人也立即陪著「蓝罗刹”常幻云后退。

  “鬼面修罗”许鸿飞手执锤、盾前行。

  “粉罗刹”庄秀云及“紫罗刹”金秋雪、“绿罗刹”路飞燕随行两侧,行至七旬老道身前三丈之距定身。

  冷漠的环望众人一眼,只见俱是面貌凶恶,神色阴森的人,心知皆非善类,因此心中杀机已起,且毫无畏色的冷声说道:“哼……哼!尔等聚众在此拦路,想必是对在下夫妇有所指教,因此,也无须多做赘言了,请教尔等大号?并且请直接说明来意吧。”

  三角眼、鹰勾鼻、三绺白须垂胸的老道,耳闻小飞之言,顿时心中生怒,面上肌肤抽动,一抖手中银丝长尾拂尘,已神色阴森的喋喋说道:“喋…喋…喋……果然如江湖传言相似,心性乖张傲慢且狂妄,如此就怪不得贫道了。

  ‘鬼面修罗’!贫道乃是祁连山‘紫云真人’,此来并非为了甚么宝藏,而是代众多命丧你手的同道,讨回一些公道。如果你能束手就擒,贫道或许能饶你一命,否则……哼……哼!必将使你生死两难,后悔也来不及了。”

  “鬼面修罗”许鸿飞闻言,顿时心中冷笑,并未响应“紫云真人”之言。仅是朝二十余名黑道群雄说道:“嗯……诸位之中或许有人是为报仇而来,但是其它的人呢?哼!依在下看来,报仇是假,大概皆是为了宝藏而来的吧?”

  “鬼面修罗”许鸿飞直言说出群雄的来意,似乎有意羞辱人。

  纵然二十余名黑道群雄之中,确实多是心存觊觎宝藏,但是又有谁肯自损名声承认?

  因此已有人怒声叱道:“呔!狂妄小子,莫要辱及老夫名声,凭老夫等人的名声,又岂会贪图甚么宝藏?

  而且大部分的人,往昔便怀疑宝藏的真假,因此并未听信传言?果然近来也有传言指出,据说宝藏全属子虚乌有之事,乃是你这小子为了狡诱仇人,故意放出的假消息。

  因此老夫等人又岂会受你愚弄,在此等你?只不过是为了要替亲朋好友报仇,或是为江湖安宁、武林道义,前来教训教训你这狂妄欺人的小子。”另一方也有人也愤怒说道:“没错!丑小子,你只为了勾诱仇人,便任意造谣生事,扰乱江湖武林的安宁,甚而凶狠残厉的杀害了不少遭你所愚,却亳无恩怨可言的武林同道。

  因此,已然引起黑白两道群情愤慨,要为遭你残害的同道讨个公道,而我等仅是率先出面的首批人而已,因此小子你是要狂妄的与天下武林为敌?还是要乖乖的束手就擒,接受天下武林的公审?”

  “鬼面修罗”许鸿飞闻言,顿时冷声说道:“哦?诸位之中有些人是为了报仇而来,也有的人则是抱著公理之心,除恶而来。如此说来,倒是在于失敬了!

  可是……尔等既然常听江湖传言,想必皆知晓死在在下手中的人,皆是因何而死,可曾听过在下在某时某地,毫无缘由的杀害某个人?然而话虽如此,不论仇由何来,是对是错?但是皆属江湖武林中为友为义的杀伐理由之一,因此尚值得在下尊敬,且会一一接下公平一斗,以全道义,不过…”

  话声一顿,突然双目中冷芒飞射的环望众人,神色浮现出狰狞凶厉之色,阴森森的说道:“嘿……嘿……嘿……如果有人自视心存公理,以大义凛然之心,为了除恶而来,那么在下只有一句话,呸!全是一群私心贪婪,却以公理为掩的奸恶之徒,因此,杀之不为过。

  来吧,在下就在此地,尔等是欲为仇挑战?或是因贪念一拥而上?”

  虽然人心贪婪,但是大多数的人多少也会有些羞耻之心,因此耳闻小飞之言后,有些人已然心生羞惭之意未曾吭声。

  可是也有些人的羞惭之心,早已被贪婪的心性掩埋,因此依然有人怒声叱喝著:“狂妄小子,住口…”

  “小子大胆!你残杀了众多人,竟然还敢狡言反责?”

  “丑小子!你当老夫等人会听你的狡辩之词吗?”

  “小子,少啰唆!快交出所获的宝藏,否则你与那些丫头皆难逃一死。”

  就在众人恼羞成怒的叱喝声中,“紫云真人”则是朝小飞阴森森的说道:“‘鬼面修罗’!贫道且不管他人的心意及来意如何,也不管你是否刁口狡辩,但是冲著你如此狂妄,无视在场众人的存在,已足可令贫道与你一战了。”

  就在此时,玉娥已静悄悄的行至“粉罗刹”庄秀云身侧,神色神秘的低语著……

  而“粉罗刹”庄秀云、“紫罗刹”金秋雪以及“绿罗刹”路飞燕三女,一儿即转首回望,才发觉“蓝罗刹”常幻云及座骑四周,已插立了三十余面旗幡上有一些木柱及石堆,心知已布妥一座阵式,只要遭到危急,便可退人阵内自卫了。

  小飞当然也已听见了行至身后的玉娥之言,心知妻妾们的安危已然有了保障,因此心中已甚为放心。

  待耳闻“紫云真人”之言,心中冷笑的立即将手中锤、盾相互一撞,在震鸣声中,已然不屑的说道:“道长!不论往昔之人为何死在在下手中,也不管道长的真实来意如何,但是依江湖武林公理规矩,道长自是可代同道寻在下报仇,也可用任何理由与在下一战,因此在下也无须赘言争理了,只想请教道长欲与在下单打独斗,还是要依往昔惯例一拥而上?”

  “紫云真人”乃是纵横江湖武林数十年的老魔,何曾有人在自己面前如此猖狂?自此,闻言顿时心中大怒得怒叱著:“放肆旦凭贫道的名声,与你单打独斗已算是抬举了,不过…嘿!

  嘿!小子虽然狂妄,可是不屈不畏的心性,却挺对贫道的味口。”

  “紫云真人”话声一顿,突然朝两侧群雄说道:“你等既然公推贫道为首,一切就以贫道说了算数,待会儿贫道与这小子比划之时,不论胜负如何,你等皆不可插手。

  贫道胜了自是没话说,若是万一贫道败了,你等也不得再出手,否则便是与贫道为敌。除非是贫道离去之后,或是无力阻止,也只有任凭你等了。”

  话声一落,突然面对小飞一抖手中拂尘……

  然而小飞耳闻“紫云真人”之言后,突然心中一怔!尚未待“紫云真人”开口,已脱口说道:“啊?老道,你是说……我俩单打独斗之时,他们皆不得出手,而且不论此战胜负如何?”

  “哼!怎么?凭贫道的名声及地位,如此说有何不对吗?”

  “不……不!在下之意,若真是如此,老道!你比白道中的那个‘乾坤一剑’尚值得在下敬重。”

  “紫云真人”闻言一怔!顿时疑惑的问道:

  “咦?‘乾坤一剑’刘知达!小子,莫非在此之前,你曾与白道那个刘老儿会过面?”

  “并非之前,而是在一年多前,在下曾与‘乾坤一剑’在‘武夷山’山区见过一面,当时他自恃名声,要为江湖武林除害,因此一言不合之下,在下便与他交手拚斗,约莫一、二百招之后才休战……”

  但是话未说完,“紫云真人”已心中一惊的脱口问道:“甚么?你在一年多前,便曾与‘乾坤一剑’交手一、二百招,此事怎么从未曾听人说过?”

  小飞闻言,立即解释说道:“此事…因为当时仅有‘碧玉门’的路爷爷以及‘烈焰掌’曹爷爷,还有如今已是拙妻之一的路飞燕在场观战而已,并无其它人在旁,因此江湖武林并不知晓此事。”

  在场的黑
 

 
分享到:
千年荡妇潘金莲为什么讨男人喜欢
诸葛亮识人用人的七种方法揭秘
慈禧生活秘密事 洗澡洗脚要四个宫女待候
三字经73
三字经22
揭秘明朝哪位女人宫20天就被皇帝殉葬
西游记中的观音送画
在后宫,从皇太后到贵人,每日供应的粮肉、菜蔬数量都不同,更别说日常用度了。比如在清朝的后宫,皇贵妃每日可分到12斤猪肉,而贵妃就只能分到9.8近,妃9斤,而嫔则只有6.8斤。如果是茄子的话,皇贵妃每日可分得10个,贵妃和妃则分8个,嫔6分个。自然,像上图中这样与外国人合影,也只有有较高名位的后宫女子才有机会。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