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日月当空 >> 第一百零四~五章 风暴前夕

第一百零四~五章 风暴前夕

时间:2014/2/26 15:31:00  点击:2342 次
  龙鹰失声道:“不太差?大姐可知自己的反应多么热烈,搂得小弟差点气绝。”

    梦蝶“噗哧”娇笑,又喜又嗔的瞪着他道:“很久没见嘛!反应热情点有何稀奇?又不是没给你亲过,搂抱更象是家常便饭。不过给你亲饱了,再敢放肆,梦蝶会教你一尝不死印法的滋味,这是最后的jǐng告。”

    龙鹰探手往后,搂着她柔软的腰肢,退离舱壁,在她火热的左右脸蛋各亲一口,道:“有第一次便有第二次,大姐是无路可逃。哈!大姐的身体确是诱人至极。”

    梦蝶没好气道:“你还要搂多久呢?”

    龙鹰叹道:“最好是抱足一世,只恨现实是残酷的,多一个时辰如何?”

    梦蝶笑得花枝乱颤,将螓首埋在他宽肩去,道:“死小子!信不信我揍你一顿?立即放开我。”

    龙鹰讶道:“大姐竟真当小弟是胡诌的,眼前的确有个杀莫问常的机会,且是他自己送上门来,不用到处寻他。”

    梦蝶凑到他耳边去,柔声道:“就当大姐求你吧!人家受不了你的魔种呵!”

    龙鹰心神俱醉,梦蝶是破天荒第一次,表明对他已是情思难禁。

    龙鹰进入观风门,被羽林军截着,请他去见太平公主。龙鹰连忙赶往陶光园,侍婢将他直接带进公主让他看到她裸背的静室,道:“公主刚从西都回来,沐浴后会出来见鹰爷。”

    龙鹰自然而然到他一手制造出来的榴木太师椅坐下,接过女婢送来的香茗,边喝边等待。心忖公主会否想sè诱自己呢?整个静室只得一几一椅,她若想坐下,只好坐到自己的大腿来。

    想到这里,不由心中一热。

    女婢退出室外,留下他一个人独坐。抚椅追思,想起荒谷小屋的岁月,怀念起来。多么简单的生活,醒来后便往荒野跑,采野果,有时则到溪涧捕鱼,回家后练功睡觉,优哉游哉。

    门开,太平公主一身浴后香气的走进来,披着白sè棉袍。龙鹰敢肯定袍内除肚兜亵衣外,再没有其他蔽体衣物,隐见丰rǔ美腿,胜景无穷。

    她是否又在施展媚术?

    太平公主婷婷来到他身旁,坐入他怀里去,探出玉臂,缠上他的脖子,在他唇上香一口,美目生辉的道:“在西都。人人都在谈论你,说龙鹰是另一个『少帅』寇仲。”

    龙鹰目光下移,她一双雪白丰满的大腿在棉袍下襬分开下,完全暴露在他的魔目下。令他颇有惊心动魄的感觉。

    他控制不了双手,左手搂着她的蛮腰,另一手抚上她的大腿,同时暗叫不妙。被梦蝶激起的sè心,仍是方兴未艾,分外抵受不了尊贵公主的诱惑。

    幸好太平公主似有正事要说。神情端庄,秀眸澄明。

    在荒谷石屋,初见她时的惊艳感觉,仍是印象深刻。当时她虽蒙着面纱,但**的美丽线条,已足令他神摇魄荡。

    龙鹰有点不明白自己,是否因正坐着榴木椅,故不住想起往事。

    太平公主将他的手按在**上,不准他作怪,双目shè出责备的神sè,嗔道:“母皇随时会召我去见她,不要胡闹。”

    龙鹰道:“原来是你母皇派你到西都去。”

    太平公主若无其事道:“刚好相反,我是私下开溜,现在仍不知她会否治我叛逆罪。”

    龙鹰讶道:“明知如此,你到西都去干甚么?”

    太平公主软弱的伏入他怀里,叹道:“本殿需要一个像鹰爷般强壮的男人。”

    龙鹰没有误会她,因仍被她捉着大手,晓得她的意思只是希望有人让她可放心倚赖,亦突显她孤立无援的处境。不由心生怜惜,道:“发生了甚么事?”

    太平公主轻轻道:“上清派的派主无姤子忽然暴毙,死得不明不白,令天师道的席遥几乎成了道尊之位唯一够资格的当选人,此人一直与法明暗中勾结,若给席遥坐上道尊之位,道佛两门,将尽入母皇手上,母皇下一步会将武承嗣捧上太子之位,两位皇兄命危矣。”

    龙鹰不解道:“既然如此,为何公主又肯为法明穿针引线,让你母皇与法明妥协和解?”

    太平道:“你的消息很灵通。表面看来是由人家穿针引线,事实上却是母皇向法明暗送秋波。武懿宗坐上戍军大统领之位后,第一件事是调走净念禅院附近的驻军,解除对禅院的威胁,法明还不识相吗?人家只是做个顺水人情。”

    龙鹰道:“席遥坐上道尊之位,会带来甚么灾难?其他道门诸派,反对他的该大有人在。”

    太平道:“他的情况有点像法明,虽不能令道门诸派人人心服,却受到母皇支持,天下信奉道教的群众,亦以他为尊。只要想想举国之民,不信佛便信道,他和法明的影响力是多么可怕。母皇若非一意捧武承嗣为太子,绝不容他们居于道佛两门的至尊之位。”

    龙鹰道:“无姤子怎会这么轻易被人收拾?”

    太平道:“肯定是法明偷偷潜入西都,在上清派内激ān的安排下,觑准时机杀害无姤子,令上清派陷入空前大乱。杀无姤子后,法明又返回净念禅院,然后打锣打鼓的公然到西都,美其名为宣扬佛法,实质则是为席遥造势。”

    龙鹰不解道:“弄了这么久,仍未选出道尊吗?”

    太平道:“这是道门的传统,须守候七七四十九天,看坐化的前道尊归元真人的身体,会否转化为金刚不坏之身,证明他得成正果,才为他装金身,并举行盛大仪式,供奉他在太清宫内,与三清并列仙班。然后进行推选继位的新道尊。”

    龙鹰抽回大手,摸索太平环腰的玉带,兴致盎然的道:“归元真人有化为金刚不坏之体吗?”

    太平道:“真神奇!他的遗体没有丝毫腐朽之象,只象是安详地在打坐。”

    龙鹰单手解下她的带扣,将她的玉带挪走,搭在椅柄。

    太平颤声道:“你在干甚么?”

    龙鹰将她的棉袍脱下来,任袍子滑落椅旁地上,登时满目chūnsè,太平公主肉光致致的粉臂**,丰满的胸肌和滑不溜手的香背,暴露无遗,只剩下亵裤和丝质的红肚兜。

    龙鹰由衷的赞美道:“公主的身体真迷人。”

    太平公主“嘤咛”一声,搂紧他抗议道:“人家在说正事呵!”

    龙鹰一手抚她光滑的玉背,另一手摸她修长丰满的大腿,笑嘻嘻道:“你说你的正事,小弟办我的正事,有何相干?”

    太平大嗔道:“不准解人家其他的东西。”

    龙鹰故作不解道:“解甚么东西?公主是指这个小肚兜吗?”

    太平央求道:“饶了人家吧!人家现在不是这种心情呵?呵!”

    龙鹰停止活动,道:“你穿成这样来见小弟,摆明是来诱惑我,现在又推三推四,是否想我以后不理你?”

    太平咬着他耳朵道:“千万不要不理人家,现在我只信任你一个人,也只有你可对抗母皇,可以分别在朝廷和江湖抗衡她。”

    又轻呼道:“帮我!”

    龙鹰道:“他nǎinǎi的!这种事非纯凭武力可以解决。道尊的正式推选,何时举行?”

    太平道:“在整件事起着关键作用的是关中剑派的派主丘道约。由于关中剑派出了个万仞雨,且由他斩下孙万荣的首级,令关中剑派影响力大增,稳为中土各派之首,母皇更指定以后羽林军、御前和禁卫的首席教头,必须由关中剑派
 

 
分享到: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1
三字经51
江南·江南可采莲 (汉)汉乐府
古中国腐败记录 清朝官员黑色收入是工资的19倍
卖火柴的小女孩
古代中国太监不为人知的血泪史1
荒淫皇帝:结婚当晚跑去逼奸守寡嫂子
中国历史上“色”服两代君王的最强势女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