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日月当空 >> 第一百零四~五章 风暴前夕

第一百零四~五章 风暴前夕

时间:2014/2/26 15:31:00  点击:1900 次
  龙鹰失声道:“不太差?大姐可知自己的反应多么热烈,搂得小弟差点气绝。”

    梦蝶“噗哧”娇笑,又喜又嗔的瞪着他道:“很久没见嘛!反应热情点有何稀奇?又不是没给你亲过,搂抱更象是家常便饭。不过给你亲饱了,再敢放肆,梦蝶会教你一尝不死印法的滋味,这是最后的jǐng告。”

    龙鹰探手往后,搂着她柔软的腰肢,退离舱壁,在她火热的左右脸蛋各亲一口,道:“有第一次便有第二次,大姐是无路可逃。哈!大姐的身体确是诱人至极。”

    梦蝶没好气道:“你还要搂多久呢?”

    龙鹰叹道:“最好是抱足一世,只恨现实是残酷的,多一个时辰如何?”

    梦蝶笑得花枝乱颤,将螓首埋在他宽肩去,道:“死小子!信不信我揍你一顿?立即放开我。”

    龙鹰讶道:“大姐竟真当小弟是胡诌的,眼前的确有个杀莫问常的机会,且是他自己送上门来,不用到处寻他。”

    梦蝶凑到他耳边去,柔声道:“就当大姐求你吧!人家受不了你的魔种呵!”

    龙鹰心神俱醉,梦蝶是破天荒第一次,表明对他已是情思难禁。

    龙鹰进入观风门,被羽林军截着,请他去见太平公主。龙鹰连忙赶往陶光园,侍婢将他直接带进公主让他看到她裸背的静室,道:“公主刚从西都回来,沐浴后会出来见鹰爷。”

    龙鹰自然而然到他一手制造出来的榴木太师椅坐下,接过女婢送来的香茗,边喝边等待。心忖公主会否想sè诱自己呢?整个静室只得一几一椅,她若想坐下,只好坐到自己的大腿来。

    想到这里,不由心中一热。

    女婢退出室外,留下他一个人独坐。抚椅追思,想起荒谷小屋的岁月,怀念起来。多么简单的生活,醒来后便往荒野跑,采野果,有时则到溪涧捕鱼,回家后练功睡觉,优哉游哉。

    门开,太平公主一身浴后香气的走进来,披着白sè棉袍。龙鹰敢肯定袍内除肚兜亵衣外,再没有其他蔽体衣物,隐见丰rǔ美腿,胜景无穷。

    她是否又在施展媚术?

    太平公主婷婷来到他身旁,坐入他怀里去,探出玉臂,缠上他的脖子,在他唇上香一口,美目生辉的道:“在西都。人人都在谈论你,说龙鹰是另一个『少帅』寇仲。”

    龙鹰目光下移,她一双雪白丰满的大腿在棉袍下襬分开下,完全暴露在他的魔目下。令他颇有惊心动魄的感觉。

    他控制不了双手,左手搂着她的蛮腰,另一手抚上她的大腿,同时暗叫不妙。被梦蝶激起的sè心,仍是方兴未艾,分外抵受不了尊贵公主的诱惑。

    幸好太平公主似有正事要说。神情端庄,秀眸澄明。

    在荒谷石屋,初见她时的惊艳感觉,仍是印象深刻。当时她虽蒙着面纱,但**的美丽线条,已足令他神摇魄荡。

    龙鹰有点不明白自己,是否因正坐着榴木椅,故不住想起往事。

    太平公主将他的手按在**上,不准他作怪,双目shè出责备的神sè,嗔道:“母皇随时会召我去见她,不要胡闹。”

    龙鹰道:“原来是你母皇派你到西都去。”

    太平公主若无其事道:“刚好相反,我是私下开溜,现在仍不知她会否治我叛逆罪。”

    龙鹰讶道:“明知如此,你到西都去干甚么?”

    太平公主软弱的伏入他怀里,叹道:“本殿需要一个像鹰爷般强壮的男人。”

    龙鹰没有误会她,因仍被她捉着大手,晓得她的意思只是希望有人让她可放心倚赖,亦突显她孤立无援的处境。不由心生怜惜,道:“发生了甚么事?”

    太平公主轻轻道:“上清派的派主无姤子忽然暴毙,死得不明不白,令天师道的席遥几乎成了道尊之位唯一够资格的当选人,此人一直与法明暗中勾结,若给席遥坐上道尊之位,道佛两门,将尽入母皇手上,母皇下一步会将武承嗣捧上太子之位,两位皇兄命危矣。”

    龙鹰不解道:“既然如此,为何公主又肯为法明穿针引线,让你母皇与法明妥协和解?”

    太平道:“你的消息很灵通。表面看来是由人家穿针引线,事实上却是母皇向法明暗送秋波。武懿宗坐上戍军大统领之位后,第一件事是调走净念禅院附近的驻军,解除对禅院的威胁,法明还不识相吗?人家只是做个顺水人情。”

    龙鹰道:“席遥坐上道尊之位,会带来甚么灾难?其他道门诸派,反对他的该大有人在。”

    太平道:“他的情况有点像法明,虽不能令道门诸派人人心服,却受到母皇支持,天下信奉道教的群众,亦以他为尊。只要想想举国之民,不信佛便信道,他和法明的影响力是多么可怕。母皇若非一意捧武承嗣为太子,绝不容他们居于道佛两门的至尊之位。”

    龙鹰道:“无姤子怎会这么轻易被人收拾?”

    太平道:“肯定是法明偷偷潜入西都,在上清派内激ān的安排下,觑准时机杀害无姤子,令上清派陷入空前大乱。杀无姤子后,法明又返回净念禅院,然后打锣打鼓的公然到西都,美其名为宣扬佛法,实质则是为席遥造势。”

    龙鹰不解道:“弄了这么久,仍未选出道尊吗?”

    太平道:“这是道门的传统,须守候七七四十九天,看坐化的前道尊归元真人的身体,会否转化为金刚不坏之身,证明他得成正果,才为他装金身,并举行盛大仪式,供奉他在太清宫内,与三清并列仙班。然后进行推选继位的新道尊。”

    龙鹰抽回大手,摸索太平环腰的玉带,兴致盎然的道:“归元真人有化为金刚不坏之体吗?”

    太平道:“真神奇!他的遗体没有丝毫腐朽之象,只象是安详地在打坐。”

    龙鹰单手解下她的带扣,将她的玉带挪走,搭在椅柄。

    太平颤声道:“你在干甚么?”

    龙鹰将她的棉袍脱下来,任袍子滑落椅旁地上,登时满目chūnsè,太平公主肉光致致的粉臂**,丰满的胸肌和滑不溜手的香背,暴露无遗,只剩下亵裤和丝质的红肚兜。

    龙鹰由衷的赞美道:“公主的身体真迷人。”

    太平公主“嘤咛”一声,搂紧他抗议道:“人家在说正事呵!”

    龙鹰一手抚她光滑的玉背,另一手摸她修长丰满的大腿,笑嘻嘻道:“你说你的正事,小弟办我的正事,有何相干?”

    太平大嗔道:“不准解人家其他的东西。”

    龙鹰故作不解道:“解甚么东西?公主是指这个小肚兜吗?”

    太平央求道:“饶了人家吧!人家现在不是这种心情呵?呵!”

    龙鹰停止活动,道:“你穿成这样来见小弟,摆明是来诱惑我,现在又推三推四,是否想我以后不理你?”

    太平咬着他耳朵道:“千万不要不理人家,现在我只信任你一个人,也只有你可对抗母皇,可以分别在朝廷和江湖抗衡她。”

    又轻呼道:“帮我!”

    龙鹰道:“他nǎinǎi的!这种事非纯凭武力可以解决。道尊的正式推选,何时举行?”

    太平道:“在整件事起着关键作用的是关中剑派的派主丘道约。由于关中剑派出了个万仞雨,且由他斩下孙万荣的首级,令关中剑派影响力大增,稳为中土各派之首,母皇更指定以后羽林军、御前和禁卫的首席教头,必须由关中剑派推荐的弟子出任。勿要奇怪母皇为何要助长关中剑派的威风,这是她一贯的手段,令各教各派出现权力上的制衡,不会令其中任何一方势力独盛。”

    龙鹰心忖,说到玩手段,自己真不是她的对手,只是放生法明的一着,正是针对自己的声威而发,令他立陷下风劣势,更不能失去她的支持。他的娘,除了领军打仗外,其他方面他都是望尘莫及。

    太平道:“在一些道门派系的支持下,丘道约力主因无姤子之死,必须把推选之期延至下月,我们还有二十多天的时间。”

    又道:“龙鹰呵!帮人家想办法好吗?嘻!你是世上最多鬼主意的人。看!太平不是给你玩弄于股掌之上吗?”

    龙鹰用手托着她巧俏的下颔,先痛吻一番,笑道:“我很快会到西都去,到时看清情况,再随机应变。”

    此时俏婢来报,武曌命太平到贞观殿去见她。

    小婢离开后,龙鹰双手立即不规矩起来,道:“你晓得上官婉儿到了哪里去吗?”

    太平给他摸得全身泛红,诱人至极,却没有任何反抗,还不住扭动娇躯,呻吟道:“与法明和解后,母皇立即派出上官婉儿,到房州去见三皇兄,会有甚么好事呢?当然是jǐng告他不要和江湖人物来往。龙鹰呵!你现在是于最不恰当的时候,做最不恰当的事呵!”

    龙鹰将她拦腰抱着站起来,笑道:“老子现在是报你只准我看一半的一箭之仇。明白吗?”

    与公主分手后,龙鹰到大宫监府找胖公公,两人到偏厅说密话。听罢最新的发展,胖公公道:“到长安后,你直接去找法明谈判。”

    龙鹰失声道:“我和他还有甚么好说的?”

    胖公公哂道:“你这小子真不长进,到神都混了这么久,一点不懂玩政治。”

    龙鹰抓头道:“小子拿甚么去和他谈判?谈些甚么?难道逼他不让席遥去选道尊吗?”

    胖公公好整以暇道:“谈甚么都可以,目的是不让席遥独大,最后席卷天下道门。”

    龙鹰道:“这个谁都晓得,问题在法明现在有武曌在背后撑他,他根本不放我在眼内。”

    胖公公笑道:“他真的可以不放你在眼内吗?”

    龙鹰叹道:“他为何要放我在眼内?纯比武功,我仍奈何不了他。”

    胖公公从容道:“他肯定答应了明空,不会向你动武,所以这不是武功上谁高谁低的问题,而是影响力的问题。你已成了法明、席遥外另一股异军突起的力量。只要想想自己成为了另一个‘少帅’,你便可知自己能发挥的影响力。”

    稍顿续道:“还有!就是你对明空的影响力。现在玩的是另一种游戏,依然是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显出你邪帝的本sè来,你并非明空的手下,而是她尊敬的伙伴。”

    龙鹰点头道:“我开始有点明白了。”

    离开大宫监府,已是rì落西山的时候。龙鹰记挂娇妻,返甘汤院去。吃晚膳时,不得不向人雅等说出三天后动身到长安去的事,还坦言会带小魔女去。

    人雅欣然道:“国老的千金,我们听得多哩!近数月宫内还盛传她爱上我们的夫君大人。”

    丽丽道:“夫君何时让我们见她呢?她是众所公认的美女呵!”

    龙鹰讶道:“我回来后屁股尚未坐热,又要离开你们,连我自己都感到心不安。你们却……”

    秀清截断他道:“胖公公多次向我们说,由于你身分特殊,这几年会四处奔波,着我们心中有准备,千万不要令你牵挂。夫君放心去做你的事,我们会乖乖在家做好妻子的本分。”

    人雅媚笑道:“不过这三天你要好好陪我们。”

    龙鹰嘻皮笑脸道:“是三晚。哈!”

    次rì一早醒来,龙鹰守诺带她们到城外策马玩乐,兴尽后送她们回甘汤院,立即去御书房见武曌。

    武曌因早朝延长,未能依时来御书房。龙鹰遂埋首疾书,将《道心种魔**》最后一篇《魔仙》默写出来。

    这是全书最短的一篇,只有百来句千多字,且晦涩难解,显然纯属理论性的揣测探究,缺乏经验上的支持。龙鹰也是一知半解,似明非明。向雨田在卷终处注了“破碎虚空”四个蝇头小字,更令他感到莫测高深。

    完成《道心种魔**》上下两卷后,他颇有将已成灰烬的秘卷还魂的奇异滋味。见武曌仍龙驾未临,走出书斋。御园阳光漫天,龙鹰仿似由**的天地重回人世。

    荣公公迎上来道:“圣上有要事处理,命小人来告诉鹰爷。请鹰爷于黄昏时到贞观殿见驾。”

    龙鹰从牵雪儿而来的兵卫手上接过马缰,心忖甚么事如此急待武曌处理?答应一声,翻身上马。

    荣公公立在马旁道:“还有是梁王请鹰爷今天抽空到他在宫外的府第去,有事想和鹰爷商量。”

    龙鹰哈哈一笑。道:“想不到回宫后,忙过在北疆打仗。”

    策骑去了。

    离上阳宫后,龙鹰直赴国老府。尚未过天津桥,风过庭从后奔马追来,两人缓骑过桥。

    龙鹰道:“他们走了吗?”

    风过庭道:“昨天走的,累得神都的文武百官,人人无心正事。哈!”

    龙鹰笑道:“真夸大。回来后见过花秀美吗?”

    风过庭道:“万爷忙着去与聂大家温存,你老哥则是慰妻,只好由在下这个无所事事的人,去送他们兄妹一程。花秀美千叮万嘱,要你尽快到龟兹去,看来对你很有意思。”

    龙鹰哑然笑道:“不要诓我。公子才是她的知音人,她想见的是你而不是我。”

    风过庭双目shè出伤感的神sè,道:“她对我有好感也没用,恕过庭无福消受。”

    龙鹰忍不住问道:“如此美女,世间罕有,究竟是怎么样的一段往事,令公子如此伤心人别有怀抱,曾经沧海难为水呢?”

    风过庭苦笑道:“或许有一天我会告诉你,却不是现在此刻。仞雨正在国老府等待我们,正如小魔女所说的,在下已变成鹰爷的狐群狗党,你们的事也变成了我的事,且甘之如饴。”

    龙鹰道:“公子清楚现在的情况吗?”

    风过庭道:“昨晚崔玄暐来找我,说清楚了现在的情况。据传武承嗣透过张嘉福,正全力策动神都各阶层的头面人物,上书圣上,请圣上改立他为太子。”

    龙鹰骂道:“不识羞耻。”

    风过庭道:“很难怪责武承嗣,他只是明白见风转舵之道,晓得圣上的心意,遂对李旦的皇储之位提出挑战。现在尽忠和孙万荣被歼,突厥人凶焰被压,不趁此机会出来搞风搞雨,更待何时?”

    龙鹰叹道:“如此变化,确是始料不及。老子宁愿真刀真枪的到战场去,而不愿处于这种敌我难分的形势里。”

    风过庭道:“不论武氏子弟如何钻营,但他们最大的弱点,就是无德无能,拿不出任何能服众的东西,唯一口实是『自古天子未有以异姓为嗣者』的一句空口白话。如果今趟破契丹、挫突厥的是武承嗣或武三思,李旦早给扫出东宫外。”

    龙鹰哈哈笑道:“说得好!忽然间小弟又充满信心。哈!再问你一句,你老哥是否真的放过花秀美?”

    风过庭没好气道:“在下是她的知音人而非追求者,你若想得到她,过庭乐观其成。”

    龙鹰狠狠道:“真的不会后悔?”

    风过庭道:“既没有这个心,何来后悔可言?”

    龙鹰苦笑道:“这么都试探不出来,恐怕真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令小弟很为公子的未来幸福担心。”

    风过庭笑道:“在下不知活得多么痛快过瘾。到哩!”

    不知不觉,已来到国老府大门外。

    进入国老府,方晓得狄仁杰仍未回来,只有万仞雨在等待他们。

    三人到园子的亭内说话。

    龙鹰先向两人解说了现今的形势,最后道:“现在情况之凶险,比之战场犹有过之,皆因情况复杂,暧昧难明。”

    万仞雨一脸愤慨之sè,几乎破口大骂武曌,只因碍着风过庭的情面,压下怒火道:“终有一天,我们的大好江山,会败在武曌和她的武氏子弟手上。”

    风过庭忧心忡忡的道:“以无姤子的武功,也会被刺杀身亡。那代表任何人都可以被法明干掉。唉!我必须立即赶往西都去。”

    龙鹰知他担心闵玄清,道:“不是你去,而是我去,还要带着天天嚷着要闯荡江湖的小魔女。”

    万仞雨道:“那我们便一起去,索性大干特干,与法明和席遥来个大对决。”

    龙鹰道:“此事没法凭武力解决,西都等于神都,主事者换成武攸宜,如果我们动刀子,武攸宜不知多么高兴,可治我们以叛变之罪。”

    万仞雨苦笑道:“那就先到西都去,看情况再决定怎么办。”

    龙鹰胸有成竹道:“小弟最擅长以牙还牙之道,法明杀无姤子,老子便杀他的头号手下莫问常,一报还一报。”

    风过庭一头雾水道:“怎会忽然钻出个莫问常来?”

    龙鹰道:“现在法明最想杀的人是我,更晓得若静斋仙子到了长安去,我会不顾一切的赶往西都,法明怎肯放过如此良机?”

    风过庭道:“你刚才不是说过,法明已答应圣上不会向你动粗吗?”

    龙鹰道:“只要法明每天都在长安登坛说法,四大弟子又随侍在旁,便可把我忽然遇袭之事推得一干二净,圣上也难以将罪责降到他身上去。法明和莫问常都不晓得我是范轻舟,以为我不晓得莫问常和死士的存在。”

    万仞雨道:“莫问常和他的人很可能仍远在巴蜀。”

    龙鹰分析道:“莫问常夜袭青城山,已显示他奉法明之命,插手到道门的斗争里,所以当夜随他一起去的,有依附席遥的沈奉真同行。现在西都道尊之争,沈奉真绝不会缺席,莫问常当然会来凑热闹。法明和沈奉真在明,莫问常和他的死士在暗。若我估计无误,无姤子该是被法明和莫问常联手偷袭致死。”

    以“多情公子”侯希白之能,仍在法明和莫问常联手之下难逃一死,无姤子当然不能和侯希白相比,更逃不过他们的毒手。

    万仞雨道:“那我和公子更要陪你一起到西都去。”

    龙鹰道:“如你们陪小弟去,我的大计便不灵光,莫问常只好放弃对付我。”

    风过庭大吃一惊道:“若你只是一个人去,我反不担心,可是现在你是偕小魔女去,失去突围逃走的优势,与找死有何分别?”
  
  
 

 
分享到:
古代妓院潜规则揭秘 如何对付女客人
16 闻雷泣墓    王裒,  魏晋时期营陵(今山东昌乐东南)人,博学多能。父亲王仪被司马昭杀害,他隐居以教书为业,终身不面向西坐,表示永不作晋臣。其母在世时怕雷,死后埋葬在山林中。每当风雨天气,听到雷声,他就跑到母亲坟前,跪拜安慰母亲说:“裒儿在这里,母亲不要害怕。”他教书时,每当读到《蓼莪》篇,就常常泪流满面,思念父母。
打火匣
山楂
吴三桂令儿媳守寡三十年隐情
揭元朝第一嫖客笔下的西厢记性爱狂欢
古代富翁下场 沈万三砸了饭碗也没喂饱朱元璋
滁州西涧·独怜幽草涧边生 (唐)韦应物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