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日月当空 >> 第九十五章 从容定计

第九十五章 从容定计

时间:2014/2/26 15:25:59  点击:1716 次
  龙鹰向他道:“默啜是否对令妹有不轨之心?”

    荒原舞苦笑道:“他们还有甚么话说?”

    龙鹰道:“荒兄离开后,凝艳说会将你包括入必杀名单内,纵然能逃离战场,她手下的秘族战士,仍要追杀你。”

    风过庭道:“突厥人既对荒兄没有情义,荒兄和他们以后亦应两不相干。”

    荒原舞默然不语,双目射出伤感神色。众人跳下马背,让马儿好好休息。约一个时辰后,两骑从西而来,狂奔进营州城去。众人耐心等候,不到半个时辰,城门大开,以百计的契丹战士蜂拥而出,望松漠捷径奔驰而去。亦有战士从其他城门奔出来,加入大队,采同一方向。

    到城门关上,已是两个时辰后。

    万仞雨道:“多少人?”

    风过庭道:“在六万至六万五千人之间。”

    荒原舞道:“不!该是五万人,不少是供临阵换马的空骑。”

    龙鹰点头道:“荒兄看得很准。成功哩!轮到我们去攻打营州了。”

    天刚黑齐,雨势转大,狂风阵阵从海湾刮过来,三百多艘大周水师战船,从渤海驶入白狼水,直扑营州,卸下诸般攻城工具和过万兵员,同时攻打东、南、西三门。

    龙鹰等人和神鹰军,早泅过护城河,先由龙鹰等四人以强弓劲箭粉碎城上守军的意志,再以云梯登城。

    龙鹰身先士卒杀上墙头,大喝一声“龙鹰来了”,接天轰毫不留情的见人便杀,到万仞雨三人也在墙头战站稳阵脚,神鹰军源源不绝的登上城墙,敌人败势已成。

    留守城内的契丹战士不到三千人,其他近万人是老弱妇孺,哪是神鹰军的对手?到东门被夺。降下吊桥,大周军一拥而入,契丹人慌惶从尚未被围困的北城门夺门而逃。

    不到两个时辰,营州城重回大周皇朝之手。

    突厥的二万精锐,果如荒原舞所料,输得更快更惨。

    军上魁信于松漠捷径东出口的埋伏,因预先晓得龙鹰奇兵的行军路线,准备充足,于附近山野密林内,开辟多个藏兵点。把二万战士密藏起来,既可避过大周军的探子,且有把握避过风过庭爱鹰在高空上的眼睛。

    只要大周军进入捷径,他们将进入坡顶处距离适当的位置,待其小半人离开捷径的关键时刻,左右夹击,前方的主力军更是直接冲击,以一倍的优势兵力,对大周军展开毁灭性的攻击。

    整个行动完美无瑕。万无一失。

    岂知每天晨早拔营起行的大周军,在西出口外耽误一天,又派人在出口处设防,毫无进入捷径的意思。

    突厥人仍未生出警觉。以为连日行军后,休息一天,养好精神,才过捷径进入契丹人的势力范围。

    哪知道午夜时分。忽然契丹人大举来袭,登时阵脚大乱,进退两难。

    契丹人确是超卓的战士。直至离突厥人五、六里的短距离,始被突厥人惊觉,且是全面的进犯,以排山倒海之势狂攻而来。

    军上魁信把心一横,率大军冲进捷径,如意算盘是乘大周军猝不及防,加上夜色的掩护,以强大的兵力、优越的骑射和夜战之术,只要冲开缺口,遁往周营之西,随之而来如狼似虎的契丹人,将变成与大周军正面交锋,而他们则坐收渔人之利。

    怎晓得尚未到达西出口,数百条檑木从两边山坡滚下来,箭矢从前方和左右山坡雨点般洒至,大周军以突厥人想施诸他们身上的毒计,用之于突厥人身上。

    突厥人立即死伤惨重,乱作一团,不得不掉头迎战,冲往东出口,与兵力在他们一倍之上,有备而来,志切复仇的契丹人展开激烈的战斗。

    黑夜里契丹人杀得性起,哪有闲暇计较对方是甚么人。军上魁信见势不妙,与战力超强的秘族战士,加上五千本族人,成功突围北遁。其他人几乎全军覆没,只得数百人逃出生天。

    也如龙鹰之料,孙万荣在往新城的一带地域布有伏兵,在他以烽火知会下,对军上魁信和凝艳迎头痛击,最后凝艳在军上魁信、三十多个秘族和突厥战士拚死保护下,突围逃生。

    此役突厥损失惨重,痛失二万精锐,令其短期内再难有大作为。孙万荣亦好不了多少,折损八千多人,令兵力从五万二千多人骤减至四万四千人,还不计伤者和营州被破的兵员损失。直到从营州逃出来的人向他报上营州被夺的坏消息,他才如梦初醒,晓得中了龙鹰借刀杀人、一石二鸟的计。以他的坚强,亦吓至魂不附体,率众逃返新城去。

    娄师德等收到消息,举军欢腾,并知会其他各路军,全速往营州推进。

    方均的一万精兵,没损一个人的穿过捷道,就在捷道外的战略地点,广设塞垒,将捷道置于绝对控制下。

    不到十天工夫,大周军已将战线从长城推前往北数百里。曾不可一世的孙万荣亦到了势穷力蹙,日暮途穷的境况。

    营州、都督府、内议厅。

    娄师德、张九节、郭元振、杨玄机、方均、万仞雨、风过庭和龙鹰举行收复营州后最重要的机密会议。

    荒原舞始终是外人,不能参加。

    娄师德感慨的道:“在鹰爷来前,每次开会议,都在担心会少了些熟悉的脸孔,只有今天我完全没有这个担心。”

    万仞雨道:“我们定要乘势追击,直捣契丹新城。以我们现时的兵力,可把新城重重围困,令孙万荣无路可逃。”

    杨玄机含笑道:“我想听鹰爷的指示。”

    龙鹰笑道:“孙万荣已无路可逃,南面被我们封锁,北面是刚被他宰掉二万精锐的突厥人,奚国、霫国都没有人敢收留他。不过他手下儿郎能战者仍达四万人,加上新城和松漠都督府,非是没有一战之力。人说穷寇莫追,我认为不值得为他而牺牲大量兵员。”

    又道:“我要赢,但却要赢得漂漂亮亮,四两拨千斤,不用花气力,且要为长远的将来做打算。”

    然后向万仞雨笑道:“以下棋来说,现在到了收官子的最后阶段,大局虽定,但如在最后占地上大得便宜,会令胜果大为改观。”

    万仞雨听得舒服,笑骂道:“你这小子,暗讽我的棋艺差劲,何时我们在棋盘上来个决战,看谁高谁低?”

    娄师德道:“顺带提醒鹰爷一句,这两天你最好亲自撰写收复营州的经过,让我送返神都让圣上过目。她说看你的报告,便像听人说紧张刺激的故事。”

    众人大笑起来,气氛融洽轻松。

    风过庭道:“龙小子对说故事自有一手,否则不会哄得这么多漂亮娘儿投怀送抱,这方面我们都该向他学习。”

    娄师德叹道:“回神都后,我定要到芳华阁昏天昏地的过一段好日子。”

    转向张九节道:“圣上要升调你到成都当剑南节度使,九节有兴趣吗?”

    张九节大喜,离座跪地向着南方,大呼“谢主隆恩”。

    气氛更炽热了。杨玄机等虽仍未有着落,均知武曌龙心大悦下,不会薄待他们。

    万仞雨向龙鹰道:“又在卖关子了,快说出来。”

    龙鹰好整以暇道:“假设我们继续推进,孙万荣会怎么做?突厥人和奚人又如何反应?”

    饶乐就在营州之西,隔着土护真河,唇亡齿寒,奚人的意向,在歼灭孙万荣的战争中,举足轻重。

    杨玄机是精通军事的人,道:“孙万荣绝不会让我们将他的新城重重围困,而会倚城一战,凭着对山川形势的熟悉,以高明的战术和策略,与我们狠战一场,绝地反击。一旦我们求胜心切,会落入他的圈套。”

    风过庭笑道:“幸好鹰爷比他更奸!”

    众人控制不住的狂笑。

    龙鹰骂道:“你这小子,竟趁机来损我。不过我的确不是好人,引得孙万荣全面反攻,好让默啜可拿他的新城泄愤。”

    郭元振点头道:“此为上上之计。”

    龙鹰佩服道:“国老和张柬之的确没看错你老兄。在我们所有人中,最沉得住气的正是老兄你,表面看似无赫赫之功,皆因你从不出错,交到你手上的事没有一件不是办得妥妥当当,绝不急于立功和表现。如果娄老不反对,我想将与孙万荣周旋的指挥权,完全交托郭老兄手上。”

    众人包括郭元振在内,都心中惊讶的瞧着他,眼光全在询问他会去干甚么事。

    龙鹰续道:“我还留下风公子伺候你老兄,凭他的神鹰令孙万荣的人无所遁形。你的军事目标是要逼孙万荣来一场他们自以为最擅长的平野大会战,那时孙万荣的死期也到了。”

    又沉声道:“我绝不会让孙万荣有公平决战的机会。”

    万仞雨忍不住道:“你自己又干甚么呢?”

    龙鹰道:“我要尽歼默啜来攻打新城的兵员,令他在一段长时间内不敢南下,争取让我们从容部署的珍贵光阴。”

    张九节皱眉道:“他的二万精锐在我们和契丹人前后夹击下,全军尽墨,默啜是哑子吃黄连,有苦自己知,没法怪责我们。可是若我们公然攻击突厥人,会令他没法下台,只能以全面战争来解决,这是圣上一直想避免的事。请鹰爷三思。”
  
  
 
 

 
分享到:
唯一让曹操伤感落泪的女人
岳飞吴国楚平王《大唐西域记》通缉令文化
牡丹花仙9
周总理
牛郎织女传说是西方情人节的源头
曹操一生到底娶了多少个老婆
真实妲己:与商纣王相爱并非荒淫无度
森林里的小屋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