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日月当空 >> 第三卷 第一章 天作之合(下)—爱情赌约(上)

第三卷 第一章 天作之合(下)—爱情赌约(上)

时间:2014/2/25 18:39:38  点击:2187 次
  由皇城至洛南之间的洛河河段,洛水开岔为三道水流,黄道桥、天津桥和星津桥自北而南雄跨三道水流之上,形成三桥连珠之局,其中以天津桥最宏伟壮观。三桥各有名称,但神都人统称之为天津桥。

    蹄声自后而至。

    龙鹰只用鼻子嗅嗅,已知来者何人,心中奇怪,小魔女大姐每次出巡,总是前呼后拥,为何今天会落单?

    “可恶小子!”

    龙鹰装作听不见。

    “死龙鹰!”

    龙鹰哈哈一笑,转过身来,俏丽无伦的娇美少女早甩蹬下马,手牵马儿迎面而至,一副大兴问罪之师的声势。

    待她来至身旁,龙鹰与她并肩步上天津桥,道:“藕仙小姐的跟班到哪里去了?”

    狄藕仙没好气道:“一个两个全是没用鬼,十来招不是刀崩便是剑折,真不知他们凭甚么行走江湖,有甚么资格跟着我?”

    接着兴奋道:“你现在有没有空,找个地方让我好好教训你。”

    龙鹰好整以暇道:“高手过招,怎可以随便,当然须约期决战,而不是说打就打,对吗?”

    狄藕仙皱眉道:“这算哪门子的规矩?人家现在手痒嘛!”

    龙鹰忙道:“临急临忙怎去张罗神兵利器,大姐也不好意思要小弟空手对你的神山之星吧。不如这样……噢!到了。”

    此时两人来至天津桥的最高点,两边洛河尽陷茫茫雨雪中。兼之行人疏落,嗅吸着她迷人的体香,看着她绝世娇容,与她不用脑袋的东拉西扯,确是迷人至极。

    狄藕仙大奇道:“到了甚么?”

    龙鹰恭敬道:“禀上小魔女大姐,是到了小弟赴约的拉牛牛。”

    狄藕仙一头雾水道:“难道你因本姑娘找你试剑吓疯了你。哼!不理这么多,快说出决战的时间地点。否则绝不轻饶。”

    龙鹰大感与她调笑其乐无穷,道:“换言之,假若本可恶小子不说出时间地点。大姐的下半辈子将会和我没完没了的。哈!真爽!”

    小魔女狄藕仙粉脸升起两朵令龙鹰惊心动魄的红晕,踩足大嗔道:“你说不说!”

    龙鹰深明对这俏秀美人儿适可而止的策略,忙道:“说!说!人约黄昏后。明天我们先找个可看到日没的好地方,吃顿便饭,当然由龙某请客。”

    狄藕仙耳朵烧红起来,咬着香唇狠狠道:“谁陪你去吃饭,你只是给本姑娘试剑用的。”

    龙鹰大乐道:“大姐有所不知,试剑前不吃饭何来气力挡大姐的剑,所以是必需的。”

    狄藕仙踩足道:“算你有道理,然后到哪里试剑。”说毕连玉颈都被红霞征服了。

    龙鹰见她一副发热发亮,香喷喷的诱人模样,登时忘掉一切。试探道:“怎可以这么急,刚吃饱便去打生打死,岂是养生之道?靠近点,让我告诉你一个好地方。”

    狄藕仙一脸怀疑的靠近少许,戒备的道:“不要耍花样。若你再令我中招,今次我会去向圣上告发你。”

    龙鹰凑到她小耳旁,以微仅可闻的声音道:“我们先到上阳宫洛滨的曲折长廊手拉手漫步,来回一匝,然后到宫内的御园决一生死,包保精彩好玩。”

    狄藕仙担心道:“惊动了圣上怎么办?”

    龙鹰见她一点不计较两手相牵这最关键的环节。乐不可支的道:“没问题,小弟早上见圣上时先向她申请批准的圣旨。哎哟!”

    狄藕仙收回重击他小腹的香拳,笑得美目睁不开来,活像个迷死人的小妖精,开怀道:“还不真的中招,你当本姑娘像你般愚蠢吗?你那些第十八流的哄无知少女伎俩,竟敢用在本姑娘身上,卷铺盖去睡街吧!亲了人还不心足,又要来拉手拉脚的。我警告你,你若不肯乖乖给我试剑,本姑娘就去告诉爹,让他知道女儿给人轻薄了。”

    龙鹰掩肚呻吟道:“既然如此,老子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自己去找你爹,告诉他我不但亲了他女儿的小嘴,还侮辱了她,所以她已是本小子的人,不嫁我便嫁不出去。”

    两人对望一眼,都忍不住放声大笑。

    狄藕仙喘着气道:“侮辱?亏你说得出口。”

    龙鹰笑得泪水呛了几滴出来,辛苦的道:“你既不肯守我们两人间的秘密,我便来个小事化大,看吃亏的是谁。老子没时间哩!快说,究竟有没有胆子接受决战的时间地点和方式?”

    狄藕仙喜翻了心儿的扭腰道:“怕你吗?与你这种低手决战不需任何胆量,本姑娘知道哪个地方可边用膳边看日落,明天酉时末我就在这里等你,若见不到你张罗得兵器,我会砍掉你的臭头……”

    龙鹰接下去道:“让你以后亲不到人家香喷喷的小嘴,虽然最大的损失是本姑娘。”

    狄藕仙噗嗤笑道:“真给你活生生气死,臭美!”

    又道:“站在这里成甚么体统,走下去呵!”

    龙鹰一个倒翻,跃离桥顶,落到下方经过的大船去,抱拳道:“后会有期。”

    狄藕仙呆瞪着他,瞧着他随船远去,始终说不出半句话来。

    龙鹰感应到端木菱的仙胎,遂于洛水南陆登岸,有如得到指路明灯般,展开身法,进入岸旁的山林区。

    此时雨雪停止,天气转佳,沿途山崖峻峭,石秀泉清,密集成林的参天古木雪铺霜挂,遮天蔽日,想起可在如此幽深雅致的胜景灵地会仙子,魔心变成了一团燃着了的烈焰。

    过去几天由于一波接一波的人与事,稍有空闲则在思索与武曌秘而不宣、似无还有的斗争。可是来自静斋出尘脱俗的仙子,始终在他内心深处占上一个席位,好像有一根无影无形的红线将他们系在一起。

    她的美丽与众不同,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那种不食人间烟火般的雅淡飘逸,打从看到她的第一眼,已深深镌刻在他的魔心里。

    犹记得与她在观风殿外的初遇。伴随她而来的氤氲仙气攫紧了他的心灵,受激的魔种使他不像其他人因她的仙姿妙态生出自惭形秽之心,反感到她妩媚性感至极。实是任何男性梦寐以求的神物。故而后来与万仞雨说起端木菱,便摆明车马非得到她不可。

    他不但要得到她的仙心,还要得到她的仙躯。其他什么她是修天道的女子、方外之人,全不在考虑之列。

    隐隐中他感到这是仙胎魔种既排斥又吸引的效应。在魔门史上,只有向雨田和他练成了种魔**,向雨田一生不近女色,当然也和他那时代的静斋仙子无缘,所以现在他和端木菱的仙魔之争,肯定是史无前例。没有人可对他们的将来做出预言,也没有任何人可猜测到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林间现出小路,龙鹰沿路寻去,不一会一座宁逸平和的庵堂出现眼前。

    龙鹰大为讶异。因为除端木菱外,他再感应不到其他人。

    百思不解时,端木菱在他的心灵版图消失无踪。

    龙鹰大吃一惊,如此收发由心的仙功妙法,是他从未想过的。如果只有她感应到自己,而他却感应不到她,那一旦反目成仇,端木菱会变成他无法躲避的“仙患”。

    据向雨田所言,只有臻达第十重功法的“魔极”,魔种方可完全敛收。不让其被有禅心的高人感应探测。而现在的自己显然离此甚远。

    他隐隐晓得不妙,端木菱这般做当然不是友善的表示。

    他再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就像在佛堂初见武曌的情况,又或如昨夜对上法明。

    深吸一口气后,龙鹰硬着头皮,步进庵堂。

    长方形的迎客室内,端木菱安坐方形桌子的一边,另一边是虚位以待的椅子,她造型高古的佩剑横搁桌面,似要与另一方的坐者切割出楚河汉界。

    明亮深邃的眼睛看着龙鹰在桌子另一边坐下,有点慌了手脚似的从囊中掏出五两黄金,一排放在桌面处,与她的佩剑成双成对,晶莹如玉的花容不见丝毫波动。

    上一次是远观,今回是近看,更是乖乖不得了,仿如至深至甜梦境里缥缈难测的女神,终于现踪于凡尘之中。

    龙鹰晓得自己的魔种在她钟天地灵气的仙目注视下,不单魔心失守,且是溃不成军。论境界,他仍远比不上她。

    龙鹰叹道:“端木仙子是否想取小弟之命?”

    端木菱弯月似的秀眉轻轻蹙聚,淡然自若道:“我是凡人一个,受不起仙子的称谓。”

    还是首次听到她毫不掩饰下空山灵雨般清甜天籁似的语音,令龙鹰感到自己被引带穿越九重之天,置身遥远和平时可想不可即的仙域,听着陌生但动人的仙言。一时心神皆醉,冲口而出道:“嫁我!”

    话出口方知糟糕,但已收不回来,连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说出如此时、地、情均不合适的妄言。不由记起也曾对她说过类似的话的花间美人儿。

    出奇地,端木菱如不波止水,不见丝毫应有的不悦,平静的道:“东汉明帝夜梦金人,遂兴起遣人往西域求佛法之心,至大月氏得遇天竺大德高僧竺法兰和摄摩腾,以白马驮经返回洛阳,建立白马寺宏扬佛法,为中土第一座佛寺。自此天竺高僧陆续到中土进行译经,其中对中土武林最有影响力是《安般守意经》和《阴持入经》。前者为习禅之法,讲呼吸守意,与道家吐纳炼丹之术吻合至天衣无缝;后者讲佛教名数,涉及宇宙人生的关系,以无上意识为本元,令当时武林耳目一新,胸怀扩展。白马寺亦成为佛门圣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拉牛牛(la66.)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分享到:
唐朝美妓女
太平天国除洪秀全外不允许夫妻同居
刘备用什么手段让诸葛亮为他卖命一辈子
李鸿章一生最耻辱时刻 白挨日本人一枪还遭国人骂
始春秋 终战国 五霸强 七雄出64
乡愁 余光中2
多话的乌龟1
古代皇帝如何管理自己的三宫六院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