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日月当空 >> 第十一章 今夕何夕(下)—天之骄女(上)

第十一章 今夕何夕(下)—天之骄女(上)

时间:2014/2/25 13:26:06  点击:1883 次
  自结魔后,龙鹰最明显的进步是感官上触角和灵敏度的提升,令他拥有以前梦想不到的超凡能力。只是听觉和嗅觉,比用眼睛去看更清晰。

    生命的所有秘密宛如一个个的锁,而魔种则是开启这些锁的钥匙,可是佛堂内的女皇帝却是首个他没法打开的锁。

    嗅不到任何气味、听不到任何声息,完全感应不到她、掌握她。她彷佛坐在那里,但却只是徒具形相的幻影,如此魔功,确臻出神入化的至境。

    龙鹰看得遍体生寒。

    “赐坐!”

    他头皮发麻的进入佛堂,见到离她五步许处放置了另一个蒲团,只好就蒲团学她般盘膝坐下,心忖此时的她活像暗夜里出没美丽尊贵的厉鬼,随时可追魂索命,逃都逃不了。

    武琞容色一黯,俏脸现出一闪即逝不可名状的哀伤,似是忆起生命中某段令她神伤魂断的往事,轻柔的道:“冥冥之中,自有主宰口龙先生或会奇怪为何仙居院内不见有人,事缘今天是朕一个至亲至爱尊长的忌rì,每年今夜朕会独自静处。她的恩情朕永远报答不了,唯一可以做的是完成她将天魔册十卷收归于一的心愿,龙先生愿助朕玉成此事吗?”

    她说话的声音低沉温婉、悦耳动听,不含丝毫威凌天下的气焰,且有种沧桑历尽,娓娓道来的感染力,本身已教人难以拒绝。

    龙鹰没想过她竟会对自己如此客气,且带点央求的味儿,不过如果自己断言拒绝,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若她所言属实,今夜的会面确巧合至令人心寒,难怪她说冥冥之中,自有主宰。

    恭敬答道:“圣上着小民何时动笔,小民何时动笔。

    事实上他是有恃无恐,只要不将向雨田的批注一并默录出来,包保武琞练不成种魔大法。同时生出奇怪的感觉,身处的佛堂宛如武琞于宫阙的繁嚣之外,犁耕出自己幽秘的净土,只有在这里,她方可做回真正的自己。

    武琞露出犹如射破yīn云一抹阳光般的笑意,顿然令她的花容生动起来,显露醉人的风采媚态,欣然道:“如此朕必以国宾之礼待先生。当朕看通大法,说不定可以为先生解去迫在眉睫之前的大祸。”

    龙鹰不解道:“大祸?”

    武甲悠然道:“先生可知因何会晕倒于殿外?”

    龙鹰心中大惶,惊的不是甚么临头大祸,而是从苏醒过来后,武阐占尽先机,掌控一切,要他往东便东,往西便西。

    迎上龙鹰询问的目光,武甥道:“仙胎魔种,天性相克,势不两立,其间没有丝毫转园余地。想不到端木菱那丫头年不过二十,竟练成剑典的仙胎,上臻剑心通明的至境,毫无疑问是继师妃暄后静斋最出色的高手。勿被她洁美如仙的表象所惑,这是仙胎功法有诸内形于外的现象,事实上她的人如剑般锋利。当时她的仙胎触发了你的魔种,由于史无先例,她一时尚未能掌握发生甚么事,可是只要她进入禅定,她的慧心会令她明白过来。”

    龙鹰咋舌道:“她会杀我吗?”

    武罩淡淡道:“大概会废去你的武功,而你的魔种将永远不能复元过来。”接着叹一口气,道:“看你的样子,知你把朕的jǐng告完全不放在心上。你的危机,是一个身分的危机。本来朕只要出一个公告,可解决所有问题。只恨你的确修得魔种,不论你愿意与否,你就是新一代的邪帝,试问武林千辛万苦铲除肆虐多年的魔门后,肯否容忍另一个邪帝的冒起?肯否容许魔门死灰复燃?除非你永不踏出宫门半步,否则将是寸步难行。”

    龙鹰倒抽一口凉气,自被押离小谷后,要动的脑筋全用在眼前女帝上,现在与武琞的紧张关系至少表面缓和了,却又陷身另一个危机中,这算甚么运道。

    武琞忽然长身而起,吓得龙鹰慌忙肃立,颇有点手足无措,因不知如何方可合乎君臣礼节。更不敢打量她曼妙动人比之太平公主更具诱惑力的身材。

    她缓缓移动龙躯,婀娜多姿的来到龙鹰触手可及处。忽然间,以他魔种的角度来说,她从幻影化身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龙鹰首次听到她心跳、呼吸乃至于血液微仅可察的脉动,满鼻她独有的芳香。

    心念电转,龙鹰暗叫好险,知她适才一直运转魔功,准备一言不合,随时出手,幸好自己的表现合她心意,还成为了她的国宾。

    武甥柔声道:“看朕!朕恩准你看。”

    龙鹰心中唤娘,她这两句话语带关,比任何直接露骨的话更具挑逗性,大有任君观赏的含意。朝她瞧去。

    她双目的采芒敛收,代之是如烟如雾深具朦胧美态的神色,令龙鹰记起她的姹女大法。

    武曌的高度比得上静斋名副其实的仙子端木菱,再加上头结高髻,只矮他寸许,正凤目深注的看他,没有半点太平公主式的浪荡神情,一派端庄自持,温柔的道:“朕感应到龙先生的魔种,你的道心纯净洁美,令它更是生机澎湃,此正为大法的精粹。”

    龙鹰问了个不得不问的问题,故作惊讶道:“圣上怎能对种魔大法了如指掌?”

    武阐往他移前小半步,再走一步就会将自己送入他的怀里去,娇喘细细的道:“起始时,魔门十卷并不存在,只是套笔记式的帛书,内中包罗万有,到汉代第一代邪帝谢眺去芜存菁,以他的通天智慧,写成《道心种魔大法》和《魔道随想录》两书,又自称为魔,始有魔门之名。种魔大法为他的主学,随想录是他的杂学,此两书实为魔门所有经典的源头,在两书的基础下,他收的八个徒弟开枝散叶,各有着述,到今天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只余天魔策十卷,绝不只是十套功法,而是魔门前辈经验智慧识见的总集,旁及千门万类的技艺。朕是唯一看遍除种魔大法外其他所有魔门典籍的人,对种魔大法的来龙去脉当然清楚。快天亮哩!朕还要梳洗更衣,主持武成殿的早朝。”

    龙鹰愕然道:“我怎么办?”

    武甥伸出龙手,抚上他的脸颊,晶莹玉白的手灼热至不合常理,笑意盈盈满心欢喜的道:“先生不是要为朕完成心愿吗?朕早安排了先生到朕的御书房办事,还在上阳宫的宫女中挑了最娇俏可人的小宫娥为先生磨墨作伴,早朝后朕亲来陪你。”

    言罢轻拍他脸颊两下,方爱怜地收回尊贵的手,好像龙鹰是她最珍贵的玩物。

    龙鹰给她摸得舒服透心,暗叫姹女大法果然不同“凡摸”。同时心中大骂自己,又骂来俊臣那坏家伙。若不是自己问及青楼的事,来俊臣不会断定他好色,而且若不是来俊臣将自己此弱点禀上武曌,现在就不用应付武甥一波接一波的美人计。

    武琞别转龙躯,往大门走去,道:“随朕来!”

    龙鹰跟在她身后,武滇踏出佛堂的大门外。

    “圣上神安!万岁!万岁!万万岁!”轰然响起。

    龙鹰目光越过武曌香肩,往外一瞧,登时呆了眼。

    宫娥、太监、亲卫各式人等,跪满炉鼎后广阔的空地,超过百人之众。

    一个太监俯头躬身,将一迭衣物高举过头,来到脊挺肩张,变回睥睨天下,肯定是前无古人,也极可能后无来者的女皇帝脚下,另两个太监小心翼翼地为她披上龙袍,戴上冠冕,然后退跪一旁。

    武阐冷喝道:“令羽!”

    有人大声应道:“臣将在!”

    武甥道:“给朕好好招待龙先生。”说罢在众人前呼后拥下昂然去了。

    令羽二十许岁,高挺瘦削,予人铜皮铁骨的硬朗结实印象,言谈举止充满江湖味,像个走南闯北的混混远多于御卫军系中的副统领,肤黑齿白,骤看长相平凡,但笑起来时很好看,透出一种懒洋洋的洒脱,令人很容易生出好感。闲聊两句后道:“龙爷爱到哪里用早饼?听说龙爷自昨午到神都后,未曾吃过东西。”

    龙鹰与他漫无目的地沿廊举步,遇上宫娥太监,无不向他们请安问候,鹰爷前鹰爷后的呼唤,忽然间“鹰爷”两字成了他的专号,也不知为何弄成这样子。累得龙鹰不住回礼,反而是令羽大模大样,视如不见,听而不闻。

    龙鹰随口道:“有甚么好地方?”

    令羽欣然道:“可以留在宫苑吃御筋房弄出来的东西,却欠人气。鹰爷爱热闹吗?皇城内有四面楼,八方馆和皇城轩,任挑一间该不会后悔。”

    龙鹰试探道:“到宫外去行吗?我尚未有游览洛阳城的机会。”

    今羽若无其事的道:“当然可以,我早挑了几个身手似点样子的兄弟,鹰爷闯龙潭虎穴他们都可以奉陪。”

    龙鹰大讶道:“真不用请示圣上?”

    今羽低声道:“小将怎敢自作主张,圣上吩咐下来,鹰爷爱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纵然离开神都也不得阻拦。”!!!
  
 

 
分享到:
溥仪与李淑贤的结婚照片
弟子规
八仙过海
朝鲜女子的“露乳装”
18 卧冰求鲤    王祥,  琅琊人,生母早丧,继母朱氏多次在他父亲面前说他的坏话,使他失去父爱。父母患病,他衣不解带侍候,继母想吃活鲤鱼,适值天寒地冻,他解开衣服卧在冰上,冰忽然自行融化,跃出两条鲤鱼。继母食后,果然病愈。王祥隐居二十余年,后从温县县令做到大司农、司空、太尉
长歌行
木兰辞7
陈平妙计救刘邦 两千美女摆平项家军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