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光明皇帝 >> 第五章 英雄少年

第五章 英雄少年

时间:2014/2/25 12:15:10  点击:2483 次
  叶羽追着谢童的脚步,越来越接近树林深处。头顶浓密的秋枝遮蔽了星光,谢童已经取出一只雪白的灯笼点燃,一团明暗不定的光亮引着二人前进,叶羽忽然想到了鬼火。如果那真是鬼火,这里就是鬼地,那自己和谢童无疑是怨气不散的阴魂,飘忽在沉沉黑夜不知去向何方。想到这里,叶羽低头看看身边的谢童。谢童眼角余光瞥见叶羽的目光转过来,轻笑着道:不必害怕,昆仑大侠,等一会你看到的情景只怕比现在诡异得不知多少,那时候拜托大侠千万莫要吓得喊出声来。

    *我不是害怕,也并没有说这里的情景诡异,在下只是很担心姑娘和我师傅一样不认识路而已。

    嘘,你现在看那边,谢童一边低声说话,一边把披风后的兜帽拉在头上,她的脸顿时被兜帽的阴影遮住了。

    叶羽顺她目光指示的方向看去,一团幽幽的光亮显现出来,好象是浮在空中的,静悄悄向前方飘去。

    看来是明尊教里武功颇高的人物了。谢童看叶羽眼神犀利,怕明尊教的人怀疑,急忙将他的兜帽也拉起来遮住头脸,一边给他整理披风和兜帽一边还小声嘀咕道,若是漏馅了,昆仑的剑仙们当下就可以拔腿从开封逃跑,可怜我一家上下几百口仆婢就叫贵派的大侠们害死了。

    叶羽象木偶一样任由她垫起脚尖在自己的衣服上摆弄,一边还得运起真气去压下脸上的血色。直到谢童凑近了左顾右盼一番,觉得满意了,才点头道:这样子还差不多,若说扮个教主还欠几分凶狠,扮个教友却已经绰绰有余了。说完拉扯着叶羽的袖子,跟随前方的光亮走得更深了。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光亮在密林见闪动,悠悠荡荡,闪烁不定,后面也必然跟着一个披白色披风的人,而每一件披风的背心上都绘有朱红的火焰,随着披风一起在风中飘忽,好象随时会将披风点燃。所有人都微微垂着头,兜帽遮住他们的脸,叶羽什么都看不见,那些人互相之间也并不招呼,只是走着走着,就渐渐向林间一条不显眼的小道上汇集。走到最后,无数的白衣人手提白纱灯笼,排成漫漫长队默默前行,无数领披风在风中飞扬,荧荧的灯火照耀下泛起凄惨的白色。周围只有脚步踏在土地上的沙沙声。

    叶羽抬头,看见前方的队伍迤逦而上,走向了树林最深处的一座土山,所有灯笼汇成一线断续的光明,弯曲在山坡上,而后化入了浓浓夜色。

    身边的谢童也不再说话,一种逼人呼吸的气氛弥漫在叶羽身旁,他忽然觉得自己象无数阴魂中的一个,正踏着幽冥鬼土走向黄泉深处,而自己却毫不知觉。

    足足走了一柱香的工夫,叶羽才看见前面的队伍开始变化,白衣的明尊教众化作三三两两一群走散开去,光明的长链破碎了,散落成星星点点闪烁在一座高冈的周围。高冈坐落在土山的山谷间,周围没有什么树木,隐约可以看见头顶的一片夜空。从满山遍野闪烁的灯火来看,这一场白衣大会中竟有上万的明尊教众。浩大的气势和山谷间的死寂相衬,让叶羽更加心寒。

    谢童悄悄扯扯叶羽的袖子,两人走上一段山坡,正是一个可以望见高冈平顶的绝好位置。后面的教众还在不断赶来,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人流才稀疏起来。叶羽扫一眼全场,知道人数不在两万之下。

    所谓白衣大会,意指教中只要穿白衣者都可以来此,而明尊教众皆是白衣,这便是说开封附近的明尊教徒都可以参予此会。场中之人不下两万,我估计这场大会约有一半的明尊教徒赶到了此间,那么开封周围明尊教五万教众一说,当不是虚言。谢童凑在叶羽耳边小声说道。

    召聚数万人来此不是一桩小事,明尊教何必如此兴师动众呢?

    叶公子有不解之事都可以问我,我却去问谁?谢童苦笑,不过理应不是小事,我能够入明尊教得这件披风也不过三个月之前。明尊教里还只是一个阶下小卒,这种大事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你看那边山冈下的四个白衣人胸前也有火焰光明的刺绣,是明尊教十六路光明使中的四人。他们尚且只能站在山冈下守护,那一会儿山冈上的人物或者真是你所求而不得的五明子中人。

    十六路光明使作何解释?

    明尊教内,高手有不同的名号,有称乐明佛使,有称造相佛使,还有称净风佛使,所司的职责我还没有打探清楚。只知道持世明使、十天大王、降魔胜使、催光明使和地藏明使五人是净风佛使属下,各管传道、传功、护法、医药和超渡,都是本教内的职务。而教外弟子则遣十六路光明使巡行四方,分属地水风火四部,每部又分天地光明四堂,合为十六路。至于令师所惦记的五明子,只恐怕连那十六路光明使也没有机会见过,更不必说我了。谢童这时候不敢嘻笑,只是不动声色的给叶羽解释着。

    叶羽顺着她说的方向看去,高冈下确实站着四个衣着与众不同的白衣人。四个光明使缓缓的扫视周围,两个明尊教众正一前一后走过他们身旁。叶羽只看见后面那个人的背影,可仅仅是背影,也让他眉头一跳,心里猛然生出疑惑。

    怎么了?谢童看见他的神色忽变,急忙低声问道。

    刚才过去的一个人,背影我很眼熟,却想不起来究竟是谁了。叶羽沉吟片刻才答道。

    莫非是昆仑门下?难道昆仑门下也有白衣教众?

    不是,叶羽摇头,这一代昆仑门下只有我一个人。

    空想无益,到时候我们多加留心就好,人已经到齐,估计戏也该上了。谢童深深吸了口气,分明是颇为紧张,一会儿还请叶公子不要轻易出手,我谢童先在这里千恩万谢了。

    出手?叶羽摇头苦笑,这两万多明尊教众,他手中长剑纵然锋利也架不住人海人山。

    原来叶公子也并非全无畏惧嘛。谢童看见他的样子,终于忍不住浅浅的笑了。

    升火!四个光明使中领头的一人扬起了手臂,声音不高,可是在山谷间回荡来去,人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上千的火堆被众人点燃,明尊教众纷纷将手中的灯笼投进火焰里,一时间火势更为旺盛。叶羽二人身前就有一大堆火焰,烈焰推出的滚滚的热风直扑脸上。叶羽只听见周围的明尊教众大声欢呼,一齐摘下了头上的兜帽,分别向着离自己最近的火堆跪下。

    熊熊圣火,同归光明。那人又朗声喝道。

    明尊照耀,暗魔不生。千万人齐声响应,整个山谷为之震颤。

    就在这个时候,高冈上忽然起了一阵穿云裂石的长啸声,啸声雄浑浩荡,越拔越高,仿佛大地都为之震动,让人不由自主的要掩住双耳。叶羽心下寒意大盛,因为这种啸声的内力已经不是寻常的武功,而是近于魏枯雪曾经提到的天道慧心之术。那长啸的人根本就是把啸声传到四周,融合在周围自然里汲取周围的精气真华,然后再一次推开,只要他啸声所到的地方,根本就不会衰弱,甚至会越来越强。所以高冈下距离他数里之遥的人们听起来,就和在他身边毫无差别。

    师傅魏枯雪能不能作如此长啸呢?叶羽不知道,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感到如此恐惧,冷汗悄悄的沁出了额边。

    整个山谷随着那人的长啸震荡了很久,那人才缓缓的收了声音,叶羽抬头一看,一顶白纱大轿已经鬼魅一般出现在高冈上。那顶轿子之大,简直和一间小屋一样。而更诡异的是,轿子前后都没有一个轿夫,无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高冈周围都是刀削一样,要把那顶轿子送上高冈,比叶羽把那个屠夫送上大树还要难上不知多少。

    大轿周围的白纱在夜风的鼓荡,耀眼的光明从轿子里透射出来,隐约是一个人影端坐在里面。从高冈下看去,那顶轿子仿佛根本就是虚幻的。

    明尊圣教主,光明皇帝下降!那四个光明使齐声吼道,声音还在回荡,四个人已经率先向高冈跪下,而同一时候,满山遍野所有的火堆忽然烈焰冲天,黝黑的山谷顿时光明如同白昼!

    光明皇帝!叶羽脸色苍白,手一抖,青筋暴现,已经不由自主的探向了龙渊古剑。

    他没有摸到剑柄,却摸到了一只柔软的手。就在叶羽摸剑的一刹那,谢童先按住了他的剑柄。随即谢童不由分说的拉着叶羽跪倒在地下,和周围所有人一样对着高冈长身跪拜。叶羽迷蒙间觉得自己被周围的声音吞没了。

    光明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分享到:
六、寇白门
揭秘明朝首富沈万三的发家之路
乐观改变人生
东汉明帝马皇后的为妻之道
十跪父母恩3
唐朝女性精神出轨成时尚
三字经16
秦桧老婆与金国太子的乱世恋情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