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飞经 >> 第十五章 绝境逢生

第十五章 绝境逢生

时间:2014/2/25 11:15:30  点击:2295 次
  这一下大大出乎对方的意料。明斗转身就跑,直奔玉匣而去,冲大师也紧随其后。丢下竺因风一个,稍一迟疑,两口剑同时刺来。他慌忙躲闪,但对手配合已久、圆融无间,竺因风躲开了叶灵苏的快剑,却不料乐之扬使一招"天相剑”,真刚剑歪歪斜斜地扫过他的大腿,登时血洒墓室,惨哼一片。

    竺因风一瘸一跛地向后疾退,两口剑如影随形一般杀来。他斗志已丧,不敢应战,眨眼之间退出墓室。乐之扬看得真切,忽地大喝一声"关门!"

    叶灵苏应声醒悟,两人各自抓住一扇铜门"咣当"一声关上墓门。门外三人发觉上当,纷纷冲了上来,乐之扬不待对方破门,抬起自来石,将门户牢牢顶住。

    劲敌隔绝在外,叶灵苏如释重负,方觉丹田空虚、身心俱疲,不由得倚门坐下,大口喘着粗气。

    正歇息,忽见乐之扬靠在门边,挺立不动,心中惊讶,正要发问,乐之扬冲她做了个嘘声手势。叶灵苏越发奇怪,顺他目光看去,忽见一根细长钢钎,透过门缝钻了进来。

    "拐钉钥匙。"少女心子狂跳,纵身跳起,乐之扬却将她一把扯住,连连摇头。叶灵苏不知其意,眼看钢钎越伸越长,顶住自来石就要发力,乐之扬忽地手起剑落,"叮"的一声,拐钉钥匙齐根而断。

    门外的三人破口大骂。乐之扬哈哈大笑,说道"贼秃驴,还有什么伎俩,一起使出来吧!"

    门外骂声少歇,明斗阴森森说道"臭小子,少得意,墓室里面无水无粮,看你们能撑多久。"

    "我们无水无粮,你们就有么?乐之扬笑道,"我们饿死渴死,你们也好不到哪儿去。"

    明斗一时无语,他们上山时带了肉脯清水,后来悬崖激战,全都丢掉了。这儿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比起墓中的情形好不到哪儿去。想到这儿,暗骂小子狡猾。

    冲大师眼珠一转,压低嗓音,口气柔和动人"乐老弟,席真人发病,留在里面也是等死,不如你把门打开,咱们一起想想法子。我说话算数,决不与你为难,本门的大金刚神力能驱除百邪,说不定也能破解‘逆阳指’,

    "说得好。"乐之扬哈哈大笑"贼秃驴,你要说话算数,母猪也能上树。不用花言巧语了,你的话我一句也不信。"

    冲大师脸色阴沉,冷笑说"那也好,咱们就耗着,我有禅定工夫,一年半载可以不吃不喝。我守在这儿,派人去取饮食,时候一久,看谁熬得过谁?"

    "吓唬谁呢?“乐之扬不紧不慢地说,"刚才大家也较量过了,你们三人少一个都没有胜算,你派人下山,正合我意。"

    他虚张声势,门外三人却大生疑虑,刚才双剑合璧、威力惊人,如果少了一人,没准儿真的不敌。竺因风挨了一剑,心有不甘,嘴硬道"狗崽子别得意,我们就算下山,你也未必知道。"

    乐之扬呵呵直笑,举起"真刚",刻画铜门,如削泥土,片刻之间,就在门上挖出一个小孔,乐之扬凑近一瞧,笑道"不错,不错,一目了然。"门外三人黔驴技穷,一时无不泄气。

    乐之扬着似振振有词,其实一大半都是虚张声势,刚才与三人打成平手,占了出其不意的便宜。更何况他不能运气,久战之下,必然泄露老底。

    只不过,比起席应真的生死,这些麻烦都不值一提。老道士先有"逆阳指"之祸,又挨了冲大师一记重拳,这时靠着墙壁,已是奄奄一息。叶灵苏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两粒淡黄色的药丸,大如龙眼,芬芳扑鼻,她撬开席应真的牙关,强行送了进去。

    乐之扬忍不住问"这是什么丹药?"叶灵苏喃喃说"这是‘玉髓回元丹’,当年素心神医留下的方子,不能逆转阴阳,但能大补元气.”

    丹药果如其言,席应真服下以后,脸上稍有血色,过了片刻,张开双眼,涩声说道:"小姑娘,灵丹可贵,不要浪费在我身上,老道我这一次,怕是过不去了。"

    乐之扬急道"席道长,别这么说,我们一定想法子救你。"

    "救什么?"席应真摇头苦笑,"‘素心神医’花晓霜,妙手回春,普济世人,但也常说:‘只能救生,不能救死’。我的伤我自己知道,贫道老朽之身,死不足惜,连累你们困在这里,实在叫人过意不去。”

    乐之扬听了这话,如坠冰窟。叶灵苏也觉黯然,默默低下头去,想到席应真落魄至此,全拜云虚所赐,对于生身父亲,心里又多了几分怨恨。

    席应真咳嗽几声,压下体内血气,又说"那只玉匣一定十分紧要,如不然,也不会放在释印神手里,而今落入恶、人之手,将来一定后患无穷。"

    "我也没法子!"乐之扬垂头丧气,"不用玉匣做诱饵,决不能引开贼秃驴和明斗。”

    "你做得很好。"席应真看他一眼,脸上露出微笑,"我只是可惜罢了!”

    乐之扬昕到这儿,心头一动,问道"玉匣如果紧要,玉莲花又怎样呢?”

    席应真想了想,说道"事巳至此,不妨取来一看,看完之后物归原主,想释前辈也不会怪罪。”

    乐之扬本就好奇,应声走到塔前,碧玉莲于黑暗之中迸发荧光,照得法身面目惨碧、鬼气森森。乐之扬只觉背脊发冷,默默祈祷几句,方才取下玉莲,带到席应真面前。

    老道接过端详,莲花不是寻常碧玉,而是夜光石所造,花瓣舒展,莲茎修长。席应真看了片刻,忽地"咦"了一声,注目茎干,浓眉皱起。乐之扬忙问"怎么了?"

    席应真指着长长的莲茎说道"你仔细瞧。"乐之扬定跟看去,莲花通体凝碧,莲茎尤其晶莹,忽听叶灵苏"啊呀"一声,轻声惊叫:"莲茎是空的。"

    席应真点了点头,掉转玉莲,摸了摸莲茎端头,问道可有尖锐之物?"

    乐之扬想起拐钉钥匙,走到门边,拾起半截钢钎。席应真将玉莲交给他说"挑开蜡封。"

    乐之扬接过一瞧,原来莲茎中空,乃是一个玉管,管口用石蜡封住。乐之扬拨开蜡封,但觉其中有物,轻轻一抖,管中滑出来一卷薄纸。

    众人只觉心跳加快,展开薄纸,借着玉莲荧光看去。纸上内容分为两半,一半写满了细小文字,另一半却画着许多线条,迂回曲折,秀丽繁复,图形之下,写了几个小字山河潜龙诀"。

    乐之扬怪道"这是什么,不是武功么?"

    席应真双手发抖,强忍痛苦,捧着薄纸看了时许,吐气说道:"这上面说,玉匣里是《大象无形拳》的拳经。"乐、叶二人听了这话,无不泄气,叶灵苏啐道"老天无眼么?"

    "别急。"席应真微微一笑,"这上面还说了,要练大象拳,先练潜龙诀,这张纸上,记载了拳经的内功根基。"

    乐之扬大喜过望"这么说,贼秃驴拿到拳经也练不成了?"

    "也未必。"席应真淡淡说道"那人才智卓绝,不可以常理揣测。"

    乐之扬略微失望,指着线条又问"这是什么?弯弯曲曲的,像是一窝虹蚓。"

    "这虫丘蚓可来历不小。"席应真笑道,"它是普天下的风水龙脉。”

    "风水龙脉?"其他二人均是惊讶,叶灵苏皱眉道,"这是内功心法,与风水有什么相干?"

    "你也不知道么?"席应真叹气说道"看来这是释家秘辛,不为外人所知,我也是看了这图,才知道释家的内功心法出自风水之术。这一部潜龙诀,以人体为天地,视经脉为龙脉,聚水藏风,平地行龙,星斗横天,阴阳交如,其中的五行变化,气机消长,暗合无限江山,实在是自古少有的大手笔。"

    其他二人面面相对,乐之扬奇道"席道长,你能看懂吗?"

    席应真微微一笑"略知一二,但我时间不多了……"说到这儿,白眉一挑,盯着纸上念道"五岳真龙落,死龙空纵横,九天玉龙飞,萤龙不知春?…”

    两人见他神气古怪,心中大为惊讶,欲要发问,又怕扰他思绪。

    过了一会儿,席应真吐一口气,望着二人慢慢说道"天不亡我,这儿有个法子,可以让我苟活一时。"

    两人喜出望外,乐之扬忙问"什么法子?"席应真道"潜龙诀中,有一个‘蜇龙眠’的法子,蜇龙者,沉潜之龙,依法修炼,可使血行变慢,气息变缓,通身一如蜇龙潜伏,处于半昏半醒之间。"

    乐之扬茫然道"这跟‘逆阳指’有什么关系?"

    叶灵苏想了想,轻轻拍手说道"我明白了,血流变慢,气息变缓,‘逆阳指’的伤害也会大大的减缓。"

    席应真看她一眼,目透赞许"不但气血缓流,练到→定地步,气血不行、绵绵若存、如蛙如蛇、遁入长眠,‘逆阳指’的毒气随之凝滞,再也不能兴风作浪。"

    乐之扬拍手道"好哇,若是那样,我们就能挨到昆仑山,去找梁思禽了。"

    "谈何容易。"席应真摇了摇头,"这法子能救眼前之急,但有一个大大的麻烦。"乐之扬忙问"什么麻烦?"

    "进入蜇龙之眠,再也不能使用武功,要么气血变快,‘逆阳指’又会发作。"席应真说到这儿,大皱眉头"若是如此,我就成了你们的包袱了。"

    "说什么话?"乐之扬笑道,"就算你是一个包袱,我也要把你扛到昆仑山去。"叶灵苏也说"不错,大家共经患难,理应同生共死。"

    席应真神色变化数次,俨然下定决心,点头说"好,待我入定之后,你把玉莲花送回去。"说完依照《潜龙诀》所载,低眉垂目,长吐缓吸,他内力精深,一点就透,很快进入蛮伏之眠,气血流逝缓慢,呼吸若有若无,倚墙而坐,状如木石。

    乐之扬心中喜悦,拈起玉莲,来到石塔之前,正要放下莲花,忽然心子一跳,但见那尊法身面色如生、神气冲和,竟与席应真一般无二。

    乐之扬只觉头皮发炸,只恐释印神蓦然睁眼,跳将起来,慌忙放下玉莲,跑回叶灵苏身边,低声说"叶姑娘,这个释印神会不会没死,只是,咳,只是处于蜇龙之眠?"

    叶灵苏吓了一跳,登时心跳加剧,她强自镇定,瞪了乐之扬一眼,咬牙说"吓唬人么?我可不怕。"

    乐之扬哭丧着脸道"你不信,去看他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死人,倒像是睡着了一样。"

    叶灵苏打了个寒战,越想越怕,恨不得给这小子一拳。两人目光相接,均能听见对方心跳。过了一会儿,并无动静,叶灵苏松了口气,恨恨道"撒谎精太可恶。释印神是宋朝时代的

    人,即使进入蜇龙之眠,也不可能睡足五百年。"乐之扬纳闷道:"那为何肉身不坏?"叶灵苏道"这是佛门秘法,缘由只有天知道。"

    又过一阵,门外传来扑扑之声,乐之扬大吃一惊,叫道"糟糕,只顾席道长,忘了那三个狗贼。"凑到门前一看,惊讶发现,鹰巢中空无一人,飞雪回到巢穴,正在那儿走来走去。

    乐之扬明白,白军机警无比,有人藏在附近,它一定不会归巢,想到这儿,撤去自来石。叶灵苏吃惊道"你做什么?"不及阻拦,乐之扬推门而出,飞雪骤然见人,作势扑击,见了是他,方才收起翅膀,咕咕直叫。

    乐之扬快步走到悬崖边,但见那三人行将落地,沿途的木桩均被拆除,乐之扬又惊又怒,忍不住破口大骂"好狗贼,恁地歹毒!"

    此间绝壁天生,陡然笔立,纵是顶尖高手,没有木桩,也无法上下。三人撤去木桩,存心将乐之扬等人困在山上,无水无粮,不过数日,一定饥渴交迫而死。

    这一计十分歹毒,乐之扬扯起嗓子大骂,下面三人听见,均是大笑。竺因风屡吃大亏,对乐之扬恨之入骨,听见骂声,只觉快意,高叫道"臭小子,看你还张狂什么?再过三日,老子来

    给你收尸。"冲大师也说"乐老弟,你若怕死,尽早投降。交出半本《天机神工图>,我就放你下来。"

    乐之扬怒从心起,叫道"图没有,尿有一泡。"扯开裤带,冲着山下大大放肆。叶灵苏本要上前,见状面红耳赤,退入墓室,暗骂不已。

    下面三人惊怒交迸,唯恐沾上尿水,纷纷抱头逃窜。乐之扬大觉解气,哈哈笑道:“狗东西,老子这一曲《高山流水》还行么?"

    三人躲到林边,大声叫骂,乐之扬奋力回骂,骂得口干舌燥,方才各自收兵。

    眼看敌人消失,乐之扬坐倒在地,满心沮丧,一难未平,一难又起,这一下陷入绝境,恐怕再也无计脱身。

    叶灵苏走到崖边,望着下面呆呆不语。这时呼啦一声,飞雪窜上天去,尽情盘旋。乐之扬望见白隼身影,眼中一亮,忽地拍手笑道"我有法子了。"

    叶灵苏忙问"什么法子?"乐之扬指着白隼"我们下不去,它也下不去么?"

    "这可难了。"叶灵苏沉吟道"捕猎活物是鹰隼的天性,木桩无知死物,你让飞雪运送,它一定莫名其妙。"

    "船只不也是死物吗?麻云能搜寻船只,飞雪怎么就不能运送木桩?"

    "你懂什么?"叶灵苏冷冷说道,"驭鹰术有两个境界,一是取活物,二是取死物。前者天性使然,后面一个境界,须使鹰隼洞悉生死、分辨百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你若能使飞雪运送木桩,也就能让它搜寻航船。"

    乐之扬豪气大生,打起精神,发号施令。木桩拆除以后,全都散落山下,如果白隼听命,大可手到擒来。

    飞雪俯冲而下,一转眼,抓了一只野鸡上来。乐之扬看得一呆,唯恐叶灵苏讥讽,故作满不在乎,笑嘻嘻说道"好哇,咱们循序渐进,先抓活的,再抓死的。"说完又发号令,飞雪下去,

    过不多久,又抓了一只野兔上来。

    乐之扬老大羞惭,回头一看,叶灵苏坐在一边不见喜怒,当下大声咳嗽,说道"先抓飞的,再抓跑的,这一次总是地面上的东西,比起野鸡大有进步。"说完叫过飞雪训斥一番,白隼俨然受教,垂头丧气。接下来,第三次出发,去了足足一刻钟的工夫,乐之扬正觉不耐,忽昕锐声尖叫,探头一看,飞雪抓了一头小野猪,奋力飞了上来。

    小猪落地,还是活的,慌不择路,掉头就跑,不防外面就是悬崖,登时一头冲了下去。飞雪不待它落下,展翅冲出,凌空拿住,狠狠一嘴啄死,而后抓到洞中,丢在地上,一双乌珠盯着乐之扬,大邀其功。

    乐之扬哭笑不得"笨鸟、傻鸟"一顿臭骂,叶灵苏一边听着,不由莞尔,乐之扬瞅她一眼,虚怯怯地说"这样也好啊,有了这些猎物,我们就不会饿死了。"

    叶灵苏道"不会饿死,却会渴死。"乐之扬大大发愁,挠头说"那可怎么办?"

    叶灵贫、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刚才还大言不惭,这么快就泄气啦?驭鹰之道,耐心第一。纵使家鹰孵化的雏鹰,要想由生入死,也要数月之功。这只海东青天生天长,称霸海岛,全无天敌。它肯听命于你,已是天大的奇事。说起来,飞雪悟性惊人,远远超过同类,好比刚才,它先是以为抓捕猎物,不分天上地下。经你一番调教,很快明白是地上的猎物,再后来,经你比划示意,又知道这猎物比野兔要大,所以尽其所能,抓了一只小猪。这些区别看来微小,别的鸟儿要想领悟,少说也要好几天的工夫。"

    "没错。"乐之扬信心大振,冲着飞雪笑道,"乖儿子,干得好,我骂错你了,你再傻再笨,也比东岛的鹰厉害多了。"

    叶灵苏又惊又气,喝道"乐之扬,你再胡说八道,我、我可不管你了。"乐之扬吐了吐舌头,笑道"说个笑话儿,不必当真。"说完又去支使飞雪。

    白隼出猎时许,又抓回来一只小羊,跟着又抓了一只小鹿,甚至远去海边,擒来了一条数尺长的大青鱼。没过多久,岛上的生灵种类,被它抓了一个遍,叶灵苏不由拍手赞道"好聪明的鸟儿。"

    "聪明个屁!"乐之扬看着大鱼闷闷不乐,"这叫一错再错。"

    "你懂什么?"叶灵苏白他一眼,"它前后抓的猎物,没有一次重复,足见它也明白捉得不对,所以不断尝试新的猎物。"

    乐之扬说"岛上的猎物多的是,一个个尝试,要试到什么时候?"叶灵苏想了想,说道"你把笛子给它抓一抓。"乐之扬茫然不解,叶灵苏催促道"快呀。"

    乐之扬无奈,送上玉笛,示意白隼抓拿。飞雪耸身飞起,立在玉笛之上,过了一会儿,叶灵苏说"好了,让它出猎,抓这笛子一样的东西。"

    乐之扬发令,白隼冲出,过了一会儿,抓来了一条剧毒海蛇,惊得二人连连后退。乐之扬气道"这就是你的好主意么?"叶灵苏"哼"了一声,说道"这一次是例外,再试一次瞧瞧。"

    飞雪应命而出,去了-刻钟,飞回巢穴,爪子里抓了一根玉笛长短的树枝。

    "这就对了。"叶灵苏拿起树枝,笑逐颜开,尽显女儿娇态,"看到了吗?它抓来了一根死物,连尺寸也没差多少。"

    乐之扬不胜佩服,拱手说道"还是叶姑娘有办法。"叶灵苏又说"此次进步甚大,你要赏它,但不可赏得太多。鹰隼饥则为用,饱则飏去。"

    乐之扬割了一小片羊肉,喂给飞雪。飞雪吃了,歇息一会儿,又抓来-根树枝,这一次更粗更长,乐之扬又赏它一片鱼肉,示意树枝还需更粗更短。飞雪反复尝试,抓来各种树枝,试了大约两个时辰,突然间,白隼钻入洞窟,双爪之间,赫然抓了一根木桩。

    两人终于成功,喜极欲狂,一时忘乎所以,四手紧握,连跳带笑。欢喜了一会儿,方才还醒过来,叶灵苏自觉失态,抽回纤手,红着脸说"别闹了,还不快大大地犒赏它?"

    乐之扬笑嘻嘻上前,挥剑将野猪肉切割成条,喂给飞雪,果如少女所说,白隼吃饱,神态惰懒,闭目假寐。

    冲大师等人回到住所,观看崖壁上的动静,虽见白隼不时上下,乐之扬等人却没有冒险下降。冲大师大放其心,知道对方势难下山,故也打坐调息,温养内伤。

    为免敌方知晓,挨到黄昏之间,乐之扬才命飞雪抓取木桩,忙到三更天上,歇息半夜,次日东方初晓,白隼又下山搬运木桩,直到凑足了三十根木桩才算完成。

    席应真修炼"茧龙眠",除了身子温软,几无生存痕迹。偶尔醒来,也是举动情懒,无精打采。但无论如何,总是活了下来。

    当天晚上,星月不明,夜色晦暗,乐之扬派白隼当空巡视,警惕四方来人。叶灵苏则打桩入孔,搭建木梯。乐之扬放下自来石,关闭古墓,背着席应真跟在少女身后。

    如此绝壁天梯,狭窄不及旋踵,空手行走已是惊险,更遑论背了一人。乐之扬走在木桩之上,脚酸腿软,心跳如富,汗水汹涌而出,若非叶灵苏不时扶持,只怕不到十步,就要带着老道士一命呜呼。

    走走停停,花了半夜工夫,三人终于落地,此时云开月出,银光洒遍岛上,叶、乐二人躺在地上,不胜疲惫。席应真心中感激,说道"大恩不言谢,老道我这条贱命,全拜二位所赐,若有机缘,必当奉还。"

    乐之扬笑道"席道长,我一向敬你洒脱,怎么今天尽说废话?"叶灵苏也说"真人于我东岛有恩,灵苏结草衔环,也当报答真人。"席应真无言以答,只好长长叹了一口气。

    为防对手察觉,叶灵苏撤去木桩,仍是只留石孔。忙完一切,三人找到泉水痛饮,再去一个隐蔽处休息。

    次日中午,乐之扬恢复精神,心下寻思"席道长不能动武,我也成了半个废人,纵与叶灵苏联剑对敌,也难以胜过三个恶棍。不如前去查探,看看有没有可乘之机。"

    想着摇动玉笛,引来白隼,交代一番,纵鹰飞去。过不多时,白隼停在远空盘旋。乐之扬心知敌人就在下方,当下提起真刚剑,腰别空碧笛,大踏步向前走去。
  
  
   
 

 
分享到: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5
农夫和蛇的故事7
三字经79
三字经47
山楂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一幅
Lady gaga
武林至尊秘籍:九阴真经原文是什么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