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老上海三大娼妓业花榜揭秘

老上海三大娼妓业花榜揭秘

时间:2014/2/23 10:40:31  点击:3327 次
  根据史料,中国最早的小报多始于上海娼妓史。从清同治五年(1866年)到1933年止,“通社”编辑的《上海研究资料沪娼研究书目提要》开列的研究沪娼的书籍共计有38种之多。

  关于上海嫖界的花榜炒作,民俗学者张耀铭曾在《娼妓的历史》一书中有过详细的剖析:

  张耀铭先生指出,近现代上海娼妓业日盛一日,嫖界捧妓之风也极盛,其开花榜的规模之大、形式之多、次数之频,可谓首屈一指,冠绝全国。

  照片:公然招揽嫖客的老上海妓女

  1、“小报鼻祖”戏开的花榜

  19世纪90年代至20世纪初,上海花榜多均由消遣性小报主持。而平时涉足妓院的嫖客根据报上所列通告投函推荐,小报根据荐函多少,参考舆论开榜。

  这时,开榜仍有“艳榜”、“艺榜”之分,但艳榜的夺魁者以科举制的状元、榜眼、探花等冠之。1896年,梁启超在上海办起《时务报》后,上海兴起了一股办报热潮,各种小报也应运而生。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李伯元创办《游戏报》,并首创在报纸上开花榜、捧妓女的风气,因而得到“小报鼻祖”、“骚坛盟主”、“花界提调”这些褒贬不一的声名。

  李伯元此招一出,广泛地激发了人们的参与与兴趣,平时涉足妓院的嫖客竞相投函推荐,这些信写得文采飞扬,风流倜傥,反映了嫖客的不同情趣、不同喜好、不同思想意识,不同文化品位,当时捧妓成风。

  2、文人名士主持的花榜

  19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上海花榜的特点有二:其一,花榜由文人名士主持,品评时仍以诗词或评语题写,由于偏重于美色与技艺,故有“艳榜”与“艺榜”之分。

  其二,花榜只在书寓、长三中评选,但开榜次数频繁,甚至一年之内开两次榜。评选出来的名妓,附以其相应的名花名卉。在此过程中,花榜评选的主持人多是舞文弄墨的“海上名士”或“洋场才子”,他们平时以青楼妓院作消遣地,以品花狎妓为乐,以作诗填词为风流。当时不少妓女,经这些文人学士的品评、鼓吹,名声大震。而后,骚坛文人纷纷效仿,大肆吹捧。

  3、游艺场与报社合流主持的花榜

  从1917年到1920年,上海花榜的场面和规模远比过去更大,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游戏场所与报社同流,共同主持花选,花选的优胜者由嫖客投票选举产生。

  1917年,新世界游戏场为了扩大影响,招揽游客,便别出心裁地策划举行花园选举。新世界游戏场的老板特聘《新世界报》总编辑奚燕子为主任,创办群芳选举大会。选举完全仿效民初的民国选举制度,由游客和嫖客购买选票,一票售价一元,选票上需填写妓女所在妓院地址及妓女优点。当时,入选妓女多达210余人。

  1919年,因“五四”运动波及上海,新世界未能如期举行第三届花国选举。英商企妹牛奶糖公司看到这个发财的机会,乘机举办花选,不过改花国为香国以示区别。新世界看到这一情况岂能善罢甘休,于是在上海影响最大的《申报》刊登显赫醒目的“新世界群芳选举大会”的广告,大造声势……

  结论:仔细对比分析,从媒体介入、八卦传播、评论人造势,我们不难发现,时下娱乐中林林总总的性爱炒作和上海嫖界的花榜炒作如出一辙、大同小异,恶俗之极。

 

老上海三大娼妓业花榜揭秘
老上海三大娼妓业花榜揭秘
分享到:
石榴
兔子新娘1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2
荒淫错乱废帝刘子业姐弟恋秘史
09 刻木事亲    丁兰,  相传为东汉时期河内(今河南黄河北)人,幼年父母双亡,他经常思念父母的养育之恩,于是用木头刻成双亲的雕像,事之如生,凡事均和木像商议,每日三餐敬过双亲后自己方才食用,出门前一定禀告,回家后一定面见,从不懈怠。久之,其妻对木像便不太恭敬了,竟好奇地用针刺木像的手指,而木像的手指居然有血流出。丁兰回家见木像眼中垂泪,问知实情,遂将妻子休弃
王亶望
恭贺新春
弟子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