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拯救乳房 >> 第六十二章 大家看到应春草对着程远青发脾气

第六十二章 大家看到应春草对着程远青发脾气

时间:2014/2/18 15:10:08  点击:1882 次
  大家看到应春草对着程远青发脾气,就有些抱不平。岳评说:“应春草,你怎么就不识好人心?程老师问你,就必有她问的意思,你就说呗!你男人的名号,又不是皇帝老子,说了就说了,怎么就不能说!”

  鹿路倒是多少能理解应春草的心情,说:“你是不是不敢说?说了,怕他知道了再揍你?”

  应春草忽就变了脸,说:“我不怕他揍我,我就怕他不揍我!”

  天啊,这是什么逻辑?安疆老人伸出骨瘦如柴的手,哆哆嗦嗦地摸了摸应春草的额头,说:“孩子,发烧了?”

  应春草简直变得不可理喻,她推开了安疆的手说:“我好着呢。你们干吗盯着我不放啊?”

  要是平时,卜珍琪遇到这种事,就会用领导的口吻说:“应春草,是你要大家帮助你搞清问题,你要反思。”可惜今天的卜珍琪沉浸在自己的混乱中,无瑕他顾。

  半天没说话的褚强挺身而出,说:“应春草,我看你被人打成这样,心里特难过。可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转眼反倒和自己人干起来了?你这不是混淆了敌我吗!”

  应春草翻翻白眼说:“谁是敌?谁是友?我不跟我男人是友,反倒跟外人是友?休想吧你!”

  一席话,把褚强噎了个大窝脖。

  大家此刻已顾不得恨应春草了,无边的疑惑袭上心头,这个下岗女工着了什么魔?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毫无立场。人们发出厌烦的嘘声,有人说,组长,时间这么宝贵,别瞎耽误功夫了。

  程远青眼看应春草像变色龙一样改换腔调,惟一不变的是她臂上的血痕。不管大家情绪多么纷乱,程远青对自己说,别慌。回到刚才应春草逃开的地方,那就是要害。

  程远青说:“应春草,我还要拉你回到你不愿意回答的那个问题。”

  应春草忘得一干二净,她说:“哪个问题啊?我回答。没什么保密的,没不乐意回答的。”

  程远青笑笑,面向大家说:“我邀请大家给我做个证明,我问的题目应春草是一定知道的。如果她不愿意回答,就说话不算数,呆会散了,要请大家吃饭。”

  大家说:“好啊!”

  这本是开玩笑,家境贫寒的应春草还真费了琢磨。她叮嘱自己一定要回答出程远青的问题,要不然,这么一大拨子,人吃马喂的,那得多少钱啊!应春草不单是心疼钱,按说大家小组一场,请组员们吃个便饭,也不为过,但应春草今天身上只带了几块钱,预备着给家里买点菜,要是请客,连买水喝都不够解渴的。

  想到这里,应春草说:“行,只要知道,我一准答出来。”

  程远青担骸昂茫那你听好了,应春草,你身上的伤,是谁打的??

  “是……他……”应春草下意识地抚摸着自己的胳膊,可能是伤口被触痛了,她原本就皱缩的小脸,更显枯萎。

  程远青说:“他是谁?”

  “我男人。”应春草吃力地回答。

  程远青说:“他叫什么名字?”

  应春草看看程远青,看看大家。程远青坚定地看着她,大家期望地看着她。应春草好像下了极大的决心,说:“他叫苏……秉……瑞。”

  程远青说:“苏秉瑞打了你,你怎么想?”

  应春草木呆呆地说:“以前恨,后来就不恨了。”

  大家百思不解,说:“打你还不恨他,你太懦弱了。”

  应春草说:“你恨,他就更打你。你不恨,他过了那个劲,就来哄你,对你可好了。你要是好长时间不挨打,你就皮肉痒痒。他打了你,他才会后悔,他才能想起疼你,给你买好吃的,送个礼物什么的。所以,他说,你就是找打。你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男人不是无缘无故地打你,必是你有了该打的事,不打你,你就不知道害怕男人,你就自个能上天了。男人打你,是爱你。男人不打你,就是没把你放在心上。你要是恨了自己的男人,你就是个大笨蛋!你就是大傻瓜!”

  在座的好几位,都用手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大家愣着,不知道说什么好,或是说什么都不好。

  程远青想起一道兵法,叫作“引蛇出洞”。蛇不是应春草,是她心中的死结。

  程远青说:“我猜这番话,你常常对自己这样讲。”

  应春草说:“那是。”

  程远青说:“你得感谢这些话。”

  应春草说:“程老师,不是笑话我吧?”

  程远青说:“你挨了苏秉瑞那么多打,你要是不对自己有一个说法,你就活不下去了。”

  应春草说:“程老师,我从心里不恨苏秉瑞,我这个人就是欠收拾,要是没有苏秉瑞打我,我没准变坏呢。”

  程远青说:“应春草,那你刚才为什么哭呢?我看你是怕小组就要结束了,你的心事再也没机会讲了,你才哭的。你靠哭引起大家的注意,大家真的注意到了你,你就后悔了。你觉得家丑不可外扬,就说起了苏秉瑞的好话。你被苏秉瑞吓怕了,你连他的名字都不敢说。应春草,你自己选吧。你可以逆来顺受,也可以挨了打还说那个凶手的好话。你要是活的连这点尊严都没有了,谁还能救你呢?你可以忍,也可以选择改变。”

  应春草呆若木鸡。瘪了两下嘴巴,她想说:“我可以忍。”但说出来的却是:“我要变。”

  那个说出要改变的话的人,是埋在躯壳里的另一个应春草。

  “如果你要改变,请你把把刚才说过的那些话,再说一遍。”程远青乘胜追击。

  “哪句话?”大家和应春草一起问。应春草记不得了,大伙也都不知所以然。

  程远青说:“就是应春草你刚才长篇大论的那套打人有理,你不恨苏秉瑞的话。只是,这一次,你要把话中所有的‘你’都改成‘我’。也就是说,你原来说的是——‘你恨,他就更打你。’改成‘我恨,他就更打我。’就这样。明白了吗?”

  应春草迷迷糊糊地说:“明白是明白了,可这有什么不同吗?”

  程远青和颜悦色道:“你试试吧,应春草。”
 

 
分享到:
史上最愚昧的皇帝:指鹿为马而亡国
羊2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九幅
羊年大吉4
中国古代恐怖的冥婚是如何举行的
新版水浒传中的扈三娘
24 涤亲溺器    黄庭坚,  北宋分宁(今江西修水)人,著名诗人、书法家。虽身居高位,侍奉母亲却竭尽孝诚,每天晚上,都亲自为母亲洗涤溺器(便桶),没有一天忘记儿子应尽的职责
汉朝的宫廷女子为何都要穿开裆裤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