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桃花扇 >> 第二回 清明节游春遇艳 暖翠楼掷香订期

第二回 清明节游春遇艳 暖翠楼掷香订期

时间:2014/2/13 11:53:22  点击:2148 次
  且说侯朝宗意欲寻访佳丽,通有杨龙友偶然谈及名妓香君,这朝宗左思右想,不敢认真,一则恐杨龙友系阮圆海故友,假此嬉落;二则又自己萧索囊乏,那有银钱治办妆具。反复辗转,正在无聊之际,忽听门外有人呼唤:“侯相公在家否?”方待出门看视,柳敞亭已走进来,二人相见,未及施礼,敬亭说:“日下对此三月艳阳,住在六朝佳丽之场,游人络驿,相公竟闷坐书斋,岂不辜负花朝?”朝宗答说:“弟久有意,奈同伴无人,虽有美景,孤身难觅。”敬亭说:“老汉今日无事,不免陪着相公看花、踏青何如?”朝宗说:“如此极妙!”遂换了衣衫,同敬亭出门,望城东而来。只见路上柳绿桃红,不暇细看,游春士女,随处皆是。

  正走之间,敬亭指说道:“此是秦淮之水,过此长桥,便是有名姊妹家。”朝宗留心细看,但见碧烟染窗,红杏窥墙,黑漆二只门,俱插着一枝带露娇柳。遂问敬亭:“此是何处,这般有趣?”敬亭说:“这一条巷,原是旧院,此中丽人最多,那高门见便是李贞丽家。”朝宗一闻“贞丽”二字,想起那龙友之言,便问:“他女儿香君可在里面?”敬亭说:“他是母子,不在里头,在那里呢?”朝宗急扯敬亭叩门,里边人问:”何人叩门?贞娘、香姐俱不在家。”朝宗闻说,心中着实发急,又暗想道:“他既不在,定是那里踏青去了,我就坐在此等候一回!”遂坐在门前石凳上,死也不动。敬亭百般催促,只是不动,但见侯生如痴如醉。正在无可奈何处,忽听见响人呼他的姓字,抬头一看,见是杨龙友与苏昆生并肩而来,望着拱手说道:“侯世兄却在这里,俺二人上贵寓寻访,闻你同敬亭游春去了,不想此处得遇,万幸,万幸!且问侯兄,为何在此徘徊?”敬亭说:“我与侯兄游春到此,他闻香君美名,遂欲访他,适香君不在,故侯兄如此光景。”杨、苏二人说道:“侯兄,今日是清明佳节,他们院内姊妹俱赴盒子会去了,焉能在家?”朝宗说:“不知可在那家赴会去?”昆生说:“今日是香君姨娘卞玉京主会,在暖翠楼上。侯兄何不起此良辰,同到楼下赏玩一回?”龙友又说:“俺二人原为侯兄喜事而来,暖翠楼离此不远,大家同去看看,侯兄也好放心。”朝宗闻言,慌忙立起身来,向二人作揖说:“望众位携带一二,自当重报!”四人前前后后、说说笑笑,往暖翠楼而来。

  柳敬亭说:“侯兄,已至暖翠楼下了,请坐,再看机会。”朝宗说:“不知香君在否?”龙友指说道:“那搂头坐的不是香君!”朝宗往上一看,见他娇娇滴滴,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真乃容可落雁,貌能羞花,遂不觉魂飞天外,目不转睛,呆呆的望楼上观看。正在动情之时,只听楼上说:“香君,你的箫吹演一回。”只听得箫音嘹亮,犹如风鸣云端。朝宗情不自禁,遂将自己佩的扇坠解下,说道:“这儿声箫吹得令人消魂,小生忍不住要打采了!”将扇坠望楼上一抛,不料正落在香君怀里。香君满面通红,含羞微笑。贞丽即取香君冰纱汗巾包上樱桃,抛在楼下。众人拾起来,倾在盘内。朝宗说:“此物不知何人抛下来的?若是香君,岂不可喜!”龙人说:“观此汗巾,多应是他。”敬亭说:“既如此,不得乱动!先教侯兄口含一枚,品此鲜味。”大家正在取笑之时,忽见一人手提茶壶,一人怀抱花瓶立在面前,真正是:

  香草偏随蝴蝶舞,美人又下凤凰台。

  朝宗正向楼上张望,被龙友一把拉住,说:“侯世兄,这是贞丽,这是香君!”朝宗一见,魂不附体,忙向前施礼道:“仙子何时下界,有失迎接!”昆生指说:“此是贞丽,此是香君,相公仔细认认!”侯生方才正容施礼说:“渴慕久矣,得一见,三生有幸!”又向龙友说:“果然妙龄绝色,杨兄赏鉴真正不差!”贞丽说:“虎丘新茶,泡来奉敬!”香君说:“绿柳红杏,点缀春色。”朝宗向香君怀内一看,见一扇坠佩在身边,遂口占一绝云:

  南国佳人佩,休教袖里藏。

  随郎团扇影,摇动一身香。

  龙友说:“此诗风流典雅,真是奇才!”遂即问道:“昨日所云梳拢之事,不知侯兄肯否?”朝宗说:“秀才中状元,那有不肯处?”香君闻言,含羞上楼而去。贞丽上前说:“蒙杨老爷美言,相公不弃,即此择定吉日,贱妾就要高攀了!”朝宗说:“三月十五日,乃花月良辰,便好成亲!但小生客囊羞涩,恐难备礼。”龙友接口说:“世兄不须愁,妆奁、酒席小弟一并备来,点染佳期,不知世兄可肯笑纳?”朝宗闻言,深深一恭说:“多谢杨兄费钞,另日叩谢!”贞娘见女儿事成,遂辞别众人,登楼而去。朝宗等四人亦各由旧路而回,四人之中惟朝宗欢喜不尽,欣然而去。

  有词为证:

  听分解、误走到巫峰上。添了些行云,想匆匆,忘却仙模样。

  春霄花月休成谎,良缘到手难推让,准备着身赴高唐。

  且说杨龙友陪着朝宗,定了梳栊香君的佳期,次日清晨,起来即往裤子裆来,寻那阮大铖去。因是旧交,不待通报,竟入他后巢园内。未及扬声,只听得里面阮大铖道:“俺阮圆海也是词章才子,科第名家,只因主意一错,偶投崔魏之门,遂入儿孙之号。如今势败,剩俺枯林囗【号鸟】鸟,人人唾骂,处处攻击。昨日祭丁,受了五秀才殴打;前日借戏,又被三公子辱骂。无计分辨,幸亏盟兄杨龙友代设一计,叫俺替侯朝宗制备梳栊香君妆奁,以便求他疏通,到也有理。自昨一去,再不见回音,好不闷人!”龙友在外听的明白,外高声说:“阮兄,想念小弟么?连日违教了!”阮圆海闻是龙友,急忙出来,携手入内。未曾坐定,即问:“侯年侄之事,怎么样了?”龙友道:“小弟正为此事而来!侯兄佳期已定于三月十五日,不知兄代备之物,可曾齐全?”阮圆海闻言,满面带笑说:“弟已备有三百金,仍烦老兄代为治办,不知兄可肯为一劳?事成,自当叩谢!”龙友说:“那用许多?弟遵命治办便是!”圆海入内取出银两,双手递过,龙友接银,出门而去。

  却说那香君,自从那日在暖翠楼面晤朝宗,见是个风流才子,心中暗自欣羡,再不轻易下楼,亦不妄自见人,专待十五日成亲。及至佳期已到,贞娘绝早起来,正在着人卷帘扫地,安席排桌,忽杨龙友在来唤道:“贞丽,今日是令爱上头佳期,昨许侯兄代备箱笼等物,今已齐备,着人抬进安置在洞房里,以助令爱新妆。还有三十两银子交与厨下,一应酒筵,俱要非盛!”贞丽见箱笼、衣服无不开备,又有酒席银两,喜不自胜,遂叫香君来叩谢。龙友说:“些须引意,何敢当谢!”正叙话间,忽乱嚷道:“新官人到门了!”但见朝宗身穿盛服,冠插宫花,进得门来,满院之人个个称羡。正是:

  虽非科第天边客,也是嫦娥月里人。

  这侯朝宗下马,贞娘并一应陪客迎接客舍,杨龙友见了,向朝宗一揖说:“恭喜世兄,得了平康佳丽!小弟无以为敬,草办妆奁、粗陈筵席,聊助一宵之乐。”朝宗时说:“过承周旋,何以克当!”贞娘向前说:“新人与杨老爷请坐献茶!”茶毕,龙友问道:“贞娘,一应喜筵安排齐备了么?”贞娘说:“托赖老爷,件件完全!”龙友立起身来,向朝宗一拱说:“今日吉席,小弟不敢馋越,就此告别,明日早来道喜!”说罢,遂辞侯生而去。贞娘所请陪客丁继之等,上前作揖道喜,遂请侯生更衣,女客玉京那扶持香君出来,大家做乐,二新人对面相见,真正:一是文章魁首,一是士女班头。两下暗自欣羡,各生眷念。众鸨儿排下筵席,齐说:“院中规矩不兴拜命,就吃喜酒罢!”遂让朝宗、香君并肩上坐,丁继之、张燕筑等三人坐在左边,卞玉京、郑妥娘等坐在右边,人家饮酒歌弹,极其娱乐。不觉红日衔山,乌鸦选树,众人齐声说:“天晚了,送新人入洞房去罢!”丁继之揽住说:“不要忙,侯官人当今才子,梳栊了绝代佳人,合欢有酒,岂可无诗?”众人皆说:“有理!待我们取付新样花笺,磨饱松烟,伺候挥毫。”侯生说:“不消诗笺,小生带有宫扇一把,就题赠香君,永为结盟之物罢!”遂舒开宫扇,不用思索,提起笔来挥而成,乃是七言绝句一首。诗曰:

  夹道朱楼一径斜,王孙初御富平车。

  青溪尽是辛夷树,不及东风桃李花。

  众人见侯生如此敏捷,人家正在那里赞赏,忽有人报曰:“杨老爷送诗!”侯生接过一看,读曰:

  生小倾城是李香,怀中婀娜袖中藏。

  缘何十二巫峰女,梦里偏来见楚王。

  读毕,说:“此老多情,送来一首催妆诗,妙绝,妙绝!”众人听见,人家称赞。从新吹弹起来,劝新人饮酒,侯生与香君交杯换盏,畅饮一回。谯楼已打二鼓,众人齐说:“天色晚了,撤了席罢!奏起乐来,送新人入房去!”侍女持灯,侯生与香君携手同入洞房。侯生见香君微被酒熏,春色满面,比暖翠楼下相会时更觉宜人,情不自禁,轻轻抱上床,你贪我爱,说不尽云情雨意;颠鸾倒凤,只觉得风抖花颤。正是:

  刘郎已入桃源内,带露桃花怎不开?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感遇·其一 张九龄2
兔子新娘2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5
05 芦衣顺母  闵损,字子骞,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弟子,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渊并称。孔子曾赞扬他说:“孝哉,闵子骞!”《论语·先进》。他生母早死,父亲娶了后妻,又生了两个儿子。继母经常虐待他,冬天,两个弟弟穿着用棉花做的冬衣,却给他穿用芦花做的“棉衣”。一天,父亲出门,闵损牵车时因寒冷打颤,将绳子掉落地上,遭到父亲的斥责和鞭打,芦花随着打破的衣缝飞了出来,父亲方知闵损受到虐待。父亲返回家,要休逐后妻。闵损跪求父亲饶恕继母,说:“留下母亲只是我一个人受冷,休了母亲三个孩子都要挨冻。”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五幅
越南战争后美国性解放疯狂自拍照2
玄武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