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宫女卷 >> 马皇后从孤女到母仪天下

马皇后从孤女到母仪天下

时间:2014/2/11 19:34:48  点击:2872 次
  明太祖洪武年间的一个元霄灯节之夜,明太祖朱元璋与谋士刘伯温微服私访京城的灯会,在一家大商号门前,彩灯高悬,上面贴着很多灯谜,图文并茂,引来无数人围观猜射。朱元璋也凑过去看热闹,偶然注意到一则有趣的图画迷面,图上画着一妇人,触目的是一双天然大足,怀抱一个大西瓜,眉开眼笑,模样十分滑稽。朱元璋不解其意,于是问博学多才的刘伯温:“此谜何意?”刘伯温沉吟片刻答道:“此为‘淮西大脚妇人,也!”朱元津仍不知“淮西大脚女人”指谁,继续追问,刘伯温则诡笑着说:“可回宫问皇后娘娘。”

  当晚回宫后,朱元津急不可待地向他的马皇后提起此事,马皇后讪然一笑,说:“妾乃淮西人氏,且为天足,此谜谜底想必就是妾了。”朱元津一听大怒,心想:“小小街民竟敢制谜嘲讽堂堂天后,岂有此理!”于是传旨捕拿制谜者。马皇后见状,大度地劝解道:“佳节吉日,与民同乐,又有何妨?何况妾本是天足,说又何错?不必小题大作,贻笑大方!”此事方才作罢。

  区区一件小事,足以见马皇后的仁慈与大度,可为何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却没依古制裹成“寸金莲”,留着一双天然大足呢?只因为这个马皇后出身微贱,原本是一个孤女,年轻时正值战火连天,无暇顾及缠足之事,便成了一个罕见的大足皇后。

  马皇后的故乡是淮西宿州新丰里,马家原本也是富甲一方的大户,母亲郑氏生下她这个独生女儿后不久就病逝了,父亲生性豪爽,仗义疏财,结交了许多生死兄弟,为替一位朋友讨回公道而出手杀死了一个当地的豪绅,自己为了避仇只好逃亡异乡,临行前,把未满周岁的女儿托付给好友郭子兴抚养。

  郭子兴也是一方义士,受朋友之托自然不敢怠慢,与妻子张氏把马姑娘视为己出,精心地抚养她长大。稍大时,郭子兴亲自教马姑娘读书写字,张氏则授以针线女工,马姑娘也聪慧过人,无论学什么,稍一指点,便能精通无遗。及笄之年的马姑娘,出落得一副好模样,面貌端庄,神情秀逸,一举一动都透露出大家风范,郭子兴夫妇十分钟爱。一个相面先生曾对郭子兴说:“此女天相,不可等闲视之!”郭子兴将信将疑,而在为马姑娘挑选女婿时不由地十分谨慎。寻寻觅觅,始终没找到中意的人选。正在这时,因朝廷黑暗,各地义军蜂起,天下大乱,素有大志,又颇具一定声望的郭子兴,也于元顺帝至正十二年初春,在境州聚众起义,反对元朝廷。起事之初,事多如麻,马姑娘的婚事也就暂时搁置下来了。

  郭子兴起兵不久,年方二十五岁的朱元璋投奔到他的旗下,任“十夫长”。朱元璋作战十分勇猛,而且颇有智略,数次出战,都立下了大功,深受郭子兴的赏识。一次打了个大胜仗之后,郭子兴设酒宴犒劳众将士,高级将领的席位设在郭子兴的帅帐中,朱元璋官职虽低,但因功高也被特请在其中。这次盛会,除庆功外,郭子兴夫妇在暗中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趁此机会,在将领中间为马姑娘择一乘龙快婿。

  酒宴开始后,郭夫人张氏拉着马姑娘躲在幕帐后暗暗观察。这时帐中的各位将领都酒兴正酣,神彩飞扬,划拳喝令,觥盘交错,脸上满溢着胜利后的喜悦。马姑娘面含羞涩地将目光-一扫过,最后落在最外一席的一个年轻军官身上,他身材魁梧,面容黑粗,双眼深陷,脸长嘴阔,长相虽嫌粗陋,但眉目轩昂,英气逼人;这时独有他不随众人笑嚷,端着酒杯安坐如塔,略显沉思状,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才吸引了马姑娘的眼光。马姑娘向养母张氏表明了自己的选择,张氏也是个有眼光的女人,她早听丈夫说起过这位年轻军官的事迹,也深觉这人将来必有腾达之日,因此对养女的选择赞赏不已。而这位年轻军官正是朱元璋。

  如此以来,由郭子兴夫妇作主,马姑娘的婚姻大事就定了下来,择了一吉日,为两位年轻人在军营中举办了热热闹闹的婚礼,从此,在军中刚刚崭露头角的朱元璋与元帅郭子兴以翁婿相称,羡煞了不少英雄豪杰。

  朱元璋当初在郭子兴军中屡屡建功获赏时,就曾惹得一些追随郭子兴起兵的亲信人物眼红,现在他又成了元帅的乘龙快婿,更令他们平生妒火,于是总想寻机会拆他的台。

  这时国内群雄并起,很多支起义的队伍都渐渐壮大开来,影响较大的有张士诚和陈友谅部;这样,义军作战的形势变得错综复杂了,不但要对付元朝廷,而且还要提防义军之间的吞噬。在这种情形之下,朱元璋对战机、战略产生了一些与郭子兴不同的意见,他生性直率,又仗着与郭子兴有亲密的翁婿关系,所以常常直陈自己的观点,这不免引起性情刚愎的郭子兴产生一些不快。那些平日里嫉妒朱元璋的郭子兴亲信乘机大进谗言,说朱元璋如何骄恣,如何专擅,一定是怀有异心,图谋不轨,请郭帅小心防范!郭子兴心起微澜。

  这一天,郭子兴召集高级将领商议下一步的军事行动,众部将对郭帅的主张唯唯诺诺,连连称是;唯有朱元璋发生了异议,他毫无顾忌地恳谈自己的看法,使郭子兴甚觉反感,令他放弃自己的意见,朱元璋却据理力争,坚决不肯退让,最后翁婿两人竟大声争执起来。郭子兴大感脸上无光,一怒之下下令将朱元璋幽禁起来思过。

  本来郭子兴幽禁朱元璋是为了发泄一时之怒,也不曾想致他于死地,毕竟他还是一名得力的干将,又是自己的女婿。可郭子兴手下那批别有用心的亲信,却瞒着郭子兴,暗中下令看守人员断绝了朱元璋的饮食供给,把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的朱元璋暗暗推向死亡。

  朱元璋的妻子马氏见丈夫无端被幽禁后,心中十分焦虑,她想方设法接近关押丈夫的别室,终于发现只要穿过一小片野坟地,就能靠近那间房子的后窗,而那后面是看守人员没有注意到的,这样,朱元璋断食的事情自然被马氏知道了。可那时粮食供应相当紧张,每人每天都只配给一定量的食品,即使元帅的女儿马氏也不例外;马氏又不敢告诉别人自己发现了那条通向别室的通道,于是,她每次吃饭时都佯装身体不适,把食物要到卧室中。其实,她每次都只吃上几口,然后把大部分省下来,待到傍晚时,一个人壮着胆子穿过那片坟地,把一天来省下的食物偷偷从别室的后窗上递给丈夫,得以勉强维持了朱元璋的生命。

  可从马氏嘴中省下来的这点食物,毕竟填不饱朱元璋的肚子,为了能使丈夫吃饱,端庄高雅的马氏只好使出下策——到厨房行窃。这天,她看准了厨房中的馍馍刚蒸熟,厨子又离开了厨房,便悄悄地溜进去,掀开笼盖,也顾不得烫手,抓起几个热气腾腾的馍馍,连忙揣进怀里。不料刚一跑出厨房,就与养母张氏撞了个满怀,张氏见她神色慌张,不免大起疑心,关切地问道:“女儿何故如此慌张?”马氏以为自己的行为已被发现,顿时羞红了脸,两行泪也忍不住地淌下来,垂首站在养母面前,半天不说话。张氏见她似有难言之隐,就把她带到自己房中,仔细寻问,马氏忍不住满腔的委屈,伏地大哭,然后把事情一五一十地禀明了养母。张氏听了大感震惊,不由地也陪她落了不少泪,等到解开衣襟掏出藏在怀里的馍馍时,发现马氏的侞头已被热气烫得又红又肿。

  张氏当即就对郭子兴说明了情况,并替朱元璋说情。郭子兴听说自己的亲信竟敢背着自己干如此勾当,心中大为恼怒,马上下令放出朱元璋并恢复其原职,而把那几个玩弄陰谋的人又关进了别室。

  元顺帝至正十五年,朱元璋投到郭子兴门下还不满三年时间,却因屡立战功,不断地得到提拔荣升,已成为郭子兴的副帅,总管兵符,节制诸将,建立起很高的威望。不久,郭子兴病死,朱元璋顺理成章地顶替其位,成了义军元帅,继续抗元兴汉的大业。

  第二年,朱元璋率军攻克了重镇集庆,将之改名应天府,自立为吴王,马氏也随之成了吴王妃。当时吴王除对抗元军外,还与自称汉帝的陈友谅互相争夺地盘,战事频繁,无安宁之日。马氏王妃为了助丈夫一臂之力,亲自带领将士的妻女为部队制衣做鞋,使得前方士气大振,不久,朱元璋就击败了陈友谅。

  朱元璋一鼓作气,率军南征北战,扫平了其他起义军,又回过头攻下了不堪一击的元都,恢复了汉族的天下,统一了中国。朱元璋定都应天府,也就是现在的南京,建立明朝,自己成了开国皇帝明太祖。水涨般高,同时马氏被册立为皇后。

  攻下元都北京后,朱元璋的部下搜罗来元宫中大批的珍宝玩物,运到应天府,晋献给明太祖。明太祖想自己从一个不名一文的穷小子开始,十多年时间就成了富拥天下的皇帝,眼下又拥有如此众多的宝物,自是喜不胜收,忙叫来马皇后一同玩赏。谁知马皇后见了,却不屑一顾地说:“元朝就是因为有了这些而不能保住国家,陛下不是自有宝物,要这些做什么呢?”明太祖闻言一怔,喃喃道:“朕知皇后说的是以贤士为宝物啊!”马皇后见皇夫醒悟,忙拜贺道:“陛下有此宝物可得天下,臣妾恭贺陛下!妾与陛下起于贫贱,今贵为帝后,最怕生出骄纵奢侈,危亡起于细微,愿陛下以贤士为宝物!”此后,性情自负而多疑的明太祖,之所以在打下江山后还能任用贤臣,不能不说与马皇后的劝导有关。

  马皇后不但劝皇夫以贤德治国,自己也以贤德勤治后宫,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倡导后宫嫔妃节俭仁慈的风尚。马皇后喜读古代史书,也常用古训来教导别人,她认为宋代多贤后,因此命女史官摘录她们的言行家法,用来传示后宫众嫔妃,有人感慨道:“宋代的皇后也太过于仁厚了!”马皇后正色道:“过于仁厚,不比刻薄好么?”众人无话可说。

  明太祖的衣履饮食,马皇后都亲自料理省视,而她自己则布衣淡食,极其俭朴,衣服穿破了也舍不得丢弃,常要补好再穿,虽然位居极贵,但她决不忘记贫贱时和战争年代养成的好习惯。对妃嫔宫人的子女,她却一点也不小器,都派给了丰厚的生活待遇;对宫中下人她也关心备致,常送些衣物食品,以示体恤;每逢文武官员夫人入朝,她都不忘了送些礼品,并与她们寒喧交谈,就象对待家人。这样一来,宫廷内外的人对马皇后都十分尊敬。明太祖也盛赞她道:“贤后可与当年唐太宗的长孙皇后相比,毫不逊色!”马皇后回答说:“妾闻夫妇相保易,君臣相保难,陛下不忘同贫贱的妾身,愿也勿忘同艰难的群臣。妾只求无愧于心,哪里敢与贤德的长孙皇后相比呀!”她不但自己谦和崇贤,而且时时不忘提醒大功告成的皇夫,真不愧为一个精心佐夫治国的好皇后。

  马皇后深知忠臣贤士对朝廷的重要性,因而十分注意以一个女性的细心来关心他们。每日早朝议事,若事情较多就常常要延续至晌午,这时奏事官吏按惯例就在殿廷上用午餐。一天,马皇后命宦官取来奏事官吏午餐的菜肴品尝,她觉得味道欠佳,随即向明太祖建议:“人主奉宜薄,而养贤宜厚,否则怎能笼络贤德之士!”明太祖深以为然,就下令管理膳食的光禄寺卿改善官员们工作午餐的品质。虽是一桩小事,却使官员们十分感激马皇后对他们的重视和关心,当然也就更加尽力于朝廷。

  一次,明太祖巡视太学回官后,马皇后关切地问:“太学有多少生徒?”太祖说有数千。马皇后又问道:“人才可谓众多,可他们有朝延供给食用,而他们的妻子儿女谁来供养呢?”大学生是朝廷培养的一批有才之士,他们在太学中学习期间,一应生活用度均由朝廷供给,但没有另外的俸银,他们的家人由谁供养,这问题过去倒是没有哪个朝廷顾及过。经由马皇后一提起,也引起了明太祖的重视,于是诏令特设“红板仓”,贮积粮食,赐给文学生家属,太学生从此无后顾之忧,一心治学,成为日后的栋梁之材。

  马皇后不但有贤德,而且有才能,她广读经史,学问渊博,太祖所有的札记,都由她亲自执笔记下。每当太祖有所感慨和言论,她都仔细地记录下来,无论事态如何复杂,均能排布得条理分明,毫无疏漏之处。

  明太祖为了报答马皇后的美德与佐治之功,数次提议赐予皇后族人以高官厚禄,马皇后总是坚决谢绝,她说:“外戚干政,易乱朝纲,官职恩赐外家,实非遵法!”因此,明代外戚虽然也享受高爵厚赐,但一般不授以高职,严禁干预政事,这规矩就是马皇后订下来的。

  鉴于汉、唐两代的祸乱,多由宦官参政而引起,善于以史为镜的马皇后特别在这方面给明太祖出了主意。因此,明朝廷严格规定,内臣不得兼任外臣文武官职,不得着外臣冠服,不得与外廷诸司有文书往来,并在宫门前竖下铁牌,上写着:“内臣不得干预政事,犯者斩!”如此一来,杜绝了宦官乱政之弊。

  明太祖朱元璋起于贫贱,生世坎坷,因而,表面上虽然睿智英明,豁达神武,但骨子里却藏着猜忌和苛刻。幸而身旁有一个仁慈宽厚的马皇后,常常遇事劝谏,减少了不少刑戮,挽救了无数的无辜受疑者,赦免大学士宋谦就是一个典型。

  宋谦是元末明初的著明文人学士,明代开国时的许多典章制度、礼乐刑政文典都是出自他的手笔,被明太祖尊称为“开国文臣之首”。他曾经辅佐明太祖十九年,于洪武十年,也就是他六十八岁时告者还乡,回到青萝山中隐居。

  三年以后,朝中大臣胡惟庸因图谋不轨被诛,宋谦的孙子宋慎因与胡惟庸关系密切而受株连被杀,宋谦因曾经教授胡惟庸经书也遭到明太祖的怀疑,七十二岁高龄的他被逮捕押到京城,命在旦夕。马皇后闻讯后,向太祖进言道:“宋先生曾经讲学宫中,一字为师,终身不移。民家为子延师,尚以礼全终始,何况天子呢?况且他隐居青萝山中,还能有什么施展?”太祖自负地说:“这个你不知道,此老儿不甘寂寞,虽隐居青萝山,但四方前去求教者络绎不绝,受业者遍及天下,倘有异志,如何得了!”他拒绝了马皇后的说情,马皇后沉默不语。

  第二天,马皇后侍奉太祖午膳,摆出的全是素食,不见酒肉,太祖问是何故,马皇后垂泪答称:“妾为宋先生作福事啊!”明太祖不由得侧然心动,于是赦令宋廉不死,而流放茂州。

  马皇后的仁慈不但保护了重臣,同时也荫及了平民百姓。吴兴有一巨富叫沈万三,据说他家有一个奇妙的“聚宝盆”,能呼金唤银,因而家中金银堆积如山,沈万三性情豪爽浮躁,很喜欢显示自家的财力。在明朝开国之初修筑京城城墙时,他主动要求替朝廷分担一半的工程,因当时朝廷财力不足,就批准了他的请求。谁知,沈万三仗着财物富足,又调用方便,竟然比朝廷组织的工程还先完成,使得明太祖深感脸上无光。

  明太祖正想找借口惩治一下沈万三的时候,好大喜功的沈万三又申请犒劳皇家军队,明太祖闻言大怒,叱道:“何等匹夫,意想犒赏天子之军,居心不正,实为乱民,诛!”

  马皇后却认为,虽然沈万三性过狂妄,但不至于获死罪,于是进谏道:“妾闻国法是用来诛杀不守法的人,并不是用来惩罚国君不赏识的人。沈万三虽然狂妄,却未犯法,不当诛之。”明太祖觉得言语有理,也就没有诛杀沈万三,只是利用他的财力,派他去戍守云南边区。

  据说浦江有一个郑谦,家族和睦,十代同堂,名传道还,当地人都称他家是“义门”,郡守也表彰他们家族的融洽和乐,赐予一块“天下第一家”的匾额。明祖听说此事后,颇感兴趣,特意把郑谦召到京城相见,问他家中人口共有多少,郑谦回答说:“一千有余。”明太祖赞叹说:“一千多人同居共食,同心合力,世所罕有,确实是天下第一家啊!”于是赐给了他丰厚的礼品让他回去。

  马皇后在屏后听了他们的对话,心有不安,连忙传话给明太祖:“陛下当初一人举事,尚得天下;郑谦家千余人,倘若举事,不是太容易了吗!”明太祖不免为之一惊,急命中官再召郑谦,问他道:“你治理家族,也有什么方法可循么?”郑谦回答说;“没有别的,只是不听妻子的话罢了。”明太祖听了释然一笑,不再追究,安心地放他回家了。这一次,明太祖虽然没有完全接受马皇后的意见,却又恰恰表现出他对马里后的重视,他认为自己之所以成功,离不开妻子的辅佐,既然郑谦从不听从妻子的话,便认定他成不了大气候。

  洪武十五年八月,历尽磨难,也殚尽心力的马皇后染上了重病,试治无效后,她坚持不肯再服药,明太祖苦苦劝求,她则说:“生死有命,我病已不治,服药何用!”躺在病榻上,她念念不忘地反复叮嘱皇夫:“愿陛下求贤纳谏,慎终如始,子孙宜贤,臣民得所!”然后,又把诸位王子公主叫到身边来,嘱咐说:“生长富贵之中,当知蚕桑耕作之不易,当为天地惜物,且为生民惜福!”走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她仍然不忘以她的贤德影响着她的丈夫和子女,为着国家躁心不已。不久,马皇后愤然长逝,享年五十一岁,匆匆走完了她从孤女到母仪天下的沧桑一生。

  明太祖失去了同甘共苦的结发妻子,也失去了他得力的助手,悲痛之情,无以言表。为了永远追念可敬可爱的马皇后,明太祖竟然决定不再立后。后宫宫人也十分感念马皇后的贤德,特地作了一首歌来纪念这位贤淑仁慈的皇后,歌词是这样的:

  我后圣慈,化行家邦;

  抚我育我,怀德难忘。

  怀德难忘,于万斯年;

  毖彼泉下,悠悠苍天。
  
  
  
 

 
分享到:
月下独酌
弟子规
当然,这些幽居深宫大内的后宫女子,尤其是“一朝入选帝王宫,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妃嫔们,也无须为生活而打拼,她们只需要养尊处优则罢。
玉兔捣药的传说
小王子发现了一条大路1
一只小虫子变成了漂亮的蝴蝶2
老宫女揭秘慈禧与小安子偷情的真相
牛郎织女传说是西方情人节的源头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