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宫女卷 >> 陈金凤血溅九龙帐

陈金凤血溅九龙帐

时间:2014/2/11 19:30:42  点击:2517 次
  陈金凤是一个寡妇再醮的人,她原为十国中闽国国主王审知的侍姬,王审知死后又成了他儿子王延钧的皇后,这一点上她与武则天是一样的,可惜没有武则天的胸襟气度,最终不得好死。

  陈金凤是一个私生子,她父亲是当时的福建观察使陈岩,他是个同性恋者,有断袖癣,当时他手下有一个小吏侯轮,因为生得俊美,肤色白暂,有如好女子,再加上个性柔顺,因而成为陈岩的男宠,随时可以出入陈家。丈夫是个同性恋者,在性生活上自然就冷落了妻子,陈岩的妻子姓陆,也是个大美人,一方面官宦的家眷不可能到处抛头露面,另一方面五代十国时期,理学渐露机芽,女子的三从四德日益被强调,陈岩的妻子就不可能到外面打野食来满足自己,于是就和丈夫争夺起侯轮这个陰阳情人,也亏得侯轮左右逢源,居然和陈岩的妻子陆氏夫人几度春风,而生下陈金凤这个活宝。

  陈金凤并不是国色天香的那一类美人胚子,但她有一样是当时人无法相比的,就是她的玉肌滑肤独具特色,就凭这一点她成了王审知的贴身侍姬,在王审知的时候,陈金凤的祸害还没有显示出来。王审知起自乱世,深知江山得来不易。王审知的哥哥王潮原本是陈岩手下的军正,陈岩死后福建发生了王绪的叛乱,王潮因平叛有功,唐朝廷决定由他继任了陈岩的官职,成为福建观察使,不久又升为武威军节度使,王审知在哥哥死后继任这一官职。不久朱温灭唐,封他为闽王,他常担心自己地僻势弱,难于自保,于是励精图治,积极建设。既节俭爱民,又通市海外,十来年下来,居然创造出一个小康的局面。他是个明白人,陈金凤想凭她的那三板斧是砍不倒他的,可惜虎父犬子,他的儿子王延钧却未能打退陈金凤的色情炮火,被陈金凤的媚眼,醉笑,若隐若现的不同一般的肌肤勾引着,跃入那一个深坑之中,这一番活动还是在王审知活着的时候就进行着,王延均被陈金凤吊起胃口,时常涌起强烈的欲望,虽因名份攸关,极力抑忍,终究也有忍无可忍的时候,可说家贼难防。

  中原地区狼奔豕突,朱温和李克用父子为了那个皇帝宝座斗得死去活来,福建地区便也盛传王宫中有真龙飞腾直上云霄,恰在此时王审知死去,王延钩就将长春宫改为龙跃宫,在福州即皇帝位,国号大闽。乱世中大家都忙于争权夺位,忙于身家性命,顾不了那么多礼法,王延钧根本就没有像唐高宗那样为得到武则天想尽办法,他非常简单地就把陈金凤召进宫来,二十四岁的父王爱姬和三十初度的新闽皇终于用不着畏首畏尾了,放开手脚,开怀取乐,第二天都日上三竿了,这一对人儿还浑然不觉。

  王延钧比他的父亲王审知穷奢极侈多了,他初登皇位就遣使遍访福建各地,广征美女人宫,夜夜崎筵盛开,将那金龙巨烛数百支同时点燃,高低上下将整个寝宫照得尤如白昼,寝宫中特地摆一张宽达数丈的龙床,长枕广帐,就象舞台一样,四周再围上水晶屏风,床上铺以五色锦被,每当更深夜间的时候,他就和陈金凤喝得半醉半醒,裸程相拥,在偌大的床第之间翻来滚去,表演各种各样的交媾姿态,叫那些才选入宫的红花闺女,隔着水晶屏风观赏学习,以为笑乐,叫做“水晶秘戏”。一段时间后,就命令成群的宫女为他裸体伴寝,玉体横陈,春色无边,王延钩便像是狂蜂浪蝶般地往返采吮,嘻嘻哈哈,声闻户外。日日美酒,夜夜荒滢,冷雨敲窗,山雨欲来,国事逐渐不堪闻问。

  当时王延钧除了宠爱陈金凤外,还有李春燕为贵妃,此外还有一个男宠,也许男子同性恋是当时当地的一种风尚,特别是有权有势人的一种时尚,王延钧的男宠叫归守明,甚至一段时间中,九龙纱帐中都成了归守明一人独霸的局面,乃至于连“谁谓九龙帐,只贮一归郎。”的谣谚都已经出来了。后宫的莺莺燕燕加上这一位“归郎”,使得王延钧疲于奔命,旦旦而伐,最后终于得了疯瘫症。

  王延钧得了疯瘫症,归守明成了久旱饥渴的宫女们争夺的对象,九龙帐中陈金凤自然是捷足先登,男贪女爱,别有一番旖旎的风光,一般宫嫔想分一杯羹都不可得;不仅如此,有时陈金凤欲火太炽,归守明还不得不使百工院使李可殷代劳。陈金凤完全是为了满足肉体的需要,而贵妃李春燕则加紧实施自己的报复计划。

  李春燕的资貌原比陈金凤艳丽,只因狐媚技艺略逊一筹,因而始终被冷落在东华宫中,在长久向隅的孤寂生活中,把欲念的触角早已伸到了王延钧的长子王继鹏身上,她利用王延钧已经瘫痪这一有利条件,抓住陈金凤与归守明、李可殷私通这一点,与陈金凤谈判,动之以利害,施之以要胁,要陈金凤从中匈通,劝王延钧同意将她李春燕赐给王继鹏。王延钧在陈金凤的花言巧语之下,居然同意了这件事情,王继鹏当时被封为福王,李春燕堂而皇之地由东华宫移居到福王的府中。后来皇城使李傲因与李春燕同姓,便千方百计地与李春燕认作同宗兄妹,现在李春燕嫁给了王继鹏,他自然又与王继鹏成了郎舅至亲,三人勾结,开始了有计划的夺权斗争。

  王延钧虽然行动不便,但对于权力的掌握,仍然不肯丝毫放松。原来王延钩虽然滢乱,但依赖薛文杰和吴英两位大臣的支撑,即使小有摩擦,大体上仍能戮力同心;王延钧的病却加深重了二人之间的矛盾,当时薛文杰任国什使,王延钧对他深信不疑,一切军政大权都交给他处理,引起内枢密使吴英的不满,久而久之,渐成水火,王延钧病糊涂了,竟至于听信了薛文杰的一面之词而杀害了吴英,不啻是毁掉了大厦的一根栋梁。恰好这时吴国的杨行密看到闽国势弱,趁机发兵攻打建州,建州就是今天福建的建瓯,位于闽国西部要冲地带,倘若建州不守,东部滨海的福州就发发可危了。王延钧立即征发大军抵御,不料军队却迟迟不肯遵命开拔,原因是吴英曾作过军队的统帅,与军队之间有着深厚的情谊,这时军队乘机鼓噪,要王延钧交出薛文杰为吴英雪冤,迫不得已,王延钧只好交出薛文杰,军士们杀死了薛文杰,由于军队的英勇奋战,吴军被打退了,但闽国内部却形成权力的真空。因陈金凤的争宠而使李春燕组织起来的小集团,势力迅速膨胀,一股压力透过归守明、李可殷、陈金凤日益传到了王延钧的身上,因为李春燕等人毕竟还不敢直接把矛头对准王延钧,于是先拿宫中的男宠归守明和男宠的帮手李可殷下手,王延钧日益关注事态的发展,王延钧的态度也加快了王继鹏、李春燕的行动步伐。

  首先他们一不做、二不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派遣壮士击杀了李可殷。陈金凤失掉一个情夫,简单就像砍断了她的一条胳膊,心痛万分地向王延钩哭说她当然不会讲李可殷是自己的情夫,经过仔细勘酌之后,她决定先把矛头指向李傲。在陈金凤的哀恳下,第二天早晨,王延钧带病上朝厉声责问李傲,朝堂之上,威仪棣棣,李傲随时都有掉头的可能。下朝了,汗流浃背的李傲踉跄趋出,急忙赶到福王府中与王继鹏商量对策,反复计议,深恐迟则生变,于是召集皇城禁卫军鼓噪入宫,王延钩行动不便,当即被乱军所杀,可怜陈金凤与归守明还在九龙帐中干那伤天害理的勾当,也被乱军杀死。“万恶滢为首,百行孝为先。”陈金凤、王延钧乱轮不孝,终于得到报应。

  叛乱过后,李春燕和王继鹏相偕来到九龙帐中,李春燕看到一丝不挂且血糊糊的陈金凤和归守明,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陈金风的狐媚手段终究没有敌过李春燕的残忍心机,陈金凤那独具特色的肌肤,在鲜红的血液中还那么晶莹剔透,王继鹏看到父亲,特别听到父亲一时未被乱军杀死,还是自己费尽了力气,怞出佩剑自刎喉管方才断气,久久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

  在五代十国的乱世中,王继鹏、李春燕既已走上了陈金凤、王延钧的老路,就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分享到:
木兰辞9
小脚女人
布娃娃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二幅
揭秘武则天最满意的接班人是谁
皇帝后妃侍寝的秘密:太监先脱光妃子
小红帽5
明朝灭亡后崇祯子女去了哪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