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狐狸缘全传 >> 第十七回 天兵大战众妖狐 识天机云凤归山

第十七回 天兵大战众妖狐 识天机云凤归山

时间:2014/2/11 18:49:52  点击:2107 次
  词曰:

  变化多端,狐媚无羞真不堪。强把神通展,无计外乎天。

  反惹泼缠,愈增过愆。到头来,雨覆云翻,只落得万年道术一时捐。

  且说玉面狐凑了些成精的走兽,也是甚么智谋参军,动不动便用计策;也是甚么威武偏将,直不直就要厮杀。巡逻的找了几个快腿的野走狗;作马的寻了些个吃人的饿急狼。兔子摇旗,猴儿开路,一齐乱嚷,各拿防身兵器。簇拥着几个妖狐都是女将打扮,都有千百年的修炼,一个个变化人身,各自有各自的形容,花枝招展,燕语莺声,催领着一群狼虫虎豹,也是旌旗高举,剑戟如林。一团陰气就地乱滚,犹如浓烟密雾,黑漫漫的遮蔽红日,闹嚷嚷的各逞凶威,有如潮涌一般厉害。玉面狐又派云萝、凤箫道:“二位仙妹先在旁边掠阵,如若愚姐不能取胜,二位仙妹再相帮扶可也。”凤箫、云萝各自应诺,随在阵后。于是,众狐又相拥玉面狐一齐飞奔对阵。天兵大队摆开阵热,压住阵角。群狐往两边一分,正中显出了玉面狐的容貌。此刻妖狐又是一番模样:直立着两道似蹙非蹙的蛾眉,圆睁一双似水如星的杏眼,包含着一派杀气,铺堆着无限威风。裙下双钩按丁字步儿站住,手中宝剑照八字势儿分开,满面嗔怒,手拿雌雄剑一指,大声叱道:“天兵中的领袖,神将内的班头,速去报与李大王、吕洞宾知道,就说玉面仙姑前来讨战。”

  此时天王与吕祖正在青石山顶之上稳坐,只见众妖乱哄哄的出来讨战,天王便哈哈大笑,说道:“这些妖狐如此伎俩,便敢平地起风波,真是无羞无耻,背逆天命,该当万死。狐假虎威,抗拒天将,这等目无法纪,实是死有余辜。待吾神命旗,诏取五雷、四帅,布稠云,展利电,霹雳一声击了,这些众孽畜准保有翅难逃,皮囊化为灰烬。”

  吕祖听罢,连忙摇手,说是:“天神休得如此,暂且息怒。这些妖狐虽然抗拒天兵,应该用雷击死。但可怜他万载修行,莫若将他生擒,先审问他一番。他若悔恶向善,便治他个轻罪发落,教他改过自新。他若痴迷不醒,再将他处死不迟。常言‘天有好生之德’,求天神体天而行可也。”天王拈髯点首说道:“到底上仙慈悲宽恕,度量广大。既然如此,待我令众神兵擒他便了。”说罢,天王将手中宝塔向上一举,塔上第一层金铃响动,乃是诏取丁、甲、元辰的号令,只见六丁、六甲与十二元辰一见金铃摇动,俱都不敢怠慢,迎下山来便要与妖精交战。各物方欲上前抖擞神威,玉面狐见丁、甲、元辰迎将下来,忙传了一声号令说:“谁去与这几个天神对敌?”言罢,从背后转过天马狐精与混肷狐精说道:“我两个愿去挡这头阵。”玉面狐吩咐道:“须要仔细。”二妖说是“晓得”。便跨上异兽,冲出阵来,也不答话,两下里便动起手来。二妖与天神战未五六回合,天神势众,一齐便将两个狐精围裹住了。丁、甲、元辰将要并力擒捉,忽见二妖一齐将嘴张开,运动丹田的陰气,向外乱喷。丁、甲、元辰觉得陰邪之气扑来,俱恐被其所侵,连忙败出阵外躲避了,不敢与妖抵对,怞身归了本位。

  两个狐精见天神战败,更加耀武扬威,乱嚷道:“有那个毛神再敢出来比拼?”此刻天王在山顶石上坐着观阵,看的真切,不觉心中恼怒,说道:“这些泼怪真乃万恶。若这等叫他们容留长智,何时方将他们剿灭得平?”说罢,满脸含嗔,把宝塔高高举起,用力晃了一回,只听十三层宝塔金铃一齐如雷响动。众天神一见,个个惊异,遂率领天兵,两下里分头将妖围住。众妖见天神势众,也破着死命互相乱战。这一阵,真是杀了个天昏地暗。

  二郎爷心中大恼,用三尖刀先斩了些獐、狼、豹、鹿,然后冲过阵内,专要将玉面狐生擒活捉。两个并不答话,一齐刀剑并举,各展神通,杀在一处。这一交手,更是历害:

  二郎神直用刀砍,玉面狐忙用剑迎。刀砍霜光喷烈火,剑迎锐气起愁云。一个是青石山生成的妖怪,一个是灵霄殿差的天神。那一个逞凶任性欺天律,这一个御害除妖救世心。二神使法身驱雾,狐怪争强地滚尘。两家努力争胜负,恨不能谁将谁来一口吞。

  且说二郎神与妖狐大战多时,哪吒同众天神已将群妖首级挥杀了许多,所剩下能变化的众狐唬的魂飞魄散。玉面狐此时也是杀的香汗淋漓,筋骨酸痛,又见众妖伤了甚多,心内一觉恐惧,更是遮架不来。只得吩咐一声,令众妖各运起防身法宝,放了些不正之气,趁便败下阵来,领着众狐逃出重围。小妖死的已是堆积如山,玉面狐看着,不敢恋战,仍复奔了密树林内。

  二郎神见玉面狐逃奔丛林密树,仍是不舍,便要追赶。哪吒道:“咱们暂且穷寇莫追,待布下天罗地网,再去将他们围绕。不然,此时将他们追急了,可就许逃跑藏起。”二郎道:“也是。咱先令丁、甲众神将天罗地网四面密布。”

  且说云萝仙子、凤箫公主见玉面狐劝不回头,本心不欲相随打仗。因玉面狐分派了,情面上不好推诿,只得跟着前来掠阵。这两个虽也是与玉面狐同类,然自己颇知纯修苦炼,不肯妄作非为,且能知过去未来之事,若论道行,较玉面狐还高一层,虽也是幻化美女,常出洞游玩,从无迷人害命。今见玉面狐抗拒天神,早料着不能取胜,一定遭擒。所以只管随着阵队,并未曾与天神动手。以后见彼此乱战,云萝仙子早见天神手内持着天罗地网,遂默对凤箫道:“玉面仙姊不听良言,恐怕难逃劫数。到那时玉石俱焚,咱两个岂不枉修炼了一场?莫若趁此机会回洞罢。”凤箫公主道:“要走,咱便速速起身。不然众天神布上了天罗地网,再要脱离可就难了。”两个商量已定,齐借遁光而去。回至洞内,各自闭洞潜修。以后两个俱修的到了天狐地位。此话按下不表。

  且说众天神布妥天罗地网,哪吒道:“此时妖狐料必力竭势危。咱布了这四面的罗网,大约一个不能脱逃。趁着此刻他们尚无着落,速去四面围住,与他个卷饼而归。”二郎道:“这几个毛狐,何用许多天神动手?待我自己前去,管保手到擒来。”说着,便一直的扑了密树林内。这玉面狐正要率众妖用遁法逃去,忽见二郎爷携着金毛童子、吼天犬、粉翅银雕的神鹰,威风凛凛的去看过来。看官,你道二郎神怎个圣相?有词为证:

  二郎爷生来圣像多端正,丰满满的容光亮彩似银。三山帽,朱缨衬,金丝累,珍玉润,扣顶门,压两鬓,双展翅,盘龙滚。起祥光,绕瑞云,天神队,分职品。鹅黄色的飘带在背后分,穿一件淡黄袍紧随身,团龙绣起金鳞;镶领袖回文锦,更衬着百蝶穿花的藕色战裙。系一条丝蛮带缠腰紧,蝴蝶扣穗缤纷,杏黄色似赤金。玉连环夔龙吻,挂宝剑多锋刃,能叫那妖怪邪魔不敢侵。足下蹬战靴新,升云路走天门,随步稳五色分,底儿薄任疾巡,这双靴多行天界不踏世尘。手中擎三尖刀双面刃,双龙缠护口分,斩妖魔临军阵,曾在那水帘洞外大战过猴狲。金毛童是从身,弓是金弹是银,年纪小正青春,跳躜躜架鹰牵犬在后面随跟。

  玉面狐看罢清虚妙道二郎神相,不觉的心中惊恐,欲看真魂。

  且说二郎爷赶到树林之处,正要着金毛童子放鹰犬捉拿众狐,众狐忽然齐现原形,露出本相,迎近前来,反把二郎爷围住。一个个俱运足陰邪腥臊之气,向二郎神喷吐。二郎神忙睁慧目一看,但见众妖全不似先前娇娆美女之样,俱仍化成奇形异状凶恶的狐身。有几个天马狐,长毛雪白;有几个混肷狐,毛色花斑,金腿挺见,皮毛光亮;乌云豹黑白斑烂;染狸子栽针刺猬一样;烙铁印、倭刀腿、异色酷灰、满地毛团,实在令人难看。二郎神见众妖幻化这等形状,连忙用三尖刀挨次砍去。砍了几个,俱都无骨无血,软微微的竟是些皮毛堆在那里。二郎神心中纳闷,又不知哪是玉面狐的原形。于是令金毛童拽开弓,用银弹子打去。哪知打着了软滑滑的皮毛,反把银弹子碰落。又将铁爪铜嘴喙的神鹰放出去抓时,鹰到跟前,捉住了一个,觉着滑溜溜,无骨无血,虽然掐住,提不起来。鹰又一缓爪,仍然逃跑,反将神鹰羞的飞回来了。金毛童见鹰不能捉拿,复将吼天犬脖卡打开撒去,那知这犬尚未追上众狐,便闻着腥臊气味,并不敢近前,竟又去而复返。

  二郎爷虽有神通,无法可使,正在思想主意,哪吒忽从背后转过。二郎一见,忙将适才众狐幻化之相说了一遍。哪吒道:“这不算甚奇,这是妖狐用的截教中旁门左道,名曰:‘移花接木、怞骨遗囊’。他们运出魂灵,怞去胎骨,专用毫毛皮袋围裹。我等刀砍鹰抓,全伤不着他们的真体。他们用这怞身离魂邪术,无非欲要弃舍了臭皮囊壳,指望得便逃去。从愚见,虽然妖狐这个计策不错,无奈此刻已晚。咱们现撒布了天罗地网,他们也是空用了一番的法术。”二郎道:“原来如此。想不到我被这些脱了皮毛、专用虚假的东西难住,空与他们无血骨的皮桶打仗。这些妖精,实在可恼。”说罢,怒发冲冠的道:“我非得将他们的尸灵皮斩尽不可。”哪吒道:“不必如此着恼,待我将这些毛团一齐葬送了他们的性命。”于是,一伸手从兜肚中一个锦袋里把九龙神火罩取出,托在掌上,口中又将太乙真人传授的六字真言连念了三遍,真是神仙法宝奥妙无穷,那神火罩登时之间骤然向空飞起。

  不知这罩落下,众狐可能脱逃不能,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一、赛金花
农夫和蛇的故事5
山楂
盘点汉朝那些最著名的私生子
揭秘慈禧的少女时代
这也是一种幸福
三字经27
揭秘中国古代与儿媳传出绯闻的那些名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