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合浦珠 >> 第十一回 因赛神计劫兰闺秀

第十一回 因赛神计劫兰闺秀

时间:2014/2/6 13:24:01  点击:2513 次
  诗曰:

  南方滢祀古风俗,楚媪解唱迎神曲。

  锵锵铜鼓芦叶深,寂寂琼筵江水绿。

  雨边风清洲渚闲,椒浆醉尽神欲还。

  帝女凌空下湘岸,番君隔浦向尧山。

  日隐回塘犹自舞,一分门依倚神之枯。

  韩康灵药不复求,扁鹊医方曾莫睹。

  逐客临江空自悲,月明流水天已时。

  听此迎神送神曲,携觞欲吊屈原祠。

  右《夜闻赛神因题即事》,唐李嘉-作。

  却说钱老夫人,自从生往白下,即备重礼,酬谢了崔、李、陆三子,又托崔子文置洒虎丘,以答报那劝公呈的合学朋友。既而崔、李俱到外郡游学,唯陆希云不时到门讯候。老夫人膝下凄凉,少不得心中牵系,俱不必细说。

  且谈秋烟姐,既切离思,又因怀娠,所以精神倦惫,情绪全无。闻啼鸟以惊心,愁眉常攒;睹花枝而增慨,涕泪时流。唯有绣琴,十分中意,往往微言带谑,冷笑含讥。秋烟每不能时,亦以恶语相加,二人因而成隙。每一日早起,以人参汤进于夫人,夫人看见泪痕莹颊,细为诘问,秋烟遂把他事抵饰。绣琴知之,乃谮于夫人道:“向见秋烟与某童戏于厢房,前晓又见秋烟潜入钱吉房中,逾时而出。”夫人闻而稍有疑意。

  又一日,秋烟要买绣线,寻见钱吉,持钱付与,因而闲话片晌。绣琴又以告夫人。夫人治家严肃,虽婢女,不容少有邪私,于是深信绣琴,而欲觅配以嫁秋烟。无何,侞腹渐高,夫人乃大怒,将呼杖而挞之。秋烟料难隐匿,以生所题罗帕诗奉进,夫人细玩,诗意清新,而笔-可验,即回嗔作喜道:“既有此事,汝何不早言,若幸举一男,亦一快也。”于是恩宠日隆,女红尽辍。

  绣琴愈嫉焉,乃与桂子密谋倾挤,乘间窃其汗巾一条,置于钱吉枕底。吉妻见之,疑与秋烟有私,与吉争闹,而以汗巾诉于夫人。及呼秋烟审讯,秋烟茫然无以自明。夫人大怒道:“汝与贱奴通奸,辄敢污蔑尔主。”遂以荆条挞之数十,即时祛出钱吉,而买药堕胎。欲药三剂,胎竟不下,于是褫去衣裙,每日蓬首跌足,供役厨房,兼又捶詈兼至。自此秋烟之苦,殆不可胜言矣。

  至冬,将欲临蓐,绣琴与夫人计议,俟其生下,即当淹溺。夫人又托梅三姐,寻配以出之。忽钱贞报进:“南京范夫人、小姐与小相公俱到。”夫人惊喜出迎,范夫人肩舆陆续而至。相见毕,彼此各叙间阔之情,一一问安。次及范公,范夫人泫然泣下,便诉出奸人倾陷,被朝廷提问一事。小姐触着愁肠,掩面而泣。老夫人亦不胜伤感,次后问生何在。范夫人道:“贤郎在被难之前,已往山东省叔矣。”老夫人心下始安,治洒款待,虽殷殷劝慰,范夫人、小姐,终席不举一觞,止啜薄糜而已。

  范斐既已安顿家小,即往京师探望,辞别而去。范夫人偶见秋烟腹中怀孕,而因悴可怜,心颇疑之,因以讯夫人。夫人道:“言亦可丑,彼与狡童私媾,今将临月耳。”随唤秋烟,又羞辱了一场。

  且说梦珠小姐,自公被逮之后,时刻悲思,寝食俱废,每夕焚香吁天,愿得圣恩宽宥。范夫人虽十分忧郁,唯恐苦伤小姐,时时安慰,其如玉惨花愁,终不能少解。尝作《忆父》诗云。诗曰:

  天恩何日释南冠,归雁虽多信尚寒。

  读罢《离蚤》重拭目,白云何处是长安。

  珠娘以夜长难寐,独于灯下观书,耳中忽闻呜呜咽咽,婉转悲啼,声甚凄楚。讯之,乃秋烟也。咽然道:“我有天大忧愁,只得含悲忍泣,尔乃自罹其苦,胡为彻夜号叹乎”?秋烟推扉而进,泪流满面,终泣而对道:“奴有一腔苦衷,无可告诉,今天幸轩车远至,愿得少披肝膈,不识小姐亦肯垂听乎?”珠娘道:“我本愁人,今见尔貌楚言哀,使我殊为悲感,有何冤抑,不妨语我。”秋烟遂以钱生私昵之情,及临别留诗。绣琴嫉谮之事,委曲叙毕,因泣道:“奴之一身不足惜,所恨谗言蔽明,心事莫白,以主人之胤,而为滢媾之私,倘蒙小姐肯赐片言,以白其诬,死且不朽。”珠娘听知孕从生有,便怀悯爱之念。次日进见夫人,力为辩悉,夫人道:“小姐不可信那花言佞口,我思之审矣,彼先与贱奴通奸有孕,唯恐事泄,乃私主以借口,故诗虽真而情则谬也。”小姐又反复言之,夫人终不能信,但含笑而已。

  既而绣琴又与桂子有隙,历数其短,以告夫人。桂子闻而大怒,始以谋窃汗巾及偷出减妆内银花数事,一一陈诉。夫人严为鞫究,桂子之过是虚,而绣琴之事却实,深悔误信其言,呼秋烟而抚慰之道:“我屈汝,我屈汝。”即以绣琴发在梅三姐家。适有维扬客人,愿出三十金,买以为妾,梅三姐匿其半价,而以十五金,请命于夫人,夫人深恨之,不考其人之清浊,欣然依允。

  未几,秋烟获生一子,试其啼声呱呱,卜为英物,老夫人大喜,以生讳兰,而古有“何物老妪,生此宁馨儿”之语,遂命名曰宁馨。少不得三朝弥月,自有亲邻庆贺,俱不及细叙。老夫人以小姐前为秋烟屡白其诬,至是绣琴事败,深服其智识过人。又尝于镜奁内,得所作《忆父》一诗,词意酸楚,感而坠泣,因叹道:“嬉笑之怒,甚于裂-;长歌之悲,过于恸哭。此语信然。”遂有为生纳聘之意,而难于启齿,私讯红蕖,红蕖述范公临行之语以对,夫人大喜,自后待小姐之意,愈为恩密焉。

  光陰荏苒,不觉冬去春残,倏尔又逢仲夏。范斐自塞上遣人回报,始知公已遣谪孤山。范夫人心中稍慰。唯珠娘既有瞻父之孝思,复以钱生杳无归信,怨红愁绿,臻首时颦,待月迎风,愁城愈固,虽在喧哗笑语之下,不无咨嗟叹息之声。是以刺绣心灰,丝桐谱冷,时时托诸吟咏,以自遣其愁况云。

  《春日晓起红蕖促看海棠因书即事》诗曰:

  香闺晓日上窗纱,懒向妆台理鬓鸦。

  侍女不知心上恨,几回催看海棠花。

  《暮春咏怀》

  冉冉朝烟溜碧萝,啼莺声老奈愁何。

  凭栏怅望家千里,照镜慵梳发一窝。

  风拂-铃催梦去,蝶随柳絮绕帘过。

  可怜满径残红片,不及罗衫泪点多。

  因秋烟之事,虑生在外,又以花柳牵情,尝试一绝云。诗曰:

  成陰绿树乱烟飘,紫燕虽归信物□。

  只怕春心浑未定,更随明月听吹萧。

  其诗连篇累帙,不能尽载,兹益选-一二,以见其愁怨恨聊之意焉。

  且说老夫人以槐黄时近,科举秀才,纷纷的俱向白门应战,不知生进得场否,心下不胜忧虑。忽一夜,梦见中丞公笑容满面,握手而言道:“吾儿乡闱奏捷,当在丙子。那业师郑文锦,原注定今科中式,只因文锦做了几件亏心丧行之事,已把姓名褫革。吾儿在燕京旅邸,能拒绝蕙姑,不滢闺女,上帝以其躁行清严,增寿一纪,又拔在今科连中,故特来与夫人报喜。”言未绝,但闻竹萧细乐,一片喧沸,夫人因以问公,公道:“此正蕊珠放榜耳。”夫人道:“相公误矣,今方七月,秀才尚未入场,怎去放榜?”公笑道:“夫人有所未知,人间揭晓,须俟八月下旬;至于天上,只在七月望后,便把应中俊英姓名俱已填定矣。”夫人再欲诉叙衷怀,却被树枝一绊,忽然惊醒。梦中之言,一句不忘,只以钱生该在南场赴试。为何反在北京,猜疑不决。

  晓起,以告范夫人。范夫人道:“贤郎君-藻-葩,才高八斗,今秋奏捷,不察可知,致使夫人得此奇梦,先为之兆耳。”

  俄而三场考过,又早放榜之期,只见江上黄旗飞报崔李二生,俱获捷了。同社中,唯陆希云三报已捷。夫人望至月初,喟然叹道:“我儿竟在孙山之外矣”。

  盖生虽在北场中选,只因鸣皋为生纳监,注了金陵祖籍,又把姓名改了魏芳,故报捷的只到东昌任上,兼往金陵旧宅。直到十月中,鸣皋方有书至,说生已在北闱中式,夫人大喜道:“曩夕之梦,信不谬矣。”范夫人、小姐,俱捧觞称贺。秋烟闻了喜信,满怀欣悦,不言可知。钱贞便欲竖立旗竿,夫人止住道:“偶尔侥幸,为什么惊天动地?且待春闱及第,竖亦未迟。”又有几个靠势家人,概不收纳。

  既而陆希云公车北上,老夫人馈送赆仪,并修书寄生不提。

  且说郑心如自谤生之后,崔子文诉向同社,将欲群声其罪。又被李若虚当面唾骂了几番,心如恐失体面,只得走出朋友,向崔、李恳息,又请各家,肉袒致谢,其事方寝。只因此名一播,那姑苏仕宦,悉知其奸险异常,再有谁人请荐?心如自觉无颜,避到临安暂住。恰好遇着在城乡宦,有胡御史者,延请西席。

  那御史是谁?即憨公子胡伯雅之父也,现任副都御史,告病在乡,因憨公子目不辨丁,要请名师指教。郑心如访知这个机会,即央门客常不欺荐引,且许以厚谢,不欺便力荐心如,心如又誊出几篇窗稿,具名拜谒。

  胡御史把文章细观,击节赞赏道:“清新藻丽,必中之才也。”因此馆事一言而妥。心如既进馆中,援取憨公子之性,每日功课;并不讲书做文,只谈论些闲经赌诀,以至闺阃鄙亵之事。及在胡御史面前,则又极口赞道:“令郎公子,亏其指授-窍,近来文字,气已食牛矣”。兼以胁肩谄笑,惯会趋迎,故不但憨公子日渐投机,而胡御史亦破格相款。

  自开绛帐,瞬息三载,其年暮春,胡御史起官北上,憨公子要到虎丘游玩,同了心如、不期,随即买舟至苏,在虎丘寺内假一僧寮作寓。于时苏人游虎丘者,往来纷错如织,上自衣冠士女,下至-屋裙叙,莫不靓妆丽服,连臂而至。真是歌吹为风,粉汗为雨,罗纨之盛,多于江畔之柳,可谓艳冶极矣。所以憨公子纵目骋怀,十分得意。每日与心如、不欺观看女客,看后则又数青论白,较其妍媸。至夜则饮酒啖肉,期于醉饱而已,究其胸中,不知山水为何物耳。

  忽一日,有楼船舣岸,前舱靠窗,站着艳婢四五,□轻摇纨扇,或笑指岸花,纷纷的娇声婉语。心如挽了憨公子之手,趋前指看道:“此船必有丽人矣。”俄而群婢,先拥着两位老者登岸,姿容俱极清雅。次有一个女子,年可二十,轻烟淡月,真所谓画中人也。你道此舡果是谁宦宅眷?原来即是钱老夫人。因范夫人、小姐思忆范公,故特置酒船中,与他解闷,那卖花妇梅三
 

 
分享到: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6
猫和老鼠合伙2
魏忠贤
猫和老鼠合伙1
揭秘慈禧如厕用的手纸用什么制成的
小红帽2
三字经71
明朝一个丫鬟4两银子主人可随意占有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