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水浒后传 >> 第三十七回 徐神翁诗验金鳌岛 宋高宗驾困牡蛎滩

第三十七回 徐神翁诗验金鳌岛 宋高宗驾困牡蛎滩

时间:2014/2/6 13:10:15  点击:2015 次
  却说大将军李俊,因征战多时,身心劳瘁,思量要与众兄弟快乐,过了残冬。燕青抗言谏诤说道:“三岛虽平,二十四岛未尽称伏。必要逐岛巡历,好言抚慰,使他怀德畏威,不敢倡乱,那时方得宁靖。古人谓之一劳永逸。”大将军道:“兄弟之言甚是有理。”即命文武十员,点三千兵,一百号战船,制造八方十二神将,二十八宿鲜明旗帜,水磨盔甲,器械锋利,建立了朱幡黄幄、皂纛白旄,与柴进、燕青、朱武、乐和、呼延灼、李应、花逢春、呼延钰、徐晟、凌振,十二对金鼓,发了三个号炮开洋。

  先到青霓岛。栾廷玉、扈成出来,迎接慰劳一番,把铁罗汉三人首级遣人传示东方五岛。那五岛俱来降伏,进贡方物。大将军重赐段匹花红,皆喜跃而去。栾廷玉请大将军并各位弟兄游铁罗山、乌龙洞,宴饮一日。

  开到钓鱼岛,朱仝、黄信出来迎接,将佘漏天首级传示西面五岛,亦来降贡,重赏而去。朱仝献上巴豕胆,留与安道全药笼中备用。也吃了一日酒,到钓鱼台游览而去。

  开洋转北到白石岛,关胜、杨林接入。大将军道:“这岛果然奇巧,若无方明,怎生破得?”重赐方明。朱仝设宴,用香雪春送上大将军和众弟兄,都吃得酩酊。北面五岛亦尽来纳款。

  遂开船到金鳌岛。费保、高青相见,李大将军道:“此岛是我们创业根基,山川秀丽,城垣坚固,作暹罗之屏翰,恐你两个兄弟料理不来,去传王进、阮小七来同守。王进老将知兵,住在国中,终是先辈,不可屈下。阮小七惯习水战。四人在此,我无南顾之忧矣。”登了城楼叹道:“若无中国弟兄来,几被萨头陀所害,可谓侥幸。”费保请到厅上赴宴,南面五岛亦来纳款,抚劳而去。话休絮烦。

  正在饮酒,只见一个道士,羽衣竹冠,飘然而至。花逢春见了,即出席而拜。道士笑道:“驸马还认得贫道么?”大将军见他仙风道骨,请来上坐。道士并不推逊,一坐下就吃了十大瓯酒,只不用荤。大将军问及来历,花逢春道:“春间马国主到丹霞山游观,这位先生见国主气色不利,叫随他出家,不日必有奇祸。留下四句偈,皆是不祥之语。虽已应验,只是猜不出。”道士道:“有何难哉?‘洚水为灾’,洚水者,洪水也,‘长年不永’,长年者寿也。移洪字三点在寿字旁,不是共涛两字么?说他为灾。后面两句不消解得,我方才到他墓上来。”花逢春道:“若是国主当初随了先生出家,可免得这祸么?”道士道:“仙家可以转祸为福,自然可免,只是必不肯出家。老病贫苦,身膺重罪的人,尚恋着浮生,岂能舍一国之尊,脱屣而去?反是贫道饶舌了。”花逢春道:“那共涛安享富贵,何故行此悖逆、自取灭亡?”道士道:“贪夫知利而不知害。凡人打扫一片心田,干干净净,虽做强盗的,后来必有好处。若妄想希图王侯将相,必受显戮。这共涛与中国的蔡京、高俅一般品类,遗臭万年。”李俊暗想道:“这道士真有意思,这句说话打着我辈了。”接口道:“如我弟子可随先生出得家么?”道士仔细一看道:“你身上担子还重,若是登来,可以卸得。”大将军道:“甚么‘登来’?”道士道:“自有后验。”大将军道:“先生可留仙驭,与公孙先生同住修炼。”道上道:“公孙一清是我师侄,他方才祈雪祭风,太刻毒了。飞升之事,还隔一尘。”见照壁粉饰得洁白,叫借笔砚一用。花逢春捧过笔砚,道士卷起袍口,磨得墨浓,醮得笔饱,在壁上龙蛇飞动,挥下碗口大小的二十八字。众人一齐起身看道:

  牡蛎滩边一艇横,夕阳西下待潮生。

  与君不负登临约,直向金鳌背上行。

  后面又有四个小字“徐神翁题”。众人不解其意。道士道:“明日有一大贵人到,自然晓得。”向花逢春道:“香雪春还要用几杯。”花逢春道:“香雪春白石岛所酿,不曾带来,还隔五百里路,怎处?”道士道:“借酒-一用,贫道倒带得在此。”随人抬到酒-,道士把袖拂了一拂,开来满-香雪春。斟上,其味无异。又道:“有此美酝,但少鲜花时果。”叫取大漆盘来,袖中摸出闽中枫亭驿中生的状元红荔支,刚刚是新摘下的,堆满一盘,又向袖中擎出两朵洛阳开的姚黄魏紫牡丹花,晓露未-,插在筵上。大笑道:“贫道穷家计,只此二物奉献。”剖开荔支,先奉一个与大将军,香甘嫩白,入口而化。又剖开一个与燕青,说道:“比你驼牟冈进的青子,直待回味,怎如这荔支入口便甜,要青子回味,不能勾了。”逐个面前奉上一个,自取大碗,吃上三碗香雪春,把手一招,空中飞下一只白鹤,在席前清唳了数声。道士跨上鹤,指道:“贫道要到罗浮山看梅花,不得奉陪了。”腾空而去。众人齐道:“真是神仙下降,可惜公孙先生不曾一会。”倏忽不见,惊讶不已。

  只见探事船报来说:“牡蛎滩上有宋朝皇帝被金国大将阿黑麻赶来,围困甚急。”柴进、燕青道:“我等原以忠义立国,亲见中原陆沉,二帝蒙尘,只为越在草莽,不躁兵柄,无可奈何。今康王中兴,又一旦颠蹶,到了这里,岂可坐视不救。现有兵将,虽众寡不敌,金兵长子骑射,不习水战,我们倘得一战成功,送驾回朝,真千载奇功,名标青史,岂不美哉!”大将军奋然道:“我李俊一介细微,蒙弟兄相助,成此事业,若坐视君父之难而不救援,是豺狼也。虽肝脑涂地,亦所甘心。望众弟兄奋勇同心,共建大义。”朱武道:“谋定而后战。可分兵三队,到夜静之时,使他不测多寡。今日是箕水豹值日,晚间必有大风,将十支空船装满芦柴,加上硝硫,乘他无备,好作火攻,可获万全。”正说间,王进、阮小七到了。大将军太喜,即拨呼廷灼、柴进、呼延钰、徐晟为一队,王进、李应、阮小七、高青为一队,自与朱武、燕青、费保、花逢春、凌振为一队。分拨已定,只等夜深进兵不题。

  却说高宗皇帝即位临安,信任王潜善、黄伯彦、汤思退一班无谋宰相,专主和议。斥罢李纲,张所、傅亮忠良之臣,汴京复失,两淮不守。被兀术长驱直入,攻破独松关,高宗遂幸明州,下了海。阿黑麻领一万雄兵,直追至牡蛎滩,团团围定,以为唾手可取。只是船到滩边,便见两条黄龙旋绕在御营上,风雨大作。金兵害怕,不敢上岸。高宗从驾的战士尽皆败没,唯有羽林军数百、文武内监十馀员而已,御膳已缺,正在危急之时。

  夜至三更,李俊统三队兵,先把火船推入金营。忽起大风,各船一齐火起,凌振又装大炮,振天打去。呼延灼等大喊杀人,逢着便砍。阿黑麻不知哪里来的救兵,黑夜里又不知多少,各船火发,先领一队奔出外洋。那金兵杀死的、烧死的、跳在海内的,不计其数。阿黑麻领残兵,不敢回明州,望登莱逃去。呼延钰、徐晟追上,拿得一个船、两员将官、三十名金兵,解到中营发落。高宗听得炮声不绝,火光冲天,心中惊怕,垂泪道想:“是金兵登岸了,不如自尽,免得受辱。”侍臣奏道:“这喊声,敢有救兵到了,在哪里交战。圣上且请耐心。”到天明,李俊等登岸,向羽林军道:“我等是救驾的,金兵杀败逃去,特来见驾。烦为引奏。”羽林军报知,高宗惊喜不已,传旨宣进。李俊等奏道:“臣等介胄在身,不能行礼。护驾来迟,有惊龙体,死罪死罪。”高宗举目观看,都是相貌堂堂,威风凛凛。问道:“卿等是何人?救朕大难。”李俊道:“臣等李俊是梁山泊宋江部下,蒙道君太上皇帝三次招安,钦差征服辽国,剿灭方腊,恩授官职。蔡京、高休、童贯等嫉功妒能,假传圣旨,颁赐药酒鸠死宋江、卢俊义,又陷害臣等,故投海外暹罗国。那国王马赛真被奸臣共涛篡弑,国内无主。军民拥戴臣权勾当暹罗国事。闻得陛下为阿黑麻所围,臣等奋不顾身,特来救驾。”高宗大喜,称赞道:“朕久知宋江和卿等心怀忠义,为朝廷立功,一旦被奸臣所陷。渊圣皇帝已将奸党诛戮。今日朕家危难,又藉卿等相救,真是功垂竹帛,百世流芳。可开出姓名,待朕还朝,没于王事者,厚加褒赠,现在的显罹官爵,胙土分茅。”李俊等谢恩。又奏道:“闻御膳匾乏,请圣驾幸臣驻扎之所,整顿兵马,送圣驾还朝。”高宗传旨启行,文武内监护从下船。

  顷刻到了金鳌岛,用十六人桥抬入公厅,李俊等换了朝服,高呼拜舞已毕,进上珍馔百盘。文武内监另自管待,羽林军各犒酒米。高宗用罢御膳,笑道:“朕已绝粮一日矣,今得饱卿之德。”回头见照壁上之诗,大惊道:“此诗几时题的?此间唤甚地名?”李俊道:“此名金鳌岛。这首诗昨日有一道士,曰称徐神翁,忽然而来,题了这诗。臣等不解其意,他道:‘明日有一大贵人到,自然晓得。’”高宗恍然道:“事有前定,信不诬也。朕在潜邸之时,遇一道士,口授这四句诗,说道:‘他日自有应验。’不料隔了多年,来到此地。人生都是前定,岂可任行一步。原来这道士便是徐神翁。”问:“此仙翁何在?待朕再叩前程。”李俊把摄酒、献牡丹花、鲜荔枝的奇异,及招下一鹤,腾空而去说了。高宗道:“那仙翁何不暂停一日,使朕再问此后休咎。”李俊道:“陛下已过大难,定然万寿无疆。今日是腊月二十八了,请圣驾暂幸暹罗国度岁,新正送行。”高宗点首道:“军旅倥惚,把岁序都忘了。承卿款留,且过元旦。”李俊先命花逢春、乐和归去,整备待驾。

  高宗张了御盖,坐在大船上,见海气澄清,群山青翠,喜动龙颜。到了海口,乐和安排仪仗,结彩张幄,一路香花灯烛,鼓乐笙萧,李俊多官俱是步行,引至金銮殿,各官尽来朝见。退朝到偏殿,唯有李俊、公孙胜、燕青三个陪侍。高宗问公孙胜道:“昨日徐神翁到来,先生曾相会否?可知他来历?”公孙胜道:“臣不曾到金鳌岛,无缘不能相遇。他是蓬菜散仙,与先师罗真人交往,正是师叔之礼。”高宗道:“朕已厌弃尘劳,待欲修仙何如?”公孙胜道:“天子与庶民不同,临御六字,使人民安生乐业,便是正果了。何必枯寂为事?太上道君极慕神仙之事,敬事林灵素。因五欲未除,宠任群小,致海内崩裂,况林灵素是小有法术之人,贪图富贵,广收门下,恣为不法。所以上天降祸。必若徐神翁辈能超出世外,行云无迹,才是真仙。”燕青俯伏奏道:“微臣燕青曾于宣和二年上元之夜上厅行首李师师家,得观太上道君皇帝,蒙赐御笔,赦臣万死。前年北狩在驼牟冈,臣到营中朝见,进黄柑十个,青子一百枚,又蒙钦赐纨扇一柄,题有诗句,特呈御览。”高宗接过,讽诵数回,潜然泪下,道:“朕被金兵搜逼,不敢去送龙驾。卿能仗义若此,可谓国乱显忠臣矣。上皇手泽,卿可珍藏。”仍付与燕青,叩头谢道:“微臣有刍芜之言,望陛下采纳。二帝蒙尘,中原陆沉,此千古创变也。陛下天与人归,继续大统,海内父老,皆拭目以望中兴。陛下当枕戈达旦,以报父兄之仇,不可听信庸人,狃于和议。和议之计,金人以此愚我,奈何我以自愚也。宗泽愤死,张所掣回,神京复失,两准不守,致陛下为蹈险之行。幸天地祖宗之灵,得以万全。陛下还朝,宜远斥和议之臣,亟拔忠贞之士,则二圣可还,海字可复。昧死陈情,伏望圣鉴。”高宗道:“卿忠义过人,识见卓荦,朕铭在心,一归朝,即相张浚、赵鼎矣。”燕青拜谢而起。高宗进了晚膳安寝。

  次早是元旦,五鼓罢,设朝仪。李俊先同文武众官伺候。堆起火城,焚檀沉降速,香气氤氲,散于九霄。丹墀下羽林军肃列御仗,伐鼓鸣锣。高宗望北拜了二帝,簇拥升殿。一时难得龙位,权坐了马国主遗下的暹罗蜜犀镶嵌龙文的白象牙床。李俊率文武拜舞称贺,暹罗国文武臣僚同耆民父老,亦皆朝贺毕。马赛真元妃萧氏凤冠霞帔,宫娥拥出来拜贺。高宗传旨平身。朝驾已毕,各官俱散。李俊就在金銮殿设华筵,陈列宝玩,山珍海错,无不毕具。李俊亲捧金杯,再拜上寿。高宗赐坐陪宴,李俊、公孙胜、柴进、燕青四人谢恩就坐。殿下奏乐,蛮女起舞。高宗大悦,说道:“朕在临安规模草创,朝驾赐宴,仅存大意。不意今日此地反有此盛典,可谓中外一家,君臣同庆矣。”李俊四人更番上寿,跪进香雪春。高宗道:“此酒味醇而美,大称朕怀。”李俊奏道:“此酒名为香雪春,白石岛所酿,饮多不醉,醉不伤神。陛下还朝,当赍进奉。”直宴到下午,尽欢而散,高宗道:“感卿等美意,欲要再留几日,恐臣盼望,明日可送朕回朝。”李俊道:“臣已准备船只,择初三是黄道出行吉日,决当送驾。”高宗退到偏殿,又与公孙胜叙谈道藏之法,不觉至晚。

  次早呼延钰、徐晟所拿金朝两员将官,大将军发监察御史裴宣勒取口供,原来就是赵良嗣、王朝恩投顺金朝,后为向导。裴宣将口供进上,高宗看了大怒,就举御笔写道:“赵良嗣构成边衅,使二帝蒙尘,王朝恩权奸遗孽,追朕海上,大逆不道。先打八十御棍,扭解回京,凌迟处死。钦此。”裴宣领了圣旨,花逢春叫带进驸马府,说与母亲、姑娘知道:“王朝恩已带来处杖了。”花恭人、秦恭人都立大后堂亲看。乐和、樊瑞亦皆到来。裴宣唤带钦犯行杖,众军役鹰拿燕抢的摔在丹墀跪着,乐和道:“王宣慰,你可认得尹文和、花公子么?怎的把宦家冰霜凛节命妇拿禁东楼,意欲何为?”王朝恩见了,羞满面惭,哀求道:“不干本犯之事,通是郭京指使,尹相公望乞宽恕。”乐和道:“我原是梁山泊铁叫子乐和,今为暹罗国参知政事。”樊瑞道:“李大官人本是见我斗法赢了,款我净室,怎又听信郭京狂言,要拿去解童贯!我土遁去了,又差兵捉公孙先生,与你有甚相干?我叫做混世魔王樊瑞,公孙先生现今与圣上谈道哩。那郭京投顺金朝,作郓城知县,被我拿到还道村杀了。”王朝恩道:“事已至此,悔之无及,还求乐大人开恩。”乐和道:“你待我原不薄,只是你父子世受国恩,不思尽忠,反作金朝向导,来追圣驾!二位这事大错了!也罢,叫取酒食来,二位兄吃些,好熬刑责。这是先尽私情,后正国法。”军健便把黄袱绷起,高掇精婰,架着朱红棍子,一人跪数五棍,吆喝一声,从半空打下,一棍一换,八十打了半日,赵良嗣、王朝恩打得皮开肉绽,死而复苏。裴宣喝令上时带出,乐和道:“今日才完得燕子矶一桩公案。”花、秦二恭人称快进去。裴宣去复圣旨,不题。

  到初三日,李俊整顿了大海鳅船,差文臣四员,是柴进、燕青、乐和、萧让;武将四员,是呼延灼、李应、孙立、徐晟,点二千兵护驾,又设筵席送行。李俊跪进奏揭,高宗龙目一观,开道:

  夜光珠四颗,猫儿眼十粒,通天犀带一围,于阗玉带一围,珊瑚树二枝(高三尺),玛瑙盘一个(径二尺),伽南香几一座,西洋锦段十端,巴豕胆一枚,龙香剂十匣,竹鸩腊十瓶,香雪春百坛。

  高宗道:“怎又贡此珍奇之物,叨荷多矣,卿可即真主暹罗国事,朕当命大臣赍敕命而来,善理国事。文武诸臣,卿可承制封拜。还有一说,那倭王贪得无厌,时常侵犯浙闽淮扬等界。卿与高丽国王李误共加防遏,毋使跳梁。”李俊奏道:“三岛倡乱,革鹏借兵,倭王命大将关白领一万兵来,围住暹罗城。幸得公孙胜祈雪祭风,关白并倭兵尽皆僵冻而死,一个不还。倭王惧怕,再不敢来了。既承圣谕,当遣陪臣到高丽国,与李俣会议,设法防御,使圣上再无外顾之忧。”高宗命启驾,李俊率文武多官步送到海边,俯伏再拜。高宗道:“卿国中宁靖,一来觐朕。”李俊顿首泣谢道:“臣仰仗天威,镇摄遐方,当年年进贡,三年一朝。万望善保圣躬,以副四海臣民之望。”高宗下了船,柴进等八员皆辞大将军登舟。放了号炮开洋,只见云端里隐隐两条黄龙,张牙舞爪,迤逦先行,起一阵和风,下几点微雨,所谓雨师洒道,风伯扫尘也。李俊等磬折立于海岸,望不见龙船,方乘马而返。众人齐道:“圣天子有万灵呵护,只看两条黄龙亦护圣驾而去,我等存心忠义,得此一番救驾,亦可少尽臣子之职矣。”正是:君臣同体鸿钧转,海岳澄清宇宙宁。不知后面还有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天特送高宗航海,作成李俊做好人。赵良嗣、王朝恩可称李俊功臣。牡蛎滩救驾,李俊之幸,非高宗之幸也。古来有意思人,偏有好题目做。所谓兹乃天意,夫岂人谋——

  
  
 
 

 
分享到: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1
小脚女人
小马过河6
鬼门关2
江南·江南可采莲 (汉)汉乐府
明朝一个丫鬟4两银子主人可随意占有
07 戏彩娱亲    老莱子,  春秋时期楚国隐士,为躲避世乱,自耕于蒙山南麓。他孝顺父母,尽拣美味供奉双亲,70岁尚不言老,常穿着五色彩衣,手持拨浪鼓如小孩子般戏耍,以博父母开怀。一次为双亲送水,进屋时跌了一跤,他怕父母伤心,索性躺在地上学小孩子哭,二老大笑。
古代夫妻关系处理得最好的一位皇帝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